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姜是老的辣

    281。姜是老的辣

    北戎王派了使者来大楚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定王府的。墨家军大营里,叶璃看了看手中刚刚送到的折子,皱眉道:“北戎王这个时候派使者来…是开始对耶律野不信任了么?”

    墨修尧笑道:“不信任倒是不至于。不过…耶律野这些日子连战连败,北戎大军如今占据的领土已经不足当初北戎占据大楚最多的时候的一半。北戎王对他自然是不满意了。不过…这个使者的人选倒是有点意思。只怕现在是耶律野不信任北戎王了吧。”

    叶璃认真看了看,沉吟了片刻道:“这个…使者是耶律泓的人?”

    墨修尧点头,表情看起来倒很是满意,“耶律泓总算没有辜负本王的期望。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能够稳坐北戎太子之位这么多年,果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耶律泓想要耶律野怀疑北戎王不信任他,今儿让他自己身处异心?他就不怕弄巧成拙,将来耶律野回到北戎找他麻烦?”叶璃挑眉道。墨修尧笑道:“因为他很肯定,耶律野回不了北戎了。就算侥幸回去…也绝对没有实力再跟他争了。”

    叶璃点点头,想了想摇头道:“耶律泓想要节制耶律野的兵权,只怕没那么容易。反而…那使者可能会丢了性命。”虽然和耶律野相交不多,但是叶璃对他的性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的确很可能会怀疑北戎王不信任他进而伸出异心,甚至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但是耶律泓想要染指兵权却没有这么容易,除非耶律泓亲自驾临,不然的话,他派来的人只怕最后都会死在耶律野的手中。

    “我们要不要暗中助他们一把?”

    叶璃问道。

    墨修尧摇头道:“不用,耶律野爱怎么做怎么做,如果他杀不了耶律泓的人,我们倒是可以帮他一把。”叶璃微微一沉吟便明白了墨修尧的意思。他们和耶律泓暂时合作,但是却并不是朋友,自然也犯不着时时处处的想着帮他。更可况,耶律泓想要控制兵权将那部分北戎将士撤回关外,而墨修尧想要的却是这些北戎士兵全部葬身关内。显然两边的立场是不一样了。既然耶律泓想抢,正好让这两兄弟自相残杀,他们渔翁得利。

    叶璃点点头,浅笑道:“王爷好算计。”

    墨修尧略有些得意的冲着叶璃一笑道:“娘子也觉得为夫十分聪明是不是?”叶璃含笑不语,心中却是暗暗抹汗。墨修尧的心计何止是聪明?这世上的聪明人很多,但是总会缺一些什么。比如说徐鸿羽,就略缺一些野心。再比如说清尘公子,又缺一些阴狠,但是墨修尧却是样样不缺。最重要的是,他还能将这些都包裹在无害的外衣之下,要不然当年墨景祈也不能容他那么多年。聪明,决断,隐忍,野心,阴狠,墨修尧确实是样样不缺的。所以他才能一手将定王府从摇摇欲坠的便要变成如今的模样。所以他才能从多年前就开始布局,让如今天下的局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阿璃,难道本王不聪明么?”墨修尧不依的在叶璃身上蹭了蹭,叶璃无奈的道:“天下间谁敢说定王不聪明?”真觉得智商能稳超定王的一种是傻子,一种是真聪明人。前一种早死了,后一种绝对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墨修尧这才满意的点头,在叶璃脸上落下一吻,“所以,能够成为本王的爱妻,阿璃也是最聪明的女人。”叶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一掌拍开他的俊脸,道:“王爷打算跟我在这里自吹自擂么?也不怕别人笑话?”

    “谁敢笑话本王的阿璃,本王杀了他们。”墨修尧低声道。

    终于还是舍不得拍那白发掩映中显得越发俊美的容颜,叶璃改成伸手捏住他的脸使劲揉。这几年,定王爷越发的没脸没皮起来了,跟当年初见时那个温文尔雅,略带些疏离气息的尊贵王爷是天壤之别。叶璃怀疑自己当时的眼睛出问题了。

    “阿璃果然喜欢本王的脸么?爱不释手了是不是?没关系,阿璃喜欢的话随便阿璃捏。”叶璃也不可能真的捏痛墨修尧,所以墨修尧也乐得享受,干脆仰面躺在了叶璃的腿上,闭着眼睛笑道。

    被他这么一说,叶璃反倒是捏不下去了。只得讪讪的收了手,“王爷,我发现你越来越……”

    “王爷,属下……”凤之遥匆匆进来,门口僵住了。看了一眼里面的两个人,凤之遥深深地觉得自己出门忘了看黄历。轻咳了一声,凤之遥一本正经的道:“你们继续,属下告退。”

    墨修尧坐起身来,不悦的看着凤之遥问道:“什么事?”

    凤之遥扬扬手中的东西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北戎大营里新来的那个使者,好像快不行了。”

    “这么快?”叶璃好奇的道。虽然早就料到了那个使者命不久矣,但是才刚到两天就不行了,会不会太快了一些。凤之遥道:“这个么…据说是水土不服。”水土不服的情况并不是没有,但是严重到要没命了却是罕见。而且一般也都是比如从极北的地方倒极南的地方,或者从干冷的地方到湿热的地方。大楚北方虽然跟北戎略有些诧异,但是在现在这个季节绝对不怎么明显。只是比起北戎的冬天不那么冷而已,谁会相信这个侍者会因为水土不服而死?不过,信不信不重要,有理由就行了。

    墨修尧想了想,道:“给耶律泓的人送封信去,至于他们来不来得及救人,就不管定王府的事情了。”凤之遥明了,点头笑道:“属下一会儿,不…明天就让人送信。”送到耶律泓的人手里最少也是两三天之后了,再等到耶律泓的人赶到,刚好够给那个使者收拾。

    看看左右无事,凤之遥十分自觉的摸摸鼻子道:“属下告退。”

    墨修尧轻哼一声不屑离他。凤之遥耸耸肩自个儿转身出去了,站在大帐门口,凤之遥默默望天:被他看到那什么的事情,脸红害羞的不是应该是王妃么?为什么王妃神色如常,反而是王爷脸色发红?

    看着凤之遥一脸诡异的走了,叶璃侧首看看墨修尧被掐的有些发红的俊脸,不由得闷笑出声。墨修尧摸摸自己的脸,也明白她在笑什么了。无奈的轻声叹息道:“阿璃…既然都被凤之遥看到了……”

    “你想干什么?”叶璃警惕的瞪着他。

    墨修尧扑到叶璃,心情愉悦的落下一吻道:“既然都被看到了,本王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白让凤三笑了一场?”

    “墨修尧!”叶璃佯怒,水眸狠狠地瞪着他。

    墨修尧心情愉快,笑容可掬的望着叶璃,“本王要白日宣淫!”

    叶璃脸色一红,怒瞪着他。白日宣淫这种事情说起来很值得骄傲么?看着墨修尧得意的笑脸,叶璃一时郁闷抬头在他唇边咬了一口。墨修尧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低头欣赏着爱妻桃腮微醺,水眸含怒的模样,“阿璃,阿璃…你真美……”

    叶璃还没来得及反应,嫣红的朱唇便被某人热情的薄唇虏获,瞬间两人便陷入了火热的缠绵缱绻之中……

    墨家军和北戎之战依然继续,但是内力所发生的许多变化确实不足为外人道也。那位刚刚到达北戎大营,妄图染指北戎大军兵权的使者终究还是在几天之后因为水土不服而死。等到耶律泓的人赶到之时连收尸都来不及,就已经被耶律野一把火烧的连渣的不剩。

    耶律泓的人自然是勃然大怒,但是见识了耶律野的手段也不敢再跟他正面为敌,直接一封密信送回了北戎王庭,一状告到了北戎王跟前。

    北戎王自然是大怒,原本耶律野率兵进攻大楚,占据了大楚大片土地之后军功彪炳可说是北戎众皇子武将之冠。就开始隐隐有些不听指挥了,之后在璃城,又让北戎王正宠爱的清伊娜无故身亡。耶律泓回来之后自然免不了一些添油加醋,让北戎王对耶律野更加有些不放心了。但是就算如此也没有觉得耶律野会有什么异心,所以耶律野求援的时候北戎王二话不说就将原本不太喜欢的赫连真提拔起来,派兵增援去了。却不想,这一次自己不过是派个人去训斥了他几句,使者就无缘无故的死了。若说是什么水土不服,北戎王根本不信。北戎王之所以派他前去大楚传旨,就是因为他曾经出使过大楚。

    北戎王大发雷霆之后,立刻下令诏耶律野立即返回北戎,与墨家军的战事和兵权全部交给太子耶律泓处理。得到北戎王的旨意,耶律泓自然是大喜,二话不说便收拾行装快马加鞭的往大楚赶来。

    战场上,北戎大军和墨家军这些日子来连连交战却是互有胜负。但是北戎大军的战线却依然慢慢的开始向后推移而去。如今北方的天下越发的寒冷起来,北戎境内更是已经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无论是粮食还是兵员都已经极难再补充上来。而他们所占据的大楚地方这几年又被糟蹋的赤地千里,渺无人烟。因此比起后续粮饷源源不断的墨家军来,北戎的将士们这个冬天过的可称得上是凄楚了。

    这一日,墨小宝兴冲冲的从自己的帐子里冲出来,风一般的冲进了墨修尧的大帐里,手里得意的挥舞着几页写满了字的纸张,“父王!娘亲!我想出来了!”

    此时已经将近年关,墨修尧和叶璃正与众将领商议下一步的该如何行事。虽然他们这边是眼看胜券在握,但是南面那边与雷振霆的较量打得确实极为江艰难。虽然有几个老将联手堪堪抵挡住了雷振霆的步伐,但是如果他们这边再拖下去,等到墨景黎的大军赶到之后只怕南线的局势就会立刻奔溃。

    看到墨小宝冲进来,众将领不由的都好奇的看着墨小宝。墨修尧挑了挑眉,接过墨小宝写出来的方案看了看,不置可否。墨小宝得意非常的笑道:“怎么样?父王,孩儿的想法不错吧?”

    墨修尧随手将东西交给叶璃,叶璃看了之后对墨小宝淡淡一笑,转手交给了底下早就将脖子伸长乐的云霆。墨小宝见娘亲对自己笑,顿时心中大定。

    底下,几个将领交头接耳的看着云霆手中的东西,连连点头称赞,“以陷阱困住北戎骑兵,还有铁蒺藜…嗯,斩马腿…将北戎大军诱入山中,围而兼之……好主意,这当真是世子想出来的?”倒不是说这些注意当着有多么惊采绝艳,毕竟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们这些日子玩过的了。何况有一些本身就是对付骑兵的常识。但是墨小宝不一样,他才七八岁的年龄,能够想到这么多,甚至连北戎大军的兵力特点和双方交战的地形等等都有所了解。这就绝不是一般的孩子能够做到的了。众人不由在心中赞叹,不愧是定王府的小世子,当真是早慧的很。

    墨小宝得意洋洋的盯着墨修尧,瞪着他说认输。

    墨修尧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一指下面的孙耀武问道:“耀武,你说世子的这份计划,可以实施么?”孙耀武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小世子,犹豫了一下道:“这个…小世子的计划很是不错。不过么…这地形都离咱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有一两百里远了啊。如今咱们这儿可是一马平川,小世子这…诱入深山,聚而歼之,只怕是有些困难。”

    啊?墨小宝顿时傻眼,对上自家父王笑吟吟的脸,不甘心的跳脚道:“这不公平!孙将军只说本世子的计划在之前可不可以实现就好了。”

    孙耀武想了想,很是诚心的道:“虽然尚有小小的瑕疵,不过到底瑕不掩瑜,应该是可以的。”

    “父王……。”墨小宝得意的回头,墨修尧含笑看着他,温和慈爱的道:“小宝啊,有一句话为父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教过你,但是却还是必须告诉你。有道是…兵贵神速。现在离你当初的时间可是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如果让你领兵打仗,难道你要跟耶律野讲,本世子还没想出对敌之策,咱们过一个月再打?嗯?”

    墨小宝原本得意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可怜兮兮的望向叶璃。叶璃笑容可掬的看着他,一看娘亲的神色墨小宝就知道求助无望了。另一方面,墨小宝自然也明白墨修尧说的并没有错,他自以为聪明绝顶,但是如果真的让他上阵打仗,敌人又岂会给他一个月时间让他好好想对策?再听说了这一个多月墨家军的战况,墨小宝白嫩嫩的小脸都有些黯然了,原来自己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么聪明。

    其实这确是墨小宝太过苛求自己了,以他的年龄能在一个月多月的时间里看完墨修尧给他的兵书,还能结合当时的地形和两军的战力想出一套能让孙耀武这样的将领评价依据瑕不掩瑜的计划,已经足以自傲了。不过墨修尧和叶璃却都没有去安慰他。定王府世子天生就要负担着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的责任,适当的时候给墨小宝一些压力也无不可。

    见他认输,墨修尧含笑看着他道:“那么…现在是不是该去兑现承诺了?”

    墨小宝的小脸顿时一黑,僵硬的扭过头去看叶璃。叶璃浅笑道:“小宝,愿赌服输。这次…就当是买个教训吧。吃一垫长一智。”以后不要再随便和你父王打赌了。

    墨小宝狠狠地瞪了墨修尧一眼,气鼓鼓的冲出了营帐。见他如此模样,众人都有些好奇小世子到底跟王爷打了什么赌?纷纷跟墨修尧和叶璃告辞,溜出大帐去看小世子实践赌约去了。墨修尧也不为难,一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了。

    墨小宝背着手站在大营中央最人来人往的位置。来来往往的士兵没见小世子小小的个子,长着一张精致的小脸却一脸严肃的模样,不由得都停下脚步来看看小世子到底在干什么。

    墨小宝咬了咬牙,拿眼刀狠狠地扫射俱在周围的将士。无奈却发现周围的人不带没有因为他的瞪视而减少反而还变得越来越多。只得一咬牙,闭上眼睛高声叫道:“本世子叫墨小宝!”

    在场的将士们都是一愣,也不知道是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周围的人也跟着轰然大笑。小宝这样的名字其实很常见,但是一般都是普通的人家不识字的人取得名字,或者是一般人家取得小名。也多是在家里私下里叫叫。如今,这样一个亲切和蔼又大众的名字放在尊贵非常的定王府世子身上,却让人觉得无比的滑稽好笑。在看看墨小世子一身墨色的锦衣,雪玉可爱的模样,又觉得这名字竟然格外的贴切。

    自觉被人嘲笑了,墨小宝小脸一红,跺了跺脚便重新冲回了大帐里。冲进叶璃的怀里,委屈极了,“娘亲……

    ”

    “好了,大家不是在嘲笑你。”叶璃含笑安抚着儿子的小脑袋。墨修尧倒是笑的格外愉悦,丝毫也不顾及儿子的自尊心。只看得墨小宝咬牙切齿,含恨不已。在心中默默埋怨自己的祖父,为什么当初竟然没有给他父王也取一个小名来叫叫。

    “娘亲,父王坏,父王欺负小宝。”墨小宝泪眼汪汪的道。

    叶璃低头亲亲他的额头笑道:“谁让你要跟你父王打赌的?说说看,跟你父王打赌的时候在想什么?”墨小宝低头无言,父王说出给他打赌的时候他只想到了自己成功了会如何如何,却没有仔细想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虽然这是父王给自己埋下的一个陷阱,但是如果自己不得意忘形又骄傲自大的话,也许根本不会上当。

    “娘亲……”

    叶璃挑眉道:“知道错了。”

    “嗯……”墨小宝连连点头,羞愧的躲在叶璃怀里不肯起来。叶璃将他拉起来笑眯眯道:“傻孩子,是给你父王有什么好害羞的?只要记住这次的教训就是了,你父王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一样整天想着跟你祖父和大伯斗法呢。”

    “真的?”墨小宝眼睛一亮,炯炯有神的望着墨修尧。墨修尧轻哼一声,戏谑的瞥了墨小宝一眼道:“但是本王可没有这么笨。”

    “本世子总有一天会赢的!”墨小宝哼了一声,小脸骄傲的扬起。

    墨修尧漫不经心的点头道:“本王等着。”

    “哼!”墨小宝气哼哼的将头一偏,“本世子不会让你等太久的。你等着,本世子一定也要你当着所有的人的面宣告自己的小名。”

    “随便。”

    似乎被墨修尧的态度气得不轻,墨小宝跺跺脚一股风一般的刮出了大帐。

    看着墨小宝气嘟嘟离去的背影,叶璃无奈的叹了口气,含笑看着墨修尧道:“现在你高兴了?”墨修尧笑道:“阿璃,我也是为了小宝好。你看看这小子,小小年纪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去了。不狠狠地打压他一下,再过两年只怕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璃耸耸肩道:“你是他父亲,你怎么教他我不管,不过…若是将来你真的被小宝踩在脚底下,可别想我陪着你一起去丢脸。”

    墨修尧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笑道:“夫妻一体,如果我真的丢脸了,阿璃肯定是一样丢脸的。不过…墨小宝想要将本王踩在脚下只怕还要修炼几十年。而且…为了阿璃的面子本王也不会丢脸的。”

    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我只知道有句话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还有一句话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王爷,自个儿小心…”也墨小宝的机灵劲儿,身兼徐家和定王府两家渊源,她倒是觉得墨小宝将来超越墨修尧说不定指日可待。

    “呵呵,本王也听过一句话,叫着姜还是老的辣。”墨修尧笑道。

    墨小宝的帐子里,墨小宝正趴在书桌便努力的提笔疾书。随身侍候他的侍卫看着小世子小脸时而扭曲狰狞时而痴痴发笑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条,“小世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墨小宝桀桀怪笑,一弹手中的信笺,“我要大舅舅给我寄一些书过来。从今天起本世子要寒窗苦读!”侍卫扭头忘了一眼半掩的帐子外面,点点头:现在是够寒的。

    一月后,清尘公子收到墨小宝书单一张:《厚黑学》、《古今智者奇略》、《太祖兵典》、《心术谋略》、《xx兵法》、《帝皇心术》……

    ------题外话------

    亲爱哒们~除夕快乐,祝大家新年快乐,天天开心,万事如意哟~

    另外,因为凤现在网络不便,无法一一回复留言,只能在此感谢西灵春、perfectj、幻夜星辰、素依素依lindadzl、染心夜、juypjj、依依一分几位亲请这些天送的许多钻钻花花。

    也要感谢经济局、zengfengzhu、kikilovejie、nini2009、蓝色晶蕊、pattyjiang、别光、gfvuq、鳯過wu痕等等亲们的各种花花钻钻票票和一直努力留言的支持。以及更多的亲爱哒们匿名的支持。祝大家所有人新的一年开心愉快,心想事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8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81.姜是老的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81并对盛世嫡妃281.姜是老的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