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亲情难绝

    397。亲情难绝

    “什么人?!”

    树林中,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漫步走了出来。硬着暗淡的月光让人看清了他坚毅的面容,已经有一些皱纹的中年男子面容深邃,如刀刻一般的棱角分明。鬓边的头发已经有一丝灰白,神色漠然的看着月光下的众人。

    “沐擎苍?”凌铁寒沉声道。

    “凌阁主,多年不见。”沐擎苍淡淡点头道。来人正是当年突然失去踪迹的昔日大楚第一高手沐擎苍。沐擎苍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叶璃,道:“王妃可以带人先走。”

    叶璃走过去扶起卓靖和林寒,点头道:“有劳沐先生了。”

    凌铁寒沉默的看着叶璃带着人离去,并没有追上去。他很清楚,不先将沐擎苍解决了,今晚他是别想动叶璃一根汗毛。虽然他有自信能够胜过沐擎苍,但是昔日的天下四大高手之一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解决的。而且他能够感觉到,沐擎苍和十年前似乎有一些不一样了。十年前,偶然一次机会他曾经和沐擎苍交过手,那时候他明显感觉到沐擎苍在退步。所以从此再也没有将沐擎苍看在眼里。年纪大了,实力退步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那个时候沐擎苍分明还正是壮年。但是这一次见面,他才发现沐擎苍并没有他预想中的那么糟糕,甚至还有了一些进步。

    而且,凌铁寒也有一些事情不明白。皱了皱眉,凌铁寒道:“本座倒是不知道,沐擎苍居然会归顺定王府。”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手握阎王阁的凌铁寒岂会不知道沐擎苍的真实身份。沐扬和沐敬民刚刚栽在定王府手中,沐擎苍却来救定王妃,实在是有些出乎凌铁寒的意料之外。

    “我不是定王府的人。”沐擎苍冷淡的道。

    凌铁寒挑眉,“那沐兄这是?”

    沐擎苍道:“只是和定王府的交易而已。我答应定王府保护定王妃三日。三日之后,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凌铁寒无奈的叹息,道:“虽然本座现在不想和沐兄动手,但是现在看来却是不得不动手了。”三天后,叶璃早就已经回到墨家军大营了。到时候有几十万墨家军和上千的麒麟保护,别说杀叶璃了,只怕想要靠近叶璃都是一件难事。

    “请。”沐擎苍无所谓的点点头道。

    很快,古道上两个人影激烈的交起手来。月光下,两个身影时分时合,剑气四射劲风逼人。真正的高手相争的气势和刚才与叶璃等人动手截然不同。

    暗处,冷琉月二人眼看着叶璃等人策马远去。冷琉月皱了皱眉道:“我们要不要帮大哥拦下他们?”虽然他们都不赞成动定王妃,但是既然大哥坚持要做,他们做弟妹的自然只能竭力支持了。

    病书生摇摇头道:“不,放她们走。定王府没那么好惹,而且…刚才大哥也放水了。”以凌铁寒的功夫,如果真的想要杀叶璃,躲在暗处直接出手,就算是墨修尧亲自来了事先没有防范只怕也挡不住。他们可是杀手,何必还要站在路边等着人来了废话半天。

    冷琉月凝眉想了想,点头道:“不错,横竖大哥承诺的是在路上截杀叶璃。如果叶璃自己躲过了回到了墨家军中,可就不关咱们的事了。”而且对方同样有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绝世高手助阵,就算大哥失手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身为杀手,无论是生性冷淡的冷琉月还是阴鸷桀骜的病书生,本质上都是冷静理智的人。以阎王阁的江湖势力,对上如今势力横跨原本西陵和大楚大半地方的定王府,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无论墨修尧是不是重伤了,只要墨修尧还没死,墨家军和定王府就依然是令人无比忌惮的存在。要知道,当年墨修尧双腿残疾,身中剧毒,却依然保住了当时摇摇欲坠的定王府。更不用说如今的定王府势力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如果不是这一次雷振霆派人找上大哥,他们甚至从来都不知道从小便无父无母的大哥竟然是西陵皇室的皇子。但是,这么多年来西陵皇室与他们毫无关系,大哥也从来没有得到过西陵皇室的任何好处,甚至曾经他们还被雷振霆肆意打压。凭什么要大哥为了西陵皇室去对上定王府?

    凌铁寒与沐擎苍这一战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天亮。清晨的晨曦洒在古道边上,凌铁寒杵着手中的铁剑站在路边垂眸看着不远处的沐擎苍。鲜血静静地从他的衣袖里顺着手臂滑下,落入脚边的尘土中,“大楚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凌铁寒淡淡道。

    他跟前不远处,沐擎苍脸色苍白的半跪在地上。右肩上几乎被刺了个对穿,腹部也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这一次两人并不同于从前凌铁寒与墨修尧之间的切磋,这是真正的生死相博。这几年,沐擎苍不问世事隐姓埋名,一心专研武学。抛去了曾经那些加诸在他身上的枷锁,沐擎苍也渐渐的恢复了,甚至在武学上更进一步。虽然略逊了凌铁寒一筹,但是当他搏命相抗的时候,凌铁寒竟然被整整的拦在了这里一夜。

    沐擎苍随手擦掉唇边的血迹,淡淡苦笑道:“凌阁主过奖了。在下甘拜下风。”

    凌铁寒摇摇头,没有说话。冷琉月和病书生出现在他跟前,看到凌铁寒身边地上暗红的血迹,神色不善的盯着跪倒在地上重伤的沐擎苍,“大哥……”

    沐擎苍伸手拦住想要杀了沐擎苍的病书生,道:“胜负已分,不必再多生事端了。”病书生点点头,问道:“大哥…还追么?”

    凌铁寒含笑看了一眼面带担忧的两个弟妹,抬起握剑的手道:“本座受了内伤。回去吧。”

    冷琉月和病书生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大哥果然没有真的打算杀定王妃。

    “是,大哥,我们回去吧。”冷琉月上前扶住凌铁寒道。凌铁寒摆摆手道:“不必了,沐兄,可需要在下派人送你。”

    “多谢凌阁主,沐先生定王府自会照顾。”不知何时,墨华出现在古道边上,看着眼前的三人神色冰冷。看到墨华,凌铁寒皱了皱眉,派去阻拦麒麟和墨家军暗卫的阎王阁的众多杀手只怕是完了。凌铁寒并不认识墨华,但是却能看得出来墨华的武功远在卓靖和林寒等人之上。这样的人无论是在朝堂还是在江湖竟然都没有丝毫的名气,可见定王府果真是藏龙卧虎。

    也罢,阎王阁…太长时间他也有些厌倦了。点了点头,凌铁寒道:“告辞,定王若是想要报仇的话,本座随时恭候。”冷琉月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凌铁寒扫了一眼只得无奈的闭上了嘴,跟在凌铁寒身后离开了。

    路边只剩下墨华好沐擎苍两人,墨华沉声道:“多谢沐先生出手相助,先生伤势如何?”

    沐擎苍站起身来,身子却有些摇摇欲坠。虽然跟凌铁寒打了几个时辰,但是他的伤却远比凌铁寒中的多。凌铁寒说自己受了内伤,但是沐擎苍却心知肚明,凌铁寒受得不过是一些皮肉伤而已。

    “还好,希望定王府能够信守承诺。”沐擎苍盯着墨华道。

    墨华点点头,抬手轻轻击了下掌。两个黑衣人带着一个老人走了过来,说是带着,不如说是拎着。那老人一头白发如雪,满脸的周围看上去仿佛一个早已年过古稀的老朽。但是认识他的人却知道他甚至还要差两岁才到六十,甚至在半个月前他看上去还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沐擎苍眼神一冷,厉声道。

    墨华淡然道:“什么也没有做,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自从看到沐扬的尸体之后,沐阳侯一夜之间就仿佛苍老了二三十岁。而且神智也有些不清楚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无论外人怎么对他他都没有反应。偶尔清醒过来无论抓着谁都叫扬儿。就是原本还想要见他的墨修尧也对他全无兴趣了,若不是如此,沐擎苍那个只怕也见不到他了。

    沐擎苍撑着有些摇晃的身子走上前去,扶住沐阳侯,低声叫道:“父…父亲?”

    似乎是听到父亲两个字,沐阳侯呆滞茫然的眼珠转了一下,定定的望着沐擎苍,半晌才开口道:“扬…扬儿?”沐擎苍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从两个黑衣暗卫手中扶过沐阳侯道:“父亲,我们回家吧。”

    沐阳侯毫无意见的任由沐擎苍扶着自己走了。身后,墨华沉声道:“作为你救了王妃的交换,沐阳侯交由你处置。但是…如果他再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的话,沐先生最好记得王爷的话。”

    沐擎苍脚下顿了一下,沉声道:“我知道,以后你们不会再见到他也不会再见到我了。”看着沐擎苍和沐阳侯远去的身影,墨华身边的暗卫低声问道:“统领,就这么让他们走么?”

    墨华点点头,沉声道:“沐擎苍救了王妃。”在与王妃有关的事情上,王爷总是说话算数的。何况,这么多年王爷都没有杀沐擎苍,现在自然也不会有兴趣去杀他,“回去吧,军中还有事情。”很快,三个黑衣人消失在古道边上。

    官道上,一处不起眼的路边驿站里。雷腾风正一脸闲适的坐着喝茶,虽然之前被墨修尧耍了一把,让他急匆匆的赶回玉名关。但是后续的发展却对西陵和镇南王府没有丝毫的坏处,反而…没想到墨景黎倒是一鸣惊人,让原本在战场上有些被动的西陵大军舒服了不少。所以这几天雷腾风的心情一直很好。

    看到不远处漫步而来的三个人,雷腾风脸上的笑容更甚了。甚至亲自起身迎了出去,“腾风见过皇叔。”

    凌铁寒漠然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江湖草莽,不敢当世子的大礼。”

    雷腾风笑道:“怎么会?皇叔是皇祖父的亲子,也是我西陵皇室的血亲,腾风行礼自然是应该的。”凌铁寒皱眉打量了他片刻,突然露出一丝冷淡的笑意,“雷腾风,你父王没有告诉你要离本座…远一点么?”

    雷腾风心中一惊,父王确实曾经警告过他。只是他实在是有些心急事情的接过,所以才亲自前来。不想竟然有些失了分寸,心中虽然百念丛生,但是雷腾风脸上却是一派平静,恭敬的道:“侄儿无礼了,还请凌阁主恕罪。”

    凌铁寒轻哼一声向前走去,雷腾风扫了一眼凌铁寒染血的衣袖微微皱眉,连忙跟上去道:“凌阁主,不知定王妃……”

    “定王妃走了。”凌铁寒平静的道。

    “什么?!”雷腾风不禁失声道。他当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连阎王阁阁主都杀不了叶璃。父王明明说过,凌铁寒现在的武功很有可能已经在他之上了。怎么可能杀不了一个武功不算一流的叶璃?

    凌铁寒回头,扫了一眼身后震惊的男子。雷腾风只觉得头皮一麻,却还是得顶着凌铁寒的压力道:“凌阁主,你明明答应了父王……。”

    “我说了我尽力。”凌铁寒打断他的话,道:“我已经尽力了。”

    “可是,叶璃和她身边那些人的武功……。”雷腾风不信的道。病书生阴鸷的瞥了雷腾风一眼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大哥已经受伤了么?你要是认为有谁能跟沐擎苍交手之后还能追上叶璃并杀了她的话,你们还找大哥干什么?”

    “沐擎苍……”雷腾风心中一沉,他们就是机关算计也没有算到居然还有一个沐擎苍。昔日大楚的第一高手,沉寂了近十年之后,再次出现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坏了定王府的大事!“但是……”看着三人如此悠然漫步的模样,即使雷腾风觉得自己脾气再好心中也有些不舒服。凌铁寒这个样子,谁相信他没有放水?

    或许是雷腾风的神情表现的太过明显,凌铁寒皱了皱眉,看着雷腾风道:“雷腾风…你是否以为我受了伤,就不敢杀你?”

    雷腾风脸色微变,垂眸道:“小侄不敢,既然如此,小侄这就告辞。”

    凌铁寒不置可否,只是道:“回去告诉雷振霆,我欠他的恩情换完了。以后…就该解决本座与他之间的恩怨了。”

    雷腾风默然道:“小侄一定将话带给父王,告辞。”

    雷腾风默然道:“小侄一定将话带给父王,告辞。”虽然不知道当年父王和凌铁寒之间有过什么样的恩怨,但是雷腾风却知道这些年来凌铁寒之所以没有真正找过镇南王府的麻烦,就是因为当年凌铁寒欠过父王一个很大的恩情。要不然,只要凌铁寒选择支持西陵皇,再加上阎王阁的势力也很能让镇南王府头疼。

    而在凌铁寒这样的人眼里,明显是没有所谓的恩怨两消这样的事情的。欠得情还完了,就该讨债了。这一刻,雷腾风不由得有些怀疑,请凌铁寒去对付叶璃这件事情,父王和他是不是都做错了?

    辞别了凌铁寒,雷腾风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西陵军中。雷振霆看到的挫败的神色,不由得叹了口气,不待雷腾风开口便问道:“凌铁寒失败了?”

    雷腾风点了点头,“父王……”

    “凌铁寒故意放过了叶璃?”雷振霆脸色有些不好看的问道。虽然他去找凌铁寒的时候确实考虑过这个可能,但是凌铁寒一向一言九鼎,而且也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只得选择相信了凌铁寒。雷腾风有些不确定的道:“凌铁寒也受伤了,是失踪已经的大楚第一高手沐擎苍挡住了凌铁寒。两人激战了一夜,等到天明分出胜负的时候,叶璃等人早已经进入了定王府控制的地区。”凌铁寒到底有没有放水他不知道,但是至少,对于杀叶璃的事情凌铁寒确实是不那么积极就是了。

    “沐擎苍?”雷振霆皱眉道:“荒谬,叶璃刚刚毁了沐阳侯府,沐擎苍怎么会救她?”

    雷腾风道:“儿子派人去查了。突然出现挡下了凌铁寒的剑的确实是沐擎苍。两人大战一场之后,沐擎苍受伤颇重,还从定王府的人手中带走了一个老人。据属下禀告,很有可能是老沐阳侯,沐敬民。原本…凌铁寒差一点就将叶璃杀了。”说到此处,雷腾风也有一点惋惜。虽然他很欣赏叶璃的能力和才智,但是他们却是敌人。失去了一个除掉如此强大的敌人的机会,让雷腾风怎么能不暗暗扼腕。

    雷振霆摇摇头道:“罢了,天意如此。只要墨修尧真的不行了,叶璃活着便活着吧。现在我们要关注的应该是战场上的局势。”雷腾风点点头,收起了心中的些微的沮丧,沉声道:“父王说的是,如今墨修尧重伤不出,虽然不知生死。不过看这几日墨家军的表现,墨修尧只怕确实是伤的不轻。不然,凤之遥也不会着急要定王妃赶回去。”这几日,墨家军一反之前在战场上的神出鬼没,让人疲于应付。很明显的是换了领兵的人了。墨修尧已经重伤到连主持军中事务都不行的地步了,对西陵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墨景黎的几十万援兵也已经到了北方,只怕要准备反扑了。只要我们尽快拿下这边的墨家军,到时候,吕近贤只怕也无法抽身回来增援。”雷腾风道。

    提起墨景黎,雷振霆淡淡的皱了皱眉道:“任由他去折腾吧,他也只有这一点用处了。不过…腾风,墨景黎这个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这一次的事情他必然会记恨在心。疑惑在战场上遇上了小心他一些,必要的时候…想办法,除了他!”

    “父王?”雷腾风一怔,望着雷振霆隐约的有些不安。平日里父王虽然会教导他不少事情,但是这样对付一国之君的事情却不会跟他说的。雷振霆淡然一笑道:“你已经不小了,早就该独当一面了。等到这一次战事结束,镇南王府就要交给你了。”

    “父王?!”雷腾风心中一惊,担忧的望着雷振霆。雷振霆不以为意的一笑,挥手道:“罢了,先不要管这些事情了。玉名关一定要注意防守,毕竟在墨家军的眼中我们才是真正的敌人。真到了危机时刻,吕近贤未必不会放弃墨景黎那边,带兵回来援助。”即使他们不愿承认,但是墨家军对楚军的敌意其实远远没有对西陵的大。就连战场上,墨家军和楚军的交锋都没有和西陵大军的激烈。不是吕近贤属下的大军不够勇猛强悍,而是双方人马其实骨子里都还是认同他们曾经是一家人的。所以,若是真到了定王府危机的时候,吕近贤是极有可能放弃玉名关以外的所有地方,转而攻击西陵大军的。

    雷腾风点头道:“儿子明白。”

    雷振霆满意的点头道:“罢了,你去忙吧。”

    雷腾风想了想,开口问道:“父王,你是否早就知道凌铁寒杀不了叶璃?”刚刚他回来禀告的时候,父王虽然有些不悦,但是却并没有十分的意外和震怒。雷振霆摇头道:“能杀自然是最好,杀不了也没什么关系。”

    雷腾风不解的看着雷振霆,剑眉紧锁。这些年,正是因为凌铁寒欠着父王的人情才一直没有对镇南王府动手,现在这个人情他还了,镇南王府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敌人?

    雷振霆叹息,“就算没有没有这次的事情,我也要想办法让他将那个恩情还了。”

    “孩儿驽钝。”雷腾风实在有些不明白自己父王的心思。

    “傻孩子,凌铁寒欠得是我的人情,不是你的。”在凌铁寒心中,既没有恩怨两消的说法,也没有将恩情延续到下一代的说法。但是当年对不起凌铁寒的人,却大多数都还活在镇南王府的庇佑之下,要么他死之前将凌铁寒杀了,要么临死的时候把这些人都杀了,不然的话将来凌铁寒照样会找雷腾风麻烦。然而,这两个选择都不怎么现实。

    雷腾风疑惑的退了出去,走到门外的时候顿了顿脚步骤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雷腾风皱着眉咬了咬牙却没有在返回去。他果然还不够强大,所以才让父王如此的为他担心……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9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97.亲情难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97并对盛世嫡妃397.亲情难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