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供

    “王妃。请使用访问本站。”

    书房里,叶璃放下手中未落的棋子抬头看向门口的秦风,“怎么了?”秦风道:“刺客招了。”坐在叶璃对面的墨华眼睛一亮,也放下了棋子定定的盯着秦风。秦风笑道:“王妃的法子果然有效,昨天中午那几个刺客就有人受不了招了,不过那个刺客首领却是撑到现在才招的。”叶璃满意的点头,一边将棋子棋盘收起来,一边道:“把他带过来,还有这些人的供词一起拿过来吧。”秦风点头应声而去。

    不多时,一个满脸疲惫憔悴的男人被两名侍卫一左一右押了进来。只看那男人眼中猩红的血丝和警惕的盯着叶璃的眼神就能看出这人已经到了极限,连续几日几夜的不吃不喝不睡,这人现在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极度虚弱,就算她将他放出去他自己也会立刻睡死在定国王府大门外。

    含笑看着被押跪倒在地上的男人,叶璃浅笑道:“几日不见,阁下可还安好?”男人猩红的眼眸仿佛要喷出火来了一般,死死的瞪着眼前的青衣女子。叶璃毫不在意,把玩着手腕上的玉镯轻声叹息道:“你也不必如此看我,用这种法子对付你们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家王爷不在,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也算不上光明正大是不是?”

    男人本就精神萎靡,此时还能打起精神瞪叶璃已经足以说明他足够坚韧了。可惜对叶璃却丝毫也没有作用,很快的便偃旗息鼓,哑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叶璃慢慢收起笑容,正色道:“告诉我幕后主使者是谁。”

    “我已经说了。”

    叶璃冷笑一声,随手将手里的供词扔到桌上笑道:“论做假供,你恐怕还称不上高手。卓靖……”

    暗三点头道:“属下明白,审讯和情报分析的课程再加一倍。”

    叶璃满意的点头,瞥了地上的男人一眼,“你还是不想说?那就继续回去休息吧。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让他休息一个时辰再重新审讯。”听了叶璃的话,男人的脸色终于变了。秦风皱眉道:“让他休息够了又要重新开始,会不会影响效果?”叶璃笑道:“一个时辰,不用担心,相信有过短暂的休息之后这位应该更能体会出这种审讯的奇妙之处。”

    “不,我说……”男人脸色灰败的道。

    叶璃道:“很好,谁派你们来的。别再告诉我是宫里那位,虽然你现在才招但是你手下那几位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江湖排名第三的杀手组织夜杀的首领?嗯?”男人脸色一变,有些无力的看着叶璃嘶声道:“王妃果然是神通广大。”叶璃笑笑当做是他的奉承的回答,挑眉笑道:“答案?”

    男人道:“我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不过从外表和口音看像是西陵人。”

    叶璃沉思片刻,问道:“他还在什么地方联络你的?”

    男人道:“夜杀在南方,是在……永州附近。对方来找我们的时候定王还没有离京,所以我们并没有打算接这一单生意。但是对方信誓旦旦的表示最多不过一个月定王绝对会离开京城。所以出重金请我们先潜入京城,如果定王没有离京的话,我们不出手也可以。十几天前定王果然离京,我们又观察了十天,发现进府行刺的并不知我们夜杀,所以才决定出手的。”

    叶璃浅笑道:“很好,你们的首领在哪儿?”

    男人一惊,惊愕的望着叶璃。叶璃淡淡道:“你们能够观察十日才出手就不是轻举妄动之辈,本妃不信前几天的各路刺客有去无回没能让你们好好评估一下定国王府的实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只能说明,你……并不是夜杀真正的首领不是么?”见男人低头不语,叶璃也不在意扯过桌上的一张纸刷刷挥笔写了一会儿,才抬头递给秦风道:“带下去照着上面的问问看。如果还是问不出来就不必带他来回来了。本妃没有那么就的耐性了。”秦风扫了一眼手上的纸笺,对着侍卫一挥手带着人走了出去。

    墨华定定的看着叶璃道:“王妃早就知道他不是真正的首领?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叶璃无奈的笑道:“虽然直到他只是个探路的,但是我们确实不知道夜杀剩下的人在哪里不是么?本妃觉得……如果不能快点找到这些人的话,咱们会有大麻烦。”墨华咬牙道:“就算宫里那位没有参与,也绝对知道这些人的计划。暗卫这几日在京城寻人处处受阻,绝对是那位的手笔。”叶璃淡然道:“暗卫已经到了能被宫中侍卫轻易阻挠的地步了么?”墨华脸色铁青,半晌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咬牙道:“不知王妃有什么高招!”

    叶璃耸肩,笑道:“高招没有,以不变应万变。”

    半个时辰后,秦风再次送来了刺客的供词。脸色的神色比起之前更多了几分肃杀之意。叶璃没有急着看供词,问道:“人死了?”秦风摇头道:“没死,昏过去了。”叶璃点点头,低头看着手上的供词,唇边渐渐绽出一丝冰冷的笑意,“很好……”抬手将供词递给墨华和卓靖,两人一看脸色也沉重起来,墨华起身道:“属下立刻调京城附近所有的暗卫回府!”

    “站住!”叶璃淡淡道。

    墨华有些愤怒的回头怒瞪这叶璃,“王妃,各路人马显然已经联合起来想要进攻王府,一旦让他们……”

    “他们一旦进来,本妃必要他们有去无回!”叶璃冷笑道。墨华一愣,似乎慑于叶璃此时毫无保留外泄的煞气,皱眉道:“虽然说王府守卫森严,但是要同时防守那么多高手根本不可能。不仅是王妃的安危,还有府中许多重要地方……”

    叶璃笑容温婉,却让听的人不由自主的骨子里升起一丝寒意,“不用担心。派人告诉孙将军,率领黑云骑守住进出京城的所有路口,一旦发现刺客出逃,杀无赦。暗卫驻守京城各处,一旦发现逃窜的人,杀!另外,看到定王府附近的暗卫看到府里的幸好之后立刻包围定国王府,许进不许出。”

    “属下遵令。”秦风和卓靖恭声道。

    墨华看看两人也恭声应下,叶璃点点头,对秦风道:“你的人全部放出来练练吧。他们的第一个任务,代号”灭绝“。”

    秦风有些兴奋的点头道:“属下明白,必不辜负王妃的信任。”

    叶璃挥挥手让三人退下,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明媚的阳光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短短十几天定国王府就已经变成一片血海了。不过……无论如何她都要守护好这座府邸,这不只是一座宏伟的王府,这里还是她的家。

    自从定王离京,京城里的权贵们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山雨欲来的沉郁气息。定国王府连连遇袭的事情并非所有的人都蒙在鼓里,毕竟打打杀杀的动静也不算小。但是宫里却没有丝毫的表示,人们便有些明白了宫里那位的心思。只是偶尔心中也会隐隐的有些不安。定国王府没有出事还好,若是真出了事,定王回来可也是一个十分麻烦的事情。

    之后几天就传出定王妃受惊卧病在床的消息,就连宫里的召见也全数推了。定国王府闭门谢客让无论是担心的还是想要打探消息的统统无从知道定国王妃的真是消息。许多人心中也暗暗信了定王妃重病的传言。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女子,就算再厉害没有定王在侧,接连十几日遭到刺杀,莫说是女子就算是一般的男人只怕也受不了了。

    “王妃,御史府徐大人求见。”墨总管恭声禀告。

    叶璃手中的笔墨一顿,淡淡道:“不见,请徐大人回去。待我身体好了改日再去御史府向舅舅舅母请安。”

    墨总管犹豫了一下,道:“徐大人很坚持,而且还说王妃如果执意不见的话,他立刻就要进宫面见皇上,痛陈近日定国王府被刺的事。”其实并不是没有人将这件事禀告给皇帝,只是所有的折子都被皇帝留中不发,完全当做没有这件事一般。这些人有的碍于皇帝的意思,有的被定王府暗中派人安抚了下来,所以如今虽然定王府被刺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但是表面上大家还是陪着皇帝当做不知道一般。

    叶璃沉默了片刻,终于道:“请舅舅进来。”

    徐鸿彦随着墨总管进来,墨总管在门口告退请他一人进入书房。叶璃放下笔起身相迎,“舅舅,你怎么来了?”

    徐鸿彦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我不来就任由你在定王府生死不知?”

    叶璃莞尔一笑,拉着徐鸿彦进书房坐下笑道:“什么生死不知,璃儿好好的呢。这几日让舅舅和舅母担心了。”

    徐鸿彦淡淡的撇她,“知道我们担心还把你二哥拦在外面,若是我今天亲自来你是不打算给家里递给消息了?”叶璃有些为难的看着徐鸿彦,道:“舅舅,这几日我这府里……”徐鸿彦皱眉道:“这些日子京城里乱得很。我们府上那几个人是你派去的?”叶璃点点头,道:“这几日京城里只怕会有打乱子,舅舅和舅母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徐鸿彦皱眉道:“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璃无奈的笑道:“还能有什么意思。趁着王爷不在借别人的手灭了定王府,就算王爷回来了也不能怪到皇上身上不是么。到时候,王爷要么低头将这个亏硬咽下去,要是王爷忍不住向皇上发难,那就是定国王府忘恩负义,璃儿只怕也要成为红颜祸水了。”

    这些徐鸿彦怎么会不知道,心底对皇帝的作为也越发失望了。看着叶璃轻声问道:“你也不能一直称病啊,可是有什么打算?”

    叶璃垂眸浅浅一笑,“一网打尽,让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敢打定国王府的主意。”

    徐鸿彦有些意外的望着叶璃,眼前的侄女似乎依然温婉如昔,但是眉宇间那一闪而过的冷意却让人知道她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无害。徐鸿彦叹息一声道:“你这府里留舅舅暂住几日没问题吧?”叶璃皱眉,不赞同的道:“舅舅,这怎么成?”

    徐鸿彦挑眉,“都说娘舅如母,难道舅舅还享不得外甥女的福了?”

    叶璃苦笑,往日里平平顺顺的时候请舅舅舅母都请不来,就怕给自己和定王府带来什么麻烦引来皇帝的忌讳。现在府里乱糟糟,舅舅来了只能跟着担惊受怕哪里能享什么福?“舅舅,过些日子璃儿接您和舅母进府来好好享福还不成么?”

    徐鸿彦淡淡的看着她既不反对也不答应,叶璃无奈的摸摸鼻子低下了头。舅舅这个表情她不陌生,这表示说什么都没用,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了。叶璃只得退步道:“既然如此,璃儿让人为舅舅收拾院子。秦风,墨华”

    秦风和墨华从外面进来,看了一眼徐鸿彦恭敬的行礼道:“见过王妃,见过徐大人。”

    叶璃挥手道:“虚礼免了,二舅舅要在府里暂住些日子,墨华你安排一下。”墨华点头,明白王妃的意思是要自己安排暗卫暗中保护徐鸿彦。秦风问道:“王妃,徐家和叶家那边是否再多派一些人过去?”叶璃道:“墨华再调几个暗卫随身保护徐夫人和徐二公子。叶府那边不用,京城里谁不知道本妃和娘家关系冷淡,派的人太多了反而会陷他们与险境。”

    “属下明白。属下立刻去办。”墨华点点头转身而去。

    秦风看了看徐鸿彦道:“王妃,徐大人的院子安排在……”

    叶璃道:“就安排在主院最近的院子便是了。另外,派人去告诉凤三,让他动作快一点,这些事情越早解决越好。”

    秦风精神一振,笑道:“属下明白,立刻派人去通知凤三公子。”这些日子他们可被那些一波又一波仿佛永远都死不完的刺客烦死了,能够一次解决自然让他心情愉悦起来。转身出门,秦风心情飞扬,王妃说了代号“灭绝”,所以,胆敢踏入王府的刺客,绝对一个都不能竖着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招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招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