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北境兵败,任琦宁之死

    360。 北境兵败,任琦宁之死

    既然应允了赫兰公主的挑战,何肃也不罗嗦直接站起身来走到中央的空地上。赫兰公主见他爽快也很是高兴跟着走了过去。

    何肃拱手道:“公主,点到为止。”

    赫兰公主回他的是一条凌厉的鞭子,“你们中原人废话真多!”长长的软鞭毫不留情的朝着何肃狠狠地抽了过去。何肃出身暗卫,身为叶璃身边四大暗卫之首,又是第一批叶璃亲自训练出来的人还有近十年的军旅生涯,这样历炼出来的身手若是被赫兰公主抽中了,何肃也不用带兵打仗可以直接卸甲归田去了。

    何肃连兵器都没有动,随意的一侧身便让过了赫兰公主看似凌厉的一击。赫兰公主倒是有些意外,她虽然没有自大的以为自己能打得过叶璃手下的得力将领,但是对方连动都没动就避开了她这一鞭子显然也不在她的预期之内。轻哼一声,笑道:“果然厉害,再来。本姑娘看你这要如何躲过!”

    赫兰公主也不再试探,手中长鞭如漫天的毒蛇一般卷向何肃。何肃往后退了一步,徒手便来躲赫兰公主的鞭子。两人在场中的空地上变你来我往的动起手来。转眼间已经过了五六十招,何肃觉得给这位公主的面子也应该足够了。轻哼一声,直接无视了赫兰公主缠上来的鞭影,稳稳的抓住了长鞭的一头。微微一震赫兰公主长鞭脱手被何肃收了起来。

    在场的众人齐声叫好。何肃收起长鞭走到赫兰公主跟前,道:“承让,公主的鞭子。”

    赫兰公主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墨家军的将军果然厉害,赫兰服了。”接过鞭子也不再纠缠,回到叶璃身边坐了下来。

    观战的北境将领们自然看得出来何肃是有留手的,一面佩服何肃的功夫,一边也是战意更甚了。之前向叶璃请求的那个青年,便第一个站起来挑战何肃。跟女子打不方便,跟男人打可就没有什么估计了。何肃也很是干脆的接受了他的挑战。两个人在场中的空地上叫起手来。

    北境人虽然普遍不修内功,但是外功和身体强横却远非中原人能比。何肃也来了兴致,干脆也不用内功仅凭着军中最常用的一些武功招式跟他对打起来。两人交手的激烈自然不是刚才跟赫兰公主交手能比的,拳来脚往的看的周围的众人人血沸腾,一片喧闹。

    何肃一个人连战五六个北境男子也丝毫部落下方,之后秦风林寒卓靖等人也纷纷下场,各个武功都丝毫不输何肃。不止看得北境众将领佩服不已。他们这一边归降的中原将领同样也很是震撼。就连定王妃手下这几个无名的年轻将领都如此厉害,那些成名已久的名将又是何等的威风八面。不由得纷纷在心中庆幸早早的归降了定王府。如此实力那任琦宁岂能不败?不得不说,这其实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这四个人中,除了何肃以外领兵打仗的能力只怕未必比在场的这些将领高到哪儿去。但是他们的武功却绝对可以跻身整个定王府和墨家军前十位了。

    清晨,昌庆城东北五十里外,三十万北境士兵已经在北境各部落首领的带领下往北方而去。他们会从那里出关,然后回到属于自己的熟悉的土地上去。从任琦宁出现在北境那边土地上算起,这十多年来北境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他们也曾被欲望和野心冲昏了头脑,跟着任琦宁想要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建万世不朽的宏图伟业,想要全天下的富饶土地都成为北境儿郎的猎场。但是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从之前的部落之战到后来入关的战争和两场与墨家军的对峙,北境的人口比起十几年前减少了六成,青壮年男子更是减少了八成以上。如果再执迷不悟下去,等待他们的就只有灭族。所以他们现在带着仅剩的儿郎们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从新开始平稳的生活。也许再过十几年,北境依然会和从前一样的人丁鼎盛。

    “定王妃,我们走了。这次谢谢你们。定王府的大恩,我北境永生难忘。”赫兰公主牵着一匹马站在官道边上,真诚的笑道。

    叶璃浅笑道:“公主一路保重。后方还有战事,恕我不能远送。”

    赫兰公主笑道:“不用送了,你们中原很好玩儿。等不打仗了我会来找你玩儿的。”叶璃笑道:“随时恭候。”

    赫兰公主翻身上马,朝着叶璃一拱手道:“我走了,对了,定王妃。那个任琦宁睚眦必报,心狠手辣。我走了他肯定会将怒火都撒到你身上。你可千万要小心。”

    叶璃点头笑道:“我知道了,公主保重。”

    赫兰公主点点头,拉转了马头正要去追前方的大队伍,只听远处嗖的一声尖锐的声音破空而来。赫兰公主一回头,便看到一直泛着寒光的羽箭朝自己直射而来。

    “公主小心!”叶璃叫道。同时袖口一动,一道银光从袖口飞出,朝着那羽箭射去。同时,跟在叶璃身边的卓靖和林寒同时一跃而起,手中长剑破空一划斩向那支羽箭。终于在箭射到赫兰公主身上之前将它击落。

    赫兰公主没有受伤,但是赫兰公主身下的马儿却受了惊。嘶鸣了一声,前腿抬起就要将赫兰公主甩落马背。另一边秦风飞身上前,将赫兰公主从马背上拎了下去,顺手在马身上拍了一掌。雄峻的骏马立刻扑到在地,倒是没有毙命。只是卧倒在地上,不安的晃动着脑袋。

    赫兰公主被

    赫兰公主被秦风拎下来惊魂未定,忍不住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贱人,纳命来!”

    叶璃还未及回到赫兰公主,无数的黑衣人已经朝着这边围了过来。叶璃淡然的看了一眼道:“是任琦宁的人!”赫兰公主顿时大怒,她对任琦宁的恨意和怒气可不比任琦宁对她的少。原本打算坑了任琦宁一次也就算了,反正有定王府收拾他自己也不比再多做什么,平白损失了北境士兵的性命。却没想到任琦宁居然还敢派人来刺杀自己。

    “本姑娘怕你们不成!”也不用鞭子了,赫兰公主拔出腰间的短刀带着身边的几个侍卫便朝着刺客冲了过去。叶璃对身边的秦风道:“别让人伤了赫兰公主。”

    秦风点头,一挥手,定王府的侍卫也一涌而上。双方混战起来竟丝毫不比一场小仗温和多少。

    “任琦宁,本姑娘知道你在这里。你给本姑娘出来!”赫兰公主一刀砍到一个黑衣刺客,朝着四周大声喊道。

    不远处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本王成全你。”只见任琦宁从路边的一处小山坡上一跃而下,手中长剑如灵蛇一般盯紧了赫兰公主直射而来。

    旁边何肃和秦风同时飞身上前,两柄长剑同时任琦宁的剑上一击,将任琦宁挡了回去。身后林寒已经拉着赫兰公主推到了叶璃身边。任琦宁扫了一眼跟前的何肃和秦风,在看看守在叶璃身边的林寒和卓靖,心知不解决这些人今天是绝对动不了赫兰公主一根汗毛的。当下也不多话,长剑一挥直取秦风而来。

    任琦宁的武功就算不是天下间最高的,也是最高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当年凌铁寒和雷震霆亲口认真的天下十大高手之列必有任琦宁一位。而何肃和秦风的武功修为与任琦宁虽然还有一点距离,但是定王府特别是麒麟最擅长的便是协同作战。当初几个初出茅庐的麒麟便能将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沐擎沧生擒,这会儿何肃和秦风联手,一时半刻任琦宁也无法脱身。

    任琦宁和何肃秦风一斗就是大半个时辰,这会儿功夫,他带来的刺客也早已经被定王府的侍卫清理的差不多了。叶璃看看秦风和何肃渐渐的开始有要落下方的模样,心中同样赞叹,不管任琦宁这个人怎么样,至少他的武功确实是很不错的,至少比谭继之强多了。

    “任公子,如此斗下去也没有结果。不如听本妃一言,大家罢手如何?”叶璃扬声道。

    任琦宁冷笑一声,手下攻势更加凌厉起来。

    叶璃俏眼微眯,“任公子,本妃素来不是君子,是讲究不以多欺少的规矩的。”言下之意,如果任琦宁执意要打,她也不在乎以多欺少。任琦宁对付何肃和秦风也只是略占上方而已,如果秦风和何肃真的拼命任琦宁未必能全身而退。若是再加上卓靖和林寒,任琦宁绝对是有败无胜。

    片刻之后,任琦宁终于冷哼了一声沉着脸退开了。还剩下的几个刺客也终于罢手站到了任琦宁的身后。看着对面脸色阴沉的男子,叶璃淡淡一笑上前道:“任公子,璃城一别不想这么快又见面了。”

    闻言,任琦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阴郁的扫了叶璃众人一眼,长剑一指赫兰公主道:“把那个贱人交出来,本王和定王府的事情你我战场上再定胜负。”

    叶璃有些遗憾的摇头道:“赫兰公主是定王府的朋友,至少在她离开边关之前定王府不能让任何人对她动手。如果任公子一定要杀他的话,可以等她回到北境再说。到时候本妃管不着也不用为难了不是麽?”

    任琦宁连声冷笑,盯着叶璃道:“定王妃的意思是一定要保这个贱人了?”

    叶璃有些无奈的叹息道:“不得不为,公子见谅。”

    “你以为我敢来,就只有这些人么?”任琦宁阴郁的道:“这个贱人本王定要将她碎尸万段不可!”

    “够了吧,姓任的?”被任琦宁这么贱人贱人的骂着,赫兰公主还能忍得住才怪。上前一步站在叶璃身边怒瞪着任琦宁道:“这世上还有比你更贱的么?我表姐救了你的命,我姨父将表姐嫁给你。你却装可怜骗他们。还害死了我表姐!利用了我北境男儿为你打仗帮你建国,翻脸就不认人,用心险恶还想害的我北境灭族。用你们中原人的话,你这种人就该叫着人渣!垃圾!下三滥!我北境几十万枉死的英灵不会放过你的,本姑娘诅咒你这辈子,下辈子都断子绝孙,孤独终老。你这种贱贱贱人还想复国,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一边叶璃忍不住掩唇忍下了心中的笑意。赫兰的中原话平平,但是骂起人来却是三个中原人只怕也比不上她一个。只看任琦宁那张俊脸一会儿绿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就知道她骂的有多精彩了。

    叶璃轻咳了一声,对赫兰公主道:“好了,赫兰。”这个地方可不是打仗的地方,何况这会儿大家离得这么近。真的把任琦宁气疯了发起疯了伤了谁都不好。

    赫兰公主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是碍于叶璃的面至少悻悻的住了口。

    看着任琦宁平静下来了。叶璃才道:“任公子,你和北境之间的恩怨本妃没有资格插手,也说不出孰是孰非。本妃只想问公子一句,杀了赫兰公主,对局势有什么影响么?”

    任琦宁一怔,到了如今这个局面,北境大军已经离开。无论杀不杀赫兰对局势都没有任何影响。最多的就是最多的就是为自己出一口气,或者打一下定王府的脸罢了。但是如果叶璃不肯退让,他又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要了赫兰的命?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上百刺客只剩下寥寥数人,任琦宁眼神一黯。

    只听叶璃继续道:“我知道任公子还藏有伏兵。但是,任公子应该知道本妃也不可能带着几个护卫就这么跑过来。说实话,赫兰公主的生死对定王府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如果任公子坚持要出手的话,本妃也只好奉陪了。定王府许诺过送北境众人安然离开,绝对不会言而无信。”

    任琦宁沉默了片刻,看着叶璃冷笑一声道:“王妃此时放他们离去,就不怕养虎为患么?当初本王能说动他们难道真的就是被本王所骗?若不是他们自己也有野心,又怎么会被本王说动?”

    叶璃平静的道:“谁也不敢保证永远是太平盛世。至少此刻,北境并无逐鹿中原之心,若不是有任公子,他们现在想必还在白山黑水以渔猎为生,与中原没有丝毫干系。本妃也不能为了所谓未来的可能就将北境灭族不是麽?若是中原大地永远兵强马壮,外族自然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心,若是自甘堕落,就算近日灭了北境,任公子又如何保证明日没有个西境东境?”

    任琦宁轻哼一声,知道是说不通叶璃让步了。叶璃这样的女子凡是自己心中都早有定论,也确实是很难被人说动。任琦宁目光如箭一般射向赫兰公主道:“你最好这辈子别处北境一步,否则本王穷尽一生又要你死无全尸。”

    赫兰公主丝毫不惧,回以一声冷笑道:“本姑娘会日夜向大神祈祷让你早死早超生的。”

    见任琦宁妥协,叶璃也不再多说什么。吩咐身边的秦风,“派人护送赫兰公主追上前面的队伍。顺便送公主出关去吧。”秦风沉默的点头,“公主请。”

    赫兰公主知道叶璃担心任琦宁再暗中捣鬼才让自己先走,朝着叶璃做了个鬼脸,挥挥手上了身后的侍卫牵来的一匹骏马,带着人策马远去。

    “定王妃!后会有期!”

    赫兰公主离去,偌大的官道旁边便只剩下叶璃和任琦宁双方人马对峙了。任琦宁这两天被气得不轻,但是真正暴怒过后再对上叶璃的时候倒也勉强冷静了下来。望着叶璃清丽容颜冷笑一声道:“定王妃好手段!”

    叶璃抬手拂了拂颊边的发丝,淡笑道:“任公子过奖了,本妃也是恰逢其会罢了。”任琦宁额边青筋一条,眼中绽出一丝暴戾的锋芒。叶璃这话在任琦宁听来分明是在讽刺他御下无妨,才给了她转空子设计他的机会。

    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中的滔天怒火。任琦宁扫了一眼叶璃身边的众人。冷笑一声道:“都说定王和定王妃素来是焦不离孟,这一次却怎么没看到定王的打架?莫不是看不起本王,不屑现身?”

    “任公子何必明知故问,我们王爷现在正与北戎交战,自然是不在这里的。”叶璃道,“何况,我与王爷虽说是夫妻,到底并非一人。又岂会没有分开的时候?”

    任琦宁盯着叶璃,笑容里更多了几分阴测测的味道:“早就听说王妃亦是用兵如神。看来这一次是没有机会领教当年大楚战神的手段了。本王便来领教一番王妃的兵法也是不枉此生。只是…王妃若是再有失…本王倒想看看,定王是否还有机会杀我全家!”说道最后一句,任琦宁的话语中也更添了几分血腥之气。这两年,北境部落和中原旧臣之间的矛盾激化,最初便是从墨修尧派人暗杀北晋王后和王子公子们开始的。可以说,任琦宁有今日之败,也是在当时就埋下了祸根。事情当头的时候或许看不明白,但是事后在回想,即使是任琦宁这般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也不得不为了墨修尧的心计和算计感到胆战心寒。

    叶璃抿唇微微一笑,“本妃怎好让公子再赔上全家人的性命,本妃定会自己保重的,也万望公子保重。”

    “但愿如此。”任琦宁冷笑道。

    “告辞。”此时双方也可说得上是图穷匕见,也没什么好客套的了。

    “不送。”任琦宁道。

    目送叶璃一行人从容离去,任琦宁站在古道边负手而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将他如此,站在身后的刺客们也不敢上前打扰。好半晌,才有等候不及的手下将领寻来,看到任琦宁站在那里出神连忙上前见礼,“王上,北境军和……”

    “走了。”任琦宁冷声道。

    “属下立刻去将她们追回来?”

    “不用了。”任琦宁摇摇头,转身往回走去,沉声道:“回去吧,马上要准备大战了。最多在过三五天,紫荆关冷淮的兵马必定会杀到。”跟在身后的将领一惊,“若是如此,咱们岂不是被墨家军前后夹击?王上,咱们是不是先撤退?”

    任琦宁回眸,淡然的看着他问道:“往哪儿撤?往后便是紫荆关,往北就算冲破了叶璃的封锁,你觉得北境人会不会再这个时候反咬一口?”

    身后的将领不由得脸色一变,稍微一沉思便吓出了一身冷汗,“王上,那咱们要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任琦宁走在前面,脚步丝毫不乱。只是没有人看见他脸上闪过的一丝茫然…我也想知道如何是好……

    紫荆关以外古来就是地广人稀,就连像样的城池也没有几座。这样的地方,打起仗来也不太讲究什么兵法地形了。一马形了。一马平川的地形所有的兵马都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处可藏。

    但是即使任琦宁的兵马再不济,却也拥有百万之数。俗话说蚁多咬死象,随后赶来的冷淮率领墨家军二十多万加上叶璃这边归降的大军也不过看看五十多万。一时间两军竟然在紫荆关外对峙起来僵持不下。

    没过几日,墨家军中发出定王妃亲笔诏命,称百姓无辜,墨家军北方正与北方蛮夷交战更加不愿对自己人妄动干戈。北境麾下将士,只要愿意归降的一切既往不咎。如果依然愿意入伍,可加入墨家军,若是不愿,亦可卸甲归田。

    另一方面,又不知从何处传出,任琦宁并非前朝遗孤的消息。并且有几位原本任琦宁手下的老臣亲自作证。不如一来,不仅是下层的普通士兵离心四起,就连原本任琦宁信任的手下将领心中也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了。北境大营中,每日有士兵逃跑。更甚者在战场上直接降敌,任任琦宁再如何严惩也是屡禁不止让人徒叹奈何。

    八月十五,两军再一次在昌庆城外十里对决。原本各自分两路作战的冷淮也率领大军也叶璃何肃会师。而原本有百万大军的任琦宁身后却只剩下了区区不足二十万的大军。士气颓废,军容不整,与叶璃等人身后俱是一身黑衣,煞气逼人的墨家军想比不可同日而语。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便是最后一战了。

    任琦宁一身明黄龙袍,骑在一匹栗色骏马上,冷眼看着对面的叶璃等人,倒是有几分输人不输阵的意思。

    沉默半晌,任琦宁拔剑指着叶璃沉声道:“定王妃,本王今日之败,非战之罪,而是苍天负我…”若是单论行军打仗,排兵布阵,这些日子其实当真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原本任琦宁又百万大军也不该败得如此之快,只可惜天时地利人和,任琦宁竟然一样也不占,如何能不败?败了又如何能让他服气?叶璃还没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冷皓宇冷笑道:“得道者天助之,你若不负苍天天何负你?”

    任琦宁脸色一沉,不再多说,“既然如此,定王妃,可否一战?”

    叶璃右手边冷淮拍马而出,寒声道:“败兵之将何须王妃出手,老夫领教北境王的功夫。”

    任琦宁不屑的一笑,道:“冷老将军,你年纪大了何不安心的在家里养老?本王不屑欺你年老体弱。”冷淮气的脸色发青,怒吼一声提起清锋宝剑便朝着任琦宁冲了过去。见他如此,任琦宁也不客气,挥剑返削,剑气纵横。

    众人看着冷淮和任琦宁打在一处,并不上前帮忙。只是冷皓宇剑眉微皱,紧盯着交战中的两人,手中的长剑也早已经出鞘。叶璃低声叹道:“冷老将军不是任琦宁的对手,冷二,你去帮忙吧。”

    任琦宁武功虽然高明,但是如果秦风等人一拥而上的话他也奈何不得。叶璃素来也不喜欢动手之前一对一单调的惯例。但是冷淮跟任琦宁又杀子之仇,冷淮年纪已经不小,之前强撑着几个月驻守紫荆关和楚京劳心劳力本就是元气大伤。还依旧不肯歇息领兵驻守紫荆关就是为了亲手为爱子报仇,叶璃自然也不能让冷淮失望。

    冷皓宇早就担心冷淮的安危,一等到叶璃的话立刻便飞身冲了过去。长剑一荡隔开了任琦宁刺向冷淮的剑锋。任琦宁冷笑一声,“死了一个倒是还有一个好儿子。”二话不说,又是连续三件朝冷皓宇冷淮而来。冷皓宇长剑舞出一片剑网,荡开了任琦宁的剑锋。

    秦风在叶璃身边低声道:“王妃,冷二和冷将军只怕不是任琦宁的对手。”任琦宁武功之高不仅是天下前十,至少可列前五,与凌铁寒雷振霆相较所缺的只是时间和经验而已。至于与墨修尧这样的天生妖孽自然不可比。但是冷皓宇这样本身武功就只能算不错的和冷淮这样的武将比起来却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叶璃淡然道:“不用管他们,动手吧。务必要在今日了结此战。”

    顿时,战场上战鼓震天,叶璃身后墨家军齐声怒吼朝着对面的北境大军杀了过去。这些日子,北境大军逃的逃降的降,只剩下这么些人也早已经吓得胆战心惊,军心涣散。一看墨家军如黑色的潮水一般杀了过来,不到片刻便已经有了溃散之势。

    乱军中,任琦宁和冷淮冷皓宇三人却是渐渐的往人少的地方移去。最后还是任琦宁不耐烦的一剑将冷淮扫落在地上受伤不轻。

    “爹!”冷皓宇脸色一变,朝着任琦宁便是唰唰唰几剑,身后叶璃秦风等人也跟了过来。秦风见冷淮重伤,冷皓宇身上也挂了才,二话不说直接拔剑挺身而上。身后卓靖也跟着加入战团。叶璃这才招来人将冷淮送下去疗伤。

    任琦宁连日苦战,此时再同时对上冷皓宇秦风和卓靖,渐渐的也开始显出一丝疲惫,秦风觑到一个破绽,毫不留情的一剑从他胸口斜刺而过。

    任琦宁脸色一白,一丝猩红从唇角溢出。一剑挥开三人,纵身一跃往前方疾驰而去。众人见他要逃,连忙跟着追了上去。

    昌庆城外一处幽静的湖边,一身明黄色龙袍的任琦宁安静的坐着,望着伫立在不远处那座并不大的城池。他忙碌半生,使尽手段深恩尽负,所得的也不过就是那一座小小的城池和那尚未完成的半座王宫而已。

    好累啊……

    麒麟出手,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秦风这一剑看似刺偏了其实也不过就是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比儿死不了比那立时气绝的好一点而已。任琦宁点了几处穴道伤口处的血依然不停地往外流淌,索性也就懒得去管它了。随手将宝剑往身边的地上一插,独自一人坐在湖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叶璃等人便跟了上来。看到湖边的人影,叶璃抬手阻止了众人,独自一人走上前去。秦风和卓靖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占据一个方位警惕的盯着那明黄的身影。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任琦宁回过头来看到叶璃淡淡的一笑道:“你们来了啊,再不来我说不定就等不到你们了。”

    叶璃低头一看,他身下的地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整个人脸色也是惨白如纸,丝毫没有方才在战场上提剑战众人的神采。

    “北境王有话要说?”叶璃低眉问道。

    任琦宁不所谓的一挥手道:“你叫我任琦宁也可以,跟了一辈子的名字…我也懒得换了。”临时之前,他不再执着于北境王的名头,也不再执着于林愿的身份。其实只有任琦宁这个名字才是伴随了他一辈子的,另外那两个,或许只是他想要的。

    叶璃改口道:“任公子有话要说?”

    任琦宁淡淡道:“也没什么想说的。只不过快死了…总是不想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死去么。倒是很可惜没能与王妃一战…”叶璃道:“我的那点微末功夫只怕还入不了任公子的眼。”

    任琦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其实我还是很认真的想过,要不要拼死杀了你。只要一想到墨修尧听到你的死讯的时候的模样,我就觉得十分高兴。”

    叶璃扬眉道:“既然如此,任公子为何之前不动手?”

    任琦宁遥遥头,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把握杀得了你,何况现在想想又觉得很是无趣。墨修尧肝肠寸断,也不会让我有什么益处…虽然很多人都觉得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很可笑。但是我总觉得…王妃你是不会笑话我的。”

    “为了自己的信念努力的人,并没有什么可笑之处。即使是他的信念再世人看来是错的。何况…这世间孰对孰错又有谁能明白?”叶璃淡淡道。

    “说得好…”任琦宁笑道:“原来…是错的么?”

    叶璃垂眸道:“任公子自己觉得没有错,那就不是错。”

    任琦宁无力的撑着剑低声喃喃道:“不错,我觉得没有错,那就不是错的。如果是错的,我这一生…又到底算什么?”

    从小到大的一幕幕慢慢的从他眼前流过。从小便被寄予重任,林家唯一的后人,前朝复国的唯一的希望。同年纪的孩子,别人在父母的怀里撒娇时他在书房里跟着老师学习治国经典,别人在玩耍嬉戏的时候,他在学习权谋心术兵法,别人在被窝里呼呼大睡的时候,他必须早起练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可惜他终究不是墨修尧那样的天才,如今落得如此地步…只能说是命该如此。但是可有人问过他…他这一生到底想要做什么?到底有没有做过哪怕一件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一双美丽而充满了活力的眼睛从他眼底掠过,那时他还刚刚及冠,偏偏少年遇到了未经世事的单纯聪慧的少女。她救了他的命,养伤的闲暇之时他摘了野花编了花环送给她,她美丽的容颜上染着淡淡的红霞,比他见过的任何绝色女子都更加动人。

    然后他娶她为妻,她为他生儿育女…如果他不是林愿,如果没有那些责任……

    “苏宜尔…”

    叶璃沉默的看着染血的宝剑从他的脖子上划过,长剑锵地落地,穿着龙袍的男子也慢慢的倒了下去,“苏宜尔……”

    跟着赫兰公主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叶璃记得赫兰公主说过。她的表姐,北境的公主任琦宁的前任王后的名字便是叫做苏宜尔——璀璨的明珠。

    “王妃。”冷皓宇等人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冷皓宇也不由得叹道:“没想到,他竟然会……”

    叶璃轻叹一声道:“厚葬吧。他也算是一方枭雄,追封为昌庆王,与北境王后合葬吧。”卓靖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启禀王妃,北境王后和几位公主王子的骨灰被赫兰公主带回北境去了。”

    叶璃想了想,“为他立衣冠冢吧。派人将骨灰送到北境去。任由赫兰公主处置。”说罢,有些意兴阑珊的叶璃便不再看地上的人,转身回营去了。八月十五…该回去了。

    “任由赫兰公主处置?”卓靖咂舌,以赫兰王后对任琦宁的恨意,会将他的骨灰撒在路上任人践踏吧。

    不一会儿,就有人来见任琦宁的尸体带走。湖边重新回复了宁静。又过了许久,一个蓝衣男子出现在湖边,望着地上那暗红的血迹出神许久,才伸手捡起地上的剑,撩起一方衣摆一剑划破,蓝衣男子缓慢的擦拭着剑身上的有些干涸的血液轻声叹道:“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我原本还以为……”原本还一直以为你我之间必有一战,却原来,连面都没有认真的见过…

    随手丢开手中的布巾,蓝衣男子拂袖而去。染血的蓝色布巾在微风中扬起,为刮入了泛着微澜的湖面,慢慢的被浸湿,鲜血在湖水中淡淡的泛开……

    墨家军大帐里,叶璃抬起头来看着跟前的蓝衣男子,目光在他手中的剑上停顿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谭继之无所谓的一笑道:“若是王妃打算继续将我关起来也无所谓,如果王妃没有这个意没有这个意思,那我就想要走了。”

    叶璃挑眉,淡淡笑道:“去哪儿?重新找个地方东山再起?”

    谭继之摇摇头,道:“或许到处走走,或者…去西域也或者出海去吧。”

    叶璃有趣的看着他道:“你的宏图霸业呢,不想要了?”

    谭继之苦笑道:“有定王和王妃在,宏图霸业哪儿也别人插手的份儿。在下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看到他的下场…原本还有几分想不明白的,现在也觉得没什么要紧了。”两个人,同样的名字同样的使命和责任,却是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解决。看到任琦宁如此下场,一直觉得自己深恨他的谭继之却也多了几分兔死狐悲之感,原本的雄心壮志也多了几分索然无味。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叶璃轻声吟道。谭继之微微出神,既然却是释然一笑,点头赞道:“王妃如此性情,如此见识…谭继之自愧不如。从今世上,便只有谭继之,再无林愿此人……王妃,在下告辞。”

    叶璃看着他,“不打算回去看看林大夫么?”

    谭继之摇摇头,苦笑道:“还是算了吧,想必父亲也不想看到我这个不孝子。以后还请王妃多多照料。”叶璃点头道:“也罢,你自己决定吧。”

    谭继之也不再啰嗦,拱手道:“告辞。”

    “不送。”

    看着谭继之出去,叶璃身后秦风低声道:“王妃,真的就这儿放他走?万一他再有什么想法,也是个麻烦。”叶璃摇头道:“谭继之是聪明人,知道是不可为他不会再执着于此。不过…他若是还有什么不安分的举动,就不用再问了,直接杀了吧。”

    秦风点了点头,谭继之孤身一人,又得罪了墨景黎,想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也不容易。

    “王妃,谭继之和任琦宁,到底谁才是前朝遗孤?”秦风有些好奇的问道。叶璃淡淡的摇头,笑道:“不知道,谁是谁不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秦风沉思片刻,点头笑道:“王妃说的是。”谁是谁不是谁又真正在意呢?如果有野心,即使他们杀了谭继之也还会出现第三个第四个林愿,王愿,赵愿……

    ------题外话------

    咩哈哈,偶终于又抄了一首诗,向诗仙致敬…话说这个文写这么久,偶第一次为了一个人物想哭居然是因为任琦宁~坏银啊,人渣啊~我绝对木有要洗白他的意思,基本上还是个人渣,不过…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么么。感谢亲爱哒们一直爱我啊。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0.北境兵败,任琦宁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0并对盛世嫡妃360.北境兵败,任琦宁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