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自作自受

    401。自作自受

    叶璃可以发誓,她最近确实看意图趁火打劫的雷振霆和墨景黎不顺眼,但是她绝对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法子整治他们。进入客院里面,看到眼前的一团乱象,叶璃只觉得额际一阵阵的抽疼,“还不快将楚皇拉出来!”看着墨景黎确实已经被雷振霆揍得快奄奄一息的样子,叶璃连忙道。要是现在是在别处,雷振霆想打死墨景黎叶璃一点儿也不在意,但是却不能让墨景黎真的这样死在了定王府的地方。

    凤之遥抬眼望天,“王妃,我们哪儿拉的住镇南王啊。”雷振霆就算少了一只手好歹也还是天下四大高手之一,他们这些人冲上去不是找抽么?而且还是为了墨景黎,绝对不行啊。

    “定王妃,如果我们陛下在定王府出了什么意外……”旁边墨景黎带来的人也是干着急。谁让西陵镇南王武力值实在是太过强大,更糟糕的是皇上突然那啥就算了,偏偏什么人都不扑,专门扑镇南王呢。

    韩明月挑眉,淡然笑道:“阁下这是在威胁定王府么?镇南王要跟楚皇动手,跟我们定王府可没什么关系。”看着那人哑口无言,满脸通红的模样,韩明月才悠然道:“不过…楚皇来者是客,定王府自然会保证他的安全。”那人看了一眼已经被面目全非的墨景黎,无话可说。如果这样也叫保证安全,那他宁可不安全。

    “镇南王,楚皇毕竟是一国之君。何况…这里到底是定王府的地方。”叶璃上前一步,看着两人微微皱眉,不悦的道:“两位若是来祭奠王爷的,本妃欢迎之至,但是如果有什么私人恩怨,请离开飞鸿关在自行解决。”雷振霆当然不会打死墨景黎,现在弄死了墨景黎等于帮了定王府的大忙了。听到叶璃的话,雷振霆冷哼了一声,神色冷肃的住了手。却不料,他刚刚停下来,原本被揍得仿佛快要不行了的墨景黎居然又原地复活缠了上来。雷振霆脸色一僵,飞起一脚将墨景黎给踹了出去。

    “别走…别走……”被踹出去的墨景黎一边呻吟着一片低声的呢喃道。在场的都是些耳里极好的人,自然将他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一脸囧然的望着脸色铁青的雷振霆。好半晌,凤之遥才回过神来,低声自言自语道:“原来楚皇竟然永清如此之深,难怪……”

    “凤三!”雷振霆满腔的怒气正无处发泄,扫了凤之遥一眼二话不说就一掌派了过来。凤之遥连忙飞快的往后退去,另一侧韩明月也同时出手拍向雷振霆。凤之遥这才堪堪的避过了这一掌。

    “镇南王。”叶璃不悦,沉声道:“镇南王,这里是飞鸿关,本妃望镇南王自重。”雷振霆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此时不能拿凤之遥如何,但是在场的众人看他的目光实在是让他难以忍受。雷振霆纵横一生,就算也有过狼狈失败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难难堪过。恨恨的瞪了被一边的侍从按住的墨景黎,雷振霆沉声道:“本王军中还有要事,先行告辞了。”

    叶璃也不多留,至于雷振霆之前所说的议和之事,双方谁也没有真的放在心上。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本妃就不多留镇南王了。冷二,替我送镇南王。”在场的几个人,除了韩明月以外,也只有冷皓宇最靠谱了。韩明月在王府中并没有职务,自然不能让他送。若是药凤之遥和韩明晰送人的话,只怕三句话又要把雷振霆惹毛了。

    冷皓宇点头,对雷振霆道:“镇南王请。”

    雷振霆铁青着脸拂袖而去。

    另一边,墨景黎还在侍从的压制下躁动的挣扎着,叶璃懒得再看这丑态百出的模样,只是吩咐道:“送你们陛下回房歇息吧。需不需要请个大夫来?”

    墨景黎身边的侍从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墨景黎,明眼人自然都明白墨景黎到底是怎么回事,“多谢王妃,不…不用了。我们有带太医。”

    叶璃也不多管,只是警告道:“本妃府中的人,还请诸位慎重。”

    “我等明白。”众人道。定王妃这是警告他们不要动这将军府中的侍女,原本他们来此也带了不少侍女,这些人自然也不愿意为了几个丫头的事情跟定王妃闹得不愉快。这里毕竟还是定王府的地方,于是痛快的应承下来。

    看着墨景黎的侍从将人抬了回去,凤之遥等人才不由的放声大笑起来。叶璃无奈的摇了摇头,墨小宝这一次歪打正着,原本只是一个恶作剧,却是没想到竟然弄出这样的结局来。

    凤之遥摇着折扇,笑容可掬的道:“真是没想到,楚皇竟然对镇南王如此…真可谓是,断袖情深啊。”众人齐齐的翻了个白眼,反正凤之遥就是死活都要把这件事硬按在雷振霆和墨景黎头上就是了。

    “小心,雷振霆派人追杀你。”韩明晰提醒道。开玩笑很好,但是玩火自焚可就不太好了。

    凤之遥风度翩然,“除非他亲自来,不来本公子怕什么?何况转时间内他也没工夫来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他真的为了这件事追杀我,那岂不是证明…我的猜测是真的,所以他才想要杀人灭口?”

    于是,这一天有一个消息以野火遇风的速度迅速蔓延整个飞鸿关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四面大方扩散。

    最开始是这样的,“听说楚皇不小心冒犯了镇南王,被镇南王揍了一顿。”

    然后变成了这样,“听说楚皇暗恋镇南王,忍不住冒犯了镇南王,被镇南王狠狠地揍了一顿。”

    再然后是这样“听说楚皇意图…。,被镇南王揍了一顿。”

    又然后是这样,“听说楚皇和镇南王。两情相悦,忍不住…。,然后被镇南王揍了一顿。”

    最后是——“听说楚皇被镇南王揍了一顿。”

    “为什么?”

    “你说呢?真是孤陋寡闻。”

    “啊?难道是……。”

    “绝对是!”

    于是,等到第二天墨景黎清醒过来的时候,留言已经席卷了整个飞鸿关内外。响起自己头一天做了什么事情的墨景黎也同样羞愤欲绝,却无能为力。

    清晨,叶璃坐在园中的凉亭中喝茶。雪白的衣衫,随意挽起没有丝毫妆点的发式和脂粉不施的清丽容颜。在淡淡的晨雾中竟显出几分忧郁和黯然。

    墨景黎站在凉亭外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幽美的画卷,不由得有些走神。昨天刚刚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模样,原本以墨景黎爱面子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出来的。但是如今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他等到脸上的伤好了再出来见人。所以,一大早只得盯着整个将军府的下人们诡异的目光过来见叶璃。

    “王妃,楚皇来了。”秦风走进凉亭低声道。叶璃点点头道:“请楚皇进来吧。”

    秦风转身请墨景黎进来,但是秦风本人却没有退出去,反而站在凉亭里距离叶璃不到三步远的地方,目光毫不掩饰的直勾勾的盯着墨景黎。目光里写满了警告和防备。

    墨景黎脸色一沉,只是却因为脸上的伤让人有些看不出来。秦风和叶璃只看到他的脸怪异的扭曲了一下,叶璃端起茶杯送到唇边,掩盖住自己唇角的抽搐和笑意,低声问道:“楚皇的伤势不要紧吧?”

    “不、要、紧!”墨景黎咬牙道。昨天的事情他本人当时虽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事后回忆起来却记得一清二楚。想到自己居然会仿佛欲求不满的往一个老男人身上扑,墨景黎立刻感觉到自己胃里一阵抽搐,今早吃的早膳仿佛又要吐出来了。事实上昨晚半夜他清醒过来之后就已经狠狠的呕吐了一次了。

    墨景黎知道自己绝对是被人暗算了,但是无论是他自己还是随行的太医,竟然谁都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被人暗算的。除了被墨小宝咬一口以外,这一天墨景黎几乎没有和任何不是自己身边的人接近过两步以内的距离。就连饮用的茶水点心也都是经过严格的检查的。所以,墨景黎无论如何也猜不出自己到底是怎么中招的。

    叶璃点点头,道:“没事就好,镇南王实在是太过冲动了一些。昨天下午镇南王已经启程离开飞鸿关。”所以你如果想要找人算账的话,就自己去找雷振霆吧。

    墨景黎确定自己最近今年都不想再看到雷振霆这个人了。不仅是因为他习惯性反胃,更因为雷振霆给他造成的伤害。

    “朕是来找你的。”墨景黎盯着叶璃道。

    叶璃点头,“楚皇有话请说。”

    墨景黎看了一眼旁边的秦风,皱眉道:“你先退下。”秦风充耳不闻,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墨景黎竟然十分诡异的看懂了秦风的眼神表达的意思。——你连个男人都要往身上扑,谁知道会不会对我们王妃做什么?

    见状,墨景黎额边的青筋跳了下,却见叶璃没有丝毫挥退秦风的意思,只得忍下了心中的怒气道:“朕有正事跟你商量。”叶璃含笑道:“楚皇请说。”

    “你和定王府归顺大楚,朕保证,墨御宸依然是世袭定王。”墨景黎理所当然的说,高高在上的语气甚至带着一丝施舍的味道。只不过原本应该是霸气侧漏的模样,因为他此时的形象而平添了几分滑稽。

    叶璃无语的瞥了他一眼,淡然道:“本妃若是没猜错的话,楚皇应该已经和西陵镇南王达成了协议吧?”

    墨景黎不在乎的冷笑一声道:“雷振霆能够耍朕,难道朕就一定要遵守协议么?叶璃,只要你带着定王府归顺了大楚,朕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楚皇打算怎么不亏待本妃?”叶璃挑眉问道,墨景黎的脑子该不会真的一点儿脑髓都没有吧?他真的以为她说一句归顺大楚,整个定王府和墨家军就会乖乖地听话归顺大楚不成?

    以为叶璃心动了,墨景黎满意的一笑,信心满满的道:“朕可以封你为后。叶璃,你应该知道,封一个已经嫁过人的女子为后,是历朝历代都从未有过的事情,足以证明朕的真心。”

    叶璃垂眸,沉吟不语。

    墨景黎也不着急,这种事情自然是需要好好考虑的。而他有绝对的信心叶璃一定会答应她的。墨修尧已经死了,叶璃就是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女人。没有男人支撑她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良久,叶璃才淡淡道:“本妃需要时间考虑。”

    墨景黎点头道:“可以,朕等着你的答复。”

    叶璃点点头,带着秦风走了。

    花园里,秦风跟在叶璃身边,不解的问道:“王妃,你真的在考虑这种事?”叶璃点头道:“自然是要考虑的,我在考虑…要怎么处置墨景黎。”

    “王妃有什么打算?”秦风好奇的问道。

    叶璃想了想,淡淡道:“扔出去。”

    看着叶璃漫步而去,秦风眨了眨眼,抬手打了个响指。四个麒麟出现在秦风跟前,秦风挑眉问道:“王妃的话听明白了?”

    “王妃的意思是?”

    秦风笑道:“就是字面意思,扔、出、去。”

    一刻钟之后,一身帝王朝服但是鼻青脸肿几乎认不出本来面目的男子被人从飞鸿关城楼上扔了下去。

    城楼上正在对弈的凤之遥遗憾的摇了摇头道:“麒麟真是越来越不会办事了,连扔个人都不会。”如果是他的话,就点了他的穴道倒着扔下去。保证墨景黎那张脸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表情这种高难度的东西存在。

    韩明月含笑道:“下面有人。”

    下面还有墨景黎带来的大队在城外驻扎的侍卫,怎么可能让墨景黎被摔死。麒麟明明摔得很有分寸,即使有三个大内侍卫同时跃起接住了墨景黎,墨景黎依然付出了右手骨折的代价。再重一点就可以右半身永久瘫痪了。

    “叶璃?!朕不会放过你的!”城外,墨景黎怒吼道。

    “嗖——”一颗棋子从城楼上直射过来,正好急冲墨景黎大张的嘴。原本谨慎以待的侍卫们被皇上突然的怒吼下了一跳,竟没有来得及接下这一道暗器袭击。韩明月优雅的拿着帕子擦了擦手,“墨景黎当了皇帝以后越发的粗鲁不堪了。”

    “明月公子好手法。”凤之遥笑容满脸的赞道。两人相视一笑,看着下面的墨景黎骂骂咧咧的绝尘而去。

    大楚往西陵的某处山道上,凌铁寒三人各自骑着一匹骏马悠然而行。虽然阎王阁这一次损失惨重,但是对于本身就已经有了隐退之心的凌铁寒来说反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如果还在,将来阎王阁要交给谁来执掌还是一个极大的问题。毕竟,杀手组织不同于其他,若是用人不当很可能造成极大的麻烦。

    正与两个弟妹说笑间,凌铁寒突然皱了皱眉。不等冷琉月二人说话,凌铁寒沉声道:“你们退开。”冷琉月二人虽然不明白兄长的意思,但是看到他一脸凝重的模样,还是顺从的策马往另一边走去。

    “定王,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凌铁寒朗声道。

    站在不远处观望的冷琉月和病书生都是一惊,他们这一路行来,定王已经薨逝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天下。但是大哥却……

    正在两人担忧之时,一个白衣身影出现在了山道上的一个小山坳上。白衣如雪,白发如霜。墨修尧手中握着焚灭剑,神色漠然的盯着下方骑在马背上的凌铁寒。似乎丝毫也不奇怪凌铁寒为什么会知道他没有死。

    凌铁寒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定王请。”

    墨修尧也不跟他客套,一道寒光划破苍穹,焚灭剑瞬间出鞘,夹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气朝着凌铁寒的方向压了过去。凌铁寒一拍座下的骏马,凭空跃起。同时手中的铁剑也出鞘,一道强横的剑气朝着墨修尧的方向划了过去。两道剑气相撞产生的冲击让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十几步才稳住了脚步,但是剑气所到之处的树木却被齐刷刷的绞断。

    呯的一声脆响,凌铁寒手中的铁剑应声而断。凌铁寒的剑也是一把千里挑一的好剑,但是比起墨修尧手中这样的传世名剑却依然要差得多。所以,一撞之下碎成几段也就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了。墨修尧素来不屑以神兵利器欺人,但是这一次却似乎完全不在乎。仿佛别说凌铁寒拿的是一把铁剑,就算凌铁寒赤手空拳,他也照样能那焚灭剑扫过去。这也让凌铁寒明白了,因为自己对叶璃出手,墨修尧的怒气之盛。

    “大哥!”冷琉月忍不住惊呼道。抬手想要将自己手中的兵器扔过去。冷琉月擅长暗器,对于刀剑并不怎么精通。但是正因为如此,凌铁寒反而为两个弟妹准备了上好的兵器。冷琉月手中的剑就远比凌铁寒自己用的剑要好一些。不过再厉害的剑对上焚灭剑也是枉然,所以凌铁寒摆了摆手拒绝了冷琉月的剑。

    墨修尧剑锋遥遥的指着凌铁寒,淡然道:“本王素来当凌阁主是难得一见的对手,却从未当凌阁主是要杀的人。今日破例,本王必定会万分遗憾。”

    凌铁寒无奈的苦笑道:“本座也从未想过会和定王生死相见。不过,这世间本就有许多事情不得不为。”墨修尧轻哼一声,不再啰嗦,手中焚灭剑幻出幽冷的锋芒朝着凌铁寒激射而来。他不想知道什么苦衷,什么不得不为。对墨修尧来说,对阿璃出手的人就该死,没有理由,没有对错。

    山道上,两个人影很快的战成了一团。以冷琉月和病书生的武功,最多也只能看到两道虚影在空中晃动着,还有四周漫布的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杀气。不时激射的剑气几乎将接触到的所有事物都绞成了粉末。冷琉月紧张的抓住病书生的手腕,目光焦急的盯着那她们注定看不清楚的地方。病书生也不好过,原本他的病早就已经好了,但是就在刚才,那样浓烈的让人无法呼吸的杀气让他又忍不住想要咳嗽起来。

    “大哥?!”就在两人焦急莫名的时候,凌铁寒的声音突然从空中掉了下来。病书生连忙一跃而起,飞身接住了凌铁寒坠落的身体。冷琉月一咬牙,拔剑朝墨修尧冲了过去。

    “二妹,住手!”凌铁寒惊叫道:“定王,手下留情!”

    “呯——”冷琉月手中的宝剑只剩下半截,墨修尧手一扬段落的剑尖朝着冷琉月射了过来。冷琉月连连后退,最后不由得跌坐在地上,剑尖从她的脸上贴着飞了过去,钉在了身后的树上。冷琉月坐在地上,却是满头大汗。刚才她分明感觉到了剑锋贴着自己的脸颊飞过那一瞬间剑锋上传来的寒意。

    墨修尧居高临下的睨视着众人,目光冷漠无情的仿佛天上的神祗,“不自量力。”

    冷琉月倔强的瞪着墨修尧,厉声道:“我大哥并没有杀定王妃,定王如此作为未免太过分了!”

    墨修尧冷笑,“是没杀成。阿璃受了半点伤,本王把你阎王阁上下都剁碎了喂狗!”

    许是被墨景黎仿佛看蝼蚁的态度气到了,冷琉月也忘了刚才的惊惧,冷笑道:“我大哥当真想要杀叶璃,你以为叶璃还活得到现在么?”阎王阁是做杀手的,凌铁寒更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杀手。真想要杀叶璃又怎么会给她几乎逃走?就算是为了不想得罪定王府,但是凌铁寒确实是手下留情了。

    “琉月。”凌铁寒皱了皱眉,沉声道。

    冷琉月只得不甘的住了口,凌铁寒慢慢站了起来,刚才停了这么片刻的时间,他也调息过来了。虽然伤的很重,却还不至于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凌铁寒看着墨修尧道:“定王,本座还有些事情要办。想必定王也还有急事待办。等本座事情办妥了,自然会给定王一个交代。到时候你我再决生死,如何?更何况…现在定王爷并非丝毫无损吧?如果本座倾尽全力,定王可有把握全身而退?”

    墨修尧沉默了片刻,方才道:“很好,三个月后,本王会再来找凌阁主的。”

    凌铁寒点头,“本座随时恭候。告辞。”

    墨修尧不再说话,凌铁寒带着冷流月二人重新上马打马而去。

    “王爷。”一个黑衣侍卫出现在墨修尧跟前低声叫道。

    “无妨。”墨修尧淡然道。抬手随手一抹,一丝血迹从唇边溢出。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0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01.自作自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01并对盛世嫡妃401.自作自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