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无奈的婚事

    253。无奈的婚事

    东方蕙气急败坏的赶到墨景黎下榻的驿馆,却并没有看到墨景黎和东方幽。不由得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出了驿馆又往东方府而去,这一次倒是没有扑空。只可惜一进门看到的场景却令东方蕙几乎吐血。

    东方幽的房间里,一进门就看到地上随意的甩着的凌乱衣物。东方蕙脸色沉了沉,挥退了跟在身后的随从走了进去。果然看到床榻上一对男女交颈而卧,那女子脸色绯红双眸微闭显然还在沉睡之中。还有房间的飘散着的浓浓的麝香味,再在的提醒着东方蕙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墨景黎!”东方蕙咬牙。

    东方蕙一进来,墨景黎就睁开了眼睛。看到东方蕙如此神色倒也不惧,坐起身来平静的道:“东方夫人,可否请你先行出去一下?”东方蕙面色如霜,一挥袖恨恨的道:“黎王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说话间,东方幽也渐渐的醒转过来,对上师傅愤怒的神色不由得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墨景黎的怀里,不由放声尖叫起来。东方蕙冷冷道:“闭嘴!你还好意思叫?!收拾好了立刻给我出来!”说完,方才转身出去。

    东方幽一时见被这突然而来的意外情形吓得彻底呆住了。头脑里混混沉沉的她根本就想不起来在她用秘术蛊惑徐清尘失败之后的事情,但是只看眼前的情形她也能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墨景黎,你好大的胆子,我要杀了你!”东方幽厉声叫道。也不管两人还身在床上,挥掌就往墨景黎的头上拍去。墨景黎的武功或许比东方幽要稍逊一筹,但是东方幽内伤未愈,刚刚又经历了那样一场情事,正是无力的时候。墨景黎一抬手便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紧紧地牵制在怀中。

    “墨景黎!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东方幽气得眼睛发红,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计划的好好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仅她蛊惑徐清尘失败,还被墨景黎趁虚而入占了便宜。她也知道,从此以后她彻底的失去了让徐清尘接受她的机会。百年书香门第的徐家,天下第一公子的徐清尘怎么会娶一个残花败柳的女子?只要一想到此处,东方幽就很不得将墨景黎寝皮食肉,碎尸万段!

    墨景黎死死的牵制着东方幽的双手,不悦的道:“闹够了么?”原本他也打算好好的对东方幽,毕竟东方幽的身份和能力都很不错,更重要的是得到她就代表着得到了苍茫山的支持。只要东方幽乖乖听话,他自然会好好待她。却没想到这女人一醒过来就对他喊打喊杀,怒骂不休。这个女人难道忘了,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么?就算再怎么闹又有什么用?

    “现在会闹?之前你倒是别往本王身上贴啊。”墨景黎冷笑一声,嘲讽的道。

    脑海里那些破碎而断续的情景让东方幽脸色难堪至极,听了墨景黎的话,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墨景黎说的并没有错,最开始便是她主动贴到墨景黎身上去的,即使并不是她自己的真实意愿,但是却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见她不再闹腾了,墨景黎这才放开她起身下床,拿过放在一边的衣服从容的穿上。一边俯身看着东方幽道:“事已至此,只要你乖乖听话,本王自然会好好待你。至于你心心念念的清尘公子…他明知道你被内伤反噬犹如中了媚药一般,不也毫不犹豫的将你丢出去了么?难不成你还念着他?”

    “啪!”东方幽狠狠地一个耳光甩在墨景黎脸上,“混蛋!”

    墨景黎眼神一冷,却很快将滔天的怒火压了下去。站起身来看着她道:“既然醒了,就赶快起来吧。你师傅在外面等着。”

    “我不会嫁给你的!”东方幽恨恨的盯着他,咬牙道。

    墨景黎不以为意,“现在,除了我还有谁跟要你?”

    外面,东方府的大厅里。东方蕙早就遣退了侍候的众人,独自一人坐在听着凝眉思索着。风云犹存的容颜上,满是阴鸷之意。徐家这一手实在是太狠了,也真真切切的斩断了东方蕙对定王府和徐家最后的一丝期望。虽然徐清尘说得好像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一般,但是东方蕙却不会相信事情真的这么简单。东方幽施术失败,内伤反噬。徐清尘让人送她回去却正好就碰上了墨景黎,然后墨景黎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为东方幽疗伤的那个人。一切看似寻常,但是几十年执掌苍茫山的敏锐和直觉都告诉她,这绝对不是一件巧合。

    其实在东方蕙心中否决了任琦宁之后,留给苍茫山的选择并不多。要么所有人全部返回苍茫山避世不出,要么就只能选择墨景黎。但是自己选择,和现在这样的被迫选择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和结果。这样为人算计和胁迫的感觉,不仅让东方蕙恨起徒儿的不知分寸和墨景黎的趁虚而入。甚至更恨起了徐清尘的无情和对东方幽的算计,想得更深入一点,这是定王府对苍茫山的嫌弃和轻视。

    “夫人,定王妃和徐二少夫人来访。”门外的侍从匆匆进来禀告道。东方蕙皱眉,叶璃选在这个时候来拜访,也未免太巧了一些。想了想,东方蕙问道:“定王妃可有说所为何事?”侍从道:“定王妃说听闻东方姑娘玉体违和,特与徐家二少夫人前来探望。”

    这个时候东方蕙并不想将叶璃,但是跟叶璃一同前来的却是徐家的二少夫人,这让东方蕙不得不怀疑叶璃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沉默了片刻,才有些挫败的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罢了…请定王妃进来吧。”

    不多时叶璃和秦筝便携手走了进来,看着东方蕙不怎么愉悦的脸色,叶璃恍若不见,含笑道:“叶璃冒昧来访,还请东方夫人恕罪。”东方蕙目光在秦筝身上稍微顿了一下,才道:“王妃言重了,王妃和二少夫人能大家光临,敝府可谓是蓬荜生辉。”

    秦筝知道的其实并不多,只是听徐大夫人说了几句东方幽的所作所为罢了。而且这段时间东方幽对徐清尘的纠缠秦筝也是有所耳闻的,即使如此也没想到东方幽居然有胆子闯入徐府对徐清尘徐清尘图谋不轨。即使秦筝平日里接触了如叶璃慕容婷这般性格不同于一般的女子,也听说过不少奇葩的事情,但是对于东方幽的举动也还是让她吓得不轻。不说徐清尘她是的大伯,就只清尘公子之名,曾经的大楚闺秀们有几个没有在心中有过几次仰慕之意?徐清尘既又神仙公子之称,可想而知能够配得上他的女子必然不会是一般的任务,东方幽这样的,别说徐清尘自己和徐家不同意,只怕满璃城的姑娘们也是不能心服的。

    “东方姑娘到徐府拜访,秦筝却没能亲自接待,还让东方姑娘抱病离府,婆婆已经很是训斥了秦筝一番。咱们徐家招待不周,还请东方夫人见谅。不知道东方姑娘身体如何了,还请夫人务必让秦筝见东方姑娘一面,也好当面向她赔罪。”秦筝望着东方蕙,轻言细语十分歉然的道。

    这话说得客气,听起来却不怎么客气了。东方幽一个姑娘家到徐府拜访自然应该由徐家女眷中年纪最轻的二少夫人接待。但是徐家从门房到侍从到徐二少夫人本人,谁都没有见过东方幽的面,这东方姑娘到底是怎么到徐府的?又去徐府干什么?既然你不肯走正门遵从为客之道,那么东方幽出了什么问题,自然也不管徐家的事了。何况,东方幽可不是在徐家出的事,徐家还派了二少夫人亲自前来探望,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东方蕙笑容有些冷硬,这徐二少夫人默默无闻名声不显,倒是没想到也是一个伶牙俐齿的,“幽儿却是有些不适,不过也没什么大碍。只是刚刚正在歇息,只怕是无法与二少夫人相见了。不如等她好些了,在请徐二夫人一起小聚一番。”

    秦筝笑了笑,也不勉强。旁边叶璃淡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好打扰东方姑娘休息。不过…放在在外面的时候正好遇上栖霞公主,说是黎王殿下来了贵府一直没有回去,还请东方夫人转告黎王殿下一声,栖霞公主似乎有急事寻他,若是无事还是快些回去,不然只怕过不了多久栖霞公主就要找到东方府来了。”

    “栖霞公主?”东方蕙神色微沉,淡淡道:“我怎么不记得哪一国有栖霞公主此人?”叶璃歉然一笑道:“是本妃忘了,是栖霞姑娘。这位姑娘跟在黎王身边已经有多年了,深得黎王信任。既然话已经带到,本妃和筝儿就先行告辞了。请东方夫人替我们给东方姑娘问个好。”

    叶璃站起身准备告辞,东方蕙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墨景黎已经站在了门口。看到叶璃和秦筝,墨景黎眼睛一闪,“定王府和徐少夫人也在此?”叶璃沉静的眼眸在墨景黎身上一扫而过,唇边泛起一丝浅淡的笑意道:“听说东方姑娘身体不适,特来探望。原来黎王果然在东方府。”

    墨景黎难得的有些不自在,他为了苍茫山的势力使出如此手段,自然不算是光明正大。特别是还在定王府根本不屑于此的时候他还如此看重甚至不惜使出下流手段,让人看了自然是觉得落了下乘。但是墨景黎尽管在怎么心高气傲,却也还是明白自己并不是墨修尧。墨修尧可以不屑苍茫山的势力,不要苍茫山的扶持,他墨景黎却不能。虽然不甘,却也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但是在这种情形下,面对着叶璃的时候,墨景黎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难堪。这个世上,他最不愿意的事情大约就是在墨修尧和叶璃面前丢脸,但是偏偏天不如人愿……

    “东方姑娘并无大碍,稍后就可以出来见你们。”墨景黎道,无论如何,既然事已至此自然要先坐实了这件事再说。只要坐实了这件事,墨景黎并不担心东方蕙反悔不帮自己。东方蕙若是反悔,那么苍茫山代天择主的名头也将化为虚影,苍茫山和东方蕙都丢不起这个人。

    “哦?”叶璃眼波微转,笑容恬淡,“看来我们好像错过了什么?还是苍茫山喜事将近了?”

    “不错。”墨景黎沉声道:“到时候定王妃不妨和定王一起来喝杯酒。”

    叶璃暗笑墨景黎果然十分的看重苍茫山,竟然打算直接在璃城办婚礼么?“若是黎王打算在璃城举办婚礼,我和王爷自然是荣幸之至。恭喜黎王了。”墨景黎深深地看了叶璃一眼,沉声道:“多谢。”

    “墨景黎,你休想。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叶璃和墨景黎这边一对一达十分的和睦,门外东方幽的声音却早没了往日的冷静和低柔,反而有些尖锐的刺耳。众人回头,就看到东方幽站在门口红着眼睛忿怒的瞪着跟叶璃说话的墨景黎。

    秦筝有些惊讶的打量着东方幽,前几次见面总是觉得东方幽像是一个虚假的毫无灵魂的假人,倒是现在被染上了怒色的白衣女子更多了几分真实感。只是她那有些低的领口显露出来的淡紫的痕迹让秦筝不由得红了脸,连忙低下头不好意思再看。

    “幽儿!”东方蕙不悦的低声斥道。

    东方幽一怔,满是委屈的望着东方蕙道:“师傅,我…我…我不要嫁给这个畜生!”墨景黎脸色一变,同样不悦的看着东方幽道:“东方幽,别以为就你委屈,这次的事情难道还怪本王不成?你自己将自己搞成那副德行,本王总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东方幽咬牙道:“我不需要你这混蛋救!”

    墨景黎冷笑道:“你倒是希望别人救,可惜人家根本就不想理会你。或者东方姑娘喜欢在大街上随便拉个人……”东方幽脸色一白,比起跟墨景黎发生这样的关系,若是她当真被扔在大街上……没有人比东方幽更清楚那内伤反噬的威力,若真是那样她还真有可能在大街上就……“我……”

    “够了。”东方蕙打算她的话,冷冷道:“还嫌不够丢人现眼么?”

    东方幽怔了一下,看着东方蕙脸上冷漠的神色终于忍不住扑倒在旁边的桌边呜呜咽咽的哭起来了。叶璃坐在一边看着,心中也不由得叹息。比起之前一脸高高在上,对着众人照本宣科的各种劝告的苍茫山传人,眼前这个哭的格外伤心的白衣女子反倒是可爱了许多。只可惜,这次的事情完全是她自作孽。拿那样的魅术来控制徐清尘,徐家自然不可能牺牲自己去救她了,所以东方幽的悲剧从她动了那样的心思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东方蕙垂眸,掩去眼中的情绪方才看向叶璃道:“定王妃,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招待王妃和徐二少夫人了。”

    叶璃也很识趣的站起身来笑道:“是我们打扰了,东方夫人自便便是。本妃告辞。”

    告别了东方蕙和墨景黎,叶璃和秦筝刚出了们就听到里面传来东方蕙气急败坏的斥责声。东方蕙执掌苍茫山二十多年,心计不俗性格沉稳,能被气得连客人走远都等不及就开骂,足见被东方幽气得不轻。

    出了东方虎,叶璃和秦筝相视一笑,秦筝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东方夫人当真会将东方姑娘嫁给黎王么?我看东方夫人和东方姑娘似乎都有些不乐意。”叶璃笑道:“东方姑娘是真的不乐意,至于东方夫人…她只是不乐意东方幽在这种情况下嫁给墨景黎罢了。”东方蕙如果不愿意就此撤回苍茫山等待下一个六七十年的话,墨景黎其实可算得上是她唯一的选择了。只要这么拖下去,她迟早会松口同意辅佐墨景黎的。但是那就是苍茫山真正的代天择主,苍茫山是站在高高在三的位置的。而现在,墨景黎和东方幽发生了这样的关系,东方幽不嫁也得嫁,但是两家的关系只怕在心中都有那么一丝的别扭和心结。而且在大楚清流文人的心中,苍茫山的地位更是会一落千丈。更不用说,以东方幽的性子和脾气,是绝对不会再做什么努力辅佐未来明君的圣女贤妃了。而这,也真是叶璃和定王府的目的。定王府怎么可能平白无故送给墨景黎这么一份大礼。而现在,这份大礼看着是很好看,但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成一颗不定时的炸弹。

    “这东方姑娘也是自作孽,好好地姑娘家……”秦筝叹息道,虽然东方幽看起来很凄惨,秦筝却不会给她丝毫的同情心。仗着自己有一些特别的本事就想操纵人心,甚至不顾别人的意愿算计别人娶她,这样的人只能说一声自作自受。

    叶璃笑道:“就算没有今天,只怕过不了多久东方夫人还是会将她嫁给墨景黎,二嫂你就不用为她惋惜了。”

    秦筝笑道:“我才不会为她惋惜呢,只要她不来祸害咱们徐家,她嫁给谁都给我没有关系。”

    叶璃点头赞同道:“可不是么。”

    果然,一天后东方蕙便宣布了墨景黎和东方幽的婚事,东方幽将嫁给黎王为正妃。东方府和黎王驿馆传出的消息都特意强调了是正妃,而不是平妃。平妃虽然说也不算妾,但是在嫡妃面前还是矮了一截。墨景黎虽然答应了不会废掉叶莹,但是苍茫山却也不会受那样的委屈。于是双方妥协的接过便是两个都是正妃,一般大。墨景黎如今是大楚的摄政王,大权独揽自然也就随心所欲了很多。随之便发布了诏书,称叶莹为荣妃,东方幽为敏妃,两人同为摄政王正妃。

    “我怎么觉得墨景黎取得这个封号实在嘲讽她们?”收到墨景黎册封摄政王正妃的消息,叶璃看着上面的两个封号问道。叶莹如今在大楚无依无靠无子无宠,哪里当得起一个荣字。而东方幽算计别人却把自己算计进去了,这个敏字更像是个笑话。

    墨修尧不在意的道:“或许是因为墨景黎希望叶莹荣华富贵安稳一生,同时也希望东方幽多长点脑子也有可能。封号这种东西么,要是不是事实,那就是希望了。”

    叶璃莞尔一笑,随手便将信函扔到了一边的桌上,笑道:“原本还在想怎么处理东方幽和苍茫山的事情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墨修尧笑道:“还不是清尘公子才智无双,这手顺水推舟用的让人赞叹啊。”

    另一边正低头写字的徐清尘抬起头来,淡然一笑道:“若不是王爷想要看戏,怎么会有如此效果?”

    若不是墨修尧突发奇想想要看看清尘公子到底受不受得住魅术的诱惑不让侍卫先一步出手,东方幽根本就没有机会对他用什么魅术,自然也就不会有之后的那些事情了。所以,追根究底,定王爷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墨修尧丝毫没有被人揭穿了自己的坏心眼的不好意思,蹭着叶璃的发丝一边笑道:“所以咱们才能知道,清尘公子的心智之坚定真是世间罕见啊。”东方幽当初在大庭广众之下只是略施皮毛,就连许多内力深厚的高手都受了影响。但是这一次只是单独针对徐清尘一人,倾尽全力却功亏一篑,足可见清尘公子的意志力之坚定。或者也可以说,足可见清尘公子是何等的冷心冷情古井无波。除了心有所属世间美色都不看在眼底的人,也就只有真正的冷心无情,红颜白骨一视同仁的人才能对那样的诱惑无动于衷了。看来徐家那几位想要看到清尘公子成家立业只怕还早得很。

    徐清尘淡淡笑道:“王爷过奖了…边关要出事了。”徐清尘原本拿着折子的手一顿,淡淡道。

    墨修尧挑眉,徐清尘道:“耶律野一出飞鸿关就开始调集兵马,只怕是想要趁着冬天到来之前,与我们再打一场。”对此墨修尧虽然怔了一下倒是不算意外,“任琦宁呢?”叶璃蹙眉道:“任琦宁今早已经辞行,现在应该已经离开璃城了。”

    墨修尧垂眸,思索了片刻含笑看着也叶璃道:“阿璃,咱们又要准备打仗了。这一次…就是耶律野和赫连真的死期!”一道冷光从他的眼底一闪而过。

    叶璃一怔,含笑道:“好,我们一起。”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3.无奈的婚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3并对盛世嫡妃253.无奈的婚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