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宝宝的小名出炉

    329。宝宝的小名出炉

    请了任琦宁一行人入府,墨修尧和叶璃亲自陪着去见清云先生。

    任琦宁等人行走在定王府中,看着王府中的庭院景致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定王府虽然坐落在璃城的正中心,同样也是整个璃城最大的一座府邸。但是比起各国的王宫自然是不够看的,就是比起楚京的定王府也还小了一些。更不用说,王府里完全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雕梁画栋,奇花异草。平日处理政事的前院干净简洁却不失气势宏伟。后面日常起居的院落也是环境清幽,宁静怡人。

    这样的府邸并不算差,但是放到墨修尧如今的名声上就显得有些寒酸了。任琦宁看了一眼走在自己前面的白男子,目光深邃。这样的做派,若不是当真没想过君临天下,那就是有更大的预谋了。很快,任琦宁便将头一个可能抛到了脑后,若是没有君临天下的想法,墨修尧南征北战的又是为了什么?

    清云先生暂住的院落在王府深处的一处幽静的小院。其实定王府虽然不大,但是各种规矩却也是里外分明。平日里来来往往的许多官员将领都是到前院或者墨修尧叶璃所居住的主院,一般是不会打扰的其他人的。所以整个王府的后半边都是十分宁静的。站在门口请守在门外的小厮进去通禀,叶璃方才转身看向跟在任琦宁身边亦步亦趋的蓝衣女子道:“云妃请留暂且到偏厅用茶。”

    那云妃一怔,有些不满的看向叶璃,道:“本妃诚意前来给清云先生祝寿,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叶璃微微蹙眉,看向任琦宁道:“北境王,我们中原素来并没有带侧室拜寿的道理,还请北境王见谅。”此言一出,任琦宁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他本身就是中原人,还是中原曾经最正统的皇室出生。即使林氏皇族早已经不复存在,但是该学的他确实半点也没有漏过。叶璃此举分明是在讽刺他不知礼仪宛如蛮夷一眼。

    “王上……”云妃没想到叶璃竟然会如此不给她面子,含恨瞪了叶璃一眼,伸手拉着任琦宁的衣袖泪眼朦胧。

    旁边的赫兰王后却是爽朗的一笑道:“定王妃肯定是误会了,别说你们中原,咱们北境也没这个规矩。不过是王上喜欢云妃便让她跟着伺候罢了,让云妃在外面等着咱们出来就是了。”北境确实没有这个规矩,北境贵族都是正室当家,侧室在这些北境贵女的眼里和女奴无意。随意基本上北境的贵族女子也绝对不会去给人做侧室。

    叶璃莞尔一笑,“原来如此。”

    说话间,进去通报的小厮也出来请众人进去。云妃连忙拉了拉任琦宁,楚楚可怜的望着他,“王上……”任琦宁微微皱眉道:“你在外面等着吧。”

    “晚辈林愿,见过清云先生。”小院里,清云先生原本正在烹茶,听到小厮的禀告才让人将叶璃等人请入院中。不等叶璃和墨修尧上前介绍,任琦宁先一步上前微微一揖道。

    清云先生停下手来,抬起头看了看任琦宁有意疑惑的道:“林愿?老夫虽然老朽,却也记得北境王者当是姓任的?”任琦宁淡淡一笑道:“林愿即是任琦宁。晚辈林氏皇族后裔林愿见过清云先生。”旁边,墨修尧脸色微冷。难怪任琦宁这么热心的最先跑来拜见清云先生,与其说是祝寿,不如说是来膈应人的。当年徐氏家主杀前朝末帝开城投降,之后徐家被历代楚帝作用才有了如今的天下鸿儒之的名声。任琦宁此举,分明是在提醒清云先生,徐家有今天都是靠着出卖前朝皇室才换来的。

    清云先生上下打量了任琦宁半晌,方才笑道:“原来前朝皇室竟然还有一支流传在世么,不错。北境王有如此成就当可告慰先祖了。”

    任琦宁看着清云先生沉声问道:“晚辈欲恢复山河,复兴皇室,清云先生以为可否?”

    “可。”清云先生道:“天下事无可亦无不可。林公子有此志向有何不可?”

    任琦宁眼神一闪,有问道:“清云先生以为晚辈会成功么?”

    清云先生沉默了片刻,方才问道:“若是北晋王当真一统天下,这天下…当姓任,还是姓林?这天下名为北境还是大秦?”闻言,任琦宁不由得脸色微变,强笑道:“待到山河抵定,再谈不迟。”清云先生摇头道:“若是北晋王下不了决定,永无一统天下的一天。”任琦宁脸色有些白,却沉默了下来不在说话。

    叶璃走上前去浅笑道:“外公怎么一个人在煮茶?苏老和秀亭先生不在么?”

    清云先生含笑到了几杯茶请他们坐下,一边笑道:“他们正在书房对弈,我年纪大了,耐不得闷坐,出来喝杯茶。倒是御宸那几个小子这几日跑到哪儿去了?不找人唤他们竟一个都不来看我这老头子了?”叶璃掩唇笑道:“这几日正好外公放了他们休息,正趴在院子里看弟弟妹妹呢。”已经一个多月的两个宝宝如今长开了摸样,正是粉嫩嫩的一团儿,可爱的不得了。以墨小宝为的三个小包子每天没事就围着两个宝宝打转,就连平日里喜欢到处撒野玩闹也不见了,哪里还会跑来小院里听清云先生补课,“外公在府中也是无趣,璃儿让人将几个小子送过来陪外公解解闷。外公可别嫌他们顽皮。”

    清云先生摆摆手道:“算了,那几个这一年是越的能折腾了,好容易清闲两天。”

    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猫厌狗嫌弃的时候,墨小宝这样天生聪慧的小鬼就更见难缠了。整理里带着比自己小的连个在王府里到处折腾,人见人怕。若不是之前有徐清尘现在有叶璃压着,只怕就要折腾到定王府外面去了。倒是如今为了两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竟是十分罕见的安静了不少时候。每每看到墨小宝趴在摇篮边上对着还什么都听不懂的宝宝自言自语的时候,叶璃便觉得墨小宝以肯定会是个好哥哥。

    陪着清云先生说了会儿话,叶璃和墨修尧便陪着任琦宁出来了。也不知清云先生哪句话触动了任琦宁,出门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有些白。墨修尧和叶璃也只当没看见,命人将任琦宁一行人送回驿馆休息便也作罢了。

    回到主院,靠近卧室专门辟出来的房间里,一个宽大的摇床里两个白白软软的小包子并排躺着。刚刚满月不久的宝宝已经长得白嫩可爱,精致漂亮的小摸样让人恨不能咬一口。三个高矮不一的小包子围着腰穿站着,眼巴巴的望着两个可爱的小宝宝。两个小宝宝竟是出奇的乖巧,难得的没有睡着,睁着一双黑黝黝的小眼睛也不哭闹。

    “妹妹…妹妹快些长大,哥哥带你出去玩儿…”墨小宝扶着摇床望着那裹着红色襁褓的小宝贝儿,轻声说道。再看看那裹着黄色襁褓的小弟弟,道:“弟弟也要快快长大,哥哥教你武功,我们一起保护妹妹……”

    “还有我!还有我!”冷君涵小包子举着小手道:“我也要保护妹妹。君涵喜欢妹妹!”

    一向对冷小呆十分和善的墨小宝顿时变得一脸凶恶,“冷小呆,你敢沾我妹妹的便宜?!妹妹是我的,你不许痴心妄想!”七岁的墨小宝成语量也是十分丰富的。冷小呆傲然的偏过头,“哼!我就喜欢小妹妹!”小妹妹软软嫩嫩的好想咬一口……

    “擦擦口水,别涂到妹妹身上。脏。”徐知睿嫌弃的看看冷小呆,跟他父亲一眼的冷漠严肃。不过他也好想捏捏小妹妹和小弟弟啊。

    墨小宝转过身来,双手叉腰十分严肃的盯着眼前的两个小伙伴,正色道:“你们都不许打我妹妹的的注意,以后谁敢打妹妹的注意,你们要跟我一起揍死他!”两个小包子对视一眼,对着墨小宝坚定的点头道:“没错,谁敢打妹妹的注意,揍他!”同时将敌意的目光投向对方。软软嫩嫩的小妹妹是我的!

    门外,叶璃听着三个小包子的对话,不由得靠着墨修尧低低的笑出声来。墨修尧一手扶着叶璃,俊美的面容却是一片阴郁。墨小宝那个笨蛋,真是白教他那么多年了。最先打他妹妹注意的分明就是他面前的那两个!

    两人踏入房中,叶璃含笑问道:“小宝,知睿,君涵,在做什么呢?”

    看到双亲回来,墨小宝欢乐的迎了上来,还不忘表功,“娘亲,孩儿在保护弟弟和妹妹。”

    墨修尧走过去抱起摇床里的小宝宝,挥退了在一边看顾的奶娘。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宝宝眼底多了十分的温柔的怜爱,“本王的小公主醒着呢,没哭…真乖。一点儿也不像你你哥哥,小时候成天的哭。父王差点以为他什么都不会只会哭了呢。”被自家父王在妹妹面前诽谤了的墨小宝愤恨不平的瞪着墨修尧。墨修尧不屑的抛给他一个挑衅的眼神,将软乎乎的小公主抱得更高一些,让伸长了脖子的墨小宝也看不到半点儿。

    小爷以后一定会比父王长得高的!墨小宝沮丧又愤怒的在心中默默誓。

    叶璃含笑摸摸儿子的小脑袋,墨小宝顿时委屈的抓着娘亲的衣摆,“娘亲,父王欺负小宝……”叶璃轻轻在他脑门上弹了一笑,笑道:“你这些天一直守在这里看着妹妹,不用做功课了么?”墨小宝摸摸小脑门,“太公说这几天不讲课……”

    “太公年纪大了,这今天事情也多才不讲课。你们就可以不学习了么?几天没习字,没看书了?”低头看着儿子,叶璃似笑非笑的问道。

    “三天……”墨小宝自知理亏,低下头小声的回道,“娘亲,孩儿错了麽…”

    “知道错了就好,学习就要持之以恒知不知道?”

    “孩儿知道了,孩儿这就去补上这几天的。”墨小宝连连点头道。叶璃这才俯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下笑道:“这才是好孩子,用过午膳再去,也不能太累了。凡是都要有个度知道么?”

    “嗯,孩儿知道了。孩儿晚上再来看弟弟和妹妹。”墨小宝重重的点头,带着徐知睿和冷君涵出门去了。看着三个孩子恋恋不舍的离去,叶璃不由的轻笑出声,走过去俯身抱起摇床上的小宝宝,小家伙眼睛争得圆圆的,看到叶璃便咯咯的笑了起来。见到儿子如此乖巧可爱的模样,叶璃的脸上的笑意也更加温柔了。抱着小公主的墨修尧往这边瞥了一眼,目光落到了叶璃手里咯咯直笑的儿子身上,俊眸一眯,“阿璃,你来抱抱小公主,这小子给我抱吧。”

    叶璃有些茫然不解的跟他交换了小包包,谁抱谁有差别么?而且墨修尧不是一向喜欢抱女儿么?

    “哇哇……”小家伙一到墨修尧手里,立刻丝毫不给面子的哇哇大哭起来。似乎被他的哭声影响到,叶璃怀里的小公主也呜呜咽咽的哭起来。墨修尧脸色顿时一沉,阴郁的盯着怀里的小宝宝,“闭嘴!”

    “哇哇!”小宝宝。

    “呜呜…”小公主。

    “闭嘴!”

    “哇哇!”

    抱着小公主轻声哄着的叶璃一脸黑线,奈何旁边那两个实在是太吵了一向乖巧的小公主怎么也哄不小来。没好气的将小宝宝从墨修尧怀里抱过来,再见小公主递过去。叶璃这才专心的哄小宝宝,“宝贝乖哦,父王不好,咱们不理他…乖乖不哭……”

    坐在一边抱着女儿的男人顿时黑了脸,“阿璃……”

    叶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孩子怎么笑他哪里听得懂,你还吼他,吓到了怎么办?”

    墨修尧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占据他娘子怀抱的小包子,心中暗暗腹诽:看那架势分明是在跟他较劲,哪儿吓到了?小鬼真是讨厌,阿璃为什么不是生了两个小公主呢?瞧瞧他的宝贝小公主多么乖巧。

    “阿璃,宝宝的名字清云先生取好了么?”墨修尧看着怀里的小公主,一边问道。小公主长得非常精致可爱,虽然才一个多月却已经看得出来模样和叶璃长得十分相似,就连徐家众人都说和阿璃小时候一模一样,最重要的是,小公主的眼睛长得很像他。果然是他的宝贝女儿,这模样真是会长。一看就知道这是他和阿璃的宝贝儿啊。但是那个臭小子!墨修尧瞥了一眼叶璃手里的男宝宝。这小子为什么会长得像徐清尘?!虽然说外甥多像舅,但是徐清尘明明是表舅好不好?

    其实这绝对是墨修尧想太多了。小宝宝长得不是像徐清尘而是像叶璃的母亲已故的徐夫人。当年徐夫人便是徐家数一数二的美人,又是徐清尘的亲姑姑。仔细看跟徐清尘自然有几分相似。小包包长得像徐夫人,因此跟徐清尘也多了几分相似。

    “还没有呢,外公说要仔细想想。咱们可以先取个小名。”其实小宝宝取名,在周岁之前都不算晚。只不过没有名字总是宝宝宝宝的叫总是不方便,特别是现在有两个的情况下。墨修尧也觉得应该好好想想,特别是他的小公主。原本还想自己取名,但是列了一长串的名字都被自己否决了之后,定王爷平生第一次对自己的学识产生了怀疑。他居然连给宝贝儿取个好听的名字都想不出来?!

    “那就先取个小名吧?叫什么呢…”墨修尧侧盯着叶璃怀里抓着叶璃的指尖咯咯傻笑的小子,坏心的一笑,“那就跟着墨小宝叫吧,就叫…墨小贝?”

    叶璃都可以想象得出将来宝宝长大了怨念的眼神了,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说的是女儿吧?”墨小宝就已经够可以了,勉强还可以当男名。真叫小贝,儿子以后还不得哭死。墨修尧摇头,“那怎么行,小公主的小名我都想好了。就叫小心儿,我和阿璃的心肝宝贝儿啊,这下子全都齐了不是么?”

    “你确定这比小贝好听么?”她该感谢他没有叫小心肝么?

    “小心儿很好听啊,阿璃怎么样?墨小贝,小心儿……”

    叶璃无语望天,看着墨修尧抱着小公主一脸愉悦的模样,不由心软了。小心儿就小心儿吧,不过…“没有墨小贝,弟弟小名叫麟儿。”该坚持的底线一定要坚持,她可不想将来儿子为了一个小名而自卑。墨修尧心有不甘的望着差点叫墨小贝的麟儿,看着叶璃一脸坚决的模样只得作罢了,“小心儿乖宝贝,父王最喜欢你了。”

    叶璃无奈的看着突然变得幼稚的男人,这样重女轻男真的没问题么?

    若干年后,已经名震天下的墨家二公子曾对身边最信任的人坦言,他这一生最敬爱,最尊敬,最感激的人就是他的母亲。不是因为她生下了她,不是因为她疼爱教养他,而是因为她坚定的拯救了他的名字,让他不至于沦落到和大哥一样悲剧的境地。只要一想想,当自己站在万人中央横刀立马接受众人膜拜,突然有个熟人吼道:“墨小贝!某某叫你……”这是何等让人崩溃的惨剧啊。

    当然此时还什么都不懂的墨二公子是不会明白他曾经多么惊险的与悲催的命运擦肩而过的。所以他只是躺在娘亲的怀里欢乐的笑着。心儿小公主似乎也感受到弟弟的欢喜,也跟着笑了起来。叶璃含笑看着两人怀中笑容可爱的两个小宝贝,脸上的笑意也更甚了。墨修尧看看妻子,再看看怀中的小公主,只得默默地容忍的那无牙的小混蛋占据自己爱妻的怀抱的事实。

    一人一个抱着小宝宝坐下,无论再忙叶璃每天总会拉着墨修尧一起来抱抱小宝宝逗弄他们玩儿的。这实在是吸取了墨小宝和他爹仿佛天生的不对盘的教训,叶璃坚定的认为这绝对是墨小宝小时候他们相处的太少了的缘故。

    “修尧,你看那赫兰王后怎么样?”一只手逗弄着小麟儿,叶璃一边问道。

    墨修尧思索了一些,凝眉道:“看上去还不错,北境女子能如此张扬却有懂得分寸倒是少见。阿璃喜欢她么?”

    叶璃笑道:“我总觉得…这赫兰王后很不一般。倒是她跟任琦宁的感情似乎不怎样。”

    “赫兰王后是任琦宁的前任妻子的亲表妹。自从前任王后死了之后,北境内部关于任琦宁王后的人选就一直争执不下。林氏心腹这边自然是希望任琦宁能够娶中原女子为王后,但是北境人就算再没心眼,事关传承的事情又怎么会轻易松口,自然是不会答应了。最后大约还是北境那边占了上方,才娶了赫兰为后。这样感情能好才奇怪了。”

    叶璃揉了揉眉心,道:“就算如此,任琦宁也做的太过了一些。”出访别国,若是没有带王后还好说,既然带着王后同行还另外带着一名侧妃,分明就是不给王后面子,“就算你不对前任王后出手,只怕过不了几年任琦宁自己也要动手吧?这样你算不算是为他解决了一个麻烦?”

    墨修尧不以为意,淡淡笑道:“他现在不是又有了新麻烦了么?而且…阿璃的感觉没有错。这个赫兰王后比前一任王后只怕还要厉害一些。”前任王后是原本北境最大部落的公主,虽然是蛮夷女子但是手段也是不凡。在北境臣子中颇有威望。正是因此,才让原本还和睦的夫妻感情渐渐地有些变了味了。而现在这位看上去似乎张扬肆意,没什么心眼。但是墨修尧是什么人,若要扮猪吃老虎这世上没人比他更厉害,“任琦宁以为他是什么人,利用了北境人之后就想甩手扔掉,本王只怕他将来尾大不掉,反而自食恶果。”

    叶璃不由一笑,“如此说来,看来我的感觉没有错。刚才赫兰王后是在像我们示好?”

    墨修尧道:“阿璃不用太过在意,喜欢的话以她相交也是无妨。不喜欢就不用理会,想要收拾任琦宁,本王有的是办法。”

    叶璃微笑道:“不妨事,我也觉得这个赫兰王后很有意思。不如过两天请他来王府一起喝杯茶聊聊天。”墨修尧对叶璃的提议并不反对,“阿璃看着办就好。”

    叶璃低下头含笑逗弄着小宝宝,任琦宁太过得意忘形了。却不知道有一天被自己身边的人捅一刀的时候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2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29宝宝的小名出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29并对盛世嫡妃329宝宝的小名出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