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少女云歌

    373。 少女云歌

    楚家的确是大楚名门,可惜叶璃不是楚家的人。更可况,如今楚家的大本营云州还在雷震霆的控制中,楚家凭什么拿钱给墨景黎做军费打定王府?以楚家和徐家的关系,定王府去筹点钱打墨景黎说不定还靠谱一点。

    瑶姬有些无奈的将手中的帖子塞进叶璃手中,道:“我也不想拿这么搞笑的事情来找你。不过摄政王把这件事交给了沐阳侯府办,咱们府里那位侯爷夫人最近正闹脾气呢,我只得亲自跑一趟了。正好也来问问清尘公子的消息,我要光明正大走进你这府里可不容易。”

    叶璃含笑看了看手中的帖子,淡然微笑道:“看来墨景黎果然对沐阳侯府信任有加。”

    瑶姬撇撇嘴角道:“老沐阳侯那样见风使舵的人,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墨景祁驾崩之后,沐阳侯府立刻就倒向了墨景黎。虽然从前沐阳侯府跟黎王有点儿过节,但是这两年沐阳侯可帮了黎王不少忙。何况他现在都已经主动退出将爵位传给沐扬了,墨景黎总得有点表示,不然的话墨景祁的那些旧臣要怎么安抚?”

    叶璃一想也是,轻轻拍了拍手里的帖子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沐阳侯,楚君唯一定准时赴宴。”

    瑶姬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你不会当真打算帮墨景黎筹集军饷吧。”

    叶璃但笑不语,转而问道:“我倒是有些好奇,墨景黎怎么会缺钱?这几年大楚既没有受灾也没有对外用兵。几年前墨景黎南迁的时候可是把大楚的国库都给席卷一空了。”当然那些钱十之八九是进了墨景黎的私库了,叶璃一度曾经认为墨景黎可能是这天下最有钱的几个人之一了。

    瑶姬耸肩道:“这个我可不知道了,不过,大楚的国库里原本只怕也没什么钱。那几年大楚不是连续几次打仗么?”最悲剧的是逢战必败,最后连楚京都给弄丢了,“而且,就算墨景黎有钱,他也未必会愿意拿出来做军饷啊。”

    闻言,叶璃不由莞尔一笑,“倒是看不出来,墨景黎还有守财奴的习性。”说起来,诸国王侯中,当以定王府的实力最盛,但是定王和定王妃本人却并不算十分有钱。定王府名下的财富自然是不计其数,但是叶璃和墨修尧都没有敛财的性子,所以他们的自己的私库里加起来只怕也不过四五十万两白银。看起来很多,跟别的权贵王侯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

    瑶姬也不多留,起身笑道:“既然帖子送到了,瑶姬便先行告辞了。”

    叶璃也知道,如今沐阳侯府的不少事情都是瑶姬在处理,叶璃多留,淡淡笑道:“一切小心。”

    南京城外,几十里出的一座深山里,几间简陋的小茅屋坐落在山水之间,几乎和山中的树木花草融为了一体,如果不是走得近了,根本看不见这鲜有人迹的地方居然还有人居住。茅屋前面有几片小小的药田,药田里种着许多常用的药材。现在虽然是初冬,许多草药都已经干枯显得有些稀稀疏疏。但是依然活着的那些却被人照顾的很好,整个药田里干干净净错落有致。

    小屋里,一个俊美出尘的青年男子依靠着窗口坐在床上,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手中的一本古籍。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恍如天外仙人,不是几乎被墨家军翻遍了南京城内外也没有找到的清尘公子是谁?

    看了一会儿书,清尘公子抬起头来往外面忘了一眼,唇角的笑容却多了几分无奈。胸口处隐隐作痛,让他想要下床走走的想法只能暂且按下。谁能想到,风姿卓绝,天纵英才的清尘公子也有如此倒霉落难的时候?

    门外传来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一个抱着装满了各种草药的竹篮的布衣少女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靠在床边的人连忙放下了竹篮上前来探问,“徐清尘,你怎么坐起来了?好点了么?”那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一头秀发只是随意的用一根与衣服上的布料相似的细绳系住,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粗布衣裙。这身打扮就是比起一般的乡野少女还有所不如。但是如此粗拙的装扮却并不能掩盖住少女丝毫的美丽,淡粉的菱唇不点而朱,玲珑俏鼻,还有那双干净透彻的仿佛能够看清人心的眼眸。虽然年纪尚幼,却已经难掩少女绝代的风华。只是此刻这人见人爱的少女却愁眉苦脸,一脸歉疚的望着床上的清尘公子,“徐清尘…你好点了么?都是我不好……”

    徐清尘无奈的望着跟前眼看就要哭出来了的少女,轻声安慰道:“怎么能怪你呢?说起来还是你救了我呢。”

    “可是…。如果不是我非要带你走,你就不会受伤了。”少女愧疚的道。她只是上山采药的时候听到好听的琴声,就顺着琴声过去。看到山谷中有个神仙一样的人在弹琴,想起爹爹生前留下了一具瑶琴自己却不会弹,才悄悄遛下山谷去想要请教。然后听说那神仙一样的公子竟然是被人关在那里之后,便一心想要救他出去。却没有想到一不小心,在水底害他受了重伤。若是早知道如此,她就不带他出去了,反正那些人好像也对他挺好的。

    “那可不行,我是宁愿受伤也还是离开那个地方的好。所以,我还是要谢谢你。何况,你不是已经在替我治伤了么?”徐清尘浅笑道,虽然他确信定王府的人必然会来救自己,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有的时候,就是晚了一时半刻也要倒大霉的。清尘公子几十年出门在外一直平安无事,除了交游广阔之外,就是最会审时度势。与其跟东方幽那个有点疯的女人见面,他倒是宁愿受点伤先出来再说。不得不说,这一次是清尘公子平生第一次暗暗懊悔自己不会武功。

    少女连连点头,明媚的俏脸上顿时绽出了笑颜,“嗯嗯,我很快就能治好你的。我的医术很好,城里的大夫都说我做的药很好用的。徐清尘,我又从城里买了一些好用的药,刚刚做出来。你吃吧。”少女取出一个木雕的小瓶,献宝一般的送到他跟前,眨巴着大眼睛眼巴巴的望着他。

    徐清尘无奈的一笑,伸手接过药瓶打开,小小的瓶子里立刻飘散出一阵让人心旷神怡的馨香。从里面倒出一颗乳白色的药丸,徐清尘含入口中入口即化。片刻间,只觉得全身上下的不适的消减了许多。小瓶里一共也只有五颗药丸,徐清尘虽然对医术不算精通,却也颇有涉猎,自然能够发现这小小的几粒药丸所需花费的药材必定不菲。

    少女总以为自己害徐清尘受伤,而深感愧疚。其实真要算起来,却是徐清尘前她甚多。原本少女不过是想要请教琴艺,或许是一个人独居山野有些寂寞想要跟人说说话。少女总以为是自己想要多管闲事救徐清尘出去的,事实上若不是徐清尘某些刻意的言语,这几乎还没长大的孩子又哪里能想到这些。只不过受伤的确是出乎徐清尘意料之外罢了,但是眼前这少女却细心的照料着,一心想要尽快将徐清尘医好。这些日子相处,徐清尘早已经知道了这少女从小和父亲生活在这山里,三年前父亲过世之后就一个人独居。只是偶尔拿一些自己种的草药和制作的简单的药丸去城里卖了换一些日常所需。这次为了给徐清尘治伤,少女却是将自己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多年存下的一点银两也用的干干净净,又去深山里踩一些寻常人猜不到的珍贵药材去换治伤所需的药材。是以,每次对上少女满是愧疚的眼睛,徐清尘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当真是有些混蛋。

    “云歌,过来坐下。”徐清尘朝少女招招手道。

    叫云歌的少女眨了眨眼睛,走到徐清尘床前不远的凳子上乖乖的坐下。徐清尘轻声问道:“云歌今天进城,城里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云歌眨眼道:“我听城里的人说,要打仗了呢。”

    “打仗?”徐清尘微微蹙眉,大楚如今在云澜江以南,唯一的对手就是西陵镇南王雷震霆。但是按理所雷震霆现在是不会跟大楚动武才对,“跟谁打仗?”

    云歌撅着小嘴道:“跟墨家军啊。我爹说墨家军是好人,黎王要跟他们打仗,黎王是坏人。”闻言,徐清尘不由玩儿,挑眉道:“你爹为什么说定王是好人?”

    云歌想了想道:“我爹说定王府一心为国,忠肝义胆,只可惜功高震主,上位者没有容忍之量以至于定王英年早逝。我爹说定王府都是好人。”说着,还重重的点了点头,以示自己的赞同。

    徐清尘这才明了,云歌的父亲指的应该是前代定王墨流芳或者墨修文。只是不知道这位已经早逝的隐者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教导出云歌如此高深的医术和武功,应当不是凡人。“好吧,定王是好人。还有什么消息么?我让你去看的城里的楚府可有什么动静?”

    云歌点头道:“我看了好久,总有人进进出出。不过那府里有好多高手,我不敢靠近了看。不过我看到一个很好看的白衣公子,嗯…后来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姐姐进去。”

    “白衣公子……”徐清尘若有所思,“竟然是璃儿亲自来了么?”

    云歌疑惑的望着他道:“你想要找那位白衣公子么?我明天去帮你找。另外,附近的山里有好多人在到处找什么,我回来的时候差点就被他们发现了。我今天去了那个山谷,那里面也没人了。不过你放心,我们这儿别人是找不到的,不用怕。”

    徐清尘有些无奈,就怕这地方太过隐密,不仅别人找不到,就连璃儿派来找他的人也一起找不到了。不过这样也好,他一时半刻也动不了,大家都找不到,总比被敌人找到好得多。

    “徐清尘,你教我弹琴好不好?”云歌望着徐清尘低声道。

    徐清尘挑眉笑道:“好啊,之前不是答应你了么?等我伤好了就教你弹琴。”

    云歌望着他,“你伤好了不是就该走了么?我现在弹你帮我看看好不好,其实我也是学过一点的。都怪我,以前爹爹教我的时候我也不肯好好学,结果爹爹就…也没有人教我了。”看着眼前的少女眼中的期盼和黯然,徐清尘心中微微一顿,淡笑道:“云歌为什么要学琴?”

    “琴声很好听啊,我可以弹给自己听。”云歌笑眯眯道。

    徐清尘微微叹息,这云歌的父亲也未免太放心了一些。过世的时候云歌也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就算有武功独自一个人住在这深山里也太过寂寞了。不过,以这小丫头的容貌和心性,若是没有至亲之人照看着,只怕还是住在这聊无人烟的地方安全一些。

    只是,这小丫头一住几年竟然都没有想过离开这里。平日里也不过一个月进城一趟换一些日用品回来。这几年就一直遵从父亲临终前的吩咐,只拿一些普通常见的药材和药物去还钱。如若不然,以她的医术只怕也早就扬名在外了。

    垂眸想了想,徐清尘问道:“云歌不打算离开这里么?”

    云歌有些茫然的望着他,“为什么要离开这里?爹爹说外面坏人很多啊。”就连徐清尘这样好看的人都被人抓起来了,她出去的话一定也会被坏人抓起来的。当初父亲刚刚过世不久,云歌刚刚自己一个人进城的时候便遇到过好几次劫财劫色的,幸亏云歌武功不错,打发这些人也是轻而易举。之后每次进城云歌也知道要掩盖自己的容貌了,但是如果离开这里的话,她总不能天天往自己脸上涂灰吧?虽然生在乡野,但是爱漂亮却是女儿家的天性,云歌一点也不想天天脏兮兮的。

    徐清尘无奈了,忍不住抬手往她脑门上敲了一下,却不小心扯动了自己的伤痛的皱了皱眉。云歌连忙跳起来将他按了回去道:“你别乱动,伤还没好呢。”

    徐清尘看着她道:“你一个姑娘加住在这深山野岭也不是长久之计,不如跟我一起去璃城可好?”

    云歌愣了一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爹爹说要我留在这里,以后会有人来接我的。”

    “接你?什么人?你爹爹可说了什么时候来接你?”徐清尘这才恍然大悟。云歌的父亲确实不可能不为女儿的将来考虑,但是已经三年了还没有消息,对方真的会遵守承诺前来么?

    云歌思索了一下,有些困惑的道:“爹爹写了一封信,让我寄出去。就会有人来接我。不过一直没有人来,”

    真是个傻丫头,信都寄出去三年了还没有人来,要不是对方没收到信,要不就是对方根本不打算来了。徐清尘淡淡笑道:“不如这样,你跟我回去,我们留下一封信在这里。如果有人来接你就可以让他们去璃城找你,等我回去了也会派人看着这里是不是有人来的。何况,你不是说我的内伤要很久才能痊愈么?你去了正好帮我治伤不好么?”

    云歌为难的看了看他,她确实很想跟徐清尘一起离开这里。虽然她不是特别爱热闹,但是这些日子有徐清尘陪着说话之后,再想起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便有些难过了。但是爹爹吩咐她在这里等人,她也不能不听啊。

    见她犹豫,徐清尘眼眸微闪,笑道:“不然你还记不记得寄信的地址?我让人帮你找他们。说不定他们真的没有收到信,那你岂不是要在这里等一辈子?”

    云歌想了许久,才终于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地址。听完,徐清尘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云歌看他脸色不好,不由得有些担心,“徐清尘,你怎么了?”

    徐清尘问道:“你可是姓沐的?”

    “啊?我不姓沐啊。我爹爹姓沈啊”云歌不解的道,她没有告诉徐清尘她姓什么么?偏着脑袋想了想,好像确实忘了告诉他自己姓沈的事情。如果一个人孤身一人住了太久的话,姓什么叫什么大约就不那么重要了。

    “那你娘姓什么?”徐清尘问道。

    云歌道:“我爹说我娘姓李。”

    徐清尘点头道:“我知道你爹要找的人是谁,我可以带你去,等我伤好了你跟我一起去吧。”云歌眼睛微亮,“真的么?”

    徐清尘含笑点头,看着眼前一脸欢喜的少女心中轻声叹息着,这不过是一个寂寞的孩子罢了。

    楚府

    “启禀王妃,下人来禀告刚刚有个丫头在外面偷窥。”卫蔺进来禀告道。

    叶璃微微挑眉,“一个丫头?”

    卫蔺点头道:“那丫头武功不错,不过没什么经验。在府外看了大半天才走的。”叶璃饶有兴致的笑了笑,无论是苍茫山还是墨景黎,都绝不会派一个没经验的小丫头来窥探楚府,“看清楚什么样子了么?”

    “似乎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没看清楚模样。另外,跟着她出城的人已经回来了。”

    叶璃笑道:“跟丢了?”

    卫蔺羞愧的点了点头,深感暗卫最近越来越不像样了。先是弄丢了清尘公子,现在却连个十五六岁的丫头都能跟丢了。简直是丢尽了麒麟的脸。

    叶璃笑道:“行了,不用苛责她们。按理说…他们是绝不会跟丢一个毫无经验的小丫头的。让人在那丫头失踪的附近好好看看。另外,好好派人盯着那一块地方,那小丫头肯定不会指出来这一次的。”卫蔺点头道:“是,多谢王妃不罪之恩。”

    叶璃摇摇头道:“虽然这么说,我觉得回头麒麟还要另外再学一些东西。”

    “是,谨遵王妃吩咐。”

    叶璃笑道:“这个以后再说。你说…这个小姑娘会不会跟大哥有关?”

    卫蔺低眉想了想,道:“确实很有可能,就连墨景黎都没有发现楚府的异常,那个小姑娘怎么会专程来盯着楚府看。而且,还是在清尘公子失踪的附近出现的。或许,这个小姑娘就是救走清尘公子的人。但是…清尘公子既然获救,为何不肯回来呢?”

    叶璃蹙眉道:“大哥…很可能是受了重伤。不用急,大哥既然知道我们已经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是。属下会让人盯着那边的。这今天黎王府查得严,马上又要去参加墨景黎举办的宴会了。王妃还是不要亲自出城了。”卫蔺道。叶璃点点头轻叹道:“也只能如此了。”

    果然,第二天中午叶璃就见到了卫蔺口中的小姑娘。一见之下不由得有些乐了,竟然果真是个小丫头。看上去还不满十六岁的模样,最重要的是那一双澄澈无比的眼睛,就是叶璃这样的人见了也不由得心生惭愧。

    云歌是被定王府的人带进楚府的,原本她就是受了徐清尘所托来见叶璃的。但是偏偏徐清尘又告诉她不能从正门进去被人看到。于是云歌小妞便只能绕到楚府的后院打算翻墙进去。却不知道,楚府的后院的侍卫比前院大门外要多得多,自然是毫无意外的被人抓住了。

    云歌好奇的打量着叶璃,问道:“你就是徐清尘说的璃儿么?”

    叶璃莞尔一笑,点头道:“没错,我就是璃儿。小姑娘你又是谁?”

    云歌笑道:“我是沈云歌,我是徐清尘的朋友。你长得真好看,不过…你为什么要穿男装?”叶璃有些惊讶,“你看得出来我是女的,还是大哥告诉你的?”叶璃自问自己装扮的十分不错,至少目前还没有人能够看穿过,至少不是眼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能够看穿的。

    “我是大夫。”沈云歌骄傲的道,“自然看得出来。男人和女人差很多。”

    叶璃微笑,看来懂医术的和懂医术的也还是差很远的。至少另一个号称精通医术的人就没有看破她的身份。叶璃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问道:“我大哥可还好?”

    闻言,沈云歌顿时耷拉下了小脸,苦着脸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徐清尘受了重伤。”

    “你别急,我知道是你救了大哥,你慢慢说是怎么回事。”叶璃柔声安慰道。沈云歌将她遇到徐清尘的经过一一细说了一边,叶璃哪里还能不明白,也许刚开始沈云歌听到琴声是个意外,但是从沈云歌能不惊动任何人跑进谷中求大哥交琴之后就不再是意外了。若是将大哥手上的事情怪在这小姑娘身上,也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就连站在叶璃身后的卓靖和卫蔺都一脸怪异,心中默默腹诽着:其实这就是清尘公子拐骗无辜少女的报应吧?

    叶璃拍拍沈云歌的小手笑道:“这怎么能怪你呢,我还要谢谢你救了大哥呢。”

    原本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叶璃如此温和的表现倒是让沈云歌有些不自在起来了。小小声的问道:“璃。呃,你不怪我么?”叶璃笑道:“不用这么客气,我比你大几岁,你叫我璃儿姐姐就行了。不是你的错,我怎么能怪你?何况,你一个小姑娘带着大哥那么大的人从水底出来,磕了碰了也是难免的。”叶璃当真是有些惊讶沈云歌这么小的个子是怎么拽着一个服了药昏睡中的大男人从水底出来的,就算是一个大男人来只怕也不容易。所以,清尘公子内伤什么的真的已经很轻了,没有撞到头就很不错了。

    云歌眼睛一亮,她从小到大熟悉的人就只有爹爹和娘亲,在山下曾经看到别人有姐姐妹妹便十分羡慕,“璃儿姐姐。”

    “好孩子…”叶璃怜爱的摸摸她的小脑袋笑道:“大哥现在的伤怎么样了?”

    云歌道:“再过些日子就能行动自如了。不过这几天还不好动。嗯…徐清尘要我说的我都说完了,我要回去了,不然他就要饿了。”叶璃含笑点头道:“既然如此,大哥就麻烦你了。过几天他伤好些了我再派人去皆他?”

    云歌摇头,笑容可掬的道:“不麻烦,徐清尘会陪我说话,很好。”

    “那就好,卫蔺,送云歌姑娘出城。另外,大哥需要些什么药也一并送过去吧。”叶璃转头吩咐道。卫蔺应声道:“属下遵命。”

    看着卫蔺带着云歌出去,叶璃不由低声笑道:“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是不是?”

    卓靖点点头道:“真是没想到带走清尘公子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娇俏玲珑的小姑娘,最重要的是,这姑娘的性子倒是难得一见的干净明澈。”最重要的是,那山野之地,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清尘公子真是好福气……

    “王妃怎么不派人去照顾清尘公子?”卓靖笑道。

    叶璃淡淡道:“既然这么多天云歌姑娘都将大哥照顾的好好地,再劳烦她几天也没什么。什么?”

    卓靖挑眉笑道:“王妃的意思是?”

    叶璃摆摆手起身道:“本妃什么意思都没有,大哥这几年也累的不轻,难得有这个机会,就好好养伤吧。”那小姑娘性子纯净质朴,看起来也不向一般的闺中女子那么多的虚礼。大哥能让她来楚府明显是很信任她的,既然如此,就好好的待着吧。

    “王妃说的是。”

    云歌带走大包小包的东西被定王府的侍卫送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才自己回去。一进门,徐清尘看着眼前快要被各种盒子淹没了的小丫头不由挑眉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喜欢去逛街买东西了?”

    云歌摸了摸脸上的汗,鼓着小脸道:“才不是我买的,是璃儿姐姐送的啊。”

    徐清尘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才见过一面就璃儿姐姐的叫起来了,真是个没有防心的小丫头。

    云歌一边忙着将各种东西放到桌上摆好,一边小声嘟哝道:“徐清尘你真是一个公子哥儿,就是养几天上而已,居然还要准备这么多东西。幸好侍卫大哥帮我拎到了山上来,不然我一个人可不会全部帮你拿回来。”翻开看看,果然是不少东西。徐清尘养伤需要的各种药材补药不说,还有各种消遣的书籍,单只是衣物就有三四套。连与之相配的玉佩等等都准备妥当了。

    徐清尘扫了一眼,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盒子道,“那个打开看看。”

    云歌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个么?”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件鹅黄色的精致女装。云歌不知道,但是徐清尘却不会不知道,只看那盒子的外壳便知道那时南京城里最有名的绸缎庄的女装。徐清尘笑道:“那是璃儿送给你的,你可以去试试。”

    “送给我?”云歌有些疑惑,看着那盒子里绣工精美的鹅黄色衣衫眨了眨眼睛。她平素都是习惯了穿着朴素的布衣,虽然去城里的时候也看到过许多姑娘们穿着的漂亮衣服,却也从来不曾羡慕过。衣服么,能够穿暖就好了。但是此时再看看这明丽的衣衫,再看看眼前白衣翩然笑吟吟望着自己的徐清尘。云歌突然有些为自己的不修边幅感到一丝羞愧,抱起盒子便匆匆的跑了出去。

    徐清尘微笑着看着小姑娘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不由得摇摇头笑了起来。逗弄小孩子果然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同时徐清尘也不由得开始期待起云歌换上新衣认真打扮之后的模样了。

    至于璃儿明显不想要自己插手南京城里的事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何况自己如今伤的连身都起不了,回去了也是拖后腿。区区一个墨景黎想必是拦不住璃儿的。

    心情愉悦的清尘公子彻底的忘记了,在北方的某个军营中,还有某个急切的盼着爱妻回归的男子正在咬牙切齿,“徐清尘,你最好别给本王死回来!还得阿璃千里迢迢的跑去江南找你,本王一定要你为定王府做牛做马到下辈子!”

    ------题外话------

    擦汗…这章写的汗哒哒~不知道亲们会不会喜欢这个小朋友,不喜欢哒可以当她是小妹妹,反正正文里不会写结局。一定想要清尘公子嫁出去滴,这就是cp了,纯真可爱,赤子之心。武功高强,可以镇压某人,医术高明,嗯嗯…酱紫…清尘公子太聪明了,要不就要一个跟他一样聪明的,要不就是压根不会耍心眼儿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7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73.少女云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73并对盛世嫡妃373.少女云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