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辞行

    350。辞行

    “为了阿璃,本王永远都不会后悔。”墨修尧站在叶璃身后,居高临下的望着墨景黎。

    听了墨修尧的话,原本脸色就不好看的墨景黎神色更加阴沉了。冷冷一笑道:“是么?”墨修尧挑眉道:“自然是。本王可不是那些有眼无珠之辈。”懒洋洋的在叶璃身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墨修尧也不去管墨景黎难看的神色,有些不悦的望着叶璃道:“阿璃怎么单独跟他在这里说话?”

    叶璃挑眉,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问道:“难道妾身不能单独跟人说话?”

    墨修尧连忙赔笑道:“怎么会?阿璃肯跟别人说话,那是他们的荣幸。不过有的人满肚子坏心眼,阿璃不可不防。”

    叶璃含笑不语,淡淡的看着他微笑。论满肚子坏心眼,天下间有几个人比得定王爷。墨修尧也不在意叶璃调侃的目光,偏着头靠着叶璃问道:“黎王还有什么话要说?”就算墨景黎原本还有话要说,现在也被墨修尧气得忘得差不多了。轻哼了一声站起身来道:“本王来接莹儿回驿馆。”

    “原来如此。”墨修尧点点头道:“那黎王自便。对了…黎王,圣人云糟糠之妻不可弃,虽然黎王妃算不上是糟糠之妻,但是好歹也跟了黎王这么多年了。如今黎王毫不犹豫的为了苍茫山的姑娘就想要贬妻为妾,这会让天下人觉得黎王嫌贫爱富的。对黎王的名声不好。”

    墨景黎咬牙,“定王多虑了,本王没有这个意思。”

    墨修尧不以为意的挑了挑眉,显然是不相信墨景黎的话。墨景黎也没有心思跟他解释,沉着脸转身就走了。

    看着墨景黎远去的背影,叶璃含笑看着墨修尧道:“王爷来的很是时候。”墨修尧笑容可掬的道:“本王就知道阿璃也不想跟墨景黎说话。”叶璃无奈的望天,她不是再夸他好么?

    “阿璃,你说墨景黎迎娶东方幽的机会大么?”墨修尧有些好奇的问道。

    叶璃秀眉微蹙,道:“如果墨景黎不使什么手段的话,只怕是机会不大。”东方幽不聪明,但是东方蕙却不是好对付的人。有东方蕙在一边看着,墨景黎只怕未必能够如愿以偿。墨修尧淡淡道:“刚刚东方蕙派人前来传话,东方幽的婚事可以当作没发生过的。苍茫山依然愿意相助定王府。”

    “你拒绝了?”叶璃毫不怀疑的问道。

    “自然是拒绝了。”墨修尧点头道:“本王和定王府将来想要如何,可没有让苍茫山干涉的打算。”东方蕙或许聪明,但是同样是有数百年的底蕴的大家,苍茫山和徐家还是不一样的。徐家的势力或许远不如苍茫山,但是徐家人却更接近这个世间。几百年来极为缓慢的溶入天下百姓的心中,正所谓润物无声。及时徐家覆灭,史书上也永远都会留下他们的身影。而苍茫山却将自己放在了太过超凡脱俗的位置。每一次出现似乎总是震惊天下,也让自己蒙上了一层让人仰望的神秘色彩。但是正是因为她们太过的脱离世间,早就已经习惯了自己高高在上的感觉。及时是聪明如东方蕙,也一样从为将自己放在和世间大多数人一样的位置。

    “东方蕙会很生气。”东方蕙确实很有心计也很聪明,但是从一出生就是苍茫山的传人,更是做了几十年的苍茫山主人,其实她比东方幽更不能容忍别人的拒绝和违抗。

    “生气又如何?”墨修尧挑眉。

    叶璃莞尔一笑,“不错,生气又如何?”定王府从来不会惧怕敌人的强大。

    刚刚挂上匾额的东方府里,东方蕙挥退了从定王府回来的人脸色有些冰冷了起来。东方幽站在她跟前,有些担忧的道:“师傅,定王……”东方蕙缓缓道:“定王拒绝了。”东方幽一怔,凝眉道:“若是之前是因为徒儿的原因,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要求婚事了。他们为什么还不答应?”

    东方蕙冷笑一声道:“你不是也猜到了么?定王府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与苍茫山合作。”

    东方幽皱眉道:“这也说不过去,有了我们的相助定王府自然会如虎添翼。想要对付北戎北境甚至是西陵也是事半功倍,定王为什么不答应?”东方蕙淡淡笑道:“幽儿,你虽然聪明但是却天生的就没有身为上位者的头脑和心思。这也是最让师傅担心的地方啊。定王府的势力已经足够强大,又有徐家众人辅佐。如果墨修尧志在天下的话,早晚也能够达成。虽然少了苍茫山的势力可能会晚一些,但是…却没有后顾之忧。”苍茫山的势力让人垂涎但是也让人忌惮,如果定王府与苍茫山合作,墨修尧只怕会担心将来尾大不掉,受苍茫山的掣肘。

    “但是墨修尧他也别忘了,没有苍茫山的协助他或许可以达到目的,但是我苍茫山若是相助别人……”东方蕙神色一变,冷冷道。墨修尧的心思她能想明白,但是却不能接受。墨修尧毫不犹豫的拒绝除了忌惮苍茫山以外,只怕更多的是根本没将苍茫山放在眼底。

    “师傅……”东方幽一惊,有些担忧的望着东方蕙。

    东方蕙神色缓和了一些,含笑望着她道:“幽儿有什么要说的?”

    东方幽皱眉道:“师傅可是打算选择别人辅佐。但是…当今世上除了雷震霆只怕没有人是墨修尧的对手。但是雷震霆…以徒儿所见,他应该也没有要和苍茫山合作的意思。而且他的年龄……”雷震霆的年龄比墨修尧大太多了。就算定王什么也不做,只是拖也能拖死雷震霆。偏偏雷震霆的儿子雷腾风一直表现平平,收成足矣,想要称霸天下只怕是有些不容易。

    东方蕙赞赏的点了点头,只要不涉及人情世故,东方幽的眼光和心思都是十分准确清晰的。

    “那你有什么意见?”东方蕙问道。

    东方幽有些犹豫的看着她欲言又止,东方蕙看在眼里神色一沉,道:“你若是还惦记着徐清尘,我劝你趁早歇了这份心思。徐家的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实际上对外人都是冷心无情。你入不了他们的眼,他们对你便不会有丝毫的怜惜,在凑上去只是自取其辱。”

    东方幽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师傅,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师傅的那句冷心无情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但是师傅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理智优雅的,东方幽楞了一下也只当是自己多心了。想起徐清尘对自己的冷淡拒绝,和徐清炎尖锐的嘲讽,东方幽也不得不承认师傅说的没错。但是即使如此,让她就此放弃另择他人,她却又心有不甘。不仅是因为她对徐清尘的不甘,同样的是因为比起墨景黎任琦宁这些人,无论怎么计算她依然觉得最看好定王府。师傅如果选择其他人的话总觉的失败的几率很高。

    不得不说,正是因为东方幽不懂人情世故,所以她看事情的方式也更加的不容易受到情绪的左右。比如说聪明如东方蕙被拒绝之后愤怒之下就会想到扶持别人对付定王府,给墨修尧一点颜色看看。但是东方幽只会不能理解定王府的决定,难过,却极少会愤怒,所以她也更看得清楚,墨景黎和定王府差的太远了。这里面不能说没有私心,但是她的观点却绝对是正确的。

    “师傅,徒儿不喜欢墨景黎和任琦宁。”东方幽皱眉道。

    东方蕙慈爱的一笑道:“你不喜欢,师傅也没打算让你嫁给他们,你担心什么?”

    东方幽皱了皱眉道:“但是,如果是墨景黎和任琦宁的话,他们肯定会要求我嫁给他们的。”不然的话,他们只怕也不会相信苍茫山的诚意。从前,苍茫山的几代前辈不都是这样做的么?如果苍茫山的传人不嫁给他们,他们要怎么相信他们才是苍茫山选定的人。

    “若真是如此……”东方蕙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说出若真是如此,师傅也不会勉强你的话来,只是道:“师傅会好好考虑的。你先下去休息吧。”东方幽咬了咬唇角,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傅,如果我有办法让清尘公子娶我……”

    东方蕙显然并不相信徒儿由此能耐,挑眉道:“等你真有这个本事了再说吧,先下去休息,我要好好想一想。”

    东方幽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受伤,只得默默的退了出去。反身关门是看着里面师傅凝眉思索的模样,东方幽柔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坚决的光芒。

    “夫人,北境王任琦宁求见。”门里,东方蕙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神色似悲似喜,最后有变为淡淡的遗憾和怨念。门口,下人的禀告将她惊醒,收敛了脸上的神色,站起身来微微皱眉道:“任琦宁,他来干什么?”门外的人回道:“北境王说有要是求见夫人。”

    “请他到大厅稍后吧。”东方蕙淡淡吩咐道。

    “是。”

    东方蕙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出门去了前厅。任琦宁果然早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东方蕙进来连忙起身上前,恭敬地一辑道:“晚辈林愿,见过东方夫人。”东方蕙秀眉轻挑,看着任琦宁微笑道:“林愿?北境王不是姓任么?”

    任琦宁有些无奈的一笑道:“前朝遗孤,不敢以真实姓名行走于天下,实在是愧对列祖列宗。”其实,任琦宁如何不想恢复原名,但是前两年时机不对,一来他还要诸多的依仗北境人,他那位已故的王后虽然是北境女子,确是难得的聪慧敏锐之人。若是他太着急改名,甚至改国号只会引起她和北境权贵的不满。二来,一旦他真正恢复林愿之名,无论是定王府,西陵还是墨景黎就都是他的敌人了。毕竟当年前朝正是因为大楚和西陵才灭亡了。到时候他自己就是众矢之的。

    东方蕙打量了他许久,才淡淡道:“前朝后裔数代以来一直力图复国,却无一不是功败垂成。你能有今天的功绩也算是不错了。”

    任琦宁垂眸淡笑道:“夫人谬赞,先祖遗愿,林愿生平半刻不敢忘怀。当年苍茫山与我朝亦有血缘之情,晚辈恳请夫人相助。”东方蕙沉默不语,任琦宁明白他是在思考,也不急于说服他。平静的坐在一边等候着她的答案。好半晌,才听东方蕙道:“任公子,实不相瞒,公子的能力和毅力我都极为佩服。但是…公子想要复国,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任琦宁眼眸中掠过一丝波澜,恭敬地道:“还请夫人指点。”

    东方蕙也不客气,沉吟了一下才道:“首先,公子当初娶了北境公主方才立国,如今的王后也同样是北境女子。别的不说,公子想要挥兵中原,想要得到中原士族的承认就难上加难。另外,我也听说过,北境朝廷内部如今并不平稳,前朝旧臣与北境权贵争执不休早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公子天下未定之际内部就已经开始自相残杀,只怕不是什么好兆头。即便将来公子真的入主中原,这到底是北境还是前朝?”

    任琦宁默然,他不得不承认东方蕙每一句话都说中了他如今的困境和未来的隐患。这些他并非不知道,但是当时情势所迫不得不为,“夫人的意思是?”

    “苍茫山虽然历来置身事外,但是却依然是中原人。绝不会做引外族入侵中原之事,还请公子谅解。”东方蕙正色道。

    任琦宁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北境的兴起和如今的北境朝堂有大半都是靠外族。这不仅是别人所诟病的弱点,同样也是任琦宁和那些自诩前朝旧臣的人们心中最大的隐痛。任琦宁咬牙,沉声道:“若是在下能够保证将来的朝堂和王室完全都是中原人,夫人可否愿意相助?”

    东方蕙垂眸,淡然道:“若真是如此,公子是前朝正统后裔,自然另当别论。”任琦宁心中一喜,道:“多谢夫人,还望夫人言而有信。”

    东方蕙道:“我苍茫山岂会失信于人?”

    任琦宁满意的点了点头,正想要说什么,门外有人匆匆的走了进来走到任琦宁跟前低声耳语了几句。任琦宁脸色微变,站起身来对东方蕙道:“在下有些急事,打扰夫人了,这就先行告辞。”东方蕙也不挽留,让人送任琦宁出去。

    “师傅,你真的打算帮任琦宁?”东方幽从里面走出来,望着门外微微皱眉。

    东方蕙轻哼一声道:“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帮他?前朝后裔,不管是真是假…北境公主对任琦宁可说是恩重如山,他也能毫不犹豫的下杀手,这样的人注定了刻薄寡恩。只怕将来他得了天下之日就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时。”

    “那师傅刚才……”东方幽不解的道。

    东方蕙道:“不过是暂时安抚他一下而已。他都拿出祖辈和苍茫山的交情来说话了,我自然也不好跟他直言拒绝撕破了脸。何况,你以为一时半会儿的他能够处理完北境和前朝旧臣之间的矛盾么?只怕会将他自己的实力折腾的越来越弱。”

    东方幽脸上闪过一丝茫然,不太明白师傅为什么不干脆拒绝了任琦宁。不过,师傅不选择任琦宁总是一件好事。至于墨景黎…她有的是办法解决他!

    北戎使臣暂住的驿馆里,经过几天的休息,柳贵妃的伤势似乎好一些了。耶律泓和容华公主也打算准备启程回北戎了,耶律野虽然想要将耶律泓拖在璃城多留一些日子,也方便北戎王庭那边的布置,却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再留在璃城。只能邀请耶律泓前往他在大楚驻军的一座城池盘桓几天。原本以为耶律泓是不会答应的,毕竟他们兄弟的欢喜大家心知肚明,就是耶律野自己也不会单枪匹马的跑到耶律泓的地盘上去。没想到,耶律泓只是稍作考虑便答应了下来。

    兄弟俩定下了之后的行程,要临走之前自然还要去定王府向叶璃和墨修尧告别。

    叶璃看着跟在耶律野身边的柳贵妃,眼中也多了几分淡淡的感叹。或许是因为身份被拆穿了的缘故柳贵妃这一次并没有再带着面纱。但是叶璃却宁愿她继续带着面纱,因为只要一想起她那保养得宜的美丽容颜是怎么来的,叶璃就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耶律太子和七王子远道而来,本王若是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还请两位莫怪。”墨修尧看向耶律泓和耶律野兄弟笑道。耶律泓笑道:“定王客气了,是咱们打扰了许久。今日告辞,若是将来定王和王妃大驾光临北戎,也好让在下一尽地主之谊。”

    墨修尧点头道:“本王和王妃也久慕草原风光,一定会有机会的。”

    耶律泓会意,笑道:“如此,在下恭候王爷和王妃大驾。”

    耶律野有些狐疑的看着墨修尧和耶律泓打着机锋,总觉得这两人说中有话。他让柳贵妃写信给北戎王告耶律泓勾结墨修尧叛国自然是诬陷,但是现在他倒是真的有些怀疑了。若有所思的看了耶律泓一眼,耶律野道:“王兄,王嫂,时候不早咱们该走了。”

    耶律泓也不反驳,点头道:“七弟说的不错,咱们确实该走了。定王,王妃,就此告辞。”

    叶璃含笑点头,“太子,公主,七王子,一路顺风。”

    坐在耶律野身边的柳贵妃盯着叶璃,突然开口道:“我要带两个人走。”

    闻言,众人不由得都皱起了眉头。耶律野警告的瞪了柳贵妃一眼,柳贵妃却不理会他的眼神,看着叶璃道:“我要将啸云和珍宁带走。”叶璃侧首微微一笑,“清伊娜姑娘要以什么名义带走长兴王和珍宁公主?”

    柳贵妃脸色一变,扬起下巴道:“他们刺伤了我难道不该就有我处置么?”

    叶璃神色平淡,悠然道:“刺伤?本妃以为是姑娘你意图刺杀长兴王和珍宁公主才被误伤的。既然姑娘这么说,七皇子,长兴王和珍宁公主也需要本妃给他们一个交待。就请你将这么清伊娜姑娘留下吧。”

    “你敢!我是北戎的七皇妃!”柳贵妃厉声道。

    耶律野皱眉,看着叶璃道:“王妃,这只怕不合适。”倒不是他舍不得柳贵妃,只不过北戎王那里还需要柳贵妃替他说话罢了。而且,明面上柳贵妃也还是他未来的王妃,若是就这么留在了璃城,那也是丢他的脸面。

    耶律泓突然开口笑道:“本太子怎么记得七弟妹几年前就过世了,七弟什么时候又续娶了?啊,对了,父王说了这次回到北戎就为七弟举办大婚仪式。”原本的七皇子妃也是北戎大部落的女儿,几年前病死了。耶律野便一直没有再娶大妃,倒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弄出这样一个女人出来。耶律泓也被柳贵妃在北戎王面前上过不少眼药吃过一些亏。既然定王妃想要留下她,耶律泓自然乐得出口帮忙。

    耶律野脸色阴沉,看着柳贵妃的脸心中同样也在摇摆不定。如今北戎大军和墨家军对峙,柳贵妃原本的用处也就当然无存了,唯一的用处就是她对北戎王的影响力。但是正如耶律泓所说的,一旦回到北戎父王很可能就会替他办婚礼,他可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要迎娶柳贵妃为大妃,就是做庶妃侍妾他也不愿意。是将柳贵妃带回去,还是趁机摆脱她?这是一个问题。

    看到耶律野脸上闪过的深思,柳贵妃不由得心中一慌。若是被留在璃城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柳贵妃心中清楚的很,心中不由得暗暗后悔刚才的冲动。这两年来她送过不少伤,但是这一次不仅是在墨修尧和叶璃面前丢尽了脸,更重要的是害她如此的人正是她的亲生女儿。这让她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所以才开口问墨修尧和叶璃索要珍宁公主和墨啸云。却没想到竟然会将自己赔进去。

    对上叶璃淡然含笑的眼神,柳贵妃心中突然一冷。在看向墨修尧似乎没有丝毫意外的模样,柳贵妃顿时明白,从一开始墨修尧和叶璃就打算留下自己,无论自己会不会开口要人。

    “不,我不要留在璃城!”柳贵妃断然道:“我要回北戎,耶律野,带我走!”

    如果她的语气不是如此强硬的话,耶律野或许还会考虑。柳贵妃话音未落,之间耶律野脸色一冷,抬手挥开她的手对叶璃和墨修尧道:“既然她伤了长兴王和珍宁公主,就交给定王和王妃处置吧。”

    “不!耶律野,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别忘了,要不是有我……”

    耶律野冷笑一声道:“你是想要告诉定王和定王妃,你是如何叛国的么?不错,正是因为有你帮忙本王才那么轻易攻下大楚的边关和几座城池的。那又如何?”嘲讽的扫了一脸惊恐的柳贵妃一眼,深深地觉得自己做的决定没有错。他是北戎尊贵的七王子,怎么能为了这个女人让整个北戎的贵族们看笑话?

    “定王,定王妃,告辞。”不在理会柳贵妃,耶律野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

    耶律泓朝着叶璃和墨修尧拱了拱手也跟着走了,容华公主跟在耶律泓身后,对叶璃笑了笑,走到柳贵妃身边时停了一下,低声道:“柳贵妃,想必咱们以后不会再见了。你放心,定王和定王妃一定会好好招待你这个叛国的…贱人的。”

    “不…不要,带我一起走!”柳贵妃惊恐的叫道。

    容华公主冷笑一声,甩开柳贵妃的手踏出了大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5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50.辞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50并对盛世嫡妃350.辞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