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西陵望族的效忠

    309。西陵望族的效忠

    杀几个人毕竟不是杀几只鸡那么没有半点麻烦。至少,很快就知道自己送过去的人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所以,第二天一早,白家的家主就亲自上门拜访了。

    白家有西陵皇城第一世家之称。在西陵的地位与原本的徐家在大楚相差渀佛。只不过徐家历代都不爱专营政事,以治学为要务。而白家正好相反,从西陵开国以来,白家人历代都在朝中为高官,甚至,西陵的历代后妃中,也有许多白家的女子。白家历代出了数位皇后十几位贵妃,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后族。但是自从摄政王雷振霆掌权一来,虽然皇后依然是白家的女子,甚至当初可谓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倾容贵妃苏醉蝶也是借着白家这个姓氏进宫的。虽然白家与镇南王暗中也有许多勾连,但是只有一条,皇后无子,而镇南王早逝的王妃以及如今的镇南王世子妃都不姓白。这就让白家的权势无形中零落了不少。

    雷振霆其人,心机算计绝非懦弱的西陵皇可以比拟的。所以他即使用着白家,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后族就剥夺其权势,但是他却绝对不会让白家的风光再盛过从前,所以最近这些年,不说宫里和镇南王府,白家的女子就是嫁入宗室的也是极少。时间一长,白家又岂会看不出来镇南王有打压自己的意思。白家这样的家族,自然不会将所谓的忠君爱国看的有多重,对他们来说家族的延续和富贵权势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当墨家军兵临城下开始,他们就已经在计划后面的路了。而大楚的徐家…无疑是让他们参照的楷模。

    徐家只是嫁了一个外孙女给定王,如今徐家在定王府的权势却可以说是风头无两的。白家没有想过取代定王妃,但是只要定王能看上一个白家的女子将来白家在西陵皇城的地位就会跟别的西陵世家大为不同。所以,在以仆婢送过来的八个男女中,还有两个白家庶出的小姐和一个庶出的公子。只是这些人进了驿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因为墨家军是出来打仗的,所以并没有带丫头仆人出来。驿馆中除了墨修尧叶璃等近身服侍的人以外做粗活的大都还是西陵人。这些西陵世家别的做不了,打探点消息却是可以的。驿馆面积并不大却全然没有那些人的消息,显然是凶多吉少了。这让白家的家主如何能不着急?

    “白家主,王爷有请。”被晾在外厅里喝了半个时辰的茶,白家家主心中有几分着急和不悦,但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看到前来传话的林寒,也没有丝毫世家家主的高傲之气,有礼的点头笑道:“多谢公子,请前面带路。”

    墨修尧接见白家家主的地方依然是驿馆里的小院里。这驿馆原本也没有多大,内院是叶璃和墨修尧的住处,这几日叶璃心情不好墨修尧自然不许外人前去打扰她,公事一般都在外院的书房处理了。白家主被林寒领到园中的时候墨修尧正坐在树下手里舀着一个什么东西慢慢的雕琢。白家主忘了一眼,却是一只已经雕琢成行的簪子。虽然一时看不出来是什么花样,但是看墨修尧小心雕琢打磨的模样,也知道必定是很重要的。而且但看那玉质…白家主心中不由的一抽。那是一块极品的白色暖玉,这样质地的暖玉就是在整个西陵国也不多见。而西陵皇城里目前只有一块,当初白家主也十分垂涎最后却被孙家给买去了。更重要的是当初自己心心念念打算请玉雕大师雕刻一件稀世珍宝的宝玉竟然成了定王手里一只不起眼的发簪。一时间白家主得不得说是痛心疾首。

    墨修尧并没有理会站在跟前不远处的人,一手捏着刻刀一手握着自己手中的玉簪有些不满的皱眉。太久没有动过手了就有些生疏了啊……

    “在下西陵白氏白允城见过定王殿下。”白家主明白若是自己不出声的话,只怕在这里站一两个时辰定王也未必会理会自己。虽然心中微微有些不自在,但是想想府中的幕僚跟自己分析过的定王府的前景,白家主又觉得自己可以忍受了。

    墨修尧小心的将手中的玉簪和刻刀放回身边的一个檀木盒子中,方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白允城,点头道:“原来是白家族长,幸会。请坐。”白允城嘴角一抽,看了看四周只得道:“多谢定王好意,在下站着就是了。”触眼所及之处并没有椅子,就连个石凳都没有。墨修尧也只是随意的坐在假山边上的一块石头上。自然也没有打算特意的去给人准备个椅子。

    墨修尧挑了挑眉锋不以为意,“白家主高兴就好。”

    白允城不由得在心中摸摸吐血,这是他高兴么?他好歹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一个世家族长,怎么可能随便往地上坐。

    “白家族此来,可是有什么事?”墨修尧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白允城恭敬地道:“定王殿下和王妃初来皇城,在下勉强也算是东道主,只想一尽地主之谊。还请定王和王妃赏光。”墨修尧摇摇头,有些无奈的道:“并非本王不给白家主面子,而是王妃这几日身体有些不适,只怕要谢过白家主好意了。”

    白允城心中一喜,他之所以带上定王妃也不过是出于礼数罢了。白家想要送人进定王府但是还没想要得罪定王妃,自然是定王妃不在最好了。

    “那不知王爷……”白允城试探的问道。

    墨修尧摇头道:“王妃不适,本王心中不安,无心出门。”

    如此,白允城也只得跟着赔笑了。定王已经如此干净明了的拒绝了,他也不能再多说什么否则就要适得其反了。想了想,白允城只得努力换一个定王会感兴趣的话题,“再过月余皇上就要迁都安城了,却不知定王殿下可有打算迁都…迁移至皇城暂住?”

    白允城虽然没有去过西北,对璃城却还是有些了解的。对于长居皇城的人来说璃城实在是有些上不了台面。不是说璃城不繁华,事实上经过定王府这些年的治理,璃城的繁华早已不输楚京和西陵皇城了。短短几年就有如此功效,可见定王的手段也能力。但是璃城中最重要的地方,定王府却完全比不上楚京和西陵的皇宫。这么多年也只是一个比别的府邸广阔雄伟一些的府邸罢了。所以,在白允城看来,墨修尧将定王府的政治中心移到西陵皇城几乎已成定局。

    墨修尧摇摇头,神色淡然道:“西陵皇城并不适合作为王城存在。”西陵皇城却是雄伟宏大,但是距离中原实在是太远了。任何一个有雄心逐鹿中原的君王都不会将王城选在这里。毕竟,接受中原文化长大的乱世雄主们的理想大都是一统中原而不是雄霸西域。当年西陵开国先祖之所以选择这里,大半也是因为当时的大楚太过强盛了。

    白允城也不是庸才,墨修尧所言他只在心中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心中不由的一震,看向墨修尧的眼光更多了几分敬畏。墨修尧突然攻打西陵到底是恰逢其会还是早有预谋,暗中思量争论的人有不少。但是看着眼前的白衣白发的年轻王者,白允城突然相信,这一次的事情绝对是墨修尧早有预谋的。想到此处,白允城眼中光芒越盛,心中的决心也更坚决了几分。

    “王爷志向博远,在下佩服。我白家愿效犬马之劳还望王爷不弃。”白允城恭敬的道。

    墨修尧抬眼,平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中年男人。白允城却渀佛感觉的一种奇异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若不是他一直谨慎小心着,只怕当场就要跪倒在地了。这样渀佛实质一般的威压即使是在面对镇南王的时候也没有过。白允城维持着恭敬的模样,额头上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许久,才听到墨修尧淡然的道:“白家主不必如此多礼,本王不日便要返回璃城,以后这里的许多事务还要白家主多多相助才是。”

    白允城一喜,连忙应道:“多谢王爷,白家必不敢辜负王爷。”

    墨修尧点点头,正要说些什么,外面卓靖进来禀告道:“王爷,孙家家主求见。”

    闻言,白允城心中却是一沉。其实原本白家和孙家一在朝一在野,一从政一从商本就碍不了什么事,两家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当初镇南王当权,孙家虽然不是皇家正统的死忠者,却也对镇南王没什么好感。镇南王数次出征从孙家搜刮了不少金银都是经由白家的手,等到白家明白了镇南王这是想要挑拨他们这些世家关系的时候,仇怨已经结下了。这几年孙白两家明里暗里的争斗,镇南王却是两不相帮任由他们争斗,哪一方稍弱的时候甚至还会出手扶持一二,以至于两家的仇怨越结越深,现在谁也没有心思再去化解了。

    白允城刚刚投靠了定王府,自然不会希望孙家比自己更威风。可惜他此时却也做不了主,墨修尧就算看在那块极品暖玉的份上也不会不见孙家的人。

    果然,听了卓靖的话墨修尧挑了挑眉道:“请他进来。”

    不多时,孙家的家主便已经大步的走了进来。和年过五十的白允城不同,孙家家主与白家家主完全不同,更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女子。孙家家主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容貌并不见得十分出色却也算是容貌端庄,眉宇间多了几分寻常女子没有的飒爽利落之气。一看就是个性情中人,也难怪敢给凌云公主难看。她是孙家前任家主的夫人,孙家前任家主自幼多病,孙夫人嫁过来之后孙家的大小事务也大都是有她打理。三年前孙家家主病逝,膝下只有一女儿的孙夫人却以一介女流的身份镇住了觊觎孙家财富的旁支。以遗孀的身份成为孙家的家主,只等唯一的女儿将来成人之后招婿以继承孙家的血脉。虽然西陵对女子的约束不及大楚,但是孙夫人能以一个寡妇的身份在这强敌环视的皇城站稳脚步,其手段见识也可将一般。

    “在下孙余氏慧娘见过定王。”孙夫人并不如一般女子奴家,妾身一类的贱称。而是如男子一般自称在下,气度洒脱,落落大方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

    墨修尧淡然一笑道:“久闻孙氏家主巾帼不让须眉,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孙夫人,请坐。”

    孙夫人含笑谢过,也不嫌弃在墨修尧侧对面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墨修尧回头对身后的林寒道:“去看看王妃有空没有,前日不是还说想见见孙夫人么?”孙夫人连忙道:“岂敢,应该在下去拜见王妃才是。”

    墨修尧淡淡挥手道:“阿璃并不在意这个。”何况,驿馆不比原本王府广阔。内院暂住之地无论是叶璃还是墨修尧都不愿意让外人踏足。

    林寒领命去了,墨修尧方才淡淡的笑道:“白家主和孙夫人想必也是旧识了?”

    以他的眼光就算事先不知道也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两家人不对付。但是孙夫人和白允城谁都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来,两人都是上位者自然明白定王的想法。身为上位者,不可能舀大量的时间来调和属下的矛盾,也不可能说因为两家不和更看重哪一家就会放弃另一家。只要对定王府的事情没有妨碍,他们两家的矛盾定王无意插手,但是他们也不能让两家的矛盾惹烦了定王。

    孙夫人淡淡笑道:“定王说的是,孙白两家久居皇城,自然都是旧识。今天能在这里见到白家主,在下也不甚荣幸。”

    白允城扯了扯嘴角,笑道:“孙夫人说小了,孙夫人事务繁忙,许久没见倒是风采依旧。”孙夫人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嘴上却含笑道:“白家主过奖了。”身为寡妇,即使是孙夫人也不得不小心行事。平日里最恨的便是旁人舀她的外貌说话。一来她身为未亡人并不能打扮的太过亮丽,二来说她容光焕发若是有人想得深了只怕还当她不守妇道。

    “王妃来了。”

    听到门口的侍卫的声音,墨修尧立刻放下了正在说话的白孙二人迎了上去。白允城和孙夫人都有些好奇的看了过去,想要看看这个名震天下又让定王如此深情的定王妃到底是什么模样。叶璃今天只穿了一袭淡青色暗绣衣衫,发髻松松的挽起。一直流苏发簪斜斜的插着,行动间坠在颊边的玉珠轻轻晃动着更显出几分弱不禁风之态来。走进了才看到她脸色有些苍白,眉宇间似乎也有些暗影,看来之前定王说王妃身体不适也并非托词。只是,名闻天下的定王妃可不是以美貌闻名,而是以才华和武功。那日进城两人都没看到所以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据说能征善战的定王妃怎么会是一个如此纤弱的妙龄女子。

    “阿璃,可是还不舒服…我让卓靖却城外将大夫带进来给你瞧瞧。”看着叶璃比起昨日有些憔悴的容颜,墨修尧忧心如焚的将她揽入怀中,小心的扶着她的腰道。叶璃淡淡一笑道:“没什么,昨晚有些没睡好而已。”

    “果然没有本王照顾,阿璃就睡不好么?”闻言,墨修尧顿时有些得意起来,也不管叶璃的想法,坚定地道:“今晚本王还是留下照顾阿璃的好。免得阿璃又睡不好。如今身边也没有人侍候,阿璃一个人让我怎么放心的下。”

    叶璃无奈的瞪了墨修尧一眼,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白允城和孙夫人。白允城和孙夫人倒是没有想歪,他们只当是定王妃病了担心将病气过给定王才分房而居的。同时也为定王为了王妃竟然如此细心甘做下人的事情感到惊讶。不过白允城是担忧,而孙夫人则是羡慕。

    “见过王妃。”两人站起身来齐声道。

    叶璃点点头,淡笑道:“白家主,孙夫人,不必多礼。”

    两人谢过了叶璃,叶璃才道:“我在前面备下了茶点,不如请两位移驾过去小坐一会。”两人自无不许,恭敬的请墨修尧和叶璃先行。

    其实也就是拐过一个弯儿的地方,石桌上果然已经摆好了茶点。宾主各自落座,孙夫人看了看叶璃,关心的问道:“王妃脸色有些欠佳,可是身体不适?”

    白允城自然不会让孙夫人独美于前,跟着笑道:“在下府上破有几个医术了得的大夫,不如送过来给王妃使唤?”

    叶璃浅笑道:“两位有心了,大约是初到西陵皇城没休息好,并不碍事。”这倒并不是叶璃的推脱之词,她的身体出了当年怀着墨小宝和生下来的时候略有些损伤以外,一直都是极好的。这几年沈扬和林大夫着意调理,也早就已经恢复了。这短时间心中无端烦闷,身体上却真的并没有什么不适。叶璃素来信奉是药三分毒,没有病自然也就不去看大夫了。

    孙夫人道:“璃城与皇城相距甚远,气候也颇有些不同。王妃一时不习惯也是有的。在下府中颇通食补之道,回到命人将菜谱送来。王妃不妨试试。”孙夫人这般说,叶璃也没有拒绝的到底,只是含笑谢过。白允城也跟着笑道:“在下府上的厨子对东楚的菜色十分了得,王妃想必是吃不惯西陵的饭食,回去在下就将人送过来供王妃差遣。”

    “我也没有那么娇弱,岂敢有劳白家主。”叶璃道。

    白允城笑道:“能够为王妃效劳,是他们的福气。”

    叶璃也不是不通庶务的人,她收下了孙家的示好就不能冷落了白家。平衡之道从来都不是能谁着人的心意随意乱来的,也不再推辞,点头道:“那就谢过白家主了。”白允城忙道不敢。

    墨修尧一只手握着茶杯,一只手却在桌下握住了叶璃的手,为那触手的微凉微微皱了皱眉。阿璃身体一直不错,如今体质稍寒自然不是好事,确实应该好好地补一补,因此对孙白二人的神色倒是更加缓和了一些。

    四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着,倒也是宾主尽礼。如果不看白允城和孙夫人之间的隐晦的明争暗斗的话。其实说是明争暗斗不如说白允城单方面的针对孙夫人,而孙夫人对白允城却有些意兴阑珊。

    孙夫人看得很明白,无论白允城现在有多么的殷勤白家早晚都是要得罪定王妃的。这从白家的家族性质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的事情。白家从西陵开国之初就是后妃之族,说的浅白一些就是顺着裙带往上爬的。白家历代几乎没有出过什么惊采绝艳的大人物,但是白家历史上却出现过好几位丞相和不少的高官。这都全部仰赖于白家的女儿在后宫中的地位。所以,白家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西陵望族,但是真正有能力有底蕴的世家却又暗暗的又有些看不起他们的。

    而如今白家投靠了定王府,但是白家包括家主白允城在内都不是什么有大能力天才,不然也不会被镇南王随随便便的就压制这么多年。明明出了一个正宫皇后也还是丝毫翻不了身了。白家在定王府如果还想要获得高高在上的地位,恢复当年的荣光的话。就只能沿着曾经的路继续往前走。而这,毫无疑问的必然会得罪定王府和徐家。也因此,孙夫人丝毫不觉得自己现在有必要在定王和定王妃面前和白允城争个你死我活,平白让定王和王妃觉得自己好斗。

    但是白允城却不这么认为,在白允城看来,让孙夫人这么一个女流之辈还是个寡妇在定王面前压自己一头简直是不可忍受的事情。何况,孙家和白家的仇怨也无法可解,若是孙家得了重视必然要抱这些年的仇,既然如此,还不如他白家先下手为强!

    ------题外话------

    抱歉,今天出门晚归…

    ∷更新快∷-< 书 海 阁 >-∷纯文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9西陵望族的效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9并对盛世嫡妃309西陵望族的效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