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惠敏

    送走了容华郡主,叶璃回头处理完了手里需要准备的训练计划交给秦风,第二天早上才去跟大长公主告辞准备回城去。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大长公主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叶璃笑道:“是该回去了,你堂堂一个定国王妃陪着我这个老太婆住在城外像什么话?何况修尧那里没有个王妃帮衬着总是有不少不方便的地方。”听了大长公主的话,叶璃微微一怔,越发觉得京城里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拜别了大长公主出了门看到站在门口等候自己的秦风,叶璃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京城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秦风脸色一僵,陪笑道:“若是有重要的事情谁敢不禀告给王妃知道?”

    叶璃眯眼,偏着头看着他笑道:“那么就是不太重要的事情了?说说看吧。”

    见叶璃转身往外走去,秦风连忙快步跟上去,一边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那什么……前几日北戎和亲的使者不是到了京城了么。耶律王子上书皇上说是既然两国联姻就要有嫁有娶以昭显两国的友谊。”叶璃回头看着他淡淡道:“所以这回来得时北戎公主,要王爷娶,又要王爷娶?皇帝当定国王府是什么地方,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府里塞?”秦风缩了缩脖子,王妃真是在吃醋么?王爷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一看叶璃的神色,秦风连忙解释道:“不是北戎公主……是北戎国飞骑大将军赫连真的干女儿赫连惠敏。”

    叶璃忍不住嘴角一抽,赫连真的干女儿……谁不知道赫连真和定国王府仇深似海,还有这位干女儿……看来对方确实很有信心才敢顶着这样一个身份到大楚来,“为什么我不知道?”

    “王妃息怒。”秦风连忙请罪,叶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秦风这才记起王妃并不喜欢手下的人说这类请罪的废话,连忙交代道:“是王爷的意思。王爷说既然王妃在外面还要要是就先不用拿这种小事劳烦王妃,区区一个北戎女子王爷并不放在心上。”叶璃微微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会传的满城皆知?”容华郡主一直在京城也就罢了,就连避居城外的大长公主也知道了就不能说这事儿闹的不大了。秦风道:“皇上和太后说王妃和王爷大婚一年有余但是王妃去……一直没有消息,所以准了耶律王子所请,说是为王府开枝散叶。”说完,秦风小心的觑了叶璃一眼,这才是他们不敢禀告王妃的真正原因。

    “好一个开枝散叶!”叶璃冷笑,“纳个北戎女子给定国王府开枝散叶?回城!”她没有种族偏见,但是就算她真的生不出来孩子,大楚的百姓和墨家军也不可能接受未来的定王身体里留着北戎的血脉,这纯粹是政治问题。墨景祁倒是打得好主意,真是他当全天下的人都是傻子么?

    还没回到王府,一路上叶璃就听了不少关于定王和赫连惠敏的传言了。其中更不乏定王妃成婚一年多还没有怀孕,却又不肯为定王纳侧妃善妒不贤之类的传言。刚进了王府,墨总管就匆匆赶来请叶璃去正厅,叶璃疑惑的挑眉,墨总管解释道:“耶律王子和赫连惠敏小姐来访,王爷正在大厅和两位说话。王妃既然身为顶王府主母,自然也该出面接见客人。”叶璃有趣的看着墨总管笑道:“外面的传言墨叔没有什么要说的么?”虽然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测让叶璃心里不爽,但是有一点却说的没错,她成婚一年来没有孕,又完全没有给墨修尧纳妾的意思,在这个时代的人们眼底看来的确是善妒不贤的。

    墨总管沉稳的道:“主子的事情岂有做下属非议的权力。何况……外面的传言有大半是王爷让人放出去的。”

    “嗯?王爷想干什么?”叶璃有些意外,认真一想又理所当然,短短几天流言竟然传的满京城都是,甚至还有越演越烈之势。若是有定王府插手定不至于如此,看来墨修尧非但没有消弭这些流言反而还在幕后推波助澜了。

    墨总管道:“王爷说回头王妃回来了自然会明白他的用意。王妃现在……”

    叶璃粲然一笑道:“既然人家都亲自上门了,本妃岂有不见之礼。”

    刚走到正厅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清脆的少女声音,“王爷,不知惠敏是否有幸见一见王妃?”

    墨修尧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清淡温文,淡淡道:“阿璃出城探望皇姑母去了,只怕无缘和赫连小姐相见。”

    “王爷说笑了,怎么会无缘呢。等惠敏嫁入了定国王府便是与王妃姐妹相称,自有相见的时候。”耶律野朗声笑道,“惠敏你也不用着急,定王妃温文娴雅正是大楚女中表率。绝对不会为难你的。”

    “表哥你说的是,惠敏久仰王妃芳名一时心急,让王爷见笑了。”赫连惠敏脆声笑道,言语中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大楚女儿谈及自己婚事的羞涩和惊慌。

    “嫁入定国王府?”墨修尧疑惑道:“定国王府并无旁支,本王父兄也早已过世多年。不知赫连小姐和府上那位先人又婚约?”

    “扑哧……”叶璃忍不住笑出声来,外面已经传的风风雨雨的墨修尧还故作不知做戏的成分未免太重了些。轻咳了一声,叶璃这才举步走进厅中。

    墨修尧看到叶璃显然很是愉悦,亲自起身上前拉住叶璃的手笑道:“阿璃你终于回来了,可是气消了不生为夫的气了?”叶璃淡淡一笑,道:“王爷觉得自己做错了么?”私底下去伸手狠狠的掐了墨修尧一把,背对着赫连惠敏的耶律野以眼神示意:你搞什么鬼?叶璃的手劲绝对不轻,墨修尧身子一僵,夸下了脸来道:“阿璃还在生气么?本王知道本王知道错了。只要娘子觉得不对的都是错的,就算天下人说是对的那也是他们的错。娘子坐。”

    他俊逸的脸上还带着半边冰冷的面具,在加上定国王爷的威名这一番在寻常百姓家丈夫哄妻子的举动在外人看来就显得格外的古怪。赫连惠敏和耶律野都不由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怎么也不相信定王居然会当着外人的面做出这样一番作态来。

    耶律野饶有兴致的挑起了眉对叶璃笑道:“王妃,多日不见王妃风采依旧。”

    叶璃含笑点头道:“耶律王子也不遑多让,这位小姐是……”

    也不待耶律野介绍,赫连惠敏起身对这叶璃行了一个大楚的万福礼笑道:“小妹赫连惠敏见过王妃姐姐。”

    叶璃微微皱眉,侧身避过了她这一礼笑道:“赫连小姐称本妃王妃即可。说来赫连小姐应该比本妃年长几岁吧,姐姐二字本妃可担不起呢。”叶璃这才看清楚这赫连惠敏的模样。因为是北戎人赫连惠敏生的比大楚女子高挑许多,但是身形却是玲珑有致丝毫不见印象中北戎女子的结实粗壮,反倒是五官颇为精致很有几分大楚佳丽的秀美。只是她一身桃红色北戎贵族装束,眉眼带笑更多了几分英姿飒爽之气。倒是更慕容婷颇有几分相似,不过只一眼叶璃便明白这赫连惠敏跟毫无心机的慕容婷完全不同。外面的爽朗明快只是她的伪装罢了,只凭那双一直专注在她脸上的俏眼叶璃就知道她这般毫无心机的模样只不过是在还不清楚自己底细的情况下的掩饰而已。

    听了叶璃的话,赫连惠敏微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笑道:“王妃姐姐有所不知,惠敏已经得了大楚皇帝的旨意不日嫁入定国王府。虽然不知道大楚的规矩不过咱们北戎是先入门者为大,所以我叫一声姐姐也是应该的。”

    叶璃沉吟片刻,回头看着墨修尧道:“王爷,恭喜王爷皇上亲自为你赐了一位美人呢,王爷可高兴?”

    墨修尧连忙摇头道:“娘子误会了,本王从未接到什么赐婚的旨意。刚才本王还思虑着赫连小姐莫不是与父王还是王兄有婚约来着。如此……虽然父王和王兄驾鹤已久,但是定国王府一场冥婚还是半得起的,只是要有劳娘子操劳了。不知……赫连小姐是本王的庶母妃还是……小王嫂?”

    这话一出,即使淡定如耶律野也忍不住表情扭曲起来,北戎女子虽然不拘小节但是被自己认定的未婚夫如此调侃赫连惠敏也忍不住脸色难看起来。什么叫你从未接到赐婚的旨意?皇帝当场赐婚根本没来得及写诏书,结果墨修尧扬长而去半点也没打算给皇帝和北戎面子。之后更是直接将传诏书的人关在门外,自然没有赐婚的诏书了。叶璃清眸微挑,“果真如此?”墨修尧正色道:“为夫对阿璃的心天日可鉴绝无虚言。若本王不顾廉耻娶了赫连小姐就罚本王天打雷劈断子绝孙。”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去赫连惠敏的,发誓什么的自然毫无压力。

    闻言,叶璃神色软了一些,柔声道:“我相信你就是了,发什么毒誓?既如此,回头我让人准备婚礼就是了,不过……到底是父王还是大哥,要不要请大嫂回来一趟?”别说她败坏赫连惠敏的名声,北戎人对这个没多在乎。何况对于想和她抢男人的女子她可没打算客气。

    墨修尧显然对叶璃的配合十分满意,回过头看向坐在一边的耶律野。摆明了让他说明到底是赫连惠敏要嫁的是前前代定王还是前代定王。耶律野脸色铁青,墨修尧都把娶赫连惠敏和礼义廉耻挂在一起了,显然是铁了心要把赫连惠敏推给已经死了的人。若真是如了他的意那他们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轻哼一声,耶律野道:“定王,本王子和大楚皇帝的意思想来你也清楚,你这般胡搅蛮缠是否有失体统?”

    墨修尧比他更委屈,轻叹一声道:“王子有所不知,本王祖上有训,绝不能娶异国女子入门,否则便不配为定国王府子孙。但是为了你我两国的友谊,父王和王兄已经早逝却不用受定王府规矩的影响。如此岂不是两全齐美?”

    两全齐美个鬼!耶律野不禁在心中暗骂。

    “王爷,惠敏一心仰慕王爷,王爷为何如此辱我?”赫连惠敏起身望着墨修尧幽怨的道。

    墨修尧淡淡道:“本王无意羞辱赫连小姐。”

    赫连惠敏道:“既然如此,王爷为何一再推辞?你我是大楚皇帝赐婚名正言顺,我赫连惠敏虽然不是皇族出身却也是北戎贵族自幼学文习武,自问不会辱没王爷才是。”

    墨修尧看看赫连惠敏,低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叶璃,柔声道:“本王今生唯娶阿璃一人足矣。赫连小姐此举致本王的爱妃于何地?”

    厅中三人皆是一怔,赫连惠敏神色复杂的看了叶璃一眼,道:“王爷为了王妃连大楚都不顾了么?”

    叶璃皱眉,看着赫连惠敏道:“赫连小姐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我们王爷不娶赫连小姐北戎就要兴兵侵犯我国不成?”

    赫连惠敏自然不会没脑子的接这样的话,只是看着墨修尧道:“听说定国王府素来忠于朝廷,难不成王爷为了定王妃想要违抗圣旨?王爷就不怕朝堂上的臣子们认为王妃是祸国之人么?”

    墨修尧脸色微沉,似乎终于收起了刚才做戏一般的笑容。淡淡的看着赫连惠敏道:“本王看赫连小姐这口才到不像是北戎人反而像咱们大楚人一般的能言善辩。赫连小姐,本王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赫连惠敏一怔,她虽然想不太明白前两天无论她说什么都温颜以对的定王为什么突然生气了,却还是点头道:“王爷请问。”

    一边的耶律野皱了皱眉,有些警惕的盯着墨修尧总觉得他说出来的不会是什么好话。

    只见墨修尧眼神清冷的盯着赫连惠敏秀美的容颜,直到她有些脸红的偏过头去,才淡淡吐出一句话来,“赫连小姐,你是嫁不出去了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赫连惠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赫连惠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