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赫兰王后的意

    337。赫兰王后的意图

    年龄绝对是每一个女子最不能触碰的忌讳,特别是对一个已经年龄不小的绝色美人来说。美人迟暮,将军白发,本就是这世上最让人无奈的事情。所以即使是高傲的不愿与赫兰王后这样的番邦女子一般见识的柳贵妃也依然被激怒了。

    “贱人,你说什么?!”柳贵妃被气的浑身发抖,瞪着赫兰王后厉声道。

    赫兰王后今年也不过才十六七岁,真是花朵一般的年龄。虽然没有中原女子的娇嫩白皙的肤色,但是那年轻的肤色在阳光下也显出令人侧目的健康和细致。这正是柳贵妃这样的年龄所缺少的。无论她妆容在如何精致,已经三十多岁的她在怎么努力保养也不会再有少女一般水嫩的肌肤。更何况前两年她也受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的苦楚,几乎让她多年的保养前功尽弃。这两年虽然也竭力保养自己,容颜却再也回不到极盛的时候了。赫兰王后的话,无疑是在她的伤口上毫不留情的撒了一把盐。

    “放肆!”赫兰王后脸色一沉,扬起下巴傲然的凝视这柳贵妃道:“看在你是耶律王子的女子的份上,本王后让你几分。信不信本王后打烂你的脸,你还不是北戎皇妃呢,本王后才不信北戎王会为了这个找我麻烦!”柳贵妃瞪着赫兰王后眼神仿佛淬了毒一般。耶律野皱了皱眉沉声道:“好了,赫兰王后,清伊娜口不择言,还请你见谅。不过你也同样出言无礼在先。不如就此揭过?”赫兰王后看了一眼身边显然没有替自己出头的打算的任琦宁,轻哼了一声偏过的头不再说话。

    柳贵妃原本还不甘心,却也在耶律野警告的目光中偃旗息鼓。

    “咦,那不是定王和定王妃么?”赫兰王后侧首往窗外看去,正好就看到了手牵手漫步在人群中的墨修尧和叶璃。在一群黑发的人潮中,墨修尧那一头白发自然是极为显眼的。闻言,其他人也纷纷望去。果然看到人群中一对出类拔萃的男女并肩而行。两人手牵着手一边不满一边说笑着什么。墨修尧一身淡青色绣银色暗纹衣衫,玉带系腰,一头银白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低头看着身边的黑发女子,轻言笑语与平时的淡漠阴冷截然不同。

    站在他身边的女子,乌发如云,斜斜的挽着松松的发髻。随意的沾着一支紫蕊百花的芙蓉花,一支精致的银步摇轻轻地在耳畔晃动,更衬得她清丽的容颜优雅雍容,令人不愿侧目。叶璃穿着一身样式极为简单的白色镶银边衣衫,银色的腰带便系着一块淡紫色玉佩。两人显然都不是正式的装扮,走在人群中却依然让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随着他们移动。

    不知道墨修尧说了什么,叶璃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抬手便要去夺他手里的东西,却被墨修尧含笑让了过去,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了她唇边。众人这才看清楚,墨修尧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串糖葫芦。任琦宁和耶律野不由自主的都抽了抽嘴角,他们这样的身份无论再宠爱哪个女子,都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来的。但是看着墨修尧做来却是从容自在毫不做作,显然是乐在其中。

    “早就听说定王和王妃鹣鲽情深,今日一见才知道果然是名不虚传。”云妃幽幽的叹道,语气中也难掩对定王妃的艳羡。

    赫兰王后也难得赞同云妃的话,“定王却是是个了不起的男人。”

    耶律野嘴角抽搐,好男人的标准居然是上街买糖葫芦么?撇到他的不以为意,赫兰王后不悦的道:“七皇子,你能为哪个女人上街还拿着糖葫芦么?”

    耶律野不屑的撇嘴,他堂堂王子怎么会为了女人做这种有损身份的事?赫兰王后更加不屑,“原本以为只有中原男子才那么虚伪爱面子,没想到你们北戎人也都差不多。咱们北境的男儿才没有你们那么虚伪。每一个都是跟定王一样的好男人。”

    眼看墨修尧和叶璃便要从楼下走过了,赫兰王后站起身来往下笑道:“定王,定王妃…”

    楼下,叶璃和墨修尧一抬头便看到了一脸欢快的与他们招手的赫兰王后。当然还有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的任琦宁和耶律野。之前任琦宁和耶律野结盟对抗墨家军,此时两人同时出现在一座茶楼倒也不让人感到意外。但是就在璃城墨家军的眼皮子底下两家就勾搭到一起了,未免太不将定王府放在眼里了。叶璃唇角轻轻勾起一丝浅笑,对赫兰王后点头笑道:“王后也在这里,真是巧了。”赫兰王后趴在窗口笑道:“定王和王妃出来逛街么,不如一起上来坐坐吧。”

    “恭敬不如从命。”叶璃含笑应允了,拉着墨修尧走进了茶楼。

    两人刚进门,茶楼的掌柜便一脸激动的迎了上来。虽然定王和王妃就住在璃城,但是这两位平时也不怎么出门,如今能够光临这小小的茶楼也难怪掌柜的激动万分了。看着眼前一脸激动又不知所措的掌柜,叶璃含笑点了点头道:“掌柜不用理我们,我们自己上去就是了。”掌柜的自然是连连点头,小心的偷瞄了一眼站在王妃身边的定王。王爷拿着糖葫芦什么的,实在是太超出寻常百姓的接受范围了。也不敢上前寒暄,只得眼睁睁看着叶璃拉着墨修尧往楼上去了。

    任琦宁一行人并没有坐在厢房里,不过掌柜也知道他们身份特殊,他们坐的地方是整个茶楼视野最好也是最清净的地方。隔着一扇八折的山水屏风,倒也是自成一方天地,很有些闹中取静的意思。看着携手而来的两个人,任琦宁和耶律野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墨修尧的另一只手上。虽然刚刚的糖葫芦已经没有了,但是手里拎着点心盒子的定王也一样让人受不了。这感觉就仿佛一个众生膜拜的九天神人,突然有人告诉你神人也是要吃喝拉撒的。

    对上任琦宁和耶律野诡异的视线,墨修尧却不以为意。随手将点心放到桌上,众人这才看清盒子上还有品莲斋字样。这是璃城最出名的糕点点,赫兰王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这是品莲斋的点心么,他们家的点心最好吃了。我去了两次都要排好长的队伍。”

    墨修尧和叶璃当然不用排队了,就算他们愿意排前面的顾客也会立刻让位的。墨修尧淡笑道:“不错,阿璃也很喜欢。王后喜欢的话不妨尝尝。”

    赫兰王后也不客气,笑眯眯道:“那就多谢定王了,定王果真是个好人。”

    在座的众人都不由得抽搐了,定王是个好人…这世上还有几个坏人?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别人的神情,赫兰王后一脸幸福的吃起点心来了。当然不会忘记分一半给点心的原主人。

    “不过短短几年,璃城就能繁华如斯,定王和王妃果然是治理有方。”耶律野沉声道。当年墨小宝的满月耶律野是有参加的,自然看得清楚璃城这些年的变化。仅仅是面积就扩大了一倍有余。更不用说,如今西陵皇城与楚京衰落,璃城可说的上是当世最繁华的城市了。北戎贫瘠,北戎人都是逐水草而居。便是有几座城池规模也都不大。北戎最繁华的北戎王庭也未必比得上中原二流的城池。因此中原的繁华不得不让北戎人羡慕嫉妒不已。虽然如今北戎手上也有好几座抢占大楚的城池,但是北戎人行兵打仗悍勇无敌,治理国家却不是光靠打仗就能信的。原本还算不错的城池到了耶律野手里也还是搞得百业凋零,一副日暮西山的颓废样。

    墨修尧淡然道:“七王子谬赞,比起楚京和江南,西北到底还是贫瘠的很。本王也不过尽力而为罢了。”

    两个男人都对他的谦逊不以为然,墨景黎盘踞江南再怎么繁华富饶。朝不保夕的东西等于没有,但是墨修尧却不一样,至少短时间内,没有谁敢从他手里夺走什么东西。虽然这些天在璃城为了避嫌以示对主人的尊重,各国的权贵们都没有怎么来往。但是却也都有各自的消息来源。至少目前虽然失去了大片土地却又从大楚找补回来依旧强盛的西陵暂时是没有招惹墨修尧的意思。雷振霆反而将目光集中到了江南的墨景黎身上。若是如此,他们想要跟墨修尧较劲就要多加思虑了。毕竟能不能打赢先不说,若是为他人做了嫁衣,那才是得不偿失。

    而耶律野暂时也没有了想要和墨修尧开战的打算,北戎国内传来消息他的那位太子哥哥动作频频。再加上这段时间与墨家军的战事焦灼,这让他之前被胜利冲昏了的头脑变得清楚了一些。如果国内被他的太子王兄占了上风,他在前方就算打败了墨修尧一次两次也没有任何用处,除非他能够全歼墨家军,否则也不过是空耗自己的实力罢了。再想起耶律泓与定王府之间关系远比自己和睦,耶律野心中微微一动。看着墨修尧的眼神更多了几分清醒和深沉,“定王,本王有比买卖想要跟定王谈谈,你看如何?”

    “买卖?”墨修尧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七王子,你北戎几十万大军还在边境虎视眈眈,你说要跟本王谈什么买卖?”

    耶律野不在意的一笑道:“你们中原有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同样的,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不是么?”

    墨修尧挑眉,“似乎有些道理?七王子不妨说说看?”坐在对面的任琦宁一看耶律野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要和墨修尧谈交易,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了。毕竟北境和北戎才是同盟。耶律野当然也不会去得罪任琦宁,含笑道:“其实这件事对大家都有好处,不知道北境王有没有兴趣?”

    任琦宁淡淡道:“洗耳恭听。”

    旁边,赫兰王后皱眉道:“你们这些男人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出来玩儿么,坐在一起又说起这些讨厌的事情来了。我可不想听你们说这些废话。”闻言,任琦宁有些不悦的皱眉道:“既然如此,王后先会驿馆吧。”

    “回什么回?我还没出来玩够呢。”赫兰王后毫不客气的驳了他的话,也成功的让任琦宁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叶璃站起身来,浅笑道:“既然如此,赫兰王后不如随我出去走走,也好让本妃一进地主之谊?”赫兰王后眼睛一亮,欢喜的上前拉着叶璃的手臂道:“王妃要带我去哪儿玩儿?璃城好多人,好多有趣的东西,我要多买一些回去。”叶璃微笑道:“等到王后离开的时候,王后喜欢什么我让人送你一份。”

    “定王妃你真是好人。我们快走!”说完也不理会其他的的反应,兴匆匆的拉着叶璃就往楼下奔去。叶璃对着墨修尧摆摆手表示没事,便跟着赫兰王后下楼去了。墨修尧皱了下眉,从窗口看着等在茶楼外的侍卫跟了上去,才放心的坐了回去。

    “定王对王妃的深情真是让人羡慕。”柳贵妃盯着墨修尧咬牙道。看着墨修尧依旧是俊容白发,气势森然。柳贵妃心中仿佛被毒蛇噬咬一般的痛苦怨恨。墨修尧比她还要年长一两岁,如果两年前看起来两人年纪还差不多的话,现在的柳贵妃若是揭下面纱,即使依然美貌但是看年龄也要比墨修尧仿佛年长几岁了。

    墨修尧仿若不闻,低头喝了口茶,对耶律野道:“有什么交易,耶律王子请说吧。”

    被无视了的女子连面容下的美丽容颜扭曲而狰狞。

    城中另一处离茶楼并不远名为风华楼的饰品店,二楼清幽的厢房里,叶璃和赫兰王后相对而坐。叶璃悠闲的品着掌柜亲自送上来的新茶,一边含笑看着赫兰王后好奇的把玩着桌上的各种精美首饰。好一会儿,叶璃才轻声问道:“赫兰王后可有什么事要跟本妃说?”

    闻言,赫兰王后放下了手中的饰品抬起头来。原本脸上张扬好奇的笑容也渐渐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中原女子少有的坚定和北境女子少有的睿智和冷静。乍然的改变,让原本看上去有些飞扬高傲的年轻女子立刻多了几分气势。赫兰王后点头一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定王妃。”

    叶璃浅笑道:“王后第一天来就跟本妃示好,本妃若是看不出来岂非让王后失望。只是,不知道王后有什么事情需要避开北境王单独谈?”赫兰王后深深地望着叶璃,沉声道:“我想要与定王府合作。不,应该说…我们北境人想要跟定王府合作。”

    “北境人?”叶璃顿了一下,道:“不是北境国么?”北境境内现在有两种人,土生土长的北境人和以前朝遗民自居的中原人。而这些所谓的前朝遗民也不过是这些年投靠或者被任琦宁收归麾下的大楚人罢了。任琦宁信任更多的还是中原人,他想要恢复前朝正统,越到了后期就越要打压北境人,甚至最后必须完全抛弃北境人。不然的话,他所谓的中原正统便是名不副实,根本无法让中原文人接受。除非他甘愿就此以北境为国号,以异族的身份统治中原。但是如此,不只是受到的抵抗将会是原本的几倍甚至几百倍。就连原本忠心与他的中原人也可能会反水。从一开始,两族人中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清云先生才跟任琦宁说,他一开始就已经错了。

    沉思了片刻,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赫兰王后能够决定这样的事么?”

    赫兰王后仰首,傲然的道:“既然我来了自然能够决定。我们北境可不像你们中原只将女儿关在闺房之中。男人能做的事情我们也能做,我们家这一支一直以来孩子都很少,我也没有兄弟姐妹。等我父亲去世之后,便该有我接替族长之位。还有我表姐去世之后,她们那一族按规定也要由我或者我的孩子接替。但是任琦宁身边那些讨厌的中原人却把持着我们北境人的权利。我们只想要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叶璃曾经考虑过通过赫兰王后做一些什么,但是倒是没想到这位年纪轻轻的赫兰王后却是个如此重要的人物。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惊讶,不过她素来镇定从容,赫兰王后自然看不出她心中的想法来。叶璃看着她轻声道:“听闻北境前任王后也是一位巾帼红颜,只可惜竟无缘相识。”

    提起这个,赫兰王后的眼睛顿时红了。含恨咬牙道:“若不是任琦宁,我表姐怎么会那般委屈自己?我表姐为了他放弃了族长之位,他去处处防着表姐,让那些女人气她。还将表姐信任的人都找机会杀了。当初若不是表姐救了他,这个忘恩负义之徒怎么会有今天。”

    看着赫兰王后愤怒的模样,叶璃在心中叹息。以任琦宁的武功和势力,怎么会那么巧在北境那种地方遇险?只怕当初那一场邂逅本身就是一场阴谋。不过任琦宁为了他所谓的大业倒是舍得下本钱,“王后,我想你应该知道。令表姐的死……”这原本也不是什么秘密,叶璃认为最好还是说清楚的好。不然合作到一半被人反插一刀那感觉她可一点也不想领受。

    赫兰王后坚定的道:“我知道,我阿爹说了,这些恩怨可以暂时放到一边。我们北境人都是守信的,只要王妃帮助我们将任琦宁赶出去,我们不会和定王府作对的。”叶璃挑眉笑道:“若是如此,本妃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赫兰王后道:“北境大军会全部退回与大楚原本的边界。你们中原虽好,我们北境白山黑水也不差。我们只想过自己的日子。”倒不是北境人就完全没有野心,而是北境人的发展还没有到能够承载野心的地步。在任琦宁出现在北境之前,北境都是一个个部落而居。北境人也裹着打渔狩猎的生活,不说中原人一般种地,就连和北戎一样的牧马牧羊都没有。居民自然也是十分淳朴的,任琦宁带给了太多的变化。但是短短的不到二十年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良好。从以前的部落间的偶尔打斗厮杀,到如今与正规大楚和墨家军兵马厮杀。损失的最重的也是北境人。北境人也不都是笨蛋,几乎可以预见,一直这样下去,就算有一天任琦宁真的统一天下了,北境人只怕也快要死光了。

    所以,他们决定要把任琦宁和他的亲信们赶出去,拿回属于北境人自己的权利。或许有一天他们也会参与到这场逐鹿天下的征战中去,但是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绝对不是现在。

    叶璃沉默了许久,方才点头道:“赫兰王后的提议很让我心动,如果赫兰王后诚心合作,那么我觉得可以。”

    等到如此爽快的回到,反倒让赫兰王后愣了一下。在她的印象中中原人总是喜欢什么三思而后行的,像叶璃这样干净利落的倒是十分少见,“王妃可以做决定么?”叶璃莞尔一笑,“若是我不能坐决定,王后找我来说这事岂不是亏了么?”

    赫兰王后有些歉疚,“我原本想请王妃替我给定王带个话么。而且,我也听说过王妃很是厉害。说不定王妃可以帮我说服定王呢,定王也许不会愿意跟我合作。你们中原人,总是比喜欢女人插手这些事情。”

    叶璃笑道:“我确实可以做主。不过…王后总要让我看到北境的诚意吧?否则,本妃如何能够相信王后?”

    赫兰王后点点头,十分郑重的取出一个盒子放到叶璃面前道:“这里面装的是我北境先祖的圣物,拥有它可以换取北境二十六族所有族人为你做一件事。只要提出,所有的北境人必然会赴汤蹈火为你完成。这是我们北境最尊贵的宝物。暂时交给王妃保管。”

    叶璃打开,盒子里面铺着褐色的花纹兽皮,看上去像是老虎的皮。兽皮上放着一柄短刀,看上去有些粗糙,上面的许多刻痕却都已经模糊圆润,显然经历了不断的时间。短刀的材质非铁非铜,也不是一般把玩的玉刀,倒像是什么石头做成的。叶璃虽然对信物的约束力一般不怎么迷信,但是却也知道有些民族对所谓的圣物的信仰。

    “王后就不怕我不还了?”

    赫兰王后正色道:“若是如此,北境拼尽所有的人,也会迎回圣物的。不过我相信王妃和定王都不是这样的人。”

    叶璃收起盒子,点头道:“最晚明天,本妃和王爷一定给王后一个答复。”

    赫兰王后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点头道:“那就多谢王妃了。”

    ------题外话------

    新人新文推荐:秋月水阁——《名门医女,锦绣田园》

    http://www。/info/533889。html

    简介:此文是标准的一对一,男主宠爱女主入骨

    此乃农家女励志成长文,讲述一介小小农家医女温馨的田园创业史

    一朝醒来,杏林世家出身的她穿越成了农家女;

    少失怙恃,仅余一弟,两亩瘦田,三间破屋;

    未婚夫家仗势欺人,上门退婚,外祖母家欺弱怕强,移花接木;

    最悲催的是,她遭人构陷,悍名远播,无人敢娶;

    怒!

    她卷袖一声吼,本姑娘不是泥捏的,更不是纸糊的,想欺负他们孤女遗子,得先问问她这个赛过华佗再世的医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7.赫兰王后的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7并对盛世嫡妃337.赫兰王后的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