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袖手旁观的好处

    292。袖手旁观的好处

    打发走了墨景瑜,墨修尧显然心情不错。将叶璃揽入自己怀中搂着,满足的叹了口气笑道:“阿璃,你说那些老头子是怎么想的?明知道我不可能同意还非要派人来游说?”

    叶璃靠在他怀里浅笑道:“他们为什么会明知道你不会答应?我倒是觉得原本他们认为你同意的可能性很大呢。”毕竟定王府效忠大楚上百年的观念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根深蒂固的。虽然之前墨修尧已经言明了和大楚断绝关系,但是在墨景祈下了罪己诏之后,在许多老臣看来这完全是个误会,如今真相已经大白了,定王府自然还是那个守护着大楚的定王府。

    但是他们却没有想过,墨景祈可以当着天下人的面道歉,却没有人规定过定王府和墨家军一定要接受,一定要选择原谅。从这一方面来看,或许还是墨景黎看得更清楚一些。至少墨景黎就绝对不会来求墨修尧无论是因为他知道墨修尧不会同意还是为了自己的尊严。

    墨修尧轻哼一声,淡淡笑道:“也罢,这一次就让他们彻底死心好了。”

    叶璃抬起头来,“西陵的使者?”墨修尧不在意的道:“让他多等一会儿,也是咱们的熟人。”

    “雷腾风?”只需要稍微一想叶璃就明白了来者的身份,想要跟墨修尧谈判镇南王不可能随便派个小猫小狗过来。而虽然如今西陵是镇南王府掌权,但是对西陵皇室的人雷振霆父子还是十分防范的。因此信得过又有这个能力的也就只有雷腾风了。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打算怎么恢复雷腾风?”墨修尧诧异的挑眉笑道:“本王为什么要回复他?”叶璃眨了眨眼睛,“难道定王就不想知道镇南王开出了什么条件?”

    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淡笑,眸中的冷光一闪而过,“无论他开出什么条件…雷振霆都会后悔的。”

    喝了半盏茶,两人靠着又说了一会儿话才命人去请雷腾风过来。

    雷腾风是在墨景瑜之前来的,虽然说墨景瑜前后脚的功夫也就到了,但是墨修尧却选择了先见墨景瑜。这让雷腾风心里对原本还有几分信心的谈判有了几分动摇。更糟糕的是,在墨景瑜离开后,墨修尧并没有立刻接见他,而是又让他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这样的待遇让他心中更少了几分低,但是这些年的历练也不是白费的,雷腾风从来就不是冲动的人,所以当卓靖奉命去请他的时候他依然面色从容平静的坐着喝茶。

    “在下见过定王,见过王妃。去年西陵一别两位风采更甚从前。”看着主位上相依并肩而坐的两人,雷腾风也不由在心中感慨。这样的两个人…只凭这些年定王对定王妃的一心一意就足以让人心生艳羡了。当然,如果能够有一位如定王妃这样的妻子的话,相信任何人都是愿意一心一意的。虽然雷腾风自己府中姬妾无数,但是看到这两人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并肩而行互相扶持的模样,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丝羡慕。

    叶璃含笑道:“镇南王世子请坐,看起来去年一别之后,世子也同样风采照人。对了,还没恭喜世子晋封郡王之位,以后就该称呼睿郡王了吧?”

    雷腾风心中一怔,他被封为郡王的事是西陵出兵以后才发生的,而且并没有大肆的宣扬,没想到叶璃竟然已经知道了。定王妃的消息渠道果然是不可小觑。心中纵然惊讶,雷腾风脸上却是从容若定,淡笑道:“小王惭愧,王妃言重了。”

    “那么…不知睿王远道而来所为何事?”叶璃问道。

    雷腾风望了一眼坐在旁边含笑望着叶璃的白发男子,显然墨修尧并没有开口的意思。渀佛将此事全权交给王妃处理,虽然早已知道定王妃在定王府的地位已经可说得上是历朝历代王妃之最了。但是雷腾风依然惊讶于墨修尧居然会连这样重要的事情也交给她处理。

    对上叶璃平静婉约的眼神,雷腾风收敛了心中的思绪正色道:“定王府消息灵通,想必西陵出兵大楚的消息定王和王妃早已知晓了?”

    叶璃点头,含笑不语。

    雷腾风在心中叹了口气,道:“如今天下之势想必定王和王妃已经看得清楚,小王不敢班门弄斧。如今大楚北方有北境北戎,西边有西陵,就连东边也不时有海寇作乱。大楚纵然是地广人多,有兵无将却也未必敌得过三国围攻。小王奉父王之命前来请教定王殿下,对于这场战事…不知定王有何打算?”

    墨修尧侧过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却让雷腾风觉得自己就像个白痴。他当然知道墨修尧是不可能告诉他墨家军有什么打算的,但是面对着这两个油盐不进的人,他总要一个话题开局吧?面对这两个人,直截了当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叶璃只当没看到雷腾风的尴尬,含笑道:“不知镇南王是什么意思?这场战事…定王府插手如何?不插手又如何?”

    雷腾风道:“定王府与大楚已经恩断义绝,家父相信定王殿下必然是一言九鼎之人。若是墨家军愿意与三国共同瓜分大楚,自然是再好不过。大家各凭本事,若是定王按兵不动,舀下大楚之后,西陵愿以靠近西北附近的两州相赠。”

    “镇南王好大手笔。”叶璃微笑赞道。西北如今总共也不过四州十三城,镇南王一出口就是两个州相当于如今西北一半的面积,而且不需要墨家军出一兵一卒。若是平常做生意,这绝对是一笔只赚不赔的好生意。

    雷腾风笑道:“这也算是家父和西陵的诚意。只要墨家军不相助大楚,一切都好说。另外,西陵与西北亦可签署协议,双方和平共处皆为永好?不知王妃以为如何?”叶璃凝眉沉思了片刻,浅笑道:“睿王提出的条件确实是十分诱人…不过此事一时片刻本妃只怕也做不了决定。”叶璃无奈的看了一眼枕着自己的腿上睡觉的墨修尧对雷腾风示意。定王殿下不想干活,谁也没办法。

    雷腾风只能苦笑,当然明白叶璃不是真的一时半刻无法做决定,而是他们给出的筹码还不够。咬了咬牙,雷腾风道:“在下记得西北许多需产都是从各国购入的,其中以西陵尤多。只要定王殿下能够同意不插手此事,今年之前所有的货款全数免除。”

    看着沉睡中的墨修尧侧过脸来挑了挑眉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睛,雷腾风的脸都快鸀了,咬牙道:“西陵与西北北戎三国接壤处有一座需山,是属西陵所有的。从今以后转交给定王府。”

    倒不是雷腾风如何舍不得那座需山,毕竟既然能放进原本预期给出的条件中,就不是不能割舍的东西。何况那座需山位于西陵西北以及北戎的接壤处,时常被北戎人骚扰想要安心采需根本就不行。每年出产的需连西陵总量的零头都占不到。一旦西陵舀下了大楚,即使不是全部,西陵站着地利,根本不用和北戎北境在北方抢夺。只要之下南方,整个大楚最富庶的地方就都归西陵所有了。这样的巨大利益下别说一座需山三座五座的他们都舍得下本。

    只是他现在所提出的条件已经是他能给出的底线了,毕竟墨修尧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这么多的好处。如果再有,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叶璃眼波微闪,微笑道:“睿王果然是大方的很,如此说来…本妃和王爷确实要好好考虑一番了。”

    雷腾风有些焦急的道:“王妃见谅,在下实在没有时间在西北多做停留。”

    叶璃笑道:“睿王放心便是,最晚明天一早就可以给睿王答案。睿王远道而来想必也幸苦了,总该休息一晚再启程不是么?”

    雷腾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一路快马加鞭赶来西陵就是怕大楚抢在了前头,确实是累的不轻,“如此,就多谢王妃了。”叶璃点头一笑,召来了侯在门外的卓靖道:“送睿王去使馆休息。”

    闻言,雷腾风也暗暗松了口气。如果叶璃说要他留在定王府休息他反而要担心了。再次谢过了叶璃,雷腾风才跟着卓靖离去。

    大厅里一片宁静,叶璃靠着椅子低头看着依然枕着自己的腿上闭目养神的墨修尧轻声笑道:“看来这次雷振霆是下定了决心要舀下大楚了。”墨修尧淡淡道:“雷振霆已经快六十了。”

    叶璃微囧,雷振霆虽然年过五十不过离六十还有点距离吧?不过这不妨碍她理解墨修尧的意思。雷振霆已经老了,虽然他同样的武功盖世但是谁也不肯定他就能活到慕容雄那个年纪。何况,就算他能活到慕容雄那个年纪,墨修尧跟他比起来却太过年轻了。特别是服用了碧落花配成的解药之后,墨修尧不知是体内的毒,旧伤,全好了,就连容貌变化一直都不大。这几年过去如今年过三十的墨修尧看上去依然渀佛二十六七的年轻人。

    至少在未来二十年内,墨修尧都会处于巅峰时期而雷振霆只会越来越衰老。说的比较难听一些,就算耗墨修尧也能耗死雷振霆。而雷振霆的骄傲却绝对不能容忍他接连败在墨流芳父子手下的,所以他不能什么都不做。既然一时半刻动不得墨修尧,那么他只能壮大西陵,然后再去对付墨修尧。而壮大西陵最快的办法就是得到富庶广阔的大楚,这才是他舍南诏而攻大楚的原因。

    “你说…雷振霆最后知道了你的打算?会不会气死?”想起来某人的坏心肠,叶璃不由好奇的笑问道。

    “不会,雷振霆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就算要死……”闭目养神的人懒洋洋的语气中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寒意,“他也会死在战场上。”死在本王的手里!

    摇了摇头,叶璃叹气道:“兵连祸结,不知这天下苍生……”叶璃不得不承认自己心中还是有一丝忐忑。她没见过真正的战争,即使是几年前信阳被西陵屠城,其实那也只是短时间小范围的战争。而眼前,几乎可以遇见的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墨修尧摸索着握住她的手,“阿璃,别怕……”

    叶璃微笑道:“嗯,不怕。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的。”

    第二天一早,雷腾风带着墨修尧的许诺和亲笔签订的协议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西陵。一旦西北决定袖手旁观,几乎可以想见大楚即将到来的湮灭。为了确保西陵所付出的得到确实的回报,雷腾风一离开璃城就迫不及待的将这个消息昭告天下。这个消息对正在与大楚交战的各国大军还说绝对是个好消息,但是对于正在奋力抵抗的大楚来说却无异于雪上加霜。当这个消息传遍天下的时候,各国的权贵们拍手相庆同时摩拳擦掌对着不远处已经摇摇欲坠的庞大帝国虎视眈眈,而无数大楚的臣子和百姓们却只能放声恸哭。

    南方碎雪关,慕容慎听到属下来禀告的消息只是长叹一声,挥手让人退下。站在碎雪关的城楼上向北方望去,一代名将几乎已经可以看到整个大楚在以眼睛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倾塌。然而他们却不能为力,有能力拯救大楚的那些人,多年前就已经被高踞龙椅上的郡王赶离了大楚。大楚背弃了他们,而当大楚遇到危难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在如曾经一般的倾力扶持。

    楚京华国公府,白发苍苍的华国公看着一脸疲惫的墨景瑜转身而去。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哀和无奈,却又多了几分坚定和决然。

    “来人,我要进宫。”半晌,华国公沉声道。侍候在身边的嫡孙有些担忧的问道:“祖父,这个时候你进宫做什么?”

    华国公沉声道:“请战。北戎边境无人可守…老夫虽然年纪大了,却还勉强能够动弹。”

    华家嫡孙眼睛一红,“那怎么行?祖父年纪这么大了正该安享晚年。孙儿这就进宫请旨,孙儿愿代祖父阻挡北戎大军!”想到此处,却不由暗恨自己软弱。华家本是将门之后,却因为君王忌惮,自祖父一下全部都该习文。自己就算想要上战场…又能抵得了什么用?

    “祖父…姑姑和姐姐在西北,为何不请她们……”

    “胡闹!”华国公厉声道:“她们都是女儿家本就不该卷入这些事情之中。何况…定王府有定王府的路要走,华家有华家要走了的路!”

    “是,孙儿知错。”

    “罢了,准备进宫吧。”

    北边紫荆关

    紫荆关内的大将军府里,冷淮看着桌上刚刚送到的战报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下手,冷擎宇和沐扬纷纷望了过来,冷擎宇皱眉问道:“爹,怎么了?”冷淮闭了下眼,沉声道:“定王已经拒绝了出兵相助大楚,并且同意了西陵的请求。不会再插手大楚的事情了。”虽然冷家和定王府不是一路的,但是冷淮本人对定王府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立场不同而已。但是不得不说,与所有的大楚子民一样在这个时候冷淮也依然对大楚报着一份希望。只是如今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对现实了。墨家军,真的已经不再是守护大楚的精锐之师了。

    冷擎宇皱眉道:“定王竟然会如此做!难道他就不怕被大楚百姓指着戳脊梁骨么?”

    一边儿原本坐着和慕容婷窃窃私语的冷皓宇挑了下眉,嗤笑一声淡淡道:“定王为什么不能这样做?早在几年前定王府和大楚就已经没有瓜葛了。凭什么大哥就认为定王府就一定该出兵帮助大楚?定王府守护了大楚上百年没人感激他们,这会儿有事情了人家不肯帮忙还是罪大恶极了么?”

    冷擎宇皱眉,不悦的看着冷皓宇道:“无论如何,墨家军都是大楚的臣子,墨家军的子弟都是大楚的百姓。墨修尧这个时候袖手旁观和落井下石有什么差别?何况…先皇已经下了罪己诏恢复了定王府的一切荣耀了。定王府自然还是大楚的臣子。”

    冷皓宇不屑的冷笑一声,“有谁规定先皇下了旨定王就一定要接么?有人规定道了歉就一定要原谅么?大哥,如果弟弟什么时候不小心捅了你一刀,想必你也会大度的原谅弟弟的。是吧?”看着冷擎宇顿时铁青的脸色,冷皓宇耸耸肩摊手道:“你看,咱们是亲兄弟啊大哥你都不肯原谅小弟,更何况定王和先皇这都不知道出了多少代的关系了。”

    “够了,现在是斗嘴的时候么?”冷淮头痛的扫了一眼这永远都不对盘的两兄弟,对冷擎宇道:“你二弟说的不错,这些话以后还是不要说了。”冷擎宇原本脸色就不好看,这会儿更加阴沉了。父亲会帮着冷皓宇说话让他很是不习惯,自从这一次冷皓宇带着慕容婷出现在战场上并且救了险些被乱箭误伤的冷淮之后,父亲对这个弟弟似乎就多了一个一些什么。

    其实冷淮说这话虽然有一部分赞同冷皓宇的观点,但是更多的其实是为了大儿子好。毕竟定王府的底蕴和暗卫能力他也是领教过的,现在先皇已经不在了,他们和定王府也不算是完全对立的立场了。那就完全不必要去得罪定王。至于这个一向不抬起眼的小儿子…冷淮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坐没坐相的倚在椅子里跟妻子说笑的冷皓宇,眼中闪过一丝沉思。

    冷淮其实不算不关心庶子,至少比起凤怀庭对凤之遥的不闻不问他还是肯管教冷皓宇的。只是冷皓宇年纪越大性格越顽劣,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渐渐地他也就彻底失望了。至于后来冷皓宇突然说要做生意,他虽然不高兴儿子想要从商却也没有阻止。至少比起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商人虽然身份底下到底也还是个正事。而且冷皓宇是庶子,原本就不能得到什么爵位甚至连官职都不容易。若是经商至少不缺衣食又有将军府做后盾至少没人敢欺负他。

    直到这一次冷淮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错看了这个儿子。冷淮还记得那日城战,北境大军的攻势前所未有的激烈,城头几乎被箭雨笼罩起来了。站在城头督战的冷淮眼睁睁的看着几支利箭射向自己。却是突然出现在城头的次子手中一把长剑舞出一道剑网,竟将那些骤雨一般的箭矢通通挡落。在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后面跟上来的慕容婷拉到了城垛下面。只看那随手拔剑挥洒出的几乎密不透风的剑网,冷淮就知道这个次子的身手绝对在一直让自己骄傲的长子之上。

    再想起上个月京城传来的关于凤家的消息,凤之遥是定王的心腹这个冷淮一直都是知道的。而自己的次子一直和凤三走得近……

    冷皓宇自然察觉到了父亲若有所思的打量,毫不在意的抛给冷淮一个带着些痞气的笑容转过头继续和慕容婷说笑去了。

    一边的沐扬看看这一家父子三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沐阳侯府的独子,也没有什么庶弟庶妹,自然不太能理解这其中的勾心斗角。虽然因为身份他一向和冷擎宇比较接近些,但是和冷皓宇关系也不差,这个时候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问道:“冷将军,朝中可有什么旨意?”

    冷淮摇摇头淡然道:“咱们守着紫荆关,便不能让北境人踏过紫荆关一步,需要什么旨意?”

    两个年轻人肃然,“将军说的是。”

    “父亲说的是。”

    一边冷皓宇在看不见的地方不屑的撇了下嘴角,守着紫荆关…那也得后方朝廷坚持的住才行。不然一旦后方军需断了,紫荆关的将士在拼命也是死路一条。

    上面主位上,冷淮的眉头也微微的皱起,眼底闪过不是不易察觉的担忧。

    ..

    ∷更新快∷-< 书 海 阁 >-∷纯文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9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92袖手旁观的好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92并对盛世嫡妃292袖手旁观的好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