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接你回6家(上)

    “王爷,秦统领求见!”书房外守卫恭声禀告。

    书房里,正闭目养神的墨修尧豁然睁开眼睛,眼中没有丝毫的睡意,淡淡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秦风拉着墨华匆匆的奔了进来,脸上还带着无法压抑的激动和兴奋。对于叶璃身边的人,墨修尧素来都十分宽厚,若不然以他现在的脾气韩明晰找不知死到哪儿去了。因此也不在意秦风的失礼,皱眉问道:“何事如此慌乱?”秦风止不住激动

    ,高声道:“王爷,有王妃的消息了!”

    墨修尧一愣,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烛火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秦风说的是什么。秦风有些焦急,又重复了一遍,“王爷,有王妃的消息了!”

    墨修尧这才回过神来,半垂的眼眸微微动了一下,平静的道:“说清楚。”秦风对墨修尧如此平淡的态度有些不解,站在他身后的墨华却清楚的看到王爷搁在桌上向下紧握着的指尖正在颤抖,连忙上前一步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苏醉蝶在秦风的拷问下

    ,虽然还没有吐露出全部的事实但是已经足以让他们知道了不少关于谭继之的事情,因此谭继之在西北的所有据点自然也被纳入了暗卫见识的范围。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王妃竟然会落入谭继之的手中,还一起出现在了离汝阳不远的小镇上,并且还成功的

    送出了密信给他们。

    墨修尧接过那张药方单子,上面的密码已经被秦风用笔誊写在了一个角落。一些奇怪的符号组成的两行文字,墨修尧曾经在麒麟的卷宗你看到过一些,但是并没有仔细的学过,将目光转向秦风。秦风此时才终于平复了心情,眼中却依然闪动着锋芒,“

    王妃说一切安好,请王爷勿念。”

    “安好…勿念…”墨修尧仰首靠着椅子闭上了眼睛,许久才站起身来吩咐道:“传令下去,立即前往迎接王妃归来。”

    “王爷!”墨华上前拦在墨修尧跟前,不赞同的看着他道:“王爷,王妃由属下等人前往迎接即可,王爷还是坐镇汝阳为好。王爷,今天就是……十五了…”秦风这才想起来,今天正是月圆之日,王爷根本不能随意行动。也连忙赞同道:“墨统领言

    之有理,王爷,属下自请前往迎接王妃归来!”墨华上前道:“属下也愿前往!”

    墨修尧一挥手,沉声道:“够了,本王心里有数。传令下去,一刻钟后出发。秦风,你带人跟本王随行。”

    虽然担心墨修尧的身体,但是叶璃的平安让人太过欢喜,秦风犹豫了一下还是领命转身出去了。门外,已经收到消息匆忙赶来的卓靖等人都站在门口,看到秦风出来连忙上前。秦风对着三人点了点头,匆匆办事去了。卓靖三人也是一愣,眼中迸射出狂

    喜之意,林寒连眼眶都不由得红了却毫不在意,脸上全是许久不见的欣喜之色。

    清晨,叶璃早早的就起身收拾停当了。其实一整晚叶璃都没怎么睡好,自从林大夫被谭继之带走了之后叶璃一直没有听到他回来的声音。虽然和谭继之认识不过几天的功夫,却已经足够让叶璃了解这个男人的心肠有多狠,这让叶璃不得不为那个救过自

    己和孩子的性命的老人担忧。在花厅里坐了一会儿,谭继之就带着舒曼琳走了进来,看到叶璃似乎有些疲倦的模样不由笑道:“怎么?定王妃昨晚没休息好?马上就要离开汝阳了,王妃舍不得是么?”叶璃皱眉问道:“林大夫怎么样了?”

    谭继之有些惊讶,上下打量了叶璃一番笑道:“原来王妃是在担心他?可别告诉在下,王妃真的对家父有了所谓的师徒之情?”

    叶璃平静的看着他道:“虽然时日不长,但是林大夫传授本妃医术是事实。就算是师徒之情又有何不对?”

    谭继之看着叶璃的神色带着些古怪和嘲弄的意味,挑眉笑道:“说起来,王妃还真不像是皇室中人。如今连自身都难保,王妃居然还有心情却管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么?”叶璃淡然冷笑道:“谭大人连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也能眼也不眨的说舍就舍,倒

    的确比本妃更像是皇室中人,不愧是前朝后裔。”谭继之被叶璃一语戳中了痛楚,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冷声道:“王妃既然准备好了,咱们这就启程吧。”

    “谭大人随意。”叶璃淡淡道。

    出了客栈,虽然只有叶璃谭继之舒曼琳三人外加三四个仆役,但是叶璃敏锐的察觉到暗地里的目光跟随。这几天虽然一直被限制在院子里不能往外走,但是叶璃也大概估计过只是她和林大夫住的最深处的小院里至少就藏了十多个人。更不用说别的什么

    地方了。如果暗卫一时心急抢先强闯进来了,在那么狭小的院子里反而不妙。站在客栈门外,叶璃回头看了一眼门可罗雀的破旧客栈,依然没有见到林大夫的踪影。谭继之还没能拿到他想要的宝藏,应该不会对林大夫下死手。叶璃只能在心中如此希望。

    小镇上果然不时有墨家军走过,都是两人一排并肩而行,看上去不像是在找什么人倒像是在巡逻一般。谭继之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形,皱了皱眉挥手让舒曼琳扶着叶璃上了听在路边的马车,不一会儿,慢车慢慢的移动向着小镇外面而去。

    舒曼琳坐在叶璃对面,神色不善的盯着她打量着。之前舒曼琳虽然也经常到小院子挤兑叶璃,但是一般林大夫都会在场,这反倒是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了。叶璃平静的看着对面的美丽女子,淡淡微笑。舒曼琳媚眼微翘,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盯着叶璃道:

    “你可知道我是谁?”叶璃垂眸,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你是谁,“琳姑娘若是自己都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会知道呢?”

    舒曼琳傲然的斜睨了她一眼,道:“你不用装蒜,我知道你早就猜到我的身份了。定王妃,在南诏的时候你用徐清尘未婚妻的身份把我和安溪那个蠢货都骗了,你以为我不会防着你么?”叶璃抬眼看着她,微笑道:“那么…圣女有何指教?”比起年纪

    轻轻治国有方的安溪公主,叶璃实在没有看出来眼前这个舒曼琳有什么资格称呼人家是蠢货。果然是真正的蠢货总是认为别人是蠢货么?

    “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识趣一点的话就乖乖的闭上你的嘴。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舒曼琳沉声威胁道。

    叶璃挑眉,当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事。果然是背着谭继之纠缠大哥的么?不过,舒曼琳居然会怕谭继之,这一点倒是让叶璃有些意外。毕竟在任何人眼里,谭继之就算有着前朝皇室后裔的身份,但是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皇帝跟前的御前行走罢了。要钱没

    钱要权没权要人也没人。而舒曼琳却是南疆圣女,地位权势几乎可以与南疆王太女一拼高下,更有着南诏王和墨景黎的暗中支持。就算是勾搭为奸,也该是谭继之让着舒曼琳才对。看来,她之前果然还是因为谭继之在皇陵的表现而低估了他。

    偏着头想了想,叶璃含笑道:“圣女应该知道我并不是那种喜欢道人长短的长舌之人。”

    舒曼琳冷笑一声,道:“你识相最好。不然的话,本姑娘多得是办法让你闭嘴。”

    静静地看着舒曼琳,叶璃唇边溢出一丝清冷的笑意,“圣女…你这话听得本妃十分的不舒服…现在,你敢杀了我么?不,你现在敢对我动手么?”舒曼琳俏脸一沉,没错,这几天谭继之已经多次警告她绝对不能动叶璃一丝一毫。她虽然心中不悦,却

    并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女人。前朝的宝藏没有拿到,就越发的显得定王妃这个筹码的重要性了。他们现在不仅不能伤害叶璃,甚至还必须保护她,只要将叶璃平安带出了墨家军的势力范围,就等于他们拥有了两个随时可以挟制墨修尧的筹码。

    “叶璃,你不要太得意!总有一天…”舒曼琳咬牙低声道。筹码总有一天会失去效用,都是后她想要怎么折磨眼前这个女人都行。想起去年叶璃在南诏的那一场大闹和在碎雪关的所作所为,将他们原本的计划几乎破坏的一干二净。只要想起这件事,舒曼琳就忍不住想要将她剥皮抽筋,更不用说她居然还是徐清尘的表妹。

    叶璃以手支颐悠然的提醒她,“圣女你还是先考虑现在吧?将来会发生的事情谁知道呢?当然,你若是不在意的话,我也不介意偶尔长舌一下跟谭大人聊一聊当初在南疆嗯哼。南疆圣女与清尘公子不得不说的事儿?”舒曼琳气的脸色发青,扬起手就想往叶璃脸上扇去,不过叶璃比她更快,“啊呀?!”

    马车外,骑着马的谭继之飞快的赶上前几步,俯身揭起车边的窗帘就看到舒曼琳举着手的模样,不悦的皱眉道:“琳儿,你这是在做什么?我说过了,不得对王妃无礼。”舒曼琳愤愤的放下了手,甩了叶璃一记眼刀低声嘟哝道:“我知道了。”谭继之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两人,叮嘱道:“马上要出镇子了,别闹。”然后才放下了窗帘。叶璃笑眯眯的对着舒曼琳挑了挑眉梢,舒曼琳咬牙,“叶璃,你等着!”

    马车在小镇的出口被拦了下来,幸好拦在路口检查的并不是墨家军而是普通的衙门衙役让谭继之松了一口气。

    “车上是什么人,下车!”车外设卡检查的衙役沉声吼道。

    谭继之顶着易过容看上去忠厚老实的书生脸上前,道:“官爷…这是,这是怎么了?”衙役敲了敲车门道:“奉上面的命令,搜查进入西北的细作。只要是外乡人通通检查,让里面的人出来!”谭继之一脸为难的道:“官爷见谅,我家娘子有了七个月的身孕,实在是不方便,还请官爷海涵…”说着还不着痕迹的塞了两定锭银子过去,十足的做足了懦弱书生的模样。

    衙役得了好处,相互对望了两眼道:“不下车也行,揭起帘子来看看。”说着也不管谭继之同不同意猛的上前掀起了帘子。只见马车里坐着两个年轻女子,其中一个挽着少妇发型,果然已经大腹便便的模样。另一个蓝衣女子却是美丽动人,对着他浅浅一笑。衙役愣了一愣,低声嘟哝道:“真是好福气,这种小破地方,居然还能有如此的美人儿……”

    谭继之小心翼翼的笑道:“官爷,这个小生是不是能走了?”

    衙役有些不舍的又往里面望了一眼,这才放下了帘子挥挥手道:“走吧走吧。”

    “多谢官爷,多谢官爷!”谭继之欣喜道,连忙挥挥手让车夫赶着车往镇外而去。

    待到马车走的不见了踪影,镇子外的几个衙役脸上那耀武扬威的神色才渐渐退去,其中一人问道:“怎么样?看清楚了么?”之前揭开帘子查看的衙役凝眉道:“是王妃,王妃说对方人多,而且有南疆人。要我们稍安勿躁。”

    “可恶!看着王妃从跟前过去……”旁边的男子低声咒道。

    身边的同伴拍拍他的肩膀道:“既然被咱们盯上了,他还想带着王妃离开西北不成?这里的确不是动手的地方,如今王妃身怀六甲,行动不便。马车里那个女人也不是善茬,万一伤了王妃怎么办?”

    出了小镇,谭继之明显的感觉到有些不安一路上吩咐人加快速度马不停蹄的往飞鸿关赶去。原本按照他的计划是不应该有什么问题的。他在大楚和南诏之间潜伏了近十年也没有引起包括定王府在内的所有权贵的注意。而且他也并不是从飞鸿关进入西北的,按说不应该引起墨修尧的注意才对。但是小镇上突然出现的巡逻人马却隐隐让他觉得有些什么地方失去了控制。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希望那个女人不会那么蠢将他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眼中掠过一丝杀气,应该不会…那个女人不会不知道,一旦说了她只能是死路一条。墨修尧绝对会将她千刀万剐…

    “继之,休息一会好不好,我累了…”舒曼琳揭起车帘,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她从小娇生惯养,怎么受得了这一路上马车颠簸之苦早就受不了了。再加上这一路叶璃不时的言语冷嘲热讽几句,忍了半天的舒曼琳终于忍不住发作了。谭继之看了她一眼脸色的确难看,有想起叶璃还怀着身孕不能太过颠簸。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休息半个时辰。”

    舒曼琳欢喜的叫了一声继之真好就起身跳下了马车,想要活动活动筋骨。谭继之挑眉,望着车里的叶璃道:“王妃,可要下来走走?”叶璃脸色也有些苍白,加上做完没睡好看上去更加疲惫,摇摇头道:“既然停了我睡一会儿,不要打扰我。”谭继之也不在意,他当然希望叶璃事情越少越好。不待他再说什么,舒曼琳已经拉着他往一边的树脚下走去了,“继之,过去坐一会儿休息一下,热死了。我好累……”谭继之对她显然十分的又耐性,低声道:“既然如此,你也靠着我睡一会儿吧。”

    “继之最好了。”

    午后的树林里,马儿安静的吃着草。树荫下一对璧人倚坐在一起休息,好一副静谧而祥和的图画。

    谭继之发现不对的时候猛的抬起了头,蓦然发现树林里安静的太过诡异。不知何时,一个青衣男子出现在不远处的树脚下。黑发如云,一袭青衣上银色的龙行暗纹在斜晖下闪动出奢华的光芒。男子身形消瘦,俊雅的脸上带着银白色的半边面具,却依然掩盖不住脸上病态的苍白。然而即使他只是静静地站着,只是微微的扬起脸看向他们的方向,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却是天然矜贵的王侯气度让人不由得自惭形秽。但是此时,让谭继之心中微微发寒的却是,树林里包括就在不远处戒备的侍卫都仿佛完全没有看到那个男子一般。仿佛他感觉到的铺天盖地而来的压力指示出于他自己的幻想一般。

    “墨修尧!”谭继之沉声道,却完全不顾身上的压力,不顾一切的飞身往听在不远处的马车上扑了过去。

    一边的侍卫仿佛这才发现树林里多了一个陌生的男子,连忙拔出武器迎了上去。

    树下,青衣男子微微皱眉。显然对眼前的情形很是不满。他一步上前,如流云般的从侍卫中间掠过,广袖飞扬间带起妖艳的血光,然后同样的朝着马车而去。他站的比谭继之远,动作似乎比谭继之慢,但是却并没有比谭继之晚到几分。在谭继之伸手抓向马车的帘子的时候,银光一闪寒冷的银辉斩向了他伸向马车的手。

    谭继之咬牙,“墨修尧!”

    这一刻,他没有功夫去想墨修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唯一能想的就是必须击败眼前的男人。然而,这何其的困难。墨修尧有天下四大高手之称,在沐擎苍始终已久的今天,他就是大楚真正的第一高手。

    一击不成,谭继之飞身疾退,厉声吼道:“放箭!”

    树林里一片宁静,却没有那预料之中的利箭破空之声。谭继之脸色微变,紧紧的盯着眼前的青衣男子。

    却见墨修尧根本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转身掀起身后的马车的帘子,望着马车里的女子笑容温柔而和煦,“阿璃,我来接你回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6.接你回6家(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6并对盛世嫡妃186.接你回6家(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