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返回璃城,双胎

    326。返回璃城,双胎

    楚京里,刚刚到来的墨家军接替了早已疲惫不堪的大楚守军重新驻守到了城楼上,看着城楼上墨色的旗帜和寒风中挺立的黑衣士兵们,北境大军也只得暂时偃旗息鼓不敢在轻举妄动了。

    墨修尧带着众人踏入大楚的皇宫。看着眼前这依旧宏伟却在薄雪中显出几分萧条的皇城,墨修尧冷淡的眼眸中也不由得划过一丝淡淡的惆然,更多的却是让人无法辩明的复杂。刚走进皇宫,墨啸云带着珍宁公主迎了出来,看到墨修尧也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啸云见过定王叔。”

    墨修尧淡淡的扫了墨啸云一眼,墨景祈和柳贵妃的儿子,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不过眼前这个墨啸云跟墨景祈倒是差的有点多,挑了下眉头看着眼前的两人问道:“大长公主何在?”

    墨啸云垂首,道:“大长公主两天前已经薨逝了,只是大长公主担心影响守城将士的士气,令侄儿等密不发丧。大长公主的灵柩此时还停驻在宫中,昭阳长公主还在守灵。”墨修尧点了点头,先过去祭拜了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年龄比华国公还要年长两岁,身前也没有受太多的病痛折磨,倒也算是寿终正寝。到了大长公主灵柩暂安的宫殿祭拜了之后,墨修尧才又与昭阳公主见了礼。昭阳公主一声素色的衣衫,脂粉未施,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疲惫和憔悴。两人在侧殿坐下,昭阳公主看着墨修尧欣慰的道:“原本,我还以为你赶不过来,楚京当真要落入北境之手了。幸好…”

    墨修尧淡淡的将城中的战事说了一些,包括华国公阵亡等事情。昭阳公主听了也不由得红了眼睛,长叹一声无话可说。

    偏殿里沉寂了片刻,昭阳公主方才问道:“那两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墨修尧挑眉,看向昭阳公主。昭阳公主叹息道:“原本我也不喜欢那两个孩子,姓柳的那女人还有柳家教出来的孩子,能有什么好的?不过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这两个孩子和他爹娘倒是很不一样。若是可以…给他们留条活路吧。我知道你恨大楚皇室…我也恨过……”

    墨修尧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道:“您放心,只要他们安安分分,我不会动他们的。”昭阳公主为他这略显生疏的话怔了一下,点头道:“如此,多谢你。”

    仿佛并不是多久未见,却又似乎无法可说。偏殿里的气氛让两人都有些不适,很快墨修尧便起身告辞离去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昭阳公主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她知道这样的疏离感是从何而来的,从现在起…这种皇宫依然姓墨,但是又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墨了。而她,终究还是大楚的公主,即使她再恨。不过幸好,现在她只是…亡国公主了。

    有了墨家军的坐镇,楚京里以极快的速度重新热闹起来了。虽然前两天还满城鲜血,杀声震天。城中百姓躲在家中亦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然而只是几天时间,人们埋葬了尸体,清理了街道很快的空荡荡的城中便多了几分活力。

    墨修尧很快下令追封了战死的将士,重新整顿了楚京的政务,虽然外面依然有几十万北境大军围城。但是城中百姓的生活却见见的恢复了原本的轨迹。如今楚京中不仅有几十万墨家军,更有诸多的墨家军和大楚将领,百姓们自然也就对城外的敌军不怎么担忧了。两军各自修整半个月,墨修尧便再一次下令,墨家军分两路,一路由吕颂贤率领抢先出城去迎战北境大军,根本不给对方恢复元气再来攻城的机会。而另一路则由慕容慎率领迎战耶律野的北戎大军。

    同月,大楚留守楚京的长兴王墨啸云昭告天下:墨家军与定王对长兴城有救命之恩。从此长兴城及治下百姓皆归于定王麾下,不再为大楚臣民。此昭告一处,自然让不少人心中暗暗恨得吐血却也无可奈何。而其中最气愤的自然就是盘踞在江南的墨景黎。大楚自己放弃的京城,如今定王千里迢迢的赶去救了京城,京城百姓自愿归附定王,大楚朝廷就仿佛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墨家军刚刚夺下楚京,士气正盛。慕容慎与留守飞鸿关的南侯父子两路夹击,将北戎大军逼的连连后退,再加上北戎粮草短缺,经不起连月苦战,双方只得暂时休兵罢战。而北境大军在连续苦战月余也没有寸功的情况下,后方又传来了一些内部的争端,无奈之下,任琦宁只能下令退出紫荆关含恨而归。

    如此,知道三月开春。虽然原本大楚的地盘还有不少在北戎和北境手中。但是在短短七八个月时间里,墨家军能从东到西再从西到东一路所向披靡,也足以证明这支名震天下的铁血劲旅战力依旧。如此一来,墨家军麾下的地方,西到原西陵安平洲,东到大楚紫荆关。疆域之广阔虽然略小于西陵,却也远比江南的大楚朝廷要大得多了。更重要的是,定王一家便坐拥东西两座皇城,一时间天下声名无两。

    这大半年征战下来,无论是哪一方都耗尽了无数的钱财粮饷。一时半刻间也都谁也没有那个心力再动手了,于是各方大军虽然都是虎视眈眈的警惕这对方,却也都有志一同的停下手来休养生息。战事一停下来,墨修尧将楚京的大小事务往凤之遥吕颂贤等人身上一扔,便快马返回西北去了。墨家军众人也都知道王妃有孕在身,倒也理解王爷的焦急,也都不说什么了。

    “阿璃!”

    四月中,西北的春天虽然来的晚一些,此时却已经是晚春时分了。定王府的花苑里,各种美丽的花儿还依然盛开着。其中最为瑰丽夺目的便要数从云州移植过来的牡丹了。各色牡丹竞相争艳,将整个花园妆点的雍容华贵,清香四溢。

    叶璃坐在园中铺着厚厚的垫子的石凳上,含笑看着墨小宝拎着一把小巧的剑专注的挥舞这。站在一边围观的冷君涵与徐知睿也跟着叫好,虽然叶璃很是怀疑着两个小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好坏。披着轻薄的青色披风下,圆鼓鼓的肚子已经大的很是下人了。叶璃一边含笑看着舞剑一边轻抚着圆滚滚的腹部。虽然已经九个月了,但是这肚子也太大了一些,墨小宝当初可没有这么大。想起林大夫提起这一胎可能是双生的事情,叶璃淡淡微笑。双生也没什么不好,不过这事却还没有告诉墨修尧。否则以他的性子只怕扔下战场上的将士跑回来都是有可能的。

    听到园外传来的声音,叶璃微微的怔了一下。不由得一下,难不成怀孕后期还会有幻听不成?

    舞剑的墨小宝听了下来,眨了眨眼眼睛转身向叶璃瘪嘴道:“娘亲,父王回来了。”虽然语气仿佛老大的不高兴了,但是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却是一下子蹭亮了。

    叶璃回头,果然看到一身风尘的某人站在花园门口含笑望着自己,“阿璃,我回来了”

    “修尧…。”

    看到她要站起身来,墨修尧连忙脚下一点往园中掠了过来一把扶住叶璃道:“别动,你……”看着眼前这圆滚滚的肚子,一向镇定从容的定王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带着些担忧的望着叶璃,“阿璃,你还好么?他…他怎么这么大?”

    “林大夫说可能是双生子,自然是比一个要大许多。”叶璃浅笑道。

    “什么?”墨修尧只觉得眼前一黑,手脚发软。一个就让他担忧害怕了,居然还是两个!“怎么会这样?!沈扬在哪里,让他赶紧过来给王妃看看。”墨修尧焦急的道。叶璃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道:“沈先生去四哥那里了你不是知道么?林大夫帮我看过了,我没事,孩子也很好。”

    “但是……”

    “没有但是!”叶璃坚定的道,拉着墨修尧道:“刚回来怎么不梳洗一番好好歇息?我出来走走也就回去了。先回去休息吧。”墨修尧早已经处在魂不附体的状态,只得任由叶璃拉着走了。

    身后的三哥小朋友面面相觑,半晌,徐知睿眨巴着眼睛,端着和他父亲一样严肃的俊脸问道:“我们没有跟姨父请安。”

    年龄最小的冷君涵小朋友摸摸小脑袋道:“定王叔叔没看见咱们,不会生气的。”定王叔叔连给眼神都没施舍给他们啊,不过…想想定王叔叔那冷幽幽的眼神,冷小呆抖了抖晃晃小脑袋。没看见就没看见吧,没看见很好。

    墨小宝傲娇的盯着他父王远去的背影,哼了一声,一扬小脑袋,“本世子才不稀罕他看见,走咱们找大舅舅去。”

    三个小包子凑在一起讨论了一番,有志一同的认为墨小宝提出的建议很不错。大舅舅(大伯、徐叔叔)比父王(姨父、定王叔叔)和蔼可亲多了。

    回到两人居住的主院,墨修尧沐浴梳洗了一番出来,叶璃已经命人准备好了一些墨修尧爱吃的膳食摆在桌上。这几天墨修尧急着赶回西北,却是没有好好吃过什么东西,看到这些也不由得开了胃口,坐下来拉着叶璃一起用膳。

    现在并不是用膳的时候,叶璃也并不觉得怎么饿,只是吃了小半碗粥便作罢了。坐在一边看着墨修尧进食,不时的为他夹一些肉食。多少年了,墨修尧依然挑食成性,若不是叶璃亲自为他夹菜,基本上都是只吃素菜,简直比徐清尘还仙风道骨。

    一边用膳,墨修尧一边讲了一些在楚京的事情。其中自然少不了华国公殉国之事。叶璃对华国公这位老人家也颇有好感,听到他去世的消息自然也很是难过,“这是只怕还要去跟华姐姐和天香讲一下。之事他们……。”墨修尧道:“这事你不用管,我会让人去跟他们讲的。你这…还是孩子要紧,等到把这两个家伙生出来再说吧。”

    叶璃想了想,也只得点头道:“孩子大约是下个月出生。等到孩子满月差不多就是外公的寿辰了。”皱了皱眉,叶璃轻抚着圆滚滚的肚子,道:“如此,两个孩子的满月便不办了。”定王的小公子和小郡主的满月要办起来可不是小事,若是和外公的生日凑在一起,这两个月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墨修尧倒是对孩子的满月要不要办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挑眉问道:“当年墨小宝的满月可是大办了的,这两个小的长大了不会不高兴吧?”

    叶璃莞尔一笑道:“王爷还关心起他们兄弟姐妹的感情来了么?满月宴能有什么,要是会为了这个不高兴,那就是咱们做父母的教导无方了。”

    墨修尧点点头,笑眯眯的看着叶璃的肚子。不是做父王的偏心不疼你们,是你们娘亲的意思哟。

    “璃儿在么?”门外传来徐清尘淡雅的声音。

    守在门外的丫头连忙行礼道:“王爷刚刚回来了,王妃正陪着王爷用膳呢。”

    听到他们的声音,墨修尧顿时不高兴起来了。他才刚刚回来连气都还没歇匀呢,这徐清尘怎么就找上门来了?还让不让人歇息了?

    叶璃倒是没有感觉到墨修尧的不高兴,朗声笑道:“大哥,进来吧。”

    徐清尘踏入花厅,看着一脸阴霾的盯着自己的墨修尧唇边勾起了一丝笑意,“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的,咱们竟然都还不知道呢。”叶璃有些歉意的道:“刚刚才到,就直接回院里了。大哥这时候还有事么?”

    徐清尘当然不能说他就是知道墨修尧刚刚回来,特意来膈应他的。笑眯眯的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过两个月祖父的寿辰的帖子差不多是时候要拟了。今天刚好有空便来找你商量一下。”叶璃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道:“西北,西陵,还有楚京那边的权贵和名士自然都要邀请。不过别的地方…南诏,北戎北境,还有西陵,江南那边的人要请么?”

    墨修尧放下碗筷,扬眉道:“当然请,去年一年如此剧变,就算咱们不请他们自己也会来的。”

    徐清尘点头道:“我知道了。另外,王爷是打算在楚京办还是在璃城办?”

    这也是一个问题,如果在楚京办就表示墨修尧将会把定王府迁回楚京,而如果是在璃城办,那么楚京的处置就要重新考量了。毕竟那是一座都城,而且还和西陵皇城不一样。西陵皇城可以算是白捡来的,有自然是最好,丢了损失也不大。而楚京数面环敌,一旦丢失的话对定王府的声望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墨修尧揉了揉眉心,想了想问道:“大哥有什么意见?”

    徐清尘笑道:“这种大事,自然是由王爷独断。”

    墨修尧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仰首傲然道:“本王命令你说。”徐清尘也不在意,耸耸肩笑道:“璃城毕竟还是太小了,若要大肆兴建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王爷坐镇楚京,对北戎北境以及南边的人都是一个很好的威慑。”言下之意,徐清尘还是偏向将定王府移回楚京。

    墨修尧自然也明白徐清尘所言确实是有道理的,沉思了片刻问道:“楚京离西陵太远了,若是将来那边有什么事,咱们可是鞭长莫及。”璃城也有璃城的好处,比如说地理位置处在整个大陆的中心。若是实力不够固然是四面挨打的倒霉境地,但是如果实力强横的话,这地方就正好向四面八方扩展开去。

    徐清尘道:“璃城自然也不能放弃。不过目前咱们并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将璃城扩大到足够的规模。如今天下真乱,劳民伤财也非好事。”说白了,璃城太小了。原本定王府若是只守着西北这一亩三分地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如今定王府麾下的领土已经不小于任何一个强国了。若是在这么下去就未免让人觉得寒酸了,更容易让下面的将士官员觉得心里没底。因为目前定王明显就没有登基称帝的打算,谁也不知道定王府将来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徐清尘长期在璃城处理各种政务,官员和百姓之间的疑惑和传言自然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如今的情形下,要不璃城大肆扩建,要不就是将定王府迁回楚京。

    墨修尧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道:“清云先生的寿辰依然在璃城办。过后本王与阿璃暂时驻扎楚京,呃…清尘公子你也一块儿去,璃城的所有事务依旧如故,就请鸿羽先生总领吧。如何?”徐清尘有些无奈,笑道:“王爷都决定了做属下的自然只能遵旨了。王爷是打算…璃城和楚京同时运作么?”

    墨修尧点头道:“如今咱们所占据的地形由东向西横贯,东西距离太过遥远。如果西边有什么事,等消息传到楚京黄花菜都凉了。而且等收拾了任琦宁之后,楚京的作用便会大大的降低。到时候,西陵北戎才是重点。”而离西陵和北戎近的地方显然是璃城了。

    徐清尘挑眉,笑道:“王爷果然是志向不凡。不过…在下一直有一个问题没问,想必很多人心中也早已十分困扰了。”

    墨修尧眉梢微扬,含笑看着徐清尘。

    “王爷,就没想过登基称帝么?”徐清尘问道,“若是以前,定王府站着西北方寸之地,王爷不屑为之也不知为奇。但是现在定王府所辖东西纵横数千里,王爷为何……”这个问题确实让许多人困扰。不仅是定王府属下的众人,就连外人也同样看不透墨修尧的心思。若是别的什么人,能有如此广阔的一片领土早就称王称霸了。哪像墨修尧,半点这方面的自觉都没有。

    墨修尧握着叶璃的手,笑容和蔼可亲的看着徐清尘笑道:“无他,没兴趣。”

    “没兴趣?”徐清尘皱眉,心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也是清尘公子生性淡定从容,接受度高。若是别的人譬如凤之遥等人只怕就要扑上去抓着墨修尧的衣领使劲摇晃“你耍我们么耍我们么”!徐清尘也只是片刻的惊讶之后便恢复了平静,好吧,反正也不是他当皇帝。没兴趣就没兴趣吧。其实所谓登基称帝也不过是个仪式和称号而已,在定王府之下谁敢说墨修尧的权威不如皇后大?去他的名正言顺!

    墨修尧颇有些嫌弃的看着徐清尘道:“既然清尘公子没事了,就先回去吧。本王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人家夫妻久别重聚,他在这里横插一脚赖着不走算怎么回事儿啊。

    徐清尘仿佛不见他逐客的眼神,含笑对叶璃道:“既然如此,璃儿你好好休息吧。小宝他们我会好好照顾的。”

    闻言,叶璃顿时一脸的沮丧。她居然将三个孩子扔在了花园里就走了,当真是怀孕期脑子都糊涂了么?“大哥,小宝他们在你那边?麻烦你了……”

    “不麻烦,只是刚才小宝很伤心的跟我说他父王连看都不肯看他一眼就走了罢了。”徐清尘笑容玩如春风拂面。

    墨修尧冷笑一声,淡淡道:“那就麻烦清尘公子先照顾他们一二,毕竟,墨小宝最喜欢大舅舅了不是么?”说道最喜欢,墨修尧也不由得咬牙切齿,深觉自己养了个吃里扒外的小白眼狼。见墨修尧当真要抱走了,徐清尘也不再撩拨他,笑眯眯的告辞了。

    花厅里,叶璃好奇的打量着墨修尧欲言又止。墨修尧含笑看着她,“阿璃怎么这么看我?是发现许久不见为夫有更见俊美不凡了么?”

    叶璃无语望天,“你当真没打算登基为帝?”

    墨修尧轻哼一声,浑不在意的道:“登基为帝有什么好的?整天担心是不是又有人要抢自己的皇位,偶尔想要玩玩还要被人御史参玩物丧志,想杀个人,还要听那些老头子啰啰嗦嗦的讲一大堆道理。最重要的是…本王可没有兴趣去接受那些老家伙家里嫁不出去的女儿。难道阿璃喜欢为夫弄个三宫六院?嗯…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为夫登基之后就下令以后的皇帝只能去一个皇后不能纳妃。然后…把那些喜欢谏言的老家伙全杀了,为夫当个暴君阿璃觉得怎么样?”

    叶璃只觉得一阵无力,挥挥手道:“登基的事还是以后再议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2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26.返回璃城,双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26并对盛世嫡妃326.返回璃城,双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