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南王

    众人皆是一怔,元裴看了看凤之遥,凤之遥侧首看坐在一边看书的徐清泽。请使用访问本站。或许是凤之遥的眼神太过热烈,一向不怎么开口说话的徐清泽放下书抬起头对叶璃道:“小妹,两军交锋不斩来使。”叶璃浅笑道:“多谢二哥提醒。那么莫先生,你是自己走出去还是本妃命令人将你扔出去?”莫非看了看众人,冷笑一声道:“原来这就是东楚定国王妃的待客之道?”叶璃淡然道:“来者是客,本妃自然以贵宾之礼待之。但是若来着是贼,本妃也无须客气,不是么?”莫非挑眉看着她道:“我们王爷的提议王妃当真不考虑么?”叶璃居高临下,淡淡的看着他,唇边勾起一丝极冷的笑意,“莫先生,你当真觉得本妃不会杀了你么?”

    莫非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僵硬,他既然能被派出来作为镇南王的使者来见叶璃,自然是有一些真本事的。怎么会看不出眼前这美丽的青衣女子眼中隐藏的杀机和冷意。

    莫非强笑了一笑,点头道:“在下明白了,既如此……在下先行告辞。”说完,莫非对着叶璃拱了拱手转身向外走去。这次前来江夏城他本以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毕竟定国王妃再怎么位高权重也不过是个女子,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依托定王而来的,莫非并没有太将她放在眼里,却没想到定王妃根本丝毫不给他机会,甚至让他想要说的事情都没有机会说出口来就匆匆败退。

    叶璃盯着他往外而去的背影,淡淡一笑道:“拦下。”

    话音未落,一左一右两道身影飞快的出现在门口拦住了莫非的去路。莫非眼睛一跳,转身盯着叶璃厉声道:“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叶璃笑道:“莫先生要走尽管请便,至于镇南王只怕要劳烦你稍作停留了。”莫非脸色微变,强笑道:“什么镇南王,王妃开什么玩笑?”叶璃的话一出口,在座的众人立刻警惕的扫向跟着莫非的那四个人,那个人高马大的武将略过不提,将目标锁定在那三个随从的身上。凤之遥元裴和秦风飞快的改变了自己的位置,卓靖不经意的往徐清泽身边靠了靠。叶璃含笑盯着其中一个男子道:“镇南王殿下,既然来了又何必遮遮掩掩?”

    片刻之后,一声放肆的笑声在房间里想起,站在中间的穿着随从服饰的颀长男子随手在脸上一抹,原本平凡无奇的样貌顿时变了个样。镇南王今年不过五十出头,与雷腾风有七八成相似的容颜却更多了几份雍容和霸气。只是他望向叶璃的眼神却让人觉得分外的不舒服,只要是男人都能够明白那里面闪动的光芒代表着什么。凤之遥等人脸上不约而同的闪过怒意和杀气。叶璃并不动怒,前世二十多年什么样的人她没有见过。这样的程度并不足以让她失去冷静,神色淡然的看着笑得张狂的镇南王并不说话。等到镇南王似乎终于笑够了,才走到一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莫非等四人恭谨的站在了他的身后。即使是一身仆从的衣着,却依然难掩那一身狂傲的霸气。

    “王妃是怎么看出来的?真是好眼力,本王佩服。”镇南王奇道。

    叶璃抿唇一笑,“卓靖,本妃可有教过你们想要易容潜入,最要紧的是什么?”

    卓靖沉声答道:“平凡无奇,不引人注意。”

    镇南王挑眉道:“本王想不出来有什么破绽。”

    卓靖看了一眼镇南王,又抬头看看叶璃,叶璃轻轻点头,卓靖道:“身有残疾的人不适合乔装改扮。”众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镇南王的左臂上,天下人都知道十几年前镇南王败在墨流芳手下,断了一臂才捡回一条性命来。原本并没有太过留意,但是此时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手臂上眼力好的人立刻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镇南王一直没有动过左臂,左手也一直掩藏在衣袖里。虽然衣袖里并不是空荡荡的,但是仔细看却还是让人觉得过分的僵硬。毕竟无论什么东西,就算形状一样也永远无法取代一条真正的手臂的质感。镇南王神色一凝,眼角飞快的跳动了两下,显然卓靖的话戳到了他的伤处。败在墨流芳手下,是他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和耻辱。然而墨流芳已经死去多年,他甚至连从新赢回来的机会都没有。在世人的眼里永远都会留下他——西陵镇南王雷振霆永远都不如墨流芳的印象。所以他更加重视如何大败墨家军和墨修尧,因为这是他仅有的能洗刷自己的耻辱的方式。

    “好,定王妃手下果然是能人倍出。”半晌,才听到镇南王沉声道。

    叶璃点头淡笑道:“王爷谬赞了。”

    镇南王打量了叶璃一番,开口问道:“方才定王妃毫不犹豫就拒绝了本王的信函,不知道现在可否重新考虑?”

    叶璃撑着额头,摇头轻叹道:“本妃找不到需要考虑的理由。”

    镇南王朗声笑道:“难道王妃认为本王不如墨修尧?”

    叶璃偏着头思索了片刻摇头道:“怎么会?至少王爷年龄比我们王爷大。”

    镇南王眼神微闪,“王妃果然不是凡俗女子,如果本王说只要王妃跟了本王,本王立刻退兵撤出东楚呢?”

    “放肆!”元裴大怒,拍案而起怒气冲冲的瞪着镇南王,其他人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叶璃抬手制止了元裴,淡淡笑道:“王爷说出这种话,是觉得叶璃一届女流脑子便不好使了么?”镇南王挑眉,不解道:“王妃何处此言?”叶璃冷笑一声道:“西陵数十万大军入侵我大楚,好不容易到了江夏城下,王爷现在想要撤军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吧?何况……本妃觉得与其丧权辱国的换取王爷退兵,不如直接以王爷来交换更加方便一些。王爷说是么?”

    闻言,西陵的几个随从顿时变了颜色。那武将模样的男子锵的一声拔出了随身的长剑来护在镇南王前面。叶璃秀眉轻挑,含笑不语。

    镇南王抬手,按下身边属下手中的武器,道:“这屋里无一不是一流高手,定王妃肯让你带着剑进来就表示她更有把握你的剑构不成什么威胁。放下吧。”那人有些不甘的看了叶璃一眼,终究还是听从镇南王的吩咐收起了手中的长剑。眼看着就要成为阶下之囚,镇南王却显然并不着急。身为主人的叶璃自然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坐着喝茶。好一会儿,镇南王叹了口气道:“虽然本王今天冒然前来实在是有些冒险了,但是见到王妃却又觉得不虚此行了。王妃有何打算?”叶璃放下茶杯道:“本妃说了,其他人可以走,请王爷留下盘桓几日。”镇南王摇头道:“军中事务繁忙,只怕要辜负王妃的美意了。”

    “无妨,王爷若是觉得只凭你们几个可以闯出江夏的话。随意。”

    镇南王垂首沉吟片刻,抬起头笑道:“不如这样,本王手里有个人或许王妃会有兴趣。此人就当做是今天送给王妃的见面礼好了。”

    叶璃挑眉,心中微微一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平静的看着他。镇南王也不绕弯子,直言道:“南侯世子,听说还算是王妃的姐夫?”

    “南侯世子在王爷手里?”镇南王含笑不语,叶璃问道:“本妃怎么相信王爷。”镇南王道:“本王可以先让王妃见见人。”

    见他如此模样,叶璃知道南侯世子有八成可能确实在镇南王手上。同样的问题也出来了,到底要不要用镇南王换回南侯世子。

    沉默了许久,叶璃终于抬起头道:“好,见到南侯世子本妃立刻放王爷出城。”

    “一言为定。”

    派人将镇南王等人带下去,书房里顿时炸开了锅。元裴焦急的问道:“王妃,用镇南王换南侯世子,是不是太过……”谁都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笔吃亏的买卖。南侯世子和镇南王的分量相差的太多了。叶璃含笑看着凤之遥问道:“凤三,你怎么看?”凤之遥以扇子指着下巴,想了想道:“镇南王不能杀。镇南王一死江夏以及被西陵占领的地方一定会招到西陵的血腥报复。还有驻守在信阳的镇南王世子雷腾风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若是他为父报仇疯狂进攻江夏,咱们也未必撑得住。而且,镇南王一死,目前三国平衡的局面以及朝廷对墨家军的想法都会发生无可预计的变化,到时候咱们……另外,南侯虽然一贯中立不喜过问世事,但是在朝堂还有军中都颇有些实力。如果咱们救回了南侯世子,就算定国王府不能多一个助力至少也不会是敌人。”

    元裴也不是不知世事的人,听凤之遥这么一说,思索了片刻才点头道:“末将思虑不周,请王妃恕罪。”

    叶璃摇头道:“若是能够杀了镇南王自然是好没,可惜咱们现在还没做好这个准备。先让他的脑袋在他脖子上存些日子就是了。”

    众人听了不由得轰然一笑,很快叶璃收起笑容正色道:“咱们商量一下如何换回南侯世子的事情吧。秦风,镇南王交给你了。”秦风点头道:“王妃尽管放心,保证外人连一根头发丝也别想接触镇南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镇南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镇南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