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贵宾齐至,七皇子妃

    332。贵宾齐至,七皇子妃

    叶璃和墨修尧难得忙里偷闲的在书房里闲聊一会儿,门外墨总管便匆匆前来禀告,“王爷,王妃,前院黎王跟人打起来了。”闻言,墨修尧眼中闪过一丝厌烦,皱眉道:“定王府的侍卫都是吃白饭的么?跟本王把人扔出去,不用给面子!”

    墨总管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但是…跟黎王打起来的人是南诏的王夫。”

    叶璃站起身来对墨修尧笑道:“这两个人怎么也能打起来,来者是客,咱们还是去瞧瞧吧。”叶璃都这么说了,墨修尧再不乐意也只得沉着脸跟叶璃一起出门往前院去了。

    打架的地点就在定王府大门一进门的大院子里。定王府前院布置极为大方简约,一面极为巨大的九龙腾空影壁将空旷的院子前后隔开。让人一进门就看到九条栩栩如生的飞龙,气势非凡令人不由得望而生畏。影壁后面正对着的就是定王府主轴线最前端的大厅。大厅外,两个男子的身影正打成一团。最要命的是,他们并不是用在切磋武功,而是就想普通的寻常百姓一样你一拳我一脚的扭打在一起。丝毫看不出来一个是大楚的摄政王爷,一个是南诏的王夫。

    旁边不远处,安溪公主和栖霞公主以及叶莹都站在一边看着。两个黑衣的侍卫挡在安溪公主跟前,以免这两个人不小心打到他们面前来伤到有孕在身的安溪公主。与叶莹和栖霞公主的满脸焦急不同,安溪公主的神色却显得十分的从容不迫,仿佛丝毫不担心自己的丈夫会打输或者受伤一般。倒是旁边的栖霞公主,看到普阿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墨景黎的脸上,顿时心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抓着安溪公主的衣袖道:“皇姐,你快叫他住手!他打伤王爷了!”

    安溪公主淡淡的看了一眼妹妹,抬手轻轻地拉开了她拉着自己衣袖的手皱眉道:“男子汉受点伤算什么?倒是栖霞你,再打出带了这么多年,我本以为你应该学了不少大楚的规矩,如今看来竟还不如在南诏的时候。”

    栖霞公主焦急的道:“但是…但是,皇姐……”

    安溪公主沉下脸来道:“你已经被南诏皇室除名了,我不是你皇姐。”对于墨景黎,安溪公主的厌恶绝不比任何人少。当初墨景黎和舒曼琳勾搭在一起给她添了多少麻烦,就连自己的亲妹妹也跟着她们跟自己作对。当时的处境有多艰难安溪公主一辈子都不会忘。若不是有徐清尘暗中替帮忙,只怕自己早就被这些人给害死了。此时再见栖霞公主为了墨景黎来拉扯自己,安溪公主的脸色更加难看,心中对墨景黎的厌恨也更甚了。

    “皇姐,你怎么能这样!”栖霞公主红着眼睛怒瞪着安溪公主道:“王位已经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你为什么一定要找王爷和我的麻烦!”

    “找你麻烦?”安溪公主不屑的冷笑一声,“本王需要找你麻烦么?”什么叫王位已经是她的了,她从小便被封为王太女,同样也肩负了身为王太女的责任。当栖霞在玩乐嬉戏的时候她捧着治国之策,努力的研读,当栖霞为了墨景黎要死要活的时候,她彻夜不睡的处理南诏的政事。难道现在这南诏的王位还是栖霞让给她的不成?

    站在一边保护安溪公主的定王府侍卫看不下去,开口道:“这位姑娘,是黎王先找南诏王夫麻烦的。”

    栖霞公主一噎,同时为侍卫的称呼感到十分不悦。她没有名正言顺的身份,别人看在墨景黎的面子上称她一声公主。但是定王府的人却不会给她面子,只是称呼一声姑娘。但是即使栖霞公主再明艳动人,也改变不了她已经二十五六的事实。这个年龄还被人叫姑娘可不是什么赞美。

    “就算是如此,他也不该打王爷!”栖霞公主咬牙道。

    两个侍卫纷纷无语望天,什么叫打王爷,那两个人分明是在互殴好么,别说的好像黎王是单方面被虐似的。

    “这是怎么了?”这边打得打吵得吵,让旁边围观的人只觉得清尘公子突如其来的声音宛如仙乐一般冬天。回过头去,便看到一身白衣的清尘公子漫步而来。即使已经年过三十,清尘公子看起来却依然恍如七八年前一般的,即使这些年案牍劳形也不曾折损他半点风华。俊美出尘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疑惑的笑容,看的在场的三名女性心中都是一跳。

    栖霞公主有些尴尬的住了口,即使深爱着墨景黎,但是只要是女人就绝对不会愿意在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面前失礼。

    安溪公主眼中有片刻的恍惚和怀念,很快却又归于平静。含笑对徐清尘点了点头笑道:“清尘,许久不见。”

    徐清尘看了看安溪公主,目光落到她微微凸起的腹部,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笑道:“许久不见,看来公主过的很不错,恭喜。”这几天徐清尘也是事务繁忙,虽然安溪公主昨天就到了却也没有时间见上一面。倒是没想到刚刚从外面回府就看到这么一幕。疑惑的挑了下俊眉,徐清尘看向眼前厮打的风度全无的人。

    安溪公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跟徐清尘说了一遍。原来安溪公主离府之后才发现平时随身携带的一个香囊落在了定王府。这原本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是那香囊中却装着一件南诏王的信物。于是才与王夫一起返回定王府来寻找。刚走进院子里就碰到了一脸怒气冲过来的墨景黎。墨景黎只顾着往前走,差点就撞上了怀着身孕的安溪公主。这样的事原本墨景黎道个歉也就完了,谁知道墨景黎心情极差,不道歉也就罢了还张口就恶语相向,嘲讽安溪公主大着肚子还不知安分到处跑。安溪公主又岂是任人欺负的对象,同样毫不留情的嘲讽一大半年纪膝下无子还嫉妒别人有孩子。谁知这一下却刚好戳中了墨景黎的痛楚,墨景黎脸色一沉就要对安溪公主动手。身为丈夫的普洱自然不会允许有人欺负自己的妻子,于是两个人便在定王府扭打起来。

    打了这么一阵,安溪公主的气也渐渐地消了。用南疆话示意普阿别打了,普阿听到安溪公主的话,立刻便停了手滚到了一边。见他停手墨景黎也不再纠缠站起身来随手擦掉唇边的血迹。

    等到叶璃和墨修尧赶到,就看到大家的两个人已经各自罢手,只是互不服输的瞪着对方。两人的脸上,都留下了不少的伤痕。普阿的脸上肿了一大块,墨景黎的唇边沁着血,眼见也青了一只。看得在场的众人又是一阵无语。叶璃站在墨修尧身边,心中暗暗发笑。这么多年来,都习惯了文人文质彬彬君子动口不动手,武人自然是以武功定胜负。就算军营中的普通士兵也不会这样想普通乡野百姓一般的打法。此时乍然看到墨景黎的造型实在是有些憋不住心中的笑意。

    “定王,王妃,抱歉。”普阿走上前来,用着有些生硬的大楚语言对墨修尧和叶璃致歉。

    墨修尧淡然一笑,道:“不要紧,南诏王夫没有受伤吧?”普阿摇了摇头,站到安溪公主身边。安溪公主看了看他肿了的半边脸颊,取出手帕为他抹去了脸上沾到的灰尘,对叶璃和墨修尧道:“是我们失礼了,还望定王和王妃见谅。”

    叶璃和墨修尧来的路上也听墨总管会所了事情的经过,自然不会怪到普阿头上,浅笑道:“在定王府里让女王险些受伤,是我们的不对才是。”

    旁边的栖霞公主和叶莹也围到了墨景黎身边,为他擦脸嘘寒问暖。墨景黎扫了一眼安溪公主这边的和乐融融,有些不耐烦的一把推开为她擦脸的安溪公主和叶莹,转身拂袖而去。栖霞公主愣了一下,回头看看安溪公主跺了下脚连忙跟着追了上去。只剩下叶莹有些失神的望着墨景黎自顾自远去的背影,唇边勾起一丝苦笑。对着叶璃等人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去。

    看着墨景黎离去,安溪公主才问道:“谁招惹他了?”

    叶璃含笑道:“黎王那样的人,没人招惹他他自己也能莫名其妙的发火。你没事吧,要不要看看大夫?”安溪公主摇摇头道:“没什么感觉,就是被他推了一下而已,没伤到。”叶璃这才放心下来,点头笑道:“没事就好。”

    安溪公主看了看门口,若有所思。想了想还是对叶璃道:“你们还是小心一些,我看那黎王的脾气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对于安溪公主的提醒,叶璃自然受用,再次谢过。又邀请安溪公主夫妇留在王府用过午膳再回去。

    璃城大楚驿馆里,叶莹走进大厅便看到墨景黎坐在大厅里喝茶。只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的不好,这些年过来叶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怀着美梦的无知少女,自然不愿在这个时候贴上去。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这个时候凑上前去只会成为墨景黎的出气筒。脚下顿了一顿,叶莹便想转身离去。

    “你去哪儿?!”身后,墨景黎的声音冷漠的响起。

    叶莹一怔回过神来看着他道:“我回房休息。”

    “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墨景黎问道。叶莹不由得苦笑。墨景黎在前面怒气冲冲的走了,栖霞公主走在她前面也追上去了。等到她晚一步出门的时候竟然整个黎王府的随从都已经跟着离开了。最后她只得自己漫步着走了回来。堂堂黎王妃被无视到这个地步,也算得上是罕见的了。

    “我在外面散散步,回来晚了一些。”叶莹淡淡道。

    墨景黎问出话的同时,其实就已经想起来了当时的事情。只是看着眼前这仿佛楚楚可怜的叶莹就仿佛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他曾经失去了什么。特别是在他刚刚见到过叶璃还被她毫不留情的嘲讽了一番的情况下。曾经有无数次,墨景黎总会想当初如果没有和叶莹在一起,如果当初他娶得是叶璃过门,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看到叶璃和墨修尧站在一起笑容嫣然的模样,墨景黎就觉得心中仿佛有一条毒蛇在狠狠地噬咬着。

    沉默了一会儿,墨景黎才看着叶莹问道:“前几天叶璃拉你出去单独说话,你们聊了什么?”

    叶莹心中一冷,垂眸淡淡道:“也没有什么。定王妃说祖父和父亲现在也在璃城,要我有空的话就看看他们。”

    “就这些?”墨景黎不满的皱眉,叶莹点头,“就这些,我跟定王妃的关系并不好,也没什么好聊的。”

    “是么。”墨景黎沉思了片刻,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回去看看吧。”叶莹沉默的点头道:“我知道了,我先回房休息了。”等到叶莹离开,栖霞公主才从里面出来走到墨修尧身边坐下,问道:“王爷,你真相信她说的话?”墨修尧侧首看着她,淡淡道:“你什么意思?”

    栖霞公主心中一惊,连忙笑道:“哪有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觉得那天她和定王妃在一起聊了许久,怎么会只说了叶家的事情。”墨景黎轻哼一声道:“无论她和叶璃说了什么,都逃不出本王的掌心。”叶莹有几分本事墨景黎再清楚不过了,他从来没有认为叶莹有什么能力对自己造成威胁。淡然的瞥了栖霞公主一眼,墨景黎道:“你也安分一些,少去招惹她。他到底还是黎王府的嫡妃,而且还是叶璃的亲妹妹。本王重要给叶璃几分面子。”

    栖霞公主脸上的笑容一僵,压下心中对叶璃的恨意,娇笑道:“我知道了,人家无名无份的跟了你这么多年,有说过什么么?”墨景黎满意的点头,道:“那就好,你放心。以后本王决不会亏待你的。”栖霞公主挤出一丝笑容,道:“我知道王爷对我最好了。”

    乖顺的靠在墨景黎的怀里,栖霞公主的美丽的容颜去早已经扭曲起来。原本明媚的双眸中也满是恨意。她为了墨景黎跑去了公主之尊的身份,无名无份的跟在他身边十年,若说她从来没有后悔过那是绝不可能的,她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为了墨景黎不管不顾的追到大楚的南诏公主了。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她已经被南诏皇室除名,就算再回到南诏也只会被臣民们唾弃和轻视,她只能跟着墨景黎身边。但是墨景黎竟然为了一个叶璃,用各种理由拖延着不肯废去叶莹的王妃之位。景黎哥哥,你怎么能如此待我?

    同样怀抱着栖霞公主的墨景黎也是心不在焉,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栖霞公主的发丝,一边沉思着,他记得…他还有一个棋子没有用呢。

    不过驿馆里众人有何算计和心思,整个璃城里确实一片歌舞升平之象。第二天一早,前来参加寿宴的最后一国贵宾也到达了定王府门口。依然还是叶璃和墨修尧亲自出门来迎接,看着站在门口的一队穿着北戎服饰与中原大相迥异的人,墨景黎唇边勾起了一丝极冷的笑意。

    “定王,定王妃,多年不见真是幸会!”北戎过太子耶律泓率先上前拱手朗声笑道。反倒是站在一边的耶律野脸色冷肃,更多了几分傲然和敌意。北戎大军现在还在与墨家军在北方对峙着呢,而耶律野更是北戎大军的统帅自然不会对墨修尧有什么好颜色。

    墨修尧淡然一笑道:“太子客气了,多年不见太子殿下威严更甚。”耶律泓倒是当真有些羡慕的看着墨修尧和叶璃叹道:“不及王爷和王妃青春不老。”北戎塞外民族本就容易显老,几年前相见的时候大家仿佛年龄差别并不太大,但是如今一晃六七年,再见时曾经的北戎太子已经蓄上了短须,就连身形都已经不及从前修长挺拔。但是墨修尧和叶璃却依然仿佛二十出头,飘逸出尘。两人还站在一起更是仿佛神仙眷侣,怎么能不让人心生羡慕。

    “太子过誉了。”叶璃淡笑道,看到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徐鸿彦脸上露出了几分真心的笑意,“二舅可算回来了,一路辛苦了,路上可还好?”

    比起中原来北戎却是艰苦,即使徐鸿彦只去了几个月也明显瘦了不少。徐鸿彦看着叶璃笑道:“一切都好,璃儿生孩子舅舅也没有来得及赶回来。两个孩子可好?”叶璃笑道:“让舅舅挂心了,他们都很好。”

    墨修尧牵着叶璃的手笑道:“阿璃,还是请北戎太子和七皇子到入府喝杯茶再聊吧。舅舅一路回来也累了,还是先进府里歇息一番再说?”叶璃歉然,点头道:“耶律太子,七皇子,里面请。”耶律泓含笑点头,耶律野从叶璃身边走过的时候倒是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一眼,仿佛对叶璃十分厌恶。如此神色倒是让叶璃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虽然她跟耶律野的关系从来都说不上好,但是耶律野也从来没有如此明显的便是出对她的厌恶啊。应该说,从来没有人在叶璃面前表现过如此明显的厌恶,这让她不得不多了几分好奇之心。

    一入了王府,徐鸿彦便径自去梳洗歇息去了。墨修尧和叶璃拎着客人在大厅落座饮茶。叶璃将打量的目光落到了坐在耶律野身边的戴着面纱的白衣女子身上,倒是反而忽略了身为北戎太子妃的容华公主。似乎发现叶璃打量的目光,耶律野狠狠地瞪了叶璃一眼,面色有些不善。坐在他对面的耶律泓微微皱眉,似乎对弟弟的表现很有些不满。

    墨修尧靠在椅子里,毫不在意的一手扶在叶璃的腰间,神色淡然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

    叶璃放下茶杯,对容华公主点了点头,含笑问道:“从当年楚京一别,竟然已经快有十年之久了。公主在北戎可还安好。”

    容华公主笑容得体,比当年在楚京的时候更多了几分属于塞外的大气却又不失中原皇族的尊贵,“多谢王妃关心,本宫在北戎一切安好。殿下对我也是极好的。”说罢,抬头对着耶律泓淡淡一笑,耶律泓同样也回以一笑,看起来夫妻关系并没有因为北戎出兵攻打大楚而受到太多的影响。

    “那就好。”叶璃笑道,侧首看向耶律野身边的蒙面女子,挑眉道:“七皇子,这位可是七皇妃?”

    耶律野点头道:“不错,这正是本王的爱妃,清伊娜。”

    叶璃浅笑道:“本妃没记错的话,清伊娜在北戎话里是最美丽的女子的意思。想必期王妃必定是以为绝色佳丽了。”耶律野也不否认,点头道:“不错,本王的爱妃确实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人。”侧身牵起那七王妃的手,眼中也是带着淡淡的温柔和宠溺,倒像是要跟叶璃和墨修尧这对夫妻比恩爱一般。不过耶律野素来自视甚高,能够让他如此折服的女子,想必容颜是绝对不会差到哪儿去的。

    叶璃也不在意耶律野明显带有几分挑衅的话语,含笑道:“不能得见七王妃的绝色容颜,本妃倒是有些遗憾呢。”

    另一边的容华公主淡淡一笑道:“王妃也不必遗憾,七王妃确实是个绝色,不过大楚素来最不缺的便是绝色。当年王妃还在楚京的时候不也见过不少的绝色么?”叶璃眼眸微闪,目光在那白衣女子身上淡淡的流过,笑道:“公主说的是,别的不说,就是当年明月公子笔下的楚京绝色,无论是哪一个站出来也足以倾国倾城,只是可惜啊……罢了,七皇子大婚本妃和王爷竟不得而知,回头少不得要找七王子讨一杯喜酒。”

    耶律泓笑道:“王妃不必担心,喜酒还不迟,等到七弟和弟妹大婚的时候王妃再讨不迟。”言下之意便是,耶律野和这女子根本就还没有成婚。这女子也算不得是名正言顺的七皇妃。

    有了如此多了的提前,叶璃对眼前的女子的身份心中也有了个低。低眉浅笑道:“如此,到时候倒要提前恭喜七皇子了。还望到时候七皇子不吝赐一杯水酒。”

    耶律野定定的打量了叶璃半晌,方才开口道:“届时一定请定王和王妃大驾光临。还望两位不要嫌弃才好。”

    叶璃回头对墨修尧抿唇一笑,“王爷,七皇子请我们参加他的婚礼呢,王爷说去还是不去呢?”

    墨修尧低头,眼神温柔的望着叶璃,柔声道:“阿璃说去就去,说不去就不去。”

    叶璃满意的一笑,抬头果然看到那白纱下露出的一对美丽的妙目中掠过的一丝怨恨。

    ------题外话------

    用手机删小广告不小心删了经济局亲爱滴留言,实在抱歉哈。如果是重要问题请再发一下留言。另外,最近小广告猖獗,据说书院有一位读者就被骗了还是怎么滴。总之网上这类小广告十分滴不靠谱,如故有意网络兼职的最好还是选择正规的网站比较好哈。

    ps:看盗文的请请低调自重,不要随意出没。任何要求无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2.贵宾齐至,七皇子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2并对盛世嫡妃332.贵宾齐至,七皇子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