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来使

    台上,两个人身手矫捷打的难解难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叶璃手中三尺青锋宛如毒蛇一般每每攻向陈云要害,陈云也不甘示弱,一柄长枪舞得滴水不漏,两人一时之间竟然僵持不下。叶璃看着对面神色端凝的小将,淡淡一笑,手中长剑顺便化作寒虹直奔陈云面部而去。陈云连忙挥枪格挡,却见原本直奔自己而来的长剑中途一转贴着枪身顺势而上。只是微微一愣神,陈云只觉得颈上一凉,叶璃的剑尖已经顶到了他的喉咙上,另一只手却牢牢地抓着他的枪身。

    叶璃挑挑眉,微笑道:“陈校尉?”

    陈云放下枪,沉声拜服道:“王妃剑法高深,属下服输。”叶璃也不为难他,跟着收回了长剑随手扔给站在台边的卓靖,回头对台下诸将领笑道:“还有哪个将军不服?不妨上来一试?”众将领对看了几眼,一个长相魁梧手持双锏的中年男子跃上了台来,一拱手道:“属下墨家军池州偏将陆丰领教王妃高招。”

    叶璃轻轻点头,向后推开了两步。这位陆将军和陈云那样身形修长身手矫捷的人不同,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以为力量型的对手。只看他那一对双锏,最少也有好几十斤,被这种兵器砸上那么一下可就不那么舒服了。叶璃不是爱逞强的人,所以她直接亮出了自己用的最顺手的匕首。陆丰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叶璃手里寒光闪烁的匕首道:“这就是王妃的兵器?”叶璃点头道:“陆将军,请。”

    “那末将得罪了,王妃小心。”陆丰说完,一只锏夹着风雷之势向叶璃扫来,叶璃飞快的让开,手中的匕首在晨光下闪动着冰冷的寒光。

    台下的人都明显的发现,当叶璃手里出现匕首的时候明显比她手里握着长剑的时候更加危险。有好几次叶璃的匕首都险险的从陆丰的要害处略过,若不是陆丰实在是力大无穷,每一招一式都蕴含着让人难以抵挡的力道让她不得不避其锋芒,只怕陆丰早就伤在那一把小巧的匕首下了。叶璃显然很明白陆丰的优势和缺点,所以她并不跟陆丰面对面的硬拼,而是利用自己的身形优势不断地消耗陆丰的体力,同时一边伺机寻找出手的机会,虽然没能成功伤到陆丰,却还是成功的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又一次陆丰举起双锏齐齐的砸向叶璃,叶璃往旁边一侧,凌空一个侧踢之后左手在地上一拍右手匕首直取陆丰左肩肋下。陆丰见状,连忙举起右锏麾下,叶璃却已经在瞬间翻到了他的身后,“陆将军……”

    陆丰身子一僵,冰冷的匕首正抵在他背后的背脊上。征战多年的陆丰自然见过各种各样的伤,同样也清楚叶璃这一刀若是扎实了,自己除了终身瘫痪就没别的路好走了。放下双锏,陆丰转身对着叶璃拱手一拜道:“多谢王妃手下留情,末将服了。”叶璃微笑道:“陆将军力敌千钧,身手不凡。本妃也很是佩服。”

    台下沉寂了片刻,突然爆出一声喝彩,在场的将士纷纷叫起好来。连胜两场,众将领对叶璃的身手可说是心服口服,自然也没有在再上场挑战了。叶璃已经连战了两场,在上去打就算是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平白留的一群男子汉车轮战打一个女子的名声了。

    见叶璃走下台来,众人连忙赢了上去,吕近贤拱手笑道:“王妃今日一展身手,真是让属下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咱们这些粗人不懂规矩冒犯了王妃,还望王妃不要怪罪。”叶璃笑道:“吕将军言重了,些许小事不必放在心上。本妃城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军营里就有劳吕将军多费心了。”吕近贤连忙应道:“王妃尽管放心就是。”叶璃点点头,含笑看了云霆一眼道:“云校尉……”

    云霆摸摸脑袋,苦着脸道:“王妃,属下知错。”叶璃满意的点头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最近可有读书?”

    想起刚被王妃送入墨家军那段日子还有自己房里那堆得比人还高的书山,云霆脸上的笑容更苦了,“读了,刚刚读到《兵略》。”叶璃笑的越发和蔼可亲起来,“进度不错,正好本妃需要几本兵略作为教材教导士兵。就有劳云校尉抄给十本过来,三天后给我?”

    “是,王妃。”云霆两眼发直,身体僵硬神色呆滞的望着叶璃转身而去。

    “兄弟,怎么了?”一边的陈云看着他如丧考妣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云霆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而去。爷再和你打架也就是猪。

    陈云疑惑的看着他失魂落魄而去的背影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不过是打了一架而已,不用这么小气吧?凤之遥走上前来,拿手中折扇敲了敲他的肩膀笑道:“你不用在意,那小子真烦着怎么抄书了。陈校尉若是闲着没事可以去帮他写几页,保证他从此拿你当过命的兄弟。”

    “抄书?”陈云脸色扭曲了一些,想起小时候被自己的父亲和先生追着抄书的情景,连忙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等云校尉抄累了送去给他补补。”至于抄书什么的就免了吧,他那一笔字根本就不能见人。

    出城时行色匆匆,回去就没那么急了。叶璃一行人漫步而行,也顺道看看各处的关口和百姓的情况。虽然如今大战在即,但是江夏的百姓却似乎依然十分的安心。有条不紊的过着自己的日子,仿佛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一般。即使昨天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甚至是差一点就失守了。一大早百姓们依然出门的出门,开店的开店,眼里完全看不到经历战争的惶恐和不安。

    凤之遥走在叶璃身边,一边摇着折扇一边为叶璃解疑道:“这些百姓完全从心里信任墨家军,他们认为只要有墨家军在的地方,城池就绝不会失守,他们的家园绝对不会被敌人侵占。”

    叶璃轻叹一声,不知道该赞叹还是该担忧。能够让百姓对他们有这样的信心,墨家军是足以自豪和骄傲的。但是……当所有人都把所有的信任连同责任一起交托给墨家军,依赖着他们的时候,这又是多么沉重的一种压力。难怪定国王府的历代主人始终无法放下一切功成身退,因为定国王府和墨家军早已经成为大楚精神上和实际上的支柱。一旦有朝一日墨家军不再是墨家军,大楚又还会是那个大楚么?

    “启禀王妃,西陵使者求见。”刚走会府门口,元裴将军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叶璃等人回来连忙迎上前来禀告。叶璃微微蹙眉道:“西陵使者?”

    元裴肃然的点了点头道:“刚刚西陵使者便在城外求见,属下自作主张将他们放了进来,现在正在外院等候王妃召见。”叶璃点头道:“元将军做的不错。咱们去见见这个西陵使者吧,现在这个时候还有胆子进江夏的想必不是普通人物。请他们到书房。”

    “是。”

    叶璃换了一身衣服,回到书房。不一会儿元裴将军便带着西陵使者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面容平凡无奇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个武将和三个随从。一行五人都是一身布衣,并不配刀剑,看起来似乎信心十足丝毫不畏惧于踏足这座被墨家军掌控的城池。

    中年男子看了看叶璃,上前一拱手道:“在下西陵镇南王坐下客卿莫非见过东楚定国王妃。”

    “莫先生请起。”叶璃轻轻抬手,含笑道:“莫先生此行前来有什么事?”

    莫非看了看书房里坐着的众人,笑道:“确实是镇南王有些小事想要请教王妃。只是……不知是否可以与王妃单独谈谈?”叶璃笑道:“并非不可,而是不必。本妃身为墨家军暂时的统帅,于敌军使者私下交谈于情于理都不合,何况,事无不可对人言,莫先生若是有事还是当面直说吧。”

    一边卓靖冷笑一声道:“私下谈?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想要伺机刺杀我们王妃?”

    凤之遥懒洋洋的笑道:“刺杀王妃只怕还没这个本事,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莫非脸色有些难看的想要发作,但是很快有忍了下去,抬头对叶璃道:“既然王妃如此说,在下也不强求,想必此处的人都是王妃和定国王府的亲信了吧?”叶璃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莫非道:“我们王爷有封信想要给王妃,请王妃过目。”

    说完从衣袖中取出一封信呈上。卓靖上前接过信打开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问题才转身交给叶璃。叶璃打开信笺看了几眼,抬头看了看站在堂下一副悠然从容模样的莫非淡淡一笑,低头继续看起来。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慢慢折起了信笺封入信封中,平静的打量着莫非。莫非含笑道:“王妃,不知王爷所说的王妃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叶璃笑道,慢悠悠的看着他漫声道:“来人,将此人给本妃拖出去斩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西陵来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西陵来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