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相见不相认

    339。相见不相认

    看着叶莹毫不留情的离去,叶玥即使想要追赶但是那浑身上下的伤痕也让她痛苦的动弹不得。只得抱着搂着已经昏迷的孩子呜咽的痛哭起来。若不是她不甘心想要靠着墨景黎重新获得比当初更尊贵的身份,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然而,再多的悔恨也无法挽回她此时的出境了。

    不多时,处在叶府最偏僻的角落的一个院子燃起了熊熊烈火。

    前院,叶文华与叶老夫人叶王氏正一脸客气的送墨景黎出门。叶文华虽然面上客气,心中却早已恨不得墨景黎从此再也不要登门了。原本墨景黎去而复返,还要求见叶玥她就不愿同意,但是叶老夫人却并不甘心,非要同意黎王再见叶玥一面。此时再看墨景黎阴鸷的面容和叶老夫人王氏失望的模样,叶文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爷,不好了!后院起火了!”身后的下人匆匆的追上来焦急的叫道。叶文华一怔,问道:“哪儿起火了?”

    下人道:“是…是方才黎王和王妃去的院子。”这样的回答很奇怪,如果说是关着二小姐的院子,众人可能还要回一下神才能想到墨景黎身上。但是回答是黎王和黎王妃去的院子,黎王刚出来院子就起火了,便是傻子也会觉得这件事与黎王脱不了干系。

    众人回头望去,果然看到后院的方向冒起了滚滚浓烟。

    王氏尖叫一声,“玥儿!”

    叶文华沉声道:“还不快派人救火!”说罢,也不去理会墨景黎,朝着墨景黎匆匆拱了下手,便转身离开往后院去了。王氏回过神来,也跟着叶文华往后院奔去。站在大门口的墨景黎眼色沉了沉,扫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叶莹沉声道:“回驿馆。”叶莹顺从的点点头,“是,王爷。”

    一转眼,原本还有几分惹恼的门口顿时鸦雀无声了。叶老夫人一时之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怎么会…这样?

    叶府失火的消息传到定王府,墨修尧也只是淡然的一笑,“这次确定了?那个女人不会再诈尸吧?”

    站在门口的阿谨认真的点头道:“王爷放心,阿谨亲自去检查过的。绝对是叶玥本人。”墨修尧满意的一笑,“很好。你刚回来就让你去办这事,辛苦你了。回去见墨叔吧。”阿谨点点头,也不多问转身走了。身后传来墨修尧淡淡的声音,“这件事不用告诉王妃了。”

    阿谨顿了一下,继续往外走去。王爷大约是觉得这种小事不必告诉王妃的吧?

    书房里一片宁静,墨修尧看着桌上放着的信函,露出一丝愉悦的笑意。

    此时叶璃的院子里确实十分热闹,不仅是徐二夫人,秦筝等人,还有徐大夫人,华皇后华皇后,慕容婷等跟叶璃情谊深厚的女眷都到了。一起凑热闹的还有墨小宝冷君涵徐知睿小朋友,以及刚刚满月不久的两个双胞胎包子。

    还有两天便是清云先生的寿诞,璃城中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好了。为了这事定王府上上下下忙了不少日子,真的到了这时候反倒是难得的清闲下来了。一群女眷们便聚集到叶璃这里来探望两个小包子了。两位徐夫人一手抱着一个,看着粉粉嫩嫩的小娃娃更是爱不释手徐家这一代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徐知睿一个孩子,两位夫人看到小包包自然是喜爱的很。更何况两个小东西自从睁开眼睛以后就格外的乖巧聪慧。一个见人就乐,一个虽然比较沉静,却也乖巧得很。竟是比墨小宝小时候还要好带。就连墨修尧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小家伙加起来也没墨小宝小时候一个人能折腾。

    “乖乖啊…我的小麟儿。这小模样长得真是…”徐大夫人对小麟儿格外的喜爱,一抱上了就不肯放手。虽然还是个小小的孩子,却已经清楚的能看出,小麟儿长得像徐家人更多一些。始终没能抱上孙子的徐大夫人自然就格外的待见这个笑家伙了。徐二夫人也同样喜欢手里的小心儿,她虽然有了孙儿,但是却没有孙女啊。别说孙女,徐家上下连个女儿都没有。看到这乖巧清丽的小女孩儿,徐二夫人也是爱到心里去了。

    叶璃看着躺在两位徐夫人怀里乖巧的睁着大眼睛的宝宝,掩唇笑道:“两位舅母喜欢孩子,何不催三哥和四哥早些晚婚?”

    此言一出,坐在旁边的华天香和墨无忧顿时都红了脸。墨无忧红着脸躲到华皇后身后,华天香却是无处可躲,只得红着脸狠狠地瞪了叶璃一眼,“璃儿,你……”秦筝掩唇低笑道:“璃儿说的不错,天香,我可是等着你进徐家陪我呢。”

    慕容婷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笑眯眯道:“可不是么,我家的君涵都快五岁了哟。”

    “你们…你们好没羞!”华天香羞得直跺脚。徐二夫人对华天香这个准儿媳妇也是十分满意的,见她受窘,连忙开口道:“好了,你们几个在他们女儿家面前说这些做什么?我跟你舅舅和外公还有杨夫人都商量过了,老国公殉国,也来不及在热孝期间成婚。就只能将婚事挪到明年了。到时候正好天香和无忧一起嫁进咱们徐家,也是一段佳话。”无忧年纪倒是还小,华天香年龄却不小了。原本若是能在热孝期间晚婚也是好的,只是那时候徐清锋又远在楚京打仗,无奈只得等过了一年孝期再说了。徐二夫人原本只是心忧找不到合适的儿媳妇,现在人选已经定下来了反而就不那么担心了。何况等到将清云先生的寿宴办完,开始准备婚事,慢慢悠悠的到明年也差不多了。

    华皇后怜爱的看着红着脸的侄女和女儿,能够加入徐家这样的人家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段难得的好姻缘了,她也能够放心了。虽说华家的名头是挺大,家世也清贵。但是谁都知道,华国公去世之后,华家也算是没落了。就算子孙争气,没有个一二十年只怕也起不来。徐家人丁简单,对家世也看得并不重要。华天香和墨无忧嫁过去自然都不会受什么委屈。

    华天香还好,她和徐清锋都看中对方了也算是两情相悦。墨无忧和徐清柏之间更多的却是徐大夫人起的作用,而且徐清柏也不是徐清锋那样息怒形于色的人,想要看出他的心意确实有些难度。墨无忧年纪也不算大,就算是情窦初开对徐清柏有点感觉,也只是懵懵懂懂的就被两家给定了亲了。到不是说不愿,只是难免有些失措和茫然。

    叶璃将墨无忧的神色看在眼里也不开口说破。徐清柏肯定是对无忧有一些好感的,不然以他虽然温和却十分有主见的性格是不会顺从徐大夫人的意思的。墨无忧提起徐清柏的模样,也不像是不喜欢的样子。横竖两人都还年轻,还有的磨就是了。

    “王妃,长兴王和珍宁公主求见。”众人正说笑间,青霜进来禀告道。

    众人皆是一愣,华皇后和墨无忧神色更是有些复杂。其他人最多只是觉得奇怪,但是他们两个到底更墨啸云和珍宁公主关系颇深。慕容婷有些好奇的道:“他们这个时候来定王府做什么?”自从搬来璃城之后,墨啸云和珍宁公主都是深居简出,除了刚到这里的时候来拜见叶璃,倒是从未踏足过定王府,也难怪慕容婷好奇了。

    叶璃想了想道:“请他们进来吧。”

    青霜领命去了,徐大夫人问道:“长兴王和珍宁公主找你有事,我们先回避吧?”叶璃摇摇头道:“以后他们长期都会住在璃城,难不成大家都不见面了不成?他们应该是为了柳贵妃的事情来得。”

    “柳贵妃?!”众女眷皆是一惊,在他们看来柳贵妃找一惊是去世多时的人了。

    叶璃点点头,沉吟了片刻才道:“柳贵妃并没有死,她现在就在璃城。长兴王和珍宁公主应该是得到了消息,来找我求证的。”不一会儿,墨啸云和珍宁公主便被人带到了。两人的气色都还不错,看起来在璃城过的也还算舒心。只是看着珍宁公主半垂的容颜上半边狰狞的伤痕,却也让人不由在心中叹息。

    “见过定王妃。”两人并没有大楚皇子公主的傲气,见到叶璃也是恭敬地行礼问好。叶璃含笑道:“长兴王和珍宁公主不必多礼。过来坐吧,这些日子在璃城可还住得习惯?”墨啸云沉着的点头道:“多谢王妃关心,我和姐姐一起都好。”这话虽是客气却也是真心。虽然在璃城他们只是无权无势的王子公主,但是经历过了这两年的各种磨难和痛苦之后,这样的生活却并不那么难过。何况定王府也却是没有亏待他们姐弟。墨啸云年纪虽然不大,却看得清楚。这天下除了璃城除了定王府,根本就没有他们姐弟的立足之处。他的年龄和能力还远远不足以建立能够保护自己与天下各路势力抗衡的实力。

    叶璃点点头,对墨啸云的清醒和识时务也十分满意。

    两人谢过叶璃做到旁边空着的凳子上坐下,才看到坐在身边的熟人。不由得也是一惊,“母后…皇姐……”虽然柳贵妃与华皇后素来不对付,但是墨啸云和珍宁公主对华皇后却没什么恶感。最多是曾经珍宁公主十分嫉妒墨无忧罢了,但是那些嫉妒如今看来却更加的没有意义了。墨无忧原本因为柳贵妃之故,对这两个姐弟也是十分不喜的。但是也知道这两年他们在璃城过的日子并不比自己当初的遭遇好多少,再看看珍宁公主脸上的上还有当初楚京被围是她们姐弟的表现。到底还是亲兄弟姐妹,墨无忧也不由得有些心软,点了点头道:“你们还好么?”

    珍宁公主眼睛微红,咬着唇点了点头更加的自惭形秽的低下了头。当初她知道墨无忧被送去给南诏王之后还曾经在心中幸灾乐祸过。现在看到墨无忧并未因为自己容颜被毁而露出嫌弃嘲笑的眼神,甚至也没有自己最讨厌的怜悯,心中倒是多了几分惭愧之意。

    “皇姐……”

    墨无忧笑道:“叫我无忧就行了,我如今已经不是什么公主了。”

    墨啸云明了的点了点头,对华皇后和墨无忧道:“母亲,无忧姐。”曾华皇后为母亲有些奇怪,但是却并不为过。华皇后原本毕竟是墨景祈的嫡妻,所有的皇子公主都要称一声母后。她便是墨啸云这些皇子公主的嫡母。华皇后微微点头,看着墨啸云淡淡道:“这两年苦了你了,既然已经熬过来了,以前的事情就忘记了,和你姐姐好好过过日子吧。”

    墨啸云点头道:“多谢母…夫人指点。”

    “长兴王和珍宁公主来定王府,可是有什么事?”叶璃开口问道。墨啸云看了看跟前的众多女眷,倒也没有隐瞒,点头道:“回王妃,我和姐姐听人说起北戎七王子身边又一名女子,形容极为肖似…母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叶璃看着两人定定的望着自己的模样,轻声叹息。点了下头道:“不错,耶律野身边的女子名为清伊娜,据说是七王子的未婚妻。虽然我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是据容华公主说言,确是与柳贵妃一模一样。你们心中若有什么疑问,可去驿馆问问她便是。”

    墨啸云脸色微臣,沉声道:“我和姐姐去驿馆求见过两次,都被拒绝了。所以才…来求见王妃,想要请王妃查证……”叶璃思索了一下,道:“清伊娜是耶律王子带来的人,也算是客人。本妃并不方便直接派人去查问她。不过,你们可以去向容华公主打探一二。容华公主年少时时常出入皇宫,应当比本妃更熟悉那人。”

    其实听叶璃这么说,两人都已经基本确定了柳贵妃的身份了。墨啸云脸色阴郁不说,珍宁公主捏着手绢的手更是握的发白,隐隐的有些发抖。

    叶璃看着两人,语重心长的道:“不管那人是不是,你们都要三思而后行,万不可轻举妄动。若是有什么为难之处,便来王府跟我和王爷说说。虽然这里是璃城,但是耶律野毕竟是北戎手握重兵的王子,权势非同小可,你们不可莽撞行事。”

    墨啸云沉默了一下,点头道:“多谢王妃提点,我们知道了。就不打扰王妃了,我和姐姐先行告辞。”叶璃轻轻点头,看着珍宁公主柔声道:“不要整天呆在屋子里,多出来走走外面并没有那么糟糕。”珍宁公主咬着唇,点了点头跟着墨啸云匆匆的走了。

    看着这多兄妹离去,众人的心情也有些沉郁起来。华天香凝眉道:“珍宁公主的脸当真是被柳贵妃害的?”从前她也经常在宫里走动,但是对珍宁公主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其实柳贵妃的三个孩子都跟她不怎么像,珍宁公主作为女儿不被自己母妃重视不说,墨景祈也比较宠爱墨无忧,以至于她在宫中也没什么存在感,完全不像是一个冲冠后宫的妃子的女儿。此时再看到那原本秀丽的小脸上狰狞吓人的疤痕,华天香对她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同情。

    叶璃摇头道:“到底是怎么会是谁也不知道。当初将她救出来的时候柳贵妃已经失踪了,整个冷宫里只有她一人。如果不是我们赶得及时将她救出来,只怕所有人都以为死在里面的是柳贵妃了。”如此一来,无论真相如何,在活下来的珍宁公主看来,就是她的生母将她扔在火海里替死了。

    华皇后微微蹙眉道:“我看珍宁只怕是恨极了柳贵妃。他们找上去会不会出事?”

    “有长兴王在,应该不会有事。”叶璃凝眉道。

    谈到柳贵妃,众人也都止不住厌恶之情。柳贵妃对墨修尧的心思和当初强求墨修尧娶她的事情他们自然都是知道的,在加上珍宁公主的事,对柳贵妃的厌恶跟上一层楼了。慕容婷搂着冷君涵恨恨的道:“那种女人,我要是遇到了就直接抽他一顿鞭子。”

    坐在叶璃旁边乖巧的吃着点心的墨小宝眨眨眼睛问道:“娘亲,你们是在说楚京那个白衣大婶么?”闻言,叶璃有些惊讶的看着墨小宝,“你还记得柳贵妃?”

    墨小宝不悦的撇撇小嘴,“那个大婶最讨厌了,老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本世子和娘亲。我想跟父王说,她再看就把她的眼睛挖出来,谁知道她就死了。原来还没死么?”叶璃脑袋一阵抽疼,这带着兴奋的语气是怎么会是啊?她到底什么时候教过他这么凶残的想法?那时候墨小宝还不到七岁啊。

    北戎驿馆里,容华公主接到长兴王和珍宁公主求见的消息,唇边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意。吩咐身边的侍从立刻将两人请进去。之前墨啸云和珍宁公主也来过两次,但是都被驿馆的人打发走了,连门都没能进去。这次改成求见容华公主,果然不一会儿便被人带着进去了。

    容华公主特意在驿馆的正厅里接待两人,见到墨啸云和珍宁公主也是满脸含笑,拉着两人坐下,“本宫还在楚京的时候你们都还是小孩子呢,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竟然都已经长大成人了了。”看着眼前的这对少年少女,容华公主也有些感叹。虽然她还没老,但是看着曾经的小孩儿长成大人,也不由得让人感叹韶华易逝。

    “荣华姑姑在北戎可还好?”墨啸云问道。

    容华公主笑道:“太子待我极好,一切都很好。这几年的事我都听说了,只是你们两个受苦了。”

    墨啸云早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淡笑道:“我和皇姐也很好,定王府对我们极好。”

    “那就好,定王宅心仁厚。虽然不及皇家王子富贵尊荣,但是比起那些勾心斗角,日子总要舒心一些。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就别想那些事情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福气跳出这个圈子的。”容华公主感到着,也是对两人的劝告。墨啸云点头道:“侄儿省得,多谢姑姑提点。”

    “容华姑姑…。”珍宁公主望着容华公主欲言又止。容华公主自然明白她们所为何来。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道:“你的事我都听说了,好孩子苦了你了。你们想见清伊娜是不是?”墨啸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们以前听说过容华公主性格张扬跋扈,此时见到她如此和蔼一时间倒是有些不喜欢。毕竟是生在皇家的孩子,谁都不是单纯无邪的,自然对如此和善的容华公主有些怀疑。

    容华公主一眼便看穿了他的疑惑,浅笑道:“傻孩子,谁还能跟年轻时候一样么?其实我也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我让人请她过来,你们见一见吧。切莫冲动。”两人沉默的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功夫,一身白衣的柳贵妃便走了进来。看也未看大厅里,朝着容华公主冷冷道:“你叫我来这里想说什么?”这两天,柳贵妃的心情非常不好。不仅是因为前两日在街上遇到墨修尧和叶璃之后,回到驿馆她就被耶律野狠狠地斥责了一番。更是因为昨天墨啸云和珍宁居然上门找她。来之前,她确实没有想过这两个孩子居然会在璃城。更重要的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更不想见他们。

    容华公主挑眉道:“我是我有什么事,是有人要找你。”

    “什么人……”柳贵妃声音一哑,有些惊愕的看着眼前冷眼望着自己的两个少年。转眼两年,墨啸云已经比两年前要高了许多,看起来也沉稳了很多。珍宁公主坐在墨啸云身边,脸上同样掩盖着面纱,路在外面的一双眼眸却仿佛寒冰般幽冷。柳贵妃心中一颤,“你们…你们是谁?!”好一会儿,柳贵妃才稳定了心神,勉强开口道。

    但是她那一瞬间震惊的眼神,和那样熟悉的模样气息又怎么瞒得过她亲生的儿女。见柳贵妃竟然根本不打算认他们,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伤痛和怨恨。一对上珍宁公主幽冷的眼眸,柳贵妃立刻心虚的躲开了,转过身瞪着容华公主道:“太子妃,你什么意思?”

    容华公主悠闲地喝着茶,淡淡笑道:“什么什么意思?这是我那皇帝表哥的遗孤。长兴王和珍宁公主,他们是来找你的。清伊娜,你不认识他们么?”

    “我自然不认识他们。”柳贵妃道:“既然没事,我先回房了。”说完,连看也不看墨啸云和珍宁公主,转身便要往里走去。容华公主放下茶杯,笑道:“别走啊,清伊娜。这两个孩子辛辛苦苦的寻找母亲,也算是孝心可嘉。就算你真的不认识,也该跟他们说清楚啊。”

    柳贵妃一怔,回头匆匆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认错人了。”

    墨啸云和珍宁公主默然,看着柳贵妃转身就要离去,珍宁公主咬牙道:“母妃,你当真不认识我们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9.相见不相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9并对盛世嫡妃339.相见不相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