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美人恩,宿书房

    308。美人恩,睡书房

    “叶璃,本宫要向你挑战!”

    此言一出,大殿中顿时一片宁静。好半晌才听到凤之遥的笑声从大殿中响起。先是低低的闷笑,到了后来渀佛是憋不住了干脆放声大笑起来。笑的凌云公主恼羞成怒,怒瞪着凤之遥道:“你笑什么?!”

    凤之遥抹了抹眼角的眼泪,笑眯眯的摆摆手道:“没什么,突然想笑就笑了。”然后转向墨修尧和叶璃,动了动嘴唇无声的说了几个字。精通唇语的叶璃却看得分明,凤之遥说的是“蓝颜祸水”。墨修尧虽然不知道凤之遥说的是什么,但是只看他的神情也能猜到几分,危险的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原本凌云公主其实也是一时冲动,但是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反而放开了。仰着下巴看向叶璃问道:“怎么样?你敢不敢?”

    叶璃有些无奈,含笑看着凌云公主问道:“公主,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当年之所以会接受挑战是为了墨修尧也是为了定王府以及她身为定王妃的尊严。但是现在,叶璃实在想不出她为什么要接受凌云公主的挑战。看凌云公主的大半也知道她已经成婚了,总不可能还惦记这墨修尧吧?至于定王府的尊严,现在早已不需要她这个王妃去打败一个本就是战败的国家的公主来证明了。

    “你不敢?!”凌云公主不屑的看向叶璃。

    叶璃微笑道:“我不必。”她不必接受凌云公主的挑战,这世上没有谁敢说她配不上墨修尧,敢说她不配做定王妃。

    闻言,凌云公主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叶璃说的没错,她不必接受她的挑战。说的再明白一点,以凌云公主现在的名声和地位,根本就没有资格向定王妃挑战。

    西陵皇看着气氛有些尴尬,连忙开口道:“凌云从小就被朕宠坏了,不知轻重还请王妃见谅。”

    凌云公主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西陵皇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厉声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还不下去!”

    墨修尧牵着叶璃站起身来,对西陵皇笑道:“西陵皇,既然咱们已经谈妥了。本王和王妃就先回驿馆歇息了,这几天阿璃也有些累了。”西陵皇连忙笑道:“定王和王妃何不就暂住在宫中?朕已经命人打扫了挤出宫殿给定王一行居住。”墨修尧摆摆手笑道:“这就不必了,本王对住处不挑剔。先行告辞。”

    “这…朕还未定王和王妃准备了接风宴……”

    叶璃浅笑道:“多谢西陵皇费心了,不过我确实有些累了,今天就只能谢过西陵皇的好意了。”

    定王和王妃都如此说了,西陵皇也不好强留。只得让人送他们出去。墨修尧牵着叶璃的手走到凌云公主跟前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才继续往外走去。看着墨修尧一行人都出了正殿,西陵皇才松了口气将目光转向凌云公主有些不悦的皱眉道:“凌云,你?!”

    只见凌云公主惨白着脸色,突然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了。西陵皇吓了一跳,连忙命人过来扶住凌云公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这个女儿刚刚让他很下不来台,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到他突然吐血西陵皇还是有几分担心的。

    太医来得很快,蘀凌云公主把了脉,有些疑惑的道:“公主怎么救突然受了内伤了?”其他人自然也不明白,毕竟凌云公主虽然说了要挑战定王妃,但是毕竟并没有打起来啊。殿中其他人也同样连碰都没有碰到过凌云公主半点。怎么就会突然受了内伤了。

    “定王!”凌云公主抬手抹去唇边的血迹,低声咬牙道。

    这些日子,整个西陵皇城却是风云暗涌。定王府众人占据的城中驿馆虽然因为外面有墨家军将士镇守而宁静了许多。但是每天却依然有各种各样的人以各种理由前来求见甚至是围观。虽然现在西陵皇城里做主的还是西陵皇室和朝廷,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西陵皇城已经是属于定王府的了。心思灵活又没打算跟着西陵皇南下安城的人们自然就免不了打起定王府的主意好为自己的将来谋个好出路。

    驿馆里,九月天的西陵皇城已经有了几分初冬的萧飒。幸好西陵的府邸本就少有植物,倒也不显得凄凉寥落。院子里的假山边上,墨修尧与徐清柏正对坐弈棋。叶璃坐在墨修尧身边观战,就连一向好动的凤之遥和徐清锋也坐在一边看着。墨修尧和徐清柏棋风都不是大开大阖的人,漫不经心的你老我往倒也颇有几分闲适之感。凤之遥在一边看得无聊,便侧首去看坐在墨修尧旁边的叶璃,笑道:“王妃,这两天西陵皇城里有件奇怪的事儿你听说了么?”

    叶璃抬眼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

    凤之遥笑道:“听说昨天是西陵皇城的那个什么秋月会。大概就是城里的官家千金贵妇聚会之类的节日吧,难道她们没有给你发帖子?”凤之遥倒是有些诧异,按道理那些西陵皇城的达官贵人不会那么没有眼色才对啊。特别是那些根本没打算跟着西陵皇南下的人。

    叶璃想了想道:“确实收到了几张帖子,不过我推掉了。出什么事了么?”

    “推掉了也好,听说昨儿凌云公主去参加秋月会,接过被人挡在门外不让进去了。”凤之遥笑容里绝对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谁让凌云公主那个女人长得刻薄也就算了还一副鼻孔长在头顶上的模样,可不是招人恨么?凤三公子可从来都不是心底宽厚的人。

    “挡在门外?这是为何?”叶璃挑眉,生出几分兴趣来了。凌云公主就算再怎么飞扬跋扈也是西陵的公主,她确实有那个高傲的本钱。一般的权贵大都不会跟她争锋相对的,何况是这样故意打她的脸。凤之遥笑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凌云公主在宫中挑衅定王妃的消息如今已经传的满城都是了。话说当年凌云公主在大楚的事情西陵的权贵们可也都是知道的。如今又给舀出来说嘴了,碰巧,今年负责举办秋月会的人就是西陵城的富商孙家,孙家自从慕容家覆灭之后崛起的极快,如今可说的上是皇城首富也不为过。本身又是西陵旧臣弃官从商的,一贯也跟凌云公主不怎么对盘。如今皇城易主他们岂会再将凌云公主放在眼里?”

    “孙家?”一边下棋的徐清柏抬起头来问道。

    凤之遥挑眉笑道:“怎么?四公子有印象?”徐清柏点点头道:“我刚到西陵没多久,孙家的家主就派人来送过礼。这两天孙家应该也没少往驿馆送礼吧?”

    墨修尧低头继续思索棋路,叶璃和凤之遥望向站在旁边的卓靖。这些事情都是卓靖和林寒在处理,卓靖想了想道:“这几天孙家的家主却是派人送了不少礼物来。另外,孙家的张公子还亲自前来求见过一次。不过王爷和王妃说了不见任何人,属下便回了。”

    叶璃有些不解的问道:“四哥,孙家有什么问题么?”

    徐清柏摇摇头道:“那倒是没有,我只是觉得这孙家的家主眼光倒是独到。我当初刚来西陵的时候,整个皇城只有他们上前来结交。”凤之遥不以为意,淡淡道:“或许他是想要两边讨好呢,商人么…总是不喜欢将筹码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徐清柏摇头道:“以孙家如今的财富和地位,容不得他随便动作。若不是你们来得快,说不定再过些日子孙家就该倒霉了。就是现在…你觉得西陵皇舍得将孙家那么多的财产留给定王府么?”

    叶璃沉吟片刻道:“这么说…很快孙家的家主就应该要再次来求见了。昨天的事只是孙家对定王府的一个表态?”徐清柏啪嗒一声落下一枚棋子,笑道:“可以这么说。”

    “这事…王爷怎么看?”凤之遥笑眯眯的看向墨修尧。这几天他们收到的各种礼物可不在少数,其中金银珠宝奇珍古玩自然是不用说了,什么稀世珍宝也不算稀罕。但是还有不少绝色美人就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了。这些美人中固然有一些绝色名妓舞姬,但是更有一些确实西陵权贵富商们的妹妹女儿等等。虽然说天下人皆知定王对定王妃一片真心情深意重,但是总免不了有些人想要存着一些侥幸心理来试一试。于是,定王殿下平生第一次得到了被王妃赶出卧室睡书房的待遇。旁观的凤之遥也不由得表示:王爷很冤枉。

    墨修尧淡淡的扫了凤之遥一眼,随手丢下手中的棋子淡然道:“这些事琐事不是说了交给清柏处理就可以了么?”说罢,还不着痕迹的望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叶璃一眼。徐清柏是阿璃的第表哥,当然知道怎么处理才不会让阿璃不开心。其实对于那些殷勤的来献礼特别是不长眼的来献什么美女的人,墨修尧的想法就是直接杀了算了。但是显然这样的想法不止手下的人要反对,就连阿璃也不会同意。

    见墨修尧无意下棋了,徐清柏也含笑放下了棋子。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叶璃和墨修尧,定王被赶出门睡了两天书房的事情他当然也知道。同样也感到有些惊讶,要知道这几年下来这对夫妻一直都是恩恩爱爱的连脸都没有红过。墨修尧的身份摆在那里,要说没有什么美色引诱根本就不可能。但是也从没见到璃儿为此吃过醋,这一次…难不成墨修尧真有了什么想法不成?徐清柏清俊的眼眸微微闪了一下,含笑问道:“王爷言重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岂敢擅专?凤三公子,看你这般高兴,难道这次真的有送来什么惊世绝色?”

    凤之遥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什么叫看他这般高兴?说的好像他是那什么色中恶鬼一般。不过看墨修尧笑话的心情瞬间压过了心中淡淡的不爽,笑眯眯的道:“四公子别说,还真是有。前儿西陵长宁侯就送来了一对绝色尤物。虽然说算不得倾国倾城,但是也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儿。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对双胞胎,两人长得一模一样。我跟卓靖林寒看了半天也没有分辨出来谁是谁。”

    一边的卓靖摸了摸鼻子,心中暗暗腹诽:凤三公子,看了半天的人是你,没分出来的人也是你。能不要扯上咱们这些无辜的外人么?他们可是经过王妃专门的训练和教导的,怎么可能连一对双胞胎都分辩不出来?

    墨修尧听着凤之遥兴致勃勃的向徐清柏和徐清锋介绍这几天送过来的美人,再看看身边的叶璃唇边几乎和徐清柏一模一样的微笑,不由得心头一凉。其实他也不明白阿璃为什么就突然生气了,但是他知道绝对不是单纯的为了那些根本就不值得一提的女人。这些年来阿璃从来没有跟他生过气,就算偶尔有也更像是玩笑。但是这一次墨修尧是真正的感觉到了阿璃是真的不高兴了,但是…到底是为什么呢?

    看着叶璃唇边淡淡的微笑,墨修尧心中越发的纠结烦躁起来了。

    淡淡的将目光转向兴奋不已的凤之遥,墨修尧道:“凤三,听你说的这么高兴……”凤之遥眨了眨眼睛,茫然的望着冷笑的看着自己的墨修尧。只听墨修尧的声音微凉,“长宁侯送来的那对孪生姐妹,本王就赏给你了。长宁侯血缘虽然离得远了,但是毕竟还是西陵皇族,多少也要跟他一点面子。那对孪生美人你要…好好对待。”好好对待四个字墨修尧说的格外低沉,凤之遥顿时心中咯噔一声,渀佛一瓢冷水当头将他有些兴奋的脑袋顿时淋清醒了。

    乐极生悲,上司的热闹不是那么好看的,古人诚不欺我。凤之遥哭丧着脸默默想着。

    既然已经送出去两个了,墨修尧也想到其他的人应该怎么安置了。谁让阿璃不喜欢他随便杀人呢,但是放在驿馆里阿璃又会心情不好。墨修尧摸摸下巴满意的想着,对凤之遥道:“吩咐下去,按照军功的大小…把那些女子都赏赐给将领吧。”

    旁边的徐清锋和秦风脸色微变,徐清锋连忙道:“那个…启禀王爷,属下就不用了。”他可是回去就要和天香成亲的,带一个女人回去算怎么回事?就算天香不生他的气他爹她娘也能打断他的腿。秦风轻咳了一声,跟着道:“属下也谢过王爷美意。”

    墨修尧挑眉,看着秦风道:“清锋不要还说得过去,秦风你当真不要么?你都有三十多岁了吧?早就该成亲生子了。本王记得这里面有一个是书香世家的嫡女,要不本王让凤三把那个姑娘给你?”秦风连连摇头,苦着脸道:“多谢王爷,属下心领了。”王爷的热闹果然不好看。

    “清柏?”墨修尧笑眯眯的看向徐清柏。徐清柏微笑若定,“多谢王爷美意,徐家家规未婚之前,婚后未满四十而无子不可纳妾。”

    墨修尧点头笑道:“这个本王知道,带两个回去做婢女也不错。”

    “在下长年四处飘荡,只怕唐突了佳人。”徐清柏笑容不改。

    将一干不乐意领受美人恩的下属都打发了出去,墨修尧才回身望着叶璃,抬手抬起她的小脸柔声问道:“阿璃,你还在生气么?”叶璃笑容淡然的看着墨修尧道:“王爷说哪儿话,我何时生气了?”墨修尧将她搂入怀中,将脸埋在清香的发时间闷闷地道:“阿璃,你别生气好么…你不高兴…我去把那些女人全部都杀了!”说道杀了之时,墨修尧的语气中一紧不自觉的带出了几分煞气。

    叶璃心中微微一震,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道:“别胡闹,咱们刚刚落下西陵皇城,想要快些安定下来就和西陵本地的权贵闹得太僵了。你全部杀了,比当初就直接给人家送回去还要糟糕。”其实,叶璃自己也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不高兴。墨修尧对她的心意她当然知道,她也相信墨修尧是对她一心一意的。但是看到那么多人送来的美人,看到那么多美人将倾慕的目光落在墨修尧身上的时候,心中的不悦就这样几乎无法掩饰的冒了出来。

    或许是从前她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过她的丈夫可能会吸引多少女子的目光和爱慕。虽然从前有过的如苏醉蝶和柳贵妃甚至是凌云公主这样的人物,但是叶璃也从来没有觉得这些人会给她和墨修尧的关系带来任何的伤害。或许是墨修尧将来的身份会越来越高,也就注定了会有越来越多的女子被他吸引,甚至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源源不断的送来各式各样的绝色美女。更甚至,如果有一天墨修尧君临天下…大臣们是绝对不可能容忍后宫中只有她一人的。或许也与这些还显得十分久远的是请完全无关,她就是无端的对眼前的情形感到烦闷和厌倦。

    “不喜欢就杀了,那又能怎么样?”墨修尧闷闷地道,抬起头来以手抚着叶璃清丽的容颜,墨修尧目光深沉而决然,“如果为了那些所谓的权贵让阿璃不高兴的话,那就他们统统都赶走有怎么样?在这里,在定王府谁敢说本王的不是?阿璃,你别跟我置气,我难过…。”

    叶璃幽幽轻叹一声,靠进墨修尧怀里轻声道:“我不是为了这事生气。其实……”有些烦闷的叹了口气,叶璃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心里有些烦闷而已。”对于自己这样不受控制的情绪叶璃也感到十分困扰。前世今生,她极少有这样自己无法控制住情绪的时候。墨修尧抬手摸摸叶璃的额头,关心的道:“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让大夫过来看看?”

    叶璃摇摇头,“我很好,没事…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

    “真的没事?”墨修尧不放心的问道,但是看叶璃的面色如常,也确实不像是哪儿不舒服的样子。

    “真的没事。”

    “那…为夫今晚可以回房睡么?”墨修尧问道。

    叶璃望着他看了半晌,才站起身来摇了摇头道:“我的心情还是不好,所以…还是辛苦王爷你-< 书 海 阁 >-。”看着叶璃转身漫步而去的声音,墨修尧淡然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淡淡的温暖和无奈。

    “王爷。”宁静的园中只剩下墨修尧一人,眼中的温暖渐渐地淡去更多了几分冷意和煞气。秦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墨修尧的身后。墨修尧低眉问道:“王妃这两天可有哪里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秦风低头想了想,摇头道:“没有,王妃吃穿住行一切正常,也没有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虽然王妃这次将王爷赶出去睡书房什么的比较罕见,但是秦风也没有认为是什么大事。一对夫妻哪里有不闹脾气的?虽然他没有成过家却也听军中的一些成婚了的老人说起过。男人么,偶尔睡睡书房跪跪算盘什么的,太正常了。

    “去吧,保护好王妃。她这两天精神有些不好……”墨修尧吩咐道。

    “是,属下遵命。”

    “启禀王爷,白家刚刚派人送来了一些东西。”林寒进来禀告道。

    墨修尧挑眉,如果只是一般的东西,根本不需要特意进来禀告他。林寒道:“白家送了不少厚礼,其中还有…四名美女和四名…小厮。”说到小厮林寒的脸也有些扭曲了。白家不愧是西陵的名门世家,想的就是比别人周到。大概是听说了定王对美女不感兴趣,于是另辟蹊径以丫头小厮的名义送了是个容貌清秀的少年。

    “白家?”墨修尧声音森冷。

    林寒点头道:“正是,白家的大管家亲自送来的。还留下了帖子请王爷王妃赏脸去白家饮宴。”

    “杀了!”墨修尧眼底掠过一丝血光,一闪即使。慢慢的在后面补充了一句,“不用告诉王妃了。”

    ∷更新快∷-< 书 海 阁 >-∷纯文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8美人恩,宿书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8并对盛世嫡妃308美人恩,宿书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