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网

    韩明月仔细的看着苏醉蝶,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请使用访问本站。虽然消瘦了一些,但是看来并没有收到什么折磨。额头上的伤痕也并不是很明显,就算以后留下了什么伤痕也绝对不到会影响容貌的程度。苏醉蝶看到韩明月的到来,只有一瞬间露出了欢喜之色,很快就收敛起了笑意,道:“有没有带紫蕊露?”韩明月皱眉道:“定王妃没有给你伤药么?伤口还疼?”一提起叶璃显然触动了苏醉蝶的逆鳞,一拂袖冷怒道:“不要提那个贱人!”

    韩明月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递到苏醉蝶手里,苏醉蝶结果瓷瓶打来闻了闻,满意的转身进房里对着铜镜抹起药来。

    韩明月跟着她进了卧房,看着房间里称得上朴素的陈设也明白苏醉蝶刚才对那小丫头的怒气是打哪儿来的了。从小娇身冠养的她从来就不是能够吃的了苦的,无论什么东西稍微次了一点也是不肯将就的,却被叶璃关在这个简陋的地方,她心情能好得了才怪。抹好了药,苏醉蝶才有心情转过身来看向韩明月,满意的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迷恋和倾慕。这让她这些天在这里受到挫折和打击的信心瞬间回复了不少。微微抬起头,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苏醉蝶轻声问道:“明月,你是来救我的么?”韩明月神色微动,轻叹一声点头道:“不是来救你我来这里做什么?我安排了人在外面接应,再等一下咱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苏醉蝶一怔,犹豫了片刻摇头道:“不行,不能就这样离开。”

    韩明月皱眉道:“你在这里还有什么事?”苏醉蝶咬牙道:“叶璃!那个贱人……你去帮我杀了她。”韩明月笑容有些勉强和苦意,深切的望着苏醉蝶试图和她讲道理,“醉蝶,我承诺过……不会再对叶璃出手。”不仅仅是因为墨修尧,更是因为韩明晰。韩明月再如何的迷恋苏醉蝶不顾一切,韩明晰却依然是他唯一的亲弟弟,是这世上血缘最亲的人。弟弟对叶璃的感情他心知肚明,虽然知道只是韩明晰一厢情愿,但是韩明月知道如果他真的对叶璃动手韩明晰绝对不会原谅他的。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想过要和自己从小带大的弟弟成为敌人。苏醉蝶脸色一变,冷笑一声道:“承诺!又是承诺!我就知道在你心底我根本算不了什么,既然如此,你还管我的死活做什么?我也不需要你韩大公子出手相救。就算被叶璃杀了也是我咎由自取,你自己走便是了不用管我。”

    “醉蝶。”韩明月沉声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我们现在能安全出去就已经不错了,想要动叶璃根本就不可能。这些天你也应该看明白,墨修尧不会站在你这边的。”

    被戳中了痛处,苏醉蝶窒了窒,也明白韩明月说的在理。但是就这么放过叶璃却又让她心有不甘,媚眼儿一转,她望向韩明月娇声道:“那你的意思是过后有机会帮我教训她对么?”

    韩明月一怔,他的意思是想让醉蝶不要再去招惹叶璃了。但是此时显然不是跟她讲道理的时候,只得敷衍的点点头道:“以后会有机会的。”苏醉蝶嫣然一笑,垂眸道:“我就知道这世上只要明月你对我最好了。”她怎么会听不出来韩明月是在敷衍她的,但是没关系,只要韩明月答应下来了,她总有办法让他照着她的话去做的。对于韩明月,苏醉蝶从来都有着无限的自信和手段。

    “想要对付本妃,何必挑时间?本妃不就在这里么?”一个清幽的带着淡淡的懒意的笑声从外间传来,韩明月心中一震暗暗警惕,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进入了外间的花厅。只听叶璃浅笑道:“韩公子,广陵一别许久不见,韩公子不出来叙叙旧么?”

    韩明月低头看了一眼苏醉蝶,安抚的对她笑了笑柔声道:“别怕,不会有事的。咱们出去看看。”

    穿过屏风出了房间,花厅里叶璃慵懒的靠着软榻坐着,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看到韩明月,含笑道:“明月公子好手段,这信阳城和太守府看起来竟是任由明月公子进出如无人之地呢。”韩明月此时若还不明白,他也就做不了掌控天下情报网络的天一阁主,苦笑道:“只怕是定王妃手下留情了吧。”定王妃手下有如此能人,又怎么会任由他进入太守府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呢。只怕是早就张好了网等着他自投罗网了。叶璃抿唇一笑,轻声道:“明月公子情深意重堪称当世情圣,本妃甚是佩服。既然白贵妃再次,明月公子又怎么会不来呢?”韩明月听出了叶璃言语中的嘲讽之意,淡淡一笑并不答话。

    叶璃以手支颐,淡淡的看着两人道:“原本看在明晰的面子上,本妃不该为难韩公子。但是现在情况却是有些特别,所以……说不得只好得罪了。”韩明月拱手,从容一笑道:“落到王妃手里,韩明月心服口服,任凭王妃处置。”叶璃微微点头,看着眼前文雅依旧的男子心中也不乏一丝惋惜。家世,容貌,能力,手段,韩明月样样不缺,甚至优于寻常人很多。也难怪少年时能够成为墨修尧的好友,只可惜明明应该是个天之骄子却只因为情关难过而落到如今的地步。韩明月在西陵的日子并不好过。即使他拥有天一阁这样一个足够庞大的势力,只要他能够放得开苏醉蝶无论到哪儿都足以让他无所顾忌过的潇洒写意。偏偏他要和苏醉蝶纠缠不清,西陵皇室诚然需要他手上的势力,但是却更加当他是个外人一样的防备着。更甚至对他手上的势力虎视眈眈,别人的东西总是没有自己的用起来方便不是?

    “带韩公子下去吧。”叶璃挥挥手轻声道。

    韩明月含笑看着她道:“定王不出来见见老朋友么?”叶璃淡然的看着他,“韩公子觉得王爷现在还有空抽出时间来见朋友么?”韩明月沉吟了片刻,轻轻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皱了皱剑眉问道:“我明白王妃这般费心思是为何了。如果我将王妃想要的东西给你,王妃打算拿什么来换?”叶璃定定的看了韩明月许久,方才轻笑出声,悠悠道:“韩公子以为本妃打算和你做交易么?”韩明月挑眉,表示他正是这个意思。叶璃惋惜道:“原本如果韩公子直接过来跟我做交易,本妃确实会同意。不过现在,本妃费了这许多力气才终于留下了韩公子,若只是等价交换本妃却觉得有些亏了呢。而且,不用和韩公子做交易,本妃也同样可以拿到需要的东西。”

    韩明月凝眉,脸上写满了不信,“这根本不可能。天一阁若是能那么容易让人掌握,本公子就不用混了。”叶璃摇头道:“老实说,本妃对天一阁没什么兴趣,那么庞大的一个情报组织,就算韩公子拱手送到本妃手上,公子觉得我敢用么?”韩明月警惕的盯着座上优雅婉约的女子,似乎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从来没有猜对过这个女子的心思,这也更加让他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只听叶璃淡淡道:“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本妃的意见便是——毁了它!”韩明月深吸了一口气,俊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你要毁了天一阁?!”这天下间多少枭雄豪杰甚至帝王将相肖想不已的天一阁,掌握在手中就等于掌握着天下大半秘密的天一阁,眼前的女子居然眼都不眨的就想要毁掉它。

    “事实上,本妃已经在毁了。”叶璃淡声道。

    韩明月闭了闭眼,重新睁开眼时眼中已是一片沉寂,“天一阁有你的人。”

    叶璃赞赏的微笑,轻轻击掌,一名灰衣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平静的扫了一眼微微变色的韩明月和他身边的苏醉蝶,然后恭敬地向叶璃一拜道:“属下暗四,见过王妃。”叶璃微笑,点头道:“起身,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暗四恭声道:“未能达成王妃的命令,属下失职不敢言苦。”叶璃道:“你做的很好,与卓靖林寒一样,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暗卫。”暗四重新拜道:“属下卫蔺见过王妃。”

    一边的韩明月脸色灰白,望着卫蔺漠然道:“你是定王府的暗卫?”

    卫蔺起身,看着韩明月道:“正是,这些日子有劳阁主关照了。”

    韩明月笑容惨淡,可不是关照了么?区区不到半年时间他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提拔为自己最信任的左右手。固然是因为对方曾经舍命救过自己一次,更是因为自己欣赏对方的才华和能力。有些无力的回头看着叶璃道:“没想到定国王府的暗卫已经如此了得了,还是王妃身边的人尤为出众?”他曾经和墨修尧相交甚笃,对于定王府的暗卫自然有过一些了解。但是卫蔺的能力和手段却明显超过了暗卫太多。最初的时候他也怀疑过卫蔺是不是镇南王或者西陵白家,甚至西陵皇甚至其他势力派来的细作,但是最后却证明了他与这些人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他付出了自己的信任,却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是定国王府的人。

    叶璃含笑道:“韩公子谬赞。请韩公子下去吧,或许王爷有空了会与韩公子聊聊。公子在西北的人……公子就不必费心了。费心也没用不是么?”

    韩明月哑口无言,许久才道:“王妃高明,韩明月服输。”

    叶璃浅笑不语,挥手让人将他压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落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落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