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兵戎相见

    409。兵戎相见

    “属下见过王妃。”飞鸿关内书房里,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在书案前沉声道。

    叶璃神色淡然的看着他问道:“王爷在哪里?”

    黑衣人禀道:“王爷率领百万大军已经逼近飞鸿关。最多再有两日就能够到达飞鸿关。”叶璃点点头,“王爷还有什么事情吩咐?”黑衣人从袖中取出一封信呈上,道:“这是王爷吩咐属下呈给王妃的。”叶璃接过信函,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平静的点了下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黑衣人看着眼前神色淡然的叶璃,犹豫了一下。身为墨修尧身边的心腹暗卫,他直觉的感到王妃有些不对劲,但是一时间也看不出来到底有什么问题。只得恭声告退,“王妃保重,属下告退。”书房里,很快重新宁静下来,叶璃望着眼前的信函微微垂眸,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修尧…你可有想过…若是飞鸿关破了该怎么办?”

    “王妃。”门外,凤之遥沉声道。

    “进来。”

    凤之遥进来,看了看叶璃犹豫了片刻问道:“王妃,王爷…是不是要回来了。”

    叶璃点点头,淡笑道:“不错,最多还有两三天,他就能回来了。”

    凤之遥面上一喜,却将叶璃神色依然淡淡的,有些不解的道:“王妃,修尧要回来了,你不高兴么?”

    叶璃抬头看着他,悠悠问道:“凤三,我们…撑得到修尧回来么?”凤之遥一愣,“王妃的意思是?”叶璃轻声叹息道:“整整一百万大军…雷振霆怎么会不知道?明天…只怕西陵大军的攻势会更加剧烈。”凤之遥皱眉道:“明天雷振霆还会攻城?”叶璃浅笑道:“他若不能在大军到来之前攻下飞鸿关,就只有死路一条。若是你,你打还是不打?”

    凤之遥神色也渐渐地凝重起来,问道:“王爷有什么打算?”

    叶璃伸手将手中的信函递了过去。凤之遥接过来一看,皱眉看着叶璃道:“王爷请王妃先行离开飞鸿关,王妃似乎……”看叶璃的意思可没有半点想要离开的意思。凤之遥劝说道:“既然王爷已经有所安排,王妃是不是…还是先离开咋再说?”墨修尧的脾气凤之遥可是了解的。万一定王妃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叶璃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走?往哪儿走?”

    “自然是回璃城。”凤之遥道:“王爷很快就能赶到,王妃只要离开飞鸿关就安全了。雷振霆就算再快,也不可能打到璃城去吧?”

    “凤三,雷振霆如今犹如困兽。你可知道…如果他进了飞鸿关会如何?”叶璃轻声问道。凤之遥默然,叶璃道:“他会将整个西北的百姓都拖入灾难之中,不是因为雷振霆生性残暴,而是他必须如此。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雷振霆绝对不会还想着扳回一盘了,他会想着和墨家军同归于尽,同样…也为西陵争取时间。”

    “若真是如此,王妃就更要离开了。”论什么最能够打击到墨修尧,叶璃无疑是之重要的人选。凤之遥神色肃然的道,“请王妃放心,只要凤三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西陵大军踏入飞鸿关一步。但是,还请王妃立刻离开飞鸿关。”叶璃望着凤之遥,摇了摇头。凤之遥剑眉紧蹙,忧心的道:“王妃!还请王妃三思,万一你出了什么事……”

    “凤三。”叶璃看着凤之遥,正色道:“我不会走的,飞鸿关只要还有一个将士还在我也绝不会比他们先行离开。今天我舍弃了麒麟,可以告诉自己是为了飞鸿关。那么现在…舍弃飞鸿关和驻守的将士又是为了什么?为了我叶璃的命?凤三,这世上…总有一些事情比性命更加重要的。”凤之遥沉默,叶璃的心思他并非不明白,更不会不理解。事实上,如果换成别的将领打算在大战前夕抛弃部下和驻守的地方离开,他只会痛恨和鄙视。但是叶璃是不一样的,不仅是因为她是个女子,更因为她是定王府的主母,定王最重视的人。或许墨家军将士包括凤之遥的眼中,定王妃本身就是他们即使付出所有的生命和鲜血都在所不惜的需要保护的人。但是他们却不明白,叶璃并不仅仅是定王妃是墨修尧的妻子和爱人,她也是一名军人。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军的宿命。弃城而逃这种事情,绝对是一个军人所不齿并且终身隐忍耻辱的事情。

    凤之遥犹豫了一下,终于问道:“王妃,你是不是…怪王爷……”最开始不知道还没什么感觉,等到凤之遥完全明白了墨修尧的计划之中,凤之遥就隐隐有一种感觉,王爷这次做的事情,只怕并不能让王妃认可。

    身为定王府的将领和墨修尧的好友,凤之遥完全没有认为墨修尧这样的决定哪儿有错了。但是同样,身为现在驻守飞鸿关的一员,凤之遥很清楚的明白,从一开始,留在飞鸿关的这些将士在墨修尧的眼中就是注定要牺牲的一群。这不能怪墨修尧,身为定王府和墨家军的最高统帅,他的决定绝对是正确而且为了整个定王府和墨家军着想的。但是这些对于这些死守在飞鸿关的将士,又何尝公平?未将帅者,决断杀伐,取舍转念之间,决定无数人的生死。所以凤之遥知道,他这一生都注定做不了真正的名将。

    叶璃怔了半晌,就在凤之遥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才淡淡一笑,摇头道:“不,我明白他的意思。”

    叶璃前世那么多的战略战策指挥的书并不是白读的,必要时候讲起这些理论来,她甚至能不墨修尧更加滔滔不绝,令人不可反驳。但是,跟叶璃比起来,墨修尧才是真正的统帅之才。他的决定绝对不是错的,原本预计至少要持续数年的战事在墨修尧的运作下,很快就可以结束。然后整个中原地区的百姓都能够再一次安享太平。即使算起来牺牲的人数,现在的情况下,就算飞鸿关的将士全部战死,牺牲的人数也远比如果战乱一直持续下去要小得多。

    但是,有的事情能够明白,却难以接受。即使可以接受,真的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也很难做到。至少,叶璃做不到。在几十万墨家军将士为了飞鸿关浴血奋战的时候,叶璃做不到自己独自一人逃走。然后在战事结束后出来坐享牺牲者们的荣耀和辉煌。说到底,叶璃的骨子里,依然是一个军人而不是一个政客。

    看到凤之遥还想说些什么,叶璃摆摆手道:“不必再说了。除非你打算以下犯上打晕我。但是,如果你真的这样做的话,我也会自己回来的。凤三,如果这一战我逃脱了,我这一生都不会感到安宁的。”凤之遥沉默了半晌,终于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但是…王妃,还请千万保重。”

    叶璃莞尔一笑道:“这是自然,还有人在等着我回去呢。”

    劝服不了叶璃,凤之遥只得无奈的退下了。他很清楚叶璃所说的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现在的雷振霆根本就没有翻盘的希望了,就算攻入了飞鸿关,等到墨修尧的大军赶到之后也依然会很快就被消灭。所以,雷振霆确实很有可能孤注一掷的在飞鸿关内大肆破坏。身为墨家军,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守护的山河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战,与西陵大军拼到最后一兵一卒。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争取墨修尧带着大军能够准时赶到。

    “定王妃不肯走?”月光下,韩明月丰神俊朗,淡淡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更多了一份别样的宁静。凤之遥叹了口气,耸耸肩道:“你不是早就猜到了么?”

    韩明月点头道:“定王妃若是肯在这个时候走,她也就不是定王妃了。倒是修尧,他倒是真的放心的下。”墨修尧只派人送了一封信回来,他就那么肯定叶璃会照着他的意思做?凤之遥苦笑道:“王爷不是以为小世子还在飞鸿关么?王妃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小世子也会离开飞鸿关的。”

    韩明月笑道:“可惜他不知道,定王妃会提前将小世子送走。”

    “可不是么。”凤之遥担忧的凝眉,看着韩明月问道:“你怎么不走?”韩明月淡然一笑道:“我孑然一身,到哪儿不都一样么?”

    “明天…王妃的安危就摆脱你了。”凤之遥郑重的道。韩明月挑眉问道:“你放心我么?”凤之遥扬眉,白了他一眼道:“不放心我跟你废什么话?”韩明月严肃的点头道:“放心。”

    “多谢了。”

    “王妃。”书房里,秦风和林寒站在书案前沉声道。两人身上都受了伤,秦风左肩肩头还缠着白布,林寒倒是没看出什么外伤,但是苍白的脸色也显示了他并非完好无损。叶璃放下笔,蹙眉看着两人道:“你们怎么还不去休息?”

    秦风沉声道:“属下请求明日跟随王妃一起出战。”

    林寒跟着道:“属下也是。”

    “胡闹!”叶璃冷声斥道,“受了伤就好好地去养伤,你以为你们比别人多几条命还是以为这世界没有你们就不转了?”

    秦风和林寒对视一眼,秦风上前一步道:“属下求王妃应允,这不仅是属下二人的请求,也是刚刚或者回来的一百多位麒麟兄弟的请求。”

    叶璃冷笑一声,问道:“然后呢?你们拖着重伤之身上战场,然后让麒麟就此灭绝?命令是本妃下的,就算要殉葬,也还轮不到你们!”

    “属下不敢!”秦风二人连忙跪地道。

    叶璃静静地望着两人,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道:“起来吧。我明白你们的感受…但是我希望你们也明白。牺牲了的麒麟们绝不会希望看到你们去为他们陪葬。而是希望你们还有所有的幸存者都能好好的活着,连同他们的份一起活下去。”

    叶璃是当真明白他们的感受。麒麟的士兵们之间的感情比起墨家军和黑云骑更加深刻。他们都是从各个军队选上来的精英中的精英,几乎所有人都经历了从一开始的互相看不顺眼,到后来的慢慢磨合。他们一起经历了地狱一般艰苦训练,他们许多次一起去执行各种各样艰难的任务。那是真正的同生共死。这一次,一次牺牲了近乎九成的占有,活下来的人绝不会有所谓的劫后余生,大难不死之感。更多的人…只会责怪自己为什么还活着,只会觉得愧疚。

    这样的例子叶璃见过的并不少,许多经历了残酷大战的士兵。他们没有死于敌人的刀枪之下,最后反而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王妃……。”秦风二人眼睛都有些发红。这些麒麟的士兵都是他们一个一个精挑细选,然后亲自训练出来的。对他们来说,这些士兵更像是他们的兄弟,学生,子侄。看着这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这样的痛苦足以让他们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叶璃站起身来,正色看着两人道:“回去告诉他们,只要本妃还有命在,必定亲自带着雷振霆的人头回来祭奠死去的将士。但是…本妃希望他们都好好的活下去,将麒麟延续下去。”

    “属下遵命!”秦风和林寒二人起身道。说完,秦风犹豫了一下又道:“但是属下还是要请求跟随王妃出战,属下不仅是麒麟的统领,还是王妃的侍卫。只要属下还没有战死,就必须跟随在王妃身边,保护王妃的安全。”

    “属下也有此意,属下是定王府的暗卫,暗卫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王妃的安危,请王妃允许。”

    叶璃为难的看着他们,林寒道:“王妃放心便是,属下的伤并不碍事。”秦风点头道:“属下也不碍事,一点皮肉伤而已。”

    书房里沉默了良久,才将叶璃抬起头来,扫了两人一眼道:“既然知道明天有一场硬仗要打,还不回去休息!”

    “是,属下告退!”两人大喜,连忙朝叶璃拱手告退。

    果然,第二天天还没亮,关外就传来了西陵大军进宫的声音。叶璃带着元裴等人出现在城楼上,天色将亮未亮之间,只见城下的西陵大军摆开阵势,黑压压一片。还未交手,就让人感觉到铺天盖地而来的杀气和战意。也不知道雷振霆到底做了什么,原本经过昨天的战事,应该士气大落的西陵大军居然士气逼人,杀气腾腾。

    “西陵镇南王雷振霆请见定王妃。”城楼下,这一次雷振霆不再躲在大军后方,反而策马站在了最前方的位置,抬眼仰视着城楼上方的众人。甚至连平日里身边必然会有侍卫都不见了踪影,仿佛雷振霆已经丝毫不在意生死,即使此时城楼上的墨家军突然放冷箭也无所谓一般。

    叶璃微微一怔,上前一步在城楼上两个墙垛之间露出了自己的身影,淡淡道:“叶璃在此,未知镇南王有何指教?”

    雷振霆淡淡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有些问题本王想要和定王妃单独谈谈。原本是想要跟定王谈谈的,只是…现在看来只怕没有这个机会了。”

    “事已至此,镇南王觉得还有什么可谈的么?”雷振霆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本王是无所谓,只是有些事情不说不快罢了。”

    叶璃凝眉,旁边的凤之遥等连忙劝道:“王妃,不必跟他废话了。”

    叶璃却知道,跟雷振霆私下谈谈对墨家军并没有什么坏处。至少,可以拖延一段时间。不管是多久,对于现在飞鸿关的守将来说,只要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来说就越有利。

    城下,雷振霆看着叶璃笑道:“王妃若是不放心,本王可以单独一人进城和王妃谈。”

    “不必了。”叶璃淡然一笑,从城头上一跃而去,飘然落到了城楼下的城门边上,看着雷振霆道:“镇南王有什么话,可以过来说。”叶璃落下去的刹那间,跟在叶璃身边的卓靖秦风和林寒也跟着跳了下去。正好呈三角型将叶璃挡在了后面。城楼上,黑云骑的弓箭也纷纷对准了城下。只要雷振霆有丝毫异动,无论成功与否,黑云骑的箭都能将他射成刺猬。而有秦风等人挡在叶璃跟前,雷振霆想要一击必中的几率也无限接近于零。

    雷振霆平静一笑,策马向前走去。

    “王爷,不要!”雷振霆身后的将领也纷纷开口阻止,不放心的并不是只有定王府一方。雷振霆一挥袖,示意众人不必再多说。便独自一人想城楼下的走了过去。

    雷振霆在距离叶璃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也不介意秦风等人的虎视眈眈。望着叶璃良久才有些遗憾的叹息了一声道:“本王这一生可称得上是肆意纵横,鲜有敌手。但是却每每败在了定王府的人手中,这些年一来,本王一直在思考这是为什么,也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想要战胜墨修尧。但是现在…显然也是失败了。”

    叶璃淡然不语,她知道,雷振霆只是想说些什么并不是真的想要他回答。果然,雷振霆也不在意她的沉默,继续道:“现在走到这个地步…本王才明白了。西陵和大楚还有北戎联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中了墨修尧的算计了。本王自诩才智果然,却也自问还远远算计不到这个地步。想必…就算是智绝天下的清尘公子也没有这样的心计吧。定王墨修尧…果真是心计过人。王妃,你说是不是?”

    叶璃淡淡一笑道:“如果镇南王也和他一样,有一天突然从高高在上的地方跌落到尘埃你,也和他一样前强迫自己压抑和忍受着一切的感情和痛苦。还要在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面前平静以对,或许,镇南王就能够明白他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切了。”别说雷振霆,即使是叶璃也常常为墨修尧的布置和设计感到心惊。如果墨修尧不愿意说的话,叶璃相信他绝对有能力即使在君临天下以后还将世上所有的人都蒙在鼓里。

    “王妃所言极是。”雷振霆不得不承认叶璃是对的。雷振霆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这一生除了面对墨流芳的断臂之恨以外,几乎没有收到过任何挫折。凡是他想要做的,他总是能够做到。除了与定王府有关的事情。

    雷振霆望着平静的叶璃,有些沧桑的眼中带着些微的赞赏和惊叹。到了现在这个局势,西陵大军的结局暂且不提,至少眼前,西陵大军绝对有能力在两个时辰内攻破飞鸿关。飞鸿关,驻守的墨家军,甚至是叶璃的结局都几乎可以预见。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保持如此的镇定,即使是一个男子也绝对做不到。眼前的女子,确实当得起全天下男人的尊敬和赞叹。

    “本王原本以为,昨晚王妃就会离开飞鸿关。”雷振霆道。

    叶璃沉声道:“本妃不仅是定王府的王妃,也是墨家军的一员。墨家军没有不战而逃的兵。”

    雷振霆点头,赞道:“好勇气。虽然不止说了一次了,但是本王还是想说。定王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应当是娶了一个如此出色的王妃。”说到这个,雷振霆也有些遗憾,当初为什么就没有不择手段的将这个女人带到西陵呢?更让雷振霆有些遗憾的是,为什么这样的女子却偏偏成了定王妃呢?难道真的是天不灭定王府?

    叶璃浅浅一笑道:“叶璃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也是嫁给了定王为妻。”

    “定王妃可知道,一旦西陵兵马入关,本王会如何做?”雷振霆沉声问道。叶璃平静的道:“无论镇南王想要做什么,都要先过了本妃这一关。”

    雷振霆不由一笑,道:“看来王妃已经猜到了。王妃似乎丝毫没有想要妥协的意思。”

    叶璃垂眸,“到了这个地步,敌我双方…还有妥协的余地么?”事到如今,注定只有你死我活。

    雷振霆赞道:“不错。既然如此…就让本王看看,墨家军到底有多么的顽强吧。另外…本王也想看看…等到定王永失所爱的时候,是否还能有心思如此算计?本王告辞,王妃保重。”似乎说完了,雷振霆朝着叶璃点点头,拉转过缰绳返回自己的军中。

    叶璃点头,“彼此。”

    ------题外话------

    泪眼…今天坐车又坐吐了…我的胃都在抽搐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0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09.兵戎相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09并对盛世嫡妃409.兵戎相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