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捷径难行

    388。捷径难行

    冬日的官道上,墨家军如一条黑色的长龙沿着官道快步前进。为首的两人正是军中的主帅吕近贤和一身白衣披着白色披风的叶璃。

    因为吕近贤是军中主帅而叶璃只是军师,两人却是策马并肩而行。以示王妃对吕近贤这个主帅的敬重。跟在两人身后的是卓靖林寒云霆和徐清锋四人。

    吕近贤侧首看向旁边的叶璃笑道:“王妃,只怕现在墨景黎早已经点齐兵马在前方等着咱们了。”身后云霆撇嘴道:“墨景黎刚刚登基,岂不是正等着杀一杀墨家军的锐气么?”

    “只是不知道到时候到底是谁杀谁的锐气?”林寒一脸正气的道。

    其他人闻言,都不由得笑出声来。说起来,墨景黎还真没有过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过。想要杀墨家军的锐气从别的地方来入手还好说,战场上明刀明枪的还真没人看好墨景黎。“叶璃莞尔一笑道:”有信心是好事儿,不过也别掉以轻心了。“虽然墨景黎却是没有过出色的战绩,但是并不代表大楚军中就真的没有能人。

    吕近贤点点头道:”王妃说的不错,沐阳侯这个人,人品虽然有些让人诟病,但是行军打仗的本事确实不凡。“沐阳侯以军功封侯,当年也是从战场上拼杀出来的。说起来,沐阳侯纵横沙场的时候吕近贤也还没有成名。

    说话间,吕近贤勒住了缰绳望着前方的道路微微皱眉。

    叶璃低声问道:”吕将军,怎么了?“

    吕近贤沉声道:”前方就要离开官道转入山道了。如果是属下带兵的话,必然会在前方伏兵……。“

    叶璃打量了一眼前方的狭窄有些狭窄的小道,沉声问道:”将军确定?“吕近贤沉默的点了点头。叶璃想了想看着吕近贤道:”吕将军是我军主帅,一切以吕将军为主。“

    吕近贤明白,王妃的意思是信任自己。点了点头道:”多谢王妃。下令全军,附近扎营!“身为一军主帅,他担心的便是被人掣肘,左右为难。但是叶璃虽然身为军师,身份却远在吕近贤之上,这也就造成了吕近贤凡是皆要禀告叶璃的局面,很多时候却会造成不可避免的剧烈影响。叶璃说这话,就是告诉吕近贤,他才是目前墨家军的主帅,一切大事由他自己做主即可。叶璃既然身为军师,自然是行军师之责。

    墨家军纪律严明,虽然命令来得十分突然,却并没有引起任何混乱。不过一会儿工夫,整个大军就在距离官道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寨,准备修整兵马。

    大帐里,云霆上前一步沉声道:”启禀大将军,末将愿做先锋,前去探路。“

    吕近贤淡淡一笑摆摆手道:”云将军,稍安勿躁。“旁边,卓靖笑道:”云将军,你没看见徐统领不在么?“云霆这才发现,一直跟他们在一起的徐清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徐清锋是麒麟的分队统领,既然他在自然也就说明了麒麟也在。有麒麟去探路却是比自己带人去探路方便多了,也安全多了。

    云霆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坐了下来,吕近贤含笑看着云霆道:”云将军勇往无前却是好事,看来这许多年,我墨家军又多了几员大将。“真正能够统领三军总揽全局的大将并不是那么好找的,即使是以骁勇著称的墨家军真正能够称得上是一代名将的也只有吕近贤和张起澜二人,只可惜两人在墨家军被打压的时期沉寂了许多年,错过了最好的时候。若是不然,两人的名声绝不止于此现在这般。而现在,墨家军麾下云霆何肃陈云孙耀武周敏还有傅昭这些人虽然还年轻,但是却都是前途无量。就说云霆,论年龄也还不满三十,论战功,在年轻一代的将领中却已经是数得上的。俨然便是未来新兴的将星。

    云霆倒是被吕近贤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看向叶璃。叶璃含笑道:”勇往无前是好事,不过为将者这顾前不顾后的脾气却是要改一改。“

    ”多谢王妃教诲。“云霆不好意思的道。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最大的弱点便是偶尔爱冲动行事。因为他年轻再加上自己的性格,更是给人一种没有陈云等人沉稳可靠的感觉。这却让云霆很是无奈,每每想要改正,可惜却又一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又岂是那么容易能够更改得了的。叶璃对此也不强求,云霆还年轻,而且虽然偶尔冲动却并不十分鲁莽,等到再大几岁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就会沉稳许多。

    吕近贤笑道:”王妃对云将军太过严格了。老夫这些年闲来无事,却是写了一些心得,若是云将军不嫌弃,不妨拿去看看。“闻言,云霆不由得一呆,要知道,为将者特别是一代名将的心得体会可是千金难买的宝物,除了父子师徒别人想看也没有地方能看。

    见云霆发呆,叶璃轻咳了一声,恭恭敬敬的对着吕近贤一拜道:”云霆。“云霆这才回过神来,喜不自胜,连忙道:”多谢吕将军,云霆一定会认真研习,决不辜负将军的期望。“

    吕近贤朗声一笑,起身扶起云霆道:”云将军客气了。“一边儿卓靖看了看两人,笑道:”吕将军与云将军既然如此投缘,不如受云将军做学生好了。“

    卓靖话音未落,吕近贤还没来得及说话,云霆就已经对着吕近贤跪拜了下去,”学生拜见师傅,求师傅指点。“吕近贤一愣,侧首看向旁边的叶璃。吕近贤已经年过四十,虽然自己有儿子但是他的儿子却并不肖乃父,喜文不喜武,如今正在骊山书院念书。能够收云霆这个墨家军的后起之秀为徒,将自己一生所学和经验心得传承下去,吕近贤自然是愿意的。就单说和云霆这个定王妃的心腹和亲信成为师徒这样的关系就足以让吕近贤高兴了,何况云霆还是个本身就很有本事的。但是云霆到底是定王妃的心腹,自然也要看看叶璃的想法。

    叶璃含笑道:”吕将军莫非嫌弃云霆资质愚钝不肯收录?“

    吕近贤这才放下心来,欣然一笑。俯身扶起云霆笑道:”云霆不必如此大礼。“云霆明白吕近贤这是答应下来了,顿时大喜,”多谢师傅。“

    吕近贤新得佳徒,心中也是高兴,口中却还是叮嘱道:”军中还是按规矩行事。“云霆连连点头道:”是,多谢大将军。“

    ”启禀大将军,徐统领求见。“门外,守卫禀告道。众人神色一振,吕近贤连忙道:”请徐统领进来。“徐清锋一身青黄衣裳从外面走了进来。云霆好奇的打量了徐清锋一番道:三公子,你这是什么衣裳啊?”倒不是云霆少见多怪,而是墨家军素来都是一身黑色衣衫,让人觉得神秘而厉害。此时徐清锋身上这一身实在是太不符合麒麟的气质了。徐清锋朝他翻了个白眼道:“难道我要穿一身夜行衣去探路?”晚上夜行衣自然是好东西,但是大白天的穿着一身黑衣到处晃分明是自己找抽。

    吕近贤沉声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徐清锋点头道:“大将军猜得不错,那山道之中飞鸟绝迹,渺无人烟。但是山中却又大量兵马行过的痕迹,而且…属下隐约闻到一股桐油的味道。”说到此处,徐清锋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桐油?”吕近贤皱眉,看向下首的叶璃道:“王妃,这条近路只怕是不能走了。”不管楚军是不是打算放火烧山,墨家军都冒不起这个险。俗话说水火无情,如今正值冬季万物凋零,再有桐油助燃,无论他们怎么准备周全,只要一进入山道楚军一方火他们便插翅难逃。而且一吕近贤对墨景黎的了解,为了消灭墨家军,墨景黎可不会在意是不是会烧掉几座山的问题。

    叶璃点头,林寒取出一副巨大的地图在旁边的大桌上摊开。吕近贤上前看着眼前的地图思索道:“如果避开这条路,绕道而行,只怕要就要耽搁几天的时间了。”这一次,楚军用的却是阳谋,毫不掩饰的让你知道前方有埋伏,进,楚军点火。不进,楚军能争取更多的时间夺得更多的地盘,占据更有利的地势。

    叶璃凝眉看着地图,问道:“吕将军有何打算?”

    吕近贤想了想,摩挲着掌下的地图,半晌才道:“还请王妃相助。”叶璃含笑道:“你我皆是一家,如今将军是军中主帅,有什么事情将军尽管吩咐便是。”吕近贤点点头,也不客气,沉声道:“请王妃带着云霆率领二十万墨家军从绕道而行。”

    叶璃抬头看向吕近贤道:“吕将军依然想要抄小路走?”这条路虽然近,但是实在是危险重重。大楚兵马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点燃了埋藏在山道上的桐油就足以让墨家军万劫不复。二十万大军可不是两千人,一旦着火只怕能逃出来的人不到两成。

    吕近贤目光悠然,淡淡道:“在下记得还有一条路可以通过此处,只不过需要一点功夫。请王妃带人先行,如果不行的话,在下便率领大军再从后面赶来。”叶璃凝视这地图看了一会儿,她当然也明白有些地方即使是进过专业训练的麒麟也未必能够划得完整的。何况这地图也着实有些小,未必能够表明一些比较隐秘的地方,只是问道:“吕将军打算从哪儿出来?”

    吕近贤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地方,叶璃沉吟了一下,便点头道:“好,本妃七天之内一定能赶到此处,到时候与将军左右夹击,可袭击墨家军此处的驻军。将军看如何?”吕近贤仔细一看,不由一笑,抚掌道:“王妃好眼力。”叶璃微微一笑,道:“徐统领和麒麟留下给吕将军。”叶璃也明白吕近贤要走的路绝对不会平坦,所以将徐清锋和麒麟留下给他,也算是有个保障。

    吕近贤明白叶璃的好意,心中十分感动,连忙拒绝道:“不行,麒麟还是应当跟在王妃身边……”叶璃摇头道:“将军不必担心,秦风已经到了北方,他自然会安排妥当。”秦风是麒麟的大统领,能够直接调动所有的麒麟人马,有他在自然不愁没有人用。

    将叶璃坚持,吕近贤也只得作罢,谢过了叶璃才道:“王妃保重。”

    叶璃淡然一笑,“将军也保重。”

    次日一早吕近贤便率领数万将士在山道外做出准备强行通过的模样,事先埋伏在山道附近的楚军将士却有些担忧起来了。原本他们就没有认为吕近贤会选择从这里通过。毕竟吕近贤也算得上是名震一方的老将了,怎么会不明白这山道虽是捷径但是却是危险重重?因此,墨景黎也没有派多少兵力埋伏在这里,最多的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但是这一出空城计却显然是骗不到吕近贤的,虽然他们也可以点火烧山,但是这毕竟是最后的下下策。要知道,现在正是严冬万物凋零之时,一旦燃起火来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熄灭。

    “怎么办?”埋伏在山中的将领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由得大皱眉头,侧首问身边的人。

    旁边的同袍皱了皱眉道:“先别急,这地方易守难攻,一时半刻吕近贤只怕也攻不进来。快马禀告黎王和沐阳侯吧。”说到底,墨家军和楚军也都还是一家人,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希望用如此惨烈的方式杀伤对方。更何况,面对着身经百战的墨家军,楚军却是有一种近乎天然的恐惧。

    山上的楚军却不知道,就在他们快马禀告墨家军动向的时候,叶璃已经带着另一队人马绕道离开了。

    大楚军中,墨景黎看着眼前的密信直皱眉头。底下沐阳侯等人见他如此,连忙问道:“皇上,可是墨家军有什么事?”墨景黎沉声道:“吕近贤正准备强过山道?沐老侯爷,你的计策当真有用?”

    老沐阳侯同样浓眉紧皱,沉声道:“如果吕近贤当真想要从那里通过,老臣敢保证让他全军覆没。但是…以老臣对吕近贤的了解,他不想是这么愚蠢的人,怎么会自寻死路?”一开始布置这个地方,老沐阳侯并不是打算冲着要全歼墨家军去的,只是想要阻挠墨家军的行军速度而已。而且以吕近贤和叶璃的能力,想要在这种地方暗算伏击他们,成功的可能性小于零。也正是因此,吕近贤的举动才分外的让人看不明白。

    沐扬问道:“会不会是为了掩护?吕近贤和定王妃可能分兵而行,吕近贤留下的只是一小股兵马为了牵制我军的视线?”老沐阳侯道:“分兵很有可能,所以王爷依然需要注意大路上的情况。但是吕近贤总兵力也不过四十万,据报吕近贤在山道外摆下的兵马至少有二十多万,定王妃带着十几万兵马又有何用?另外,若论行军打仗…以老臣之见,只怕定王妃还不如吕近贤。如此一来岂非本末倒置?”虽然叶璃接连战包括镇南王在内的几位当世名将,并且平定北境。但是如老沐阳侯这些老将只要一认真分析战况就能看得出来,叶璃对用兵之法其实并不精通。只是时常有出其不意之举,更擅长的是操控和左右战场以外的局势用以推动整个战局,却并不是叶璃真的兵法如神。

    坐在一边客座上的雷腾风双眸微垂,也在思索吕近贤此举的用意。却也和老沐阳侯一般,百思不得其解。墨景黎皱眉道:“既然吕近贤已经在此摆下阵势?但是我军的兵力却显然不够?可需要再拍兵马支援?”

    老沐阳侯沉默了片刻,道:“如果皇上只是想要阻挡吕近贤的话,埋伏的兵马已经足够。老臣保证,十天之内吕近贤绝对过不来。若是皇上想要歼灭吕近贤的人马的话……”埋伏在那里的不到三万兵马显然是吃不下吕近贤的二十多万大军的。老沐阳侯绝对不相信吕近贤会乖乖的冲进山道让他们放火。

    墨景黎心中一动,吕近贤是墨家军中名将。其名气威望之盛,墨修尧以下也只有张起澜元裴两位将军可以相媲美。如果能够一举歼灭吕近贤大军,对于从出征以来就一直士气低落的楚军却是一件大好事。

    沉默了一会儿,墨景黎终于下定决心,沉声道:“沐扬,你率领十万大军前去增援。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拿下吕近贤大军。”

    沐扬连忙起身,朗声应道:“末将领命!”

    旁边的雷腾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了看座上的墨景黎志在必得的神色,便默默地住了口。

    老沐阳侯看向墨景黎道:“老臣猜测,定王妃所率领的大军,必然会绕道而行,做多七八日内便可与我军交锋。皇上,可需要派人拦截?”

    墨景黎摆摆手道:“不必,放她过来!本王倒要看看,叶璃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接二连三的战神数位西陵名将。”这话当着雷腾风的面说其实有些无礼。但是叶璃连败西陵镇南王和朱阳的靖国军却是事实,即使是雷腾风也无可辩驳。雷腾风倒是并不动怒,只是淡淡笑道:“楚皇还是谨慎一些的好,父王虽然败于定王妃之手,却一直对定王妃的谋略推崇备至。这天下吃过定王妃亏的人却不在少数,远的不说,就说那前北境的任琦宁,却是国破家亡的下场引人唏嘘。”

    雷腾风这话仿佛十分温和有礼。但是听在墨景黎的耳中却是分外的刺耳。原因无他,墨景黎也是在叶璃手中吃过亏的天下人之一。而且就在几个月前,比任琦宁的时间还近。墨景黎轻哼了一声道:“多谢镇南王世子提醒。”

    雷腾风含笑不语,他当然知道墨景黎为了什么不高兴。虽然在南京摄政王府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过了这么几个月,靠着一些蛛丝马迹,还是足够让雷振霆从其中推测出一些机密的消息的。比如说,那段时间定王妃的下落,比如说清尘公子突然失踪又神奇的突然回到了璃城。再比如说墨景黎两位王妃先后失踪的失踪,病逝的病逝。再结合墨景黎登基的时间,许多问题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墨景黎愿意看轻叶璃是他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吃了亏也没有理由说他没提醒他。将墨景黎不听劝雷腾风也就不再在意了,而是垂眸开始盘算起自己手下带来的兵马来。

    见雷腾风识趣的不再开口,墨景黎满意的点了点头。登基为帝之后他比从前更听不得别人的反对意见了,更何况还是从前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虽然只是个世子的身份却总让人觉得高高在三看不起自己的雷腾风的。看到雷腾风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服服帖帖的模样,墨景黎便觉得心情格外的愉悦。

    站起身来,墨景黎一挥手道:“此事就如此罢,沐扬带兵去拦截吕近贤,本王亲自率兵去会一会叶璃!”

    看着墨景黎起身走进后面歇息的地方,老沐阳侯微微皱眉,眉宇间多了几分隐约的担忧。他依然觉得其实拍沐扬带十万兵马去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想要在那个地方完全消灭吕近贤更是希望渺茫。只是墨景黎却听不得劝。虽然效忠墨景黎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擅于迎合的老沐阳侯却已经完全摸清楚了墨景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父亲,怎么了?”见父亲皱眉,沐扬有些担忧的问道。

    老沐阳侯摇摇头,低声叮咛道:“此去千万小心,吕近贤是墨家军名将,万不可轻敌。如果事不可为,也不必勉强。”

    “是,父亲。”看了看父亲,虽然有些疑惑,沐扬还是恭声答应了下来。老沐阳侯摇摇头,轻声叹了口气道:“罢了,回去吧。”

    ------题外话------

    哈哈,过完年鸟。亲爱哒们新年快乐。表示明天要回成都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8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88.捷径难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88并对盛世嫡妃388.捷径难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