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叶璃归来,北戎出手

    361。 叶璃归来,北戎出手

    定王妃叶璃以女子之身一个多月内便打败了北境王任琦宁,两个多月的时间便彻底的平定了整个东北地区。与北境蛮族的边界线重新回到了大楚时候的地方。但是回归的领土和百姓却再也不是大楚子民,而是从此归于定国王府之下了。

    虽然如大楚西陵北戎这些大国当权者大都能够看出任琦宁所见的北境根基不稳内部更是隐患重重,但是到底有百万之众,定王妃居然在不到三月时间内一举平定,却不得不让人世人震惊。从此,定王妃叶璃在武勋方面也已经奠定了完全不属于历代任何一个名将的功绩。定王府之下和刚刚平定的紫荆关外的百姓们对定王妃更是敬若神明。

    西陵镇南王行宫里,雷振霆正低头研究着铺在桌案上的地图。自从苍茫山和墨景黎搅和在一起后,墨景黎竟然开始隐约的露出向西陵挑衅之意。苍茫山也确实有几分本事,几场交锋中倒是让雷振霆吃了几个小亏,这也更加坚定了雷振霆要灭掉苍茫山的决心。

    座位的下首方,一身白衣的清尘公子安然而坐。虽然苍茫山隐藏在深山之中又有天然大阵作为掩护,但是清尘公子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忧之色。只是悠然的品茗,等待这雷振霆的反应。

    “父王!父王……。”雷腾风握着一封信笺从外面匆匆进来,雷振霆不由得直皱眉头。论年龄,雷腾风与徐清尘墨修尧等人相差无几。但是不说谋略手段,就算单论性格也远不及这两人沉稳淡定。也难怪雷振霆一直对自己这唯一的儿子放心不下了。

    其实雷腾风本身的能力谋略或许比不上墨修尧和徐清尘这样的天纵奇才,但是绝对不比墨景黎任琦宁等人差。只是他常年在父亲的阴影之下,又少了历练,性格方面比起其他人才会略有不足。

    “清尘公子还在此处,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出了什么事了?”雷振霆沉声道。

    雷腾风也是一进门才看到坐在一侧的徐清尘,也是一怔暗暗后悔方才的莽撞。但是被父亲当着徐清尘的面如此数落,面色却也有些不好看。徐清尘放下茶杯,含笑道:“睿郡王前来,必然是有什么要事。在下便先行告退了。”

    雷振霆看了一眼雷腾风手里握着的信笺,也能猜出几分大概是什么事情,摇摇头道:“清尘公子也不是外人,直说便是。”

    雷腾风犹豫了一下,将信笺呈给雷振霆道:“定王妃破了任琦宁的百万大军,任琦宁自尽身亡。”

    “什么?”饶是经历过诸多大风大浪如雷振霆也不由得一愣,倒是不怪儿子方才的失态了。原本北戎和北境结盟,雷振霆虽然并不看好却也是乐见其成的。毕竟他现在虽然要与定王府合作对付苍茫山,但是却也要防着定王府在自己背后突施暗袭,有了北境从中牵制就放心多了。却没有想到只是区区一个叶璃就能在两个月间将北境灭国,墨修尧连出手都没有。到底是定王府太强了还是北境太不堪一击了?

    想到此处,雷振霆看向徐清尘的神色也有些变了。徐清尘却恍若不知,神色淡然。雷振霆慑定了心神,才对徐清尘笑道:“定王妃果真是千年不出的一代女杰,本王倒要恭喜清尘公子和定王府了。”

    徐清尘淡然一笑,平定北境虽然可算是不可复制的好运气,但是自家表妹顺利完成如此大事,徐清尘还是十分高兴的。点头浅笑道:“多谢王爷,璃儿年纪尚轻,此番误打误撞有了如此功绩,也是他的运气。”旁边的雷腾风听得不由得嘴角一阵抽搐。定王妃名扬天下不过十年,守永林,镇西北,扫西陵如今平北境,就连他父王也在她手里吃过亏,这样的人还年纪尚幼,等到不幼的时候还让不让人活了?

    徐清尘大约也感觉到这样的谦逊之词在外人听来更像是炫耀,自然的含笑改变了话题笑道:“北境的事情远在千里之外,咱们还是不去管他,还是选说说这苍茫山该如何是好才是。若是你我两家合理却连个苍茫山也拿不下来,徐某倒是真心无颜返回璃城了。”

    雷振霆和雷腾风也是神色一振,北境只是已成定局再纠结也是无用。只是北方的边界上却需要重新慎重布置一番就是了。倒是眼前,若是镇南王府的数万雄兵,再加上智绝天下的清尘公子还取不下区区一个苍茫山。那任琦宁倒不是天下第一的笑话,他们才是了。更何况,墨景黎仗着有苍茫山撑腰,在云澜江便屡屡挑衅,雷振霆也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现在苍茫山不灭对定王府损失的不过是些许颜面而已,对他西陵来说却已经是一个大敌!

    雷振霆点头道:“清尘公子言之有理。那苍茫群山中的天然大阵不知清尘公子可有什么想法?”

    徐清尘蹙眉道:“虽然已经看过地图,但是到底还是不完整。在下心中却是有些想法,但却需要亲自前往苍茫山才能印证。”

    雷振霆道:“云澜江畔最近有些小事,本王却是不能陪公子一起前往,就有犬儿率五万精兵陪同公子前往苍茫山,公子看如何?”徐清尘点头,对雷腾风拱手笑道:“如此就有劳睿郡王了。”

    雷腾风连忙回礼道:“分内之事,清尘公子不必在意。”

    送走了徐清尘,书房里雷振霆父子却是半晌无语。雷腾风有些担忧的问道:“父王,北境的事情就这么放任不管么?”雷振霆苦笑道:“怎”雷振霆苦笑道:“怎么管?北境与我西陵本就毫无关系,而且是北境自己先出手招惹定王府的,就是灭国身死,也是自取死路与人无尤。只是…就连本王也没想到,这个叶璃竟然如此的……”雷腾风也不由叹服,“定王妃当真非这世间女子能比,就是苍茫山那几个跟定王妃比起来只怕也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雷振霆看了雷腾风呈上来的信笺,“定王妃追封任琦宁为昌庆王?好风度……”当初在西陵任琦宁可是设计了人刺杀叶璃,也直接导致了西陵权贵被墨修尧杀的血流成河。如此人物,叶璃没有见他五马分尸弃尸荒野已经算是不错了。居然还追封为王,以王侯之礼厚葬。

    “定王妃虽是女子,却已经有了男子翻云覆雨睥睨天下的心胸和气度。”雷振霆轻声叹道。

    父子两人连连叹息,最后也只能暗叹墨修尧命好罢了。

    江南,大楚摄政王府里。墨景黎得到消息却远没有雷振霆父子的镇定。大手一挥便将书案上的东西所扫落了一地,手中的信笺死死地攥着,手背上青筋毕露。

    “叶璃…好一个叶璃!”无论现在如何的大权在握,墨景黎无时无刻都感到极度的不甘。或许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明白了,当初舍弃了那个女子是他今生最大的损失和遗憾。而现在,定王府的每一寸功绩都仿佛是在昭示着他的无能,如今传来的叶璃平定北境的消息更像是对他的一种讽刺。

    “你再闹什么?”东方幽出现在书房门口,退去了一身如雪白衣,穿上了摄政王妃的华美服饰,东方幽原本美丽的容颜更多了雍容和华贵之感。只看那看着墨景黎幽冷的仿佛带着讽刺的眼神,却怎么也无妨让人联想到他们是一对新婚的夫妻。

    墨景黎脸色一沉,不悦的道:“你来干什么?”

    东方幽却不理会他的脸色,坦然的踏进书房跨过一片狼藉的地面站到了墨景黎跟前,似笑非笑的道:“你在为定王府和叶璃灭了任琦宁生气?”

    墨景黎轻哼一声,嘲讽的道:“苍茫山的消息果然是灵通。”

    东方幽挑眉道:“苍茫山的消息自然灵通,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十天前就知道这个消息了。”

    墨景黎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东方幽道:“十天前?你为什么不说?!”东方幽随意的拍开他的手,不屑的笑道:“我为什么要说?你以为我嫁给你了苍茫山就是你能掌控得了的么?墨景黎,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师傅同意辅佐你不过是不得已的选择而已,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材料!”

    被自己的妻子如此讽刺,墨景黎的脸上的神色扭曲,一把推开东方幽,怒斥道:“贱人!你……”东方幽毫不客气的打算他道:“我师傅让我告诉你,别老是自作主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实力,真的惹急了雷振霆你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也不管墨景黎的神色,东方幽转身便往门外走去。墨景黎神色阴冷的盯着东方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咬牙道:“东、方、幽……”

    墨景黎在如何咬牙切齿却依然无法改变他现在动不了东方幽的事实。当初设计娶了东方幽他所图的也不过是苍茫山的势力罢了。现在他得到了,却也明白了墨修尧为何对苍茫山的势力不屑一顾。一向野心勃勃的雷振霆又为何从一开始就没插手苍茫山的事情。

    不错,苍茫山确实是实力惊人。有了苍茫山的势力相助之后,不过短短数月大楚的实力便提升了许多,即使现在和雷振霆争锋也未必没有一拼之力。但是同样的,他也受制于苍茫山。所做的许多决定,都需要经过东方蕙的同意,而东方幽更是对自己心怀恨意处处找茬。堂堂大楚摄政王竟然受制于两个女人,这样的羞辱即使是再大的权势也无法弥补墨景黎心中的愤怒。

    就在各方议论纷纷的时候,叶璃已经在处理完了昌庆城的大小事务后将其余琐事丢给了冷皓宇冷淮等人,自己带着卓靖几人入关往墨修尧所在的墨家军大营而来。

    墨修尧早早的便等在门外,看到叶璃等人策马而来立刻飞身迎了上去,落在了叶璃的马背上。叶璃座下的马儿也是万里挑一的汗血宝马,就这么凭空落下一个人在身上竟然也没有丝毫惊慌,依然平稳的向前走去。墨修尧坐在叶璃身后,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一提缰绳,马儿嘶鸣一声掉头往另一个方向跑去。留下秦风卓靖一行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追还是不追。

    半晌,秦风才摇摇头道:“咱们先回去吧,有王爷和王妃在一起想必不会有什么事。”王爷明显是想要和王妃单独相处,他们若是不识趣的跟上去岂不是让王爷在心里狠狠的记上他们一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倒大霉了。其他人也觉得很有道理,一起策马先行往大营的方向而去。到时让等在大营外迎接王妃归来的众将领等了个空,各自看看对方只好摸摸鼻子回去了。

    墨修尧和叶璃共骑着一匹马儿,跑出一段之后墨修尧也不去管它。放任它自己漫步而行,不是还停下来啃啃地上的青草。墨修尧只是将叶璃揽入怀中,下巴支着她的肩膀亲昵的蹭了蹭,“阿璃,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呢。”

    叶璃无奈的回头,在他脸上亲了亲,靠在他怀里轻声道:“我也很想你。”

    墨修尧眼睛一亮,勾起她小巧的下巴盯着那温润嫣红的朱唇狠狠地吻了下去,吻了下去,“阿璃……”

    “修尧…别闹…”叶璃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墨修尧却不愿停止,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叶璃无奈,心中轻叹一声抬起手来环住他的脖子,也沉入着一场亲密的纠缠之中。

    墨修尧搂住叶璃,身子往一边倒去,两人立刻跌下了马背。叶璃反射性的抱紧了墨修尧,两人双双落到了草地上,又滚出了好远才停了下里。墨修尧居高临下的望着身下微红的娇颜,落下一串缠绵的亲吻,将头埋进叶璃的发间低低的笑了起来,“阿璃,阿璃…”

    银发与黑发纠缠在一起,分外的显眼却又仿佛天生就应该交缠在一起一般。叶璃莞尔一笑,轻声道:“修尧,我回来了。”

    墨修尧扶着叶璃起身,两人并肩坐在草地上,原来叶璃这匹马儿随意漫步而行,既然到了答应不远处的一个山坳上。两人坐在山坳上往下望去,远远地正好能看到北戎大军的兵营。

    “阿璃短短两个多月就平定了北境,为夫这两个多月却未见寸功。却是好生羞愧。”墨修尧眼巴巴的望着叶璃,戏谑的笑道。

    叶璃伸手拉了拉他俊美的脸皮,笑道:“拿北戎跟北境想必,耶律野怎么没找你拼命?”虽然是两国,但是北戎和北境所差者岂止是云泥之别?北戎立国数百年,历朝历代每每进犯中原,虽然从未真正攻入中原,但是历代一来可说对中原王朝威胁最大的便是北戎。而且北戎气候环境恶劣,百姓民风彪悍尚武之风也远比北境更甚。可以说,耶律野虽然与北境结盟,但是实际上也不过是将任琦宁当做一颗牵制墨家军的棋子罢了,从来没有将他放在对等的盟友位置上。

    墨修尧轻轻在叶璃脸上蹭了蹭,笑道:“他不想找我拼命,他只想要我的命。”耶律野还想着回北戎去给耶律泓争北戎王之位呢,又怎么会跟墨修尧拼命?只可惜,这世上想要墨修尧的命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墨修尧现在依然还活着而且越活越滋润。

    “耶律泓和容华公主已经回去了?”叶璃问道。

    墨修尧点头道:“不错,不过赫连真却已经来了。而且还带了八十万人马过来。如今北戎大营中至少有一百三十万人了。”

    “这么多?”叶璃微微蹙眉,难怪墨修尧说这么久却未见寸功。定王府前后收复的大楚各地兵马不说,墨家军的精锐治病一共也不到一百万,还要镇守各地。就兵马方面就不能与北戎相抗衡。

    墨修尧冷然一笑道:“来的越多越好,本王答应了耶律泓不动他北戎根基,但是他们自己入关来的,就别回去了。”看着墨修尧脸上一闪而过的杀戮之气,叶璃怜惜的吻了吻他有些冰冷的脸颊,轻声道:“不用着急,我们会替大哥报仇的。”

    墨修尧点点头,“阿璃,谢谢你。”

    两人牵着马下了小山坳,山脚下却是一处小小的村落。却见小村落里人丁稀少村民眼神黯淡瘦如骨柴,衣衫褴褛的模样让人不忍目睹。想起西北定王府治下的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的模样,在看看这些疲惫绝望的百姓,叶璃不由得有些鼻酸。

    见她望着那些人出神,墨修尧也不由得轻声叹息,将她搂入怀中低声许诺道:“我们一定会尽快解决北戎人的。”叶璃有些疑惑的道:“这些百姓为何不离开此处?”

    墨修尧摇头道:“离开这里又能去哪里?便是定王府能够收容他们,有许多人却在远去的路上就饿死了。何况…西北狭小又哪里收容得了那么多人。如今天下何处不乱?便是逃到南方,南方也同样不太平。更有许多老幼妇孺,一来故土难离,二来他们也没有能力走那么远的路。这个村子也是一样,年轻的若不是投军去了便是逃难走了,留下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走不了的老人和年幼无依的孩子。他们这样的已经算是幸运得了,北方的百姓有大半在北戎大军刚刚侵入关内的时候就已经被杀了。这样的村子,到处都是……”说道这些,墨修尧也不由得有些黯然。

    当初北戎入侵大楚的时候,他正算计着进攻西陵,西北自然没有兵马支援大楚抵抗北戎。虽然彼时定王府已经于大楚恩断义绝,与名声大义上并无过错。但是面对着这些愁苦木然的百姓,墨修尧的心也不是铁打的,总还是免不了那一丝愧疚之情。

    “两位…两位可是定王殿下和王妃?”两人牵着马漫步而行,路边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颤抖着道。两人定睛望去,却见路边一个七十多岁的白发苍苍一身褴褛的好汉杵着一根木杖颤巍巍的望着两人。

    墨修尧沉默的看了老人半晌,才问道:“你如何知道的?”

    老人激动地道:“听说定王殿下正当盛年却是一头白发…而且老汉也听说过定王的军营就在几十里外。王爷,王妃…求你们救救咱们大楚的百姓啊。”说着,老人手中木杖一歪,整个人便跪倒在地上,老泪纵横。不远处几个村民也听到了老人的话,连忙跑过来不一会儿便跪了一地,个个痛哭流涕。

    叶璃放眼一看,果然在场的不是六七十的老人家便是几岁的孩童还有几个妇孺,除了懵懂无知的孩童,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深重的愁苦之色,看向叶璃和墨修尧却又带着点点希望。

    叶璃俯身扶起为首的老人,一时也是无言。

    侧首看了看墨修尧,见他也是黯然无语,叶璃轻声道叶璃轻声道:“老人家,你们可愿意离开这里?”老人摇了摇头道:“咱们都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还能走到哪里去?只盼着王爷和王妃能够将那些贼子赶出去,好为咱们那么多惨死的乡亲们报仇雪恨,好让咱们这些还不懂事的孩子们平平安安的长大啊。我们这些老家伙,死了也就死了……”

    叶璃看这些百姓脸色蜡黄面黄肌瘦,便知道这些人日子有多么困苦。叹了口气道:“回头我让人送些粮食过来。再过两个月便要入冬了。只是若是可以,你们还是往后方迁一些吧,等到秋收之时北戎士兵必然会出来抢粮食。再过些日子,两军交战这里也更加不得安宁。”

    “这……”老人有些迟疑,他们这个村子最临近两军前线,也确实是经常受到北戎人的骚扰。幸好现在北戎人已经不像刚入关的时候见人就杀了。但是他们这些人不是年老无力就是年幼无知走又能走到哪里去?

    墨修尧沉声道:“往后退六十里外有几个村落,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你们可以去那里居住,战线不会再往后移了。可以放心居住,明日本王派人来护送你们过去。”墨修尧此言,等于承诺了无论前方战事如何,只要墨家军还有一兵一卒,就绝不会再后退一步。

    闻言,众人不由大喜,喜极而涕对着叶璃和墨修尧又是一阵跪拜。叶璃无奈的扶起老人,又将身边一个小小的孩子拉了起来。小孩子不过五六岁的模样,抬头仰望着叶璃也不惧怕,叶璃朝他淡淡一笑。那孩子顿时羞红了脸,抓着老人的衣袖躲在了身后。叶璃想到定王府里神采飞扬的墨小宝和冷君涵徐知睿等人,在看看眼前穿着不合身的旧衣裳,消瘦矮小的孩子很是心酸。

    因为在山下所见道的情景,两人也无心在四处闲游,只得结伴回大营去了。

    回到大营里,众将领纷纷出来相迎。此时除了张起澜镇守西陵,元裴老将军镇守飞鸿关,慕容慎守楚京,冷淮远在昌庆,墨家军数得上名的将领都聚集在了大营中,却也也数十位之多。

    “王妃平定北境,功在千秋。在下在此恭喜王妃了。”凤三公子一身张扬的红衣,也不如众将领穿着战袍。倒是风度翩翩,神采非凡。

    叶璃淡淡一笑,拱手道:“都是众人之功,凤三公子过奖了。”

    众将领也齐声向叶璃道贺,原本对这位定王妃就很是敬重,如今又有了平定北境的战绩,墨家军上下再无人敢怀疑定王妃的能力。

    叶璃回来,墨修尧心情也颇好,挥退了众人只留下吕近贤等人议事。众人也忍不住纷纷问起叶璃在北境的事情,叶璃也不好扫了众人的兴致,只得捡了一些重要的事情讲了。众人一面感叹任琦宁的倒霉和定王府的好运,果然天意也是向着定王府的。另一方面却也在心中暗叹王妃行事的手段和眼光谋略。他们或许也能率兵平定北境,但是想要这么轻易的拿下北境,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兵不血刃只怕在场也没有两个人能做到。

    听叶璃说完,墨修尧沉思了片刻道:“昌庆那边有冷淮和冷皓宇就足够了,回头便让何肃回来吧。”

    叶璃挑眉笑道:“看来这边当这是有些棘手?军中猛将如云,还要调何肃回来。”吕近贤等人也知道何肃是叶璃的人,笑道:“王妃说的没错,赫连真这些年被北戎王冷落。倒是难得的没有颓废,竟然很是培养了几个人才。如今北戎有百万雄兵,手下也是猛将如云。早就听说何将军带兵能力与年轻将领中可谓独占鳌头,若能前来自然是好事。”

    南侯捋着胡须点头笑道:“正是,王妃手下也是能人辈出。如今年轻一代的将军中何肃将军确实是更胜一筹。倒是我这犬子不成器的很。”说罢,南侯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傅昭一眼。傅昭有些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这世道实在是妖孽横行啊。

    叶璃笑道:“南侯言重了,世子乃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双全之才。岂是何肃能够堪比的?”低头想了想道:“也好,冷淮将军德高望重,冷皓宇性格灵活多变,有他们坐镇昌庆,想必紫荆关以外之地很快也能恢复往日繁华。倒是,北境大营中到底有什么样名将,竟然让吕将军也如此忌惮?”

    吕近贤道:“北戎军中有一名叫做赫连鹏的青年将军,应该是赫连真的晚辈。但是若论起用兵来,只怕赫连真也要稍逊他一筹。如今北戎军中有耶律野赫连真和赫连鹏坐镇,又有百万之众的精兵。倒真是有些麻烦。”虽然说着有些麻烦,吕近贤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感到麻烦的神色,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战意。

    “既然耶律泓已经返回北戎,如今军中便是全权由耶律野做主了。倒是不知道耶律泓回北戎之后会不会顺利。若是一切顺利,耶律野也顺当不了多久了。”叶璃思索道。

    墨修尧不屑的扬眉道:“如果连那点事情也办不好,耶律泓还不如死了算了。既然阿璃也回来了,正好本王也想好好会会赫连真,看看他是不是还和当年一样宝刀未老!”说起赫连真,墨修尧的眼中不可避免的多了几分戾气。不是赫连真这人当真有多天纵英才,只是碰巧了定王府上百年来未尝一败,却偏偏栽在了赫连真的手里。虽然说是非战之败,但是败了就是败了。不得不说十几年前那一章是定王府上百年来打得最憋屈,也损失最惨重的一仗。这让墨修尧怎么墨修尧怎么能不记住赫连真?

    不久墨修尧记得赫连真,赫连真同样也没有忘记墨修尧。当年赫连真身为北戎第一名将,眼看着大败定王府就要成为北戎前所未有的战神了。却被墨修尧这个不过十八岁的少年横空杀出,一把火烧的丢盔弃甲大败而归。那一仗,北戎投入的兵力也不比现在少,眼看着就要大获全胜了最后却险些全军覆没。虽然墨修尧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是北戎的损失却也是极为惨重的。

    北戎大营里,耶律野坐在主位上,下首一左一右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胡须花白的老将和一个二十七八身形精壮一身彪悍气势的青年男子。只是与一般好斗勇猛的北戎人不同,他的眼中却带着北戎人少有的冷静和锋利。这两人正是前来增援耶律野的北戎原飞骑大将军赫连真和他的义子赫连鹏。

    原本墨修尧和赫连真没到的时候,两军倒是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仗的打来打去。真的等到了主帅到来之后,大家反而更加冷静下来出手也更加谨慎了。这半个月来,双方竟是谁都没有主动挑衅打过一仗。

    “我早就说过,任琦宁根本就不行。一开始便应该找雷振霆做盟友。”赫连真沉声道。

    耶律野神色阴沉,冷声道:“我确实没想到,任琦宁竟然如此无能。居然被一个女流之辈不到三个月就逼得兵败自尽将近全军覆没!当初之所以选他,一时因为地理,二来却是雷振霆野心太大,老奸巨猾,远不如任琦宁好掌握。”

    赫连真道:“那么现在又改如何是好?七殿下向王上立下军令状,不破墨家军誓不回北戎。现在那定王妃平定了北境,不久之后,定王府必然又会朝这里增兵。现在想要在与雷振霆联手只怕是有些晚了。”如今雷振霆也不是好无后顾之忧,江南那边墨景黎同样也是虎视眈眈,西陵国内,西陵皇也时时刻刻盯着雷振霆就盼他什么时候露出破绽好一举夺权。雷振霆若是这个时候倾全力和定王府死磕,双方联手或许胜败难料,但是无论胜败最后倒霉的却一定是雷振霆自己。

    耶律野叹了口气,道:“还好我们现在兵力远胜墨修尧,未必没有赢面。”

    坐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赫连鹏抬起头来道:“王子此言未必。”耶律野挑眉道:“怎么说?”赫连鹏道:“虽然现在我们的兵力远胜墨家军,但是…中原本就是墨家军的地盘。只要他们想要扩充兵马,只怕转眼间就能征集百万大军。就算不及原本的墨家军精锐,但是总还是有些用的。而且,以末将之见,墨修尧不像是如此没有远见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墨家军的兵力远不如其他诸国多。为何却一点儿也没有实现征兵的做法。”

    耶律野不由得皱眉,认真的盯着赫连鹏问道:“你你意思是说,墨修尧隐藏了实力?”赫连鹏点头道:“不错。末将认为墨家军绝对不止我们所知道的这些兵力。只怕墨修尧将大量的兵力隐藏在了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只等着给我军一个致命一击。殿下万不可掉以轻心。”

    耶律野点头,他并不是真的目中无人毫无心机之辈。而面对上墨修尧的时候他也愿意更慎重一些。耶律野道:“赫连你有什么想法?”

    赫连鹏道:“末将打算先试一试墨家军的实力。”

    耶律野饶有兴致的看向他道:“你打算怎么试?这大半年我军也跟墨家军大大小小打了不下几十次,本王只能说,墨家军果然不愧是威震天下两百多年的铁血雄师。”提起墨家军的战斗力即使是耶律野也不得不叹服。中原民族本身的身体素质便不如他们这些游牧民族,虽然中原许多人练习内功武功高深者可以以一敌十。但是到底练武一来需要时间,而来也不是人人都能练成高深武功。所以一直以来,同等数量的兵力对比下中原兵马的战斗力一向比北戎弱的。但是墨家军却显然是一个意外,墨家军的每一个士兵都有着完全不属于北戎勇士的实力,这也让每一次两军交锋的时候战斗也更加的激烈。

    赫连鹏沉吟了片刻道:“麒麟。”

    “麒麟?”此言一出,就连耶律野和赫连真也不由得动容。麒麟成军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屡立奇功。墨家军好几次大胜中都有他们的影子,但是世人却极少有人真正见到过他们的身影。简直就像是幽灵一般的存在。

    耶律野道:“麒麟是由定国王妃一手创立的,也是由定国王妃亲自统领的墨家军中最神秘的的一只兵马。赫连是想要挑战定国王妃?”

    赫连鹏挑眉道:“不行么?”

    耶律野笑道:“倒也不是不行。本王还以为赫连心高气傲,会想要直接对上墨修尧呢。”赫连鹏淡然道:“末将并不会看轻女子,特别是这个女子还是定国王妃的时候。而且,不知为什么,末将总是觉得,如果不先解决掉这个麒麟,北戎迟早会栽在他们的手里。”

    耶律野微微一震,问道:“何以见得?”

    赫连鹏沉吟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这个感觉。麒麟自出现以来,总是出其不意掩其不备,每次出手总是攻敌之必救,从不落空。我北戎勇士,战场上正面捉对想杀或许不惧任何人,但是对付这样神出鬼没的敌人却正是我军的短处。”

    耶律野点头赞同,与墨家军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这些他当然也知道。只是北戎兵马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千百年来族人积累而族人积累而成的习惯,一时半刻就算想改变也改变不了,“赫连打算怎么对付麒麟?”

    旁边赫连真笑道:“自从麒麟出现开始,鹏儿就对这些人很有兴趣,所以,我们也同样训练了一批人马,正是为了对付麒麟而来的。”

    闻言,耶律野倒是真有些惊讶了,望着赫连鹏道:“当真如此?”这些年父王一直对和赫连真十分不喜,并且解除了他的兵权赋闲在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训练出这样一支兵马怎能不让耶律野惊喜。若是没有这场战事,这样能杀人与无形的兵马,用来对付耶律泓却是再好不过了。

    赫连鹏神色不变,点头道:“不错。他们中原称麒麟为仁兽,未免太过文弱,少了几分煞气。这一只人马,我称之为睚眦。”

    “睚眦?”耶律野虽然是北戎人,但是身为皇子对中原文化自然是有些了解的。睚眦——龙之九子,相貌似豺,好腥杀,名为龙子实为凶兽。倒是让耶律野有些好奇,赫连鹏竟然也对中原文化颇有些了解。

    “不错。”赫连真朗声道:“当初我一时不慎败于墨修尧那个黄口小儿之手,若不能雪此羞辱,我这一身便是死了也无颜面对赫连家的历代先祖。为了这一天,我足足等了十几年。七殿下尽管放心,这一次定然要让墨家军永无翻身之日。”

    赫连真对墨修尧的仇恨耶律野自然知道。可以说,赫连真这半生是成于定王府也败于定王府。他半身戎马,最大的功勋便是击败了墨家军,弄死了墨修文。但是他最大的败局却也是败给了墨家军,败给了墨修尧。点了点头,耶律野沉声道:“如此就有劳舅舅和赫连了。本王静听佳音。赫连打算怎么做?”

    赫连鹏沉吟了片刻道:“叶璃刚刚回来,必然没有那么快会准备防备我等。末将的意思是,今晚,夜袭。”

    耶律野犹豫了一下,“可有把握?”

    赫连鹏一笑道:“殿下放心便是,只是一个试探而已。”

    “既然如此,准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1.叶璃归来,北戎出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1并对盛世嫡妃361.叶璃归来,北戎出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