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祭 190.交易达成

    离开了地牢,墨修尧与叶璃并肩而行。叶璃有些犹豫的抬头问道:“就这么放了谭继之好么?”墨修尧淡淡笑道:“有什么好不好的?阿璃高兴放了他便是,不高兴杀了就是了。”叶璃无奈的睨了他一眼道:“杀人不是切萝卜,什么高不高兴的?放了他也没什么,毕竟他提出的条件确实不错了,但是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被漏掉了。”虽然定国王府家大业大,但是如今和墨景祈决裂已经成为定局,定王府的产业也并非完全没有损失。十万两黄金不算多,但是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再加上谭继之十年来在西北和京城布下的势力,如果只是为了谭继之企图抓她这件事的话,这个交易明显是划算的。

    墨修尧学着叶璃平时的模样耸耸,对他来说杀人和切萝卜的差别确实不算特别大,“放了就放了,他若是不老实再抓回来就是了。”叶璃含笑道:“王爷觉得谭继之很好抓么?”这次若不是谭继之倒霉正好在西北这块儿被墨修尧知道了,要抓他也,没那么容易。他能在墨景祈身边潜伏这么久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就已经足以说明这人的能耐。墨修尧漫不经心,“本王要杀的人没有杀不死的,就算现在没事,总有一天也是要死的。”

    伸手挽起墨修尧的手,两人漫步在走廊上。这次回来墨修尧真的变了很多,叶璃说不出这种变化到底是好还是坏。从前的墨修尧太过深沉,即使是叶璃有时候也未必能够完全看透他。有时候叶璃甚至觉得她所看到的都是墨修尧愿意让她看得。而现在的墨修尧却多了几分随性和无忌。当然还有一点古怪的偏执,比如他看韩明晰不顺眼,所以每次见到韩明晰都毫无顾忌的放杀气。偶尔叶璃甚至会担心墨修尧会不会哪一天就背着她将韩明晰给杀了。为此叶璃也在墨修尧心情好的时候跟他谈过,当时墨修尧认真的凝视着她说阿璃不高兴,我不杀他就是了。叶璃相信墨修尧的承诺,但是让她哭笑不得的是一转身还是对着韩明晰放杀气。弄得韩明晰现在看到墨修尧也不挑衅了,直接绕着道走。

    而现在,墨修尧既然记下了要杀谭继之这件事,叶璃觉得谭继之就算被放走了以后的日子大概也会很头疼。

    “王爷,王妃。”秦风出现在走廊的尽头,向两人行礼。

    叶璃点头,含笑问道:“苏醉蝶那里有什么消息?”秦风有些挫败的皱起了眉头,一脸菜色的道:“属下无能,苏醉蝶除了说出谭继之的身份,什么也不肯说了。”秦风觉得自己从前轻视苏醉蝶这个女人绝对是个错误,这么多年他就没见过这么能熬得住刑的女人。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个娇滴滴的平时针扎到手指头也得掉眼泪的女人。

    “无妨,意料之中。慢慢来吧不必着急,小心一点别把人弄死了。”叶璃道,苏醉蝶若是真的如表面上那么弱不禁风她没那个胆子当年勾搭韩明月背弃墨修尧,再甩了韩明月搭上西陵皇和西陵镇南王。一个出身名门连楚京都没出过的女子居然会有这样的心计和手腕这就不得不让人惊叹了,所以她若是还有一些别的本事叶璃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叶璃却并不想就这么杀了她,她能感觉到能让苏醉蝶这般强撑着也不肯开口招供的,绝对是一个足以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属下领命。”秦风低头领命。墨修尧低头看着低眉思索的叶璃,轻声道:“阿璃现在不能太累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叶璃浅笑道:“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苏醉蝶有点不对劲。”诚然苏醉蝶是个能忍的女人,但是她绝对不是一个天生就能吃苦的女人,除非她说了以后的情况会比现在更糟糕。

    墨修尧挑眉,想了想对秦风道:“暗地里放出消息去,就说…本王找到了苏老的孙女苏醉蝶。”

    秦风一怔,有些不解的望着墨修尧道:“王爷……”墨修尧把玩着叶璃肩上的发丝,漫不经心的道:“也不用做太多的动作,让该知道的人知道就成了蛊鼠。明白?”

    秦风会意,“属下明白,立刻去办。”

    第二天一早,不用墨修尧和叶璃去问,谭继之就请看守地牢的侍卫带来了话。他完全同意叶璃提出的所有条件,只要能保证舒曼琳的安全,他同意将舒曼琳暂时押在汝阳城做人质,直到叶璃找到碧落花为止。对此,叶璃和墨修尧没有丝毫的惊讶,关系到自己的性命,无论用什么来换明显都是谭继之赚了。毕竟,若是没有了性命,那些东西留着也不过是一堆废物罢了。谭继之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付起账来也十分豪爽,带着他的印信,暗卫当天就在西北境内谭继之隐藏的势力手中得到了十万两黄金。同样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谭继之暗中隐藏的势力已经足够惊人。出来,谭继之急着离开西北,直截了当的推辞了凤之遥不只是真的还是假的挽留到明日再上路,表示马上就要启程。叶璃也不留他,只有最后一件事,碧落花的下落。谭继之看了看叶璃,眉宇间带着一丝恶劣的笑意,“王妃,你天南地北的到处找碧落花,其实…真正的碧落花原本一直就在您的眼皮子底下。”

    叶璃蹙眉,微微一沉思道:“碧落花在楚京?”

    谭继之傲然一笑,道:“不错,碧落花确实在楚京。而且,就在楚宫里。就在…墨景祈手里。”

    “为何会在墨景祈手里?”叶璃皱眉问道,墨景祈不可能不知道碧落花能够治好墨修尧的身体,如果被他得到的话,他会不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之毁了?谭继之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忧,笑道:“王妃尽管放心,碧落花号称可肉白骨活死人,墨景祈那么惜命的人是绝对不会将它毁了的。他只会小心翼翼的藏起来,藏到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地方。老实说,自从碧落花到了他手里,就连在下都没能猜出来他到底把他放到了什么地方。”

    叶璃冷然的扫了他一眼,问道:“碧落花是你交给墨景祈的?”谭继之并不否认,有些自得的笑道:“王妃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么?其实原本我也不想把他交给墨景祈,但是自从知道王妃你还有阎王阁的病书生都在找它的时候,我就不得不这么办了盛世嫡妃。以定王府和阎王阁的手段早晚会查到碧落花不在姓梁的手上,然后说不定我也会有麻烦盛世嫡妃。但是谁会想到那样的世间至宝会在大楚皇帝手里?定王最需要的东西,就在最恨他的人手里盛世嫡妃。呵呵……”

    “你走吧,既然本妃答应了你的条件就不会失言盛世嫡妃。不过,你最后祈祷你下一次不会落到本妃手上盛世嫡妃。”叶璃淡淡道盛世嫡妃。谭继之收起了脸上显得刻意的笑容,阴鸷的扫了叶璃一眼,道:“在下一定会谨记王妃的话的盛世嫡妃。绝对不会让自己再有机会落入定王府手中盛世嫡妃。告辞盛世嫡妃。”叶璃转身而去,“不送盛世嫡妃。”

    送走了谭继之,墨修尧立刻翻脸毫不客气的将墨景祈派来的使者给扔出了汝阳城盛世嫡妃。至于他们是来要人的问题…整个汝阳城的男女老少都看到谭继之从城门口出去了,他自己不肯回楚京可不管墨家军和定王府的事盛世嫡妃。关于谭继之的身份的问题,墨修尧没有打算告诉给墨景祈知道,但是也没有刻意隐瞒盛世嫡妃。墨景祈有没有本事知道就不关他的事了盛世嫡妃。

    房间里,刚刚梳洗过后的墨修尧披着一头还带着水汽的白发,厌恶的看了一眼铜镜中的白发男子盛世嫡妃。然后将目光落到了放在一边的一个黑色的小瓷瓶上,那时沈扬特意为他配置的染发的药水盛世嫡妃。从前墨修尧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注重外貌的人,但是现在每每看到镜中的人影他却越发的觉得不能忍受盛世嫡妃。一头雪白的头发,在加上左脸上那一道狰狞的疤痕,将原本就苍白的脸衬得更加诡异和恐怖盛世嫡妃。这样让人惊惧的样子他不想让阿璃看到,他不怕会吓到她,但是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如此丑陋的模样盛世嫡妃。他的阿璃是那么的完美,而自己…阴沉的眼中掠过一丝恨意,而自己却是如此的残缺和丑陋盛世嫡妃。直到现在,墨修尧才知道并不适合自己从前不在意容貌,而是十七八岁的时候他本来就有用得天独厚的外貌,他无需羡慕嫉妒任何人,而十七岁以后却是再也没有让他觉得需要在乎自己的容貌的人盛世嫡妃。他甚至可以想象,如果现在的自己和阿璃站在一起,将会是一副多么诡异的画面异客之旅盛世嫡妃。

    “啪盛世嫡妃!”一掌不轻不重的拍在跟前的桌面上,紫檀木的桌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几道裂纹迅速的不满了整个桌面盛世嫡妃。

    “修尧盛世嫡妃。”叶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墨修尧身子一僵,如果不是清楚的明白外面的人是谁,只怕他一掌就将人给打飞出去了盛世嫡妃。他只觉的想要躲藏,但是室内却并没有适合他这样高大的男子隐蔽的地方,何况阿璃明显知道他在房里,他又怎么可能真的躲起来?叶璃缓步进来,转过屏风看着坐在铜镜前的白发男子,仿佛没察觉到墨修尧的僵硬一般,走过去拿起放在一边的毛巾轻轻为他擦拭着头发,“怎么还湿着头发,虽然现在天气还挺热但也要小心头疼盛世嫡妃。”

    “阿璃……”墨修尧转身,怔怔的望着眼前笑容温婉的女子盛世嫡妃。回来之后调理了几日,叶璃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盛世嫡妃。虽然不像许多怀孕七八个月的女子那般珠圆玉润,但是看上去却也是十分健康美丽盛世嫡妃。叶璃一边动手擦拭着他的头发,一边轻声问道:“怎么了?”墨修尧摇摇头,“没事盛世嫡妃。”叶璃浅笑道:“没事就好,我帮你把头发弄好盛世嫡妃。”的银丝挽了起来,从一边的匣子里抽出一根银色的丝带系好,这才满意的看了看点头道:“很好盛世嫡妃。”

    墨修尧将叶璃搂进怀里,将脸贴着她圆滚滚的肚子,聆听着肚子里的宝宝有活力的动作,时不时还会被踹上一脚,“阿璃,我变得这么丑,你不嫌弃我么?”叶璃一愣,忍不住莞尔一笑盛世嫡妃。但是看着眼前的人小心翼翼的模样,眼睛却不由得一酸险些掉下泪来盛世嫡妃。轻抚着墨修尧银白的发丝,叶璃轻声问道:“如果我变丑了,你会嫌弃我么?”

    “当然不会,阿璃永远都是最美的盛世嫡妃。”墨修尧郑重的道盛世嫡妃。

    叶璃笑道:“那就是了,何况,你从来也没有好看过盛世嫡妃。”好看的男人叶璃见得还少么?超凡脱俗宛如仙人的徐清尘,如温文尔雅如皓月当空的明月公子,还有俊美不凡看似邪魅不羁实际却单纯真诚的韩明晰和京城闻名的美男子凤之遥,冷皓宇等等盛世嫡妃。比起来,墨修尧的容貌就算再出色也改变不了半边脸上已经被毁容的事实盛世嫡妃。所以,在叶璃眼里,墨修尧真的算不上是美男子盛世嫡妃。看了看墨修尧怔愣的模样,叶璃含笑道:“不过你既然有这个觉悟,知道自己难看,回头让沈先生和师傅看看脸上的伤如何?”

    墨修尧犹豫,当初没有制脸上的伤并不是治不了盛世嫡妃。而是当时病毒重伤缠身,日日深陷在痛苦之中的墨修尧根本不想去理会脸上的伤痕盛世嫡妃。就连健康的身体和腿都没了,区区一张脸毁不毁又有什么差别?更何况当时好几次沈扬都以为救不活墨修尧了,自然也没有功夫却缠着他处理脸上的问题了盛世嫡妃。等到墨修尧的状况稳定下来,沈扬想起这回事儿却被当时心情阴郁的墨修尧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盛世嫡妃。

    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痕,“已经这么多年了…”

    叶璃笑道:“试试又有何妨?我可是听说当初某人的脸上是半点要都没上,全凭自然愈合的盛世嫡妃。真是…了不起啊,既然如此,王爷今儿怎么又突然忧心起容貌问题来了?”被叶璃这般调侃,墨修尧反而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盛世嫡妃。叩着她的腰将她锁入怀中,墨修尧闷闷地道:“就算阿璃你嫌弃我也晚了盛世嫡妃。谁敢跟我抢本王就将他碎尸万段盛世嫡妃!”

    叶璃无奈的拍拍他道:“真是越来越像小孩子,你以为我是金元宝人人都想要?”

    墨修尧轻哼一声,他的阿璃可比金元宝贵多了盛世嫡妃。不过…只能是他的盛世嫡妃!觊觎他的宝贝的人统统都要死盛世嫡妃!

    ------题外话------

    今天有个傻妞,兴匆匆的出去游玩盛世嫡妃。早上五点起床五点二十出门,七点上到车出发,晚上七点半才回来盛世嫡妃。但素…路上坐车花了七个小时,到达之后听神马某领导某总发言致辞废话了大半个小时,中午吃饭半个小时,太阳底下傻傻晒了两个半小时盛世嫡妃。剩下滴就是今天游玩的时间…囧,下次再跟莫名其妙的的团我就是猪头~还有那万恶的高速公路,谁能告诉我为神马高速公路也要堵车啊~一百公里左右走了四个多小时盛世嫡妃。我晕车啊盛世嫡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9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山河祭 190.交易达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90并对盛世嫡妃山河祭 190.交易达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