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血战楚京,解围

    325。血战楚京,解围

    因为黑云骑的到来,原本看着唾手可得的胜利渐渐地又变得困难起来。原本已经渐渐开始溃败的楚京也似乎突然之间变得力气倍增。虽然北境大军的人数依然是楚京是十倍以上,但是在这狭窄的城池街道上,人再多施展不开也是徒劳。更何况这些守城的楚军对楚京的了解更是远在这些北境蛮兵之上。即使他们无法将这些北境大军逐出城外,一时半刻这些人想要完全占领楚京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凤之遥站在城里的城楼上,从高处眺望这远处城中的战斗,渐渐的发现大批的北境大军放着守城的楚军不敢,朝着城西疯狂的扑了过来。俊美的容颜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想要夺下西门?哪有那么容易?”跟在凤之遥身后的云霆抱胸望着远处蜂拥而来的北境兵马,道:“他们是想要先攻下西门,断了墨家军进城的路。然后再来对付城中的守军?”

    凤之遥笑道:“不用担心,临走的时候王爷给我了一些好玩意儿。不过…”凤之遥有些困惑的皱眉道:“这玩意儿好像有些危险,在城里用只怕有些……”云霆却没有这个顾忌,“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忌这些。等他们真的扑上来了,咱们这点人还不够人家啃的。”

    凤之遥摸摸下巴,点头道:“说的没错!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到底怎么样!那个谁…带着你们的东西,堵住那些家伙。”回头招了招手,叫过来一个跟着他们一起来的麒麟小队长。麒麟们自然也是兴致勃勃,这东西他们到手已经有好些时候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用。得了凤之遥的指令,小队长一挥手,立刻带着一队麒麟各自抱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下城楼去了。

    城中,得到任琦宁的命令的北境士兵齐齐的扑向西门的城楼,却在离西门遥遥在望的大街上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之后,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四起。北境大军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是怎么会是就被炸的头晕脑胀血肉横飞。如果是中原人的话好歹还见过一些焰火烟花爆竹,北境蛮夷之地,在任琦宁整合北境之前差不多就过着比原始部落好一点儿的生活,哪里见过这样天崩地裂的巨响和杀伤力。许多北境士兵就吓得只当是他们冒犯了天神,天神降下了巨雷了。被炸到的就不用说了,没有被砸到的十之五六也被吓得跪倒在地上不敢起来了。未开化的民族往往比中原民族更加畏惧天地。

    一轮爆炸之后,整个大街上一片硝烟味,地上也躺满了被炸的血肉模糊的士兵。不远处的城楼上,云霆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道:“这…这玩意儿是王爷给你的?”这也未免太过吓人了一些。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麒麟那些家伙将什么东西沿街藏在了路上。那些北境人一进去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如果是叶璃在的话,必然会觉得这些效果也不过如此。那秘密的皇陵里研究了好些年,做出来的最好的东西效果也连最初的手榴弹都比不上,更不用说如tnt这样的烈性炸弹,一斤就能炸掉一栋六七层的楼的效果了。至于皇陵地宫里研制的枪械,叶璃连拿都懒得拿出来了。无论射程还是精准度,比弓箭都不如。还是等再改良个四五代再说吧。但是对于这个时代还是会玩烟花炮竹的人们来说,这个效果依旧足够惊悚了。

    凤之遥木着脸点了点头,同时也掩饰住了他自己心中的震惊。心中却不由得暗骂墨修尧,有这样的大杀器,早点拿出来啊。

    其实这绝对是冤枉了墨修尧了。现在这些东西可都是纯手工制造的,更没有形成什么流水的生产线。一个月能做出来七八颗就算是高产了,但是这玩意儿杀伤力也并不是特别高。就刚才街道上那惊天动地的杀伤力,麒麟的人可是在街道两旁安置了不下一百颗的东西。如此携带不便,生产成本高昂,在开阔地方扔一个还炸不死三个人的东西,短时间内墨修尧还真没打算在战场上广泛运用。北境士兵只能算是倒霉了,这么多人挤在这狭小的街道上,不炸他炸谁?

    北境人也不是完全的没有头脑,很快的就有人反应了过来,厉声吼道:“这是中原人的诡计,不用怕。冲上去杀了他们!”北境人毕

    竟悍勇,有人带头很快就爬了起来,跟着领头的人嗷嗷叫着往前杀了过去。两边的房屋上的麒麟们毫不意外,狞笑着将一个个黑色的物体往下狠狠地砸了下去。黑色的圆球落地,在北境士兵片刻的怔愕中轰然炸开,离得最近的人毫不意外地被砸飞了出去。

    然后街道上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中间还夹着这北境人的哭叫声。等到爆炸声停止,幸存的北境士兵终于再也忍受不了,纷纷丢盔弃甲的往远处奔逃而去。

    城西剧烈的爆炸声不知是整个楚京的人都听到了,就连在城外的任琦宁也同样听到了。眼神不由一冷,问道:“怎么会是?”

    很快就有人跌跌撞撞的从城里出来禀告,“启禀王上,墨家军手里有妖物。咱们的将士死伤惨重啊。”

    任琦宁顿时气得脸色铁青,“本王倒想知道是什么妖物如此厉害!”

    禀告的士兵战战兢兢的道:“将士们根本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听到惊天的巨响。然后许多人就浑身是血的死去了。”

    “你是说,你们连墨家军的人都没有看到?”任琦宁问道。士兵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他们确实没有看到墨家军的人影。

    “混账!本王不管墨家军有什么妖物。一个时辰内无比给本王夺下西门!”

    那士兵犹豫了一下,才道:“但是…许多士兵都说、说是天神降罪,所以才会降下天雷。根本不敢前去……”任琦宁冷笑一声道:“天雷?万里晴天哪来的天雷?若是有天雷就当先来劈本王。传令过去,一个时辰不能夺下西城,就要领兵的统帅提头来见!”

    “是!”

    看着传讯的士兵一脸畏惧的离去,任琦宁铁青的脸色更多了几分扭曲和狰狞。天雷?!荒谬!墨修尧…你果然得到了先祖留下来的宝藏么?任琦宁和谭继之不一样,他是在真正的隐世的大家族中长大的。周围教导他的人都是一直效忠前朝的前朝旧臣。自然也看过许多的关于前朝的典籍,甚至是世间根本没有的前朝真迹孤本。其中有一些前朝开国高祖的亲笔手札,里面隐晦的提过一些东西。原本任琦宁并没有在意,毕竟高祖当年征服天下根本没有用过那些东西。而之后的各代帝王也没有见过有什么厉害的神秘武器,到底是真是假也有待商榷。但是此时再联想到前些年在西北境内关于前朝宝藏的事情,任琦宁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当时他正忙着镇压北境各个不服他的部落,但是依然派人去西北关注了这一件事。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宝藏,想要争夺宝藏的各路人马同样是铩羽而归。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被墨修尧暗中得到了。

    “好一个墨修尧!本王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任琦宁冷哼一声,咬牙道。

    城中的战斗一直从黄昏打到晚上,往日里早就该沉静下来的京城依然是灯火通明杀声震天。西门上,凤之遥和云霆同样也是严阵以待。云霆望着远处城中的火光,皱眉道:“大军若是还不能赶到,只怕快要撑不下去了。”凤之遥凝眉道:“王爷说了会赶到,不会有问题的。只要西门不落入北境手中,墨家军一进城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话虽是这么说,凤之遥却也知道这其中的困难。他们这一路遭到了北戎大军近乎疯狂的阻拦和打击,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楚京已经是不易了。何况黑云骑骑兵的速度远在步兵之上数倍,大军想要在一两个时辰内赶到却是难上加难。

    云霆也不是爱杞人忧天的人,吐了口气道:“你说的对,不管怎么说,咱们守住西门就是了!”

    “凤三!”不远处,冷皓宇一身血衣,冲了上来。身上的伤痕却比之前离开的时候更多了好几道,“大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一照面,冷皓宇便没好气的问道。凤之遥翻了个白眼,还是伸手扶住了他道:“能到的时候自然就到了,你以为咱们这一路来得很容易么?耶律野那个疯子调集了大楚境内几乎所有的北戎大军拦截咱们。”

    冷皓宇喘了口气,靠着城墙有些无奈的喘气道:“王爷再不来咱们真的要不行了。”

    “我知道。”凤之遥道,再拖上半天,别说城中的守军不行了。可能他这里也要不行了。北境士兵虽然畏惧麒麟布置在街道上的雷区,却依然已经有好几拨人试图强闯了。虽然被他们打了回去,但是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只怕就要短兵相接了。麒麟用完了带来的炸弹,已经转到别处去杀敌去了。

    云霆道:“冷大哥,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我下去。”说着,云霆拎着长枪就要往城楼下走去。冷皓宇拉过他道:“别去了,你要和凤三守住城门。我还要去找人。”如今城中各处都是厮杀,乱成一团。冷淮等人也早已经失散了,楚京并不小,这种情况下想要找一个人却是十分困难。但是冷皓宇却不能不去。

    “但是…。”云霆担忧的看着冷皓宇身上的伤。冷皓宇拍拍他的肩膀笑道:“皮外伤,不要紧。我走了……”

    “等等!”凤之遥拦住他,脸上绽出一丝狂喜的笑容,“大军到了!”

    众人齐齐的回头望去,果然远远地看到一条火龙正飞快的往这边移动。开始还只是时隐时现,不一会儿就已经看得十分清晰起来了。更不用说还有渐渐逼近的马蹄声,凤之遥朗声叫道:“大军到了,开城门!”城楼上顿时一阵欢呼。

    最先到达的依然是在前面开路的黑云骑,黑夜中,黑色的骑兵飞快的冲过城门,毫不停留的往城里冲去,然后与城中的北境士兵绞杀在一起。不一会儿,城楼上的众人便看到大军之中一身白衣白发的墨修尧策马而来,“王爷来了!王爷来了!”红色的焰火在夜空中再次绽放,原本只有厮杀和血腥的楚京在一起想起了欢呼和笑声。

    城东的一处街道上,卫蔺带着几个士兵被大队的北境士兵围困着。周围已经堆满了敌人的尸体,但是对面站着的敌人却是更多。鲜血依旧浸湿了黑色的衣衫,只是在夜色下,丝毫看不出来。冷峻的眼眸扫了一眼对面虎视眈眈的北境士兵一眼,卫蔺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一扬划过一片寒光的同时也带出一片血光。

    已经毫不停歇的打斗了一整天,即使是卫蔺也有些疲惫了更不用说身边时普通士兵。很快,卫蔺身边的几个士兵也都倒下了。卫蔺眼底充血,飞快的挥剑杀入敌军中。正在这些北境士兵欣喜于总算要解决掉这个十分棘手的人物时。一群穿着与楚京和北境大军截然不同的士兵朝着这边杀了过来。当先一人身形挺拔,容貌俊挺肃然。手中一柄青霜宝剑寒光熠熠,所到之处北境士兵躲避不及纷纷成了剑下亡魂。

    有了这支生力军的加入,战局瞬间逆转。

    “你是什么人?!”北境士兵中临头的人不甘的怒吼道。

    马上那人傲然扫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挥剑过去,“本将军何肃!”

    “大哥……”卫蔺惊讶的看着眼前一身戎装的男子,不就是已经多年未见的暗一么。暗一,何肃大步上前扶住卫蔺,笑道:“小四,这么多年没见,你们可还好?”卫蔺点头道:“我们都很好,只是大哥被王妃派出去执行任务。一直没有回来……”他们虽然知道暗一是被王妃派去执行任务去了,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任务。这几年暗中也没少为他担心,却没想到再次见面,他已经成了领兵打仗的将军了。

    何肃笑道:“王妃当年说比起别的我更适合领兵打仗。所以就要我匿名投到了慕容将军帐下做个小兵。后来辗转各处,这么多年总算是不负王妃所望。”

    “恭喜大哥。”同为当年暗卫出身并且都是王妃的暗卫的兄弟,卫蔺自然真心为何肃取得如此成就感到高兴。

    何肃笑道:“我也听人说了,你们也不错。王爷已经带着大军入城了。你伤的不轻,先往城西去安顿下来歇息一下吧。”虽然卫蔺穿着一身黑衣看不出来伤势,但是何肃却并不是一般人,自然能看出卫蔺的脸色不好看,只怕伤的不不轻。招来几个士兵护送卫蔺去城西,何肃带着自己属下的兵马继续一路往城里去清剿城中的北境兵马。

    一直到天明,城中的厮杀声才渐渐地停歇下来。但是依然还有一些小地方的战斗还在继续。墨家军的士兵也依然穿梭在各个大街小巷里搜索还剩下的北境士兵以及楚京的伤病。

    天色微亮,墨修尧带着一众将士站在楚京的北城楼上,居高临下望着远处的北境兵马大营。虽然城外依然有数十万北境兵马,但是墨家军众人却并未看在眼底。经此一役,北境大军不仅没夺得楚京,而且损兵折将无数,不说兵力就只是士气就要跌落不止一层。

    刚刚一场血战之后,仿佛苍天也生出了几分悲悯。天色刚亮起来空中就飘飘扬扬的下起了细雪。墨修尧并没有披着披风,依然是一身白衣站在细雪中的城楼上,由下往上望去仿佛是天生的神祗俯览人世。即使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也依然让任琦宁和北境将领们感受到一股难言的压力。

    “王爷,找到华国公了!”侍卫匆匆来禀告道。

    墨修尧转身,问道:“在何处?”

    侍卫犹豫了一下,道:“华国公在城南,身受重伤只怕是……”众人心中皆是一沉,自然明白侍卫只怕后面的意味着什么。墨修尧沉默了片刻道:“本王去看看。吕将军,这里交给你了。”吕颂贤并不多言,沉默的点了下头。

    华国公在城南的一处小巷,墨家军的将士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身受重伤动弹不得了。身边不远处躺着的都是北境和大楚士兵的尸体。华国公身上中了一剑,剑身还没有拔出来。独自一人坐在小巷口不远处的一个石墩上歇息。楚京的冬夜并不比西北暖和多少,华国公却早已是七十多将近八十的老人家了。如此重伤之下,脸色已经有些发青。

    “老国公!”墨修尧上前一步,扶住华国公。扫了一眼跟前的军医问道:“怎么回事,为何不替国公治伤?”

    华国公抬手阻止了墨修尧,摇摇头道:“不用了,我的伤我自己知道。不行了……”

    墨修尧低头检查了一下剑伤,脸色也是一沉。华国公的伤在要害,若是壮年人或许还有三分希望,但是华国公如今这样,只怕是一拔了剑当场就要不行了。闭了闭眼,墨修尧低声道:“老国公,是我们来晚了。”

    华国公摇头,看了一眼墨修尧勉力笑道:“我知道你也不容易。能够…能够及时赶到,没让楚京落到北境人手里…很好……”

    墨修尧低眉思索了一下,一只手扶住华国公的肩膀输入真气为他续命,一边吩咐道:“去找华家的人来。”旁边的侍卫连忙禀告道:“已经去了,如果华家人没事的话想必很快就能过来。”

    听到墨修尧的话,华国公唇边露出了一丝笑意,低声问道:“天香她们可好?”

    墨修尧沉声答道:“她们很好,天香已经订了过几个月便于清锋成亲。清锋,过来!”

    徐清锋连忙上前来,恭敬地道:“老国公……”华国公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了看他,笑道:“徐家的孩子…都是好孩子。很好,老夫是看不到你们成婚了。以后、以后好好待天香。”徐清锋不由得眼睛一红,连连点头道:“是,老国公…祖父……”

    “好孩子……”

    巷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个青年男子慌忙的朝着这边奔了过来,“祖父!祖父……”

    华国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欣慰,终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祖父?!”青年到了跟前时,正好看到华国公含笑闭上了眼睛。不由得跪倒在跟前放声大哭起来,旁边,墨修尧眼底闪过一丝黯然慢慢的收回了搭在华国公肩上的手。沉声吩咐道:“华国公以身报国,力战而死。吩咐下去,以王侯之礼下葬,谥封”忠信侯“。”

    “属下遵命。”

    京城里许多个地方,都演绎着同样悲伤的一幕。这一战,战死的人不计其数。不仅有楚京守军同样也有黑云骑和墨家军将士,不仅有普通士兵,也有不少的高级将领。另一个地方,冷皓宇强撑着重伤的身体望着眼前躺在地上的人,眼中更多了几分无人能懂的复杂意味。冷淮跪坐在地上,怀中抱着长子早已经冰冷的身体。他们找到冷擎宇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胸口处被一支箭射中,正中要害。这个一直冷峻的,骄傲总是不愿意承认庶出的弟弟比自己优秀的男子,最终悄无声息的战事在了楚京的街头上,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冷淮搂着儿子冰冷的身体老泪纵横,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最宠爱,曾经寄予了最多的希望的儿子。丧子之痛,比让他自己却死更加痛苦。

    冷皓宇沉默的上前,蹲在冷淮身边低声道:“父亲,先带大哥回去吧。”在最后,同样骄傲的冷皓宇终于肯承认这个男人却是是他的兄长。

    冷淮回头看了看冷皓宇,目光落在他胸口的伤处,问道:“伤的如何?”

    冷皓宇道:“皮外伤,父亲,我们回去吧。”

    冷淮点点头,有些吃力的抱起冷擎宇,跟冷皓宇一起往冷府的方向走去。

    ------题外话------

    啊啊啊~感觉这章后半段好压抑啊。为神马要这样写?!但素我的心里告诉我必须这样写。华国公终于还是被我写死了,虽然有请希望能够救下他但是他还是死了。因为我无法想象他不死要怎么样?跟着定王府封王拜相…感觉不能这样,但是华国公与定王府的关系他也不能和墨修尧作对,那就只有隐退一条路了。但是我觉得对于名将来说,与其这样还不如战死沙场成全身前身后的名声。华国公是为了大楚和大楚的百姓战死的不是为了定王府。

    虽然我不赞成愚忠,但是不可否认不欣赏这些带着一点点愚忠的人。所以,我写死了龙阳,写死了朱将军,现在又写死了华国公。

    良禽择木而栖没什么不对,但是如果所有人都择木而栖,未免觉得有些心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2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25.血战楚京,解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25并对盛世嫡妃325.血战楚京,解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