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两情缱绻,江南急报

    367。 两情缱绻,江南急报

    黑云骑如黑色的旋风一般瞬间席间了整个战场。须发皆白的元裴老将军亦是老当益壮,亲自骑着战马率兵而来。看到叶璃安然无事,明显也是松了口气。

    “末将见过王妃!”

    叶璃连忙伸手扶住要拜下去的元裴笑道:“老将军不必多礼,多亏了老将军即使感到。”元裴站起身来,笑道:“末将不过是带兵前来接应罢了,王妃这些日子苦守灵鹫山才是万分辛苦。末将佩服。”

    看着老将军一脸严肃的模样,叶璃不由得莞尔一笑道:“还是等这场仗打完了咱们再互相称赞吧。”元裴也不由得一笑,望向不远处还在和韩明月缠斗的赫连鹏脸色一变道:“那小子便是赫连真的儿子?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墨家军上下对赫连真的痛恨远远超过了旁人,赫连鹏既然是赫连真的儿子,自然也免不了受那池鱼之殃。叶璃笑道:“确实是赫连真的养子。”

    元裴连连点头道:“好得很,当年老夫没有机会会会那赫连真,今天擒了他的儿子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赫连鹏与韩明月打斗中,韩明月一脸轻松随意。他没有非要赢的想法,自然也就不着急了。而赫连鹏见一时半刻和韩明月分不出胜负,却暗暗心急。但是韩明月的武功却不是能让他想打就打想走就走的。等到黑云骑冲到跟前的时候赫连鹏便知道大势已去,再如何心有不甘也知道此时再不走就当真走不了了。心中一横,拼尽了全力朝韩明月连连挥出几刀,如此拼命的架势到时让韩明月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赫连鹏这才趁机甩开了韩明月朝远处击退而去。

    “定王妃,来日再领教定王妃的高招!”落在一匹马上,赫连鹏一提缰绳便往北边奔去。原本正在跟墨家军交战的北戎士兵一见主帅都走了,也连忙跟着撤退了。

    元裴见状,还想要指挥兵马追上前去,却被叶璃拦住了,“赫连鹏手下最少还有十几万兵马。不用追得太急了,何肃他们也该回来了。”

    元裴听了叶璃的话,也只得停了下来。他还有要镇守飞鸿关的重任,也确实不能将时间花在和赫连鹏对峙上。

    赫连鹏带着剩下的残兵退去,却在路上又遭到了刚刚夺下了惠城回来的增援灵鹫山的何肃的拦截,后面还有重整兵马之后的叶璃的追击。前后夹击之下赫连鹏又吃了不小的亏。最后只能带着残余的几万人马返回北戎大营。

    打退了赫连鹏之后,叶璃才留下周敏镇守西路军这边,自己带着何肃和孙耀武返回了墨家军大营。

    北戎大营内,耶律野脸色阴沉的盯着跪在大帐中央的赫连鹏,怒气勃发,“将近四十万大军,你就给本王带回来这几万人?赫连鹏,你好本事!你还敢违抗本王的军令?!你以为你是个什么玩意儿?”耶律耶的怒气不仅是因为赫连鹏的手下损失惨重,这些日子,北戎大营这边的损失比起赫连鹏也是只多不少。但是赫连鹏抗命不遵的事情却给了耶律野一个很好的发泄借口。所以赫连鹏回到北戎大营之后第一件事事情便是被耶律野骂的狗血淋头。任何一个领兵的主帅都不会喜欢这样肆意妄为的属下。

    坐在一边的赫连真脸色也很难看,赫连鹏是他的养子,又是他教出来的。耶律野这样当着他的面骂赫连鹏打得也是赫连真的脸,但是这一次确实是赫连鹏的错。就是赫连真想要说情也说不出来什么。

    等到耶律野发泄完了,赫连真才沉声道:“七殿下,如今墨家军气势正盛,咱们在这里发火也无济于事。”这段日子,墨家军一路势如破竹,北戎大军被逼得连连后退,已经退出了两百余里。若非如此,当初耶律野也不会那么着急将赫连鹏的大军调回来。谁知道赫连鹏抗命不遵,反而让二十多万大军白白消耗在了灵鹫山。

    “舅舅有什么看法?”耶律野压下了心中的怒气,沉声问道。

    一时间赫连真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当年赫连真能够胜过墨家军多半都占了先一步得到了墨家军布防图出其不意的优势。但是现在的墨家军可不是十几年前的墨家军,也没有另一个脑残的楚帝能够送布防图给他们在墨家军背后捅刀子。

    沉思了良久,赫连真才沉声道:“墨家军战功彪炳,单凭我们只怕是很难将之拿下。我们需要合作伙伴。”

    “合作?”耶律野凝眉道:“我们现在能跟谁合作?北境已灭,而西陵。南边有墨景黎虎视眈眈,只怕短时间内雷振霆是不会跟墨家军交手了。”

    赫连真沉声道:“那就拉西陵和大楚一起来。雷震霆不会不知道,一旦我们北戎完了,下一个要面对墨家军的就是他西陵。如果能够先灭了墨家军他一定会答应的。”

    闻言,耶律野不由得沉思起来。半晌才问道:“就算如此,那墨景黎又该如何是好?一旦雷震霆与墨家军交战,墨景黎肯定会越过云澜江对西陵出手,到时候还是功亏一篑。”

    赫连鹏道:“墨景黎跟墨修尧的恩怨绝不比我们少,只要能够说动他。大不了灭掉墨家军之后许一些好处给他就是了。”听了赫连鹏的话,耶律野也有些意动。墨景黎这个人他也是见过几次,自然也有几分了解。空有大志但是目光短浅能力也一般,如果能许给他足够的好处,说不定真的可以让让他先跟他们连起手来对付墨修尧。只起手来对付墨修尧。只是能给墨景黎的好处却必须是从雷震霆那里出的,所以他们必须要有一个人能够说服镇南王雷震霆。但是雷震霆却并没有墨景黎那么好对付。

    “舅舅有什么人选可以去说动雷震霆么?”他们北戎人能说会道的本来就不多,一时间耶律野也想不出来能派谁去说服雷震霆。

    赫连真笑道:“末将愿意亲自去一趟。”

    耶律野微微皱眉,看了看赫连真眼中闪过意思担忧。这么多年过去,耶律野渐渐的觉得自己这位舅舅已经不像是当年威震北戎的飞骑大将军了。反而倒是渐渐的有了几分中原的政客的味道。虽然对墨修尧恨之入骨,但是却似乎已经放弃了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战胜墨修尧的想法。一时间,耶律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想了想,自己手下确实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耶律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此事就有劳舅舅了。”赫连真笑道:“七殿下请放心,属下一定不会辜负殿下的期望。属下走了之后,与墨家军的战事能打则大,不能打便先坚守就是。一旦西陵和大楚两军动了,殿下这里的压力就会立刻减轻许多。”

    耶律野点头道:“本王知道了。”

    赫连真看了一眼依然跪在地上的赫连鹏一眼,有些犹豫的道:“赫连鹏……”耶律野看赫连鹏不顺眼,刚才也没叫他起来,赫连鹏也就只好一直跪着。

    “起来吧。”耶律野淡淡道:“先回自己的帐子里呆着,回头本王在看看让他做些什么。”

    赫连真也知道多说无益,只得点头道:“多谢七殿下宽恕。”

    赫连鹏站起身来,“多谢七殿下。”耶律野冷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出了大帐回到赫连真的营帐中,赫连鹏重新跪了下来,“请父亲责罚。”赫连真脸色冷硬的看着了半晌,才终于问道:“我告诉过你,灵鹫山只要固守就可以了?谁让你去给定王妃死磕的?”

    赫连鹏低下头沉默不语。

    赫连真盯着他冷冷道:“七殿下下命召你回来,以你的聪明会看不出那是我的意思?你居然还敢抗命不遵!赫连,我一直对你报以厚望,但是自从出征以来,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赫连鹏无言以对,不仅是赫连真对他失望,即使是赫连鹏自己也对自己有些失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会败在定王妃的手里,还败得如此狼狈。

    赫连鹏虽然出身北戎,并且还是被赫连真收养的孤儿,但是他却拜的可称得上是中原第一高手的慕容雄为师。苦学武艺和中原文化,一直以来,他自觉自己和那些被中原人称之为蛮夷的族人是不一样的。这样的想法,即使是跟着养父上了战场在七皇子手下效命也没有改变过。隐约的,他甚至有些看不起那位高高在上的七王子。但是经过了这一败之后他方才明白,自己北戎人并不是自己认为的那么愚蠢鲁莽,他们甚至并不比自己为是的自己差。至少,目前北戎战场上,除了与定王正面为敌的中军大营以外,其他各路兵马中就属自己败得最难看。直到这一刻,赫连鹏才真正的冷静下来将自己放在一个将领的位置上去思考问题。可惜,他的醒悟和冷静却付出了十几万北戎士兵的生命才换的。

    看着赫连鹏脸上灰败的神色,赫连真才叹了口气道:“起来吧。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你,败在定王妃手中的人你也不是第一个。这是你第一次上战场,难免会有些疏漏。”只要是男人,毫无意外的都会有一种大男子唯我独尊的想法。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即使叶璃名震天下,再多的人如何说定王妃如何如何厉害。甚至是她的敌人自己也知道她不简单,但是行事的时候却依然很容易轻敌。并非他们大意自傲,这是这个时代的男人骨子里与生俱来的缺点。他们太习惯将女人弱不禁风依附男人而生,即使有几个厉害的,那厉害却也是有限的。

    赫连鹏站起身来,有些惭愧的道:“父亲恕罪,孩儿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

    赫连真点点头道:“父亲教养你长大,教你行军打仗,帮你拜中原明师学武功,为的就是有一天你能替为父打败墨修尧,也为你自己成就一番不世功勋,你不要让父亲失望。”

    赫连鹏点点头,有些担忧的看着赫连真道:“父亲当真打算亲自前往西陵劝雷振霆与墨景黎和北戎结盟?”赫连真点头,叹气道:“单凭我们北戎之力,想要打败墨家军只怕没有什么希望。更重要的是,一旦我们兵败,可就不是撤出中原那么简单的事情,只怕回到北戎王庭之后北戎就再也没有赫连家和七王子的立锥之地了。所以,这场仗,只能赢不能输。无论如何,也要说服雷振霆对定王府动兵。”

    “雷振霆只怕么那么容易说服。”赫连鹏道。要同时说服雷振霆和墨景黎,就必须要雷振霆让出一部分已经到手的利益给墨景黎。雷振霆又岂会那么轻易同意拿已经握到手中的东西,却换那尚在虚无飘渺的未来的东西?

    “不用担心,只怕雷振霆自己也着急着想要对付定王府呢。”赫连真笑道,“雷振霆年纪已经不小,但是他的儿子雷腾风却没有他父亲的雄才大略。一旦雷振霆将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定王府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西陵。与其如此,雷振霆必然会选择先下手为强。但是大楚和墨景黎却又成为了他的后顾了他的后顾之忧,只要我们替他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他自然就会同意起兵。”

    赫连鹏沉默了一会儿,才拱手道:“父亲深谋远虑,孩儿不及。”

    赫连真拍拍儿子的肩膀,笑道:“父亲要收拾行装准备动身了,你去吧。”

    “孩儿告退。”

    墨家军大营里,好不容易盼到了爱妻回来的定王爷却没能够如愿的享受娇妻在怀的无边艳福。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跟前神色淡然的看着自己的爱妻,一脸的委屈。

    “阿璃,你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定王爷小心翼翼的望着王妃,柔声问道。幸好帐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不然还不将墨家军上下一大群不知道定王殿下真面目的将领吓掉了下巴。虽然是这么问着的,但是墨修尧何等聪明,怎么会不知道阿璃如此模样到底是为了哪般?一边望着叶璃,一边极快的在心里盘算到底是谁敢坏他的事。

    叶璃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悠悠道:“王爷多虑了,哪儿有人能惹我不高兴?”

    “阿璃……。”终于忍不住了,墨修尧扑过去紧紧的搂住叶璃的腰,下巴在她肩头上蹭了蹭,“阿璃,我错了……”叶璃终于正色看他了,淡淡问道:“王爷哪儿错了?”

    “我不该一个人跑到北戎大营里去。”墨修尧抬眼瞥了一眼叶璃的神色,连忙道。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件事叶璃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冷笑一声道:“定王殿下武功天下无双,自然是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去了。这算什么错,王爷又何必让人瞒着我。若是我早些知道了,妾身也好为王爷喝彩啊。”连妾身都出来了,看来是真的气坏了。墨修尧在心中暗暗叫苦,定王爷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就怕爱妻生气。凤之遥老是嘲讽他是妻管严,说得还真没错,可惜他却是甘之如饴啊。

    “阿璃,我生气么…要是你真的被赫连鹏绑去了怎么办?我当时就想杀了赫连鹏,再杀了赫连真和耶律野,这样就再也没有人敢伤害阿璃了。”不理会叶璃的挣扎,墨修尧紧紧的将她圈在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道。听着这仿佛带着一丝委屈和恐慌的声音,叶璃只觉得心口一阵抽痛,哪里还能发出半点怒气?

    抬手轻轻顺了一下他垂在自己胸前的银色长发,叶璃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将他靠在自己身上的脸抬起来,与之对视,叶璃轻声道:“我身边多得是人保护,赫连鹏哪里绑得了我?”

    “但是我听到了之后就是很害怕,我控制不住那种感觉…。我只想要阿璃永远留在我身边,片刻也不要离开。”墨修尧低哑的声音显示了他的认真。叶璃只觉得眼眶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流出来了。只得低头见头靠在他的肩上,低声道:“你难道没想过,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要怎么办?小宝还有麟儿和心儿要怎么办?”

    如果你出了事,我要怎么办?墨修尧只觉得这是世间最动人的话语。比喜欢比爱更让他觉得万分欢喜。阿璃一向十分独立和坚强,这样的话,却是墨修尧听到过的她所说的最软弱的话语了。

    “我不会有事的,就算是为了阿璃我也不会出事的。”墨修尧心情愉悦的保证道。如果顺利的话,连他单枪匹马去闯北戎大营的事情也可以就此蒙混过关了。然后他就可以跟阿璃……

    “我说我不会有事,让你不用担心。你信不信?”叶璃抬起头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正好将某人还没来得及收回的得意的笑容看进眼底。墨修尧的俊颜顿时一垮,“阿璃,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见他如此模样,叶璃也只有无奈的叹息。墨修尧这性子当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在人前的时候明明还是一方霸主威仪纵横的模样,但是在人后有时候却幼稚的脸墨小宝都不如。但是即使如此,叶璃也依然清楚,这样耍赖撒娇的模样只在人后显露并不表示这就是好他的真性情。墨修尧的真性情早在十几年前那惊天动地的变故中无可避免的沾染上了阴狠暴戾的一面。无论将来如何,世人都再也不会见到当年那个传说中肆意飞扬却心性秉直的天之骄子了。

    就如同这次的事情,以墨修尧之智怎么会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解决。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不仅是为了震慑敌人,也是为了个自己心中的戾气寻找一个发泄的出口。叶璃足够了解墨修尧,所以许多时候她愿意纵容他,但是同时却又忍不住担心他有一天必然会伤人伤己。

    “阿璃,你讨厌我么?”见叶璃许久不说话,墨修尧突然开口问道。半垂的俊容划过一丝难过和委屈,但是叶璃却能分得清楚这一次并不是如刚才那般在自己面前故意为之好令自己消气。

    墨修尧抬起头来,望着叶璃的眼神有几分阴郁,更多的却是隐藏在眼底的忐忑不安,“阿璃不能讨厌我,这个天下,谁都可以讨厌我,就是阿璃不能。阿璃休想离开我!”叶璃了解墨修尧,十年相伴墨修尧自然也足够了解叶璃的。虽然叶璃平日行事从不拖泥带水,当断则断,心性坚定比男儿还要更甚几分。但是从本质上讲叶璃不是一个嗜血好杀的人,如果没有这些年的这些事,墨修尧相信就是一个平凡的王府主母,贤妻良母叶璃也可以做的一样好的。她不怕杀人,但是心中却是一片平和没有任何的戾气和杀意。所以,潜意识里墨修尧并里墨修尧并不希望叶璃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即使他知道这些根本瞒不住叶璃,所以平日里无意识的在叶璃面前便会显露出极为幼稚的一面,却是希望以此遮掩自己那不愿暴露在人前的一面。事实上,即使墨修尧今天坐在大庭广众哇哇大哭,世人也不会认为定王真的就会幼稚如孩童,只会认为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罢了。

    墨修尧当真是很少见自己阴鸷的一面暴露在叶璃的面前,所以即使是叶璃也不免为他话语中的森冷感到一丝寒意。但是叶璃心中却明白,墨修尧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含笑轻抚着他依然还有一丝阴郁未散的俊颜笑道:“说什么傻话,当初那么多事情都过了,现在眼看着就要享福了我再离开你不是傻了么?”

    见到叶璃笑意吟吟的眼中没有丝毫的不悦和厌恶,墨修尧脸上的神色也多了许多暖意。抬手握住叶璃的手,低喃道:“阿璃,只要阿璃永远都在我什么,无论阿璃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

    叶璃没好气的掐了他一把,“你好好的别胡闹让我担心就好了。你还敢说我如果怎么样你要将小宝扔去做乞丐,你要是出了事,你知道我会干什么么?”

    墨修尧抬眼看着她,叶璃笑吟吟的道:“你若是出了事,我就带着定王府的所有财产改嫁。到时候小宝肯定是不会做乞丐的,嗯…你懂的?”

    墨修尧脸色一变,也顾不得叶璃还在跟自己升起,一俯身便将她压倒在榻上,“不许!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许嫁给别人,不然我就杀了所有的人!”

    叶璃挑眉,“你都死了还想杀谁?”

    墨修尧愣了半晌,眼中的神色变幻不定。盯着叶璃好半天才终于平静下来,靠在她颈边闷闷的道:“我才不会死。要死也是他们去死,我和阿璃会白头到老的。”

    看着某人一脸郁闷的模样,叶璃忍不住低低的笑出声来。抬手轻抚着他一头银发笑道:“王爷现在可不是已经白头了么?”墨修尧抬起头来,望着她清丽含笑的娇颜,道:“我要等阿璃头发也白了,才算白头偕老么。阿璃,你不生气了是不是?”

    叶璃轻声叹息道:“你要说话算数才是,若有下一次,我可就不只是生气而已了。你知不知道听到赫连鹏说你独闯北戎大营的时候我心里有多害怕?”这话到不是叶璃在吓墨修尧,当初听到赫连鹏的话她当真是吓得不轻。虽然知道墨修尧没事,但是今天墨修尧能为了她被赫连鹏拦截的事情去闯北戎大营,明天就有可能去做更危险的事情。除非叶璃什么都不做,从此就待在墨修尧身边寸步不离。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

    “以后不会了,以后绝对不会让阿璃担心了。等我弄死了那些讨人厌的家,我们就去游山玩水,再也不管这些事情了。到时候阿璃想去哪儿我便陪着阿璃去哪儿。”墨修尧连忙保证道,一边在心中默默算计着。原来是赫连鹏泄了他的底,很好很好…。十分记仇的定王爷在心中重重的为赫连鹏记上了一笔。

    虽然这些年一直不疾不徐,但是墨修尧想要弄死某些人的信念却是极为坚定的。叶璃也不去管他,比起那些不相关的人,只要眼前的这个男人平安无事才是最重要的,“好,我等着你。”

    墨修尧暗暗松了口气,阿璃很少生气,但是一旦生气起来却是非常的难哄。女人喜欢的珠宝礼物甜言蜜语对她来说都没用,不过看到叶璃如此担心自己,墨修尧心里却也是万分欢喜的,亲昵的以鼻间蹭了蹭叶璃纤细的脖子,在脸上唇边落下细细的吻,“阿璃,有你陪着我真好……不要离开我……。”

    如果人生中没有遇到她,墨修尧几乎可惜想象自己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的。终有一天他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仇恨和戾气,他会毫不犹豫的以最快的速度毁了大楚,毁了整个天下,甚至因此而毁了墨家军和定王府也在所不惜。真是因为有了叶璃,他想要和阿璃永远在一起,看着阿璃在自己身边幸福愉悦的生活。后来又有了墨小宝,虽然那小混蛋调皮捣蛋专门和他作对,让人恨不得他没生出来过。但是他还是想看着他平平安安的长大然后去祸害别人。而不是像曾经的自己一样满腹的痛苦隐藏在暗处默默的以仇恨滋养出心中的阴毒和杀戾。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他才能一步一步的放慢脚步去平衡去算计,慢慢的壮大定王府的势力,让自己在这乱世中先立于不败然后再去消灭那些让他痛恨的人。而不是从一开始就直接选择同归于尽。

    墨修尧轻声低喃中蕴含的深切入骨的痴迷,让叶璃也不由的情动。前世今生,两生两世何曾有一个人如墨修尧这般深爱自己。不是因为她的家世,也不是因为她的能力,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叶璃这个人。而自己,又何曾如此的怜惜心疼过一个人?即使知道眼前的男子从来都不是如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无害,甚至在他心中蕴藏着无数的怨毒和杀意。若是在从前,只怕早就当成有反社会倾向的未来罪犯小心提防了,而现在,她却只担心他会因此而伤害到他自己。

    “傻瓜,除了你身边我还能去哪里?”扶住他贴着自己的俊颜,叶璃抬起头慢慢的吻上那微凉的薄唇,“修尧,我爱你。你明白么?在我心中,你才是最重要的。无论你是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爱的人。”

    墨修尧怔住,为这从天而降这从天而降的恍如天音的话语而狂喜莫名。他扣住叶璃的后脑,反客为主的加深了这个吻,“阿璃,我爱你…。墨修尧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个……。”

    大帐中,一对结缡十载的夫妻,一对有情人紧紧相拥,缠绵悱恻……

    “启禀王爷,王妃,凤之遥求见!”大帐外,凤之遥的声音不高不低的传来,却正好的打断了两情缱绻的两人。墨修尧顿时脸色一黑,恨不得一掌将凤之遥甩到十万八千里远。

    见他如此,叶璃不由得莞尔一笑伸手推来了墨修尧站起身来往里间去整理衣饰去了。墨修尧这才黑着脸让凤之遥进来。一踏进大帐,凤之遥就觉得一股阴冷的怨念扑面而来。再抬头一看正盯着自己的墨修尧只觉得莫名其妙。难道王爷被王妃责骂了,所以心情不好么?但是…被妻子骂了将怒气迁怒到属下的身上,当真是君子所为么?

    但是凤三公子显然高估了定王爷的人品。别说是迁怒了,就算是直接拿他撒气定王殿下也不会有丝毫的心理负担的,何况这会儿还被某人打断了好事。墨修尧阴测测的盯着凤之遥,“凤三,什么事?”最好是有事,要是凤之遥敢说是来找他喝酒聊天说笑的话,就准备回去收拾东西,一辈子去西域边陲之地窝着吧。

    凤之遥挑了挑眉,他还真有重要的事情,“刚刚接到消息,赫连真离开北戎大营悄悄南下去了。”

    墨修尧扬眉,“南下?赫连真南下干什么?”赫连真这辈子也没去过江南,他不会迷路么?凤之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王妃一回来某人的脑子就开始不好使了么?“咱们在打仗,北戎人还在节节败退。赫连真不在军营里待着还往南方跑,王爷觉得他是去游历的么?”

    墨修尧这会儿总算将心思从方才的欢喜和对凤之遥的仇视中拉了回来,淡淡道:“他想要联合雷振霆对付定王府。”

    “恭喜王爷,原来您脑子还在。”凤之遥没好气的嘲讽道。

    墨修尧盯着他,突然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凤三,本王发现你最近对本王十分不满。”凤之遥不由得一抖,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人从来就不是个宽宏大量不记仇的主儿。他确实对墨修尧很不满,但是没必要让他知道以后再造就更多的不满了啊。最重要的是,墨修尧真要整治人他可吃不消。从小倒霉到大以至于性格扭曲的墨景黎就是殷鉴。

    “怎么会,王爷德配天地,威震四方,熟悉钦佩都来不及了。”凤之遥赔笑道。

    “虚伪。”墨修尧轻哼。

    凤之遥无语望天,你老高兴就好。偶尔虚伪什么的…。也没什么嘛。

    “你们在说什么?”叶璃从里面出来,有些好奇的看向神色各异的两个人。凤之遥看看从里面出来的王妃,再看看一脸阴沉不悦的墨修尧,摸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悟了。

    “启禀王妃,赫连真秘密南下。属下正在请示王爷是否派人拦截。”凤之遥正色道。

    闻言叶璃看向墨修尧,墨修尧懒洋洋的道:“拦他干什么?拦住了赫连真也还会有别人。就算没有,咱们早晚也还是要跟雷振霆动手的。”凤之遥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墨修尧道:“就算咱们迟早要和雷振霆对上,但是现在同时对上两家,是不是有点……”一前一后的分而击之肯定要比同时对上两个强国要容易一些。

    墨修尧含笑看着他,伸手一根手指摇了摇笑道:“不是两家,是三家。你以为墨景黎是吃素的么?”

    听了墨修尧的话,凤之遥也忍不住变了颜色。墨家军单独对付北戎或许可以稳胜,但是多了一个雷振霆就有些左支右绌了,若是再多一个墨景黎…,墨景黎就算再蠢那也是上百万大军,三家加起来就算是几百万头猪,也够把墨家军踩死了。

    “王爷……。”

    墨修尧摆摆手笑道:“不用担心,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本王还玩不过他们不成?”

    我只怕你把我们玩死了。凤之遥在心中暗暗腹诽,一面瞥眼去看叶璃。叶璃低下头沉思着,脑子里却也没有停下不停地盘算着当前的局势,“咱们速战速决能够将北戎先一步解决了么?”

    墨修尧摇头笑道:“既然赫连真走了,以后耶律野肯定会死守不出。想要速战速决是不可能了。”耶律野可不是那些一激就能冲出来跟你拼命的莽夫,如果他想要龟缩在壳子里不出来,一时半刻还真是没有办法。“不只是镇南王和墨景黎,只怕耶律野也已经派人往北戎王庭求援了。”

    凤之遥的脸有些黑了,“你干脆告诉我我们要面对多少兵力吧。我好想想还有什么后事没交代。”

    墨修尧揽着叶璃朗声笑道:“不用那么担心,北戎王庭的援兵来不来得了还不好说呢。”

    叶璃秀眉一挑,道:“耶律泓?”

    墨修尧点头道:“不错,耶律泓就算想要坐山观虎斗,也得担心一下耶律野会不会把北戎的兵力全填进中原这个无底洞里来。”自从北戎对大楚用兵两年多一来,耶律野就从北戎前后调了不下一百五十万的大军,而现在耶律野手中的兵力却已经不足七十万。整整七八十万兵力填进了中原,事实上北戎王庭得到的好处却是十分的有限。

    凤之遥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了一些,点头道:“如此就好,但是…竟然王爷不打算阻止赫连真,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布置一下了?”别说就现在墨家就现在墨家军麾下不到一百万大军就想要对付三国联军,要是那样,凤之遥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先去死一死了。

    墨修尧沉吟了一下,问道:“阿璃,我们现在可以扩充多少兵马?”

    叶璃盘算了一下,道:“最快也要两个月左右,应该可以征调到一百万兵马。之后后续还能投入战场五六十万。再多的话,只怕就要损伤定王府的根本了。”

    墨家军之所以兵马一直不多,就是因为定王府将大量的资源都用在了治理民生方面。这样一来,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就是兵力不足,墨家军贵精不贵多,好处就是定王府麾下各种资源丰富,战争的持续能力和潜力极强,就算连续数年征战也不用担心军需粮饷,甚至不会影响到定王府麾下的百姓的生活。

    但是,再好的牌如果没有机会打出的话,就是一张废牌。所以,如果真到了生死相搏的时候,就算是损伤定王府统治范围内的百姓根本,也只能打量征调百姓入伍了。

    墨修尧想了想道:“不用,先调八十万大军出来,剩下的随时准备着。明年春耕之后再补充也来得及。”

    “这样行么?”凤之遥有些担心,总觉得墨修尧设想的太乐观了。想要不损伤百姓农耕,又想要大胜仗,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

    墨修尧淡然的看着他道:“不行也得行。还是你以为这场仗两三个月就能打完?”

    凤之遥摸摸鼻子默默无语。许多战事一打起来就是打上三年五载也是常事墨家军要同时对付三国,要不不留点底牌,只怕就算战场上不败,自己后方也要被拖得民不聊生了。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启禀王爷,王妃,江南急报!”门外,卓靖的声音有一丝急促。叶璃心中蓦地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看了墨修尧一眼连忙道:“进来说。”

    卓靖匆匆进来,手中握着一封信函道:“林寒飞鸽传书,清尘公子不知所踪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7.两情缱绻,江南急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7并对盛世嫡妃367.两情缱绻,江南急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