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丧家之犬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407。丧家之犬

    清晨,当墨家军再一次擂响战鼓的时候,楚军果然是一败涂地。墨家军几乎没有花费摧毁之力便打开了溧阳城的大门。在几乎所有的将领都不见踪影,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士兵无法参展的情况下。当溧阳城楼上的士兵看到城下那白发如雪,白衣翩然的男子时也顿时丧失了所有的勇气,一时间,八十万大军溃不成军。

    而此时的墨景黎,还在城中的太守府里毫不知情。这一次受伤的事情无论对他的生理还是心理毫无疑问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特别是在他还疑心墨修尧到底还在不在世的情况下,墨景黎的脾气变得更加的诡异多变,喜怒无常。身负重伤,更是让他连起床都有些困难,就更不用说亲临战场指挥战事了。

    “皇上!皇上!不好了!”当墨景黎再一次朝着跪了一敌的太医大发雷霆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侍从惊慌失措的脚步声。

    墨景黎皱了皱眉,不悦的道:“滚进来!什么事?”

    侍从跪倒在地上,惊恐的叫道:“皇上…墨家军,墨家军打进来了!”

    “什么?!”墨景黎骤然起身,顿时又是一阵呲牙咧嘴的扭曲神色,“墨家军怎么可能这么快打进来?”并并不是墨景黎眼高于顶,不相信墨家军的能力。而是溧阳有八十万大军,除非这些士兵同时全部投敌,否则墨家军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打进来。

    “是真的…我军副将以上的将领,全部失踪了。还有半数的兵马…突然吃坏了肚子。另外…另外,好像有人看到了定王出现在城门口了。”来禀告的侍从自己并没有看到墨修尧,听回来报信的人所说的也是不清不楚的。毕竟,已死的定王突然出现在城门口,着实是吓坏了不少人。大多数普通士兵很难想到定王炸死之类的事情,第一反映大多都是以为自己见鬼了。

    “墨修尧?!”墨景黎脸色一白,就连放在衣袖下的手也不由得开始暗暗发抖,“到底怎么回事?!给朕查清出来!”侍从颤抖着道:“皇上…墨家军已经打进城门了。咱们…咱们还是快逃吧。”

    “逃?”墨景黎眼神充血,“现在朕还能往哪儿逃?”

    侍从劝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皇上…只要咱们回了江南,就一定还能够东山再起的。如果被定王抓住了……。”侍从抖了抖,他是墨景黎的心腹,若是被定王抓住了绝对是有死无生。定王的名声这些年他们听说的可不少。

    听了侍从的话,墨景黎神色微变,眼神变化不定。

    这一场帐打的十分容易,双方兵马几乎没有任何伤亡。当一身白衣的定王身形潇洒的落在溧阳城最大的街道中央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中的兵器。只听墨修尧的声音悠远的传向四面八方,“所有大楚士兵,放下武器。本王既往不咎。”

    有人犹豫着,这些人都是寻常士兵。没有了将领的统帅他们就是一盘散沙,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下一刻该干什么。而墨家军和定王府确实每一个土生土长的大楚男人心中最崇敬的所在,有墨家军守护的大楚曾经的辉煌,也是每一个经历了大楚战乱的人心中最深的追忆。很快,有人扔下了手中的兵器。

    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很快兵器落地的声音想遍了整个大街,原本躲在自家家里闭门不出的百姓们也纷纷走了出来。以楚绍英为首的云州各个名门世家的家主们更是齐齐的迎了上来,“草民等恭喜定王殿下!”

    “恭迎定王殿下!定王万岁万万岁!”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欢呼,很快的呼叫的声音便如浪潮一般的席卷了整个溧阳城。

    看到原本预计的一场可能旷日持久的攻城战就这样几乎毫无伤亡的解决了。墨家军众将领都纷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冷淮站在街边上,看着身边不远处的吕近贤笑道:“当真是一人能抵百万兵。普天之下,除了定王殿下还有谁人能有此声望?”

    身为墨家军的老将,吕近贤亦是与有荣焉。点头笑道:“冷将军说的是,除了定王…普天之下谁能由此声望?”冷淮淡然微笑,如今和西陵的战事虽然还为分出胜负,但是看定王的部署便能明白,西陵大军的好日子只怕也要结束了。这个天下,除了定王还有谁能够掌握得主?分离了数百年的天下终于将要在定王府手中再一次统一,一个真正的皇朝盛世即将到来。即使是冷淮这样的老将也忍不住新生激荡起来。

    “本王即可将要出兵西陵,凡大楚将士,愿意跟随本王抗击西陵者,明日随本王启程。不愿者,留守溧阳。战事结束之后,可反悔江南。”墨修尧淡然道。

    “愿追随定王殿下,抗击西陵!”

    “我等愿追随定王殿下!”

    “誓死追随定王殿下!”

    摇摇欲坠的大楚,和如日中天的定王府。昏庸无能喜怒无常的楚帝和英明睿智的定王,拿士兵当炮灰的墨景黎和爱兵如子的墨修尧,该怎么选几乎是不需要抉择的事情。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道:“很好,即刻起,溧阳城内所有楚军,即隶属与墨家军麾下。”

    “誓死效忠王爷!”

    吩咐了吕近贤和冷淮去安置那些刚刚归顺的大楚士兵,墨修尧才带着人往墨景黎所在的太守府而去。熟门熟路的进了墨景黎的房间,看到的只有死了一敌的太医和侍从。墨景黎本人却景黎本人却已经不知所踪。

    “墨景黎逃走了?王爷,属下立刻派人去找。”徐清锋懊恼的道。之前只派人围住了太守府,竟然没有派麒麟盯着。谁能想到在重重重兵包围之下,墨景黎竟然依旧能够从太守府里逃出去。

    墨修尧点点头道:“去吧,不用自责,跟接收溧阳城比起来,墨景黎不算大事。”虽然说明面上是兵不血刃的接收了溧阳城,但是暗地里留的血也并不少。墨景黎的心腹侍卫,大楚皇家的暗卫,一些依然心向着墨景黎的将领,原本就已经投靠了墨景黎的家族,都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清理。而且,墨景黎身为皇帝,身边怎么可能没有暗卫?大楚皇室的暗卫虽然比不上墨家军的麒麟却也不比雷振霆的金衣卫差。面对面硬拼不行,带着一个人逃走却还是不难的。

    徐清锋点点头,转身而去了。

    墨修尧低头扫了一眼一片血腥的房间,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墨景黎,本王若是你,就宁愿死在这里…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儿。”

    墨修尧并没有因为墨景黎的逃走而在溧阳多做停留,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墨修尧就带着冷淮何肃和一百万大军离开了溧阳。只留下了二十多万兵马有吕近贤和云霆负责驻守溧阳以东的所有地方。如今墨景黎重伤落败,至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出来折腾了。而且就算他伤养好了出来,墨修尧也准备了不少东西等着他,只怕也折腾不出什么出来了。在兵力基本不占太大的劣势的情况下,墨修尧对吕近贤的能力是绝对放心的。

    此时溧阳城外几十里出一座僻静的小院里,外面看上去仿佛寻常的农家小院,但是院里的气氛却是让人不寒而栗。几个侍卫模样的男子站在院子里,神色肃然的听着里面传来阵阵痛苦的呻吟声。幽暗的房间里,墨景黎神色扭曲的盯着跪在被人押着跪在不远处的男子。男子浑身上下被打得鲜血淋淋血肉模糊,早就已经奄奄一息了。

    “说吧,墨家军到底是怎么进城的?”墨景黎神色阴森森的问道。

    男子艰难的摇了摇头,眼中满是祈求之意。他真的不知道墨家军到底是怎么进城的,更不知道那些楚军将士为什么会在用过了新送去的粮食之后就突然腹泻。他本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押粮官而已。如果知道逃了出来会受到这样的罪,他宁愿留在溧阳城里做俘虏。墨景黎顿时失去了耐性,沉声道:“丢出去!”

    男子惊恐的想要求饶,但是他现在却连求饶的声音都没有了。被丢出去并不是意味着折磨结束了,而是意味着他的生命将会到此结束。这些天,他不是第一个受这些罪的人,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很快,已经被打成了血人的男子被推拖了出去。没有人会可怜他,这几天墨景黎的伤势一直不见好,脾气也越加的暴戾起来,大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了。

    一个侍从模样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皇…皇上?”

    “什么事?”墨景黎冷声问道。自从受了那样难堪的伤势之后,墨景黎就变得格外阴沉。甚至连他居住的房间也变得阴森森的,平时连光都不许见到。侍从进来,好不容易适应了房间里的幽暗,却依然让墨景黎阴冷的模样吓了一跳。压下心中的恐惧,侍从低声道:“启禀皇上…定王,定王收服了溧阳所有的兵马。昨天早上就已经带着兵马离开溧阳往西去了。”

    幽暗的房间里沉默了许久,半晌才听到墨景黎的声音缓慢而凶狠的传了出来,“墨修尧…带着朕的兵马、去跟雷振霆打?”

    “回皇上,是的。溧阳城里的八十万墨家军,都已经全部归顺了定王。”侍从声音压抑的道。

    “混账!这些叛徒!朕要诛他们九族!”嗖的一声,一个东西从侍从的耳边划过砸在了身后的满上。那侍从腿一软连忙推倒在地上,“皇上息怒,皇上保重龙体啊。”墨景黎冷笑,盯着跪在地上的侍从道:“保重?你们都巴不得朕早些死了吧?”

    “奴才不敢…皇上饶命啊。”趴在地上的男子战战兢兢的道:“皇上…皇上息怒,等咱们回到了江南,到时候重整兵马再找定王府报仇也不迟啊。现在这…北方几乎全是定王府的兵马,咱们,咱们实在是不宜久留。”发泄了一通之后,墨景黎也渐渐的恢复了一丝神智,看着眼前满头大汗的侍从,冷声道:“起来吧。”

    侍从知道今天算是过了一关,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谢过皇上站起身来。他的恭敬似乎让墨景黎很是满意,墨景黎的声音也更多了几分平和,“你去准备吧,明天一早返回江南。”

    “是,是……”

    “启禀皇上,邱大人求见。”门外,侍卫禀告道。墨景黎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道:“他来干什么?”门外,邱大人的声音还带着些喘息声,显然是急匆匆而来的道:“皇上,老臣有急事禀告。”

    “进来吧。”

    邱大人推开门进去,却为房间里的昏暗皱了皱眉。正想说什么,墨景黎沉声问道:“什么事?”邱大人从衣袖中取出一张折叠着的纸笺道:“皇上请看,这是老臣刚刚从不远处的县城里撕下来的。云州几个世家联名所发的公告。”墨景黎猛的坐起身来,道:“楚绍英?快,拿过来给朕看看。”侍从从邱大人手里接过纸笺呈上去,并点燃了床头不远处的一个烛台。两人这才看清楚床上墨景黎的模样。因为受了重伤还有这几日的气怒攻心,墨景黎的脸色显然十分苍白,整个人也变得十分消瘦。最重要的是,个人一种极度不协调的感觉。邱大人皱了皱眉不敢再看,他既不是墨景黎的心腹也不是重臣,对墨景黎并不了解。虽然知道皇上这个样子有些不对,但是现在却也没有功夫顾及这些事情了。

    墨景黎展开手中的纸笺,原本唇边还有的一丝笑容也凝固在了唇边。告示里面写得并不是他以为的批判墨修尧和定王府的各种罪状和向他效忠的宣言,而是对他的各种控诉。上到他毒杀墨景祈软禁太后,害死墨夙云,下到他弃城而逃,与西陵北戎结盟等等,每一件都说得清清楚楚仿佛亲眼所见。这些文人的笔有的时候比刀更利,在他们笔下墨景黎俨然就是一个弑君夺位,不忠不孝甚至置天下安危于不顾的卑鄙小人。更让墨景黎生气的是,这份告示竟然是在墨家军攻破溧阳之前就已经贴出来了。下面的落款表明了告示就在楚绍英表示向他效忠的第二天就已经公告天下了,而联名的这些人正好都是跟在楚绍英之后宣布效命的几个家主。

    “楚、绍、英。”墨景黎咬牙切齿,目光如电一般的射向邱大人,“为什么之前在溧阳没有消息?”邱大人连忙道:“他们最初并不适合在溧阳发布的。最开始是在离溧阳三十里外的一个小县城。之后一直往四周扩撒,但是却始终没有在溧阳发布任何消息。所以…所以我们才……”邱大人一边说,一边低着头,心中却是不停地盘算着。看皇上的模样,这上面写的只怕是真的了。虽然两为先皇去世的真相他不知道,但是皇上弃楚京难逃,又在定王府夺回楚京之后联合北戎和西陵进攻墨家军的事情却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皇上…完了…

    “废物!传令下去,给朕带楚绍英和那几个混蛋的脑袋回来见朕!”墨景黎怒吼道。

    “皇…皇上…”身边的侍从为难道:“这…只怕是…定王留下了一队足有二百人的麒麟在溧阳城。我们在溧阳的人只怕……”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当墨景黎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倒霉的时候,后面依然有更倒霉的事情等着他。一行人连墨景黎的伤都来不及养好,就掩藏着行踪悄然往江南而去。却不想走了还不到两天,另一个消息再一次传遍了大江南北。大楚太皇太后与南京群臣以皇帝先后谋害两位先帝,兴兵无道令上百万将士枉死为由废黜墨景黎帝位,扶持先皇墨景祈之子十四岁的墨随云为帝。并宣布从此与定王府修好,共同讨伐西陵。根本没有等墨景黎回去,墨随云便在太皇太后和众臣的扶持下登上了帝位。并在登基的第二日下令三十万大军越过云澜江向西陵进军。得到这个消息,墨景黎当场吐了一口血,昏死了过去。醒来过后更是疯狂尖叫,将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碎。却使得原本就重伤的身体更加虚弱起来,墨景黎却依然不肯停歇,“墨修尧!墨修尧!朕一定要杀了你!朕一定要杀了你!”

    门外,墨景黎高亢的渐渐变得尖锐刺耳的叫声让守在外面侍卫忍不住抖了一抖。

    西陵雷腾风军中,这些日子一直跟慕容慎和南侯等人周旋的雷腾风脸上也带着一丝疲惫之色。南侯和慕容慎毕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就是雷腾风兵力占优,但是在与他们的对峙中却依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这些日子一来双方只能算是僵持不下各有输赢。但是局势却并没有他们父子原本预料的那么顺利,西陵大军刚刚到达飞鸿关就惨遭重创,就连雷振霆都身受重伤。这绝对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以至于包围飞鸿关的西陵兵马士气低落。而正相反的,因为墨修尧的死,飞鸿关上的墨家军全军缟素,杀气腾腾。一心想要为定王报仇,这样的气势对比之下,即使西陵大军几乎数倍于墨家军,一时半刻飞鸿关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拿下的。

    这两日,原本几乎日日轮番挑衅的慕容慎和南侯却不见了踪影,这让原本憋着一口气想要一举歼灭他们的雷振霆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而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更是隐隐的让他感到一丝不安和阴谋的味道。

    “末将见过世子。”一名身着戎装的将领急匆匆的进来。雷腾风一振神色,坐起身来道:“杨将军,何事如此匆匆?”

    杨将军皱眉道:“启禀世子,刚刚末将探得消息,慕容慎南侯两路兵马都昨晚突然后退三十里安营扎寨。似乎这几天不打算跟我们动手了。”雷腾风皱眉,“不打算动手?难道他们又有了什么诡计?”不怪雷腾风怀疑,他们或许还能脱一脱时间,反正他们这一路兵马的任务就是将南侯和慕容慎拖死在这里。但是对方却绝对没有这个时间,毕竟,飞鸿关还被几十万西陵大军围着呢。而飞鸿关背后就是墨家军的大本营。慕容慎和南侯绝对赌不起。

    杨将军皱了一下眉,犹豫了一下之后才道:“属下还以南侯和慕容慎此时已经不再军中了。”

    “你说什么?”雷腾风猛地起身,沉声道:“难道他们赶回飞鸿关了?这不可能,就算他们有麒麟护送,我们已经封锁了前往飞鸿关的所有道路,他们不可能丝毫不惊动我们就反悔飞鸿关。”为了将南侯和慕容慎困在飞鸿关以外,雷腾风花了不少力气。少了这两个正当壮年的猛将,此时飞鸿关除了叶璃和凤之遥以外,最能打得就是已经七十多岁的老将军元裴了。

    杨将军沉默了片刻道:“但是…属下派人去探过,至少有五成把握,这两个人确实不在军中。”如果慕容慎和南侯乃怕有一个人在,墨家军也绝对不会后退那么远扎寨,分明就是暂时不想跟他们正面为敌了的意思。

    雷腾风有些焦虑的皱眉,“如果他们没有回飞鸿关,又不再军中,那他们到哪里去了?不行,先派人试探一下。万一这是他们事先设计好的圈套……”

    “是,属下遵命!”杨将军拱手应道。

    “世子!启禀世子,大事不好了!”大帐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雷腾风不悦的皱眉道:“进来说。”

    门外的人连忙进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道:“启禀、启禀世子…溧阳方向有大队人马朝我们这里杀了过来。据前方探子大概估计,至少…至少有七八十万人!”

    “什么?墨景黎败了?!”杨将军大惊。

    雷腾风神色凝重,“不对,墨家军哪儿来的七八十万人?”冷淮和吕近贤的人马加起来,就算没有一个耗损也不够八十万人。更何况打了这么久的仗,怎么可能不折损,又怎么会不用留守。而且墨家军素来严禁战场上就地征兵,墨家军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多人。

    “领兵的是谁?”雷腾风问道。

    “是…是墨修尧…前方探子说,看到了定王府的王旗!”

    ------题外话------

    最近好像来了好多新的盆友~万分感谢亲爱哒们喜欢凤轻的文。感觉万分受宠若惊。么么哒~快要结局了感觉各种头痛,许多留言都木有回复,不过偶都看了滴哟。另外,有那些亲对番外有兴趣的可以提出来参考一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0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06.丧家之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06并对盛世嫡妃406.丧家之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