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夜袭

    282。夜袭

    转眼便已经到了大楚习俗中的新年,虽然身在边疆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不过墨家军的将士们还是颇有兴致的准备着杀鸡宰羊好好犒劳自己一顿。整个墨家军大营也比平日里更多了几分喜气。

    与墨家军的喜气洋洋相对的,却是相隔不远的北戎大营里的阴冷和苦闷。自从北戎王派来的使者被耶律野弄得水土不服而死之后,虽然北戎王庭方面还一直没有消息,毕竟北戎王庭距离大楚实在是太过遥远。但是耶律野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北戎王庭那边的局势对自己极为不利。而且,如今雪封草原,使得北戎的军饷根本无法运到大楚,之前与墨家军几次交战,墨家军似乎也是看中了北戎大军这个弱点,所以专门攻击北戎的粮草。虽然一时半刻北戎大军还不至于断粮,但是却也过的紧巴巴的。看到墨家军将士大肆的庆祝,欢声笑语几乎都能传到十几里外的北戎军营,自两相比较自然让他们更加丧气和不安。

    北戎大帐里,耶律野看着底下的众将领直皱眉头,沉声问道:“如今两军僵持不下,我军又士气低落,各位将军有什么好主意?”

    赫连真起身道:“殿下,其实我们不必着急。”

    耶律野挑眉道:“赫连将军此言何意?”赫连真笑道:“因为墨家军比我们更急。西陵镇南王如今正急攻瑞昌,卫城,定王正急着回去救援。大楚墨景黎的大军不日也将会赶到,到时候墨家军就会完全陷入困境之中。如果殿下现在着急,反而中了他们的陷阱。”

    耶律野沉声道:“赫连大将军的意思是就这么拖着?”

    赫连真点头道:“不错,只要我们等到莫经理的兵马归位,到时候三方一起动手,还怕不能对付墨家军么?”耶律野冷笑一声道:“赫连将军觉得我们有那么多时间么?”赫连真说的耶律野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别人能等,他耶律野却等不起。如果战事再拖下去,就算他最后赢了,只怕北戎王庭那边也会完全被耶律泓控制。到时候自己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而已。

    “这……”赫连真身为耶律野最信任的人之一,王庭的消息他自然也是知道的。这如今的局势当真是左右为难。硬拼肯定是拼不过墨家军的,但是如果一直这样拖下去,让太子耶律泓站了先机,自己和七殿下这些苦战也都是白费,最后说不定还连性命都要不保。

    等到耶律野挥退了众将领,只留下赫连真父子,赫连真才低声问道:“殿下的意思是?”耶律野却是苦笑,中原地大物博,物产丰饶,是他们北戎一直垂涎欲滴的地方。而今自己占据了这块地方,自然舍不得就这么让出去。但是为了这块地方放弃整个北戎到底值不值得?如果他能够顺利攻占整个大楚,放弃北戎的不毛之地自然是值得的。但是如今中原的局势却似乎容不得他做如此的想望。

    更重要的是,自己手下的将士都是土生土长的北戎人。就算自己与北戎王庭决裂,这些人也未必愿意永远跟着自己背井离乡留在中原。

    而另一方面,如果自己现在退兵返回北戎。可以说这几年的征战就完全的功亏一篑,这几年所有的战功都将归于虚无。在如今父王已经明显对自己不满的时候,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显然也是对自己不利的。

    耶律野摇摇头苦笑道:“本王此时哪里有什么意思?如今却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墨修尧…墨修尧当真是本王的克星!”如果没有墨修尧,他现在早已经占据了大楚的半壁江山。就算父王对自己不满,以自己的实力也足以自立。但是现在,自从墨修尧出征以来,北戎大军可说是连战连败,士气低迷,大营中也是人心浮动,许多战士都开始思念北戎草原。

    其实墨修尧何止是耶律野的克星?墨修尧重出天下不过十年,原本强盛的大楚偏安南方,西陵迁都,皇城被占,北境任琦宁辛辛苦苦建国,不到十年国破人亡,北戎王庭之所以没有受墨修尧的影响,实在是因为北戎王庭距离中原的路途实在是太过遥远。墨修尧一时半刻也没有功夫和心情把手伸那么远,但是如今耶律野和耶律泓之争里,也同样有墨修尧的影子。

    赫连真叹了口气道:“如今的局势却是对我们不利,只怕殿下还要早作打算。”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字——赌。一赌三国联军可以彻底消灭定王府,北戎大军可以占据大楚的半壁江山。到时候就算耶律野跟北戎王庭决裂,也可以拥兵自重。二赌北戎伺机撤兵,耶律野凭借手中的北戎大半兵权回王庭和耶律泓争个你死我活。这确实是个两难之局。

    旁边,赫连鹏沉声道:“殿下,父亲,只怕就是我们现在有意撤兵,墨家军也未必会允许。”两人齐齐看向赫连鹏,赫连鹏道:“殿下和父亲是否忘了,我北戎与定王府…仇深似海。”

    闻言,两人皆是一震。十几年前的那一场打仗,受损的不仅仅是墨家军北戎也同样元气大伤。但是墨家军对北戎的仇恨却绝不会因为北戎当初也同样受损而就此淹没。墨修尧一行一向雷厉风行,三月攻下西陵皇城,一月有余,拿下楚京。但是这次与北戎对阵却一直不急不缓,完全不符合他的行事习惯。想到此处,赫连真不由的心中一沉,脸色微变道:“墨修尧想要将我北戎大军一网打尽!”

    这话一出,耶律野同样震惊。沉声道:“墨修尧胃口未免太大了!”

    赫连真道:“墨修尧当年不过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兵法大成,用兵的手段更是天马行空深不可测。经过这十几年的韬光养晦只怕更不简单了。殿下当注意我军两翼,墨修尧若是当真想要将我军全歼,必定会派兵从两翼绕道后方包抄我军。也阻断我军的退路。”

    耶律野知道,用兵方面自己并不会比赫连真高明,点头道:“本王知道了,多谢舅舅提醒。只是如今,进也难,退又不能退,两位看该如何是好?”

    赫连鹏道:“末将以为,既然不能退,就应当奋勇向前。何况,以北戎的气候,便是我军安然撤出关外,想要反悔北戎王庭只怕也要两三个月之后草原冰雪解封才能成行。既然如此,何不向前博一把。定王府与北戎已成死敌,若是在半途毁约,只怕西陵也不会与北戎干休。”虽然西陵如今已经不与北戎接壤了,但是西陵到底还是一方强国。而且北戎物资奇缺,有许多东西都是要从西陵购买的,若是同时得罪了当世两大强敌,北戎的处境当真堪忧了。

    耶律野叹了口气,道:“也罢,赫连将军和舅舅有什么建议?”

    赫连真沉吟了片刻道:“明日便是大楚的新年之时,到时候整个墨家军上下必定要庆贺一番。那时候墨家军上下戒备必然是最为松散的时候,我军可趁机偷袭。”

    “这行么?”耶律野有些犹豫,墨修尧也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名将,当真会犯这样的错误么?赫连真道:“先下手为强,我军一味的忍耐只会比墨家军步步逼退,更让我军士气荡然无存。”

    耶律野沉吟了片刻,叹了口气道:“就依舅舅所言。”

    墨家军大营里,这一夜却是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断。就连平日里因为行军而严令禁止的禁酒令也暂且解开,整个军营里飘荡着浓烈的酒香。

    将士们数十人围成一团,就这烧得正烈的篝火喝酒吃肉不亦乐乎。墨修尧叶璃带着众将领也出现在营地中与将士们共饮。虽然冬日严寒,但是整个大营里到处燃着熊熊火焰,将士们喝着烈酒,倒是丝毫感觉不到冬天的寒意。就连墨小宝也坐在墨修尧和叶璃身边,精致的小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颜。

    黑夜中,一支北戎兵马悄无声息的摸近墨家军大营附近。隔着还有三四里远就能听见墨家军大营里传来的欢呼和喧闹声。还有那几乎照亮了半个天空的火光映衬,让这些奉命趁夜偷袭的北戎士兵更加感觉寒冷难耐,不由得对墨家军众人升起了一股浓浓的羡慕之情。

    “真是好福气,我们在这里挨饿受冻,他们却在喝酒吃肉。”一个北戎士兵抖了抖身子,低声抱怨道。他身边的人点头赞同道:“可不是么,墨家军果然比咱们家底丰厚多了。咱们现在可是难得吃一顿肉了。听说他们还是天天吃肉。”如今北戎到大楚的道路阻断,军需粮草根本无法运过来。自从墨家军开始和北戎对峙之后,许多原本在北戎控制之下仅存的百姓都跑到墨家军那边去了,他们就连抢都抢不到。因此军中粮草严重减少,虽然有很多的军马,但是对于北戎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军马。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可以杀军马来使用了。于是就苦了这些早就习惯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北戎将士只得学着中原人吃些糙粮饱腹。

    “等到咱们攻下了墨家军大营,那些东西自然就是咱们的了。”另一个北戎士兵有些期盼的道。

    “不错…抢到墨家军的粮食,咱们也要好好的庆祝一番!”其他人也很是赞同,对于抢到墨家军的粮食一事十分期待。

    准备偷袭的北戎大军却是在墨家军大营数里外等了一两个时辰,方才看到墨家军大营的灯火渐渐的暗了下来,之前的喧闹声也小了许多。知道是墨家军的将士欢庆完毕,已经准备歇息了。他们等了半夜,正是为了等着墨家军上下酒酣耳热困顿不堪之际才好动手。

    前方领军的赫连鹏见时机以至,低声吩咐手下传达命令,原本潜伏在雪地里的北戎士兵立刻又行动起来,朝着墨家军的大营疾行而去。

    靠近墨家军大营,赫连鹏看了看已经沉寂在一片黑暗中的墨家军大营,不由得停了下来。身边的将领不解,低声问道:“将军?”

    赫连鹏沉声道:“不对劲。”就算墨家军再不济,也不该他们都走到这么近的地方了还没有丝毫的动静。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陷阱。听赫连鹏一说,众人不由得紧张起来,警惕的注视着,“将军是说……”赫连鹏心中不好的感觉更甚,当机立断道:“撤!”

    但是,想来容易想走却未必那么容易。黑暗中,四周火光突起,一声朗笑从不远处传来,“赫连将军,既然来了有何必急着走?”只见形状整齐,士气如虹的墨家军突然从暗处冲出来,将北戎兵马围在了中央,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将领身披墨色战袍策马而出,笑容满脸的看着赫连鹏道:“大年夜,赫连将军这是来给本将军拜年的么?”

    “云、霆!”经过这些日子的数次交锋,赫连鹏对墨家军麾下的将领自然有了不少了解。对于云霆这个定王妃看重的年轻将领也不陌生。

    云霆得意的笑道:“正是本将军。赫连将军这几日安好?”

    赫连鹏垂眸,微微皱眉。突然心中一震猛的抬起头来道:“营中只有你一个人?!”北戎大军偷袭这么大的事情,但是墨家军中却只出来一个云霆。如果不是定王府的人眼高于顶看不起北戎人的话,那就是…此时这墨家军军营里根本就没有别人了。云霆就是此时此地唯一的将领。

    云霆也不隐瞒,有些惊讶的笑道:“赫连将军果然很有眼力啊。”眼下之意就是承认了此时此地墨家军大营中只有他云霆一个人主事。

    但是云霆的承认却并没有让赫连鹏高兴起来,反而心中更加浮躁不安。只有云霆一个人,赫连鹏未必没有能力拿下墨家军大营。但是如果只是一座空荡荡的大营拿下了又有什么用?更重要的是…墨修尧和叶璃带着别的将领去哪儿了?

    比起赫连鹏的阴沉不定,云霆却是一派志得意满的模样。仿佛完全不担心自己手下不过区区数万人被赫连鹏的大军围困之事。笑眯眯的道:“赫连将军是否想问王爷和王妃的下落?”

    赫连鹏沉声道:“还请云将军见告。”

    “赫连将军不是猜到了么。王爷和王妃去偷袭北戎大营了。”云霆朗声笑道:“赫连将军,你以为只有你北戎才会偷袭么?论兵法,我中原人才是老祖宗!”

    赫连鹏顿时脸色铁青,墨修尧叶璃,带着几乎墨家军麾下所有的将领偷袭北戎大营,显然是志在必得。回身厉声道:“撤!立即回营!”

    云霆冷笑一声,“我墨家军大营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手一挥墨家军将士早已经截住了北戎大军的去路。墨家军的军营选择的地点甚是奇妙。北戎大军想要返回只有一条近路可走,但是那条路却刚好被埋伏在侧的墨家军截断,而其他的路不仅道路艰险崎岖,更是不知道要绕出多少里外了。赫连鹏想要回去救援北戎大营,就只能从云霆面前冲过去。

    但是,云霆少年从军。先后跟随慕容慎张起澜吕近贤等人,从一个普通的小兵到如今能够独领一军的青年将军。十几年来可说是大大小小参与了不下百场战斗,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让赫连鹏得宠的。

    云霆高踞马背上,含笑看着赫连鹏笑道:“赫连将军不要着急,还是先跟本将军切磋一番吧。”

    “找死!”赫连鹏对自己的武功信心十足,即使是在中原武林也鲜有对手,更不用说云霆这样的年轻将军了。手中长刀一挺,飞身向云霆扑了过去。双方主将一动起来,下面的将士自然也不客气,一脸喊杀声中飞快的纠缠到了一起。

    云霆对着赫连鹏露齿一笑,却是根本不和他正面相抗,看到赫连鹏杀来立刻提马便往另一边跑去。赫连鹏飞身几个起落就追上了云霆,“哪里走?!”

    云霆回头对他一笑,“本将军知道赫连将军武功高强,特意请了几个高手来和赫连将军交流一二。”说话间,几道黑影从暗处深处,赫连鹏瞥了一眼黑衣人衣襟出的暗纹,沉声道:“麒麟。”

    “正是。”为首的黑衣人低声一笑,抬起头来,却是徐家三公子徐清锋。

    云霆摆脱了赫连鹏,立刻对徐清锋拱手笑道:“徐统领,赫连将军就有劳你招呼了。”说完,一提缰绳再次冲进了战场。

    赫连鹏此时脸色却是难看得很,这些日子,墨家军的麒麟和自己手下的睚眦也是同样的明争暗斗大大小小不下数十次交手。但是麒麟却是鲜有败绩,反倒是自己原本寄予厚望的睚眦几个月争斗下来几乎死伤殆尽。赫连鹏心中也明白了麒麟和睚眦的差别,同时对于训练出麒麟的定王妃也更加痛恨了。

    此时围住自己的这些人,虽然单打独斗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一拥而上却也很让人手忙脚乱。更不用说,这些人也不用杀了自己,只要困住自己几个时辰无法回去救援,就什么都完了。

    “徐三公子?”赫连鹏盯着徐清锋道:“没想到,徐家书香门第倒是出了三公子这样一位武将。”徐清锋也不在意他的嘲讽,悠然笑道:“学文习武当凭自愿,我徐家并不曾苛求。在下便是投笔从戎也不辱没徐氏先烈。”徐清锋虽说喜武,但是到底是徐家长大的,从小便被诗书熏染,才学比起徐家诸子虽然差了不少,但是比起一般人却也强得多。何况,徐清锋从来不曾为自己的选择后悔过,也不曾认为自己做错了。赫连鹏这不痛不痒的一句话,连挠痒的资格都不够。

    赫连鹏也知道这种情况下多少无益,还不如早早摆脱麒麟的围困率兵返回救援。脸色一整,沉声道:“那么,本将军就领教一下麒麟的高招。”

    徐清锋等人也不多话,直接取出各自的兵器招呼上去。麒麟众人的长处便是小组配合协同作战,虽然单个的势力不及,但是几个人围攻下来,一时间赫连鹏也只有处处受制的份儿。

    另一边,云霆却是带着手下的将士在乱军之中横冲直撞,许多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北戎士兵皆成为刀下亡魂。山野间顿时一脸杀伐之声。

    而此时的叶璃和墨修尧却已经出现在了北戎大营不远处。看着依然还灯火明亮的北戎大营,墨修尧唇边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意。显然,北戎大营中耶律野等人还在等着赫连鹏的消息。只是耶律野却想不到,他们想要偷袭的人却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带着人出现在了自己的跟前。

    叶璃策马站在墨修尧身边,与他并肩望着不远处的大营,淡淡笑道:“现在赫连鹏想必已经和云霆交上手了。”只要赫连鹏与云霆交上手,那么想要再撤离一时半刻将却是不可能了。而他们也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对付耶律野和赫连真。

    墨修尧点头道:“不错。不知道赫连真能不能想到本王此时就在他的大营外面?”

    另一边,凤之遥笑道:“赫连真此时肯定以为王爷真被赫连鹏的突击下了一跳呢。”原本墨家军大营中做出各种喜庆欢乐的模样就是为北戎人布下的一个局罢了。墨修尧的为人又怎么可能在还未全胜的时候得意忘形,全军庆贺?只可惜,赫连真其实根本就不了解墨修尧的为人。

    “准备好了么?”墨修尧淡淡问道。

    凤之遥点头道:“准备完毕,孙耀武带兵从左边包抄,陈云带兵从右边包抄。周敏早就带兵等在了回风谷。我们从正面进攻。一个时辰后,云霆会放赫连鹏出来和耶律野等人会合,保证绝对不会让北戎人逃走一兵一卒。”

    墨修尧点头赞道:“很好。本王要看看…赫连真可还有回天之力。”虽然言语带笑,但是墨修尧的话语中一股森冷杀气油然而生。

    “王爷,是否现在动手?”凤之遥也有些跃跃欲试。

    “动手吧。”墨修尧点头道。

    凤之遥一笑,从身后抽出一支箭羽,搭箭,开弓,一道带着火光的长箭直奔北戎大营而去。

    ------题外话------

    大年初一,新滴一年第一天。凤轻给所有的亲们拜年,祝大家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开开心心,心想事成。么么哒~亲亲抱抱蹭蹭~还有月票滴亲不要大意的砸偶吧~大年初一求月票做压岁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8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82.夜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82并对盛世嫡妃282.夜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