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夜探,全军覆没

    362。 夜探,全军覆没

    深夜,墨家军军营外一群身着黑衣身手矫健的人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虽然这一处并不是定王亲自坐镇的墨家军主帅大营,但是里主营却也不过二十多里,与之互为犄角同气连枝。并且,这里也是储存粮草最多的地方,说是墨家军前线的军需粮仓也不为过,防守之严密自然是不言而喻。但是这些人却能不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足可见其能力卓越。

    寂静的军营里,除了来来往往巡逻的士兵,所有的将士都已经入睡。夜色里,只有不时传来几声夜鸦的鸣叫声,让人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为首的一人一抬手阻止了身后的众人继续前进,警惕的望了望四周,突然声音急促的低声道:“被发现了,撤!”

    其他人也是一惊,还没来得及反映,夜色中银色的箭雨破空而来。

    “撤!”黑衣人也都是身手不凡,几乎在同一时刻立刻四散而走。军营中也立刻灯火通明起来。黑暗中一个黑衣男子走了出来,唇边勾起一丝冷笑,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追!”

    大营各处的隐蔽之处,无数的黑色身影划过,向奔逃而去的黑衣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些潜入的黑衣人并没有直接逃走,反而是四处乱串,更有不少往营中存放军需的地方而去。显然是想要一举毁掉墨家军大半的军需粮草。需知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时代两军交锋,除了战力,兵法,拼的便是粮草。若是没有了粮草你就是天下第一的超强兵马,也不过一个饿死的下场。

    他们算盘打得甚好,但是墨家军成军数百年又怎么会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刚刚一杀入储放粮草的地方就被一群同样神秘莫测的黑衣人团团围住,双方人马一言不发便动气手来。

    营外不远处的一出隐秘高地,徐清锋一身黑衣站在山崖边望着地下的大营面沉如水。站在他旁边的是一向放荡不羁的韩明晰和风度翩翩的韩明月兄弟俩,身后还站着一群黑衣人同样虎视眈眈的望着不远处的火光晃动的大营。

    “真是个好地方啊。”韩明晰笑嘻嘻的对徐清锋笑道。原本他和韩明月是奉命押送粮草过来的,倒是没想到竟然看了这么一出好戏。

    韩明月若有所思,淡淡道:“这些人,似乎跟麒麟行事有些相似。”

    徐清锋傲然道:“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画虎画皮难画骨,北戎人能做到如此程度,倒也是不错了。既然他们先行挑衅,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似乎也说不过去。来人。”

    “统领。”身后一个黑衣人上前一步,躬身听命。

    徐清锋道:“离此处六十里外有一出北戎的军营,你们也不妨去玩玩看吧。”

    “属下遵命。”黑衣人朗声应道,一挥手带着几十名黑衣人消失在夜色中。

    其他人不再多说,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的大营。这个地方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是站在山崖上却正好可以将整个大营收入眼底。如此一来,那些北戎人便是有通天的本领又怎么逃得过麒麟的眼睛。

    “他们要撤退了。”底下的北戎人显然也知道事不可为,而且他们本身就是被派来试探的。能够烧了墨家军的粮草自然是好事,烧不了也无所谓。此时一看占不了上方,立刻便准备要撤退了。

    徐清锋摸摸下巴,笑道:“既然是被派来试探我们的,放一个回去就行了。其他的全部杀了吧。”站在一边的韩明晰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只放一个回去,比一个都回不去更让北戎人难堪。摆明了就是告诉北戎人,比不是派人来探底么,我给你留一个人回来报信,爷不怕你探。原本还以为徐家几个兄弟,就要属这个徐清锋心底最良善了,没想到,这也不是个好货。

    北戎人要跑,麒麟们也顺势将他们放了出去。但是却并不是就将他们放走了,而是将战场摞到了大营外面。原本还有二十多个黑衣人不一会儿就被分裂开来,各自为战,不倒半个时辰,原本灯火通明的大营便重新归于了宁静。

    黑暗中,三个黑衣人疯狂的向着北戎大营的方向奔去。这样没有月亮的夜里,虽然有点点星光却也不足以照亮前路。三人在树林中奔走着慌不择路,竟然不慎迷失了方向。

    停下来望了望来处,似乎并没有追兵追来才微微松了口气。其中一人忍不住道:“没想到这些中原人竟然这么厉害!”他们是赫连真和赫连鹏这几年来精心训练出来的,比起一般的北戎士兵更是精锐强悍得多。北戎人以武力高低位尊,这些睚眦军中的战士平日里甚至有些看不起普通出生的北戎士兵,更不用说在他们眼中素来柔弱的中原人了。却没想到今晚睚眦首战,别说以一敌几,就是一对一他们都占不了什么便宜,甚至隐隐落于下方。

    “那不过是中原人狡猾,事先埋伏罢了!”另外一人却不肯认输。他身手在众人之上,刚刚跟墨家军对敌也并未吃亏,只是己方人少不得不逃走罢了。此时自然是不肯认输。

    剩下的那人忍不住皱眉道:“我们好像迷路了,还是赶快回营为好。”

    另两人也点头同意,他们在这树林里奔走了一个多时辰却还是没有找到出路,显然是迷失在了树林中。

    “堂堂北戎精锐睚眦,居然会迷路,真是笑死人了!”树林中,一阵爽朗的笑声从暗处传出,却的笑声从暗处传出,却是飘忽不定让人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确定声音的来处。

    三人齐齐变色,“什么人?!”

    “你怎么知道睚眦?!”睚眦乃是赫连真手中的神秘底牌,别说外人了,就连北戎王和耶律野事先也是不知道的。没想到对方竟然一开口就叫破了他们的身份。

    来人笑道:“只要是胆敢踏入中原的蛮夷,岂有我墨家军不知之理?”

    “麒麟?!”三人齐声道,目光警惕的盯着黑暗中的虚无之处。

    “正是麒麟。各位不是想要领教我麒麟的厉害之处么?怎么又要走了?”黑暗中的人影笑道。

    为首的黑衣人厉声道:“有本事就出来较量,你们中原人就只会偷偷摸摸躲躲藏藏么?”黑暗中的男子冷笑一声,“正要收拾你!”一道黑影如流光一般的疾射而至,三名北戎男子还没看清楚来人的模样那为首的男子只觉得脖子上一凉。一只冰冷的手掐在了他的颈上,稍一用力北戎男子喉咙上发出咯咯的声响便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息。

    剩下的两个北戎男子怒吼一声,朝着黑影扑了过来。黑影轻哼一声,一道寒光乍破,寒光熠熠的软剑在夜色里舞出炫目的花朵。不过片刻间,又有一人倒地不起。仅剩的那北戎男子却是几乎被吓破了胆子。只要是人,就都是怕死的。北戎人纵然比中原人更加勇猛,却并不表示他们就一定比中原人更不怕死。若是在战场上,两军交战或许生死置之度外,但是此时在这漆黑的夜色里,面对着这神秘莫测的黑影,身边却躺着自己的两个同袍的尸体。早已经过了之前一个多时辰的奔逃的北戎男子终于心神崩溃,怒吼一声,也不管什么招式敌我悬殊,只是疯狂的朝着黑影扑了过去。黑影冷笑一声,旋身出现在北戎男子背后,一掌下去正好落在他颈后。那疯狂中的北戎男子顿时委顿在地,树林里重新回复了宁静。

    黑衣男子收回软剑,转身走出了树林。林外,徐清锋韩明晰等人早已等在了那里,走出阴暗的树林,星光下露出一张俊挺的容颜,不是卓靖是谁?

    韩明晰靠着树干无聊的打了个呵欠道:“区区三个逃走的小毛贼,用的着定王妃身边最得力的心腹亲自出手么?大题小作。”

    卓靖也不理会韩明晰的嘲讽,淡淡道:“王妃只是想知道这些人的实力到底如何。”

    徐清锋有些好奇的问道:“如何?”他们今晚也是从头到尾的观战,自然看得出这些人本身的实力并不会差麒麟太远。却是不愧是赫连真历经数年花费无数的心思训练出来的。

    卓靖笑道:“身手倒是还不错,不过别的方面就差得远了。”麒麟的训练,个人的身手自然是很重要,但是也不会绝对的。麒麟中也有一些人的身手不过比普通的士兵好上一点而已。但是却有着别人所不能及的专长。而且,麒麟擅长的是团队协同作战。若是被他们包围了,就算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只怕也不容易脱身。另外,更有各种使用的技能训练,像今晚这些北戎人在树林里迷路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在麒麟的身上的。

    另外这些北戎人的心理素质也远不及麒麟的成员优秀卓绝。这几年麒麟在秦风等人的统领下已经渐渐形成了规范的体系,每一个正式入选的队员无一不是从各种绝境中脱颖而出的。只会是遇强更强,身临险境只会更加的冷静而不是毫无意义的发疯。

    徐清锋点头道:“那就好。咱们也回吧。”

    清晨天色微亮,赫连鹏和耶律野坐在大仗中等待着消息。耶律野剑眉微皱,心中也有几分忐忑。从与墨家军开战一来,他一直就隐隐有些担心叶璃的麒麟。虽然麒麟一直没有动静,但是他们的一击必中从不落空的名声总是让他的心底蒙上了一层不安的阴影。如果赫连鹏的睚眦能够克制麒麟的话,他行军打仗时的顾忌自然会少了许多。

    看着外面将亮未亮的天色,耶律野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道:“看来不是不行了。”

    赫连鹏脸上却并没有焦急之色,淡然道:“殿下不必担心,这些人会失败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若是墨家军连这点小小的意外都不能应付,墨家军也未免太不堪一击了。末将此次只是想要知道,墨家军的麒麟到底有多强。”

    听赫连鹏如此说,耶律野也放下了心来,道:“赫连你心中有数就好。叶璃此人虽是女子,却并不比墨修尧好对付。赫连千万小心。”

    “哦?”赫连鹏有些意外的看相耶律野,对于耶律野对叶璃居然如此重视很是意外。虽然即使耶律野不说他也绝对不会轻视叶璃就是了。

    耶律野笑容略苦,摇头道:“我也是这两天才想明白的。任琦宁败在叶璃手里…只怕当初任琦宁刚到璃城的时候叶璃就已经开始算计了。这些却都是墨修尧和徐清尘无法插手的。还有当年叶璃在西北大败雷震霆,许多人都说是意外。但是他们中原却有一句话说得好,许多个意外叠在一起只怕就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了。”

    赫连鹏点头赞同道:“殿下所说不错。这两年末将也认真研究过当年叶璃大败雷震霆那一战的始末。那分明是叶璃故意示之以弱,将雷震霆的大军诱入腹地,又从后面截断他的粮草补给。更是舍弃了一座信阳城歼灭西陵大军最精锐的兵力。雷震霆有此一败,确实不冤。定王妃一介女流,眼光,心计,光,心计,决断,魄力无一欠缺,若不是碍于女子之身,只怕这中原争霸天下的又要多了一位。”

    两人皆是一阵沉默,再想想如今的局势也不由感叹中原当真是人杰地灵,北戎想要征服中原可谓是前路艰难。

    “启禀王子,赫连将军,昨晚派出的人马回来了。”帐外有人禀告道。

    耶律野不由站起身来,问道:“回来了多少人。”

    帐外的侍卫犹豫了一下,方才答道:“回,殿下,只有一人。”

    “一人?”不只是耶律野,就连赫连鹏也有些惊愕。虽然聊到了睚眦今晚必败,也算是给这些心高气傲的手下一个教训。但是即使是赫连鹏也没有料到居然会只有一人活着回来。原本他认为就算这些人敌不过墨家军完不成任务至少也能逃回来的。

    “让他进来!”赫连鹏沉声道。

    不多时,一个黑衣男子一身狼藉的走了进来,神色黯淡无光,对着耶律野和赫连鹏一跪,“属下见过王子,将军。”

    赫连鹏皱眉,沉声道:“怎么回事?”

    黑衣男子将昨晚的经历细说了一遍,原来这黑衣男子便是在树林中最后被卓靖打晕的一个。卓靖当时下手并不算重,所以没过多久他便赢了过来。跌跌撞撞的出了树林,回到北戎大营的时候却已经天色将亮了。

    赫连鹏和耶律野脸色更加难看了,这哪里是剩下一个逃了回来,这最后的一个都分明是墨家军故意放水将人放回来报信的。等到黑衣男子说完,赫连鹏站起身来反手一刀抹在了黑衣男子的脖子上。黑衣男子猛地睁大了眼睛,倒在地上死不瞑目。他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中,最后却死在了一手训练出自己的人手中。

    赫连鹏随手抹去刀上的血,冷然道:“既然就剩下你一个了,就不必再回去了。”昨晚他虽然是想压一压这些人的气焰和傲气,但是如此惨败就不是让他们受教训而是彻底的打压这些人的士气了。若是让他们再回到睚眦之中,这些事情流传出去,必然会让睚眦上下对墨家军和麒麟产生一种天生的畏惧感,对战事却是十分不利的。中原人有句话说的不错,无知则无畏。

    “启禀殿下,叶贺将军派人来禀告,他营中昨晚被袭。两座粮仓被烧!”门外的士兵匆匆而来禀告道。

    耶律野脸色一沉,咬牙切齿道:“麒麟!”

    赫连鹏垂眸,沉声道:“这么快便还以颜色么,果然不愧是墨家军。”

    耶律野冷声道:“赫连,本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尽快给本王解决掉麒麟!不然他们早晚成为本王的心头之患!”比起墨家军,粮草对北戎大军来说更为重要。墨家军就算粮草没了,也还能设法从别的地方调集。如今定王府控制着的领土面积,横贯原本的大楚西陵两国。面积比起原本的大楚面积也不算小,即使其中不包括号称大楚粮仓的江南等地,但是筹集区区几十万大军的粮食也是易如反掌。但是反观北戎大军,北戎王庭距离大楚千里之遥,北戎本身也不产粮。只能掠夺关内百姓,但是偏偏刚入关的时候北方的百姓就被他们杀了大半,经过这两年时间北方的百姓可说是十不存一,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粮食给他们掠夺?虽然只是损失了两座不大的粮仓,却还是让耶律野气急败坏,雷霆大怒。

    赫连鹏应道:“七王子请放心便是。”

    “但愿你不会让本王失望。”耶律野沉声道。

    墨家军大营里,叶璃听完卓靖的禀告不由得莞尔一笑,道:“这个赫连鹏,倒是有点意思。”

    墨修尧不悦的轻哼一声道:“哪里有什么意思?本王有他那个功夫去弄那些只得其行不知其意的东西,几十万精兵都炼出来了。”这个时代并没有特种作战的概念,除了叶璃自然也没有人能够归纳出自成一体的作战方向,战斗理论实践和训练的方法。在墨修尧看来,赫连鹏那个所谓的睚眦可能连定王府原本的暗卫也有所不如。最重要的就是,赫连鹏根本没有明确的想法睚眦倒地是用来做什么的。现在看来倒像是单纯的为了和麒麟作对来的,但是他们偏偏又不是麒麟的对手,等于是赫连真和赫连鹏白费了许多功夫。

    叶璃浅笑道:“赫连鹏既然有此想法,显然是冲着我来的。这位北戎的新秀名将就交给我来对付吧。”

    墨修尧沉吟了片刻,才点头道:“也好,等何肃来了之后,让他依然跟着你。另外,云霆陈云,你们也跟着王妃吧。”

    “是,王爷。”云霆和陈云排众而出,躬身应道。云霆本来就是叶璃当初在永林慕容慎手下带回墨家军的,陈云对这位年轻的王妃也很是钦佩,墨修尧如此吩咐,两人自然是欢喜的答应了下来。

    叶璃点头答应下来。底下的众将领互相看了几眼,心中对叶璃的地位有了一层更深的了解。何肃本身就是定王妃身边的暗卫,如今手中握有三十万大军。比起定王府的其他老将也是丝毫不差。这次又跟着定王妃平定了北境,王爷却依然还让何肃跟着王妃明显是要将和何肃和他手下的兵马都全权交给王妃掌控。成为定王妃手中名副其实的亲兵。如今这世道最重要的是什么?自然就是兵权,王爷竟然连兵权都能与王妃分享,还有什么是不能给的?

    如今定王府与北戎可谓是全面开战,整个战场从飞鸿关外一直绵延到接近楚京的地方。整个战线可说个战线可说是占据了原本大楚北方的一半还要多,自然也不可能围着一个地方大。墨家军也同样分为左中右三路。右路军正是有叶璃统领,驻守靠近飞鸿关一带的灵鹫山。左路军由吕近贤率领,占据着楚京一百里外的凉城。而墨修尧则坐镇中军,镇守墨家军中路大营。所以叶璃刚刚从北境回来,没休息几天却又要离开了。

    若是叶璃愿意,自然也可以跟着墨修尧留在大营里。就算从此叶璃什么都不做,墨家军上下也绝不会对这位王妃有任何微词。但是叶璃却并不愿这样,原本她驰骋沙场也不是为了得到墨家军上下的认同,而是她自己喜欢。即使过了一世,原本骨子里出身军人世家的的英姿飒爽从来都不曾被磨灭。所以天下人都觉得,定王妃外表像是书香才女,行事却更像是将门之后。

    墨家军军营外,卓靖秦风几个站的远远的,望天望地就是不看不远处他们那英明神武,傲视天下的定王殿下。

    林寒望望天,摸了摸鼻子以眼神示意秦风:到底走不走?天都要黑了?

    秦风摸摸鼻子,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

    卓靖眼观鼻子鼻观心:今天走不了就明天再走。王爷王妃都不着急,我们急什么?

    旁边前来送别的凤之遥略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某人,果断的决定他跟秦风他们的关系比跟定王妃的关系更好,所以还是送他们吧。四人面面相觑面无表情,心中却都在纷纷吐槽:爷上辈子倒地是做了什么孽了,才被这种人奴役了大半辈子?要是外人看到了,可是连爷的脸都丢光了。

    另一边,叶璃无奈的望着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某人,叹了口气,“修尧,我该走了。”

    墨修尧有些幽怨的道:“阿璃才刚刚回来,就不能留在中军跟我一起么?灵鹫山那边我让南侯去不久行了?”

    叶璃柔声道:“之前我们已经说好了。”

    “说好了也可以反悔。本王反悔了。”墨修尧理直气壮的道,“本王这就下令让南侯父子立刻赶去灵鹫山。”

    叶璃望天翻了个白眼,这有事没事就喜欢撒娇的毛病倒地是怎么回事?在别人面前没见他这么不正常过啊,“你跟墨小宝一样大么?墨小宝都没有像你一样出尔反尔了。乖…快点打败了北戎人就没事了。”

    墨修尧将她搂在怀里,闷闷的道:“阿璃骗我,打完了北戎人,还有雷震霆,说不定还有墨景黎。他们怎么就不死呢!”埋在叶璃肩上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猩红的暗光,墨修尧阴郁的道。叶璃轻声叹息,“他们会死的,别闹了我该走了。”

    好说歹说,墨修尧总算是放开了叶璃。神色阴沉的看着她上马策马离去。站在旁边的凤之遥不由得低声闷笑,“王爷,王妃又不是第一次出门,用不着这么难舍难分吧?”最重要的是,你这样随随便便的颠覆形象,别说是属下了就是我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也很难接受啊。

    “哼!有那个功夫说笑,不如快点给本王把耶律野杀了!”墨修尧淡淡的瞥了凤之遥一眼,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哪里还有半点方才在叶璃面前的无害的模样。

    凤之遥闷哼一声,扶着心口无奈的摇头苦笑。真是重色轻友啊,心里有气也用不着往他这个无辜的路人身上发啊。不愿意让王妃离开一开始你就别答应啊。凤之遥在心中暗暗腹诽,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跟上去,谁让他倒霉交友不慎呢?

    叶璃一行人离开了墨家军大营快马赶往灵鹫山大营。这里不仅是距离飞鸿关最近而且也是距离雷震霆所控制的地区最近的地方。雷震霆再边境上呈兵数十万,虽然说西陵如今自己也很忙,但是谁也说不准雷震霆会不会在墨家军和北戎打得最激烈的时候上来插一脚。之所以由叶璃亲自驻守这里,也是为了万一到时候有什么意外发生也好应变。

    灵鹫山距离墨家军中军大营足有两百多里,叶璃一行人就算快马加鞭至少也要到晚上才能赶到,不过营中有人驻守,而且飞鸿关也有元裴老将军在,所以叶璃等人也并不着急。

    一行人一路上纵马而行,不紧不慢的赶往灵鹫山。走到一出山涧时秦风当先一步拉住了缰绳。疾驰中的骏马猛地被勒住缰绳,马儿嘶鸣一声双腿人立,在原地转悠了几步才停了下来。跟在他身后的叶璃等人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

    “前面是何方朋友,还请现身一见。”秦风朗声道,声音在山涧中奇异的回响。

    “哈哈…定王妃,在下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前面的山路上,转出一个身披战袍,手持长刀,一身精悍之气的青年男子,大笑着朝叶璃拱手致敬。叶璃微微凝眉,拍马上前淡然笑道:“赫连将军,幸会。”

    赫连鹏脸上的笑容微敛,“定王妃好眼力。”

    叶璃淡笑道:“敢在我墨家军控制下领兵拦路的,除了赫连将军还能有谁?赫连将军今天也是带着你的睚眦来的么?”听了叶璃的话,赫连鹏眼角的肌肉一跳。上次他低估了墨家军的实力,以至于派出去的人全军覆没。虽说只是为了试探而派出去的几十个人,但是试探到全军覆没,却也不是什么光彩的战绩。沉声道:“在下确实是带着睚眦来的,不过看起来,王妃却是没有带麒麟前来。真是十分遗憾。难道王妃以为,此处是墨家军所控制的地方,就没有丝毫危险可以横行无忌么?”无忌么?”

    “本妃岂敢做如此想法?便是人在家中坐,还有祸事上门呢。只是,本妃总不能因此,便从此连门都不用出了吧?那岂不是因噎废食?”叶璃笑道。

    赫连鹏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眼前的白衣女子,比起北戎女子中原女子素来不显老。若是在北戎,叶璃这模样看上去也不过才十七八岁的模样。一身雪色简约衣衫,乌黑的秀发只是随意的挽起,微风中雪衣翩然,秀发轻舞,竟像是古老传说中的雪山圣女。

    “在下既然来了,今天想请王妃到北戎军中做客,还请王妃赏脸。”赫连鹏沉声道。

    闻言,秦风卓靖等人射向赫连鹏的目光更多了几分阴沉和狠厉。几人拍马上前挡在了叶璃的跟前,赫连鹏见状也不在意,哈哈一笑一挥手山道上转出了一群黑衣人,一眼望去竟足足有上百人之多。赫连鹏看着叶璃,认真的道:“还请王妃赏脸。”

    秦风冷笑一声道:“就凭这区区几个人,就想要带走王妃。阁下未免太过自大了。”

    “哦?”赫连鹏挑眉,目光从秦风等人身上一扫而过,“敢为这几位是?”他自然看出来了,秦风等人身上的气势绝对不是普通的侍卫那么简单。只可惜,北戎人的情报却远不及墨家军精准,竟然连叶璃身边最信任的几个人也没能认出来。

    秦风淡淡道:“无名之辈,不劳赫连将军过问。不过,赫连将军要请王妃前去做客,却还要问过我等才行。”

    赫连鹏咧嘴一笑,道:“是么?既然如此…上吧!”

    他身后的黑衣人收到领命,立刻朝着叶璃等人身前合围过来。秦风林寒等人前向冲去,而卓靖却往后退去推到了叶璃身边并不出手。叶璃出门带的人包括秦风云霆陈云几人在内一共也不过十多个人。与赫连鹏手下上百人交起手来却是自然有些吃力。不过这些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中的精锐,竟然也堪堪的敌住了这么多人,并没有落到下方。

    见此情形,即使是赫连鹏也忍不住微微变色。不知道这些人是墨修尧为了保护叶璃而特意派来的还是墨家军的战斗力都是如此强悍。若是后则,只怕北戎大军结局堪忧。

    “不愧是墨家军的精锐,果然是身手不凡。”赫连鹏朗声赞道,“王妃,就算你的人再厉害,只怕也当不出在下这么多的人吧?何必让属下妄自牺牲?在下是真心邀请王妃到北戎做客的,王妃何不给个面子?”赫连鹏容貌并不算英俊,却是带着一股中原男子少有的悍勇气势。嘴里却说着如此文绉绉的话,倒是给人一种诡异的不协调感。

    叶璃淡淡一笑道:“赫连将军似乎对本妃的麒麟很有兴趣?”

    赫连鹏挑眉笑道:“说来惭愧,在下却是觉得很有兴趣。王妃能训练出这样一支神秘的兵马,战力甚至远胜墨家军的王牌黑云骑,让在下怎么能不万分钦服?正想要跟王妃讨教一番。”

    叶璃点头道:“既然如此,本妃便告诉你,麒麟…应该怎么用。”话音未落,叶璃素手一样,嗖的一声尖锐的啸声破空而响,一道碧绿的闪光射向天空,瞬间在天空中绽放出翠色的焰火。片刻之后,不远处的连个地方也同时升起了翠色的焰火。

    赫连鹏脸色一沉,冷声道:“这里怎么会有麒麟?王妃事先算到在下会在此恭候?”那两道焰火显然是墨家军的人回应叶璃的召唤,会以此为手段的多半便是麒麟。

    叶璃摇头笑道:“将军以为本妃当真能掐会算么?麒麟之用便是:随时随地,无处不在。此地仍是战场,又怎么会少得了他们?”

    赫连鹏冷笑一声,比起麒麟,他手下的睚眦确实是有些不成样子。不过也无妨…“那王妃不妨看看,他们来不来得及来救你!”说完,赫连鹏飞身而起,朝着对面的叶璃扑了过去。让让惊讶的是,赫连鹏竟然不是如一般的北戎人一样只看重外功,相反的他同样也修习中原内功,而且看起来功力不浅。至少以叶璃的眼光竟然看不出他的深浅。

    叶璃身边卓靖一跃而起,飞身赢了上去。两人在空中便交起手来,一瞬间已经过了十几招才双双落地。卓靖面色微沉,赫连鹏武功之高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若是平时与秦风林寒联手未尝没有胜算,但是现在却是不能了。

    赫连鹏对自己的武功也颇有自信,之前与墨家军交手数次也未遇敌手,虽然墨修尧并没有出手。却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不起眼的侍卫给拦了下来。冷冷一笑,赫连鹏赞道:“好功夫。”

    卓靖默然不语,沉着的盯着赫连鹏。

    赫连鹏轻哼一声,笑道:“可惜还差了一点。”说完也不管卓靖,再一次飞身向叶璃的方向扑去。卓靖又怎么会让他得逞,飞身拦了上去。另一边,叶璃也同时跃下了马背,手中短刃一闪,刺向了赫连鹏的胸口。赫连鹏有些意外的咦了一声,抬手去抓叶璃的手腕。却见叶璃手腕一番,横刀便向他的手腕斩去。只一瞬间,赫连鹏便看清了叶璃手中的短刀。并不是像一般的匕首一般,而是三菱状的如锋利的锥刺一般,上面还开着血槽,若是被刺伤那么一下,绝对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赫连鹏退开笑道:“定王妃好狠的手。”

    叶璃虽然是女子,但是若论近身搏斗她不惧任何人。只不过是太晚修习内功,所以内功方面无法大成罢了。此时短兵相接,内功反倒是没功反倒是没有太多的总用了。赫连鹏纵然厉害,却也还远远做不到收发随心的地步。

    卓靖自然也不会让叶璃孤身作战,飞身上来一柄长剑凌厉无比剑气纵横。两人一远一近,配合默契,一时间倒是让赫连鹏奈何不得。

    赫连鹏深知想要抓走叶璃,就必须先解决卓靖,但是偏偏有叶璃再他根本腾不出手去解决卓靖,卓靖也不是能让他挥手间便随意放倒的废材。于是,只得转而一味的朝叶璃下手,只要先伤了叶璃,他自然能空出手解决卓靖了。

    拿定了主意,赫连鹏手中长刀出窍,挥刀便隔开了与叶璃的距离。长刀瞬间舞得虎虎生风,朝着叶璃迎面而来。叶璃知道自己力气远不如赫连鹏,也不迎接飞身便往后退去。卓靖欺身上前拦住了赫连鹏的长刀,身后叶璃在此出现,手中短刃刺向赫连鹏。赫连鹏等的便是此时,手中长刀全力挥出,即使是卓靖也被他强劲的刀气给震开了。然而,原本应该比卓靖伤的更重的叶璃却仿佛无视了刀气,朝着赫连鹏一往无前。

    叶璃动作极快,只是转瞬之间手中的短刃已经刺上了赫连鹏的身上。赫连鹏来不及惊讶叶璃为何能抵挡自己的劲力,就已经被身上剧烈的痛楚弄得面目扭曲起来。退到一边的卓靖一挥手中长鞭,将叶璃拉了回来。

    赫连鹏站定了身子,一看身上的伤口却是倒抽了一口气。虽然他闪得快避开了一些,断刺只是从他的手臂上插过。但是可以预料,这只手臂两三个月内是不用想动了。若是真的刺中了身体,就算不是要害部位,只怕不管自己的内力有多身后,也只有一个死字了。

    “王妃好手段。”赫连鹏盯着叶璃神色变幻不定。

    叶璃神色从容,淡然道:“赫连将军过奖了。将军的武功,在北戎人中倒是极为罕见的。”

    赫连鹏也不隐瞒,笑道:“不错,在下的武功的确是中原高手传授的。”随手扯下一块长条步巾,赫连鹏一边包扎不停流血的伤口,一边笑道。

    “不只是哪位高人,中原高手本妃倒也认识几位。”

    赫连鹏笑道:“说来惭愧,家师…正好还是死在定王手里的。”

    叶璃微微皱眉,沉吟片刻,“慕容雄。”死在墨修尧手上,能教出如此高手的人,大概也只有慕容雄了。而且,赫连鹏的武功路数确实跟慕容雄有两分相似。

    赫连鹏笑而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叶璃也不在意,淡淡道:“赫连将军最好还是赶快回去,手臂流血一样是可以死人的。”

    赫连鹏虽然包扎了手臂伤的上,但是却显然并不能止住血。不一会儿,整条布巾便被染成了血红色。赫连鹏苦笑一声,抬手又点了几处穴道,刚要说话,只见远处树林中几道寒光闪过,几支羽箭朝着这边疾射而来。身边不远处几个黑衣人中箭倒地。赫连鹏脸色一变,“来得好快!撤!”

    ------题外话------

    万更呀万更,各种票票快到碗里来~

    ps:阿璃用的三菱军刺,当之无愧的放血王啊。我军威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2.夜探,全军覆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2并对盛世嫡妃362.夜探,全军覆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