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母子恩断

    342。母子恩断

    “贱人!”珍宁公主盯着躺在地上的柳贵妃,脸上的神色充满了冰冷的怨恨和厌恶。沈扬说出的话,彻底的打碎了珍宁公主心中对母亲的最后一丝期盼。当初珍宁公主被迷晕在冷宫中以致容颜被毁,这两年来她无时无刻的不在恨着柳贵妃,但是这种恨意中未尝不是夹带着一丝对母亲的期望和无法割断的孺慕。如果今晚柳贵妃真心实意的对她道歉,哪怕有一丝的歉疚和悔恨,珍宁公主的那只金簪也不会刺到她的身上。

    但是此时,珍宁公主的眼中却只有单纯的厌恶和痛恨,母女之情从此真正的恩断义绝。

    墨无忧听了沈扬的话也不再犹豫,手起手落很快的便将那只金簪拔了出来,一时之间血流如注。墨无忧狰狞的取出沈扬炼制的疗伤圣药倒了上去,然后从柳贵妃的衣摆上扯下一段白纱开始包扎伤口。

    珍宁公主却是没有伤到柳贵妃的致命之处。如果排除将来不能再有孩子这一点的话,柳贵妃最后就算死了也只是血流过多而已。而现在有了沈扬的止血圣药自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包扎好了伤口之后,墨无忧又拿出一个小瓷瓶给柳贵妃灌了下去。片刻之后,柳贵妃原本苍白的神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了血色。

    “那样的好东西,给她用不是糟蹋了么?我给你这样的东西是让你如此作践的?”沈扬盯着墨无忧不悦的道。墨无忧抬头对着沈扬甜甜一笑道:“师傅,定王叔和王妃肯定还有话要问,她刚刚那个样子哪里能问得出什么?”沈扬轻哼一声道:“你倒是聪明。”

    墨修尧眯眼看着柳贵妃的神色好了起来,漠然点点头道:“既然没事了…啸云,你有什么意见?”墨啸云垂手,淡淡道:“一切听凭定王叔处置。此人与我和皇姐再无关系。”

    “虽说再无关系?!”珍宁公主突然开口道,转过头狠狠地盯着柳贵妃的美丽的容颜咬牙道:“她还欠我一张脸。”

    闻言,柳贵妃脸色一变,瞪着珍宁公主怒道:“你想干什么?”珍宁公主看着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你毁了我的脸,难道不该赔给我么?”柳贵妃冷笑一声,道:“你是我生的,别说我毁了你的脸,就算我要了你的命,你也该受着。”

    墨啸云走到珍宁公主身边,拉着她的手看着柳贵妃道:“我刚刚已经说了,我们与你再无关系。”

    柳贵妃不屑的轻哼一声,亲生母子关系又岂是说断就能断得了的。在柳贵妃看来,墨啸云和珍宁永远都是她的儿女,她可以对他们不屑一顾,但是他们却绝不能对她不敬。强撑着站起身来做到一边的椅子里,虽然上了药包扎了伤口,但是那伤就算是再怎么样的灵丹妙药也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够恢复得了的。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扫向珍宁公主的眼神更像是淬了毒一样。

    珍宁公主却不在在意她的眼神,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彻底绝望的时候,就会变得超乎寻常的冷漠。

    柳贵妃也不在意珍宁公主和墨啸云的反应,如果说从前她对这双儿女还有一丝一毫的在意的话,这两年多的痛苦挣扎也让她将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感情全部抹杀。从墨修尧和叶璃出现在这里之后,柳贵妃大半的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在了他们的身上。只是对着墨修尧再也没有了从前痴心不改的迷恋,反而是充满了刻骨的怨恨。甚至,此时的柳贵妃比起叶璃她更更恨墨修尧。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冲动了。墨修尧对她的无情她素来是深有体会。

    “定王,你指使这两个人刺杀我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想要与北戎交恶?”柳贵妃扬起下巴,傲然的盯着墨修尧道。她现在是北戎的准王妃,身份丝毫不比墨修尧和叶璃低。她也用不着再跟他们客气。

    叶璃无语,默默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墨修尧。这就是传说中的由爱生恨吧?

    “你什么意思?”珍宁公主上前道:“这跟定王府有什么关系?本公主就是想要杀了你怎么样?大不了本公主偿命给你!”

    “皇姐!”墨啸云深深地看了柳贵妃一眼,对珍宁公主道:“看定王叔怎么说。”墨修尧偏着头看了看珍宁公主和墨啸云,淡淡笑道:“珍宁,虽然你父皇已经死了,大楚现在跟你们大约也没什么关系了。但是,只要本王承认你是公主,你就还是公主。拿你的命去换她的命?本王让人养你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么?亏掉的部分谁赔给本王?”

    珍宁公主一呆,她对许多勾心斗角的事情并不擅长。却也知道自己意气用事并不能解决问题,低下头道:“定王叔,是珍宁的错。”

    墨修尧这才满意的点头,他养着这一个公主一个皇子可不是拿来玩儿的,要是为了一个柳贵妃赔了性命他岂不是白费了许多功夫。所以珍宁公主和墨啸云非但不能死,还得好好活着。侧首看着柳贵妃,墨修尧温和的问道:“本王就是想跟北戎交恶?你又待如何?要不要回去问问耶律野,愿不愿意为了你跟本王开战?”

    “你!”柳贵妃怒极,墨修尧这轻描淡写的问话,分明是在嘲笑她。

    “我如何?”墨修尧扬眉笑道。

    “王爷,北戎太子殿下和七皇子来了。”门外,卓靖进来禀告道。

    “哦?今晚这小小的长兴王府倒是热闹了。让他们进来。”不一会儿,卓靖便带着耶律泓容华公主和耶律野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鲜血和一身狼狈的柳贵妃,众人都是一愣。容华公主开口笑道:“王妃,这是怎么了?”

    叶璃淡淡道:“没什么,清伊娜姑娘突然闯入长兴王府意图对长兴王和公主不利。公主一时惊慌伤了清伊娜姑娘。”

    “叶璃!你胡说!”柳贵妃怒吼,但是随之而来牵动的伤口疼痛却让她咬紧了牙齿,只冒冷汗。耶律野走过去扶住坐在椅子里摇摇欲坠的柳贵妃,问道:“怎么回事?”柳贵妃咬着唇,委屈的道:“王爷,是定王和定王妃指使那个丫头伤了我。”在座的除了珍宁公主以外的三个女子纷纷翻白眼望天。这柳贵妃好歹也有三十四五了,这样撒娇真的可以么?

    耶律野显然对柳贵妃的娇弱也没有什么认同感,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璃淡淡笑道:“清伊娜姑娘不会是想要说是本妃派人将你掳来的吧?”

    柳贵妃失言,她确实是自己来的长兴王府,但是之所以前来的原因却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叶璃神色淡然的看着耶律野道:“耶律王子,刚才清伊娜姑娘无端指责本妃和王爷指使珍宁公主刺杀她。现在本妃还想说是她无端闯入长兴王府意图伤害公主和长兴王,诬陷本王妃呢。”

    耶律野皱眉,虽然眼前的情形其实在他心中更相信柳贵妃的话。但是叶璃的话却将他堵得无话可说,同时对柳贵妃擅自跑到长兴王府来的事情,耶律野心中同样的不高兴。坐在一边的耶律泓看着叶璃向耶律野发难,面上却是十分平和淡定。只是微微皱眉道:“定王和定王妃身为主人,断然不会对客人如此无礼。更何况指使珍宁公主刺杀清伊娜未免太说不通了一些。倒是七弟,清伊娜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么,怎么会跑到长兴王府来。”叶璃和墨修尧指使珍宁公主行刺确实于情于理都不合。但是耶律泓却直接忽略了珍宁公主自己刺杀柳贵妃这个事实,明显的将错都推到了柳贵妃身上。

    耶律野凝眉道:“王兄说的是,今天的事只怕是一场误会。”

    容华公主掩唇笑道:“七弟说的不错。清伊娜与已故的柳贵妃如此神似,产生一些误会也是免不了的。前两日长兴王和珍宁公主还上门来拜访过呢。难道长兴王和公主现在还……”墨啸云对着容华公主拱手恭敬的道:“容华姑姑教训的是,之前是本王和皇姐莽撞了。事情已经清楚了,我们姐弟与清伊娜姑娘并无关系,是我们认错了人。”说完,墨啸云后退了一步,暗中紧紧的抓住珍宁公主的手。珍宁公主垂眸掩去了眼中的恨意,终究没有多说什么默认了墨啸云的话。

    耶律泓笑道:“是误会就好,那么今晚的事…。”

    墨啸云道:“今晚也是误会,清伊娜姑娘突然到来,我们言语间发生了一些冲突。皇姐以为清伊娜姑娘想要对我们不利才刺伤了她。还请耶律王子见谅。若有责罚,啸云愿一力承担。”

    人家都这么说了,耶律野自然也不能欺负一个才十三四岁的孩子。只得就这么算了,柳贵妃这簪子也算是白挨了。耶律野沉着脸向墨修尧和叶璃告辞,扶着柳贵妃要往外走去。

    “等一等。”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沈扬突然开口道。

    耶律野虽然并不熟悉沈扬,却也知道他在定王府的地位十分特殊,回过头来耐心等着他说话。只见沈扬接过一张墨无忧写好的药方递了过去道:“俗话说,医者父母心。既然是病患老夫就不能不理。这位姑娘小产次数太多,刚刚又伤的有些不是位置。这药方你拿回去给她用吧。虽不能保证将来还能有孕,但是对身体还是不错的。”

    这话一出,整个大厅里的人神色都变得古怪起来了。其实叶璃等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但是现在看到沈扬一本正经的跟耶律野说这些,叶璃嘴角的笑容也还是忍不住僵硬了一下。耶律野的脸色更是阴沉的吓人,就算北戎人并不特别在乎女子这方面的问题,但是那也是指普通北戎百姓,皇族权贵对这些的龟毛成都程度丝毫不比中原人。就算耶律野和柳贵妃不是那么回事儿,但是让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也还是十分的没脸。

    柳贵妃更是被沈扬这神来一笔弄得脸色惨白,怨恨的瞪了沈扬和墨无忧一眼,才神色恍惚的跟着耶律野走了。

    耶律野一走,耶律泓和容华公主自然也不好久留,跟着也起身告辞了。看到没自己什么事,沈扬站起身来带着墨无忧也要走了。路过珍宁公主身边的时候停下来看了看道:“你这姑娘倒是有点意思,回头到定王府来找我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珍宁公主和墨啸云不明白沈扬是什么意思,墨无忧却是知道的。但是珍宁公主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即使对师傅的医术十分有信心的墨无忧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痊愈。只得道:“珍宁,记得师傅的话,有空了一定要来定王府。”看到珍宁公主点头,才对这叶璃和墨修尧欠了欠身追了出去。

    一时间,大厅里只剩下墨修尧四人,原本气氛凝重剑拔弩张的大厅顿时沉静下来。墨修尧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对少年男女,今晚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连出两样都让墨修尧十分的不爽。看着墨啸云和珍宁公主的眼神便也带了几分不善。即使不是刻意释放,这样的强者威压也让珍宁公主和墨啸云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看着姐弟俩强撑着的模样,叶璃轻叹一声抬手握住墨修尧的手,对墨啸云二人轻声道:“你们也累了,好好休息吧。以后不可在莽撞行事。”

    墨啸云点头称是。墨修尧盯着珍宁公主问道:“你对她心中依然有恨?”

    珍宁公主咬牙道:“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

    墨修尧冷笑一声,问道:“你凭什么?”珍宁公主一愣,有些不解的望着墨修尧。墨修尧淡淡道:“你有那个本事将她碎尸万段么?只怕下次落到她手里碎尸万段的人就是你了。”珍宁公主咬牙,论本事手段,她确实不如柳贵妃。墨修尧拉着叶璃站起身来,淡淡的看着两人道:“柳贵妃的事你们两个不得再插手,同样的…也不许你们帮她。若是让本王发现你们暗中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别怪本王心狠手辣。”

    墨啸云心中一跳,定王这话的意思就是打算对付柳贵妃了。扶着珍宁公主,墨啸云恭声道:“谨遵定王叔教诲,啸云和皇姐都不会轻举妄动的。她跟我们已经没有瓜葛了。”

    “很好。”墨修尧满意的点头,牵着叶璃的手往外走去。

    回到府中,叶璃和墨修尧皆下了严令不许将昨晚的事情告知清云先生。其实清云先生如此高龄许多俗事早已不萦于怀,也很看得开了,但是身为后辈的孝心还是不希望老人家为了这点他们自己就能解决的事情操心。

    第二天一早,叶璃和墨修尧刚刚起身外面的侍卫便来禀告,“东方姑娘求见。”

    叶璃愣了一下,有些弄不清楚这东方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墨修尧不屑的撇了一下唇角道:“苍茫山那个。去请清尘公子处理,本王和王妃还有事。”侍卫领命去了,叶璃不解的问道:“我们有什么事?”墨修尧笑道:“我们去看看我的小公主,培养感情?”

    定王府大厅里,一身白衣的女子安静的坐着喝茶。似乎丝毫没有因为主人的冷落而感到愤怒,只是平静的等待着。半个时辰后,门外才响起了脚步声。白衣女子唇边勾起一丝完美的笑容,抬起头来看到的却不是那白衣白发的俊美男子,而是另一个白衣如雪清逸出尘的黑发男子。清尘公子虽然引入注目,但是昨天晚上她将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了墨修尧身上,竟然完全没有看到坐在徐家诸子中间的徐清尘。不过只看那白衣翩然的风采,却也能猜得出来人的身份,站起身来,淡淡笑道:“东方幽见过清尘公子。”

    徐清尘淡淡微笑,点头道:“东方姑娘不必多礼,请坐。”

    东方幽点头就坐,看着徐清尘道:“不知定王可在?”

    徐清尘笑道:“定王有些事情要办,无暇接待姑娘,还请见谅。”

    东方幽看着徐清尘挑眉道:“清尘公子对我有敌意?不知道小女子哪儿惹清尘公子不悦了?”徐清尘但笑不语,东方幽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清尘公子是定王妃的表妹,也难怪清尘公子对小女不满了。”

    徐清尘淡淡摇头道:“只怕是东方姑娘觉得在下对你有敌意吧?东方姑娘想太多了,璃儿和定王的感情是他们的事情,是好是坏都是他们的事情,徐家不会插手。”东方幽道:“小女并无意插足定王和定王妃之间的感情。”

    徐清尘道:“这是东方姑娘自己的事。”

    ------题外话------

    这几天都在外面,今天在宾馆码了一章,匆忙出门开会。有点少实在抱歉,亲亲~关于亲们讨厌刚出来的那个女人滴问题。偶想说…这应该是最好一个出场的女配了。另外,这个女配虽然不让人喜欢,但是她对阿璃和修尧其实真的没什么影响。至于心情滴问题,如果从头到尾阿璃和修尧都平顺无事大杀四方…好像也挺无聊滴。期待清尘公子的官配的亲,可能问最后会隐晦的说一下,但是正文不会大幅度描写清尘公子的感情~

    ps:这几天没有回复评论,还请亲们见谅。我会尽量收集评论中提到的问题在题外话里做出解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4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42.母子恩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42并对盛世嫡妃342.母子恩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