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理所当然的霸道

    335。理所当然的霸道

    “二姐,这么多年不见就这么走了么?”

    已经走到门口的叶玥背影顿时僵住了,看了看门外面无表情的侍立着的黑衣侍卫,叶玥终于还是脸色苍白的转过了身。看着主位上笑容恬淡的叶璃淡淡道:“三妹,好多年不见了。”可不是好多年了么,距离上一次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再差一点就已经快要十年了。原本在叶玥眼中还略带着一丝稚嫩的少女如今已经长成了名动天下的在任何时候足以独当一面的定国王妃。

    即使是单论容貌,曾经足以让叶玥自傲的美貌在叶璃面前也显得那么的单薄和可笑。叶璃或许不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但是她绝对是这世上气质最独特,也最能吸引人的女人。完全有别于这世上任何绝色佳人的从容温婉,平静优雅,大气雍容更有一份即使男子也不及的坚韧和锐利。这么多大相径庭的气质原本是绝不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但是正因为如此,才让叶璃显得与世间任何女子都全然不同。也难怪墨景黎知道现在还念念不忘甚至对墨修尧万般怨恨了。

    定王真是好福气,好眼光。这句话有很多人都说过。即使是高傲如叶玥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这位同父的妹妹的确注意让傲视天下的定王折腰。

    看着叶玥的从容不迫,叶璃眼中闪过一丝赞赏,“这些年,二姐可好?”

    叶玥垂眸,淡淡笑道:“有什么好不好的,姑且苟活于世罢了。”

    叶玥打量叶璃的同时,叶璃也在打量着叶玥。也难怪定王府安排在叶府的人没有认出她来。不说叶玥一直深居简出极少见人,就是她现在的容貌其实也并不容易让人将她与多年前明艳动人的叶昭仪联系一起。这么多年过去,叶玥的外貌也有了极大的改变。曾经的叶玥是娇颜妩媚的,而现在的叶玥美丽依旧却更多了几分幽柔和娇弱。如果从前的叶玥是海棠那么现在的叶玥就更像是桂花。看上去不及从前耀眼夺目,若是仔细却看却让人再三留恋回味。若不是事先知道,一般的即使认识叶玥的人在别的地方看到了只怕也只当是一个与她长得有几分相似的人罢了。

    “既然是苟活于世,怎么不干脆去死了算了?”叶璃身边,墨修尧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出口的话即使平淡的几乎没有任何感情也能让人感受到无尽的杀意。

    叶玥脸色一白,整个璃城里她最忌惮的莫过于墨修尧。若是叶璃,她还可以跟她言语周旋,但是对上墨修尧什么也做不了了。如果可以,叶玥真的不想再跟墨修尧和叶璃对上,甚至不想在与定王府有任何瓜葛。但是从她来到璃城的那一刻或许就已经注定了她必然会面对墨修尧和叶璃的这一刻。

    不只是叶玥,站在一边的叶文华叶老夫人和王氏的脸色也是惨白。王氏强撑着心中的恐惧挡在叶玥跟前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玥儿是叶家的女儿,难道不能在这里么?”

    墨修尧一手握着叶璃的手,一手靠着扶手不紧不慢的轻叩着红木的扶手,却将在场的人的心都提起来了。半晌,墨修尧才淡淡笑道:“看来,叶夫人是忘了记当初令爱对阿璃做的事情了?”叶王氏微微一颤,“那已经是那么久以前的事了,何况…叶璃不是没事么?”

    墨修尧俊眸一眯,怒极反笑,“说得有理…既然如此。叶玥让本王砍一刀,如果她没死当年伤害阿璃的事情便一笔勾销。”

    闻言,叶王氏险些吓得惊叫出来,叶玥也同样的咬紧了牙关说不出话来。定王若是想杀死一个人,一刀怎么会砍不死?叶玥可不是什么武功高手,事实上她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论武力甚至还比不上武将之家出身的慕容婷华天香和号称文武双全的柳贵妃。

    “璃儿。”叶老夫人皱了皱眉,开口道:“当年的事确实是玥儿对不起你,但是玥儿也是被人所迫。这些年她也受了不少苦,看在你们姐妹一场的份上,便不要计较了吧。”叶璃侧首,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老夫人。说是求情劝说,但是叶老夫人的语气却宛然不是那么一回事。反倒是带着一些长辈对晚辈的命令的意味,虽然叶老夫人确实是叶璃的长辈,但是她却忘了叶璃早已经不是她能够命令得了的了,“祖母,当年二姐可是差点杀了我。虽然从小祖母就更疼二姐一些,但是同时嫡孙女,祖母的心未免太偏了一些吧。”

    叶老夫人一愣,她当然知道自己偏心,她也一直认为自己偏心偏的理所当然。比起从小大半时间在徐家另一半在徐氏身边长大的叶璃,叶玥才是在她身边长大的。叶玥长得好,人聪明又会说话讨她欢心,她为什么不偏心?只是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叶璃如此大大方方的说出来罢了。花白的眉头皱了皱,叶老夫人凝眉道:“祖母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如今叶家也只有你们姐妹几个了,你难道就不能大度一些么?”

    叶璃眨了眨眼睛,忍俊不禁。叶老夫人该不会以为她是在抱怨自己不受宠爱吧?抬头去看墨修尧,墨修尧挑了挑眉。叶老夫人就是那个意思。

    叶璃勾唇一笑,慢条斯理的问道:“祖母,若是我放过二姐,你们打算如何处置?”

    叶老夫人还没说话,旁边叶文华正色道:“为父会在府中修一座佛堂,以后她会住在府中吃斋念佛,永远不会出门半步。”

    “胡闹!”叶老夫人脸色一沉,不悦的瞪着叶文华。她这么费心的说动叶璃可不适合为了在府中再多添一座佛堂,多养一个闲人的。叶璃挑眉,含笑看了叶文华一眼笑道:“那么祖母的意思?”叶老夫人抬眼道:“既然你和定王不欢迎我们,我和你父亲打算跟莹儿一起去江南。你念着和玥儿姐妹一场,便让她跟咱们一起走吧。”

    “父亲,你也是这个意思么?”叶璃看着叶文华淡淡的问道。定王府和墨景黎的关系她不相信叶文华不知道。如果他也选择跟着一起离开,那就说明他也是打算从此与定王府为敌了,那么她也不必客气了。

    “不。”叶文华摇头,道:“我不会离开璃城,叶容也不会离开。为父别无所求,只盼着能看着容儿安安稳稳的娶妻生子。”叶璃对叶文华的选择十分满意,即使她再不待见叶文华,也不能改变他确实是她的亲生父亲的事实。叶璃也不是那种狠心到将杀父弑亲也不当做一回事的人。今生如何不论,毕竟前世军人世家二十多年的生涯让她的三观还是十分的端正的。只要叶文华不做出什么危害到定王府的事情,奉养他老年安稳叶璃觉得并不为难。当然也仅仅如此。

    叶璃满意了,其他人却不能满意。叶王氏和叶老夫人更是气急败坏的瞪着叶文华尖叫起来。

    以往总是会在父亲和妻子的面前妥协的叶文华这一次却是难得的坚定意志,任是叶老夫人如何怒骂也咬紧了要不肯吭声。在官场中打滚了半辈子的叶文华的感觉绝对比叶老夫人和叶王氏甚至是叶玥都要敏锐的多。一旦他妥协了表示出愿意跟着一起离开的意思,只怕今天就是叶家满门的末日。他相信叶璃念在父女之情上不会要他的命,但是墨修尧的狠辣却也是天下闻名的。

    一直靠在一边看戏的墨修尧仿佛看厌了眼前的闹剧,坐起身来看着众人淡淡笑道:“叶老夫人…你知不知道,定王府和大楚是有仇的?”

    叶老夫人一愣,显然有些不明白墨修尧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听墨修尧漫不经心的道:“叶家既然在璃城定居,便是定王府麾下的人了。现在你们告诉本王打算带着这个曾经刺杀本王的爱妃的男人居家前往江南投靠黎王府。本王是否可以认为你们是打算……叛逆?”叶老夫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怎么会跟什么叛逆联系到一起。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知道叛逆是什么样的重罪。

    “这怎么了算?!我们不是你定王府的人!”王氏尖叫道。

    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笑意,“不是定王府的人?那就是墨景黎的人了。那么…本王也可以将你们当做细作处理。如何?看在阿璃的面子上,本王允许你们自己选一个喜欢的死法。”这一次,叶老夫人和叶王氏是真的害怕了,望着墨修尧似笑非笑的俊美容颜簌簌发抖,“不…不要……”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叶玥后退了一步,有些无力的跌倒在了身后的椅子里。她终究还是太过看轻定王府的能力了。所有的一切她都算计的好好地,她躲过了战乱,跟着王氏来到了璃城,见到了墨景黎也如愿的说动了墨景黎。但是却没想到就败在了这临门的一脚上。终究,她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再怎么智计百出没有足够的筹码,对上定王府这样的庞然大物也是不堪一击的。而显然,叶玥就是没有足够的筹码的那一类人。她手中的筹码除了对墨景黎有用,在别人看来都不过是鸡肋罢了。

    墨修尧站起身来,漫步走到叶玥跟前。居高临下的勾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了半晌,方才淡淡道:“你是第一个敢对阿璃出手的人。本王…一直都记得你呢。”闻言,叶玥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惊喜,反而是打了个寒战,美丽的眼眸中惊惧的神色显露无遗。

    不过叶玥能够躲过太后和皇家的的灭口,能够躲过定王府的追查。千里迢迢的从京城回到叶氏在西南的老家,甚至还能安安稳稳的活了这么多多年,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到的。定了定神,叶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和一些,对墨修尧道:“王爷,当初对三妹的事情…是太后胁逼我的。我也是迫不得已,还请王爷高抬贵手。叶玥便是结草衔环也会报答王爷的不杀之恩。”

    “逼你做的?”墨修尧冷笑一声,不屑的甩开了叶玥的下巴,“你以为本王会放过那个老太婆么?本王不管你是不是被逼的,伤害阿璃的人都该死,就算有人逼你也应该自己去死。你为什么不死呢,若是你死了,说不定本王还会替你报仇,还会让你儿子做皇帝呢。”

    不讲理的人,叶玥见过很多。但是这样理所当然的问“你为什么不死呢”的人,叶玥还是第一次见。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好一会儿才颤抖了一下,道:“王爷的意思是…太后逼我杀三妹,我应该自己去死?”

    “没错。”墨修尧满意的点头道:“你们都可以死,只有本王的阿璃谁都不能伤害。谁敢伤她本王就要她后悔活着。多活了这么多年,你也应该满足了。”

    “疯子!”叶玥颤声道,侧首看向坐在一边的叶璃,惨笑道:“三妹,跟着这样一个疯子你真的不怕么?”

    墨修尧脸色一沉,眼中掠起一丝残暴的厉色。抬手就要往叶玥头上拍下去,身后叶璃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抬起的手拉了回来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看着叶玥惊愕的神色,叶璃淡淡微笑道:“我为什么要怕?我相信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不会伤害我的话,那一定是他。你不觉得,有这样一个人相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么?”

    “幸福?”叶玥怔怔的望着眼前并肩而立的两个人,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一旦回首,她才发现她这辈子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幸福。唯一觉得愉快的日子也只是还未入宫前的少女时期,而且是徐夫人去世之后王氏被扶正后的日子,因为在此之前她也不过是叶家的一个庶女罢了。这样的日子也不过就是两三年而已,等到进了宫中,处处如履薄冰哪里还有幸福可言?墨景祈从来没有爱过她,当然她也没有爱过墨景祈,所以她不能明白叶璃所说的幸福是什么。但是看着两人紧紧相扣的双手,她心中却是无比的羡慕和孤寂。

    “二姐,告诉我,你拿什么跟墨景黎交换的?”叶璃轻声问道。

    叶玥闭目不语,叶璃也不动怒,浅笑道:“二姐,我不想对你动刑。以你的身子骨,只怕也熬不住吧。”叶玥冷声道:“熬不熬得住有什么区别,难道定王会饶了我?”墨修尧笑道:“不会,不过…我仿佛记得当年验尸的人禀告过,当年火场里烧死的那个孩子似乎并不是五皇子。嗯?”

    叶玥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墨修尧你敢!”

    “天下有什么事本王不敢的?”墨修尧问道,“你很聪明,没有将那孩子带到璃城来。那孩子更墨景祈长得有几分像?不过你还不够聪明,那就是你不该将他带到西北来。”

    叶玥苍白着脸,咬牙道:“我说…当年皇上给墨景黎下了一种药,我有解药……”

    墨修尧皱眉,“解药?不是说没有解药么?”当初他也找沈扬研究了一下那个药,沈扬看了一眼就随手扔了,言道无药可解。

    叶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无药可解的,就连王爷身上那么恶毒的毒不是也被解了么?”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墨修尧挑眉道,若不是这女人当真是反了他的大忌,他倒是不介意给她几分赞赏。叶玥充耳不闻,继续道:“那个药之所以无药可解是因为提取的毒药和解药都来自同一株药材,而且是无法替换的。也就说说就算再找到同样的药物提炼出来的解药也只能解同一株草药提出来的毒。所以,每一份毒药和解药都是独一无二的。墨景黎服用的那份毒药,解药在我手中。”

    “若是如此,倒是难怪墨景黎敢在本王眼皮子底下作怪了。”墨修尧挑眉笑道。对于墨景黎来说,哪怕叶玥没有别的用处,只要有这一点就足够墨景黎拼尽全力带她离开了。毕竟,膝下无子可说是墨景黎如今除了皇位以外最大的隐痛和弱点了,“药在哪里?”墨修尧问道。

    叶玥咬牙,墨修尧淡然道:“本王不需要那个药,本王只需要墨景黎拿不到它就行了。你说…本王现在就杀了你能不能办到?”

    对上这样的对手,除了无限制的败退以外没有别的路可走。叶玥最后也只能不甘的抽出头上一只好起眼的发簪扔到墨修尧手里。墨修尧随手抛给了门口的秦风,道:“拿去给沈扬看看。”

    失去了几乎全部的筹码,叶玥倒像是反而轻松了许多。跌坐在椅子里看着墨修尧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墨修尧还想说什么,门外侍卫禀告道:“王爷,王妃,黎王来了。”

    墨修尧靠着叶璃肩上低低的笑道:“果然是捏到墨景黎的死穴了,来得真及时啊。”

    叶璃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在这种事情上幸灾乐祸真的好么?

    墨修尧笑够了,拉着叶璃的手回头对叶文华道:“岳父大人?”叶文华这辈子也没听墨修尧叫过几次岳父大人,但是此时他觉得还不如永远都听不到的好。有些心惊肉跳的上前,墨修尧道:“叶玥暂时交给你了。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们一家都不用活了。”

    “是…我知道了。绝对不会让他们胡来的。”叶文华近乎是惊喜的答应道。今天的事情他几乎没有抱着能够善了的结局,以为叶玥是要死定了。却没想到墨修尧竟然会意外的松口了,自然是连忙答应下来。毕竟,叶玥还是他的女儿。

    墨修尧满意的点点头,拉着叶璃离开了。

    书房里,直到书房外所有的侍卫的全部离开,叶老夫人等人才缓过气来。

    王氏拉着叶文华的衣袖哭哭啼啼,“老爷,现在咱们要怎么办?”叶文华面沉如水,盯着哭泣的王氏许久,就在王氏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脸上。这一个耳光甚至比之前的更狠更重。王氏的头直接碰到了一边的桌沿,顿时血流如注。

    “老爷?!”

    “爹!”

    “华儿,你干什么?”三人吓得惊叫起来。叶文华眼神阴厉的盯着王氏道:“给我安安分分的呆在自己房间里。再敢出门半步你就自己领休书滚吧。”

    “老爷……”王氏吓得呆住,连哭都忘了。叶文华说完,便不再理会她。看向旁边的叶玥,“还有你,不想死就别自作聪明。你自己作死不要连累叶家满门。”叶玥垂眸,藏在衣袖中的手紧紧地拽住,“爹,我知道了。”

    “你知道最好。”叶文华沉声道。

    “华儿……”叶老夫人皱眉道,对儿子如此强硬的作为很是不悦。叶文华不待她说完,厉声道:“母亲,你真的想要看着叶家断子绝孙才甘心么?”叶老夫人惊骇,道:“怎么会?你是叶璃的生父,难道她还敢……”

    叶文华苦笑,道:“璃儿或许不会,但是定王什么时候当真将我当做岳父过?定王这些年杀了多少人母亲不知道?还是母亲觉得他下不了手?”

    叶老夫人默然,这些年不说墨修尧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单单只是为了叶璃杀了多少人…想到此处,叶老夫人也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叶文华冷哼一声,不在理会欲言又止的叶老夫人,转身拂袖而去。

    叶璃和墨修尧出了书房,并肩往前厅而去。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叶玥?”不是她不相信墨修尧,而是如此轻易的放过实在是不像是墨修尧的性格。墨修尧低头,望着叶璃的眼里笑意温柔,“看在她娱乐了本王一下的份上,先让她高兴两天。”

    “叶玥不像是会听天由命的人。”当初在皇宫里都能想法子死里逃生,更不用说现在了。而且叶玥是个聪明人,她不可能猜不到墨修尧不会真的放过她。这么放着只怕到时候又要出什么乱子。

    墨修尧淡淡的一笑道:“本王就怕她听天由命了。她当年…不是想要烧死阿璃么?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她了。阿璃不用理会她,跟本王去逗逗墨景黎玩儿吧。”说吧,也不给叶璃思考的时间,拉着叶璃往前院奔去。

    跟在他们身后的卓靖和卫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双双忘了一眼对方。王爷该不会打算活活烧死叶玥吧?若真是如此,他们也要同情她了,还不如刚刚直接被王爷杀了算了。还有,那什么逗逗黎王,王爷你确定你说的是黎王而不是徐少夫人家养的那条番邦带来的小白狗么?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5.理所当然的霸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5并对盛世嫡妃335.理所当然的霸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