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卫城失守,定王回

    385。卫城失守

    又是一场苦战,等到天色已晚的时候终于好不容易再次打退了西陵大军的时候,就连慕容慎也已经受了一些轻伤。两人站在城楼上,望着渐渐退去的西陵大军,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惫却愉快的笑容。

    笑容未落,南侯又不由得皱起眉来,沉声道:“慕容将军今晚且好好休息。一切事情由老夫担着。”慕容慎连日劳累,由受了伤。若是再不歇息只怕就真的要倒下了。慕容慎皱眉,望了一眼远处的西陵大营道:“我只怕西陵大军今晚还会偷袭。”这两日,西陵大军的攻势明显的猛烈急躁了许多。而卫城的守军经过连日苦战,所能承受的压力也已经频临极限。只要西陵大军再来几次强攻,只怕卫城就要受不住了。

    南侯淡然一笑道:“放心便是。不是还有本侯守着么?慕容将军放心去歇着便是。”

    慕容慎也明白南侯的好意,点点头道:“如此,便有劳侯爷了。”

    南侯点点头,淡笑不语。

    西陵大军大帐中,雷腾风一边查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势,一边皱眉道:“没想到,南侯和慕容慎竟然这么能打。”今天这一场恶战,不只是慕容慎有损伤,就连雷腾风在乱军之中也受了一点轻伤。不过,无关大碍罢了。

    雷振霆却是毫不意外,淡然道:“南侯当年也是大楚的一员名将,以战功封侯。慕容慎少年时更是墨流芳手下数一数二的猛将。他们二人联手,以你之能,想要攻破卫城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得到的。”

    被雷振霆如此说,雷腾风脸上划过一丝不自在,道:“请父王指教。”

    看着雷腾风,雷振霆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虽然只有雷腾风这一个儿子,但是比起墨流芳来他却显然不太会教导儿子。雷腾风不是不优秀,只是比起墨修尧来他还不够优秀而已。但是也正是这样,才让人心中更加的不服和郁闷。而雷腾风也同样不好过,他的年龄和墨修尧相仿,但是世人却极少会有人那他跟墨修尧相比较。只因为…他还没有那个资格。

    雷振霆道:“南侯和慕容慎现在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你加紧攻城,一定能在墨修尧赶回来之前攻下卫城。这个你不必着急。不过…你想收服南侯和慕容慎?”

    雷腾风心中一跳,低头道:“儿子…儿子只是觉得这两人都是难得的人才……”

    雷振霆无奈的苦笑,摆摆手道:“父王并非不同意你收服一些能干的人为自己所用。而是…要看看你想要的到底是些什么人。南侯和慕容慎,你压不住他们。”

    雷腾风挑眉,脸上露出一丝不服气的神色。雷振霆淡然道:“这两个人都称得上是百战名将,慕容慎性情高傲想要压住他除非你有绝对强于他的能力,他还是墨流芳的旧部,对墨家军天生便更多几分好感。如今重新归附墨家军只会更忠心。更何况,慕容慎唯一的女儿,嫁给了冷淮第二子冷皓宇。而冷皓宇是墨修尧身边仅次于凤之遥的亲信。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慕容慎会效忠于你?至于南侯,他比慕容慎更不好对付,虽然这些年早已经沉寂,名声不显。但是年轻时候的傲气绝不下于慕容慎之下。所以,临阵投敌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雷腾风未受伤的手紧紧地攥起,其实父亲说了这么多他并非不明白。只是听在他的耳中却是另外一层意思:他能力不足,所以收服不了慕容慎和南侯。听到父亲这么说,在雷腾风心中无异于父亲当面说他无能。

    “孩儿无能,请父王恕罪。”雷腾风垂眸,沉声道。

    看着他这模样,雷振霆却也只能叹息。半晌才道:“这不怪你,别想那么多。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拿下卫城。”雷腾风整了整神色,点头道:“父王放心,儿子知道该怎么做。”

    深夜,卫城伫立在空旷的原野上显得有些孤零零的模样。夜色下,墨家军的士兵挺立在城楼上,坚定地守护者这一座小城。黑暗中,一路人马悄无声息的靠近城墙附近。黑衣人悄悄的往城楼上爬去。

    “嗖!”一支箭从暗处射出,爬到墙上的黑衣人闷哼一声颓然落地。城头上一道亮光燃起,原本寂静的小城立刻又热闹了起来,片刻间厮杀声和血腥气弥漫了整个原野。

    这一场夜袭,一直持续到天将明的时候。已经苦战了数日的墨家军士兵终于有些撑不住了。沉重的巨木撞开了卫城的大门。一番苦战,双方皆是损失严重,到天明的时候,南侯终于下令墨家军将士撤出卫城。

    领兵入城的雷腾风望着墨家军绝尘而去的声音,眼中闪过一丝冷芒,沉声吩咐道:“追!取得南侯和慕容慎的人头,赏黄金万两。”

    “世子,王爷吩咐……”跟在雷腾风身边的将领犹豫了一下,忍不住低声劝道。雷腾风目光如刀,冷声道:“现在是本王领兵!稍后本王自然会与父王解释。墨家军落荒而逃,我军正应该趁着士气正盛,乘胜追击。”

    “可是……”

    雷腾风厉声道:“住口!这是本王的命令!”

    无奈之下,将领只得点头称是,“末将领命。”

    雷腾风一马当先,率领西陵大军穿过卫城,继续追击撤走的墨家军。不多时,跟在后方的雷振霆到了卫城,却没有看到雷腾风的人,神色不由得一沉,问道:“世子何在?”

    底下众将领左右对视了几眼,才有一人出列,禀告道:“启禀王爷,世子率军追击南侯和慕容慎去了。”

    闻言,雷振霆脸色一变,一掌重重的拍在了书案上,怒道:“放肆!本王吩咐过他不要轻举妄动!”将领为难的道:“但是世子……。”

    雷振霆看着下面略带着无奈的众将领,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雷腾风是镇南王世子,也是镇南王府的唯一继承人。这些将领自然不敢不听他的吩咐,如果他执意要做什么,自然也不敢真的拦住他。雷振霆本就是一代奇才,只要略一想便明白了雷腾风突然这么冲动的原因所在,还是因为自己之前对他的那番劝告。只怕雷腾风根本没有将那番劝告听进去,反而是认为自己这个做父亲的看轻了他的能力。

    “王爷,现在该如何是好?”下面的将领低声问道。

    雷振霆想了想道:“右将军,数带五万人马接应世子。”想了想,雷振霆又道:“如果世子获胜你就不用管了,如果世子陷入了陷阱,你将他救出来吧。”

    右将军出列,沉声道:“末将遵命!”

    此时的雷腾风却是当真陷入了陷阱之中。通往飞鸿关的狭窄山道上,雷腾风带着的数万兵马被围困在山道之中进退两难。慕容慎和南侯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并肩而立,慕容慎冷笑着看着下面愤怒莫名的雷腾风。慕容慎从旁边的士兵手中接过弓箭指向了雷腾风,一边笑道:“丢了卫城,却杀了西陵镇南王世子,也算是一个收获了吧?”镇南王雷振霆只有雷腾风一子,而雷腾风的儿女在一年多以前被定王杀的差不多了。如果雷腾风死了,对雷振霆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南侯伸手拦下了他要放箭的手,摇头道:“不行,要是现在杀了雷腾风,雷振霆肯定会发疯。”

    “那又如何?”慕容慎扬眉道。

    南侯无奈的苦笑道:“你别忘了卫城还有十几万普通百姓。雷振霆确实不像北戎一样杀虐寻常百姓,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杀。”丧子之痛足以让雷振霆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杀了雷腾风他们只怕就要直面雷振霆了。到时候只会败得更快。

    “南侯的意思是?”慕容慎能纵横沙场,自然不会只凭借一身武力,很快就想明白了南侯的一丝。笑道:“这山道易守难攻,咱们将雷腾风困在里面,让雷振霆投鼠忌器,正好可以多拖几天。”南侯捋着美髯,点头笑道:“正是如此。”

    “南侯,慕容慎!出来说话!”被围困在山道上进退两难的雷腾风沉声吼道。他确实没想到南侯和慕容慎退出卫城的时候竟然还留有余力,自己贸然带着不足十万兵马追来,竟然上了这两人的恶当。其实这样狭窄的山道,自己贸然竟然就已经是一种错误了。冷静下来的雷腾风为了自己的一丝冲动暗暗后悔不已。

    慕容慎朗声大笑道:“镇南王世子,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雷腾风仰头看着不远处居高临下的慕容慎和南侯,沉声道:“要刮要杀悉听尊便!”

    慕容慎不屑的轻哼一声,笑容满面的看着雷腾风道:“有点意思,镇南王素来精明冷静,没想到到有一个如此热血的儿子。昨天镇南王世子不是还要本将军和南侯归降西陵么?现在…镇南王世子要不要考虑归降我定王府?”

    雷腾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半晌才咬牙道:“慕容慎,你敢羞辱本王!”

    南侯笑容和蔼,淡淡笑道:“雷世子,你昨天的话,对本侯与慕容将军来说也无异于羞辱。既然大家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又何必出口?”雷腾风默然不语,慕容慎笑道:“那不是因为镇南王世子自信满满一定能大败咱们么?却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如今却换成他自己被围困了。可惜…西陵镇南王英雄一世,却生了一个如此草包的儿子。”

    慕容慎这话,却让雷腾风的脸色一白。其实以雷腾风的能力怎么样也称不上是草包。只是这世上本就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而雷腾风从小便在自己父亲的光环下长大,可以说被衬托的黯然无光。如此一来,慕容慎这无心的嘲讽就成了他不能承受之重。

    只见雷腾风惨笑一声道:“慕容将军说得对。父王英明一世…却只有我这一个草包一般的儿子。当真是丢了父王的脸面…本王兵败至此,还有和面目见我西陵将士……。”说着,举起手中的长剑便往脖子上抹去。

    “这……”慕容慎也是一愣,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随随便便一句话竟然能让雷腾风心生死志。镇南王的儿子有这么脆弱么?冷皓宇从小到大被骂了多少句纨绔,草包,浪荡子也还是活蹦乱跳的啊。

    “砰”的一声,雷腾风身边的侍卫惊吓之下连忙拔剑挡住了雷腾风的剑锋,叫道:“世子,那慕容慎一派胡言,你何必放在心上。你如此轻易便丢了自己的性命,怎么对的起王爷,你可是镇南王府唯一的继承人啊!”

    雷腾风愣了愣神,望着自己手中的长剑出神。其实刚刚拔剑自刎也是一时冲动和悲伤失意迷了心窍罢了,此时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心头也是一阵阵的发凉。

    慕容慎看到雷腾风没事,也松了口气朗声嘿嘿冷笑道:“本将军现在才知道,原来这镇南王世子竟是个逃避失败的懦夫么?”雷腾风被这么一下,立刻冷静了下来,沉声道:“多谢慕容将军教诲,本世子一时迷障了。这次是本世子输了,不过…本世子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若是让本世子生离此地,必抱此仇!”

    慕容慎看看下面一脸坚定的雷腾风笑道:“这小子有点意思。”

    南侯笑道:“被镇南王保护的太好了,经过此次若是还活着,想必会有不小的长进。”

    不多时,西陵右路将军便率领兵马赶到,双方自然又是一阵激战。虽然墨家军人马疲乏,但是仗着地形之利却也和西陵大军打了个旗鼓相当,在这小小的山道坚持了又是一个白天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当雷腾风终于伤痕累累的冲出墨家军的包围圈和西陵援军回合,正想要反攻的时候,墨家军的援军也到了。

    墨家军的援军并不多,只有区区四五个人。为首两人便是一声白衣的墨修尧和叶璃。甚至墨修尧的马背上还坐着昏昏欲睡的墨小宝。跟在两人身后的凤之遥,云霆和卓靖。虽然并没有看到增援的大军,但是雷腾风却再不敢轻举妄动。

    看到墨修尧等人,南侯和慕容慎也松了口气,“参见王爷,末将守城不利,请王爷恕罪!”

    墨修尧衣袖一拂,一股不轻不重的力道将想要跪下请罪的两人托住,“两位已经尽力里,不必自责。”墨修尧含笑看向对面虎视眈眈的雷腾风笑道:“雷世子,你是想要自己走还是留下跟本王叙叙旧?”

    雷腾风眼中一闪,心底却是激烈纠缠着。此事西陵大军兵力占有绝对的上方,若是强攻上去必定能一举消灭南侯和慕容慎所部。但是…墨修尧和叶璃等人出现在这里,会没有带援兵么?雷腾风不信。但是如果墨修尧真的没带援兵,自己却是白白的错过了一个一雪前耻的大好机会。

    心中百般的煎熬,雷腾风盯着墨修尧也是左右为难。许久,他终究还是不敢赌,叹了口气,沉声道:“小王见过定王殿下。没想到定王殿下来的倒是及时。”

    墨修尧含笑道:“雷世子过奖了,本王也是碰巧了。若是本王能在世子攻下卫城之前到来,才算是及时。世子,现在…是打算和本王动手么?”雷腾风勉强一笑道:“小王自认不是王爷的对手,更何况,此时双方已经十分疲惫,何不改日再战?”

    墨修尧沉吟了片刻,终于点头道:“如此,世子请。”

    雷腾风脸色微沉,点头道:“小王告辞。”

    看着雷腾风带着大军退去,慕容慎挑眉道:“王爷带了多少援兵来?”现在的局势很明显,他们手中的兵马是绝对并不过雷腾风的,雷腾风却在这个时候离开,显然是忌惮定王带来的援军了。

    墨修尧淡淡道:“援军还在百里之外,本王就带了咱们这几个人。”

    “那雷腾风……。”

    “他以为本王带了很多人,却骗他没带人。”但是他却真的没带人,所以,为将者太冲动了固然不好,太谨慎小心了也一样不好。不过,雷腾风选择此时离开到也不错。虽然墨修尧没有带兵马来,但是在乱军之中杀了雷腾风却还是很简单的。

    卫城,镇南王暂住的书房里。

    雷腾风肚子一人跪倒在地上,沉默不语。雷振霆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折子,仿佛完全没有看到跪在地上的人一般。许久,等到雷振霆手中厚厚的一摞折子已经全部看完了,才抬起头来扫了一眼雷腾风道:“起来。”

    雷腾风垂眸道:“儿子轻举妄动,贪功冒进,险些落入定王府手中。请父王责罚。”

    “责罚?”雷振霆冷笑一声道:“本王只是说了你两句你就能急冲冲的要去送死了,本王哪儿还敢责罚你?”听了雷振霆的话,雷腾风更加羞愧起来,“儿子知错。”

    “碰!”雷振霆一掌狠狠地拍在书案上,怒气腾腾的道:“知错了!你的知错就是拔剑自刎?真是好有英雄气魄,本王倒是生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好儿子,本王当真是自愧不如!既然你这么不怕死,你还回来干什么?”雷振霆怒极,手一挥,旁边墙上挂着的宝剑从剑鞘中飞出,跌落到雷腾风面前。只听雷振霆道:“你不是想自刎谢罪么?本王给你个机会!”

    “父王,孩子知错了。儿子一时糊涂,求父王原谅。”雷腾风当真是又羞又愧,忍不住红了眼睛。跪在地上蹭着膝盖到雷振霆跟前,抱住他的大腿哭道。

    看着已经年过而立的儿子如此模样,雷振霆也是心中一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罢了,起来吧。”雷腾风这才看了雷振霆一眼,站起身来,“谢父王。”

    看着雷腾风无精打采的模样,雷振霆心中也有些愧疚。他自知儿子其实已经足够出色,像墨修尧那样的天才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只是雷腾风从小便因为自己这个父亲而严格要求自己,却永远也得不到应有的称赞。做好了是他应该的,因为他是镇南王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做错了便是丢了镇南王的脸。雷腾风本身并不是性格冲动的人,若不是被自己所给予的压力逼得受不住了,原本是绝对不想向这两天这样冲动妄为的。

    “腾风……这些年,是父王对不起你。”雷振霆叹了口气,沉声说道。雷腾风不由得一愣,怔怔的望着雷振霆愧疚的神色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只得呐呐道:“父王…儿子……。”

    雷腾风摆摆手道:“这些年,别人总是说镇南王的儿子如何如何,却一直都忘了你已经是个年过而立的大人了。也是父王的错,父王一直总觉得,这些压力未尝不是让你努力奋进的一个动力,却没有想过会让你如此难以承受。”

    “父王,是儿子不能。”雷腾风低声道:“儿子与定王年纪相仿,却是连定王一丝的成就也比不上。儿子给父王丢脸了。”

    雷振霆苦笑道:“墨修尧…父王从未拿你和墨修尧比过。”

    雷腾风脸色一白,道:“儿子…却是不配与定王相提并论。”

    雷振霆叹息道:“腾风,父王确实羡慕过墨流芳能有墨修尧这样能力出众的儿子。但是你要知道,定王能有今天的成就和能力,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天纵奇才,更是因为他自身所经受的苦难本就超乎常人。若是没有十九年前的那一场灾难,今天的墨修尧或许便是大楚的一代名将,意气纷发逍遥度日而已。但是父王却从来没有希望你也经历过那样的灾难,你明白了么?”

    雷腾风点点头,“儿子明白。父王…一直都在保护儿子。”在他二十岁以前,他当真是过的无忧无虑,可说是比西陵的皇子们更尊贵的存在。墨修尧十四五岁征战沙场,十七八岁重伤频死,苦苦支撑偌大的定王府,这些他都没有经历过。所以他也没有立场去嫉妒墨修尧的成就和能力。他只能为自己的无能羞愧。

    雷振霆叹气道:“或许是父王的保护反而害了你。但是即使如此,父王还是不希望你经历那样的痛苦和折磨。何况…腾风,父王从未对你失望过。”

    “父王……”雷腾风怔住。

    雷振霆笑道:“你是本王的儿子,本王认为你已经很好了。”

    “父王,儿子明白了。”雷腾风垂眸,掩去了目中的水光,沉声道:“儿子不会让父王失望的。”

    ------题外话------

    春节请客吃饭,别人请客吃饭什么的,更新晚鸟,抱歉抱歉。大家新春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8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85卫城失守,定王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85并对盛世嫡妃385卫城失守,定王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