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定王的报复

    323。定王的报复

    送走了叶家一行人,秦风才问道:“王妃何必对他们如此客气?”秦风跟着叶璃的时间比较晚一些,虽然并不太了解叶家以前和叶璃的关系,但是也看得出来王妃对叶家并没有对徐家那么深厚的感情,甚至还带着一丝厌恶的情绪在里面。在秦风看来,王妃既然讨厌叶家的人,就完全没必要与他们纠缠,直接让人将人丢出去就行了。

    叶璃摆摆手,淡淡道:“不管怎么说叶家与我也还是有着血脉之亲的亲人,太过干脆了只会让世人以为定王府冷血无情。横竖他们也起不了什么风浪。派几个人暗中看着,若是叶容再敢在璃城里惹出什么事端来。不用客气给我好好的教训一顿。”

    秦风点头应下此事,回头便去吩咐人暗中看着叶府的动静。

    却说回到叶家一行人回到叶府之后却并没有安宁下来。叶老夫人气咻咻的指责着叶璃的不孝顺,叶王氏也哭哭啼啼的说叶璃不看顾自家兄弟云云。吵得叶文华的脑袋一阵阵发疼。沈良看了两眼,便拉着还想说话的叶琳退下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并在心中盘算着过两天就从叶府搬出去另外觅一个小一些的院子居住才好开始经营自己的事业。若是一直留在叶府,只怕自己那点儿家底将来就算是侥幸发达了,也是给叶容做嫁衣。

    叶文华按了按太阳穴,沉声道:“好了,咱们到璃城这么多天,定王府也没有亏待咱们,你们消停一些不成么?”其实若说叶文华没有野心那时不可能的,若是当初没有野心也不会任由叶王氏操纵让叶莹勾搭上墨景黎。但是这几年在乡间住着,离开了京城那样的繁华之地那京城的繁华冲的发昏的头脑也渐渐地清醒了许多。这几年下来叶文华也琢磨出了不少事情,当初若不是碍于叶璃这个女儿,别说自己一家只是被贬为庶民了,能不能活着离开京城还是回事。

    更想到当年自己一届贫寒书生能够在短短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坐上尚书之位,后期固然是自己专营的多,但是前期却绝对离不开徐家的支持。若是没有徐家的女婿这样的背景在后面撑着,京城里那些名门权贵又怎么会看得起自己这样一个贫寒学子。如此一来,就越发的觉得对不住自己早逝的发妻了。对叶璃这个女儿也更多了几分愧疚。在听到这些年叶璃的所作所为,即使是叶文华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曾经不被自己重视的女儿的能耐,心酸愧疚之余心中又多了几分骄傲。

    大厅里的哭啼声窒了一窒,叶老夫人气红了脸,指着叶文华道:“没有亏待?你看看定王府是什么样,咱们这个破院子是什么样?你再看看徐家那几个是什么样,你这个做爹的又是什么样?这璃城里有几个人看得起你这个定王妃的爹的?”叶王氏也连忙上前道:“老夫人说的正是,容儿还是王妃唯一的亲弟弟了。可是如今在璃城里竟然连个将军的孙子都不如。妾身也没脸出去见人了……。”

    “没脸出去就别处去!”叶文华没好气的道。母亲所说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但是那也要叶家有徐家那个能耐啊。徐家那几个兄弟哪一个不是有真才实干的?就连年纪最小的徐清炎也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道西北去了,可没人留在璃城里享福。叶容如果真的是个有才干的,就算不是定王妃的亲弟弟,难道定王府还会拒之门外不成?

    “都是你这无知妇人宠坏了这个孽障!”想到此处,叶文华脸色更加难看。看到坐在一边毫不在意的叶容心中的怒气更是不打一处来。随手抄起放在不远处的鸡毛掸子就往叶容身上抽去。叶容一个不妨被抽了个正着,立刻嗷嗷叫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叫着“祖母救命,娘亲救命啊…容儿要死了…。”心疼的叶王氏和叶老夫人连忙上前来拉住叶文华,叶老夫人怒骂道:“你这是干什么?为了叶璃那个嫁出去的丫头你要抽死自己的儿子不成?你要叶家断子绝孙是不是?你干脆就打死我这个老婆子算了!”

    叶王氏也搂着儿子放声大哭起来,“老爷…你好狠的心啊,定王妃是你的亲女儿,难道容儿就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么?”

    听着眼前吵吵闹闹的哭叫声,在看到叶容脸上露出的得意的笑容,叶文华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无力。一辈子也没在母亲和妻子面前真正硬气过的叶文华这一次也依然也失败告终。颓然的扔下了手里的东西,一挥袖转身回自己的院子看书去了。

    门外,沈良和叶琳站在一起听着里面传来的哭闹声。沈良低头神色淡然的看着妻子问道:“你看看这里,你还要在这里留下去么?”叶琳张了张嘴,终是有些心有不甘。住在这里,让还是叶家的六小姐定王妃的妹妹。但是搬出去以后她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沈家庶子的妻子了。以沈良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准许她在外面随意宣扬自己和定王妃的关系的。对于自己那位三姐,叶琳心中始终是有一些不甘和不服气的。同样都是叶家的女儿,叶璃未出嫁之前甚至还没有她在家里风光体面。但是就因为她有一个姓徐的母亲,命运便是如此的天壤之别么?

    “我虽然对定王妃并不熟悉,但是她做的那些事你能做到么?当初若是你嫁入定王府,能有如今这样的地位么?”沈良毫不客气的说道。他对自己的妻子并没有太多的不满。两人都是庶出,心中有不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若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那就不好了。

    叶琳心中一动,可不是么,当初叶璃出嫁之前自己不也暗暗幸灾乐祸过么?叶璃成为定王妃之后的事情…叶琳想了想,若是自己只怕早就死了吧。想到这些,心中的不甘似乎也没那么严重了。其实这些事情叶琳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如今有一个人来点醒她,很快也就想明白了。叶琳抬起头道:“我跟你走,咱们搬出去吧。”其实她也不想在叶家天天看王氏的脸色,像个丫头一样的侍候王氏和叶老夫人。

    叶家的事情传到定王府叶璃跟前也只是淡淡一笑便也过去了。如今将近年关,即使叶璃怀着身孕许多事情都不愿意让她沾手,但是她却也依然闲不下来。

    自从墨修尧倒了飞鸿关以后,原本一直焦灼的占据立刻发生了变化。围困飞鸿关的两路人马被打得落花流水,流外隆冬到来以后,北戎的兵马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北戎境内一到冬季千里冰封寸草不见。虽然占领了大楚北方的大片地方,却无奈这些地方在这大半年也被他们祸害的差不多了。所以一入冬北戎兵马的粮草就开始紧张起来。墨修尧打退了围困的北戎和西陵大军,毫不停歇的一路向东往楚京而去。而在此之前,慕容慎带领的兵马已经渐渐逼近楚京。而另一只统领名为何肃的三十万兵马却绕过了楚京,直接和另一边微尘的北境大军交上了手。从中掐断了北境大军的后路。这两支大军的出现虽然没能直接解了楚京之围,却也让敌军的攻势缓和了许多。让接连一个多月苦战守城的大楚守军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北境境内更是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现任的北境王任琦宁的王后,也就是原本北境部落下嫁的公主和她所生的那几个孩子一夜之间全部暴毙。但是奇怪的是,他的妾室所生的孩子却又安然无恙。北境人虽然悍勇而不善于智谋,但是也不真实痴呆蠢物。不多时北境王城里就开始流传起任琦宁暗害自己妻子的事情。因为任琦宁本身并不是北境人,而且他统一北境之后也任用了不少中原人,许多中原人和北境人不合的种子早已埋下,如今一下子爆发出来很是让任琦宁头疼了一段时间。

    然而,等到任琦宁刚刚压下了这些流言还没两天,他剩下的儿女妻妾也死了。这一次却仿佛是北境人所为,但是无论任琦宁到底认为是北境人所谓还是嫁祸,他都只能将这件事再一次压了下去。否则中原人和北境人之间的冲突下一次将会爆发的更加厉害。

    书房里

    任琦宁看着眼前刚刚被送来的帖子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一张黑色描金的帖子,背面绘着金色的祥云和飞龙。帖子的内容却非常简单,只有区区几个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千倍还之。”龙飞凤舞的几行大字看上去潇洒不羁霸气纵横,更像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挑衅。

    任琦宁咬牙,狠狠地将帖子揉成一腿瞬间化为了纸屑,“墨修尧!”任琦宁原本儒雅的脸上再也没有半丝笑容,有的只是无尽的扭曲和恨意。墨修尧这突来的一击绝对足以让任琦宁痛彻心扉。不只是他的妻妾,还有他所有的儿女,四子五女一个不留。任琦宁知道这是墨修尧对自己在西陵动手对付叶璃的报复,但是人总是这样,毫不在意别人的痛苦临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方才觉得无法忍受。

    “公子。”书房里,几个明显是中原人模样的男子肃手而立,有些担忧的看着任琦宁有些扭曲的面容。他们都是世代效忠林家的前朝忠臣之后,任琦宁在北境创下基业之后自然便将他们安插到了北境朝廷里担任要职。比起那些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北境人,他们才是任琦宁真正的心腹。虽然借助北境蛮夷起事让他们这些自诩中原正统的人心中有些膈应,但是无奈他们生的实在太不是时候。百年来中原一直都是定王府历代先王镇守他们的祖辈根本动弹不得。当年正逢定王府元气大伤,才让他们寻到机会控制了整个北境,若是不然如今他们还是只能藏在暗处做一个隐士家族。

    任琦宁冷笑一声道:“墨修尧让人送来的帖子。定王府的人果然是无孔不入么…真是好手段!”

    其中一人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这是王后和小王子们的事情是墨修尧所谓?满门杀绝…墨修尧好毒辣的手段!”即使是他们这些人也不由得为墨修尧的狠辣心中一颤。前段时间墨修尧刚刚杀了西陵皇城半数的权贵,如今竟然还杀光了北境王室除了任琦宁以外的所有人。如此手段不得不说令人心颤。

    “难不成墨修尧当真如此在意定王妃?还是说他早就有意如此作为,只是正好找到这个借口?”有人怀疑道。

    任琦宁默然,他其实也只是去年在西陵见过墨修尧和叶璃一回。但是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墨修尧对定王妃的在意,更因为定王妃身后的徐家在定王府的影响力,所以他才会对叶璃下手。只是没想到这一回当真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沉默了一会儿,任琦宁方才问道:“楚京那边的战事如何了?”

    “启禀公子,原本我们的兵马已经围困了楚京一个多月,相信不日就能攻破楚京了。只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杀出了一直兵马竟然截断了楚京道紫荆关的道路。这支兵马只有二十万人,但是领兵之人却十分不凡,盘踞着中间三座小城互为犄角,凌我军损失颇重。更重要的事,他占据要道横阻在其中,咱们的粮草援兵跟不上去,只怕攻下楚京的时间要往后一些了。”他们从来没有认为那支兵马能够改变整个局面。就是再厉害也不过区区二十万人,比起北境如今的近百万大军根本就不够看。不过是会延迟一些破城的日子罢了。

    任琦宁微微皱眉问道:“领兵的是什么人?”据他所知,大楚本就没有几个能打仗的大将,而且大都被墨景黎带去了江南。而原本驻守紫荆关的冷淮等人如今困守楚京,也不可能出来带兵。

    中年男子摇摇头道:“只知道此人名为何肃。如今天下大乱,墨景黎离开楚京也带走了不少人。咱们的人一时间竟然也查不到他的底细。”

    “查不到底细?”任琦宁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么…会不会是墨修尧的人?”

    “这……”众人默然,相顾间也尽是怀疑。虽然那些兵马不像是墨家军,但是谁又知道定王府有没有暗中藏着别的什么兵马?而且这样斜刺里突然杀出,分明是想要拖延北境攻破楚京的时间。而现在,墨修尧同样已经出发前往楚京了。所以,如果说是为墨修尧争取时间也是说得通的。

    任琦宁长身而起,道:“传令下去,立即调集所有的大军,三天之内无比被本王击溃那支兵马全力进攻楚京。必须在墨修尧的大军赶到之前拿下楚京。”众人应是,“公子,你的打算?”任琦宁一眯眼,冷然道:“墨修尧想要楚京,也要看本王答不答应。派人传讯给北戎七皇子,十日后本王邀他道紫荆关一晤。”

    众人相顾,眼中尽是疑惑。虽然不明白主子的想法。却还是恭敬的告退出去办事了。

    北戎统帅七皇子与北境王任琦宁在紫荆关会晤之事虽然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是当天便有两封密信往西边送了过去。一封送到了还在军中的墨修尧手中而另一封则送到了西北璃城的定王府中。

    军营大帐中,墨修尧懒洋洋的依靠着椅子看着手中的信笺。坐下南侯,吕近贤凤之遥等人也都纷纷猜测着这心中到底说了什么让王爷的神色变得如此的意味深长。还是凤之遥被其他众位前辈以眼神威逼着起身问道:“王爷,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么?”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笑道:“确实是有事发生。三天前北戎的耶律野和北晋的任琦宁在紫荆关聊了会儿天。”

    众人了然,这两个人走到一起可不是普通的聊天那么简单。这分明是两家准备要联手对付定王府的意思啊。

    南侯皱眉道:“可是任琦宁和耶律野达成了什么协定?”

    墨修尧道:“他们是密谈的,到底说了什么这上面没写。不顾…本王倒是可以猜到一两分。无外乎就是要北戎帮忙挡住墨家军的脚步,好让北境有时间拿下楚京。”凤之遥不解,“耶律野会那么傻么?用自己的兵马为任琦宁挡驾?”

    墨修尧笑道:“也不算是傻,北戎大军如今是直面咱们,本来就容不得他们不使劲。除非能将墨家军击溃,否则他们顺利拿下楚京的机会本来就不大。但是北境却不一样,北境与咱们是在完全相反的方向。咱们不进楚京之前他们不会有任何冲突。任琦宁应该是让了别的好处给耶律野,换他放弃楚京。”

    “什么样的好处?”楚京可不是别的什么地方,即使如今大楚皇室已经迁都,但是对于整个大楚百姓来意义也是十分重要的。

    墨修尧挑眉一笑道:“可能是让了什么地方的地给北戎吧。或许还有等到攻下楚京之后,两家合理对付定王府?”

    吕颂贤皱眉,有些担忧的问道:“若是如此,对咱们确实是十分的不利,王爷可有什么打算?”墨修尧笑道:“我们的打算就是尽快赶到楚京,不能让北境人抢了先。至于别的打算,清尘公子自然会考虑的。倒是这个任琦宁,果然这次给他的教训还是不够的。”

    在座的,包括当初在西陵的凤之遥都有些好奇的看向墨修尧,一脸王爷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的神色。

    墨修尧淡然道:“也没什么。我让秦风派人杀了他所有的妻妾儿女。”

    众人默然。

    同样的璃城定王府书房里,徐清尘徐鸿羽等人都在座。叶璃披着一件厚厚的雪貂披风,手中还抱着一个暖炉也坐在旁边听着他们谈话。

    徐清泽放下手中的信笺,平素面无表情的脸上也皱起了眉头,道:“若是北戎和北境当真联手对付墨家军,只怕墨家军想要在下个月初赶到楚京没那么容易。楚京能支撑那么就么?”徐鸿羽轻捋着胡须,微微凝眉道:“只怕是不那么容易,如今也只能盼着定王能够快一些了。还有北境那边,璃儿…何肃是定王府的人?”

    叶璃点了点头,含笑道:“确实是定王府的人。”

    徐鸿羽点头道:“那就好,有他和慕容将军在,应该也能稍解楚京的困局。若是还不成…便也只能是天意了。”

    徐清尘凝淡淡笑道:“父亲也无需如此担忧。就算楚京被北境占去了以定王只能定然是可以夺回来的。而且,被北境攻破总是比被北戎攻破要好得多。”北戎大军一入中原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大军所到之处哀鸿遍野血流成河。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要任琦宁还想要统治中原,就不可能如北戎大军一样大开杀戒。

    徐鸿羽也只能如此想了,摇了摇头,道:“行军打仗的事情不必我们理会。倒是若真的让北戎和北境结盟,却是对咱们大大的不利。”这不利可不只是指这次援救楚京的时候,更还包括了以后,“清尘可有什么想法?”

    徐清尘与叶璃对视了一眼,淡笑道:“确实有些想法。这北戎和北境自己内部也并不是扭成一团的。北戎太子与七皇子之争,北境境内的中原人和北境人之别,这些我们都很可以做些文章。”徐鸿羽挑眉道:“你的意思是说…从内部分化他们?”

    叶璃点头笑道:“大哥说的不错。如今北戎领兵的是七皇子耶律野,今此一战耶律野在北戎的声势必定水涨船高盖过了身为太子的耶律泓。耶律泓与耶律野素来不和怎么能忍得了这些,必然会对耶律野十分不满。若是再有人在北戎王耳边说些什么……”

    徐鸿彦问道:“这计划可行么?定王府在北戎皇室有什么说得上话的细作?”

    叶璃摇头,有些无奈地道:“这个确实没有,北戎人十分排外。不是北戎人根本无法得到他们的重用和信任。不过,北戎太子身边又我们的人,而且…耶律泓与定王府的关系远比耶律野要好得多。”

    “哦?”徐鸿彦奇道,虽然在西北这么多年,他倒是不知道定王府连北戎太子身边都能安插人手。

    徐清尘思索了片刻抬头问道:“是容华公主?”当年昭仁公主的女儿容华郡主被封为公主是嫁给了北戎的太子耶律泓的。不过,容华郡主在京城的时候与定王府和叶璃的关系都并不好,所以也不容易让人猜想到这方面的关系。不过已经这么多年了,容华公主是否还没变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可靠么?”

    叶璃笑道:“容华公主可不可靠不要紧,我们也并不是需要她为我们做什么。只要她身边的人可靠就行了。”容华郡主毕竟不是经过训练的探子,事情太多的话很容易露出马脚。当初定王府派了一明一暗两路探子暗中帮助容华公主。明的那一路容华公主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暗的那一路却是没有人告诉她的。这一切当然不是真的单纯的为了帮助容华公主,而正是为了如今这样的局面可能会有的需要。如今大楚迁都,几乎都只能下半壁河山了。而北戎传来的消息耶律泓丝毫没有冷落厌弃容华公主的意思,就可以看出这些年容华公主在北戎也是经营的十分不错的。

    “如此就好。”徐清尘满意的点头道。

    叶璃浅笑道:“那么我就派人亲自去一趟北戎求见耶律泓,暗中或许也可以给他一些帮助。如果顺利的话,两三个月内,耶律野这个北戎大军统帅也该做到头了。”徐清尘问道:“说动耶律野只怕不是那么容易,要不要我亲自去一趟?”

    “这…”叶璃蹙眉,如今西北诸多事务都离不开大哥,但是如果不能派一个足够分量的人只怕也说不懂耶律泓。如果不是有孕在身,其实叶璃是打算自己去一趟的。一边徐鸿彦道:“西北离不开清尘和大哥,璃儿若是信得过舅舅,还是我去一趟吧。”

    “二舅舅,西北苦寒,这一去……”

    徐鸿彦笑道:“璃儿是看不起舅舅还是怎么?难道舅舅还是不能吃苦的人?”

    叶璃自然知道徐鸿彦虽然平日里话不多,但是确实辩才无碍也是个合适的人选。犹豫的看了看徐清尘和徐鸿羽,徐鸿羽点头拍板道:“如此,二弟走一趟也好。”

    见徐鸿羽如此说,叶璃也只得点头,想了想道:“如此,正好墨华也在西北。我便让他带人陪二舅舅走一趟吧。”墨华原本就是定王府的暗卫统领,有他带着人一路保护,徐鸿彦的安全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就算计划失败,墨华也能护着徐鸿彦安全回到西北。

    “也好。”知道叶璃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徐鸿彦也不拒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2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23.定王的报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23并对盛世嫡妃323.定王的报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