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各方博弈

    344。各方博弈

    清云先生的寿辰算是完美的落幕,许多前来的宾客都纷纷启程离开。包括徐清柏跟秀亭先生也在第一时间赶回了西陵,毕竟西陵那边刚刚收服不久,还是需要有人坐镇的。而各国的权贵,包括镇南王墨景黎在内的众人却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大家都明白,真正的谈判和博弈要从今天才回真正开始。谁在这个时候离开就预示着他将会在这一场各方角逐中被边缘化,从而失去掌握先机的机会。

    原本就已经暗潮汹涌的璃城里,因为清云先生寿宴上突然出现的苍茫山传人而显得更为诡秘。

    定王府里,雷振霆坐在书房里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着坐在上手的叶璃和墨修尧,神色有些复杂。虽然从一开始将东方幽带到璃城来的时候他就考虑过墨修尧有可能会拒绝,但是真正听到墨修尧的答案的时候心中却还是难免有些震撼的。说实话,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如果不是曾经西陵皇室出过以为苍茫山的王后,雷振霆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拒绝这样的诱惑。不过,及然墨修尧已经拒绝了,虽然让他略有些震惊但是总的来说局势对他却是有力的。他自然也不会傻到真的将苍茫山的势力往墨修尧的身上推。

    “定王的决定,总是每每让本王感到惊讶。”雷振霆端着手中的茶杯朝墨修尧举了下,以示敬意。

    墨修尧淡然一笑道:“镇南王过奖了,镇南王不是也没兴趣么?”

    雷振霆有些遗憾的叹道:“若说当真对苍茫山的势力没有兴趣,那是骗定王的。只不过…不合适罢了。何况,本王到了如今这个年龄,还要被人摆布,好不如就此死了算了。”苍茫山若是只有东方幽一个人,那么也没什么用处了。东方幽之后必然还会有人加入,雷振霆的祖母便是苍茫山的人。他可说是这世间最了解苍茫山的人了,自然不会做出那种让自己被人所制形同傀儡的事。

    “听说定王已经正式拒绝了东方幽,不过以本王对她的了解,她只怕不会轻易放弃。”雷振霆淡淡的提醒道。虽然他跟墨修尧注定了是敌人,但是…偶尔还是可以合作的。

    墨修尧眉梢微微一挑,不屑的道:“不会放弃又如何?苍茫山的传人居然是那副德行,那所谓的苍茫山也快要不行了吧?”东方幽确实很厉害,至少就武功而言墨修尧见过的女子中还没有能够超过她的,即使是在男子中只怕也足以跻身江湖前十名。既然是苍茫山出身,琴棋书画想必也不差,而且有雷振霆亲自保证东方幽还精通医术。只可惜,东方幽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太好。

    看着墨修尧和叶璃相视一笑,两人之间那若有若无的亲密气氛让人觉得仿佛有一层无形的东西将他们裹在一起,与外人绝不相同而外人也无法介入他们之间。雷振霆微微垂眸,若有所思,“苍茫山的人既出,势必要选择一个辅佐的对象。定王既然已经拒绝了,那么谁最有可能?”

    墨修尧也不隐瞒,“墨景黎。”

    雷振霆脸色微沉,墨景黎如今与他在云澜江对峙,若是有了苍茫山的相助,倒霉的还是自己。墨修尧离得远一时半刻间自然是事不关己。看着雷振霆不悦的神色,叶璃淡淡一笑道:“镇南王不必担心,墨景黎太过强大了对我们定王府也没有好处,我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雷振霆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看着叶璃笑道:“让苍茫山扶持墨景黎,然后本王再和墨景黎都够你死我活,定王府坐收渔利。两位倒是好算计。既然如此,本王倒是觉得任琦宁更合适,前朝遗孤名正言顺,不是更符合苍茫山的选择么?”

    墨修尧笑容微冷,“任琦宁没那个命。”

    雷振霆眼神一凝,在心中快速的盘算着墨修尧这句话中的含义。定王府打算对北境出手么?他以为定王府现在最大的敌人应该是北戎才对。

    看到雷振霆的疑惑和猜测,墨修尧却并不解释,淡淡道:“镇南王尽管看着便是。墨景黎是苍茫山唯一的选择。当然…镇南王还有另一个选择。”

    “洗耳恭听。”雷振霆谨慎地道。墨修尧含笑,仿佛漫不经心的道:“在苍茫山选定辅佐的对象之前,灭了他们。”

    “嘶——”雷振霆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瞪着墨修尧看了半晌才终于确定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这么提议的。许久,雷振霆方才叹了口气道:“定王对苍茫山并不了解。所以才不知道他们实力。”墨修尧点头道:“本王对苍茫山确实不甚了解。”历代的苍茫山传人从来没有招惹过定王府的人,所以对定王府来说所谓的苍茫山也不过是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或许苍茫山的人自己也知道,定王府的历代掌舵者从来都不是适合她们操纵的对象,“但是…即使如此。苍茫山总也还是没有与一国相抗衡的实力吧?”既然设计了那么多的事情,就证明苍茫山的人也是有野心的。怀有野心却始终隐藏在别人身后,那只能说明对方还没有逐鹿天下的能力。

    雷振霆摇摇头道:“苍茫山的人之所以从来都不参与逐鹿天下。并不是他们没有这样的实力。而是……”雷振霆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该不该说。顿了一下,却还是终于开口道:“他们之所以一直隐世不出,是因为苍茫山历代主人都是女子。他们根本就不能自己出面争夺那九五之位。中原不比南疆,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文人武将都绝对无法容忍一个女人登基为帝的。所以,她们只能选择暗中掌控。这几百年经营下来,苍茫山的势力早已遍布大楚西陵甚至南诏北戎,甚至西域诸国都有她们的踪迹。定王可知道,这一次东方幽为何会突然出现?”

    墨修尧挑眉不语。

    雷振霆冷冷道:“因为定王在西陵皇城杀的人中有不少就是苍茫山的势力,这才惊动了苍茫山这一代的主人。定王说的不错,其实如今苍茫山最好的选择就是墨景黎,因为现在…大楚朝堂上苍茫山的势力最多。另外…就连你定王府,本王也不敢保证说就一定没有苍茫山的人。”

    定王府被历代定王经营的犹如铁桶一般,虽然雷振霆如此说,心中却也明白。如果哪个地方是无孔不入的苍茫山最难以进入的,那么必定就是定王府了。

    墨修尧点头道:“多谢镇南王指点,本王明白了。老实说,一时半刻本王也腾不出手来整治苍茫山的人。不过本王可以保证,你跟墨景黎对峙的时候本王绝不在背后偷袭你。甚至必要的时候时候,本王还可以为你提供一些消息。当然,仅限于苍茫山的。”

    雷振霆当然知道虽然如今大楚朝廷南迁,但是定王府在大楚的消息却半点也不落后与人。事实上能得到墨修尧如此的承诺已经大大的出乎雷振霆的意料之外了。只不过,墨修尧的话能信几分这是一个问题。墨修尧也看出了雷振霆的怀疑,沉声道:“本王既然承诺了自然不会出尔反尔,若是与镇南王交手,还是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动手痛快一些。”

    雷振霆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起身道:“本王知道了。既然如此,本王告辞。”

    “不送。”

    送走了雷振霆不久便迎来了耶律泓和容华公主夫妇。四人在书房里密谈了将近一个时辰,说了些什么自然是无从得知,但是定王与耶律泓密探之事却毫无阻碍的传到了耶律野的耳中。

    驿馆里,耶律野脸色阴冷如水。挥退了上来禀告的侍卫,阴冷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寒光。耶律泓想要联合墨修尧对付他…没这么容易!

    里间的床上,柳贵妃脸色苍白靠着床头坐着。腹部的伤口虽然经过了一夜的休息却依然一抽一抽的疼痛着。想起珍宁公主毫不犹豫的扎在自己腹部那一簪,还有自己那一双儿女对墨修尧和叶璃言听计从的模样,柳贵妃脸色就更加阴冷起来。

    “王爷。”想了想,柳贵妃开口叫道。

    片刻之后,耶律野沉着脸走了进来,扫向柳贵妃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和嫌弃。原本他们就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从昨天晚上以后,耶律野看向柳贵妃的眼光就更多了几分厌恶了。虽然之前对大楚的攻城之战中,柳贵妃却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但是在那之后就一直没有太大的用处了。之所以一直没有丢弃她完全是因为这个女人居然十分懂得讨男人欢心,特别是他的父王。耶律野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那英明神武的父王怎么会在六十多岁高龄之后变得昏庸起来。虽然他跟柳贵妃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关系,但是每次看到耶律泓似笑非笑的看向自己的眼神,耶律野就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女人。

    “什么事?”耶律野冷然问道。

    因为耶律野冷漠的语气,柳贵妃厌恨的咬了咬唇角。但是也知道此时他们身在璃城,自己万事都要依靠耶律野,也不敢过分的发脾气,只得勉强扯出一丝笑意道:“王爷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是因为耶律泓与定王府么?”耶律野冷冷的看着她,柳贵妃淡淡道:“王爷不用这样看着我,这并不是什么难以猜测的事情。毕竟…耶律泓的太子妃是容华公主,虽然从前在京城的时候容华公主跟定王府的关系并不好,但是这一次在璃城见面她与叶璃的关系却很不错。耶律泓想要联合定王对付王爷,自然要从自己的太子妃下手了。”

    耶律野冷哼一声道:“耶律泓想要对付本王,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他也不过是命好有一个王后的生母罢了。”

    柳贵妃道:“确实如此,只可惜王爷什么都好,却偏偏没有一个做王后的母妃。”

    这话,正好戳中了耶律野的痛楚,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道:“如果你就是想要跟本王废话的话,那就不用说了。好好养伤吧,免得…一不小心客死璃城。”听到死字,柳贵妃不由得微微一颤。这两年下来,她经历过了太多的痛苦和挣扎,也更加明白了死亡的可怕。她也同样知道耶律野对自己的不满,若是惹恼了耶律野,就算别人不对付她,耶律野也会使手段将自己弄死在璃城的。想到此处,柳贵妃不由得又怨恨起叶璃的好运来了。她自认样样不必叶璃差,但是叶璃却是身为定国王妃受尽丈夫宠爱世人景仰,而她却要苦苦挣扎着只为了活命。

    看着柳贵妃识相,耶律野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柳贵妃连忙抛开心中的思绪,对耶律野道:“王爷,如果王上知道太子竟然与定王关系这般好,你说王上会不会生气?就算王上不会对太子如何,那么太子妃呢?”北戎人本身就排斥外族,这也是当初柳贵妃为什么要化名为清伊娜的原因。她已经没有了高贵的身份,若是再以大楚女子的身份在北戎,只怕早就被人踩到泥底去了。

    闻言,耶律野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如果能够除掉耶律泓自然是最好,就算不能,也要除掉容华公主。一旦容华公主没了,耶律泓与定王府的联系自然也就岌岌可危了,“继续说。”

    柳贵妃点头道:“王上如果知道了太子勾结定王府,到时候王爷再从中做点什么,或者边境再出点什么事情……。”

    耶律野垂眸不语,柳贵妃知道他是在思考也不打扰她。过了许久,才见耶律野抬起头来看着柳贵妃道:“这件事到时要靠你了。”

    柳贵妃会意,浅笑道:“我明白了,我立刻就写密信给王上。”北戎王年事已高,这几年越加昏庸才会宠幸柳贵妃。甚至不顾她是自己儿子未婚妻的事实,虽然这只是当初耶律野为了将柳贵妃带在军中随口说出来的,但是毕竟还是有许多人知道的。这让耶律野的面子也十分的不好看。

    一封密信从驿馆送出之后不久,定王府的书房里便出现了一个灰色的身影。书房里,墨修尧和叶璃与耶律泓容华公主相对而坐悠然的品茶。接过阿谨双手呈上的密信,墨修尧也不看直接随手递给了耶律泓。耶律泓沉默的拆开信看了看,不由得脸色发青,重重的将信拍到了桌子上。

    容华公主有些担心的皱了皱眉,拿起密信来看了看脸色也有些难看。这封信若是送到了北戎,第一个倒霉的人就是她。

    墨修尧淡淡笑道:“耶律太子不必担心,在这璃城之中若是本王不同意,就算是一只蚊子也别想飞出去。不过…等到耶律野回到北戎之后如何本王就无能为力了。”耶律泓望着墨修尧,平静的道:“定王不就是想看着我们兄弟阋墙么?”

    墨修尧莞尔一笑道:“耶律太子这话的意思是,若是没有本王你们兄弟就会和和睦睦了?这些年,本王可没有在北戎动过什么手脚。”

    耶律泓默然。不只是这些年,事实上从他被立为太子之后与耶律野之间的争斗就没有断过。别以为塞外民族就没有勾心斗角,甚至他们之间的争斗比那些隐藏在暗地里的手段更加狠辣也更加更加血腥。耶律野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但是耶律泓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蛋。他既然已经处在了太子之位上,就不可能让步。所以他们兄弟的矛盾绝对不是任何人可以改变的事情。但是虽然明白墨修尧说的不错,但是这也改变不了自己被墨修尧算计了的事实。

    墨修尧笑道:“其实耶律太子不必顾虑太多。其实至少你我的目标是一致的不是么?你不想被耶律野打败,我想要将北戎大军赶出中原顺便…要几个人的命。”耶律泓没好气的道:“我是北戎太子。”把北戎大军赶出中原这种话对他来说真的听起来舒服么?虽然地方时耶律野打下来的,耶律泓确实有些嫉妒。但是那毕竟还是北戎得到的地方。中原土地富饶,若是可以谁不想要?

    墨修尧淡淡道:“中原风物异于北戎多矣。北戎太子当真以为北戎在中原事有可为?”

    耶律泓有些不服气的挑眉道:“定王怎么就知道不可为了?”

    “至少现在还不行。”墨修尧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中原还没有弱到如此地步。就算没有大楚,还有我定王府,就算没有我定王府,也还有西陵。北戎想要染指中原,只怕还不够强。”这话即使事实也是警告。耶律泓虽然心有不甘,却也知道墨修尧所说的是事实。历史上,北戎想要入侵中原的次数只怕是数也数不清了。但是真正成功的却是一次都没有,就算是中原的王朝已经衰落到了极致了,最后覆灭他们的却依然还是中原人自己。或许,中原人很热衷于内斗,所以才一代一代一朝一朝的轮番更替。但是他们同样也很坚定的对抗外族入侵,甚至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抛弃内斗的前嫌联合起来共同对抗外敌。这既是许多外族想要入侵最后都宣告失败的原因。

    耶律泓叹了口气道:“或许定王说的没错。”他现在坐在这里也不是来跟墨修尧讨论北戎到底该不该入侵中原的。在他能够坐上北戎王这个位置之前,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资格讨论这个问题。

    墨修尧也不愿纠结于此,看着耶律泓笑道:“耶律太子尽管放心,本王对北戎同样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你我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不是么?耶律野完了之后,耶律太子得到北戎王之位,本王拿回本就属于中原人自己的东西。何况…这其中需要耶律太子动手的地方几乎没有,算起来,也是耶律太子坐收渔利才是。”

    “那么,定王有什么打算?”耶律泓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被墨修尧说动了。他身为北戎太子绝对不会有所谓的勾结定王府的叛国之心。但是他这个太子之位坐的却并不是那么舒服。他的母后虽然是北戎王后,但是父王更宠幸的却是耶律野的母妃。更重要的是,耶律野背后支持他的兵权远比自己多。而在北戎,没有足够的兵权你就什么都不是。最近这一年,父王更是对耶律野带回来的女人宠幸有加,虽然他每每嘲弄耶律野,但是他的压力却也更大了。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也绝不会接定王府抛过来的橄榄枝。他不会背叛北戎,但是他必须要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性命。

    墨修尧淡然一笑,看向身边的叶璃。刚才叶璃一直提笔在纸上写字,此时才搁下笔将手中写满了字迹的信笺递给耶律泓。耶律泓接过一看却是一怔,信上的字迹与刚刚那一封至少有九分像,但是所写的内容却是完全不同的。耶律野那一封自然是些耶律泓勾结定王叛国之事,而这一封的主角名字换成了耶律野本人,另一方到不是定王府,而是北境任琦宁。之前任琦宁和耶律野的在紫荆关签订盟约便是耶律野先斩后奏的,若是在这件事上做一些文章倒是未尝不可。想到此处,耶律泓看向叶璃的眼中更多了几分赞赏,“多谢王妃。”

    叶璃淡淡一笑道:“太子不必客气。我仿得虽然和柳贵妃的字迹有些微的差别,不过想必问题是不大的。”

    若是在大楚可能会有些问题,大楚朝堂上不乏书法名家。但是在北戎王庭,能够将一封信完全的译出来就算是很不错了,更不用说辨别字迹了。就算有人拿了柳贵妃之前的字迹来对照,只怕也看不出来这其中的小小差别。

    “但是这样就算王上一时掩盖过去了,等到耶律野和柳贵妃回到北戎还是会暴露的啊。”容华公主凝眉,有些担忧的道。

    墨修尧道:“这个倒也不必太过担心,一时半刻间…耶律野恐怕无法回到北戎王庭了。只要耶律太子看好了别让他写信给北戎王就好。至于柳贵妃…她不用回去了。”以北戎王对柳贵妃的宠爱,真让她回到了北戎王庭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何况从一开始,墨修尧就没打算让那两个人在离开大楚,“只是还有一件事想要太子相助。”

    这么多的事情都是墨修尧和叶璃筹划的,耶律泓自然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点了点头道:“定王尽管说。”

    墨修尧淡淡道:“把赫连真调到中原来协助耶律野。”

    “这……”耶律泓有些犹豫,虽说当年因为兵败之事赫连真逐渐失宠,但是他到底还是耶律野的舅舅。这些年也隐隐有逐渐复起之势,更不用说北戎军中有多少将领都曾是赫连真的部将,若是当真让他带兵,只怕是养虎成患。

    “你放心,赫连真本王一起帮你解决了。”

    耶律泓这才想起来,墨修尧与赫连真可是有深仇大恨的。沉吟了一下方才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回去便会启奏父王准赫连真带兵。”

    “多谢。”

    ------题外话------

    依然还是存稿君,今天应该到家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4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44.各方博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44并对盛世嫡妃344.各方博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