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冲冠一怒为红颜

    363。冲冠一怒为红颜

    赫连鹏见麒麟赶到,自己也身受重伤知道今天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丢下一句撤,便飞身离开了山涧,却是不管那些他带来的人的死活。有了麒麟的加入,这些人自然是不费什么劲就被众人收拾了。

    秦风望着赫连鹏离开的方向,有些遗憾的道:“可惜让赫连鹏给跑了。”

    跟在他身后的林寒看了一眼那些或死或伤的北戎人,道:“赫连鹏倒是狠得下心,这么多人说送死就送死。”前几日那几十人,还有今天这一百多人,赫连鹏扔起来可是一点也没有心疼的意思。要知道,这些人和普通的北戎士兵可是不同的,每一个都是特别训练多时的,就算是赫连鹏手里这样的高手想必也不会太多。从这一方面,也能看出叶璃和赫连鹏对待属下的不同。麒麟自成立以来,已经有数年时间,死伤的人一共也不过才一百多,而赫连鹏却是随便出手一两次就是一百多人。显然赫连鹏并没有将这些人当做手中的精锐底牌,甚至是自己的属下。最多不过是一些高级炮灰罢了。

    刚才卓靖离得最近自然也看的最清楚,沉声道:“就算没能杀了他,一两个月赫连鹏大概也没办法蹦跶了。王妃,要不要派人去……”

    叶璃摇摇头道:“赫连鹏武功不弱,就算不如王爷应该也不会在任琦宁之下。何况他身为北戎将军,现在受了伤身边必定有人护卫,没有必要白白的让人去送死。先去灵鹫山吧。”

    “是,王妃。”众人应声道,留下一些人清理战场,其余人护送叶璃往灵鹫山而去。

    叶璃路上遇到赫连鹏拦路的消息自然也瞒不过墨修尧,虽然叶璃并没有受伤但是墨修尧的脸色却是难看之极。就连一向话最多的凤之遥和韩明晰也不敢冒然开口,免得惹毛了墨修尧自讨苦吃。却见墨修尧脸色阴郁的轻哼一声,提起身边的焚灭剑就出了大营。看得凤之遥等人一呆,好半晌韩明晰才有些茫然的问道:“他…他要干什么去?”

    凤之遥眨了眨眼睛,开玩笑道:“总不会是要去杀赫连鹏吧?”

    坐在韩明晰身边的韩明月点点头道:“他确实是要去杀赫连鹏,说不定还有耶律野和赫连真。”虽然凤之遥早已经不信任韩明月了,但是对于他的能力和心计却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当初若不是因为苏醉蝶,韩明月何以至此?听他这么一说,凤之遥立刻跳了起来,惊叫道:“他疯了?那可是几十万大军,要是他一个人就能够屠尽北戎大军,那我们还打仗干什么?”

    人力终有尽时,墨修尧就算武功天下第一,能以一当十,以一当百,难道他还能以一当千,以一当万?想要直接闯进军营里杀赫连鹏和耶律野,凤之遥还是只有两个字送给他:找死!

    震惊了片刻,凤之遥终于一跃而起,边往外冲一边叫道:“墨修尧,老子上辈子欠了你的。来人!集合人马!”

    大帐里,只剩下韩明晰和韩明月兄弟二人。韩明晰望向韩明月,有些不信的问道:“大哥,墨修尧真的打算去杀赫连鹏?”就算要杀也用不着闯北戎大营啊。找个机会等到赫连鹏落单或者出营的时候,凭墨修尧武功,几个赫连鹏也能杀了。

    韩明月淡淡的苦笑道:“你能想到的定王怎么会想不到?”

    韩明晰不解,“那他为什么这么做?”

    “过了今天,只要墨修尧不死,只怕天下间真的再也没有人敢打叶璃的主意了。”韩明月叹息道。曾经他以为他对苏醉蝶用情至深,甚至暗暗觉得墨修尧不懂情爱。到了现在他才明白,墨修尧并非不懂情爱,只是没有遇到对的那个人罢了。墨修尧为叶璃做的,韩明月自认自己做不到。伸手拍了拍有些失神的弟弟,韩明月转身走了出去。

    帐子里,韩明晰沉默了许久,终于苦笑一声眉宇间闪过一丝释然。墨修尧能做的,他永远也做不到。非关能力,而是心性。他永远无法为一个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即使他…爱她……。

    这一天,可说是让所有的北戎将士永生难忘的一天。当然,如果他们有永生的话。

    因为这几日两军都没有交战,北戎大营内外也难得多了几分平静。却是就在这样的平静中,守在大营门口的士兵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白衣如雪的银发男子如一朵白云一般飘然而至。门口的将士还没来得及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做出反应的时候,只觉得脖子上一亮,白衣男子猩红冰冷的双眸是他们在这个世上看到的最后的一幕。

    墨修尧闯入营中,趁着北戎士兵没反应过来之际便往营中主帅的大帐的方向冲去。他轻功绝高,沿途焚灭剑剑气挥撒死伤无数。就连不小心成为他垫脚石的倒霉鬼也被脚下的力道震得七窍流血而死。顿时,大营里一片混乱。无数的士兵朝中墨修尧的方向涌了过来。反应过来的士兵连忙搭箭向他射了过去,但是普通的箭又怎么射得到墨修尧的身上。更何况他身在空中还好,一旦落到地上,放箭射到的到底是墨修尧还是自己人还真不好说。

    一时间,之间白衣身影在军营中纵横来去,所到之处俱是血流成河。焚灭剑下无幸存之人,每一件挥出必然带出一片血光。如此威势,即使是以勇猛著称的北戎将士也不由得感到胆寒。生怕一不小心沾上了便是有死无生。

    营中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坐在中军主帐中的耶律野又岂会不知?耶律野正因为赫连鹏带伤而回震怒之际,却听到营外传来一阵喧闹和兵戈之声,不由大怒。正好外面士兵惊慌失措的来禀告有人闯营。耶律野冷笑一声,“本王倒要看看什么人如此大胆敢闯北戎大营。”带着赫连真和刚刚裹好伤口的赫连鹏一出门,就看到墨修尧一身白衣提剑而来。那有些沉黯的古朴宝剑上此时却是血光逼人,杀气冲天。

    “墨修尧!?”

    耶律野又惊又怒,一时间也有些搞不明白这个煞星这时候跑到北戎军营里来干什么?难不成墨修尧突然觉得只要杀了他就能解决这一场战事了?

    只要是稍微有点尝试的人都该知道,国与国之间的战争绝对不是死一两个领兵的人就能够解决的。何况想要刺杀一军统帅又是何等的困难。墨修尧就

    算杀了他耶律野又怎么敢保证他自己就能够活着出去?

    纵横杀戮之间的墨修尧也同样看到了耶律野三人,冷然一笑,一挥长剑便吵着耶律野这边略了过来。

    看着那泛着血色青光的剑,耶律野脸色微变,“焚灭剑?!”

    旁边赫连真一脸早就变得漆黑。被墨修尧单枪匹马的杀入北戎大营中,若是还让他给逃了出去,北戎上下的连可就丢打了。冷哼一声,赫连真手中长刀一挥一挺便吵着墨修尧回了过去。耶律野跟赫连真的想法也是一样的,见赫连真动手,也毫不犹豫的拔刀扑了上去。既然墨修尧自己跑来了,如果能够将他留下那对北戎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够杀了墨修尧…自己在北戎王庭的地位便可说是牢不可破了。

    “墨修尧,你好大的胆子,当真是目中无人!”耶律野冷声道。见两人攻来,墨修尧也不答话,只是冷淡的一笑,手中长剑如流光一般划破空气,绽出冰冷的剑气。

    赫连鹏本就受了伤,此时却是站在一边看着。一见赫连真和耶律野与墨修尧交上手就知道两人绝无胜算,墨修尧的功夫与这两人相差实在太远了。别说一较高下这两人就连与之相提并论的资格也没有。低头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缠着的伤处,在想起那个容颜清婉,宛如雪山圣女的白衣女子,赫连鹏眸中划过一丝冷意,抬手招来身边的侍卫低声吩咐了几句。侍卫点点头,转身而去。

    看着赫连真和耶律野在自己的剑下苦苦抵抗,墨修尧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目光转向赫连真毫不犹豫的一剑挥了过去,这一剑却是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赫连真一看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劲气便知道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但是墨修尧放弃了耶律野只针对他一人。他已经是无处可躲。只能拼力举起长刀去挡墨修尧的这一剑。

    砰的一声,精铁打造重达上百斤的长刀应声而碎。墨修尧手中焚灭剑没有丝毫的滞留继续向赫连真的脑门上劈去。眼看赫连真一代北戎名将,十八年前摆在墨修尧手中,十八年后好不容易重整旗鼓想要卷土从来,却是还未见寸功就要成为剑下亡魂。看着赫连真蓦地睁大写满了恐惧震惊的眼神,墨修尧眼中闪过一丝冷酷嗜血的笑意。

    “去死!”

    “碰——”

    看似十分缓慢,实则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另一柄长刀挡下了墨修尧这雷霆一剑,赫连真也被旁边的耶律野趁机给抓到了一边。虽然免去了一死,在场的众人却是惊魂未定。

    只见赫连鹏手中握着一把泛着淡淡的金色的大刀。只是此时那把刀却已经断成了两半,赫连鹏握着刀的手却是不停地发抖,就连另一只手臂上原本包扎好了的伤处也重新冰裂了。显然刚刚他为了救下赫连真奋力一挡,全身上下奔腾的内力竟将伤口震裂了。

    墨修尧垂眸,神色漠然的望着自己手中的焚灭剑。好一会儿才抬头看了看赫连鹏道:“好功夫,慕容雄的徒弟?”如果赫连鹏不说,叶璃是看不出赫连鹏的来历的。但是墨修尧只跟赫连鹏一交手便将他的武功路数看得清清楚楚。冷笑道:“看来当初杀了慕容雄,也不算冤枉他了。”

    赫连鹏显然对墨修尧是自己的杀师仇人这个身份不怎么感兴趣。握了握手里的短刀沉声道:“不及定王。不知定王今天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墨修尧笑容有些古怪的望着他道:“本王是什么意思你们不知道么?”

    耶律野放开扶着赫连真的手,站在赫连鹏身边沉声道:“墨修尧,别以为你武功高强本王就怕了你了。本王就不信,就凭你一个人能在这就是万大军中耐本王何?!”

    墨修尧冷笑一声道:“不知道本王就告诉你们,敢打阿璃的主意,你们通通都要死!”焚灭剑绽放出危险的光华,墨修尧随意的一挥,不远处大营内竖着的旗帜应声而倒。

    赫连鹏眼角的肌肉跳了下,随手擦掉唇边的溢出的一丝血迹,冷笑道:“在下倒是想见识一番,定王到底有多厉害!”一挥手,无数的黑衣人从大营的每一个角落涌了出来冲向墨修尧。这些人都是赫连鹏亲手训练的,身手比起麒麟相差也并不太远。北戎人生性是嗜杀,此时整个大营里被墨修尧杀得血流成河,更是激起了他们胸中的杀虐之意。一个个毫不犹豫的冲向墨修尧当真是悍不畏死。

    却见墨修尧长啸一声,白衣身影化作一道白虹射向这些人群,所到之处一样是血光四起,残肢断臂数不胜数。

    虽然睚眦暂时困住了墨修尧,但是站在一边观战的耶律野赫连真等人的脸色却是更加你那看起来。赫连真本就失血过多,刚刚又被墨修尧震成内伤更是脸色发白,眼神中充满了阴霾之色。

    虽然说赫连鹏并不像叶璃一般珍惜这些特意训练出来的属下,但是这些人到底和普通的士兵还是不一样的。即使是赫连鹏手中也不过一千多人。之前因为叶璃折了一百多人好歹还探出了叶璃的一丝底细。但是这会儿只是转瞬间的功夫,折在墨修尧手下的就有近百人了。让赫连鹏的脸色怎么能不难看?

    赫连真冷着脸道:“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墨修尧离开这里!”

    墨修尧给他的威胁感实在是太大的。如果说十八年前还是少年的墨修尧让他觉得自己的失败只是因为太过大意而心有不甘的话,今天这一次碰面却彻底颠覆了赫连真一直以来的想法。现在的墨修尧绝对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方才那只在一线之间的死亡感觉,即使是十八年前他也没有感受到过。既然不能战胜墨修尧,那么就要不择手段的杀了他!

    站一边围观的北戎士兵也被这血淋淋的场面给吓得不轻。现在这场面比起战场上其实更具有冲击力,战场上所有人都在拼死搏命,就算周围的情形再如何惨烈也没有人有功夫去管住。但是此时,他们却是眼睁睁的看着这场可以称得上是单方面的屠杀。那些平时在他们这些普通士兵眼底仿佛很厉害的黑衣人,在这白衣白发的男子跟前竟像是木鸡瓦狗一般的不堪一击。漫天雪雨洒落在墨修尧如雪的白衣上,为那冷酷嗜血的俊容更添了几分杀意。仿佛是从地狱中而来的浴血修罗。

    “啊啊…杀了这个魔鬼!”终于有人忍不住心神崩溃,不管不顾的举着兵器朝那染血的白衣人影扑了过去。可惜却还没碰到对方一片衣角便被迎面而来的剑气劈成了两半。

    “弓箭手,射!”耶律野沉声命令道。这些黑衣的睚眦或许可以困住墨修尧,甚至是可以耗尽他的内力最后杀了他。但是那是在墨修尧自己不想逃走的前提下。更重要的是,就算墨修尧不逃走,谁也不知道到底要用多少睚眦的命才能将墨修尧的内力体力耗尽,或许需要两千三千?他们没那么多人,只怕最后一个黑衣人死了,下一个就是轮到他们一试焚灭剑的剑锋了。

    霎那间,箭如骤雨。虽说朝着墨修尧射去的,但是有不少的黑衣人距离墨修尧实在是太近了。而且墨修尧身影飘忽不定,其实是无差别的射杀。墨修尧冷笑一声,抓起一个黑衣人随手一扔,顿时被射成了一个刺猬。一回身,长剑剑气挥出,远处射来的羽箭竟仿佛被什么阻挡了一般纷纷倒卷射向了原本射出他们的人。

    “耶律野,你找死!”墨修尧沉声道。

    “保护七王子!”众人大惊,前后数十个人扑到耶律野跟前方才挡住了墨修尧这含怒的一剑。挡剑的那十几个人竟只剩下三四个还护在耶律野身边。幸好墨修尧很快又被背后袭来的羽箭拉回了注意力,否则耶律野还当真是性命堪忧了。虽然捡回了一条命,耶律野却是脸色发白,看向刚刚跟自己一样逃过一劫的赫连真,不由得露出一丝惨淡的苦笑,不敢再胡乱发令。

    “墨修尧的武功…到底有多高?”看着那白衣白发的男子,耶律野忍不住低声喃喃道。

    赫连鹏捂着伤口,靠着大帐门口,流血不止的伤口不仅让他脸色发白,也隐隐有些头晕,“现在的墨修尧,恐怕已经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了。两年多前,他要杀我师傅还需要与雷震霆和凌铁寒联手。若是现在…只怕就是我师傅全盛之时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有一种人被称之为天才,似乎不需要苦练,不需要磨砺,天生的他就应该站的比别人更高。这样的天才,就连老天也会忍不住妒忌。而墨修尧,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就在整个北戎大营被墨修尧杀得胆战心惊之际,辕门外又传来了吵杂之声。

    只见一红一白两道人影从外面掠来,仿佛两道鸿影扑向墨修尧的方向。

    “墨修尧!”凤之遥的声音气急败坏,也幸好他抢先出声,不然的话,只怕也要跟那些被墨修尧蹂躏的凄惨不已的北戎黑衣人一般挨上两剑了。

    墨修尧收住剑,不悦的扫了一眼落到自己跟前的凤之遥和韩明月,道:“谁要你们多事?”韩明月但笑不语,他只是跟着凤之遥来帮忙的而已,也知道墨修尧不会领自己的情索性什么也不说了。

    凤之遥气得就差怒发冲冠了,一把抓起墨修尧道:“还不走,想死在这里?!”一般情况下,凤之遥只绝对抓不住墨修尧的,只不过这会儿墨修尧大开杀戒一番之后心中的怒气和暴虐消散了不少,倒是隐隐也有了几分疲惫之感。墨修尧就算真是武功天下第一的高手,今天死在他手下的北戎高手也不下数百,自然不可能真的一点儿也没有消耗。他只是打算把心中的怒气撒到北戎人身上顺便给他们一个警告,可没有打算将自己的命搭进去,就算凤之遥和韩明月不来,再过一会儿他也要走了。

    此时被凤之遥拉住他也不再停留,轻蔑的扫了耶律野一眼道:“走吧。”

    率先一步施展轻功往辕门外而去。

    “墨修尧?!”耶律野被那轻蔑的眼神激得顿时暴怒,怒吼道:“给我杀!”

    落在最后的韩明月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剑挥开迎面射来的箭,纵身而起也向外面飞去。

    凤之遥敢与韩明月直闯北戎大营,自然不会没有准备。三人出了大营依然被身后的北戎大军追着不放。不过才追出不到两三里路就见对面墨家军黑云骑正严阵以待。墨修尧三人落入墨家军中,转身看着追上来的北戎大军两军对峙。

    “墨修尧,总有一日,本王要你死得难看!”看着对面坐在马背上一身白衣染血的墨修尧,耶律野怒道。墨修尧轻哼一声,长剑一指耶律野冷笑道:“这话正是本王要跟你说的。今天给尔等一个教训,若有下次,本王定要取你狗命!回营!”

    看着墨修尧在墨家军的簇拥下悠然离去,耶律野面色铁青,“回去!”

    耶律野一行人回到营中,墨修尧今天这一闹北戎大营内普通士兵死伤两百多人,赫连真和赫连鹏特意训练的睚眦死伤更是高达四五百之多。焚灭剑削铁如泥,别说是刺中要害,就是剑气碰到哪儿也要重伤半死。那些受伤的士兵跟死了也没什么差别了,以后再也上不了战场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毕竟比起上百万的大军,几百个人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一场屠杀对北戎士兵造成的心理阴影才是最严重的事情。仅凭定王一个人,就在数十万大军的大营中纵横来去杀得血流成河无人可挡。这让本就对墨家军的名声有些压力的北戎士兵对定王的名号更是多了十分的恐惧。

    “七殿下。”大帐里,赫连鹏跪倒在地。刚刚重伤却没能好好休息让他刚毅的脸容也多了几分憔悴和虚弱。耶律野神色冷漠的盯着他道:“你有什么话要说?”今天的事情,说来说去也是因为赫连鹏去对付叶璃才造成的。原本耶律野就不同意赫连鹏如此做,倒不是说他不想对付叶璃,而是叶璃身为定王妃身边必然有无数的高手保护,想要成功的几率实在是太低了。更何况,曾经对叶璃出手的人的下场可还在那里摆着呢。

    果然赫连鹏计划失败,却引来了墨修尧如此疯狂的报复。这一次,他们损失的并不是那几百个士兵的命,而是北戎大军上下的士气。这样的情况只怕没有几场惊人的大胜仗是无法回复了。

    赫连鹏默然,垂首道:“末将无话可说,请殿下降罪。”

    耶律野盯着赫连鹏半晌,才叹了口气道:“算了,你也受了重伤,起来吧。将伤养好了再做计较。”虽然耶律野因为赫连鹏引来的此时十分不悦,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自断臂膀的事情来。挥挥手示意赫连鹏起身,赫连鹏谢恩站起身来。

    耶律野看向坐在一边的赫连真问道:“舅舅可有什么看法?”

    从回来之后赫连真一直沉默不语,见耶律野问自己才叹了口气道:“没想到短短十几年,墨修尧的变化竟然如此惊人。殿下,若是墨修尧此人不除,必然会成为我北戎的心腹大患。”

    耶律野皱眉道:“舅舅这话说的不错。但是,这天下想要除掉墨修尧的人多不胜数,又有谁成功过?如今的墨修尧也不是当年的墨修尧了。”当年定王府还有大楚皇室掣肘,所以他们才能有空子可转,乘机给了定王府致命一击。只可惜大蛇不死,才让墨修尧长成了今日北戎最大的敌人。而如今的定王府却早已经脱离大楚,墨修尧一个人说了算了。更兼定王府上下齐心根本无懈可击。

    赫连真垂眸道:“今日看来,定王唯一的弱点便是定王妃了。”

    “舅舅!万万不可!”耶律野厉声道。

    赫连真一怔,不解的看着耶律野。耶律野无奈的苦笑道:“舅舅,今天的事情你还没看明白么?以后不必在叶璃身上打主意了。除非,墨修尧死了,谁也不能再动叶璃了。”墨修尧今天的举动很明白的告诉了所有人,谁敢动叶璃他就算死也会将其斩杀。幸好今天的事情是能算是一个警告,如果墨修尧今天真的打定了主意要杀他们,就算最后墨修尧力竭而死只怕死之前他们三个一个也逃不了。

    当权者总是喜欢说不惜一切代价,但是这个一切代价中绝对不会包括自己。如今命都没有了,杀了墨修尧又怎么样?灭了定王府又如何?得到好处的还不是别人么?

    赫连真沉吟了许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定王府倒是出了一个情种,”

    赫连鹏起身对耶律野道:“殿下,末将请命去灵鹫山大营。”

    耶律野皱眉道:“你还想对付叶璃?”

    赫连鹏道:“末将不会再对定王妃下手。但是定王妃如今坐镇灵鹫山大营,我军那边也需要有人镇守。定王妃足智多谋,末将看驻守在那边的人只怕是,”

    耶律野想了想,才点头道:“如此也好,你养好了伤就过去吧。不要再招惹叶璃了。”末了,耶律野还是忍不住警告道。赫连鹏点头道:“末将明白,末将的伤势不重,明天就可以启程。”

    “你去吧。”耶律野挥挥手不再多说。

    墨家军大营中,凤三公子气势逼人,俊美的脸上怒气腾腾的瞪着主位上某个正慢条斯理的包扎伤口的某人,嘴里吐出的话刻薄的若是一般人听了都要忍不住羞愧的抹脖子自尽以求解脱了。

    但是刚刚一番杀戮之后的定国王爷却显然心情十分舒畅,丝毫不将凤三公子的怒骂放在眼里。也不要人帮忙,只是随意的扯过摆在一边用来包扎伤口的布巾将胳膊上的伤口包扎一番,至于其他的小伤根本懒得理会。

    “凤三,你什么时候变成老太婆了?唠唠叨叨你烦不烦?”扎好了伤口,墨修尧才抬眼淡淡的扫了凤三公子一眼,淡然道。

    凤三公子不由得一噎,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怒吼道:“墨修尧,你他妈找死别拖着定王府上下跟你一起死!一个人去闯北戎大营,你定王爷武功天下第一,你了不起你怎么不去把耶律野北戎王雷震霆还有墨景黎都给杀了?!全都死光了就天下太平了。当然,最后别忘了也给你自己一剑抹脖子算了。”说到最后,凤三公子怒极反笑朝着墨修尧露出一丝恶意嘲讽的笑容。

    “聒噪。”墨修尧淡淡道。

    凤之遥气结,随手操起手边的东西就向墨修尧砸了过去,然后拍案而去,“你爱死就去死,老子不干了!”说完气冲冲的往外面走去。幸好这帐子里只有韩明月韩明晰两兄弟,若是让墨家军众将领看到了,凤之遥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墨修尧皱了皱眉,随手接下了凤之遥扔过来的东西,“站住,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灵鹫山!”

    “敢去找阿璃,本王打断你的腿。”墨修尧阴恻恻的道:“行了,今天的事本王心里有数。不过是给耶律野一个教训罢了,以后不会再来了。你们也累了,回去休息吧。”说完,挥挥手定王转身出了大帐飘然而去。留下深受打击的凤之遥坐在那里发呆。良久才反应过来,“墨修尧!老子救了你的命你要打断我的腿?!”什么叫有异性没人性?这就是了。什么叫为了老婆插兄弟两刀?看定王就知道了。

    韩明月和韩明晰对望一眼,同情的拍了拍凤之遥的肩膀也走了出去。

    墨家军大营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在定王殿下严厉的可称得上是威胁的命令之下,自然是不会传到叶璃的耳中。叶璃带着秦风等人当天晚上便到了灵鹫山大营。灵鹫山因为不是主战场,又有飞鸿关最为依托。本身兵力就不多的定王府自然不会在这里布置太多的兵马。只有原本是张起澜帐下的一个副将周敏率领五万墨家军外加五万原本大楚的兵马镇守在此。

    叶璃一行人到达的时候并没有提前通知,自然也没有人出来相迎。但是在大军外围看到的情形却让叶璃直皱眉头,此时早已经是深夜,一般墨家军此时除了巡逻守卫的士兵以外早应该已经入睡了。但是叶璃等一行人还没靠近大营,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喧闹声。这并不是军中出了什么事情的喧闹声,而是军中士兵正在饮酒嬉闹的声音,叶璃清丽的容颜顿时沉了下来。

    卓靖等人本就是暗卫出身基本上没有在军中待过,秦风原本也是黑云骑出身,黑云骑军纪只会比普通的墨家军更严,竟是都没有见过这种情形,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还是云霆和陈云二人都是从军中出来的,云霆轻咳了一声,低声道:“王妃,这应该不是墨家军的将士,而是我们收复大楚失地之后收拢的各地的原大楚兵马。”云霆是在大楚军中待过的,虽然慕容慎也算得上是军纪严明了,但是总还是有些阳奉阴违的。更听说过许多军纪松散不堪的情况。这些大楚兵马被北戎打得落花流水,若不是墨家军收拢他们,几乎要与流寇无异了。出现这种情况,云霆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

    叶璃很快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灵鹫山大营是墨家军和大楚军各办。大楚这些残兵无论战力还是各方面自然都比不上墨家军,说不定就有人破罐子破摔。周敏本就是刚刚赌上一面,只怕也不好管束他们。

    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叶璃淡淡道:“进去看看吧。”

    见他们一行人出现在大门口,原本正在划拳作乐的守卫总算还记得自己的职责,连忙站起身来厉声问道:“来者何人?”

    叶璃沉声问道:“周将军何在?”

    那侍卫一看来人中居然还有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不由升起几分轻视之心。挥挥手道:“军营重地,岂是你一个妇道人家能问的?还不快走。”

    “放肆!”秦风沉声道:“定王妃嫁到,还不让周将军快出来接驾。”

    几个侍卫不由一愣,打量了叶璃几人一眼,不禁哈哈大小起来,“你说她是定王妃?一个弱不经风的黄毛丫头居然敢冒充定王妃,好大的胆子!我看你们是北戎的奸细吧?”不得不说,定王妃威名太盛,但是见过叶璃的人却并不多。而叶璃的外貌又太具有欺骗性,在夜色下看上去倒真像是一个弱不经风的大家闺秀。

    “她若是定王妃,我岂不就是定王了?”一个守卫得意的笑道。

    “放肆!”秦风勃然变色,几名守卫还没看清楚他是如何行动的,刚刚说话的那人就已经被他一把抓了过来,狠狠的一甩摔到了旁边的辕门上,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那人惊骇的抬起头来,一把明晃晃的剑已经顶上了他的喉咙。秦风冷笑道:“胆子不小,你是不想活了么?”

    其他人也被这突然起来的变化吓了一条,立刻高声惊呼起来,就连敌人来袭的时候的信号和战鼓都忘了。看得叶璃等人更是直皱眉头。

    很快大营里便更加热闹起来了。许多士兵匆匆赶来却是一个个都是一副七零八落的模样。见到大门口竟然不是敌方的兵马,却是几个长相出众的男女,倒是纷纷愣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一个醉醺醺的将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那几个守门的侍卫才连忙上前禀告道:“启禀将军,这几个人冒充定王妃,还想要闯营……”

    “什,什么?大胆……”那将领正要发怒,一块墨色的玉佩递到了他的眼前,卓靖冷冷道:“看清楚了?”

    那将领蓦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墨色玉佩上一个气势非凡的定字,腿下不由得一软,“定…定王妃?”

    叶璃上前,淡淡的看着他道:“你是何人报上明白?周将军在何处?”

    那将领连忙道:“末将…末将原是大楚洛州城总兵,孙耀武。周敏…周将军的大营还在离此处十里外的地方。”原来,自从周敏与这孙耀武一起奉命驻守在此之后,墨家军和这些大楚残兵一直就相处不睦。这些残兵被北戎人打得惨不忍睹,上了战场也几乎没有什么用。若不是担心他们流落在外祸害百姓,只怕早就让他们卸甲归田去了。

    周敏本就是刚刚独当一面,威信不足。墨家军上下纪律严明还好说,这些大楚的残兵他却是管不住的。无奈之下,周敏也不指望他们做什么了,只让他们在战场一后的十里外扎营,自己带着五万墨家军士兵驻守在前方提防北戎人。因为与飞鸿关离得近,飞鸿关尚有元裴的二十多万兵马驻守,倒也不是十分为难。

    如此情形,便是叶璃也气的不轻。若不是叶璃坚持来灵鹫山,说不定将来两军开展,第一个要出问题的就是这个地方了。

    “末将不知王妃大驾来临,没能远迎还请王妃恕罪。请王妃先到营中稍事休息,末将这就派人去请周将军过来。”孙耀武打仗如何不得而知,拍马逢迎的本事倒是十分熟练。叶璃心中不悦,正要拒绝离开,前往周敏的军营,远出传来一阵整齐有致的马蹄声,不到片刻,之间当先一个中年男子策马而来,停在门口翻身下马,到了叶璃跟前一掀战袍单膝跪地,“末将周敏,见过王妃。”

    ------题外话------

    万更好辛苦哟哟~亲爱哒们快来亲亲偶吧~偶爱乃们不解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3.冲冠一怒为红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3并对盛世嫡妃363.冲冠一怒为红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