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醉蝶

    信阳城里

    叶璃悠闲的坐在墨修尧身边,看着手里刚刚收到的一封密函有趣的挑起了眉头。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墨修尧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她饶有兴致的模样,不由奇道:“又有什么有趣的消息不成?”叶璃转手将密函递给他道:“西陵皇宫里出来一个贵人,这两天只怕已经到了西陵大营里了。”墨修尧微微皱眉,“宫里出来的贵人?”在西陵的王宫里出了西陵皇以外还能称得上贵人的就只有后妃和公主了。思索了片刻,墨修尧问道:“白珑?”

    “王爷英明。”叶璃毫不吝啬的赞道。

    墨修尧低头将手中的信函看了一遍,抬头看着叶璃道:“我都不知道阿璃居然在西陵也有如此人才。西陵的消息如今可不好打探。”自从韩明月去了西陵之后,定王府就明显感觉到暗卫在西陵的行动处处受制。毕竟韩明月是专精于情报这一行的,对定国王府也算是足够了解,“如今是暗二在西陵?”叶璃点头道:“卓靖他们几个,就暗二最适合做情报这一行。苏醉……白珑来大楚的消息极为隐秘,他能及时打探出来,说明西陵那边的情报网已经有小成了。但是……”想到某处,叶璃不由得皱起了眉来。她让暗二去西陵的初衷可不是为了在西陵建立情报网,而是为了碧落花和烈火莲的。可惜碧落花到如今都没有消息,而烈火莲……却要等到明年六七月了。

    墨修尧只需要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叶璃原本派暗二前往西陵的用意。安慰的拍了拍叶璃的手背轻声道:“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叶璃含笑点点头,一时半刻无法解决的问题去愁也没用,莞尔一笑叶璃唇边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意,“王爷,你觉得这次咱们会不会见到第一美人的风采?”墨修尧有些无奈的一笑,挑眉问道:“见到又如何?不见又如何?”叶璃笑道:“王爷就不会怜香惜玉么?”墨修尧含笑望着她,眼神无尽的温柔怜爱,“为夫眼里,这世上只有娘子才是清香美玉。”叶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把不要钱的甜言蜜语抛到一边。

    因为早先就得到了消息,等到真的见面的时候自然不会出现如某些人想象中的诸如激动欣喜或者愤怒之类的强烈情绪波动了。叶璃和墨修尧平静的坐在花厅里看着刚刚被人带上来的绝色女子。不得不说,从画像上看和真人依然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即使叶璃觉得当初那幅画像已经足够美丽,但是眼前的女子却比画像中的清丽绝俗的女子更多了几分妩媚动人。微微勾了勾唇角,叶璃侧首看向坐在旁边的墨修尧。似乎是心有灵犀,墨修尧也正好侧过头来对着她淡淡一笑。叶璃撇了撇嘴角偏过头去。

    堂下,苏醉蝶看着座上目中无人的两个人,心中很是恼怒。与墨修尧再见面,她设想过很多情形。有可能是欣喜,也有可能是愤怒嘲讽,但是她从来没想过墨修尧会对她视而不见。这对于一个绝色美女来说绝对是一种奇耻大辱。

    “修尧……”压下心中的愤怒,苏醉蝶柔声唤道。秋水般的眼眸了蕴满了泪意,楚楚可怜的望着两人,目光中还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幽怨,仿佛泪水随时都会掉落下来一般。

    即使是叶璃,也不得不在心中赞一声好演技。只是这个苏醉蝶好歹也是和墨修尧从小就认识的人了,难道她对定国王府就一点了解都没有。居然会以为这样的见面能给墨修尧造成什么冲击?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世间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哀怨凄楚的站在堂前,仿佛看着负心薄幸男子一般望着堂上安稳品茶的定国王爷。再加上坐在一边看戏的叶璃,是个外人进来都会误以为这是一处薄情男子在外勾搭美女始乱终弃被人找上门来了的戏码。想到此处,叶璃忍不住闷笑起来。墨修尧和苏醉蝶同时将目光转向她,叶璃轻咳了一声坐直了身子尽量让自己显得热情好客,“这个……白贵妃,远来是客,请坐吧。”

    一声白贵妃让苏醉蝶微微变了颜色,将原本对着墨修尧欲诉还休的眼神收了回来看向叶璃,轻声道:“这位便是定国王妃么?”

    叶璃忍不住揉了揉有些鸡皮疙瘩的手臂,这仿佛自己对不起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没等叶璃说话,苏醉蝶已经上前微微屈膝对着叶璃盈盈一拜,“王妃照顾修尧辛苦了,醉蝶拜谢。”

    这一次叶璃终于彻底的不淡定了。她以为这个苏醉蝶是一个怎么样的倾国倾城佳人,虽然从心底相信墨修尧对自己的心意但是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要担心那么一两下的。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这个苏醉蝶其实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吧?既然已经称呼她定国王妃了,照顾墨修尧这种事需要她一个外人来谢么?不悦的斜了墨修尧一眼:你的前未婚妻是怎么一回事?脑子出问题了么?墨修尧无所谓的对着她笑了笑:本王哪里知道,已经很多年没见了,以前不这样。真的,父王的眼光真没这么差!

    轻咳了一声,叶璃低头抿了一口茶,才调整好自己脸上的神色对苏醉蝶温和的一笑道:“白贵妃这话言重了。本妃和王爷夫妻一体,照顾他是本妃分内之事。何况,本妃年幼不懂事,平素还是王爷照顾本妃的多一些。这个……不用谢白贵妃吧?”苏醉蝶脸上的笑容一僵,抬头看到叶璃似笑非笑的神色突然想起之前镇南王的告诫来,“定国王妃不是易于之辈,若是轻视她只会给你自己带来大麻烦。”眼前的定王妃无论容貌气质还是才华均不如自己,却能得到镇南王如此襃赞,让苏醉蝶心中本能的升起一种不服和敌意。所以一开始她就故意忽略了叶璃,知道发现墨修尧根本不会注意自己才将矛头转向了叶璃。但是只是区区两句话的交锋,却让她哑口无言。

    “修尧……这些年你还好么?”发现定国王妃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对付,苏醉蝶重新将目光转向墨修尧。

    墨修尧微微皱眉,淡然的饮着茶道:“还不错。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苏醉蝶轻咬着樱唇,水眸微红委屈的望着他,“你……你还恨我么?我知道你怪我……好几次我都想回来见你,求你原谅。但是……但是我不敢……呜呜……”话没说完,如珍珠般的泪水已经花落了下来,好一副梨花带雨的凄美画面让人看在眼里忍不住心神晃动。可惜在座的两个都不是一般人,叶璃忍住了觉得有些痒的嗓子,开口道:“白贵妃,我们王爷想问的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我是偷跑出来的。”苏醉蝶飞快的看了墨修尧一眼,绝色的娇颜飞起一丝红霞,“我知道西陵和大楚打仗了,也知道修尧你一定会出现在这里的。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是大楚人,我不能再回去了。如果我被抓回去,皇上和镇南王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修尧……求你别赶我走……”叶璃默默然望天。明白了,这个苏醉蝶就是想把她们当成傻子耍。

    叶璃淡淡挑眉,既然苏醉蝶喜欢玩儿就不妨陪她玩玩儿,“白贵妃,明月公子可在西陵?”

    苏醉蝶看了她一眼,本来不想回答。却见墨修尧也同时望向了自己,只得轻声道:“我很久没见过韩公子了。”

    叶璃道:“说起来……韩明月叛国投敌,其罪当死。可是这人太过狡猾了一些,一时半刻本妃和王爷都找不到他。不知道白贵妃能不能请他回大楚一趟?”苏醉蝶有些不悦的看着叶璃皱眉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真的,修尧,我不会骗你。”墨修尧对此毫无反应,叶璃笑眯眯的道:“不知道没关系,只要白贵妃在这里应该不愁明月公子不肯上门。王爷,你说是不是?”

    墨修尧点头,“阿璃说的极是。本王正好有一笔账要找韩明月算。白贵妃就交给阿璃了。”

    闻言,苏醉蝶显然深受打击,捧着胸口哀怨的望着墨修尧,“修尧……你果然还是恨我。你要利用我抓韩公子?”

    叶璃悠然的欣赏着自己的纤指,一边对着苏醉蝶微笑道:“白贵妃此来不是为了求得我们王爷的原谅么?”

    苏醉蝶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叶璃欢快的击掌道:“那真是太好了,只要白贵妃帮我们抓到明月公子,我们王爷一定会相信白贵妃的诚心的。王爷,您说是不是?”墨修尧目光温柔的看着叶璃,轻声道:“阿璃说的是。”显然,如此温柔的墨修尧更加让宿醉得难以接受,有些呆滞的望着眼前的两人,苏醉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叶璃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笑道:“这么说白贵妃答应了,真是太好了。既然如此,白贵妃就安心住下吧,住在信阳城,本妃保证无论是西陵皇还是镇南王的人一个头发丝也碰不到贵妃的。”当然,想要传递消息就更不用奢望了。

    苏醉蝶只是怔了一瞬间而已,这件事就在叶璃的笑声中让她完全无法反驳的决定了下来。

    达成目的,叶璃心情很好的叫来了人带苏醉蝶下去休息,并且吩咐了人务必保证白贵妃的安全。

    看着苏醉蝶不甘不愿的离去,叶璃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皱眉道:“镇南王到底是什么意思?”苏醉蝶或许很会做戏,但是绝对骗不了知道她底细的墨修尧。若是想要作为潜入信阳城的细作的话,苏醉蝶显然是不合格的。叶璃绝对有上百种办法让她连半个字也无法传给任何人。

    墨修尧同样沉下了脸,“西陵镇南王绝对不会用这种明知无用的法子。阿璃,命人注意西陵大营里的动静。”叶璃点头,“你是说苏醉蝶只是分散你我注意力的棋子,镇南王另有所图?”

    墨修尧点头,想要细作镇南王不会选苏醉蝶,她太过惹眼了。若是想要利用苏醉蝶施美人计,未免落了下乘。

    “我知道了,我会派人注意西陵大营和镇南王的动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苏醉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苏醉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