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磋

    场中间厮杀的正起劲的两个人终于发现了外面围观的人们的不对劲,一回头就看到叶璃站在一边饶有兴致的望着他们。请使用访问本站。云霆面上一囧,一时不慎又挨了对方一记老拳。不过对方到底还是对定国王妃的身份存着敬畏之心,一着得手之后也不再纠缠,两人飞快的分开了只是互相瞪着对方的神色让人知道他们依然对对方很是不满。叶璃抬手击掌,含笑看着两人道:“怎么停了?”

    “王妃……”云霆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这几个月他对定王妃可以说是心服口服,同样也以自己能够成为王妃亲自提拔培养的人而自豪。因此在对上墨家军几个年轻的小将有些轻蔑的态度时才会那么容易动怒,一气之下竟然和人动起手来了。

    叶璃笑道:“无妨,军营之中大家互相切磋一番本就是常事,不用不好意思。还是……本妃在这里妨碍你们发挥了?”

    此话一出,站在一边围观的几个将领也不由的有些脸红耳赤起来。如果不是他们对云霆,甚至对王妃的能力有质疑,也不会放任这两个人就这么打起来。如今再看王妃的态度倒是反而显得他们这些七尺男儿小肚鸡肠了。叶璃见他们不打算在打了,便也笑着挥手让周围的士兵都散了,带着几个将领近了军营中的大帐。现在城外的军营是由吕近贤负责的,不过一早他就进城去和城里的守军商量布防的事情不在营中,这才导致这两个校尉打起来了也没人管的情况。吕近贤在城里一收到消息就匆匆的赶了回来,却还是比叶璃慢了一步,只得沉着脸瞪了那位陈校尉一眼,上前请罪。

    叶璃笑声清越,抬手示意卓靖将吕近贤扶了起来,笑道:“吕将军不必如此,年轻人只要知道分寸,打打闹闹就当是联络感情吧。”

    一行人回到大帐里坐定,吕近贤才将陈校尉叫到跟前问起打架的原因。军中打打闹闹确实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想要打尽可以却演武场和擂台上,就这么不分场合的在普通士兵面前打起来却是不成体统,还容易让士兵认为将领之间关系不睦。陈校尉侧眼扫了一眼云霆,轻哼了一声没有回吕近贤的话。云霆被他这轻蔑的一哼再次激出了原本已经平息下去的火气,扬起下巴一跳道:“不服么?不服咱们再打过!”陈校尉冷笑,挑眉道:“你以为爷怕你么?要不是……小爷打得你满地找牙!”

    “大言不惭,也不怕风闪着舌头!”云霆嘲笑道。

    “闭嘴!”吕近贤大怒,两个校尉当着这么多位将军还有定王妃的面打架也就算了,还当场骂起街来。简直是目无法纪!

    叶璃放下手中的茶杯,对吕近贤浅笑道:“吕将军息怒,年轻人难免有些年少气盛,将军不必动怒。云霆,在京城呆了几个月,别的不说,嘴皮子倒是利落了不少?”云霆脸皮一阵扭曲,他虽然在军中算是年纪小的,但是比起定国王妃还是要大几岁了。被比自己小的定王妃说年轻人年少气盛,让他不由得脸皮一阵发热,低头道:“属下莽撞,请王妃责罚。”

    “本妃说了不怪就是不怪。”叶璃道:“说说看吧,两位是为了什么……嗯,大清早的就开始切磋了?”

    陈校尉和云霆难得的有志一同的犹豫起来,看了看叶璃没有说话。叶璃蹙眉道:“怎么?不能说么?或者是我应该问问当时在场的诸位将军?”

    陈校尉上前一步,咬牙道:“是属下不该对王妃言语不敬,所以才和云校尉冲突的。请王妃降罪,属下愿领一切责罚!”叶璃凝视了他片刻,点头道:“你倒是敢作敢当。”

    陈校尉沉默不语,云霆看了看众人,也跟着上前一步道:“属下也有不对,愿与陈校尉一同受罚。”看着云霆年轻的面孔,叶璃心中暗暗点头。几个月的学习教导还是有好处的,若是几个月前,以云霆的性子绝对不会再这个时候主动请罚。无关别的原因,不过是更加能够明白如何为人处世罢了。墨家军众人都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见云霆如此说,果然脸色都好了不少。

    沉默了半晌,叶璃才淡声道:“本妃初初执掌墨家军,先前也没有见过诸位将军。各位心里多有不服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这次的事,揭过便算了。现在,在做的诸位若是心理还有什么不服的想法,不妨都说出来。各位都是征战沙场多年的真豪杰,咱们就不学朝堂上那些拐弯抹角的玩意儿了。”见众人迟疑不决,叶璃莞尔一笑,“就在这帐中,言者无罪。有什么想法尽管说,还是诸位是怕本妃事后打击报复不成?”

    众人沉默了一会,一个中年偏将站起身来对着叶璃一拱手道:“王妃恕罪。原本王爷不在王妃统领墨家军也是理所当然。但是行军打仗不比别的,动辄便是上万兄弟的性命,因此末将们才想多了一些。王妃年纪尚幼,又是出生书香门第,这个……”叶璃一边听着属下的话,一边含笑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其他人见她果然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也大着胆子起身提出自己的质疑。无非就是叶璃年纪尚轻,已经对叶璃领兵能力和身手的质疑。叶璃坐在椅子里,安静的等到众人说完,才粲然笑道:“本妃现在才知道诸位将军有这么多的担心和忧虑,确实是本妃失职了。陈校尉,你就是因为这些才对本妃心有不服是么?”

    陈校尉硬着脖子道:“行军打仗并非儿戏,王妃要是没有真本事小将自然不服!”

    “陈云,放肆!”吕近贤叱道。

    叶璃摆摆手笑道:“没关系,本妃专治各种不服。不如,咱们先到校场上一见高低?”

    “属下不敢!”陈云校尉显然被叶璃的话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们这些墨家军的将领虽然对王妃统领墨家军的能力有怀疑,但是对于她定国王妃的身份绝对还是万分敬重的。只是战场上将士们的性命更关系着战争的胜负,所以他们更不会因为定国王妃的身份而对她的能力盲目信任。现在王妃说要和他较量,这让陈云怎么敢动手犯上。

    叶璃站起身来,淡淡道:“起来,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说跪就跪。怎么?难不成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本妃这个女子不成?”

    陈云脸上一红,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该说自己怕还是不怕。

    叶璃微微一笑,也不管他抬脚往帐外走去。叶璃一走其他人自然只能跟上了,陈云有些手足无措的望着走在最后的吕近贤,“将军……”吕近贤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走吧,别让王妃等你了。”已经走到门口的云霆回过头来,有些幸灾乐祸的冲着陈云一笑。王妃的身手别人不知道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陈云若是还想着放水什么的,肯定会死的很难看。

    校场上,叶璃负手而立含笑看着底下踌躇不前的陈云。四周不知不觉中已经聚集了不少训练完毕闲着的将士了。见陈云依然犹豫着,叶璃笑道:“陈校尉,请上来吧。”

    陈云终于走上了校场,看上去却完全没有之前和云霆打架的意气风发和狠劲,反而显得十分拘束。看了看叶璃道:“王妃……先请。”

    叶璃微微挑眉,心知自己如果不动手的话陈云是绝对不敢和她动手的。扬眉一笑道:“既然如此,陈校尉小心了!”叶璃没有用自己惯用的匕首,而是转身从站在一边的卓靖手里抽出一把长剑,剑尖一颤化作一道寒芒直扑陈云而去。陈云一侧身让过了这飞来的一剑,叶璃一笑长剑一横平扫而去。转眼间叶璃已经唰唰唰出了好几剑,陈云也同时被逼退了好几步,台下的士兵见陈云如此自然是一片嘘声。

    陈云原本却是是打算让叶璃过上几招然后在找个机会主动认输,这样既不会让自己难堪也不会让叶璃没面子。但是当叶璃划出第一剑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错了,王妃无论是拿剑的姿势还是出剑的力道角度都绝对不会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反而,每一剑危险的很。不过不是自己身手灵活闪得快,而王妃也同样收了力道没出全力的话,自己身上只怕早就多了几个窟窿了。

    陈云一个翻身飞快的后退出安全距离,叶璃也不紧追收住剑站在场中看着他。陈云拱手道:“属下有眼无珠请王妃见谅,属下斗胆,请王妃重新比过。”说完走到一边放置兵器的架子上取下一杆长枪在手里一抖,神色端凝的正视着叶璃。叶璃满意的点头道:“很好,这才对。陈校尉,请。”

    “得罪了!”陈云朗声道,手中长枪一挺对着叶璃直刺过来。叶璃身手敏捷的错步让开手中长剑舞出一朵绚丽的剑花。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叶璃手中的三尺长剑对上陈云手中长枪并不占什么优势。但是台下的众人很快就发现了王妃一直将两人的距离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而这个距离对云长枪来说却极大的限制了它大开大阖的优势,一时间倒也算是势均力敌。

    台下,不知何时到来的凤之遥懒洋洋的站在沐扬身边抱胸而立笑嘻嘻的问道:“沐世子,你看王妃和陈校尉谁胜谁负?”沐扬淡淡笑道:“在下有幸见过定王妃的身手,绝对是万里挑一的高手。陈校尉……只怕还差了一点。”

    听了沐扬的话,一边的吕近贤有些惊讶的侧首看了两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了凤之遥身上。凤之遥跟吕近贤也是旧识,倒也不隐瞒,呵呵笑道:“吕将军有所不知,王妃的剑法可是王爷亲自教授的。何况……剑法只怕还是王妃最不拿手的。”

    闻言,众将都微微变色。王妃的剑法他们都看在眼里,说不上是绝顶但是也隐隐看得出那剑锋下的杀机。那是真正能杀人的剑法,而这……据说还是王妃最不擅长的。也就是说,王妃和陈云过招根本没有使出真正的功夫。

    沐扬抬头看着台上婉若游龙的绰约身影不由得低低一笑。蓦地想起叶璃刚才的那句话……本王妃专治各种不服……在这样的女子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不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切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切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