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镇国之宝

    346。镇国之宝

    听了师傅的话东方幽不由得一愣,历代苍茫山的传人确实都与定王府没有什么瓜葛。但是当时她却并没有多想,只当是与定王府无缘。毕竟,苍茫山要辅佐的是帝王,而原本的定王府是不可能出先帝王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她更加在意定王府。如果她能够做到历代前辈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师傅一定会十分高兴,而自己也会成为历代苍茫山最厉害的传人。

    但是她却没想到,师傅见到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

    “师傅……”捂着红了一大片的脸颊,东方幽委屈的望着中年女子。

    这中年女子正是如今苍茫山的主人,同样也是东方幽的师傅。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泪眼迷蒙的望着自己,苍茫山主人心里同样的不好过。东方幽是她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弟子,她的秘术武功和才艺甚至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优秀。她也一直以自己的徒儿为傲。但是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明明已经尽心的教导了一些她应该学习的谋略和手段,但是这个徒儿却仿佛天生的不开窍一般,为人处事,人情往来,甚至对人心的把握都幼稚的可笑。在这方面,她可能连苍茫山上一个洒扫的孩童都要不如。

    等到她发现这些不足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东方幽的性格已经形成。一个聪明美丽的女子,从小到达被人捧着宠着没有收到过丝毫挫折和历练。让东方幽根本就不懂半点人情世故。这个世间,说到底还是人和人组成的。如果连人心都不懂,再怎么样的学富五车又有什么用?

    就像这一次,东方幽只是头痛到了自己和长老的只言片语,便单纯的以为墨修尧就是最适合苍茫山传人辅佐的人选。却半点也没有想过墨修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能不能被她掌控。等到她得到消息匆匆赶到璃城的时候,东方幽早已在璃城弄得满城风雨,几乎全天下人都已经知道了苍茫山选了定王作为辅佐对象。如今,苍茫山却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看着从小一手养大的爱徒懵懂又委屈的模样,中年女子无奈的轻声叹了口去,俯身将她拉了起来。东方幽也知道师傅这一次是真的动了怒了,站起身来有些忐忑的叫了声师傅。

    中年女子拉着她到一边坐下,看着她微红的双眼轻声问道:“一个人下山这么久,可有受什么委屈?”

    东方幽轻咬着唇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些日子,她在定王府受的委屈比她这一辈子十几年受的委屈加起来还要多。之前她还能为自己打气说一切都是为了苍茫山,但是刚刚师傅那一个耳光多少也让她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作为可能是错了。

    中年女子无奈的道:“是师傅不好,师傅没将你教好。”

    “不……”东方幽连连摇头道:“是徒儿不好,是徒儿冲动行事,让师傅操心了。”无论如何,东方幽对于从小养大自己的师傅却还是十分尊重的。见师傅如此自责,连忙摇头道。

    中年女子拍拍她的手背轻声道:“好了,把这些日子的事情说给师傅听一听。师傅会想办法的。”自从发现无法改变东方幽的性格之后,苍茫山就已经想到了补救之法。原本就没有打算让东方幽一个人下山来历练,只是没想到东方幽居然会自己先斩后奏。现在情况虽然有些棘手,但是却也不是不能解决。

    东方幽这才慢慢的将下山之后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她虽然不通人情世故,但是一身的武功和苍茫山众人十几年的悉心教导也不是假的。所以下山之后东方幽并没有受苦,她直接找上了镇南王雷振霆。雷振霆确定了她的想法和身份之后,剩下的事情都一手包揽了,她只需要一个适当的机会出现在定王面前就可以了。反倒是,见到定王之后才受了不少的委屈和苦楚。

    人都是自私的,虽然是自家的孩子的错,但是听到定王府对东方幽毫不留情的拒绝和嘲讽之后,中年女子还是不可避免的怒了。风韵犹存的美丽容颜仿佛瞬间结了一层冰一般的寒冷,“好!好一个定王府…竟然如此看不起我苍茫山么?”

    苍茫山的人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势力不如定王府过,之所以从不招惹定王府的人,是因为历代定王的性格和能力都十分的不好把握。但是这不代表她们就会因此而觉得自己矮了定王府一头。还有徐家,不仅徐家的先祖手札上有关于苍茫山的记载。苍茫山的先人手杂上也毫不意外的狠狠地记了定王府一笔,这是徐家第二次拒绝苍茫山了。

    “师傅,我现在该怎么办?”东方幽有些忐忑的问道。她也是有尊严的人,如果可以她依然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徐清尘。被徐家兄弟那么毫不留情的挤兑过后,无形之中东方幽对定王府的执念,其实已经慢慢的转移到了徐清尘的身上。原本她想要嫁给徐清尘确实是为了接近定王府。墨修尧是她未来将要辅佐的对象,他既然不愿意娶她她当然也不会勉强让自己未来的君主不悦。但是徐清尘毫不犹豫的拒绝和徐清炎的嘲讽却不是东方幽能够接受得了的。

    中年女子低眉沉思,微微叹息道:“你既然已经这样做了。若是临时再改变主意,苍茫山还有何面目再立足于世。”其实如果真的是东方幽自己改变主意看不上定王府了那还好说,偏偏现在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定王府看不上东方幽。若是在这个时候苍茫山改变立场支持别人,就正好坐实了这个传言。就算以后他们真的选择了别的人,在对方眼中的地位和威信也都会大大的降低。听到师傅如此说,东方幽不由得眼睛微亮,“师傅…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中年女子轻哼一声,道:“明天我亲自去定王府拜访一下定王和徐家大公子。你放心,师傅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东方幽美丽的脸上不由得绽出了单纯欢喜的笑容,“幽儿知道,师傅最好了。”

    这边,东方幽和中年女子正商议着如何处理定王府的事。另一头,定王府也同样收到了苍茫山主人进城的消息。不管苍茫山在别处的盘根错节,实力惊人。但是璃城却是处于定王府的绝对控制之下的。苍茫山能够在璃城布上几个暗桩就实属不易了,苍茫山主人进了璃城这么大的事情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当苍茫山主人自以为是的打算为了徒儿与定王府交涉的时候,定王府同时也向苍茫山张开了一张巨大的网。

    定王府里,墨修尧随手将刚刚手段的消息转手交给徐清尘。笑眯眯的道:“清尘兄,苍茫山的主人来了。这算不算……”话还没说完,就被坐在身边的叶璃狠狠地在腰上掐了一把。这一掐叶璃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情,只是行为隐秘坐在对面的徐清尘和徐清炎都没有发现罢了。所以两人只是奇怪的看着墨修尧话说了一半便住了口,脸色的表情稍微的扭曲了一下便对着叶璃讨好的一笑。

    认识墨修尧这么多年,徐清尘也知道墨修尧的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来。也不追根究底要他把话说完了,免得平白气着了自己。

    沉默的将墨修尧递过来的密函看完,徐清尘微微蹙眉道:“这个苍茫山主人可不像东方幽那么好对付,镇南王那边可有什么消息?”叶璃道:“镇南王那边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这一代苍茫山的主人名叫东方蕙,算是雷振霆的祖母的侄孙女。西陵皇室自从雷振霆的父皇继位以后,与苍茫山的往来就渐渐的少了,所以,他们对此了解也并不多。”

    墨修尧道:“应该是西陵皇室对苍茫山的了解少了,但是苍茫山对西陵皇室的控制只怕并没有减少。不然,雷振霆也不会如此忌惮苍茫山。”

    徐清尘点头道:“王爷说的不错。以东方幽的脑子,一下山就能够准确的找到雷振霆,足以说明苍茫山对外界的控制和了解从来没有减弱过。估计…这么多年来雷振霆始终无法取代西陵皇也跟苍茫山有关。”跟懦弱无能的西陵皇比起来,雷振霆绝对是非常不好控制的人。让他上位明显就不符合苍茫山的利益。墨修尧满意的点头,“若是如此,本王倒是相信雷振霆是真心想要跟我们合作的。”真正的强者,是绝对不会愿意屈服于别人的控制之下的。而雷振霆其人,别的不说但是毫无疑问也是当世数得上号的强者。

    “王爷有什么打算?”徐清尘问道。

    墨修尧冷冷一笑,“釜底抽薪。”将苍茫山彻底剪除才能永绝后患。即使这一次苍茫山不主动来找定王府,甚至根本就不参与到这一场乱世争霸之中,等到墨修尧空闲了也会去找他们的麻烦的。现在他们不招惹定王府不代表将来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仿佛遗世独立又深深的扎根在天下的每一个角落里暗暗运作的组织,只要是身为当权的人,都是绝不会喜欢的。从前是不关定王府的事,但是以后却未必了。

    徐清尘显然也觉得墨修尧的想法很不错,沉思了片刻,微微皱眉道:“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人能够找到苍茫山真正的所在。我怀疑苍茫山附近有一个庞大的天然阵法。西陵皇的人只怕是找不到地方。”如今苍茫山在雷振霆的管辖之内,墨家军是不能轻易的进出其中的。

    “阵法?”行军打仗之人对阵法都有一定的研究,但是徐清尘这么说就真名这个阵绝对是超出了一般人的能力范围的。不然雷振霆也是兵法名家,自己就可以解决了。

    徐清尘想了想道:“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想亲自去看看。”

    墨修尧也没有反对,虽然清尘公子一向谦虚对兵法没有什么研究,但是所谓的阵法和兵法到了高深处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清尘公子既然由此自信,墨修尧自然也相信他在阵法领域的能力。而墨修尧本人其实更擅长的是战场上的筹谋机变,平时也极少以阵法对滴。至于叶璃,那些什么一字长蛇阵,三花阵,九宫八卦阵,对她来说跟天书没有太大的差别。

    徐清炎跟着他们旁听,笑嘻嘻的道:“定王姐夫,大哥,你们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那个苍茫山的主人吧。我总觉得,能叫出东方幽那样的徒弟的女人,脾气性情肯定也不怎么样。还有那个东方幽,我敢肯定她看上大哥了!”徐五公子这几年跟着徐清柏进步不小,特别是徐清柏去了西陵之后可说他一个人撑起了北方的农事和几十万的灾民安置。俨然就是将要能够独当一面的模样。这让墨修尧十分满意,徐家的几位公子都是那种越给压力越厉害的人士,所以他也就毫不犹豫的使劲儿压榨他们了。

    徐清尘淡淡的扫了弟弟一眼,徐清炎顿时觉得头顶一凉,可怜巴巴的耷拉下脑袋了。他说的是真的啊,大哥世外仙人当久了,平时接触的人也都是心机深沉之辈或者是亲近的对他敬若神明的人。哪里明白姑娘家的想法啊。徐清炎长期混迹在下层的普通人群之中,对普通女子的心思了解显然是比徐清尘这样的仙人要透彻的多的。

    大哥,你不听弟弟言,招惹了烂桃花可别怪弟弟没提醒你……徐清炎在心中幸灾乐祸的想着。

    四人正说着苍茫山的事情,外面侍卫禀告黎王求见。徐清炎不由得一乐,笑道:“墨景黎不是在讨好东方幽么?估计那种傲慢的美人很难讨好,墨景黎肯定是碰了一鼻子的灰。”东方幽那种女子,她看上你了你拒绝她不行,她没看上你你自己贴上去也不行。墨景黎若是想要讨好她只会是自讨苦吃。之前东方幽刚刚离开定王府就跟墨景黎来了个偶遇,这样的事情定王府的众人自然不会不知道,只不过都不在意罢了。此时璃城中怀着跟墨景黎一样的心思的可不止一个人。

    “你们猜他来干什么的?”徐清炎好奇的问道。墨景黎有多讨厌墨修尧可以说是天下皆知的,若是没有极重要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踏足定王府的。

    墨修尧靠着椅背,抚着下巴懒懒的笑道:“本王觉得他是来送礼的。”

    “送礼?”徐清炎睁大了眼睛。墨景黎会给定王送你?送他几瓶毒药塞进他嘴里倒是有可能。墨修尧这话一出,就连清尘公子脸上的神色也多了两份动容,俊眸微动,“你确定他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你?”墨修尧志得意满的笑道:“本王说过,这世上什么宝贝都抵不过后继无人。从一开始墨景黎就不得不答应本王,他只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罢了。你瞧,这才几天东西就到了?绝对是本王一提他就派人快马加鞭的回去取了。”

    叶璃挑眉道:“将大楚的国宝送人,墨景黎跟朝堂上下也交代不过去吧?”

    “这跟本王有什么关系?”墨修尧眨眼笑问。

    在座的三人默然,确实没有什么关系。

    墨景黎进门的时候周身都彪着阴恻恻的冷风,可惜在场的四个人谁都不是胆小之辈。倒是将跟在他身后几个捧着盒子的随从吓得不轻,将东西放在桌上的时候手都在发抖。挥退了随从,墨景黎盯着墨修尧道:“你要的东西我拿来了,我要的东西在哪儿?”

    墨修尧淡然一笑道:“黎王爽快,本王自然也说话算是。清尘兄,你看看吧。”宝贝和赝品虽然看起来差别不大,但是实际价值却是天差地别的。

    徐清尘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一个长型的锦盒跟前轻轻掀开。里面放着一具雪白的瑶琴。琴身洁白如雪,光泽温润如玉吗,琴头的位置上刻着一只血色的凤凰。自古七弦琴已桐木为最佳,已玉为材质做的琴却是闻所未闻。别的都不说,就如此巨大的一块极品白玉就极是难寻,更不用说玉不比桐木,要斫刻成琴更是难上加难。而这具瑶琴不止外观绝美,音色更是堪称绝代。而千百年来,能以白玉为琴的也只此一件,被誉为琴中仙器。

    徐清尘优雅平和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喜悦,指尖轻挑,空灵的琴音从指尖划出。即使只是随意的几个音符,也让人打心底觉得万分的悦耳动人。

    “果然是凤凰琴。”徐清尘住手,轻声赞道。

    徐清炎震惊的望着锦盒中的白玉琴,一时间被这惊人的消息震惊的有些回不过神来。凤凰琴…凤凰琴,这就是几百年来让多少人魂牵梦萦的传世名琴凤凰琴?那么其他的几个……徐清炎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怔怔的望着徐清尘修长的手指伸向另一个盒子。

    盒子里面放在一件白色的衣服。雪缕衣看上去并不十分美丽,甚至可以说算不上特别起眼。白色的半透明的薄纱上面织着若隐若现的雪莲花样。无论是曾经号称天下第一的凤凰锦还是芙蓉锦,水云纱都有无数的样式颜色能够将它比下去。但是雪缕衣的价值自然也不是在它的美观上,而是它据说天下无人可破的防御上。徐清尘抬眼看上墨修尧,笑问道:“王爷,要不要亲自试一试?”

    “自然是要试的。”没有试过的东西他又怎么敢给阿璃用,说不定到时候就不是防身之宝反而是照成阿璃受伤的罪魁祸首。

    墨修尧也不客气,等到徐清尘退开便站起身来。腰间一道银光划过,盒子中的白色衣衫被挑了起来。然后又是刷刷几剑,剑光消失在他的腰间之后,白色的纱衣轻飘飘的落在了他手中。墨修尧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号称无物可破的千丝雪缕衣,不仅能挡利剑还能当劲气。”及时已墨修尧如此高深的功力,千丝雪缕衣在他手中依然没有丝毫的损伤,由此可见其防身之力堪称逆天。

    “墨修尧!”墨景黎脸色比锅底还要黑,在他面前如此毫不客气的拿着剑随意折腾这些宝物,实在是太嚣张了。

    墨修尧含笑道:“既然送本王了,就是本王的东西。本王还不能砍两件试试么?”

    墨景黎咬牙无言。

    墨修尧满意的拿着雪缕衣到叶璃跟前笑道:“阿璃,你看喜不喜欢?回头我让人修改一下,做成一件漂亮的新衣裳阿璃再试试?”其实这几剑宝物中,他最看重的便是这件对一般人来说没什么用的衣服。至于其他的,虽然徐清尘要凤凰琴的时候他死咬着不肯给,那也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叶璃也知道墨修尧的心意,含笑点点头道:“很好,不用改了也很不错。”

    墨修尧眉宇间更多了几分愉悦,笑道:“阿璃喜欢就好。”

    剩下的两件镇国印和焚灭剑也毫无意外的都是真品。其实墨景黎从小到大和墨修尧打了无数次交道,也实在没有勇气拿赝品来糊弄他。只是最后焚灭剑被徐清尘以煞气太重拿回去研究研究跟凤凰琴一起抱走了。墨修尧也不在意,以他现在的武功修为自然没有必要非要用什么神兵利器。最后,定王爷费心敲诈了墨景黎一番,自己只得到了一枚镇国印。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跟玉玺差不多大小的镇国印,墨修尧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此物的价值。便有些意兴阑珊的丢给了一边虎视眈眈的徐清炎。徐清炎欢呼着捧着镇国印翻来覆去的看,爱不释手。

    墨景黎眼角瞅了瞅,这些混蛋手里的宝贝都是他的啊!当着他这个原主人就这么翻来覆去的研究真的好么?

    “墨修尧,我要的东西!”墨景黎沉声道。

    墨修尧随手一挥,一个小巧的东西朝着墨景黎的面门而去,墨景黎抬手接住只觉得虎口一麻。心中暗暗震惊墨修尧的修为精湛,同时也握紧了手中的瓷瓶,打开闻了闻确定和叶玥给他的东西是一样的才暗暗松了口气。墨修尧斜眼看着他道:“你不用多心,本王懒得去给你配假药。你是子孙满堂还是断子绝孙跟本王没有关系。”

    墨景黎咬牙,却不得不承认墨修尧说的是事实。

    墨修尧看着他慢悠悠的道:“你这么恨本王实在是没有道理啊,毒又不是本王下的,你儿子也不是本王藏起来的,就连这解药也不是本王抢来的。本王刚好有,就顺手赚一笔难道有什么不对么?还是你指望本王兼济天下施恩不望报?”

    墨景黎盯着他,冷声道:“这次的事,本王记住了。”

    “随意。”墨修尧含笑道。反正有没有这次的事情,墨景黎都是要恨他的。那有何必拘泥于此呢?能够拿到的东西自然要多多的拿,反正留在墨景黎手里也是浪费。

    徐清炎把玩镇国印之余,抬起头来可怜的看了墨景黎一眼。很想跟他说,黎王你还是该快走吧,免得赔了这么多的宝贝还要被气得吐血。

    不用他说,墨景黎多少年来被某人蹂躏的早就有了心得。狠狠地瞪了墨修尧一眼拂袖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4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46.镇国之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46并对盛世嫡妃346.镇国之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