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战

    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战

    将徐清柏迎入营中,又挥退了一干好奇的小将只留下凤之遥张起澜等人,大帐里才重新安静了下来。

    凤之遥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徐清柏道:“徐四公子是什么时候到的西陵,咱们竟然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徐清柏含笑看了一眼盯着自己打量的叶璃,含笑道:“我倒是来了有好些日子了,原本还以为你们还要些日子才能到呢。”他这么说凤之遥等人也明白了徐清柏这八成是被王爷和王妃秘密派来西陵皇城的。至于来是来做什么的…看看徐清柏温文儒雅的笑颜凤之遥眼中闪过一丝了悟。

    “四哥,这些日子可有受什么委屈?”虽然见到徐清柏安然无恙,叶璃心中安稳了许多。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四哥在西陵受了什么委屈。毕竟西陵人可没有大楚优待文人的说法,墨家军大军未到来之前,西陵人对四哥只怕也不会那么客气。

    徐清柏含笑安慰道:“没什么事儿,就是在西陵无聊了一些罢了。现在你们提前到了自然也就顺利多了。”

    墨修尧喝着茶耐性的瞪着叶璃和徐清柏寒暄完了才开口问道:“西陵皇可有什么打算?”

    徐清柏点头道:“昨天我又见了一次西陵皇,大兵压境给他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而且我们开出的条件也足够他动心。不过…他只怕是一时间拉不下脸来拱手让出皇城。只怕咱们还要再打两仗。这几天各地来救援的兵马也该到了,我估计咱们随便打退两路他就该下令觉醒了。”

    墨修尧点头道:“本王明白了,辛苦你了。”

    徐清柏笑道:“分内之事,何谈辛苦?”一边的张起澜这才回过神来,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徐清柏。半晌才道:“王爷的意思是说,咱们不用打皇城。徐四公子说动了西陵皇帝将皇城送给咱们?”张起澜此时看向徐清柏的眼神更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了。徐清柏谦逊的一笑道:“也不算是白送,咱们自然也要补偿他一些东西。”

    张起澜一挥手道:“这可是西陵的皇城啊,补什么东西也是咱们赚了。徐四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能耐,在下听说当年徐家徐二先生十几岁就能舌战群儒,如今看来,徐四公子竟是青出于蓝了。”说罢,张起澜不由得在心中咂舌。这徐家人也太恐怖了,只凭一张嘴就能比他们几十万兵马还要厉害了。还有徐家那位大公子,听说就连王爷平时也要忙个不停的政事,他也是轻轻松松就处理的干净利落。说起来…王爷有这么一群大小舅子…不自觉的,张起澜看向墨修尧的目光都能称得上是同情了。

    其他人自然也都将张起澜的目光和神色看在眼里,墨修尧顿时黑了脸。虽然他也觉得这群大小舅子除了徐清锋比较好摆弄一点,其他的一个比一个烦人。但是好歹这群人都很有用啊,比起他们的能力被他们偶尔烦一烦这种事,墨修尧就觉得微不足道了。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乐意看到自己的属下同情自己啊。

    凤之遥低头闷咳了一声掩饰住唇边的笑意,问道:“四公子有把握么?西陵皇到底是个皇帝,他真的肯放弃西陵的根基所在?”

    徐清柏笑道:“比起一座还能再建的皇城,在西陵皇眼中他的性命和皇位显然更重要一些。何况,以如今的情形,西域诸国动乱,这里明显已经不适合再做为皇城了。即使咱们不要,我猜过不了三个月他自己也会想要迁都的。”

    张起澜微微皱眉道:“既然如此,咱们要这种城池来做什么?难道咱们还要去跟西域诸国打?”虽然他们并不怕那些西域小国,但是现在他们自己的事情就忙不完吧?西北现在可还被北戎和镇南王手下的兵马围着呢。哪里有时间去跟西域小国磨?叶璃浅笑道:“张将军,跟西域诸国有仇的是西陵,不是咱们。”

    张起澜半身戎马,对政事并不精通,不解的道:“王妃的意思是?”

    叶璃浅笑道:“西域诸国跟西陵仇深似海,但是我们跟他们却没有任何仇怨。他们被西陵侵占的领土也不在我们目前控制的土地范围内,他们被西陵抢掠的物产我们也没有得到过半分。虽然西陵目前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之间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但是到底还有三分之二的面积还在。等到缓过气来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果西域诸国想要报仇的话,决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再为自己树立一个敌人。而我们…需要这一条道路连接西域诸国,甚至更远的地方。”

    凤之遥击掌笑道:“属下明白了,拿下了这些地方以后,定王府所控范围就能够直接连通西域诸国。以后想要与西域商贸往来也不用担心被西陵截断道路了。西北物资贫乏,但是却完全可以成为一条东西诸国的商贸之路。而且,这样的地形可进可退,可攻可守……。”

    墨修尧点头赞道:“凤三说的不错。”

    张起澜点头道:“原来如此,既然有这诸多的好处,咱们自然要拿下西陵皇城了。”

    徐清柏与叶璃等人诉说了这两个月的过往之后,又商定了对西陵皇谈判的一些事情便起身准备回城了。叶璃有些担心的道:“四哥,你还是就住在军营里吧。万一西陵皇突然反悔……”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叶璃总是不希望四哥收到什么伤害的。

    徐清柏含笑拍拍叶璃的肩膀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何况,若是我这个谈判的使者先行跑了,西陵皇怎么会相信咱们的诚意。”

    “可是……”叶璃还是担忧。徐清柏笑道:“出使各国的使臣其实只要掌握好了分寸,并不会有什么危险。何况如今明显是咱们占了上方。西陵皇对我不利能有什么用?最多就是为了泄愤,他能在镇南王的手下忍这么多年,不会是那么有血性的人,不必担心。四哥先回去了。”

    叶璃想了想道:“我让三哥带人跟你一起回去。”

    希望她能够安心,徐清柏只得同意,点头道:“也行,不过人不能太多了。”

    叶璃点点头,连忙叫卓靖去请徐清锋。

    徐清锋自然是十分乐意陪徐清柏去皇城的。虽然只是堂兄弟,但是徐家五哥兄弟素来比亲兄弟感情还要深厚。徐清锋同样也放心不下这个从小就温文有礼的四弟,叶璃一说,徐清锋连考虑都没有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从自己手下挑了六哥麒麟跟着徐清柏一起回皇城去了。

    果然不出徐清柏所料,西陵皇又坚持了几天,在五天后墨家军连续击溃了两路前来皇城支援的西陵大军之后,西陵皇终于再一次忍不住的召见了徐清柏。没有人知道徐清柏到底跟西陵皇说了些什么。当天西陵皇便颁下了圣旨诏告天下,定王府和西陵的战事皆是由镇南王雷振霆擅自出兵攻打大楚所致。事后镇南王不仅不回兵救援,还继续回兵南下攻打大楚南方。以至于如今皇城被围兵临城下。西陵皇体恤百姓和西陵士兵性命疾苦,与定王府议和。割让西陵安平、凌阳、昌平、宣弘、平川五州与定王府。西陵将在两个月内迁都位于西陵中部的安城。

    此诏一处,不仅是朝野上下一片震动。即使是远在周边诸国的掌权者也是一阵惊愕。虽然没有拿下西陵全境,但是墨家军区区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拿下了西陵包括皇城在内的三分之一地方。这样的战力不得不让人心生警惕和畏惧,更可况这还不是墨家军的全部兵力。

    西陵皇的诏书发布之后,与别处的震惊畏惧愤怒不同,墨家军军营里却是一片欢腾。在墨家军围困皇城的第九天,西陵的皇城大门终于打开,墨家军以给几乎可以不计的上网拿下了西陵防御最坚固的城池,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兵不血刃。

    因为并不是西陵完全像墨家军投降,随意西陵皇并没有出城来迎接墨家军。只是派了朝中的大臣跟着徐清柏一起到城门可前来迎接。饶是如此,许多西陵的臣子脸色依然十分的难看。墨修尧和叶璃各自骑着一匹骏马并肩而行,身后跟着身穿红色锦衣的凤之遥和秦风卓靖等人。他们的身后是身着黑衣同样骑着一色的黑色骏马的黑云骑,已经一部分的步兵。为了不惊吓道城中的百姓,墨家军并没有全部进城。只带了一万人进城,身下的几十万兵马则留在城外交由张起澜统帅。

    虽然当初在汴城发生了一些屠城的传言,但是因为事后处理的好。而且墨家军一路上基本上也不侵犯百姓,西陵皇城的普通百姓对墨家军也并不怎么害怕。纷纷挤在街道两旁看热闹。待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双壁人就是定王和定王妃的时候无数羡慕的目光纷纷落到两人身上。

    等到进了西陵皇宫的正殿门前,西陵皇才迎了出来。见到并肩而立的两人却也不由的愣了一下,毕竟墨修尧和叶璃两人的名声就算不是这天下最大的,但是也绝对可以称得上家喻户晓的。而且,墨修尧成名太早,中间又沉寂了许多人,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将他归类到上一辈的人当中去。此时再一看眼前的一对男女,男子虽然一头白发,但是却是容颜俊美,气势森然。而女子容颜清丽秀雅,婉约之中有让人感到几分大气和潇洒之感。只看年龄的话也不过就是双十年华罢了。如此人物,无论是哪一个毫无疑问都是世间一等一的风流人物。

    “哈哈,定王,定王妃,朕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风采逼人。”幸好西陵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收回了落在叶璃身上的目光。他虽然是有些寡人之疾,但是却也还不到色迷心窍的地步。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看什么样的女人不能看他还是分得清楚的。

    墨修尧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收回了渐渐阴冷的目光。

    叶璃淡淡一笑道:“陛下客气了,多有得罪还请陛下莫怪。”

    “哪里,王妃言重了。定王,王妃,里面请。朕已经命人略备薄酒,还请两位莫要嫌弃。”见叶璃竟然先于墨修尧开口,而定王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悦之色,西陵皇更加确定了定王妃在定王心中的地位。他却不知道,叶璃先开口是替他解了围了。若不然他只怕就要热恋贴冷屁股,在这么多臣子面前当面下不了台了。

    “陛下请。”

    一行人进了大殿才发现,这西陵大皇宫竟是格外的简朴。不说如大楚那般的金碧辉煌,就连珍贵的摆设也没有几件。整个大殿里显得空荡荡让人无端的感到几分清凉和萧瑟。凤之遥疑惑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下首的徐清柏,他记得定王府得到的消息,这西陵皇虽然算不上是穷奢极欲,但是却也不是个勤俭的啊。徐清柏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殿上的正含笑跟墨修尧寒暄的西陵皇一眼。

    凤之遥眨眨眼,看着殿上笑容满脸的西陵皇突然悟了。感情是要迁都了,西陵皇担心定王府看上了他宫中的这些宝贝,事先给藏起来了。

    殿上,西陵皇看着墨修尧道:“定王,昨日朕命人送去的信笺,不知定王可有什么意见?”

    墨修尧靠在椅子里,抬手从身后的卓靖手中接过一封信笺,淡淡道:“西陵皇所提出的条件,定王府都可以同意。只除了一条…南诏的事情请恕本王爱莫能助。”

    西陵皇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强笑道:“怎么会?定王神通广大,只要真心相助本王,何来爱莫能助之说?”如今西陵的敌人可不只是只有定王府一家。南边的南诏国还有西域的各个小国都是虎视眈眈。甚至南诏已经出兵占据了以西陵南诏接壤的一个州了。

    墨修尧沉声道:“西北与南诏相隔实在太远,若要墨家军出兵替西陵阻挡南诏,一来名不正言不顺,二来,路途遥远,等到墨家军赶到只是兵困马乏,只怕反而会着了南诏的道。”

    西陵皇笑道:“朕并非此意。”就算墨修尧真的有意替他出兵,他也是不敢要的。现在他只希望墨修尧和墨家军老老实实的待在已经得到的地盘上别再来祸害他剩下的国土就行了。请墨家军帮忙驱赶南诏兵马,毫无疑问的是驱走了狼又赢来了虎。

    墨修尧疑问的挑眉,西陵皇笑道:“定王名震天下,朕相信只要定王有所表示,南诏自然会有所收敛。”其实西陵皇并未真的将南诏放在眼里,但是现在他不仅要应对西域诸国,还要准备应对雷振霆。根本没有时间跟南诏纠缠。这一次…他可不想再做傀儡了。何况,他将皇城让了出去。西陵皇心里很清楚,如果给雷振霆机会再回来的话,他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墨修尧了然,点头笑道:“这个倒是无妨,回头本王便发函给南诏女王便是。”至于曾经的安溪公主,如今的南诏女王看了信函之后听不听就不管她的事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西陵皇脸上的笑容也就更甚了。看着墨修尧和叶璃的眼神也更加真诚了几分。如果定王府能够帮他安抚了南诏,摆平了雷振霆的话,那么这座皇城给的或许也不亏了。

    “定王,实不相瞒…虽然如今已经定下了迁都安城。但是…据朕所知,本王那个的侄儿雷腾风如今也还在西陵境内,并且手下还有不少拥护镇南王的兵马。这药…如何是好?”西陵皇问道。

    墨修尧淡淡一笑道:“西陵皇,咱们老祖宗有句话,叫做名不正则言不顺。雷振霆说白了不过是个镇南王罢了,他甚至连一个名正言顺的摄政王的封号都没有。而雷腾风,更是不过是一个镇南王世子而已,难不成西陵皇连他都对付不了?”西陵皇苦笑道:“雷腾风自然没什么可怕的,但是他手下的兵马和效忠镇南王府的人却不可小视。”

    墨修尧一手撑着额头,淡笑道:“据本王所知…顺天大将军此时便在皇城。想必到时候也是会跟着西陵皇前往安城的?”

    西陵皇脸色微变,风傲确实在皇城中,但是这个消息却是除了他本人就连他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没有告诉的。看墨修尧轻描淡写的模样,显然并不是刚刚才知道的了。西陵皇心中不由得一颤,对墨修尧的畏惧又更多了一层。

    墨修尧仿佛没看到西陵皇的脸色,继续道:“何况,这次的战事皆因镇南王而起,难不成他的儿子还想要对替他们善后的君王动手不成?若是如此…镇南王府的忠心……”许多事情不必说的太明白,西陵皇压下心中的震惊了然的笑道:“朕明白了,多谢定王指点。”

    “西陵皇言重了。”

    大殿中一片和乐融融正是宾主尽欢的时候,突然一个有些刺耳的声音从外面冲了进来,“父皇!父皇!”

    西陵皇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穿着华丽雍容的女子身影已经闯了进来。也没看殿中还坐着的人,就朝着西陵皇喊道:“父皇!你真的要将皇城让给定王府?你疯了么,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西陵的列祖列宗!”

    西陵皇脸色一变,厉声道:“放肆!凌云,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随便往里闯!”虽然他做的这件事确实让他在列祖列宗和臣民跟前嵾前抬不起头来,但是也还轮不到自己女儿来指责自己。

    叶璃有些好奇的看着冲进来的华衣女子,不是当年想要跟自己抢墨修尧的那位凌云公主是谁?

    算起来却已经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还是二九妙龄的高傲公主现在已经年近三十,若不是仔细看叶璃险些认不出眼前的女子来。已经二十七八的凌云公主保养得依然十分不错,还是雪肤如画,美貌动人。只是当年少女时的那份骄傲经历过更多的岁月之后就变得有些傲慢和刻薄了。华丽的衣饰,修饰的精致的秀眉,还有眼中凌厉的光芒在在的显示出这位公主的个性。一个骄傲的少女或许还有几分别样的动人,但是一个骄横的少妇在男人眼中就变得有些不那么讨人喜欢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了?”凌云公主傲然的扬起下巴,不服输的瞪着自己的父皇。

    “你…你…”西陵皇哑口无言,跌坐在龙椅上显然被气的不轻。

    一边的凤之遥摸摸下巴,看着眼前这个泼辣的女人。虽然他没有怎么见过这位凌云公主,但是当年那位胆敢挑战定王府接过却被吓得坐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公主的事迹凤之遥还是听说过的。笑眯眯的看着凌云公主道:“这位就是当年那位和王妃比试的公主么?看起来这性子真是尤胜当年啊。王妃,说不定你们现在还可以再比比看?”

    这话一出,凌云公主显然才意识到殿中有其他人。先是恼怒的瞪了一眼凤之遥,才看到不远处坐在一起的一对白衣男女,不由得一怔。当年那个让年少的骄傲公主仰慕已久并且不顾他残疾也想要相嫁的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完全恢复甚至风采更胜往昔多矣。只是那一头如雪的白发在她眼中却是那么的刺眼。即使远在西陵,凌云公主也知道定王的所有的事情,更知道他那一头青丝是为何而白。不由得将目光转向旁边的叶璃。

    叶璃对上凌云公主的目光,淡淡一笑对她点了点头。

    然而,叶璃这样依然清雅婉约如昔的模样却深深地刺激到了凌云公主。再看看自己一身华丽沉重的衣服,满身的珠环翠绕,还有脸上厚重的妆容,无一不在提醒她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骄傲美丽的公主了。一口气直冲心间,凌云公主指着叶璃道:“叶璃,本宫要向你挑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7并对盛世嫡妃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