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惊疑难安

    406。惊疑难安

    这一日,大楚皇帝暂住的溧阳城太守府发生了一件说出去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知道这件事的人们却绝对不会说出去,因为这其中一部分已经被墨景黎灭了口,不能灭口的也都是墨景黎的心腹外加没那个胆子。所有整个溧阳城里上至名门显贵,下至寻常百姓,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唯一知道的也只有昨晚楚军的粮草被墨家军给烧了而已。

    墨景黎的房间里,几个太医跪在地扇颤抖着身子不敢动弹。墨景黎坐在床上神色阴冷的盯着下面的人,脸上带着风雨欲来的扭曲和狰狞。

    “告诉朕…来能不能治好?”许久,墨景黎才冷声问道。

    房间里沉默了许久,才有一个太医战战兢兢的道:“启禀皇上…这、刺客…刺客下手太重。而且…还下了药,臣等无能,实在是回天无力啊……”

    墨景黎脸上闪过一丝杀气,冷笑一声道:“拉出去,砍了!既然无能,你还活着干什么?”两个侍卫进来,将刚刚说话的太医给拉了出去。太医惊恐的叫道:“皇上饶命!皇上…皇上饶命啊!”可惜墨景黎却没有丝毫理会他的意思,反而盯着剩下的跪在床边的太医,问道:“你们怎么说?”

    几个太医早被墨景黎如此铁血冷酷的手段吓得魂不守舍,连忙道:“臣等一定…臣等一定尽力而为…皇上饶命啊……”

    “尽力而为?”墨景黎尤不满意,太医们连忙改口道:“臣等一定会配置出解药,一定回治好皇上的…一定会……”现在谁还管什么欺君之罪?欺君的话晚点死,不欺君马上就要死了。众太医连忙满口打包票,仿佛某人不是被人切了某个不该切的地方。而是不小心在手上划了一个口子一般。

    墨景黎眯眼,冷冷道:“朕给你们三天的时间。”

    “是!臣等遵命!”太医们纷纷松了口气,连忙应承道。

    看着这些惊若寒蝉的太医,墨景黎冷哼一声道:“滚出去!”太医们连滚带爬的滚出去研究药方去了。虽然他们心里都清楚,刺伤墨景黎的人分明就是要断了他的根,别说他们能不能研究出解药了。就算有当世神医之称的沈扬带着碧落草来了都没用。毕竟…人又不是蒜苗,掐掉了还能重新长出来。但是他们却谁也不敢说出实情来,毕竟,前车之鉴就在他们面前摆着呢。这一刻,这些太医甚至忍不住在心中盼望着墨家军快一点攻破溧阳,他们也好逃命。

    房间里,墨景黎靠在床头上盯着手中那一张已经看了无数遍的信函眼神变换不定。

    “老臣邱玉楠求见皇上。”门外,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想起。墨景黎沉声道:“进来。”

    一个文人装扮的六旬上下的老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床上的人谨慎的低头行礼,“不知皇上召见,有何吩咐?”墨景黎盯着他看了半晌,才问道:“邱大人,你也算是四朝老臣了吧?”

    邱大人连忙道:“回皇上,老臣确实是太上先皇的时候便已经入仕了的。”只可惜他命不好,能力一般,长相一般,家世也一般,以至于历经四朝依然还是默默无闻。不过总算是平时还算会做人,这些年也还是安安稳稳的过来了。到了现在,大楚朝中有能力的死的死走的走,现在也才勉强轮到他出头了。不过墨景黎依然并不看重他,只不过迫于无奈,无人可用才提拔了他罢了。

    墨景黎抬手将手中的信件递了过去,道:“那你看看,这个字迹你可认识?”

    邱大人小心的结果信件一看,显示为信上的内容怔了一怔,但是很快就察觉到墨景黎阴冷的目光,连忙将注意力集中到字迹上。皱了皱眉,半晌才摇头道:“会皇上,老臣…并不认得这字迹。”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是么?那么是不是有点眼熟呢?”

    眼熟?邱大人不解的将目光重新放回信笺上。这一次倒真是看出来一点名目,犹豫了一下方才道:“这…皇上,这字迹似乎是师从…师从……”

    “师从苏哲的,是不是?”墨景黎冷声问道。当年苏哲不仅是大楚仅次于清云先生的大儒,同样也是一代书法名家。想要拜入他门下的人多如牛毛。但是能有那个机会从启蒙开始就犹苏哲教导的只有两个人。

    邱大人点头道:“不错,不过…这人的字迹和苏哲先生还是有极大的差别的,苏哲字迹隽秀,有文人的清致和傲骨。而这人的字迹,却更多了几分洒脱和霸气。早已看并不想象,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确实是有几分苏哲的影子,所以,应该是从小便师从苏哲学习的。”只有从小便开始学习,习惯已经刻入了骨子里。即使到了后来自成一体,也依然有迹可循。

    墨景黎又甩出一封折子,问道:“这两个字迹可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邱大人打开一看,顿时差点吓的身子一软跌倒在地上。这份折子却是定王的手迹,墨修尧虽然不是书法名家,但是因为他的地位和名声,他的字迹偶有流落在外的甚至比许多书房名家的更加昂贵。邱大人在朝为官三四十年,自然也是见过的。但是…定王不是已经死了么?

    有些惊恐的望着墨景黎,邱大人甚至忘了应有的礼仪。心中暗暗猜测着因为昨晚的事情皇上是不是给气疯了。看着邱大人震惊的模样,墨景黎脸色更加难堪。难道他喜欢被人当成疯子怀疑?他拿着那封信对比了许久,但是留信的人仿佛是故意,信上的字迹有七分像墨修尧,但是又有三分不太像。仿佛是故意写得似是而非的模样。如果说墨修尧真的没死想要要改字迹的身份,那么他完全没必要字迹去写信,甚至随便想个办法总能够掩盖住他的字迹。反倒是现在这样,墨景黎不得不怀疑墨修尧是不是真的没死。但是万一这是墨家军的人故弄玄虚,他就要当着全天下的人再丢一次脸。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墨景黎怕墨修尧,就连墨修尧死了都还怕的仿佛惊弓之鸟一般了。

    “到底是不是?!”墨景黎冷声问道。

    邱大人苦着脸,道:“皇上…这两个字迹虽然有些像,但是只怕…并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且…定王已经死了啊。”

    “出去。”墨景黎没好气的道。

    “是,老臣告退。”邱大人如获大赦,连忙退了出去。

    “墨修尧…墨修尧!一定是你!”墨景黎咬牙切齿的叫道,猛的想要起身却不慎扯动了伤处,脸色一白险些再次晕了过去。也不知道墨修尧用了什么药,原本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却在他醒来后不久开始有了感觉,然后越来越痛了。墨景黎狠狠地捏着手中的信笺,“墨修尧!朕一定要杀了你!朕一定要杀了你!”

    墨景黎很想派出所有的人搜寻墨修尧的下落,然后不管他真死假死都再弄死他一次。但是其他人却并不这么看,包括墨景黎的心腹们。全天下都知道定王已经死了,而且还是皇上和镇南王两个人亲自确认的,怎么可能又死而复生了呢?至于深夜没被任何人发现闯入太守府的时间,既然麒麟都能够悄无声息的少了楚军的粮食了,自然也很有可能潜入太守府。大多数人都将这看作是墨家军的楚军的挑衅和警告,至于墨景黎认为的墨修尧还活着的事情…一定是皇上太紧张了!墨景黎虽然很想证明自己是对的,但是他也知道当日雷振霆是亲眼看到墨修尧的尸体的。雷振霆在这件事情上绝对没有骗他的必要。而且…他也实在没有脸面将刺客留下的信拿出来给众人参考。如此一来岂不是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的伤势了?

    “如果是定王的,完全没必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又何必改变字迹?若是要改变字迹的话,又何必要和定王有七分像?分明是墨家军的人故布疑阵。”如果真的不想让人认出来的话,不说找人代写,就算用左手写别人也忍不住来吧。最后属下的话终于劝服了墨景黎,也或者可以说墨景黎自己在心中说服了自己。只得派人重新加强了警卫,墨景黎心里阴暗万分的藏在太守府里养伤了。

    墨修尧依然盯着一副相貌平平的模样混在墨家军中,墨家军上下除了冷淮等人谁也不知道已经去世的定王正在他们的营中坐着喝茶。虽然墨修尧易了容,但是大帐里的众人却依然能够感觉到王爷的心情很好,非常好。比昨天刚刚到大营的墨修尧相对比,很显然昨晚王爷进城去做了什么让他龙心大悦的事情。

    “王爷…可是有什么喜事?”吕近贤好奇的问道。其他人虽然都一副忙着自己手里的事情的模样,耳朵却纷纷竖了起来。

    墨修尧悠然道:“云州六大世家全部同意归顺定王府,算不算喜事?”

    众人一脸不以为然,这算什么喜事。他们谁也没觉得哪个脑残了的世家家主除非逼不得已还会投靠墨景黎。在墨景黎和定王府之间选择,明显定王府站的优势要明显很多。如果是墨景祈的话还能站着一个名正言顺的大义名分,换了墨景黎这个篡位杀兄杀侄的,连这最后的名分都要保不住了。

    墨修尧笑眯眯的道:“别的么…佛曰:不可说……”只要一想起墨景黎现在的模样,墨修尧就觉得这些日子的郁闷一扫而空。昨天晚上忍住了下杀手的想法放过墨景黎一命,简直是太正确了。想了想,墨修尧挑眉道:“吕将军,三天之内可能攻下溧阳?”吕近贤笑道:“王爷放心,绝对没问题。楚军押运粮草的队伍已经快要到了,最晚今天晚上一定会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墨修尧扬眉道:“你打算趁大楚押运粮草的队伍到达的时候杀蓕钼进去?”

    吕近贤点头,他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何况,王妃离开时已经交代过了。为楚军提供粮草的江南富商有一半是定王府的人,那些粮草本身就是交给墨家军的,自然不能让墨景黎得到。墨修尧沉吟了片刻,摇摇头道:“不,放他们进去。”吕近贤不解的看向墨修尧,“王爷的意思是?”墨修尧道:“派人帮着他们将粮草运进去。然后……”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放到桌上,墨修尧淡淡道:“知道该怎么做了?”

    “王爷是说下毒?这只怕不太保险。”冷淮有些担忧的道。毕竟是几十万兵马,总不可能同时全部中毒。只要有一个被先发现了,就很有可能功亏一篑。

    墨修尧淡淡道:“不用担心,这是本王从沈扬那里拿来的。服用之后…一个时辰才会发作。另外…这东西不致命,只是会让他们暂时没有力气打仗而已。本王也不想杀太多的人。徐清锋。”

    “属下在!”徐清锋起身应道。

    墨修尧挥出一张纸条,淡淡道:“粮草进城之后三个时辰内,本王要看到这些人的项上人头。”

    徐清锋接在手中,扫了一眼记在心中。点头道:“属下遵命,属下立刻去安排。”

    墨修尧点点头嘱咐道:“你们之前进过一次城,已经惊动了楚军。想必守卫会更加森严,小心一点。”

    “是,王爷。”徐清锋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帐子里,何肃道:“王爷打算先杀了楚军的将领?”只要领兵的将领死了,再多的兵马也只是一群无头的苍蝇。再加上大部分士兵失去战斗力的话,墨家军却是有可能兵不血刃的拿下溧阳城。冷淮挑了挑眉,犹豫了一下才道:“王爷打算收编这八十万楚军?”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却见墨修尧满意的点头笑道:“冷将军所言甚是。雷振霆一定想不到…他原本布下的盟友,会突然掉转头来打他自己的。”

    “王爷好计策!”吕近贤也赞道,如果成功了的话,这确实足以给雷振霆致命一击。但是这样的计划,除了墨修尧谁也无法实现。就算吕近贤等人能够做到兵不血刃拿下溧阳,吕近贤和冷淮的威望也不足以一次收服八十多万的兵马。所以,他们从来都没想过这个办法,也不敢去想。

    当夜色再一次降临的时候,楚军后面押送粮草的兵马果然已经到了溧阳跟前。这对于刚刚失去了几乎全部的粮草的楚军来说自然是一个绝好的消息。经过一番盘查之后,运送粮草的大军顺利的进去了溧阳城。正躺在床上萎靡不振的墨景璃没有心情理会这些琐事,一挥手交给下面的人去办了。他却不知道,此时负责筹备这些粮草的江南富商们以张百万为代表正在墨家军的大营中做客。

    “见过吕将军,冷将军。”张百万看到上座的吕近贤和冷淮,缩了缩脖子拱手道。他虽然死要钱,但是却还是第一次面对吕近贤等人这样一身杀伐之气的军人。至于在南京见到的那些将军,跟吕近贤等人比起来就明显的不值一提了。

    吕近贤笑道:“张老爷不必多礼,这次的事情多亏了张老爷了。”

    张百万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大将军叫晓得张百万就行了。既然是定王妃的吩咐,我等岂敢不从命?大将军放心,今日过后,小的保证墨景黎再也无法从江南运来半粒粮草。”

    吕近贤满意的点头,看着张百万还有些忐忑的模样,含笑安慰道:“张老爷尽管放心,王妃早已经有了安排。本将军保证,即使你们投靠定王府的消息传到江南,你们的家人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张百万眼睛一亮,他们做这些最担心的就是被墨景黎发现,毕竟他们的根基都还是在江南的,而江南,还是墨景黎说了算。

    “张老爷,有一件事需要你回江南一趟,不知道可否?”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墨修尧突然开口道。为了隐藏行踪,墨修尧在军中一直都是易着容的。没有了那一头明显的白发,再加上那一副平常的面容。即使他气势惊人也很难让人将他跟已经去世的定王联系在一起。

    张百万迟疑了一下,看了看上方的吕近贤道:“这位是……”

    吕近贤道:“这位是叶公子。”

    张百万虽然不知道这叶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至少还记得定王妃是姓叶的。现在定王不在了,定王府不就是定王妃说了算了么?而且看吕近贤这态度也知道这人是不能得罪的。连忙恭敬的道:“公子请吩咐。”墨修尧取出一封信递给张百万,道:“请将这封信带回去送到信封上的人手中。”

    张百万一愣,有些怀疑的道:“就这样?”原本他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只是单纯的送一封信而已。这样的事情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这位叶公子点名要他送信,不得不让他生出一丝怀疑。

    墨修尧淡淡笑道:“张老爷不必迟疑,确实只是一封信而已。原本谁去送信倒是无所谓,不过…定王府的人马进入江南之后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才想劳烦阁下一趟。”

    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张百万自然也不会拒绝。收起信函点点头道:“请公子放心,在下一定将信送到。”墨修尧满意的点头笑道:“张老爷只要将信送到。在下可以代替王妃保证…将来绝对不会亏待张家。”

    张百万心中一喜,再看吕近贤等人都是一脸寻常的模样,看来这位叶公子确实有代替定王妃做决定的能力。脸上的笑容顿时更甚了,连连点头道:“公子尽管放心便是。”

    送走了张百万,冷淮皱了皱眉道:“王爷,这个张百万太贪财了,只怕不那么可靠。”

    墨修尧挑眉一笑道:“阿璃选了他合作而不是别人,就证明他确实有这个价值。而且…贪财也不是坏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如果有真本事的话,本王也不介意让他多拿一点。”只是如果太过分了的话,他就不保证不会让他连家底都一起吐出来。

    “但是…我们接到的消息,这个人和西陵那边也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冷淮皱眉道。当初定王妃临走的时候留下的信函里面就说了,这个人不可尽信。

    墨修尧并不意外,含笑道:“他是商人,自然不会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王爷给他的信函里面写的是什么?”云霆好奇的问道。

    墨修尧道:“写的是…定王还没有死,现在重伤垂危。要隐藏在江南的定王府暗卫前往南诏借兵,以解定王妃被困飞鸿关之围。”

    众人听的一头雾水,问南诏借兵?他们的情况还没坏到那个程度吧?更何况…南诏刚刚内乱没几年,又和西陵纠缠了一段时间,就算倾国之力又能借多少兵马出来?

    思索了片刻,何肃道:“王爷怀疑张百万是雷震霆的人?”如果张百万真的是雷震霆的人的话,得到这封信他就绝对不会再回江南。而是直接送到雷震霆手中去。墨修尧摇头道:“他现在肯定不是雷震霆的人,但是等他看了这封信之后就不一定了。”

    众人对视一眼,这才明了,这根本就是王爷对以张百万为首的江南富商的一个考验。如果选错了的话……

    云霆皱眉道:“这样会不会太…毕竟,也许张百万现在并没有这个心思。”故意勾起别人的异心,虽然这有大部分要归咎于这些人的心智不坚。但是原本这世上的人大多数也都是心智不坚的普通人。只要没有给他们机会,他们也许永远也不会背叛。

    墨修尧淡然道:“江南很快就会改天换日,到时候…这些人就会变得非常重要。与其要这些左右摇摆的人到时候坏本王的事,本王宁愿将他们全部清理了,再换不会有异心的人去。”这样的做法或许是有一些冷酷,但是墨修尧需要考量的事情太多。他负担者整个定王府和墨家军的兴衰,没有那个功夫理会个人的生死和无辜与否。何况,他不是还给他们留下了机会不是麽?

    看了一眼墨修尧冷漠的眼神,云霆心中暗叹了一声不再言语。他明白定王的意思,比起这些经历过许多事情的墨家军老人,他显然还是太过心软和天真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0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03.惊疑难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03并对盛世嫡妃103.惊疑难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