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父女再相见

    321。父女再相见

    墨修尧离开之后叶璃的日子便过的十分平静了。因为有了身孕定王府众人也不再拿政事来打扰她了,整个府里上上下下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生怕冷着饿着累着了。等到几天之后墨修尧出现在飞鸿关的消息传出来之后还有不少人暗暗怪异为何没有看到王妃跟在定王身边。而璃城里上下人等这才知道王妃竟然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了。自然又是一阵欢喜庆贺,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外面的地方还在战火之中的时候西北的百姓却安乐自在的比过年还要热闹。

    叶璃每日闲着无事,便带着几个孩子在清云先生跟前凑趣。如今墨修尧不在府中,叶璃又有了身孕,徐二夫人便带着秦筝住进了定王府的客院。一来这些日子无论是徐鸿羽徐鸿彦还是徐清泽都是忙的脚不点地的,也没工夫回家。二来也可以陪着叶璃解闷散心。

    这日,叶璃陪着清云先生下棋,三个小包子被徐二夫人和秦筝看着在一边铺着厚厚的地毯的地上玩儿。棋局间,清云先生和叶璃聊起在西陵的事情。清云先生听完叶璃说起墨修尧在西陵皇城的事叹息了一声道:“定王雄才大略,天生慧敏。若是一身顺遂必然是留名青史的一代忠臣名将。少年时老夫见他便觉此子眉宇间气势逼人,竟是比当时的定王世子更甚七分。这样的人…静,可安天下。动,却也可繁复天下。可谓是动静皆雷霆,喜怒皆可左右天下大势。偏偏皇帝年少妄为,容不得定王府以至于铸成大错。却不知定王这样的人,若是不能一次置之死地,便是给自己埋下了死路。”

    叶璃落下一子,看着清云先生问道:“外公当初就料到会有如今这样的局面么?”

    清云先生摇摇头道:“定王当时伤的太重,便是老夫也不能未卜先知料到他还能好起来。不过…就算定王好不了,只怕也,免不了最后跟皇帝鱼死网破。只是…六年前老夫刚到西北见到定王的时候就发现,他跟少年时很是不同。”

    叶璃浅笑道:“很多人都说过,他如今的性子确实和少年时差别极大。”

    清云先生摇头道:“不只是性子,而是他眉宇间那抹不去化不开的杀意。定王府虽然世代名将辈出,但是都不是真正嗜杀之人。但是老夫再见到定王时却将他,眉宇间有煞气隐含不发,双目中偶有血光闪现,分明是杀气大盛之兆。你们去西陵之后,老夫闲时也为定王卜了一卦,卦象上也是杀气腾腾。如此结果倒也不算意外。”叶璃有些羞愧的道:“都是因为璃儿一时不慎才会……”清云先生摆摆手道:“外祖父岂是那般迂腐之人,所谓的卦象面相,不过是多一个参考罢了。何况定王这样的人…一旦下定了决心岂会为区区的卦象所困。咱们这几代徐家是修生养性了,早些年徐家手上的血沾得也不少。只是杀戳过甚到底是有损心性,外公只担心定王陷入魔障,白白折损了寿数罢了。”

    叶璃点头,“有劳外公操心了,璃儿会好好劝着修尧的。”

    清云先生放下棋子,看着叶璃笑道:“璃儿虽然身上也有杀伐之气,但是生性却是正直温润,与定王倒是正好相合。这世上也只有你能劝得了他了,璃儿倒是比你娘亲有眼光的多。”提起自己早逝的女儿,清云先生也有几分伤感。自己那唯一的女儿,什么都好就是眼光差了几分,性子也不及外孙女坚强。当年若是早知道会有后来的事,他也不该顾念女儿的心意径自将她许配了人家,说不定如今还好好的活着呢。不过,若是如此,只怕也没有眼前这让人赞叹骄傲的外孙女儿了。

    见清云先生无心在下棋,叶璃也跟着放下了棋子含笑道:“外公好好地怎么说起这个来了?可是想念母亲了?”

    清云先生看着她犹豫了片刻方才道:“这事原本你大舅舅想要亲自跟你说,不过他如今也忙得很,我这老头子闲着没事便跟你说说。你父亲…到璃城来了。”

    父亲…叶璃有一片刻的恍然。第一时间想起来的确是前身自己那虽然外表严苛内心却十分疼爱妻女孝敬长辈的父亲。一时间许多原本以为早已经忘记了的身影纷纷出现在了脑海里,许多鲜明的身影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似乎也丝毫没有褪去原本的色彩。见她脸色不好,清云先生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璃儿?”

    叶璃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淡淡微笑道:“璃儿没事,让外祖父担心了。父…父亲他们怎么会到璃城来?”无怪叶璃一时间记不起叶文华来,原本小时候徐氏还在的时候叶璃就经常在徐家教养,对这个老是让母亲伤心的父亲感情就不深。等到有了前世的记忆之后,对比这前后两世的父亲,还有叶文华的那些所作所为,对于父亲原本所剩的那点为数不多的孺慕之情也渐渐地淡去了。等到叶文华带着叶老夫人等人回了老家之后,叶璃渐渐地也就习惯的只记前世的父亲了。倒是渐渐地将这个父亲给抛到了脑后。

    清云先生淡淡笑道:“叶家地处西南偏远之地,西陵大军东来首当其冲的就是那里。你父亲人品不提,但是见识到底比一般的普通百姓多一些的。早早的便带着全家老幼离开了。如今,到西北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你大哥的意思倒是将他们安置了也就是了,不必告知与你。但是他到底是你父亲,何况,咱们将他安置了他也未必就愿意安分守己的在城里住着。若是在外面乱说些什么,对你和定王的名声也是有碍的。前些天不知道你们回来也还罢了。这些日子听到你回来的消息,已经上门求见了两次了。之前清泽说你刚回来精神不济拦下了,若是再不见见他们只怕要闹起来了。”

    叶璃微微蹙眉,沉思了片刻方才浅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璃儿明白了,回头便见见他们就是了。”

    旁边坐着逗几个小包子玩儿的秦筝抬起头来道:“璃儿,那叶尚书…叶老爷也就罢了,只是那叶老夫人和叶王氏还有那个叶容,你可千万别对她们客气。”叶璃挑眉笑道:“怎么?筝儿见过她们了?”秦筝点头道:“可不是么,那叶容今年也有十几岁了,被叶王氏宠得不成体统。刚到璃城住下还不到一个月就敢跟元老将军的小孙子打架,若是如此也就罢了,打不过人家还大张旗鼓的叫嚷什么他姐姐是王妃。元老将军家的人也算是极懂事的,才没将这事传出去。连当时在场的小人都敲打了,只怕人过来跟咱们家说了一遍。还有那叶老夫人,一大把年纪了还四处结交城里的那些夫人们,拿着你的身份明里暗里的跟人家炫耀。”秦筝这几年跟着徐二夫人管家,性子也比在闺中的时候利落了不少。说起叶家来也是毫不客气,显然是对叶家的人没有什么好感。

    “我知道了。”叶璃点头笑道,“他们安安分分的在璃城自然也没人能欺了他们去。若是族中有上进有能力的人将来也自然能有出息。若是还想要胡闹些什么,我也不是供在庙里的活菩萨。父亲和祖母与我有血缘之亲,其他人可没什么关系。”

    秦筝这才放心道:“你心里有数就好,说起来叶家也算是曾经显赫一时的,怎么就一点事儿也不懂。坏了你的名声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徐二夫人蹙眉道:“左不过就是那些目光短浅的喜欢仗势欺人罢。只是这璃城里,能买他们帐的只怕也不多。”璃城里并不算大,真正有影响力的都是定王府的心腹,自然都明白王爷王妃对叶家是什么态度。最多也就是吓唬吓唬那些不知道底细的外人罢了。

    “王妃,叶…叶老爷携着家眷前来求见。”门外墨总管禀告道,因为如今叶文华只是个白身,一时间墨总管倒有些不好称呼。

    秦筝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不是就来了么。”

    叶璃站起身笑道:“我去见见他们就是。”清云先生道:“你如今不方便,还望前厅去做什么?直接让他们过来便是,正好也让老夫见见你那父亲。”

    “外公,你何必费这个神?”当年老爷子将唯一的爱女许配给算得上是出身寒门的叶文华,却落得个这么个结果。说不伤心谁也是不信的,谁还肯让老人家再见那个女婿平白气坏了身子。

    清云先生摇摇头道:“无妨,老夫也想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叶璃无奈,只得让墨总管将人请过来。秦筝不愿见这些糟心的人,牵着冷君涵和徐知睿进了里间去了。

    不多一会儿,墨总管就带着人过来。并不是只有叶文华一个人还有叶老夫人叶王氏等一行五六个人。

    “祖父,父亲。”叶璃神色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众人。算起来叶璃也有六七年没有见过叶文华了,跟六七年前比起来叶文华苍老了许多,原本还可称英俊儒雅的脸上多了许多皱纹,头发也已经花白,眼神中更是带着一些颓黯之色。见到叶璃脸上的神色更是复杂难辨,嘴角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跟叶文华比起来叶老夫人和叶王氏就好得多了,叶老夫人如今已经将近古稀,却依然和几年前一眼一身的雍容装扮,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尚书府里养尊处优的老夫人。叶王氏比起当年也苍老富态了一些,却也是一身富贵装扮,只是眼神中更多了几分显于外的精明和刻薄,与当初总是装的贤惠夫人模样有些迥异。叶王氏身边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眉宇间依稀有些叶文华的俊美模样,可惜整个人却胖了一圈儿,眼神无光整个人站着也毫无读书人的文静庄重之色。就宛如前世叶璃在某些无营养的电视剧里看到的无知富家少爷,叶璃当真有些奇怪叶王氏是怎么把当初那个虽然有些跋扈但是至少还有几分长相的叶容养成如今这个肥头大耳一脸蠢相的。

    站在他们身后的年轻女子看着有几分像叶琳的样子,那男子叶璃却是不认识的。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看到坐在上首的清云先生,叶文华脸色却是微微一变,连忙走上前来深深地一揖道。

    清云先生悠然的放下手中的青花瓷杯,抬眼淡淡笑道:“这不是叶尚书么,老夫早在云州便听说叶尚书娶了一门贤妻更做了先皇的岳父,这声岳父大人老夫可不敢当。”清云先生德高望重,修养自然也是分同凡响。这么多年叶璃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如此出言挤兑人,可见他对叶文华早就十分不满了。以前见不到也就罢了,如今见到了自然也不用忍了。难怪当初大舅舅还说若是外公早听说叶家的行事,只怕就要冲到京城将叶文华打一顿她还万分不信。总觉得外公这样的当世鸿儒断不会如此作为的,但是此时看着外公的神色叶璃也知道这修养再好的鸿儒也是有脾气的。

    叶文华脸上一红,神色有些尴尬却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当初确实是他婚后不足半年便纳妾,甚至长女次女都不是正室所出。后来更是宠幸王氏冷落了结发妻子以至于徐氏郁郁而终。而这么多年下来他也早已明白了王氏的性情和行事,哪一点能称得上是贤妻这两个字。越想叶文华越是臊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亲家,到底咱们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呢,华儿已经知道错了。”看到儿子下不来台,叶老夫人连忙挤出笑容对着清云先生笑道。

    清云先生扬眉,“亲家?王家才是叶家的亲家,我徐家可当不起的。”这老太婆以为他不知道当初叶文华冷落他女儿也有她在其中作怪么?

    叶老夫人笑容一僵,陪笑道:“怎么会,璃儿她娘永远是叶家的嫡长媳妇啊。璃儿,快过来让祖母瞧瞧,这么多年不见可想死祖母了。”说着叶老夫人还抹了抹泪,一脸慈爱的看着叶璃。可惜叶璃却并不能如她所愿,淡淡笑道:“有劳祖母惦记了,我有孕在身就不起身给祖母行礼了。祖母和父亲请坐吧。”

    碰了个软钉子,叶老夫人只得讪讪的走到一边坐下了。叶文华看了看神色淡然的清云先生却并不敢坐下,只得在叶老夫人身边站着。

    旁的人多少还是知道清云先生身份特殊的,即使是王氏一脸不甘也都规规矩矩的站着。叶容却是个既没有眼色的,早几年还念着书多少还学了一些,这几年跟着叶尚书在乡间,早年读得那基本书都已经还给先生了。有叶老夫人和叶王氏护着,叶文华也管不住他,以至于养成了他无法无天的性子。刚到璃城不到一个月就敢跟墨家军最年长的老将军家的孙子打架,这会儿自然也不会乖乖的站着。

    看了看旁边空着的几把椅子,叶容眼珠子一转走到其中一个面前坐了下来,还不忘道:“爹娘,六姐你们都站着做什么,快坐下啊。”

    叶文华顿时气得脸色发青,清云先生淡淡道:“叶家的教养倒是不错。”

    叶容只当清云先生当真是在夸他,得意的一笑道:“那是自然,娘你看来……。”

    “孽畜!你还不给我起来!”叶文华气得直发抖,只觉得这一辈子从没有过这么丢脸的时候,就是当年徐鸿彦当参他教女无方他也没觉得这么脸皮发热过。

    叶容一愣,顿时不依的道:“我为什么不能坐?!这里不是三姐的家么,我们过来等了这么久累死了。我不起!”

    “你…你…”叶文华指着叶容浑身发抖,仿佛随时都要倒下去了一般。叶璃淡淡一笑道:“罢了,既然累了就坐下吧。父亲,王夫人,六妹还有这位公子也做吧。”叶文华看了看清云先生,只听清云先生冷哼一声,道:“坐吧。”

    这才小心的在叶老夫人的下首边坐下来,王氏看了看儿子还是走到叶容身边坐下。叶琳小心翼翼的拉了拉那青年男子挑了个末位坐了下来。一边喝茶的徐二夫人微微蹙了下眉也没说什么。徐家虽然对礼教并不严苛,但是该有的规矩却都是已经刻到骨子里去的。叶家这个坐法在徐二夫人看来简直就是无礼之至。

    “娘亲,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不向娘亲和太公行礼?”趴在叶璃腿边的墨小宝眨着黑黝黝的大眼睛脆生生的问道。

    叶璃轻抚着儿子的小脑袋,微笑道:“这是你太外祖母,这是你外祖父。宸儿去见个礼吧。”

    墨小宝看看叶文华和叶老夫人,终于还是站起身来走到两人跟前叫了声“太外祖母,外祖父。”

    原本叶老夫人还带着慈爱的笑容伸出手来,只当墨小宝要跪下行礼打算扶他起来表现一番慈爱。却不想墨小宝只是站在跟前淡淡的叫了一声便算完了,伸手弯腰的动作顿时便有些滑稽和尴尬了。叶文华倒是不在意,定定的望着眼前六七岁的俊美孩童,似乎眉宇间隐隐有几分当年结发妻子的模样。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摸摸他的小脑袋,“好…好孩子,你是御宸么?”

    墨小宝往后退了小半步好奇的看了一眼盯着自己看的外公,正色道:“外祖父,不能摸我的头。”叶文华一怔,不由得问道:“为何?”

    墨小宝一本正经的道:“男儿头女子腰,只能看不能捞。”说罢转身便跑回清云先生身边了。清云先生慈爱的将小重外孙抱在怀里,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只能看不能捞?嗯?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韩明晰!”墨小宝毫不犹豫的将韩明晰给卖了,完全没有想起平日韩明晰向他贡献了多少好吃好玩的东西。

    墨小宝趴在清云先生腿上,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群奇怪的人。太外祖母什么的他一点也不喜欢,外公也没有大舅公和二舅公好看。那个胖子…也是他的舅舅么?真是长的太丑了!墨小宝捂住眼睛躲进清云先生怀里,不乐意再看那个傻乎乎东摸摸西摸摸的胖子。用韩明晰的话说,那动作神情简直太猥琐了,看多了伤眼睛。从小就对审美有着极高要求的墨小宝表示这个猥琐的胖子实在是太挑战他的审美下限了。比城北天桥下的乞丐还要丑!绝对不能承认他是他的舅舅!

    “见过大先生,见过二先生。先过大公子,二公子。”门外传来侍女清脆的见礼声。叶璃却是一喜,原来大哥已经回来了么。

    徐鸿羽跟徐鸿彦带着徐清尘徐清泽走了进来。

    “大舅舅?!”墨小宝眼睛一亮,从清云先生的怀中下来欢喜的冲向跟在后面进来的徐清尘,“大舅舅,御宸好想你啊……”徐清尘淡淡一笑,俯身将他抱了起来笑道:“哦?当真这么想大舅舅?”

    墨小宝眼睛更亮,望着徐清尘已过而立却依然俊美出尘的仿佛不染红尘的俊颜连连点头。刚刚遇到一个猥琐的丑男,他急需要大舅舅俊美的容颜安慰他摇摇欲坠的审美观啊。

    “御宸最最喜欢大舅舅了。”所以说,大舅舅才是真正的美男子,父王什么的简直弱爆了。好想摸摸啊…墨小宝暗暗流着口水。所以说还是韩明晰比较好,可以随便摸摸。大舅舅太厉害了,只能看…。

    看着儿子的大眼睛里闪动着和韩明晰某些时候相差不及的光彩,叶璃忍不住掩面。修尧说的一点都没错,真的不应该让小宝经常和韩明晰见面。叶璃忘了,墨小宝好色是天生的,他本就是看着韩明晰长得好看才跟他亲近的而不是跟韩明晰亲近之后才开始喜好美色的。倒霉的风月公子躺着也中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2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21.父女再相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21并对盛世嫡妃321.父女再相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