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

    信阳城内一处普通的民居里,韩明月脸色阴沉的坐在竹榻上看着眼前单膝跪地的灰衣男子,“你说什么?”

    灰衣男子面上毫无惧色,平静的答道:“启禀公子,我们的人无法完全无法接近苏小姐。请使用访问本站。”韩明月随手一挥,放在旁边桌上的瓷器砰然落地摔得四分五裂,“废物!我就不相信短短几天定王妃就能把太守府围得滴水不漏,让你们丝毫找不到破绽!”灰衣男子沉吟片刻道:“定王妃似乎对防御守卫安排有极其独到之处。前两月,诸国各路人马齐集京城也没能彻底攻破定国王府。属下以为……只凭咱们现在的人手是绝对不可能从太守府里平安带走苏小姐的。”

    韩明月沉声道:“那就再调人来!就算把西北所有的人都调过来,一定要把醉蝶救出来。”

    灰衣男子微微皱眉道:“请公子三思。信阳城里若是突然出现太多的人,只怕会引起定王妃的怀疑。到时候对苏小姐更为不利。”韩明月闭了闭眼,微微叹息一声道:“罢了,你看着办吧,需要哪些人手尽管去挑,一定要保证醉蝶的安全。”灰衣男子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属下领命。”

    韩明月剑眉深锁,问道:“太守府里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灰衣男子道:“除了一个服侍的丫头,定王妃不许任何人接近苏小姐。属下派人接近过那个丫头,那丫头对定王妃极为忠心,根本不可能帮我们接近苏小姐。不过也从她嘴里套出了一些话,苏小姐头部确实受了伤,虽然请了大夫医治,但是只怕会留下伤痕。还有……这些日子苏小姐日日呼救,但是那个小院被定王府暗卫团团包围,苏小姐只怕过的……”韩明月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挥手道:“够了!尽快救出醉蝶。叶璃……你若是伤了她莫怪我手下无情!”

    西陵大营内,镇南王看着手上刚刚收到的消息一改前些日子的阴沉显然心情很是愉悦。

    “韩明月怎么还没来?”看着手上的消息,镇南王眼中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侧首问身边的侍从道。侍立在一边的人怔了一下道:“回王爷,韩公子早几日就已经到了。”镇南王皱眉道:“到了为何不来见本王?”对于韩明月此人,镇南王其实是不怎么看得上的。为了个女人背叛故国背叛朋友兄弟,这样的人不仅难成大器,在镇南王看来能赋予他的信任也是十分有限的。若不是韩明月手里的天一阁确实是自己极为需要的势力,镇南王根本就不会理会他。

    “启禀王爷,韩公子……韩公子没来军中,听说是直接去信阳了。”

    碰!镇南王拍案而起,满是威压的脸上怒意毕现,吓得大帐里的侍从咚的一声齐齐跪地不敢说话。镇南王冷笑一声道:“好个韩明月!本王只当他恃才傲物也就罢了,原来是个蠢货!”

    “王……王爷?”跟随在镇南王身边的侍从自然都是他的亲信,对于韩明月的身份也是心知肚明的。王爷固然鄙视韩明月的为人,但是对他的才能素来是赞誉有加的,蠢货二字又是从何说起?镇南王冷笑道:“他以为信阳城是那么好进的?本王就怕他进得去出不来!”侍从心中一惊,试探的问道:“王爷……是不是通知韩公子一声?”镇南王重新坐了下来,垂眸沉思了片刻道:“韩明月此人……哼!早晚被女人害死。罢了,现在通知他只怕也来不及了。派人去收拾天一阁在西北的人手,只怕要出事。”侍从犹豫了一下,如实禀告,“天一阁一直是韩公子独自掌握的,旁的人没有韩公子的印信根本不知道天一阁的底细,咱们只怕……”

    “混账,派人进城去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韩明月给我活着带回来。”镇南王脸色一沉,冷声道。

    “是,王爷。韩公子贸然进城只怕是为了白……贵妃,万一……”

    “不必理会,本王只要韩明月活着回来!否则他手下的天一阁可就废了!”白珑那个女人,美则美矣但是在镇南王这样的人眼底美人的价值远没有权势高。既然白珑已经没有更多的利用价值了,那么自然要优先救回更有价值的韩明月。白珑若死了……韩明月和墨修尧可就是死敌了。这也同样符合他所需要的利益。

    “属下明白了。”

    信阳城

    太守府里偏僻的小院,苏醉蝶一身素衣脸色阴沉的坐在窗前出神。她自负花容月貌天下无双,这么多年来如花的娇颜迷倒了多少英雄豪杰,权贵帝王。她从大楚区区一个父母双亡的官家千金,到定王府二公子的未婚妻,再到西陵白家的千金,最后成为权倾后宫的西陵贵妃。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美丽,但是现在,正是因为她对自己太过自信才导致了被囚禁在这小小的院里混沌度日。她曾经以为就算墨修尧怪她当初在他重伤之际抛下他离开,但是只要她回来了只要她对他道歉,墨修尧一定会原谅她并且欣喜若狂的。但是……想起那日在书房里,她撞向柱子的那一刻看到墨修尧淡然的神色,平静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在他面前的不是有人要触柱而亡而是一个普通的丫头在回禀事情一样的平常。那一刻,她才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墨修尧不在意她。他不会为她的美貌所倾倒,也不会对她心生怜惜。但是就因为如此,她那一直深藏在心中的爱意却更加浓重起来。她心中疯狂的嫉妒着叶璃,那个男人原本应该是她的,定王妃的位置原本也该是她的!但是现在,她却被叶璃关在这里动弹不得……

    “小姐,该用膳了。”小丫头端着一份清淡的饭菜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道。这位美丽的白小姐并不好侍候,这些日子以来侍候她的小丫头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滚出去,告诉叶璃再不放我出去我就饿死在这里。”苏醉蝶厉声道。

    小丫头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立刻又低了下去,小声道:“王妃说了……就算白小姐饿死了王爷也不会怪她的。所以……白小姐如果实在不想吃就算了。白小姐……你还是别跟王妃赌气了……”

    “不可能!”苏醉蝶起身狠狠地瞪着眼前小心翼翼的丫头道:“修尧不会这么对我的!我要见叶璃,你让她出来见我!”

    看着眼前美丽而疯狂的女子,小丫头被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苏小姐……王妃,王妃很忙。你……你快吃饭吧。奴婢放这儿了。”说完,将饭菜放到一边的桌上,仿佛背后有吃人的鬼怪一般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苏醉蝶侧首看着桌上的饭菜,清清淡淡的四个小菜一个汤和一碗饭。没有精致的食材,没有高超的烹饪,就连刀工都是普普通通,一看就是普通人家吃的家常菜。苏醉蝶这些年来一直锦衣玉食,无论什么东西最好的永远都是属于她的,这样的东西她怎么看得上眼。一挥手将方才全挥到了地上。侍候的小丫头才刚刚跑出去,听到里面的响动连忙又返了回来。看着地上一片狼藉有些无措的道:“白……白小姐……”

    苏醉蝶抬起下巴,冷声道:“这种低贱的东西让我怎么吃?去换了重做!”小丫头为难的道:“可是现在大家都是吃这样的啊。”

    “放肆!”苏醉蝶怒道:“你可知道本小姐是什么人,居然敢让我吃这种东西。”

    “可是……王爷和王妃也是吃这些啊。白小姐,这些饭菜做得可好吃了,你……太浪费了。”现在西陵大军围城,虽然城中的粮食充足,但是蔬菜之内的却渐渐地有些匮乏起来,就是王爷王妃每天只得也很是简单。没有到底还要单独为白小姐做饭菜。苏醉蝶气的脸色发青,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已经有些了解这个丫头了。看着胆小如鼠,说几句就要流眼泪,但是在某些时候却固执的让人抓狂。而她甚至不能惩治她出气,因为一旦她有过分的举止守在门外的侍卫就会进来阻止。

    被气的不轻的苏醉蝶轻哼了一声道:“滚出去!”

    小丫头小心的看了她一眼,恭敬地退了出去。白小姐正在生气,还是待会儿再进来收拾吧。

    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人了,苏醉蝶看着地上狼藉的饭菜心里一阵烦躁。她早上和中午发脾气也没有吃东西,现在确实有些饿了。想到这些日子的憋气,咬了咬牙一甩手回房里去了。叶璃,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里,否则本贵妃必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醉蝶……”

    一声极轻的呼唤从角落里传来。苏醉蝶一怔回头望去,不知何时韩明月一身黑衣出现在窗户背后的墙角里。苏醉蝶愣了愣,蓦然回过神来惊喜的叫道:“明月……”韩明月摇了摇头,示意她小声一点。苏醉蝶回过神来,警惕的看了一眼窗外,上前将半掩的窗户全部关上,回过头来朝韩明月怒道:“就怎么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我被人欺负的多惨!”

    韩明月看了一眼地上,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潜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潜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