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墨景黎大出血

    336。墨景黎出血

    叶府大厅里,墨景黎脸色阴沉的坐着喝茶。只有紧紧地握着的手才能够看出他此时心中的焦急和愤怒。考虑了一夜,他还是放心不下。原本想要来叶府看看能不能先从叶玥手里拿到最重要的东西,然后再设法送她出城。却没想到他还是来晚了一步,让墨修尧和叶璃抢了先。墨景黎在江南再如何的一手遮天,在璃城这块地方却依然只能对墨修尧多家忍让。正是应了那句话,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西北这块土地上,无论在强的实力,是虎都得卧着,是龙都得盘着。

    扫了一眼门口素手恭立的黑衣侍卫,墨景黎脸色沉了沉,终于还是压下了心头的焦急。

    “一大早的,黎王怎么会到叶府来?”墨修尧的声音带着懒懒的笑意从门口传来。墨景黎眼角跳了下,抬头看到一对壁影携手而入。目光落到两人相携的双手上,墨景黎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看着墨修尧皮笑肉不笑的道:“定王和定王妃不是比本王更早么?”

    墨修尧拉着叶璃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笑道:“这个么…昨天有人来禀告叶府发现了一个定王府追捕多年的逃犯,本王和阿璃担心叶家众人的安危,所以才一大早过来瞧瞧。难不成黎王也得到消息了。”墨景黎漠然道:“定王说笑了,本王倒是没有听说过。”墨景黎心中冷笑,他难道会不了解墨修尧?只怕叶家人在他面前死的一个不剩他也未必会眨一下眼睛。扯出这种谎话,分明就是在敷衍他。

    “黎王还没告诉本王,这么早黎王来这里做什么?”墨修尧好心情的问道。

    墨景黎冷声道:“难道本王不能来叶府么?”

    墨修尧耸了耸肩,“黎王也是叶家的女婿,自然能来的。也罢,黎王来者是客,本王若是追根究底还让外人觉得我定王府没有待客之道。那黎王就好好坐坐吧,本王刚刚在府中得了一样有趣的东西,正打算回去研究研究呢。”墨景黎眼中闪过一丝异光,他原本也没抱希望叶玥能在墨修尧手下撑住不招。但是听到墨修尧如此说,却还是忍不住暗恨。早知道如此,昨天就是拼着被墨修尧发现,也要先一步将叶玥那个女人抓回驿馆去。叶家的女人,除了叶璃果然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完了这些,墨修尧也不着急了。靠着椅子把玩着叶璃的发丝,一边悠闲的等待着墨景黎的反应。反正筹码在他的手里,要怎么开价都是他说了算。这么看来,叶玥还真是给他送了一份大礼了。

    许久,墨景黎才盯着墨修尧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墨修尧疑惑的挑眉,似乎不明白墨景黎的意思,“黎王是什么意思,恕本王听不明白。”墨景黎眼中怒气毕现,狠狠地盯着墨修尧道:“你从叶玥那里拿到的东西,怎么样才肯给我!”昨天他只从叶玥那里拿到了极少的一部分。经过大夫检查之后确定那确实是当初墨景祈给他所用的要的真正的也是唯一的解药。但是那样的分量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么……”墨修尧有趣的看着墨景黎仿佛被火烧着了的猫一般急躁的愤怒的模样,顿时心情大好。心情愉悦的蹭了蹭叶璃的发丝,柔声问道:“阿璃,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快点问黎王要。黎王雄踞江南可不比咱们西北贫瘠,难得黎王还这么大方。”

    叶璃好笑的看着墨景黎被墨修尧激怒模样,也不怪墨景黎怒火冲天,任何一个男人被人捏住了这样的把柄都是会勃然大怒的。当然叶璃不会知道,墨景黎之所以如此愤怒,更有一部分原因是叶璃就坐在跟前听着他们的话。虽然自己是被墨景祈下药了,但是无论如何男人有这方面的问题总是让人觉得尴尬和抬不起头来的。特别是在一个他一直想要得到的女人面前。

    墨景黎坐在椅子里,狠狠地喘着粗气,双目发红的盯着墨修尧。若不是武力值实在是相差太远,叶璃相信墨景黎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撕了墨修尧。

    认真想了想,叶璃微微摇头道:“好像也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一时半刻,叶璃也确实想不到需要问墨景黎要些什么有价值而墨景黎又愿意给的东西。墨修尧温柔的一笑,道:“既然阿璃想不出来,就由本王来要想吧。”叶璃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原本不就是他打算敲诈墨景黎么。

    墨修尧抚着下巴认真的思索了片刻道:“既然黎王如此大方,本王也不客气了。千丝雪缕衣,白玉凤凰琴,九龙镇国印还有泰皇焚灭剑。另外,你两个侄儿侄女刚过满月不久,黎王也没来得及送礼物。本王记得有一家叫做沉香坊的小店经营的孩不错,应该可以吧?还有……”

    “墨、修、尧!”墨景黎眼睛几乎充血,瞪着墨修尧的眼神已经不能用痛恨来形容了。不是墨景黎太过小气舍不得,而是墨修尧实在是太狮子大开口。不说那所谓的小小的沉香坊是墨景黎所有的私产中最赚钱的产业。就说他要的那四件东西,说起来只是区区的四件,但是这四件的价值就是将整个大楚皇宫的藏宝库都卖了也未必能抵得上。

    千丝雪缕衣,乃是雪域之巅所生的雪蚕丝所织。据说雪蚕的数量极少不说,一年吐死也不过只有那么一点点。仅要收集能够织成一件衣服的蚕丝就需要上百年的时间。雪缕衣冬暖夏凉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可说是世间一等一的防身至宝。最重要的是,织造学蚕丝的工艺早已经在世间失传,大楚皇室收藏的这一件便是世间唯一的意见雪缕衣。若不是一直收藏在大楚皇宫,只怕也能引得天下腥风血雨。另外三件的价值也同样不在雪缕衣之下,其中的焚灭剑据说更是古时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君王泰皇的佩剑。不说宝剑如何历经千年而锋利依旧,就是这把剑本身就代表了皇室正统的标志。

    墨修尧一开口就要这四件东西,可以说一下子就挖掉了大楚大半个皇室宝库。这让墨景黎何止是心疼,他都快要心碎了。更何况,他居然还敢有还有!

    看着墨景黎怒发冲冠的模样,墨修尧似乎更加高兴起来,淡定的续道:“还有,黎王在北方特别是楚京留下的一些不敢留下的东西。黎王看是自己拿回去呢还是送给本王呢?”墨景黎眼瞳一缩,他当然明白墨修尧说的是什么。虽然大楚朝廷已经南迁,但是无论是楚京还是西北墨景黎依然安插了不少的细作。而墨修尧的意思竟是要他将这些人全部撤了?!‘

    “你休想。”墨景黎咬牙切齿。

    墨修尧扬眉笑道:“黎王不必如此动怒。送礼么讲究给你情我愿。黎王若是舍不得,本王自然也不勉强。虽然有些惋惜,不过只要东西还在,早晚总是能见到的不是么?”就算你墨景黎不送,难道我就得不到么?墨修尧毫无顾忌的对墨景黎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墨景黎被气的脸色惨白,无奈这一场交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在下方。

    墨修尧也不着急,笑眯眯道:“黎王可以回去考虑一下再给本王答复。啊,对了,那位叶二小姐黎王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带回去,就算是本王的回礼?”墨景黎阴沉着脸,狠狠地瞪了墨修尧一眼转身出门去了。比起他损失的,就算有一百个叶玥也不补回来。他还要叶玥干什么?现在若是让他看到叶玥他只想掐死那个女人。

    看着墨景黎离去,墨修尧和叶璃也不再停留后脚也出了叶府。看着墨修尧难得的一路上都面带微笑,吓得跟在身后的秦风等人不由自主的拉开了一大段距离。叶璃有些无奈的问道:“算计墨景黎当真这么高兴?”墨修尧不屑的撇嘴道:“谁为这个高兴?就墨景黎那个脑子本王算计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是为了宝物?”看墨景黎的神色,叶璃也明白墨修尧开口要的东西必定是非同凡响的。墨修尧愉悦的点头,“好几年前本王就在找雪缕衣的下落。可惜墨景祈藏的太紧了。就连定王府的暗卫也找不到皇宫的包括的门。还有凤凰琴,呵呵…有了它至少可以让清尘公子在替咱们卖命二十年吧?”墨修尧牵着叶璃一边走着一边愉快非常的和叶璃盘算起宝贝到手之后的用处,刀枪不入的雪缕衣自然是给叶璃的,凤凰琴拿来算计清尘公子继续为定王府卖命,镇国印倒是没什么实际用处,但是据说里面藏着一部传世奇书。可以交给清云先生研究一下。还有焚灭剑…虽然定王府收藏了不少宝剑,其中开国定王墨揽云亲自打造的揽云剑虽然因为年代不久算不上传世名将,但是也是世间难得的神兵利刃。但是这一切,比起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剑,显然是不够看的。

    跟在他们身后的秦风等人一脸黑线。王爷,黎王还没答应把东西给你啊。

    心情极好的墨修尧可不管这些东西是不是他的,他看上了不是他的早晚也会变成他的。低头看看身边清丽幽雅的女子,墨修尧唇边勾起满意的笑容。等到有了雪缕衣,以后他就更加放心阿璃的安全了,“阿璃,咱们去逛街吧。”

    “逛街?”叶璃抬眼,有些疑惑的道。别的事情也罢了,这些年他们倒是真的很少去逛街。即使闲时有空也是出城去走走,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墨修尧那一头白发实在是太耀眼了。就算是没有见过他们的人在这璃城中看到一头白发的青年男子也很自然的就会想起他们的身份。走到哪儿都是被人围观的对象,还不如出城去人少的地方清闲一些。

    墨修尧笑道:“这些日子璃城比往日更热闹。阿璃和本王辛辛苦苦治理璃城,难道不该去与百姓同欢么?走吧。”也不管叶璃同不同意,拉起叶璃便顺着街道上人流最多的方向而去。跟在身后的侍卫看着王爷拉着王妃如风一般的混入人群中,顿时面面相觑,“秦统领,咱们怎么办?”

    秦风摸了摸下巴,道:“几个人远远地跟着,其他人散了回府吧。别跟的太近让王爷王妃发现了。”显然王爷是想要跟王妃共度两人世界,若是打扰了王爷的兴致倒霉的可是他们。身后的侍卫笑容发苦,跟着王爷和王妃想要不被发现这是个多么艰巨的任务啊。

    两人牵着手走在人群中,果然吸引了无数的回头率。不说墨修尧那昭示着身份的白发,就说两人出于众人之上的容貌气质也足以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虽然被人围观,但是还好璃城的百姓们都是十分受礼的,并不会上前让他们困扰。但是璃城的百姓懂,大楚的百姓懂,或许西陵南诏的客人也懂,却也终究还是有那么几个不懂也不知道他们身份的人。所以,当两人站在一间新开的专卖西域商品的店铺里,听着那长得完全有别于中原人身形高大的西域老板操着古怪的中原话对叶璃献殷勤的时候,墨修尧的脸顿时绿了。

    这是一家专门贩卖西域的各种精巧饰品的店。虽然中原的瓷器金银制品工艺都已经可称得上是登峰造极,但是西域诸国在金石特别是宝石方面的工艺却也是匠心独具,别有一番风情。而这么千里迢迢来到璃城开店的年轻的西域商人,显然身具某种浪漫主义国家的基因,看到叶璃进来便立刻忽略了站在她身边同样存在感超强的墨修尧,拿出自己店里最精美的饰品向叶璃献殷勤。并表示如果叶璃喜欢,他完全可以免费赠送,当然如果美丽的东方小姐能够赏脸一起喝杯下午茶那就更完美了。

    这一世,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搭讪。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个世上如此热情奔放的人实在是一类,就算是有一两个也都被归类为登徒子去了。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看起来高大英俊却及其没有眼色的西域人,叶璃摇头拉着快要爆发了了墨修尧匆匆出了铺子。

    身后的西域商人捧着自己最精致的饰品黯然伤神,美丽的东方小姐为什么拉着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头也不会的走了?难道白色的头发真的比他的金发更漂亮么更能吸引人么?

    躲在一边的璃城本地的伙计默默地看着自家老板作死的行为,再三思量还是决定跟老板说一声。毕竟这个刚来不久的西域老板虽然有些神神叨叨的,但是对人还是很不错的。若是因为惹上了不该惹的人而客死异乡,那就太悲惨了。上前将墨修尧和叶璃的身份跟他说了一遍,并且着重提了一下王爷和王妃鹣鲽情深,感情非常好。

    刚刚听完的金发年轻人立刻大叫起来,“你是说…那位美丽的小姐是一位王妃?”

    伙计点点头,金发年轻人顿时抓狂起来了,“可是那位小姐看起来才十五六岁。据说那位厉害的王妃应该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伙计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您看起来也不像才刚刚二十岁的样子。西域人就是显老……“总之,老板,王妃年龄比你更大。咱们璃城还有许多美丽的小姐,你就……”不要再去招惹王妃了,会死人的!就算王爷不弄死你,璃城的百姓们也会打死你的。

    才刚刚生出一丝萌芽的美好爱恋被默默无名的伙计残忍的掐死在最初的时候。倒是不愧是天生就热情奔放的民族,金发年轻人颓废了片刻又生龙活虎起来,“亲爱的李,刚刚我遇到了这里的最高统治者。天呐,我居然没有跟他问好,真是太失礼了。赶快准备礼物,我要亲自去登门拜访……听说你们的王是个很贤明的人,虽然我刚才没注意到他。不过能够配得上美丽的王妃的人应该是个不错的王者。他肯定不会介意与我做生意的。”

    他是西域某国富商的次子,按照家族的规定长子可以继承几乎全部的财产,而其他的儿子却只能得到一笔不算特别多但是可以一生衣食无忧或者创业的财产。还年轻的家族次子拿着这笔钱便千里迢迢的来到了据说满地是黄金的东方。虽然没到真的满地是黄金的地步,但是他觉得自己是可以在这里赚到很多很多的钱,甚至建立起不属于自己家族的产业的。想到此处,金发年轻人不由得手舞脚蹈起来。,“真是太美好了。虽然美丽的王妃已经结婚了。但是王妃或许还有为出嫁的妹妹。李,你说得对,这座城市有很多的美人。昨天我还看到一个美丽的小姐,也许她还没有结婚并且愿意接受我的爱意?”

    姓李的伙计默默翻了个白眼转身去准备礼物去了。不过可以预见他的雇主将会被定王府无情的赶出来,甚至有可能因为调戏良家妇女而被璃城的百姓砸死。

    出了那家铺子,墨修尧的脸色依然还很难看。叶璃好笑的挽着他的胳膊抬眼笑道:“那人一看就是刚来中原的,不懂中原的规矩,你跟他生什么气?”墨修尧咬牙,“本王要封了他的店,把他赶出璃城。”敢肖想他的阿璃,本王整不死他!

    叶璃摇摇头道:“他没有那个意思,可能是他们国家天性就是如此。”叶璃看得出来,那年轻人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意味。只是和某些浪漫的西方民族一样,看到美丽的姑娘上前表示好感罢了。若是有机会可能会进一步发展,很多也就仅仅是喝杯茶而已。

    墨修尧轻哼一声,他当然看到那人眼中的坦荡和纯粹的欣赏。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不高兴。

    “好啦,别管他了。不是说陪我逛街么?你这样沉着脸怎么逛街?”叶璃含笑道。难得陪阿璃出来,墨修尧自然也不想扫兴。这才将刚才的事抛到脑后陪着牵着叶璃在人流中漫步。

    璃城最繁华的大街,街边的一座茶楼上,全然敞开的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大半条街道的情形。窗户里面,几个形容谈不不凡的男女相对而坐。任琦宁身边坐着的自然是赫兰王后和云妃,而对面的耶律野身边坐着的是依然轻纱拂面的清伊娜。

    北境女子素来豪爽利落,赫兰王后对于遮遮掩掩还一双冷眸仿佛傲视众人的柳贵妃很看不上眼。撇了下嫣红的唇,笑道:“七皇子,你们北戎女子什么时候也学起中原人的做作来了?”说话间,还随意的扫了一眼坐在任琦宁另一边的云妃。显然那个做作就是对她说的。但是即使做作如云妃,脸上也是没有带着面纱的。

    被赫兰王后暗讽,云妃心中自然也是大怒。但是对于对面的白衣女子她同样也看不上眼。这女人一看就知道是中原人,跟着北戎七皇子偏偏还要取一个北戎的名字,遮遮掩掩的就像是见不得人一眼。居然还敢用那种不屑的目光看她,她以为她是谁?

    “王后姐姐这可说错了。咱们中原女子虽然不及北境女子豪爽大方。但是也都是光明正大的,除了闺中女儿,也没有谁藏头露尾的。”若是闺中女子自然就不该跟着个男人到处跑。既然跟着男人到处跑了,还遮着脸有什么意思?

    柳贵妃被这两个女人如此毫不留情的挤兑,一双冷眸仿佛结冰了一般,“北境王,你宫中就是一些喜好嚼舌的女人么?还是墨修尧将你北境上得了台面的女人都杀光了才带着这么两个女人出来丢人现眼?”

    这话一出,不只是赫兰王后和云妃,就连任琦宁也变了脸色。有些阴沉的目光盯着柳贵妃看了半晌,才淡淡对耶律野道:“耶律兄,你这位未婚妻倒是有趣……”

    这一次却轮到柳贵妃脸色难看了。如同她不屑跟赫兰王后和云妃争吵直接对上任琦宁一样。任琦宁撇开她直接跟耶律野说话,也是表明了他不屑跟个女人计较的姿态。

    耶律野隐晦的以警告的眼神看了柳贵妃一眼,柳贵妃虽然愤怒却也只能暗暗地压下了心中的怒气。

    赫兰王后看看耶律野,又看了看柳贵妃,笑道:“我确实比不上表姐,不过面前也还能见人吧?七皇子,咱们北境还是有许多适合做妻子的女人的,你的女人不好。”

    云妃此时也顾不得跟赫兰王后的争斗了,幸灾乐祸的问道:“哪儿不好了,我看这位姑娘倒是十分美丽。”

    “年龄太大了。北境女子这个年龄都能做祖母了。”赫兰王后毫不客气的道。北戎女子出嫁的年龄比中原女子更早,柳贵妃这个年龄做祖母外祖母的还当真是不少。即使柳贵妃再明艳动人,有些年龄的痕迹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题外话------

    凤轻推文:

    好友空晴寂的新文《农家俏神医》

    http://www。/info/533130。html

    简介:

    【一对一温馨暖文】

    心心念念的未婚夫竟然和表姐偷情,回头还理所当然的要退婚,趾高气昂的施舍侍妾之位。

    孙锦绣被人陷害推下荷花池,一朝身死,再次睁眼之时她变成了她。

    国际医药世家继承人孙雯穿越成了农家女,从此痴傻村姑变身彪悍药女。

    少失考妣,兄妹三人穷困潦倒,仅余几亩酸土田,两间泥胚房。

    更有外祖家盛势凌人,母舅家贪心不足,欺上门来。

    更倒霉的是,内忧外患,县太爷獐头鼠目也来横插一脚。

    怒!

    一切反动势力都是纸老虎!想要欺负他们弱女遗孤,还得先过了她在世神医这一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6.墨景黎大出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6并对盛世嫡妃336.墨景黎大出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