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失败的独门秘术

    352。失败的独门秘术

    墨景黎会怎么对付柳贵妃,没有人去关注。也许墨啸云和珍宁公主会关注一些,但是他们却不会再为这个曾经称之为母妃的女人做些什么。柳贵妃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哪一样都超过了他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的极限。而且,就算是为了自己得之不易的平静生活,他们也不会再为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直到很多天以后,当墨景黎离开璃城返回江南之后,才有人在璃城郊外发现了一句早已死去多时伤痕累累的尸体。最后被墨啸云和珍宁公主就地安葬在了城外,却没有立墓碑。叶璃听了下属的禀告也只是淡淡一笑不再理会。

    柳贵妃被墨景黎带走的当天,雷震霆也亲自上门像叶璃和墨修尧告辞,返回了自己的驻地。雷震霆既然已经走了,西陵皇的使者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第二天也跟着告辞返回西陵去了。整个璃城里,也就只剩下了安溪公主,墨景黎和任琦宁还没有走。安溪公主是有孕在身,这次亲自前来璃城本就不易,而且如今周边大楚和西陵两国正忙着较劲,南诏地处偏僻也没什么大事,安溪公主自然也不急着走了。至于任琦宁和墨景黎,没事做跑东方府比跑定王府还勤快,其心思自然是昭然若揭。

    徐府

    连着忙了几个月的清尘公子将政事都推给了墨修尧,难得的有了闲暇在家中休息看书。虽然清尘公子才智卓绝,但是这一年多来墨修尧和叶璃忙着征战在外,之后叶璃又有了身孕,整个定王府大半的政事都压在了清尘公子身上。说不累是不可能的,毕竟清尘公子本身并不是那些喜好权势之人。这几天送走了大半的贵客,难得清闲下来,徐清尘便毫不犹豫的将公事推给了墨修尧,在家中赋闲看看书弹弹刚到手的凤凰琴。

    墨修尧也直到这一两年徐清尘十分操劳,再想想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需要仰仗清尘公子的地方,自然不能真把人得罪了。虽然不愿,却也不得不全盘接过所有的政事给清尘公子放个假。

    玉白的凤凰琴在仿佛带着淡淡墨香的指下流淌出空灵悠然的琴音,将原本就宁静的院落映衬的更加幽静。就连院外府中的众人听到这样的琴声也不由得感觉浑身无一处不舒坦自在,仿佛心中的忧愁和烦恼顿时消散无踪。

    “清尘公子的琴声真是好听。”另一端的院子里,秦筝正招待着慕容婷和华天香喝茶。听到院外传来的琴声慕容婷不由的叹息道。

    慕容婷虽然不擅琴艺,但是秦筝和华天香却都是造诣颇深的。华天香笑道:“听了清尘公子抚琴,以后我只怕再也不敢在人前献丑了。”虽然她们对自己的琴艺都颇有信心,但是真正听到清尘公子的琴声时才直到其中的差别和距离。秦筝点头笑道:“凤三公子有琴绝之称,我也听过他的琴声,只怕比起大哥也还要稍逊一筹。”

    华天香道:“凤三公子寄情于琴,有时难免过于哀婉。确是不及清尘公子令人心旷神怡沉醉其中。”

    慕容婷摆摆手道:“我是听不太明白你们说的这些啦,反正清尘公子的琴声就是好听。筝儿你好幸福,可以经常蹭琴听啊。”

    秦筝无奈的一笑道:“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大哥弹琴,这几年大哥忙得连娘都找不到他哪儿来的时间弹琴?”慕容婷眨眨眼睛,低声道:“我听说定王和阿璃将墨景黎刚刚送来的凤凰琴送给了清尘公子,清尘公子这会儿弹得一定是凤凰琴。”

    秦筝奇道:“慕容你想要看凤凰琴么?琴在大哥手里,我们只怕是不方便过去。不过回头可以请清泽去跟大哥借过来一饱眼福。”

    慕容婷摇摇头,叹气道:“我不懂琴,其实我想看看焚灭剑啊。”想到号称大楚四大国宝之一,天下第一名剑的焚灭剑就在定国王府里,而她却无缘得见,就让慕容婷感到万分的牵肠挂肚,无精打采。

    秦筝和华天香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会这样。

    徐清尘院中某处,一个美丽的白衣女子站在树梢上,痴痴的望着下面庭院中席地而坐神色悠然的抚着琴的白衣男子。美丽的眼眸中流动着欣赏,佩服,倾慕纠结痛苦等等复杂交织的感情。原本她想要直接进院子里找他,不想刚刚进入府中便听到如此优美的琴音。不由得循着琴音而来,正好看到树下如仙人般清逸出尘的白衣男子。她原本还信心满满的心突然仿佛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随之而来的确是更多的不确定和惊慌之感。这样的男子,她真的可以能够得到他么?但是只是想到那一点点的可能,心中就立刻升起无限的愉悦和满足,这一刻,她甚至觉得她的身份她的使命,她的立场都不再重要了,只要能够和他相守。

    一曲终了,徐清尘停了下来,只是靠着大树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自在。

    “清尘公子。”白衣女子飘然落地,望着他的眼眸温柔如水。

    徐清尘微微蹙眉,神色平淡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淡然道:“东方姑娘,不请自来未免失礼。”

    东方幽眼神一暗,低声道:“我有事情想要跟清尘公子谈,一时失礼,请公子见谅。”

    徐清尘小心的将凤凰琴收纳进琴匣中,站起身来看着东方幽道:“这几天,城中一应事物都交由定王处置,东方姑娘若是有什么事情应该去定王府。”东方幽连忙摇头道:“不,我来找公子与苍茫山并不相干,只是有些话想要私下跟公子说。”

    徐清尘蹙眉道:“在下似乎跟姑娘并无交情,应该也没有什么私事可说。东方姑娘请回吧。”说完,抱起琴匣就准备进屋去了。

    “不,清尘公子……”看到徐清尘要走,东方幽连忙着急的叫道,“清尘公子!”一急之下,竟然使上了轻功,飘然一跃便挡在了徐清尘的前面。东方幽的武功能得墨修尧一赞,足以证明是真的不错了。而徐清尘却正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实力悬殊可想而知。东方幽硬要挡在徐清尘面前,徐清尘自然是走不了的。

    “东方姑娘这是何意?”徐清尘俊颜微沉。

    “清尘公子,你…你就连看也不愿意看我一眼么?”东方幽有些委屈的望着眼前的男子,她虽然从小到大并没有接触过什么人,但是只看身边的人表现和下山之后许多人沉迷的目光,她也知道自己是足够优秀美丽的。但是为什么清尘公子却连看自己一眼也不愿意?

    徐清尘皱眉不语,东方幽低声轻喃道:“公子…清尘公子,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徐清尘俊逸的双眉皱的更紧了,东方幽的声音低沉而幽柔,却让他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仿佛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将要破空而出,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想要向东方幽望去。

    但是徐清尘并不是别人,眼眸中只是一闪而过的迷茫之后便重新变得宁静无波。神色平淡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那张原本并非绝美的容颜仿佛瞬间变得无比的灵动美丽。仿佛在那一瞬间,时间的一切都褪去了颜色,只剩下眼前的女子是鲜活而明媚的。

    “公子,清尘公子…我不美么?你看看我好不好?”东方幽深深的望着徐清尘,幽幽轻喃道。

    徐清尘定定的望着东方幽,许久不语。

    东方幽见他凝望着自己不动,心中一喜。稍稍上前了一步,脸上的笑容更加柔美,“清尘公子…我美么?”

    “你…很美…”

    东方幽大喜再次上前,走到了离徐清尘一步远的地方,眉心出现了一片淡淡的艳色,将整个人衬得更加柔媚动人,“公子……”

    “东方姑娘,你到底要说什么。”徐清尘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平静无波。

    “噗——”听到徐清尘的声音,东方幽蓦地睁大了眼睛,一口鲜血从口中扑出。徐清尘往旁边摞了一步,正好避开了她喷出的血。一瞬间,原本东方幽脸上惑人的魅色荡然无存,反而更多了几分难堪和虚弱。蛊惑人心的秘术本就是一把双刃剑,若是能够将人控制住,自然可以随心所欲让人痴迷甚至言听计从。但是一旦对方心智坚定,不受影响,那么受伤的就是施术者自己。东方幽正在最要紧的时候被徐清尘突然出声打断,反受其害。一时间脸色黯淡内息更是横冲直撞显然内伤不轻。

    “清尘公子……”东方幽惊愕的望着眼前的白衣男子,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失败了。那日在夜宴上,她只是略施了一些皮毛,便让在场多少高官权贵心神动荡,没想到竟然会在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男人身上失败,特别是她已经施展了她所能动用的最高深的秘术。到了这个程度,一般的男子就算有杀父之后也会全然忘记臣服在她的秘术之下。这个男人,当真有如此讨厌她么?

    “旁门左道,姑娘还请自重。”徐清尘不悦的扫了一眼眼前的白衣女子,淡淡道。清云先生寿宴那一晚徐清尘早就见识过东方幽对男子独特而诡异的吸引力,但是之后几次见面却并没有这种感觉。就算是不知道苍茫山有这种独特的秘术,徐清尘也该感觉到不对了,又怎么会着了她的道儿。

    此时,徐清尘没有倒霉,倒霉的就是东方幽了。

    这种魅惑控制人心的秘术比武功更难练,东方幽算得上是很有天赋了才有如此成就。就连她的师傅东方蕙在这方面都比不上她,但是同样的,施术失败的代价也很巨大。刚才因为喷了一口血而变得灰败的脸色渐渐地开始泛红。原本幽怨的水眸也渐渐地蒙上了一层雾气,“清尘公子……”

    徐清尘皱了皱眉,抬头看向院墙上某处,淡淡道:“还不出来么?”

    话音刚落,两个黑衣男子从墙头落了下来,朝着徐清尘恭敬的拱手一拜,“见过清尘公子。”徐清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道:“阿璃就是让你们这样保护我的安全的?”堂堂徐府,被人如入无人之境也就罢了,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专门保护清尘公子的侍卫都还没有发现,那也太假了一点。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略有些惭愧的道:“王爷说,只要不危及公子的安全…最好不要破坏了公子的桃花运……”所以不是他们不尽职,而是王爷自己想要看清尘公子的笑话啊。当然如果刚才清尘公子真的着了东方幽的道,他们还是会出手的。

    徐清尘早就知道墨修尧是个什么德行,也难得怪罪他们。看了一眼已经跌倒在低声开始断断续续的呻吟着的东方幽问道:“她怎么了?”其中一人上前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道:“这个,大概…方才东方姑娘使得是什么可以魅惑男人,勾动欲望的媚功。这个…清尘公子破了她的媚功,她受了内伤然后这个、这个内伤反噬,她就…她就……”清尘公子并不懂武功,皱着眉看了看东方幽,“伤得很重?”

    侍卫声音压得低低的道:“找个男人那什么…就不重。”

    清尘公子俊雅的容颜一僵,垂眸想了想道:“把她送回去给东方夫人。”既然不是他们的责任,那就不用管了。至于东方蕙到底要怎么为东方幽治伤,就不关他们的事了。他们不懂魅术啊……

    听了徐清尘的吩咐,一个侍卫上前拎起东方幽就跃出了墙头,期间被神智略有些不清的东方幽吃豆腐若干。

    幽静的庭院里,徐清尘托着琴坐在大树下沉思。不远处,一个黑衣侍卫站在墙角的位置默默望天出神。不一会儿,院外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黑衣侍卫跃上墙头看了一眼便掠了回来禀告道:“公子,老爷夫人,和东方夫人来了。”

    徐清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先拦住他们,半刻钟以后再放进来。”

    虽然不明白清尘公子这么吩咐的用意何在,但是侍卫还是很听话的领命去了。大树下,轻抚着琴匣的清尘公子俊眸中一丝冷意淡淡的划过一闪而逝。

    侍卫果然十分的听话,半刻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徐清尘刚刚站起身来想要往外走,东方蕙已经带着徐鸿羽和徐大夫人冲了进来。徐清尘淡淡道:“爹娘,东方夫人,你们怎么来了?”因为今天不用出门,徐清尘穿着十分随意。而这份随意看在刚刚进来的人眼中,就有那么几分诡异的不得体。东方蕙神色微变,盯着徐清尘道:“你把幽儿怎么了?”

    徐清尘还没说话,一边的徐大夫人却不依了。不悦的扫了东方蕙一眼,脸色一沉。什么叫把东方幽怎么了?她儿子能将东方幽怎么样?她害怕东方幽对清尘使什么诡计呢。走上前将徐清尘从上到下打量了一边,徐大夫人才问道:“清尘,那位东方姑娘来过么?”

    徐清尘怔了一下,点点头道:“东方姑娘半个时辰前来的。”

    徐大夫人心中一惊,一把拉住徐清尘问道:“你有没有怎么样?”

    这回换东方蕙不乐意了,虽然原本是东方幽想要对徐清尘使手段,但是徐大夫人这话听起来却让人很是堵心。刚刚知道东方幽的打算,东方蕙平生第一次恨得想要掐死这个一手养大的徒儿。东方蕙自己并不精通魅术,虽然这魅术是苍茫山的独门秘术,但是东方蕙自己并不怎么看得起这项能力。年轻的时候也只是稍有涉猎便放下了。这种魅惑人的手段成功的先决条件便是男人的心智不够坚定,但是心智不够坚定的人东方蕙又怎能看得上,进而不惜使用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招数去魅惑对方?所以这种东西对东方蕙来说完全就是个鸡肋。

    在知道东方幽打算用魅术对付徐清尘的时候,东方蕙恨不得切开东方幽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徐清尘那种人,哪里是能够被魅术控制的?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冷心冷情,东方蕙就是相信墨修尧被魅术控制了也不相信徐清尘会被控制。生怕东方幽除了什么什么意外,东方蕙连忙丢下手中的事情赶了过来,才知道东方幽已经来了大半个时辰了却还没出来。一时间,东方蕙倒是真的有些拿不准徐清尘到底中没中招了。所以才出言试探徐清尘,却被徐大夫人挡了过去。

    “徐大公子,小徒前来拜访公子,许久未翻。不知道公子可知道她去了哪儿?”东方蕙沉声问道。

    “这个……”徐清尘沉吟了一下,犹豫的看了看在场的三人。

    徐大夫人见他为难的样子,心中也是一沉。就怕儿子当真是着了东方幽的道儿,徐鸿羽也微微皱眉,问道:“东方姑娘可是离开了,何时离开的?她来找你所为何事,为何门房没有看到东方姑娘?”徐鸿羽再是品行高洁的当世大儒也是偏向自家人的,他自然也不愿意儿子娶东方幽那样的女人。一开口就问,为何东方姑娘上门拜访却不走正门?有了这一条,就算徐清尘真的和东方幽有了什么,徐家也可以拒绝明媒正娶将东方幽抬进门。一个不走正门拜访陌生男子的女人,谁愿意娶?

    听了徐鸿羽的话,东方蕙脸色有些阴郁。可惜是自己这边理亏,也是无话可说。

    徐清尘从容的看着神色各异的三人,淡淡道:“东方姑娘确实过来拜访过,不过似乎突发疾病略有些不适。方才我让人将她送出门了。”

    “什么时候?!”东方蕙焦急的问道。

    徐清尘想了想道,“大约是…两刻钟前吧。”

    “她怎么了?”东方蕙心中暗叫不好,徐清尘道:“这个晚辈也不太明白,东方姑娘突然吐了口血脸色也不太好看。晚辈猜想可能是从墙上跳下来受了内伤。”

    东方蕙暗暗咬牙,以东方幽的武功别说从墙上跳下来,就是从山崖上跳下去也不一定会有内伤,“她们是从哪儿走的?为何外面没有人看到?”徐清尘坦然道:“因为东方姑娘是越墙而来,侍卫大约觉得东方姑娘并不想让人知道她来了,所以也从墙头走了。”

    “公子。”墙头上落下一人,正是方才拎着东方幽出去的黑衣侍卫。刚刚被某人吃了许多豆腐的纯情侍卫木讷的面容微带一丝红晕,看到院子里突然多了这一群人不由一愣,“大先生,大夫人。”

    “幽儿在哪儿?”东方蕙厉声问道。

    侍卫怔了怔,反应过来才道:“在下送东方姑娘出去了。”

    “这么快送回驿馆了?”除非用轻功,否则这么短的时间从徐府到东方府一个来回根本不够。但是大白天也不会有人用轻功带着一个女子在外面乱走。侍卫摇摇头道:“属下在外面碰到了黎王,黎王说正好要去东方府拜访夫人,就顺便送东方姑娘回去了。”

    “你将幽儿交给了墨景黎?!”东方蕙厉声道。

    黑衣侍卫有些委屈,“是东方姑娘自己同意黎王送她回去的啊。”难道这东方姑娘闯空门,他们还要包送回去么?就算送回去了也跟这位东方夫人错开了啊,等东方夫人回去再想办法救东方姑娘也来不及了啊。

    徐大夫人可不管东方幽到底怎么了,只要她的儿子没事就好。还是那句话,她宁愿清尘这辈子娶不到媳妇儿,也不能娶那个东方幽!徐大夫人笑眯眯的抬手替儿子整整衣衫,薄责道:“你这孩子真是的,有客人来了怎么也不换身衣裳再出来。”

    “孩儿知错。”徐清尘也不辩驳,淡淡的笑道。

    东方蕙可没有心情看他们母子情深,冷着脸对徐鸿羽拱拱手道:“徐大哥,告辞!”

    徐鸿羽淡淡点头,“不送。”

    送走了东方蕙,徐鸿羽才若有所思的看着徐清尘,问道:“是墨景黎刚好碰上了东方幽,还是东方幽刚好碰上墨景黎?”

    徐清尘微微一笑,霁月风光,“父亲,这有什么区别么?”

    徐鸿羽想了想,淡淡的道:“这里面有什么区别,你不明白么?东方幽那里……”徐清尘笑道:“东方幽并未失去神智,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与咱们徐家和定王府无关。”看着儿子淡然若定的模样,徐鸿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做的很好。”东方幽敢算计徐家,落得什么下场也是活该。徐家的人可从来都没有心慈手软以德报怨的烂好人。

    ------题外话------

    亲爱滴亲亲们,新年快乐,元旦快乐。2014年来了,这本书居然从2012写到2014,感谢亲爱哒们的支持。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5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52.失败的独门秘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52并对盛世嫡妃352.失败的独门秘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