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天下第一“暗器”

    402。天下第一“暗器”

    “王爷?”

    墨修尧摆摆手,随手抹去唇边的血迹,“凌铁寒果然是名不虚传。”虽然看似他占了上方,但是以墨修尧的眼光怎么会看不出来,凌铁寒是故意示弱。更何况,凌铁寒虽然伤了很重,但是他的内伤也不轻。就如凌铁寒所说的,如果他倾尽全力的话,两个人最后的解决大概就是谁死的更惨而已。他可没有想要跟凌铁寒同归于尽的打算。

    “王爷,要不要……。”身边的侍卫低声问道。阎王阁几乎全毁,凌铁寒又受了重伤。他们只需要派人跟上去,将凌铁寒一伙人一网打尽也未尝不可能。

    墨修尧摇头道:“算了,以后再说。”冷琉月说凌铁寒对阿璃手下留情,他是相信的。在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如果想要偷袭别人的话,除非是同等级的高手否则很难有人能够幸免。当然,墨修尧也算准了,凌铁寒绝对不会为了雷振霆而跟定王府作对的,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凌铁寒居然还是动手了。就算阿璃没有受伤,他也无法就此当做没有发生过。

    “凌铁寒还有用,回头替本王送一封信给凌铁寒。”墨修尧道。

    “是。”

    “王爷,墨统领密函。”一个暗卫出现在墨修尧跟前,双手奉上一封信函。墨修尧挑了挑眉,接过信函打开,却在瞬间变了颜色,“墨景黎,本王必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站在身边的两个暗卫不着痕迹的往外退了一步,暗暗在心中为惹毛了王爷的人祈祷。

    墨修尧盯着手中的信函,眼神阴骘。想要封阿璃为后?本王就要你做不了皇帝,看你拿什么来封后!

    “来人。”良久,墨修尧一把将手中的信函揉碎成粉末随手挥了出去。

    “王爷,请吩咐。”一个黑衣暗卫出现在墨修尧身后,躬身听候吩咐。墨修尧淡淡道:“让墨华带着本王的令牌亲自走一趟南京。让他告诉太后,大楚的皇帝可以换一个人。本王保证墨景黎不会回去找她麻烦。”

    “属下遵命。”暗卫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墨修尧,飞快的接了令飞身离开了。王爷现在心情不好,谁撞上了谁倒霉。

    雷震霆离开飞鸿关的第三天,刚刚停歇了数日的战火便被再次引燃。或许是因为确定了墨修尧的死讯,西陵大军这一次不再如之前和墨修尧交手的时候一般小心翼翼的试探迂回。而是全军齐进,只往飞鸿关扑来。而另一头,墨景黎带来原本打算增援寒谷关的大楚援军也直接绕过了寒谷关,取到玉名关只往西北上来,以极快的速度卡住了楚京和寒谷关通向飞鸿关的唯一的一条大道,占据了云州的溧阳城。

    溧阳是楚京通往飞鸿关的必经之路,同时也是原本的云州大族徐家的所在地。十年前徐家举族迁往西北之后,如今的溧阳第一望族便是与徐家有姻亲关系的楚氏了。只可惜,墨景黎虽然是大楚的皇帝,但是他的到来却并没有受到云州和溧阳百姓的欢迎。就连云州的这些名门望族也一个个紧闭门户,根本不理睬墨景黎。这让原本志得意满的墨景黎碰了一鼻子的灰。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的话,只怕早就将这些名门望族一个个满门抄斩了。

    而另一方面,雷震霆的西陵大军也同样不顺利。墨家军在慕容慎几个名将的带领下分散潜入,处处给西陵大军制造麻烦。虽然论兵法,论兵力,慕容慎南侯等人都比不过雷震霆,但是如果只是捣捣乱,牵制大军前进的脚步的话,却没有什么难度。特别是在众人离开飞鸿关的时候,刚刚得到了定王妃亲口传授的十六字箴言“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这几位都是战场上征战多年的老将,自然很快就将其融会贯通,让雷震霆郁闷的仿佛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呕心。吐不出来,吞下去难受。

    西陵大军中,雷震霆神色阴冷的盯着眼前的地图。墨修尧的死讯和即将打败墨家军的好消息现在已经丝毫不能让他感到愉快和喜悦。看了一眼一身战袍走进来,面带疲色的雷腾风,沉声问道:“还有几天能够到达飞鸿关?”

    雷腾风道:“原本三天之内我军必定能够兵临飞鸿关。但是现在…只怕最少都还要半个月时间。父王,现在墨修尧已死,我们并不需要赶时间。是不是先将那些杂草清理了再说?”只要墨修尧死了,墨家军群龙无首。只要有时间慢慢磨,西陵总是会战胜墨家军的。所以雷腾风实在是有些不明白,父王为什么要赶时间。甚至不过身后还有慕容慎和南侯等人的威胁。

    雷震霆摇头道:“我们没有时间。”

    “父王?”雷腾风疑惑的挑眉。雷震霆苦笑道:“墨修尧死了,对西陵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镇南王府来说,现在这个时候却未必是好事。”

    “儿子驽钝。”雷腾风垂首,不解的道。

    雷震霆叹了口气,道:“腾风,镇南王府到底不是西陵皇室嫡系。安城那边,还有一位陛下在。”西陵皇确实没有太大的本事,但是却也不是白痴。这些年,不过是在装疯卖傻罢了。

    雷腾风皱眉道:“皇上?他能做什么?西陵都在父王的控制下。”

    雷震霆摇头道:“当年定王府如何强势?但是却被连你都看不上眼的墨景黎整的险些灭门。难道还不够给你教训么?”

    “父王的意思是?!”雷腾风惊讶的道。

    雷震霆微微苦笑。原本有墨修尧这个强敌在,西陵皇自然是有所顾忌。谁说西陵皇是全然的庸才?这些年,西陵的大小事务雷震霆一力承担,累死累活。但是高高在上的西陵名正言顺的主人依然是西陵皇。而现在,墨修尧死了,而雷震霆又征战在外,正是西陵皇想要夺权的最佳时候。

    雷腾风皱眉,对于那个坐在皇位上的伯父他一向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但是同样他也明白,这么多年,昏庸无能的西陵皇还能安安稳稳的坐在皇位上,本身就是一种能耐。毕竟镇南王府可不是当年的定王府,真的一心一意的辅佐皇室。但是,如果他们稍有不慎,当年的定王府就会成为镇南王府的前车之鉴。

    “儿子思虑不周,请父王降罪。”雷腾风低头请罪。

    雷震霆摆摆手笑道:“罢了,我知道你这几天被慕容慎等人搞的有些心烦意乱。不过你说的也没错,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给你留下二十万大军,你可能为我军断后?”

    雷腾风精神一震,朗声应道:“儿子绝不会让父王失望。”

    雷震霆点头道:“父王相信你,不过…千万小心。只要挡住他们就可以了,不必急于歼敌。墨家军这一次突然改变战术,幕后必然有高手提点。”

    雷腾风皱眉道:“高手?墨家军内部除了墨修尧以外,还有连父王都速手无策的高手?”

    雷震霆沉吟了一下,神色有些复杂的叹了口气道:“如果本王预料的不错,应该是叶璃。除了她,墨家军上下都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武将,不会有这么天马行空的打法。”对于叶璃,雷震霆始终不知道该作何评价。以他的眼光看来,叶璃绝对还称不上是什么绝世将才。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却每每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惊人战绩。等到事后研究她的战法时雷震霆才发现,叶璃每一次的战术都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出人意料”。因为出人意料,所以无法复制。这样的打发,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过人的胆识。当然雷震霆是绝不会想到叶璃之所以有这样的打发,并不是她有什么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怪才。而是她比他们多了上千年的见识和军事素养罢了。真正的奇才,必然是独树一帜的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个领域。而叶璃其实还远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雷腾风慎重的点头道:“父王放心,腾风绝不会轻举妄动的。”三十多岁的雷腾风早就过了年少轻狂的时候,更知道何谓轻重。所以,他绝不会为了一时的战绩而破坏父王的整个计划。

    雷震霆点头道:“父王对你自然是放心的。罢了,你去准备吧。今天晚上,本王便连夜带兵启程。”

    “是,父王保重。腾风告退。”

    飞鸿关

    “启禀王妃,镇南王雷震霆率领七十万大军分两路往飞鸿关而来。”将军府里,正在弈棋的叶璃和韩明月停住了棋局。叶璃淡然一笑道:“终于来了么?”

    韩明月慢条斯理的将棋子收回旁边的盒子里,一边笑道:“王妃似乎一点也不感到紧张。”

    叶璃微笑道:“紧张只能让人做出错误的判断,除此之外,没有丝毫益处。何况,这本就是早已经知道的事情不是么?”

    韩明月挑了挑剑眉,含笑不语。他一直有些好奇,叶璃的底线到底再哪里。但是似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法让她真正的崩溃和恐惧,“王妃的心性之坚定,就是男儿也自愧不如。”

    叶璃含笑摇摇头道:“其实女子的忍耐力和承受能力原本都是远高于男子的,只不过……”只不过这个时代的女子早就被各种礼教束缚,养在深闺不经风雨。以至于遇到一点小事也只能失控的尖叫痛苦甚至晕倒了。

    韩明月笑道:“看到王妃,在下相信这句话了。”

    叶 无奈的苦笑,她这也是被逼的好么?这个时候,如果连她都自乱阵脚了,整个飞鸿关只怕立刻就要乱成一团了。看着叶璃从容淡定的清丽容颜,韩明月问道:“最多不过两天,雷振霆的大军只怕就要兵临城下了。王妃有什么打算?”

    “打算?”叶璃扬眉浅笑道:“先送他一份大礼再谈打算如何?”

    “在下拭目以待。”韩明月笑道。

    两日后,距离飞鸿关不到十里的地方,西陵大军士气高昂,一路上势如破竹。看到仿佛遥遥在望的飞鸿关,走在最前方的雷振霆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只要拿下飞鸿关,西北境内将再无险关可守,没有了墨修尧,主要将领又被派出去了的墨家军定然会群龙无首。到时候…叶璃,你是否会后悔呢?

    “王爷,此处距离飞鸿关已经不足十里,是否在这里扎营?”一位在前面探路的将领策马回来,拱手禀告道。雷振霆挑眉,看了看前方的。地势开阔平坦,只有西南方有一座孤山,虽然不便于防守,但是同样的,在这一马平川的地方,对方想要突袭也是难上加难。虽然雷振霆不认为叶璃现在还能分出兵力来突袭,却也不得不防。

    点了点头,雷振霆道:“就在此扎营,明日一早准备进攻。”

    “属下遵命!”副将领命而去,传令全军上下安营扎寨。

    就在不远处的那座孤山之上,叶璃带着凤之遥等人站在山崖上的隐秘处望着山下正在扎营的西陵大军。看着那密密麻麻整齐有致的兵马,韩明晰忍不住连连叹气,“这得有七八十万人吧,咱们真的要死守飞鸿关么?”飞鸿关上可是连三十万人都没有啊。

    凤之遥瞥了他一眼道:“除非风月公子想得出还有比飞鸿关更易守难攻的地方。”一旦西陵大军进了飞鸿关,那就不用再守了。一路打到璃城脚下都是一遍平坦,甚至连璃城都称不上固若金汤。璃城本身就只是西北一座不算大的城池改建的。虽然已经有十年了,但是防御跟西陵皇城和楚京比起来却也还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韩明晰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他也不动战场上的事情,不过是随口发发牢骚而已。

    “王妃,我们来这里看什么?看雷振霆带了多少兵马么?”凤之遥也有些好奇,王妃说要为雷振霆的大军准备一份大礼。但是他还真不知道王妃到底准备了什么东西,非要到这里来才能看到。

    叶璃看了一眼底下正在扎在的西陵大军,有些无奈的叹息道:“这里正不是一个好地方,不过也没办法挑了。秦风,准备好了么?”

    站在叶璃身后的秦风点头道:“王妃,请放心,早就准备好了。”

    “很好,动手吧。很快雷振霆应该就会派人上山来了。”叶璃点头道。

    “是。”秦风一挥手,上百个黑云骑出现在了山崖边上。手中握着弓箭对准了山下的军营。

    凤之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王妃,你不是打算用这一百来人招呼雷振霆吧?”先不说这么远的距离能不能射中,就算射中了又还能有多少威力。就说这一百人对八十万人,这些黑云骑就是射到口吐白沫也杀不了多少人吧。

    叶璃含笑道:“你好好看着就是了。放箭!”

    嗖嗖——!

    黑色的羽箭脱弦之后激射像西陵军营。西陵大军也同样都是精锐,一听到弓箭破空而来的声音立刻反应过来,“有敌袭!”

    片刻间便已经全军戒备。但是西陵士兵的反应再快却也快不过已经离弦的箭,很快他们却发现,那黑色的羽箭并没有射向众人,而是射在了空地或者草堆帐篷上。就在众人还不明白其中意味的时候,征战一声的雷振霆本能的感觉出一丝危险,厉声道:“撤退!”

    “轰!”话音未落,只听一阵惊天的巨响,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连串的巨响夹带着浓烈的硝烟味在还未完全驻扎停当的军营中想起。同时响起的还有无数士兵的惨叫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几乎持续了近半刻钟的时间才渐渐平息下来。因为爆炸造成的浓烟弥漫不散,雷振霆有些灰头土脸的站起身来看到的便是眼前的无数的残肢断臂,一片狼藉。许多士兵被当成炸死,运气不好的甚至被炸的四分五裂。而更多的人却是被炸的重伤,缺胳膊少腿,痛苦的躺在地上声音。侥幸没有受伤的士兵也被吓得不轻,一些胆小的甚至仆倒在地上哭爹喊娘。

    并非西陵士兵太过淡笑,而是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恐怖的力量。如果有人仔细的关注过当年墨家军抢夺楚京的战事的细节的话,或许还会有所准备。但是当初那一场战事,墨家军使用的炸药很少,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而且事后也严密的封锁的消息,就连墨家军自己的士兵知道的也不多,更不用说西陵人了。

    山崖上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半晌凤之遥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来,“好厉害……”那一次在楚京其实凤之遥是见识过这些东西的,不过凤之遥给人并不是十分欣赏。因为那玩意儿搬运十分麻烦,体积也不小。更重要的是,杀伤力其实并不是特别的。但是这一次,给他的感觉却足够让他震惊了。

    叶璃望着山下的惨状,垂眸不语。

    “叶璃?!”山下,雷振霆看着眼前的惨状,终于忍不住怒吼出声。目光如电一般的射向山崖上的众人,准确的找到了叶璃的位置。雷振霆怒不可歇,刚刚这一场爆炸,西陵大军死亡和重伤的士兵加起来超过了数万。虽然这对于目前拥有七十多万大军的雷振霆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墨家军却没有一兵一卒的损伤就造成了西陵如此大的伤害,这对于西陵大军来说所造成的后果和影响绝对不只是折损了几万兵马那么简单。

    雷振霆一跃而起,朝着叶璃等人的方向扑了过去。身在空中,雷振霆手中的剑挥出一道凌厉的剑气朝着叶璃的方向冲了过去。

    韩明月和凤之遥同时上前,挡下了这一道剑气,同时,上百名黑云骑手中的弓箭齐刷刷的瞄准了雷振霆射了出去。雷振霆身在空中根本无处借力,若是不想被射成刺猬的话,就只能放弃攻击叶璃的想法撤退。

    但是雷振霆暴怒之下,手中长剑一挥,竟然同时将上百支箭全数扫落,剑势丝毫不减的再次扫向叶璃。

    一击落空,黑云骑并不慌乱,继续开弓放箭。

    凤之遥秦风韩明月等人都不约而同的躺在了叶璃的前面,以防止万一黑云骑依然拦不住雷振霆的话,他们就必须出手保证叶璃的安全。而唯一插不上手的韩明晰站在叶璃身边,眼尖的看到叶璃从衣袖中取出一件造型十分奇怪的东西摆弄了几下。然后看到叶璃举起那东西向着前方,沉声道:“凤三,让开。”

    站在叶璃前方的凤之遥一愣,反射性的听命侧开了身体。只听碰的一声巨响。凤之遥只觉得一道劲风从自己的身边射过。虽然,原本还在空中凶猛无比的雷振霆身子窒了一窒,然后缓缓地滴落了下去。凤之遥清楚的看到雷振霆的肩膀上一道血花绽开,而他却没有看到射中他的羽箭,当然凤之遥也敢保证绝对没有任何一支箭射中了雷振霆。

    众人惊愕的回头看向身后的白衣女子。只见叶璃依然举着那东西,那东西模样十分怪异,还有一个黑幽幽的小黑洞,但是即使凤之遥和韩明晰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暗器。只是觉得虽然这东西的外形并不好看,被叶璃握在手中却似乎有一种别样的优雅的杀意。

    更重要的是,就是这不起眼的东西,伤了西陵的镇南王,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雷振霆。

    “这…这是什么?”

    叶璃皱了皱眉,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的手枪叹息道:“居然打偏了。”只可惜,这已经是目前能做出来的最好的手枪了,而且还无法量产。这是单发手枪,有效射程也只在一百五十米以内,雷振霆的轻功太过,她连步枪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比起上一次看到的,至少杀伤力和稳定性都有了显著的提高,而不再只是个看起来好笑的玩具。

    “不打偏会怎么样?”在韩明晰看来,上百个黑云骑没射到雷振霆,却被叶璃一下子给打下去了,已经是很了不得的成果了。

    叶璃含笑道:“我原本以为应该百分百能命中头部的。”

    “你想把雷振霆的脑袋射穿?!”众人悚然。

    叶璃摇头,“这枪的穿透力不强,这么远的距离射不穿。”

    射不穿也很恐怖。想象一下雷振霆那样的高手脑袋中间被人打了一个洞的模样。众人看想叶璃的目光已经称得上是惊悚了。不,应该说是看叶璃手中的东西,这绝对是天下第一暗器啊。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0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02.天下第一“暗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02并对盛世嫡妃402.天下第一“暗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