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兵行

    八十万墨家军驻扎在京城附近的只有张起澜将军统领的五万人马,而这五万人据说是用来拱卫京畿的,所以也不能随叶璃大军出征边关。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叶璃和南侯需要带人前往离京城几百里外地方和几路驻扎在各处的大军回合然后才能赶往边疆。这也就省去了临行前的送行和誓师仪式了。正好叶璃也不怎么喜欢这种虚伪的排场,对这样可以说有些草率的安排自然还算是满意的。

    定王府大多数人依然要留在京城坚守他们各自的职责,随同叶璃一起开赴战场的只有凤之遥卓靖,以及被扔进军营里不少时候的云霆和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说服了墨景祁的徐清泽。因为徐清泽坚持要一同前往边关,让叶璃对已经有不少日子没见的秦筝很是愧疚。反倒是前来送行的秦筝很是理解的对叶璃笑了笑,叮嘱两人路上小心,早日归来。另外墨景祁不知怎么想的,临走时又将沐扬塞进了进来,墨景祁说是定王归期不定,南侯又年事已高派沐扬给南侯做给跑腿的小卒。对此叶璃和南侯都没有多少什么,墨景祁派沐扬随行是为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沐扬纵然是少年俊杰,别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到了战场上情况到底怎么样谁也不能预料。他们完全不必为了这点小事跟皇帝翻脸。

    一行人一路策马狂奔,不过才一天多就感到了位于楚京五百里外的军事重镇恒水,恒水城并不繁华壮丽,但是在城西二十里的地步驻扎着将近十几万的墨家军。而另外几个地方驻扎的军队也是往这个方向赶来,这几天之内将会有近三十万的大军在这里集结。赶到恒水城下已经是日暮西陲,叶璃勒住马回头对南侯道:“侯爷,孙将军昨天晚上已经带人赶到了恒水,咱们就不进城了直接去恒水大营吧。”南侯赞赏的看着直挺挺坐在马背上的叶璃道:“就按王妃说的办吧。”连续一日一夜的策马狂奔,就算是一般的男子也受不了,定王妃却依然是气定神闲脸上就连一点疲惫的神色也不见。这让同行的南侯和沐扬都不得不既惊讶又佩服。

    恒水大营就在恒水城西二十里的山脚下,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背后靠着恒水山脉,是个天然的练兵场。一行人离恒水大营还有五六里路的地方驻扎在当地的将领就和昨晚提前赶到的孙炎将军一起前来迎接了,“末将等参加王妃!”叶璃微微点头,问道:“恒水大营主将何在?”一个须发花白,已经四五十岁却依然精神奕奕的中年男子越众而出对这叶璃拱手道:“末将吕近贤,忝为恒水大营主将,见过王妃。”

    叶璃翻身下马,抬手道:“吕将军不必多礼。这位是皇上特封的西征副帅南侯,这位是沐阳侯世子,军前校尉沐扬。”叶璃并没有介绍站在自己身后的卓靖云霆等人,众将领便也明白那几个是自己人,只上前向南侯和沐扬见礼。南侯本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在这些将领面前自然也不拘小节,十分爽朗的和众人打过招呼。至于沐扬,他虽然有沐阳侯世子的身份,军中的职位却只是区区一个校尉,在场任何一个将领的职位都比他高。自然也没有多少他说话的地方,只是跟着南侯一起与众人寒暄了一句。幸好沐扬虽然从小一帆风顺的长大,却并没有养成心高气傲眼高于顶的毛病。场面上倒也算的上是一片和谐愉悦。

    寒暄过后,南侯正色问道:“吕将军,大军合适可以出发?”

    吕近贤也不含糊,朗声道:“大军早已枕戈待发,只要王妃和侯爷一声令下,随时可以出发!”

    凤之遥笑道:“吕将军,咱们一路赶来实在是有些累了,还是明天一早再行出发吧。”

    吕近贤看看众人,笑道:“凤将军说的不错,是老夫思虑不周,王妃,侯爷,还请先回营里歇息一晚。也好让将士们养精蓄锐。”

    广阔的大营里,到了夜里已经是一片寂静。明天一早就要出征,所以将士们大都早早的睡了,当然这不包括坐在中军帐中议事的诸位将领。

    大帐里,叶璃换上了一身淡青色衣衫坐在正中的主位上。下首左右按官衔高低依次坐着凤之遥,吕近贤,孙炎等将领。至于身为副帅的南侯和沐扬早在议完事之后被请去休息去了。众将领都是第一次见到叶璃这位定国王府的女主人,与其说是尊重叶璃身为定王妃的身份,到不如说是尊重她悬在腰间的那一块睚眦玉佩。一个将领起身道:“王妃,不知何时王爷才能返回?”王妃只是监军的身份,身为副帅的南侯就是现在墨家军最高权力者。虽然南侯的立场一贯中立,却依然让这些效忠定王府的将领们感到有些不安。叶璃轻轻摇头,道:“王爷远在北戎,收到消息赶回来必然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现在,边关的战事却等不得王爷回来了。还是……王爷不在,诸位将军就不会打仗了?”

    众将领都是一阵,只听叶璃继续道:“诸位对定王府和王爷的忠心本妃明白。但是本妃也希望诸位将军明白一件事情,墨家军到底是为了什么存在的?”清淡的美眸淡淡的送众人身上扫过,“是为了大楚百姓的安宁。每一个墨家军的将士同样也有父母子女,守护大楚就是守护墨家军自己的亲人。”

    众人一阵沉默,吕近贤有些犹豫的道:“难道咱们真的要听南侯指挥?”

    叶璃道:“如果南侯和墨家军的目的是一样的,为何不能暂时听从他的指挥?王爷现在无法赶回这是现实,难道我们能告诉西陵人,定王不在,咱们过几天再打?”闻言,众人神色一阵忍不住一阵扭曲。凤之遥笑道:“王妃,想必大家担心的是如果墨家军听从南侯的调遣,他得到墨家军的兵权是否会对咱们不利?”叶璃挑眉笑道:“南侯不会得到墨家军的兵权。本妃会随时跟着南侯一起行动,虽然如此……很有些弊端,但是现在却也只能这样了。说起来,南侯暂代主帅之职,也不可能亲临每一场战局,所以,战场上还要劳烦诸位将军了。”

    众人齐声道:“定不辜负王妃厚望。”

    叶璃点头道:“有劳诸位将军了。那位,如今前方的局势各位了解了多少?”

    此言一出,帐中顿时趁机下来。他们虽然对皇帝派来的人有心结,但是那也是因为这些年来皇帝不遗余力的打压墨家军所致。原本墨家军是分散镇守大楚各个边关的,但是就因为墨景祁不放心,趁着定王在府中养伤和墨家军元气大伤之机将墨家军尽数调入了内陆,所有边关驻守的几乎都是皇帝的亲信或者和定王府不怎么对付的将领。而如今,西陵入侵大楚,同样入侵的也是他们世世代代守护的土地,他们心中又怎么可能真的不急?吕近贤沉声道:“西陵这次有备而来,镇南王亲率中军三十万人马犯境,据前方出来的消息,只围困信阳的就由数十万之众。朝廷派去的兵马找到了镇南王的伏击损失大半,这两天咱们几个也商量过,信阳城只怕是……守不住了。”

    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信阳是西北粮仓,一旦信阳失守损失的不仅仅是一城一池,还有西北百姓的粮食甚至是军粮也会受到威胁。

    叶璃沉思了片刻问道:“以咱们的行军速度,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吕近贤道:“西陵大军越过信阳攻占整个青州。然后进宫汉州江夏镇。”

    叶璃扬眉,吕近贤解释道:“江夏附近有五万咱们的人驻守。主将元裴将军也是沙场老将。现在他应该已经支援信阳去了。一旦信阳失守,他应该会带兵退守江夏。咱们一路即行,应该可以来得及支援江夏。”叶璃点点头,这些之前她跟凤之遥也分析过,跟吕近贤得出的结论也差不多。叶璃揉了揉眉心问道:“只说了西陵中路军的情况,那么南路和北路如何?”

    吕近贤道:“南路和北路各有至少十五万大军。分别进攻南面的嘉义关和北方的天云关,虽然边关守将竭力抵挡,只怕情况也不容乐观。”

    “南路和北路是何人领兵?”

    吕近贤摇头,孙炎道:“启禀王妃,南路据说是镇南王世子雷腾风。此人从小受镇南王教导,十九岁上战场与北戎交战便初露峥嵘实在是不可小觑。北路主将是西陵老将上官仪,此人说不上有特别的丰功伟绩,而且已经年过六旬。但是……他是西陵镇南王的兵法老师。”叶璃点点头,沉思许久才抬头道:“今日辛苦各位将军了,明天一早便要出发,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众人起身向叶璃告辞,转身出去了。帐中只留下凤之遥和卓靖徐清泽。凤之遥笑看着叶璃深锁的眉头笑道:“西陵来势汹汹,王妃感到头疼了?”叶璃苦笑道:“能不头疼么?”她也不是绝世天才,说白了她根本就没有这种大规模战争的精力。若是论小组特种作战,她有信心足以傲视天下,但是论起这些调兵遣将指点江山,即使得了墨修尧的许多指点初初上手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理发虚。

    凤之遥道:“可以肯定,西陵这次出动的人马至少有六十万。这么多的兵力,还有西陵镇南王战神的名声,别说是王妃你就是那些沙场老将又有几个不担心的?”虽然说西陵镇南王曾经败于大楚摄政王墨流芳之手,但是墨流芳已经死了而他还活着。

    “璃儿,你做的很好。”徐清泽看着叶璃淡淡道,一惯冷淡的眼底也写满了淡淡的暖意。

    叶璃浅浅一笑,道:“二哥别夸我了,我这也是面儿上看着淡定,心里正乱成一团呢。”

    徐清泽道:“不要太紧张,做你能做的就好。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开口就是。”

    叶璃点头,“谢谢二哥。”

    此时,远在北戎的墨修尧心中却是一片冰凉。抬头望着天边的明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一年多的日子。自从出事之后,他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还会有这样的惬意和愉悦。开始的如亲如友到后来的携手互助再到缱绻情深,不知何时阿璃的一颦一笑都已经刻入了他的心中,今生再难除去。

    “王爷。”一个暗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

    “有什么消息?”

    暗卫道:“刺杀王妃的幕后主使名单已经查清楚了。还有自从西陵进犯之后,皇上数次召见王妃入宫,似乎想要从王妃手里取得墨家军的兵权。不过都没有成功。”

    墨修尧眼中涌起暗潮,冷笑一声道:“他永远也分不出来什么是轻重缓急。去告诉容华,无论如何明天之内我们一定要启程离开。”

    暗卫迟疑了一下,道:“容华公主对耶律泓只怕还没那么深的影响力。”

    墨修尧淡淡道:“耶律泓若是想要斗垮耶律野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去准备吧,明日启程。”

    暗卫点头应是,“属下遵命!”

    挥退了侍卫,墨修尧抬头看向当空的皓月,目光渐渐地变得温和,“阿璃……修尧总是累你受苦呢……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将世间最好的一切都送到你得跟前。至于那些想要伤害你的……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本来西陵犯境的消息一传来墨修尧就该立刻启程回京,但是北戎王的态度却一反常态的坚决。非要墨修尧留下参加完太子的大婚不可,甚至隐隐有威胁之意。墨修尧不惧他的威胁,但是如果真的当场抽身而去,大楚很可能就要同时面对两个国家的攻击了。北戎王如今还没有做好吞并大楚的准备,但是他也完全不介意替西陵拖着墨修尧这位少年成名的战神一段时间,或许还能从中得到一些什么好处。所以……他也该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遣兵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遣兵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