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战事起,西陵名将

    295。战事起,西陵名将

    璃城外,震天的战鼓声中两道并肩而行的白色身影傲然的站立在数十万大军跟前。黑压压的渀佛看不到边的墨家军阵营沉寂无声,黑色的旌旗在风中猎猎飞扬。所有人都带着信任崇敬的目光仰望着前方的一对白衣男女。

    叶璃的身后,跟着的是这次将要一起出征的将领。张起澜,吕近贤,凤之遥,墨华,卓靖……

    以酒祭天,整个城外沉寂庄严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香。与前来送行的人们以及墨家军将士共饮一杯之后,墨修尧朗声宣布道:“出发!”清越的声音夹带着内力传遍全场。

    “遵命!”几十万人齐声吼道。

    墨修尧和叶璃相视一笑,走到最前方他们的战马跟前翻身上马。率先车马往远处的官道行去,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墨家军的众位将领,后面的墨家军将士也慢慢的开始移动,渐渐地形成一条墨色的长龙渐去渐远。

    一直到最后一列墨家军的将士离开城门口,守在城外送别的人们才渐渐的散去。徐鸿羽和徐清尘一左一右扶着清云先生,道:“父亲,咱们也回去吧。”清云先生点点头,对两个儿子和长孙叹道:“苍龙腾空…以后璃城的事情只怕不少。定王竟然将西北托付给你们,你们多多费心吧。”徐鸿羽恭敬地道:“父亲请放心,西北关系定王府和墨家军命脉,儿子断不敢轻忽。”

    清云先生看着眼前的儿孙,欣慰的点了点头。笑道:“以后不只是这天下,西北也多风雨,你们自己小心。”

    “多谢父亲提醒,儿子明白。”

    墨小宝一左一右拉着冷君涵和徐知睿,眼巴巴的望着眼前的大人。他虽然足够聪明,但是有的话还是听不明白的。但是他知道太公是在嘱咐舅公和舅舅些什么,“太公,御宸也要帮忙。”

    清云先生含笑摸摸墨小宝的小脑袋笑道,“你啊,乖乖的听话就是帮了忙了。”

    墨小宝委屈的皱了皱小鼻子,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徐清尘俯身抱起墨小宝笑道:“好好照顾知睿和君涵,这样就是帮了舅舅大忙了。”墨小宝心满意足的偎进大舅舅的怀中,仙人舅舅的要求一定要答应呀。再看看身边两个小小的包子,墨小宝同学的责任感顿时膨胀起来。这两个小豆丁什么都不懂,显然是需要人照顾的。好吧,本世子就勉为其难的好好照顾他们好了。抬起头望着远处走的越来越远的黑龙,墨小宝在徐清尘怀里蹭了一下感觉鼻子有些酸酸的。小宝好想娘亲哦。

    西北的面积并不大,以墨家军的行军速度不出几天时间就到了西北与西陵接壤的边界。墨家军丝毫不做停留,也不给西陵边境的守军反应的时间,只以两天的时间就攻破了西陵的边城,这也是西陵立国以来,这座边城第一次别人叩开。而此时,西陵的战神雷振霆却还在大楚境内,将满是野心的目光投向大楚的富饶的南方。

    接到战报,雷振霆震惊的打碎了手中的青瓷茶杯,猛然站起身来怒吼道:“墨修尧!”

    底下原本还信心满满的将领们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中一人壮着胆子起身问道:“王爷?墨家军出兵帮助大楚了?就算如此,咱们也未必怕他啊。”虽然墨家军骁勇天下皆知,但是这一次要面对的可不是西陵一家,同时还有北境和北戎。虽然他们是不知道那个北境到底怎么样,但是能在短短几个月逼近到楚京几百里处,只怕也不简单。至于北戎,塞外蛮族彪悍善战是人所共知的。定王府想要以一敌三,胜败犹未可知。

    “是啊,王爷息怒。咱们也未必怕他墨修尧!”这么想的人显然不在少数,众将领纷纷摩拳擦掌。渀佛浑然忘了几年前被墨家军打得落花流水的情景。

    雷振霆冷笑连连,“出兵帮助大楚?哼!墨修尧倒是出兵了,不过不是帮助大楚,而是出兵攻打西陵!”

    “什么?”众人惊骇。

    最初的震怒平息下来之后,雷振霆也冷静下来了。沉声道:“墨修尧和叶璃亲自率数十万大军进攻西陵。已经攻破了变成,边关几十万守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措手不及落荒而逃!废物!几十万人居然连两天都撑不下去来!”如果说雷振霆丝毫没有防备墨修尧也是不可能的,别说现在战时,就是平常时期他也是紧盯着墨家军的。所以即使率举国兵力攻打大楚,他也不忘在西北边境上放了几十万大军镇守。却没想到,几十万大军在墨修尧的手下连两天都撑不下来!

    “墨修尧明明答应过不插手的?!如今公然毁约实在是卑鄙至极!”

    雷振霆冷笑,“卑鄙?所谓的约定愿意遵守的时候才有效,不愿意遵守的时候那就是废纸一张。更何况…墨修尧答应的事不插手东楚和西陵之间的战事。”他的确没有插手两国之战,他直接出兵攻打西陵去了。

    “王爷,属下愿意带兵回去增援边关!”有人请命道。

    雷振霆闭了下眼,沉声道:“墨修尧只带了四十万人进入西陵,另外还有数十万大军就守在西陵的边境上。”

    众人惊愕,“墨修尧这是想要阻止咱们回师增援?”

    “不错,西陵边境上的守将,是墨家军的张起澜。此人虽然年纪不算大,却是墨家军的老将。如果我军全军返回他自然是拦不住,但是拖延我们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最重要的是,一旦我们撤军,很难保证东楚的将士不趁机追赶。到时候我们就会腹背受敌。”雷振霆淡淡道,渀佛在瞬间苍老了好几岁的脸色阴沉黯淡。他没说的是,就算他们成功回去阻击了墨家军,这两个月在东楚的一切就可算是前功尽弃了。东楚的士兵虽然不够骁勇,但是也不是不会动的泥人。这两个月西陵的将士伤亡并不少。如果无功而返甚至还陷西陵入险地的话,他这个摄政王只怕就算再有权势也该到头了。

    直到此时雷振霆才明白,自己是被墨修尧给彻底的耍了。甚至他不得不怀疑这几年墨修尧如此韬光养晦就是为了等自己等不及了对大楚发动攻击的机会。因为墨修尧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出手对付大楚的。

    “墨修尧!好一个墨修尧……”雷振霆咬牙切齿道。

    “王爷,难道我们就这么……”下面的将领义愤填膺的道。就这么如何?放任西陵被攻打不管,继续进攻大楚?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就这么放弃大楚已经到手的领土回去?这让他们又怎么能甘心?

    有人犹豫道:“世子镇守皇城,或许能挡得住墨家军的进攻。我们分出一部分兵力回去增援……”这话说到最后自己也有些恹恹的没了声音。他们的兵力虽然远胜于墨家军,但是若是分出一半回去的话,先要越过四十万墨家军的封锁。然后才能对上墨修尧的精锐。这时候还能剩下多少人暂且不提,只说剩下的这些人对上墨修尧的大军能有多大的作用就已经让人担忧了。

    房间里沉默了许久,才听到雷振霆的声音响起,“副将,本王给你留下三十万人。继续攻打东楚,不可冒进。”

    坐在有下手大军副手同样也是雷振霆的心腹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朗声道:“属下遵命,请王爷放心。”雷振霆点点头道:“本王带领剩下的人以最快速度启程,返回西陵。希望还来得及……”

    众人想安慰王爷不必太过有心,墨修尧总不至于短短十几天就能打到西陵皇城。但是看着自家王爷疲惫的神色,安慰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雷振霆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

    “属下告退。”将领们恭敬的退了出去,空寂的房间里雷振霆独自一人坐在幽暗的灯下。许久,手一挥将桌上的卷宗茶杯通通扫落在地,“墨修尧!”

    如雷振霆所预料的最坏的结果,或者说墨家军重复了数年前西陵进攻大楚的时候的情景。一路上势如破竹,短短半个月时间,四十万墨家军就已经攻下了西陵四座城池,挺进到了西陵腹地的汴城。这是西陵境内仅次于西陵皇城的城池,其繁荣程度甚至还在原本有慕容世家盘踞的安城之上。因为这里是西域诸国前往璃城甚至前往中原的必经之路。这里的热闹繁荣程度自然不言而喻。更重要的是,西陵虽然面积广阔,但是大部分地区不适合种植粮食。而仅剩的一些生产粮食的地方中有一半都在汴城附近。这里还坐落着同为当世三大书院之一与骊山书院齐名的龙山书院。就坐落在汴城城东的龙山上。

    这样一个重要的地方,自然是不比其他。当墨家军赶到此处的时候,原本坐镇皇城的雷腾风也率领三十万大军赶到了汴城。于是两军便在汴城第一次真正的对峙起来,之前的几仗都只能算是墨家军单方面的碾压。雷腾风带着兵马一路狂奔到汴城累的不行,墨家军接连高强度的战斗和行军二十多天,到了此处也同样累的不轻。于是墨修尧便下令在汴城外安营扎寨稍事休息再开始攻城。

    墨家军大帐里,所有的将领都是一脸意气纷发的神色。接连几场的大胜让他们兴奋之余更多了几分未尽兴之意,所以当墨修尧下令暂停攻城的时候许多人都有些按捺不住,纷纷前来请战。

    墨修尧与叶璃并肩坐在大帐的主位上,靠着一边的扶手似笑非笑的望着为了谁先去攻城吵翻了天的众人。凤之遥懒洋洋的瘫在椅子里,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争吵,掏了掏耳朵看向墨修尧道:“王爷,还是您说句话吧,不然真的要打起来了。”闻言,争吵中的众人立刻停了下来,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望向墨修尧。

    墨修尧慢条斯理的道:“本王不是说了么?安营扎寨,休息。明日再行攻城。”

    云霆不解的道:“可是王爷,雷腾风的三十万援军已经到了。咱们不是应该趁他们人马劳顿打个措手不及么?”

    墨修尧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他是人马劳顿,咱们比他们更劳顿。诸位是不是认为咱们这一路打得太顺利了,所以西陵就真的不堪一击了。大家不要忘了,最近这十几二十年,西陵和大楚之间一直都是西陵站着上风的。”

    那不是因为咱们墨家军没参战么?有人在心中暗暗嘟哝道。

    墨修尧漫不经心的道:“咱们这些日子之所以能赢的这么顺利。一是因为雷振霆将大部分的精锐的抽掉去攻打大楚去了。而是因为咱们出其不意,他们来不及反应。西陵虽然经常侵犯别人的边境,但是他们本土确是很多年没有打过仗了。他们的弱点和墨家军很相似。善攻不善守。本王可以很认真的告诉诸位,咱们的仗,从汴城才真正开始。”

    吕近贤皱眉道:“王爷未免太过抬举雷腾风了。”

    “王爷抬举的不是雷腾风。”一直沉默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叶璃开口道:“汴城是西陵除了皇城以外的第一大城。这里可说是真正的藏龙卧虎。”

    藏龙卧虎?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还真没听说过西陵有什么重要的人物。

    叶璃含笑摇摇头道:“西陵在镇南王之前有三大名将,在座的诸位可有谁听说过?”

    在场的都是武将,对这些自然大都能了若指掌。云霆沉声道:“启禀王妃,西陵三大名将是指西陵奉天大将军龙阳,西陵靖天大将军朱焱还有西陵顺天大将军大将军风傲。这三个人都是据说是西陵前一任皇帝宣文帝的少年至交。宣文帝登基之后就为他开疆拓土,征战四方。宣文帝在位其间西陵的领土向西拓展了将近原本领土的三分之一。但是这三人中只有朱焱一人曾经跟太王交过手,一平一败。另外两个人一直都在西边和北边。如今的西陵皇登基之后,被其弟镇南王辖制,但是这三位将军忠于宣文帝也忠于宣文帝所选的西陵皇,所以与镇南王不合。先后被镇南王罢黜了兵权。这已经是…二十前的事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他们知道的与云霆所说的也大都一致。那三位将军如今最小的一位也该有七十高龄了。也不知还在不在世,就算还在,也不可能再上战场打仗。

    叶璃淡笑,“很遗憾,这三位将军中如今有两位就在汴城。奉天将军龙阳和靖天将军朱焱。”

    众人默然。

    墨修尧含笑望着众人,“诸位,还打不打?”

    沉默了一会儿,“当然打!不过…确实可以休息一下再打!”终于有人道。汴城可不只有雷腾风带来的三十万人,汴城周围的守军,再加上从前方溃败下来的散兵加起来至少也有二十多万人。就算龙阳和朱焱再跟雷振霆不合,也不会看着汴城被围攻而袖手旁观的,只怕早就准备好了等着他们了。勇往直前是好事,但是不顾一切的看不清眼前的现实的勇往直前那就是愚蠢和冲动了。

    墨修尧满意的点点头,“很好,现在都去休息。明天舀你们的攻城计划给本王看看。”

    “属下告退!”

    众人都退下,走在最后的凤之遥犹豫了片刻还是留了下来。墨修尧瞥了他一眼,不悦的道:“你还想说什么?”凤之遥想了想重新做了下来,“王爷?龙阳和朱焱真在汴城?”

    墨修尧一乐,“本王骗你是有什么好处么?”

    凤之遥叹气,“这运气也太差了。这些老妖怪遇到一个也就罢了,怎么还一次遇到两个?听说当年,就是摄政王跟朱焱交手赢的也相当艰难啊。”大楚前代摄政王墨流芳被称为旷世奇才。平生未遇一败,但是却和朱焱达成了平手。这就足以证明这位靖天大将军的不简单了。何况另一位奉天大将军虽然从未和墨家军墨家军交过手,但是当年在西域这位龙大将军的名头可是比西陵皇还要响亮。横扫西域诸小国,其杀名已经到了可止小儿夜哭的地步了。

    墨修尧笑道:“确实是运气不太好,这几位老将军冲锋陷阵可能困难了一点。但是做个军师幕僚指点雷腾风一二,却也足够你们难受的了。不过咱们运气也不算差,汴城前方一马平川,不然还没到城下咱们就该倒霉了。”

    凤之遥一愣,不解道:“什么意思?你不打算自己动手?”

    墨修尧笑道:“我动手也不会比你们动手好到哪儿去。本王…不喜欢城战。”

    凤之遥忍不住翻白眼,打仗的时候还由得你挑喜不喜欢么?不喜欢这座伫立在他们面前的汴城也不会凭空消失。

    墨修尧有些遗憾的道:“说起来,本王还真的想要会一会这几位老将军。只可惜…他们年纪大了…”或许是墨修尧太过惊采绝艳,也或许是定国王府的名声太过响亮。墨修尧这一代几乎无人能与他争锋。比起他的父亲,甚至兄长那时候墨修尧无疑是寂寞的。人们提起定王总是无比的推崇他如何的运筹帷幄,如何的能征善战,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能够畅快淋漓的酣战一场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培养后人?”凤之遥低声嘟哝道。

    墨修尧笑道:“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了。这样…才比较有趣一些。”

    最后,依然没能探出墨修尧是什么意思的凤之遥气嘟嘟的走了。

    大帐里,叶璃靠在墨修尧怀里轻声问道:“这两位老将军确实是不简单,咱们当真要小心了。明天攻城里真的不管他们?”墨修尧淡淡一笑道:“杀一杀他们的锐气也好,这一路上都太顺利了,不好。”

    叶璃点头,她明白墨修尧的担忧。事实上这也正是她的担忧,虽然突然出现在汴城的这两位老将军有可能会打破他们原本的计划。但是总比让这些将士带着过度的骄傲面对以后的敌人甚至走上毁灭要好得多。这世上不是只有墨家军才是精锐,也不是只有墨修尧才会打仗。

    “时间来得及么?若是让雷振霆赶回来。到时候被前后夹击的就变成咱们了。”

    握着她的手,墨修尧道:“放心吧。再怎么样…四十万大军张起澜若是连一两个月都拖不住,那他这些年也白忙了。何况…我还有点别的礼要送给雷振霆呢。”叶璃转念一想,“慕容慎?还有南诏?”能在南边对雷振霆造成威胁的,除了墨景黎的大军就是镇守碎雪关的慕容慎和南诏了。墨景黎死守着自己的地盘,除非雷振霆打过云澜江否则他在南方的黎王军事绝不会动的。所以就只有慕容慎和南诏了。

    “你许给安溪公主什么好处了?”国与国之间的征战,绝不只是交情那么简单。没有实在的利益是绝对行不通的。

    墨修尧不会隐瞒叶璃什么,笑眯眯的道:“不是我跟她谈的,你看看,今天刚收到的信。”

    叶璃接过信笺一看,含笑道:“是大哥的?是大哥…跟安溪公主谈判的?”微微叹息了一声,“大哥他……”

    “他是整个西北和定王府的智囊。”墨修尧握着她的手坚定的道。徐清尘在做他应该做的,虽然这样的事情会渐渐地消耗他和安溪公主之间的交情。不是说安溪公主心中会有什么看法,而是当双方处在了各自的利益上的时候,原本的交情就会渐渐地淡去并且习惯他们现在和未来的关系。但是墨修尧并不打算为此对徐清尘怀有什么歉意。

    叶璃摇摇头,道:“靠近南诏边境的三个州给他们?安溪公主居然同意了?”这样的条件太过虚无缥缈了,墨家军到底能不能赢过西陵都还不一定呢。

    墨修尧笑道:“定王府和雷振霆,南诏必须选一边。远交近伐…就算与定王府交恶,南诏也占不到什么好处。但是如果与定王府合作的话,吞下西陵几个几个州未必不是可能的事情。”

    “你当真打算将西陵分给南诏?”叶璃挑眉。

    “这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自己都没有。”

    所以,还是空口画大饼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9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95战事起,西陵名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95并对盛世嫡妃295战事起,西陵名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