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死

    “叶小姐……”苏醉蝶看着眼前依然有条不紊的忙着自己的事的妙龄女子,不悦的皱了皱眉,“你难道一点也不懂得待客之道么?”

    叶璃抬头瞥了她一眼,轻声道:“这世上叶小姐多了去了,定王妃却只有一个。请使用访问本站。白贵妃若是有一点为客之道本妃自然会懂得什么是待客之道。白贵妃请坐,上茶。”苏醉蝶轻咬了一下樱唇,确定了叶璃确实完全没将自己看在眼里,轻哼了一声转身在旁边坐了下来。门外不多时就有人送来了茶水放在苏醉蝶面前,无声的告退。

    叶璃在手里的折子上写下最后一个字才放下了笔抬头看着苏醉蝶道:“白贵妃可是有什么事要找本妃?”苏醉蝶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卓靖和林寒,道:“醉蝶有些事想要和王妃私下说。”叶璃抿唇笑道:“不必如此,他二人不仅是本妃的得力助手,同样对定国王府和王爷也是忠心耿耿。无论白贵妃想要说什么,都无需避讳他们。”苏醉蝶心中对叶璃的油盐不进很是恼怒,却也无可奈何。因为叶璃表现的明显是对她想要说的事情没有丝毫兴趣。无奈,苏醉蝶只能盯着叶璃道:“王妃难道不想知道我的身份?”叶璃挑眉,微微一笑对林寒道:“林寒,将刚才的折子给白贵妃瞧瞧。”

    林寒应声,起身将折子送到苏醉蝶跟前,苏醉蝶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叶璃才翻开手中的折子,越看下去脸色却越是苍白。折子上将她这些年在西陵的事情查的一清二楚,毕竟,苏醉蝶在西陵就算是改名换姓也不算太过张扬。但是到底还是西陵皇最宠爱的妃子,怎么可能完全泯然与众人的眼前。只要知道了白珑就是苏醉蝶,再想要查她的底细再容易不过了。有些颓然的放下手中的折子,苏醉蝶看了一眼神色平淡的叶璃心中只觉得更加难堪,“这些……这些修尧都知道?”叶璃道:“正准备一会儿送过去给他。”

    “我不许你给他看!”苏醉蝶尖声叫道,旁边的卓靖和林寒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看着终于失态的绝色美人眼中更多了几分不以为然,他们王妃从来不会做出如此失态失礼的举止。

    叶璃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微微有些苦涩的凉茶让她微皱了一下秀眉,抬眼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总之我不许你给他看!”苏醉蝶强硬的道。叶璃淡淡道:“白贵妃误会了,本妃说的是,白贵妃为什么以为本妃会听你的话?”

    “你……”苏醉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才终于平静了下来。重新坐了下来,甚至还颇为优雅的抬手拂了一下身上的白衣,对着叶璃嫣然一笑道:“我知道王妃是嫉妒我是么?也是,毕竟我才是和修尧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我从前不懂事离开了他,现在我已经回来了,修尧早晚会原谅我的。你怕了是么?”叶璃默然的看了苏醉蝶一眼,低下头继续看桌上的折子。苏醉蝶掩唇呵呵一笑,道:“我和修尧从小便在一处长大,他从来都舍不得我劳累做什么事。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以后我和修尧和好了也会给你留一处容身之地的。”

    叶璃揉了揉眉心,看着眼前自导自演的不亦乐乎的女人撇了撇嘴角,道:“去请王爷过来,就说白贵妃得癔症了。”

    卓靖神色扭曲了一下,飞快的起身飞奔而去。

    墨修尧来的很快,进来的时候苏醉蝶正在瞪着叶璃发呆。苏醉蝶现在有些相信镇南王的话了,叶璃绝对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难对付的女子。无论是曾经在楚京几乎和她并驾齐驱的柳贵妃,还是在西陵皇宫里差点弄死她的前皇后甚至是现任皇后,都跟叶璃完全不一样。

    苏醉蝶自诩这辈子见过不少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叶璃这样的女子。无论是挑拨离间还是激怒对她都完全没有用处,她仿佛根本就不会生气,不会嫉妒一般。面对着她,苏醉蝶甚至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修尧……”看到墨修尧进来,苏醉蝶眨了眨眼睛迎了上去。墨修尧站在门口,目光淡淡的从她身上扫过,很快就落到了依然坐在书案后面的叶璃身上,轻声问道:“阿璃,怎么了?”叶璃随意的用下巴指了指站在一边可怜楚楚的望着墨修尧的苏醉蝶,墨修尧走到叶璃身边坐下道:“阿璃看着办就行了,本王正和吕将军他们议事呢。”叶璃挑眉一笑,道:“不敢,白贵妃可是和王爷从小一起长大的,再怎么着也有几分情谊在。”墨修尧扬眉道:“本王幼时身为定国王府二公子,怎么会和西陵白家的小姐一起长大?”叶璃眯眼看着他,“那么白贵妃……”

    “白贵妃不是咱们抓到的俘虏么?话说回来,让俘虏在府里随意乱跑,可是阿璃你的失职。”墨修尧笑道。

    “修尧,你……你将我当成俘虏?”苏醉蝶身子一颤,神色凄楚的问道。

    墨修尧淡淡道:“你身为西陵贵妃,不是俘虏难不成是本王通敌叛国私藏敌国皇室中人?”

    “你……你好狠……”苏醉蝶神色幽怨的望着眼前并肩而坐的两人,泪如雨下。墨修尧冷笑一声,淡然道:“把你这些模样收起来,用在本王身上纯属浪费。本王以为,韩明月转告过你本王说过的话。还是……你以为本王是开玩笑的?”苏醉蝶一颤,没错,韩明月是说过。但是她对自己的容貌太过自信了,总是认为那是因为墨修尧太久没有见过她了。只要墨修尧见到她本人,一定会原谅她的。墨修尧笑道:“你自己出现了也好,本王正愁没有地方去找韩明月呢。这几天乖乖的在府里带着,等韩明月到了,本王一块儿找你们算账。”

    苏醉蝶怔了片刻,才问道:“在你眼里,我还没有韩明月重要么?你就这么恨我,无论如何也不肯原谅我?”

    墨修尧道:“韩明月是天一阁主,细作探子遍布天下。你是什么?”

    这一次,苏醉蝶真的相信墨修尧不在意自己了。韩明月是天一阁主,无论是做朋友还是做敌人都是墨修尧不会忽略的人,但是她是什么?天下第一美人?墨修尧如果真的能为她的美色所迷,当初她又怎么会狠心离开他?

    “我爱你啊……”苏醉蝶低声轻喃道。无论她有过多少个男人,就连她自己也无可否认的是,真正能让她爱恋的只有眼前的男子一人。

    墨修尧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撑着下巴看戏的叶璃一眼,阿璃从来没有说过爱他啊。如果这句话是阿璃说出来的……只是凭空想想,墨修尧就觉得自己的心被满满的幸福欣喜的感觉充实的满满的。心中的欢喜仿佛就要从心口迸出来了一般。

    “修尧……”见墨修尧出神,苏醉蝶以为他有所松动,欣喜的上前想要拉他。墨修尧垂眸,连眼都不太的格开了苏醉蝶的手,道:“既然阿璃说你得了癔症,就去看大夫吧。卓靖,回头把大夫请到白贵妃的院子里去。”卓靖起身应道:“属下遵命。白贵妃请!”苏醉蝶咬牙,一手挥开了卓靖的手回头瞪着墨修尧,幽怨的道:“我知道了,你永远也不会原谅我是不是?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

    说罢,翻身往旁边的柱子上狠狠地撞了过去。卓靖就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站着,原本一抬手就能拉住她。但是却不知道卓靖在想什么,原本抬起来的手还没碰到苏醉蝶的衣摆又放了回去。于是,只听砰地一声柱子上留下了一片血痕,苏醉蝶身子一软慢慢滑到在地上,额头上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苏醉蝶抬眼看着依然坐在叶璃身边文风未动的墨修尧,咬牙道:“你……你好狠……”

    着晕死过去的苏醉蝶,叶璃在心底叹息一声,如果不是真的知道苏醉蝶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一幕叶璃真的要忍不住可怜她了。苏醉蝶对自己够狠,但是同样也很倒霉。她算错了墨修尧对她狠心的程度。定国王府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现任的定国王爷,怎么可能是个心地善良,以德报怨的人。墨修尧这样的人,叶璃不敢说知之甚深,但是至少还是有一点了解的。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如果她是苏醉蝶的话,这辈子绝对不会选择再出现在墨修尧面前。有些惋惜的看着那张染上了几分血色的娇颜,轻叹道:“也不知道会不会破相。”墨修尧含笑看着她,“阿璃在担心她么?”

    叶璃睨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道:“不,本妃在幸灾乐祸。”

    墨修尧点头,很是理解的道:“本王明白,阿璃醋了。阿璃尽管放心便是,在本王眼里这时间的女子除了阿璃以外皆不入眼。”叶璃轻哼了一声,不在理会墨修尧。不过从她微微掀起的唇角还是能看出一点点的欢喜愉悦的。墨修尧心底微微叹气,思索着如何才能拐到阿璃亲口承认爱自己。

    一边的林寒和卓靖很识趣的退下去找人来将昏死在地上的绝色美人送回自己的院子里去医治。王妃没兴趣理会她,王爷看起来也没心情理会她,虽然额头上的伤看起来不太要命,但是万一她倒霉呢,这世上又要少一个绝色了。

    苏醉蝶暂住的院子是太守府里一个有些偏僻的小院落。太守府比起京城那些王府和高官权贵的府邸本身就不算大,原本住着太守一家人自然显得很是宽阔。但是现在信阳城的太守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住进来的不仅有墨修尧和叶璃,还有南侯等人以及驻守信阳城的大部分高级将领。这样一来,苏醉蝶还能在后院偏僻的角落分到一个单独的小院子已经算是优待了。

    从昏睡中醒来,苏醉蝶反射性的摸了摸额头。额头上厚厚的纱布和清晰的痛感让她又恨又悔,很墨修尧的无情,墨修尧的功夫有多高她是清楚的,只要墨修尧不想自己死自己是绝对撞不到柱子上去的。悔自己的一时冲动,若是因此毁了着绝色的容颜……想到此处,苏醉蝶连忙从床上下来扑向放在桌上的铜镜。这个小院或许是太守府哪个不受宠的小妾居住的,虽然女子的用品一样不缺但是却和苏醉蝶平时用惯了的完全不同。这些物品半点也不精致,就连铜镜也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苏醉蝶看了半天也只能看到铜镜上模模糊糊的影子和额头上缠着的厚厚的一圈白布。一时着急,苏醉蝶伸手想要解开头上的白布。

    “啊呀……白小姐,不能解!”侍候苏醉蝶的丫头从外面进来,正好看到她的举动连忙上前拉住她。

    “放肆!”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何人敢对她如此无礼,苏醉蝶厉声叱道。那丫头被吓了一跳,连忙道:“大夫交代过,伤还没好小姐千万不能碰,万一留下疤痕就不好了。”听了丫头的话,苏醉蝶终于冷静了下来,盯着她问道:“你是说我脸上不会留下伤痕?”那丫头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只要白小姐好好养着,应该……不会的。”

    得到丫头再三的肯定,苏醉蝶终于放下心来了,坐在铜镜前就着不清晰的铜镜一边打量着自己的容颜,一边问道:“是谁送我回来的?”小丫头道:“是卓大人和林大人派人送小姐回来的。”苏醉蝶手中一顿,“王爷没有来看我?”丫头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依然恭敬地答道:“回小姐,王爷没有来过。”听到苏醉蝶啪嗒一声将手里的梳子扔到桌上,小丫头谨慎的往后退了两步。她原本就是太守府的丫头,虽然在战乱中逃过一劫却已经无家可归了。幸好王妃仁慈将她留在了府中,她被派来伺候这个美丽的白小姐本来还有些欢喜的,毕竟这样的美人儿能够看到也是一种福气。但是过了几天她就觉得这个白小姐实在是奇怪得很。原本听王妃称呼白小姐为白贵妃,她虽然不知道她是哪个贵妃却也依然恭谨的称呼,却不料白小姐大发雷霆一定要她改口叫苏小姐。但是卓大人说过,客人姓白。所以她只得退一步称呼白小姐了。而且白小姐总是时不时很亲昵的提起王爷,她虽然只是个没见识的丫头,却还是看得出王爷对白小姐还不及对王妃万分之一的温情。

    “可恶!我才不信你心里真的一点都没有我!”怔怔的望着铜镜里有些模糊的容颜,苏醉蝶厌恶的皱了皱眉道:“去换一副好的镜子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寻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寻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