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定王出手

    417。定王出手

    “见过清云先生。”虽然这些老酸儒在外面气派十足,但是到了清云先生面前还是不自觉的会矮了一头去。清云先生虽然白须白发看上去仿佛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神仙,但是这些人都是有些年岁的,自然对清云先生的了解也比一般的年轻人要多得多,甚至其中还不乏清云先生的门生。

    清云先生含笑道:“不必多礼,诸公都是大忙人,怎么又闲暇来老朽这山野之地?”

    众人连道不敢,对于眼前的清云先生即使敬畏钦佩同时心中又隐含着一丝羡慕嫉妒。若是这天下谁的福气最好,清云先生可算是数得上的了。儿孙尽皆成才不说,清尘公子少年时便名扬天下,徐家四公子还未到二十五岁便是一方封疆大吏,就连弃文从武的徐三公子在墨家军中也是功勋卓著。更重要的,还有一个做了定王妃的外孙女,就凭着这些,徐家随随便便也可以再兴盛个上百年。清云先生自然是清闲无比不必如他们这般为了家族的兴盛小心算计了。

    清云先生命侍候的书童上了茶,众人就在竹林中的石凳上坐下来品茶,一时无语。

    品了一会儿茶,见清云先生一派悠然的坐着丝毫不动声色,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清云先生,咱们今日前来打扰,实在是有事相求。”其中一人站起身来,恭敬地笑道。清云先生抬眸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苍老的眼眸意外的显得平静而通透,淡淡笑道:“你是…赵哲方?当年在骊山书院念过书?说起来…咱们也有快二十多年没见过了吧?”

    说话的男子也已经年近花甲的年龄了,听清云先生如此说连忙笑道:“清云先生说的是,在下当年确实在清云先生门下受教过。”清云先生当年同样是少年成名,虽然只年长他不到二十岁,但是当年他在骊山书院求学的时候,清云先生早已经是一代大儒。虽然不是清云先生的入室弟子,但是如果按规矩来算的话,他在清云先生跟前也还是要执弟子立。只是这却让大半辈子都自视甚高的赵哲方有些尴尬了。

    清云先生也不在意,笑道:“你们想说什么?”

    赵哲方连忙道:“如今定王殿下平定四方,正该登基称帝以安抚天下百姓。立后纳妃重立朝廷令诸事各归其位,百官各安其职,以安黎民百姓之心才是。但是昨日我等上书定王殿下,定王却勃然大怒,坚决不肯纳妃。我等想着是否请清云先生劝一劝定王妃,这…定王妃有大功与定王府,定王殿下登基王妃自然就是皇后,但是如果王妃决意要独霸定王殿下一人,只怕…有损王妃和徐家的声誉啊。”

    清云先生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来笑问道:“你们大家都是这个意思么?”

    众人对视了几眼,齐声道:“还请清云先生以天下为重,徐家乃是天下士人典范,定会妥善处置此事。”

    清云先生看着眼前的这些人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这些人的年纪都不小了,有的甚至比自己也小不了几岁。却如此汲汲于名利以至于被名利蒙住了眼睛么?

    “诸位到璃城时间也不断了,诸位觉得西北治理的如何?”清云先生悠然问道。

    “这…定王实乃一代明主。西北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实有盛世之象。”

    清云先生摇摇头笑道:“说盛世之象有些过了,但是安居乐业倒也不假。这十来年定王并未称帝,西北治下也安居乐业。可见…称帝与否与天下安定与否并无直接关系。”

    “这…但是,定王不称帝,到底名不正言不顺啊。”有人焦急的道。

    清云先生笑道:“国不可无君,这话不假。定王极有逐鹿天下之心,并不会让着天下无人治理。现在定王不肯称帝,自然是时候未至,诸君又何必着急?”

    众人看向清云先生眼中隐隐有些失望。原本以为徐家是愿意让定王尽快登基的。毕竟定王登基之后最大的功臣肯定是徐家,只要定王登基了,以后的事情自然好办了。只是没想到,清云先生竟然是真的毫不在意。

    其中一人站起身来道:“清云先生说得不错,定王何时称帝之事我等确实不该多言。但是定王殿下与王妃成婚十余载,后院空虚只有王妃一人,未免有些不成体统。女子重妇德,王妃如此,未免有些太过霸道。将来如何当得起母仪天下的名声。”

    闻言,清云先生眼神微沉,刚要说话,竹林外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道:“这位老先生此言差矣。大楚婚制有言:妻者,齐也。与夫相齐者为妻,定王天纵英才,当世无双,除了智计卓绝,文武双全的定王妃,世间女子谁敢自认与定王相齐,谁敢自认当得起定王妃之名?”一个穿着蓝色衣衫的青年走进竹林,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继续道:“另外,古礼有云,嫡妻为一家之唯一主母,入门二十载无所出,方可纳妾。即便嫡妻无所出,妾出子女亦归嫡妻所有。定王妃入门不过三年便诞下小世子,去年更添一对龙凤胎。定王不再纳妾有何不对?既然诸位大人开口礼法,闭口礼法不如在下上书定王殿下,恢复古礼如何?不过若是如此…诸位家中的妾室庶子……”徐清炎笑看着众人,但笑不语。

    “你…你强词夺理!”众人气得脸色通红,几个年纪大的指着徐清炎的手指头都有些发抖。徐清炎口中的古礼乃是上古之礼,彼时礼法初立,民风淳朴。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并无纳妾之说。因此婚制规定女子入门二十年无所出,方可另娶。另娶之女即便生下子女也不得凌驾于初婚女子之上。后来人心渐变,又规定了违背婚制另娶者,杖一百,刑一年。不过到了后来,世风日下,皇权渐盛。这些礼法也渐渐地被一条一条的规矩扭曲下去,形成了如今人们意识中的三妻四妾。到现在,大概也只有徐家这样的人家还保持着男子四十之后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了。若是真的强行恢复古礼,眼前这一群人家中妻妾散尽都是轻的,光杖责和刑期就能将他们打得死去活来再关到骨头化灰。

    徐清炎不屑的轻哼一声,走到清云先生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孙儿见过祖父。”

    看到最年幼的孙儿,清云先生也十分高兴,笑道:“炎儿起来,你何时回来的?可曾见过你父亲和母亲了?”徐清炎咧嘴一笑,道:“孙儿刚刚回来,经过山下就先来拜见祖父了。原本以为祖父在与苏先生下棋呢,没想到竟然这般热闹。”

    清云先生笑道:“正好有人来看望祖父,你也去见见吧。这几位都是大楚极有名望的大儒和老臣了。”徐清炎微微侧目,拉上了声音道:“哦?原来是大楚的名儒啊……”徐清炎特意将大楚儿子咬的极重,顿时让几位老先生脸上有些不自在了。大楚虽然南迁了,但是到底还没有灭国,他们就急着投靠定王府,在外人看来视为不忠。

    不管徐清炎有没有这个意思,至少听在几个老先生耳朵里就是这个意思。被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挤兑了,即使是徐家的公子也不能忍。其中一人冷笑一声道:“听说徐五公子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清云先生真是好福气啊。”

    徐清炎仿佛根本没听明白对方的言外之意,笑嘻嘻道:“老先生不用羡慕祖父。我这次回来就是跟王爷和王妃要人的,听说老先生家里的几位公子各个人品出众,不如跟我一起去北方为王府效力吧?在下年纪尚轻,给令公子打下手也可以啊。”

    说话的老先生顿时脸色一僵,如果挤兑一下徐清柏的话说不定还有话可说。但是选择挤兑徐清炎实在是有些失策。谁不知道,徐家五公子才十几岁就跟着徐四公子跑到北方领着一群庶民开荒种地。如今徐四公子去西陵了,徐五公子一个人依然留在北方。他们这些自诩读书人清贵无比,怎么会肯让自己的儿孙去跟着一群粗俗的庶民厮混?他们只会嫌定王府给自家子弟的官职不够清高显贵!

    徐五公子的嘴绝对是徐家几位公子之最,深得年轻时候的徐二老爷的真传。但是他的嘴利不是因为他辩才无碍,而是因为他说话够毒够损够不留情。不一会儿,便挤兑的一群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的老学究脸色铁青的匆匆告辞而去。

    看着那群人离去,徐清炎才不屑的哼了哼道:“这些人真是吃撑了没事干,定王纳不纳妾关他们什么事儿?”

    坐在旁边的苏哲摇头笑道:“五公子是聪明人怎么会不知?这哪里只是纳妾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旦定王登基纳妃,这些人就跟着变成皇亲国戚,若是再生下个一男半女,自然是贵不可言了。

    “真是不怕死。”徐清炎低声喃喃道。定王那样阴死人不偿命的个性,真的会任由这些自以为是的老学究摆布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如此。”苏哲笑道。

    果然,那些前去拜访清云先生的老先生们回到城里还没坐稳,就听到定王府里传出了定王的旨意。定王下命封清尘公子为右相,封张起澜、吕近贤、元裴、冷淮为大将军,墨家军麾下一干将领皆有封赏自不奇怪。更重要的是,所有三品以上的重要职位上清一色的都是年纪在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例如凤之遥冷浩宇韩明晰等人无一例外的身居高位。就连定王妃身边的几个暗卫,秦风被封为墨家军麒麟统领,同时受封明烈将军名号,与慕容慎等统领数十万大军的将领平起平坐。而卓靖、林寒、卫蔺几个也都受封了官职,分别入住户部,刑部和吏部。至于军功卓著的何肃自然也顺理成章的被封为大将军。

    定王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却是让无数人都傻了眼。那些所谓的德高望重,年事已高的名门耆老们,大多都只得了一个高高在上的虚衔。但是面对定王这样的处置,所有人却都说不出话来。因为徐家的两位徐鸿羽和徐鸿彦同样也是跟他们一样的虚衔。徐家这几年为了定王府也算是劳苦功高了,这一次定王和定王妃同时出征在外,中途还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若不是有徐家的几位坐镇,西北岂能不乱?人家都没有表示不满,他们这些被养起来的闲人还真没那个脸面说不满意。

    但是定王这样的态度,却不得不让所有人名门世家们着急。定王重用的人都是定王府和墨家军的旧人和心腹。甚至宁愿用王妃的侍卫也不肯任用他们这些名门世家的子弟们,这明显是定王给予他们的一个警告。何况,这几年西北的科举制度也渐渐的成熟,这些权贵子弟想要直接进入朝堂的机会更是大大的减少。不管是什么名门世家,朝堂上没有人说话,早外也只是一个衰落的下场,让他们怎么能不及?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定王府里的指令都是接二连三的传来,打的这些老先生们一个个晕头转向。首当其冲的就是,定王颁下的一条奇怪的旨意。那就是,从现在起定王府麾下除了嫡妃的娘家意外,侧妃庶妃妾室的娘家之人三代之内不得入朝为官。且这条旨意永久有效,不得违抗。

    这条命令一下来,原本还打着送自家女儿进定王府的世家族长们顿时吐血了。三代不得为官,这意味这什么?这意味着足够你的敌人将你猜到泥里去,永世不得翻身。更重要的是,这条旨意还永久有效!也就说从此以后,想要靠裙带关系平步青云的人可以打消主意了。

    如果这些消息都只能算是对他们的警告的话,最后一道命令就是明晃晃的告诉他们,定王的心意绝不可违了。最后一道旨意是,从此以后定王府麾下不再延续从前大楚的贵族优待制度,所有的官员必须经过科举或者定王王妃的亲自审核。最重要的是,参加科举的士子必须服过至少一年的兵役。之前还对于西北所谓的成年男子必须服兵役的制度不以为然的名门贵族们顿时大惊失色。他们的弟子不仅没办法通过荫封入朝为官,甚至连按照寻常途径参加科举的资格都没有。

    一时间,到徐府上门求见的人又多了不少。

    定王府里,徐鸿羽徐鸿彦徐清尘等人都在列。墨修尧拉着叶璃坐在主位上懒洋洋的看着众人,显然心情极好。前两天他被那些老酸儒气得不轻,偏偏这些人还不能随便杀。不过没关系,他墨修尧想要整治一个人,有的是办法让他痛不欲生。所以定王殿下毫不在意自己投下的几颗炸弹将整个天下的名门世家炸的一团乱,只是坐在王府里拉着叶璃看戏兀自笑得好不愉悦。

    徐鸿羽看着他摇了摇头道:“王爷当真是打算将这些名门世家赶尽杀绝不成?”这些自恃清高的名门世家有的时候很惹人厌,但是有的时候却又不能少了他们。何况,若是逼得太急了,这些人说不定全部都倒戈投向江南,到时候对定王府的名声总归不是好事。

    墨修尧扬眉道:“他们既然号称效忠本王,就要按本王的规矩来!难不成…还要本王迁就他们不成?只要他们明白分寸,本王自然也会给他们一条出路。至于那些原本就摇摆不定的,本王也不稀罕。这两日,到时给鸿羽先生添了不少麻烦。”

    清云先生远在骊山书院,而且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但是徐鸿羽却是就在璃城里,身为如今徐家的家主,他自然是各家家主首当其冲要笼络打探的对象。

    徐鸿羽摇了摇头表示不必在意,如今徐清尘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相,徐清柏也是一方封疆大吏,徐清泽和徐清锋同样身居要职,徐家已经风头过盛,他们这些老一辈的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在纠缠与这些事情之中,只要适时的为晚辈铺路护航就可以了。

    徐清尘挑了挑眉,看向墨修尧问道:“王爷留着个左相的位置,是打算用来钓谁?”

    墨修尧扬眉一笑,一脸诚恳的道:“谁都没钓,左相之位已经有人选了,只是人来不能到任而已。”

    “秀亭先生?”徐清尘道。无论是身份能力还是名望,秀亭先生无疑都是一个即为何时的人选。而他曾经是西陵人这一点或许会收人诟病,但是却无疑更容易收复原本那些西陵百姓的心。毕竟,如今定王府的领土中,有三分之一的面积是从西陵手中夺来的。有一个西陵名士为相,对民心归向会有很大的作用。

    “秀亭先生同意了?”徐清尘道:“但是别人还不知道。”别人不知道,就会有不少人对那个左相的位置虎视眈眈,说墨修尧没打算在这一点上做文章,徐清尘是绝对不信的。

    墨修尧笑道:“自然是同意了,不过秀亭先生西北事务繁忙,最少还要两三个月才能来璃城赴任。至于这期间…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关本王的事了。”

    在座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嘴角,想要在定王眼皮子地下耍花样的人,简直就是上辈子忘了烧高香了。

    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墨修尧丝毫不以为意,挥挥手道:“先别管这些琐事了。这一次之后他们应该会消停几天了。先说说…麟儿和心儿的周岁宴的事情吧。”

    众人神色一整,徐清泽淡然道:“请柬已经都发出去了,北戎,大楚,西陵,南诏,还有西域诸国,该请的都请到了。驿馆也已经在准备了。北戎的使臣现在就在璃城里,至于其他的。再过半个多月也差不多该到了。不过到时候…璃城的安危……”徐清泽皱了皱眉,虽然现在天下大势已定,但是正是因为这样反而更危险。无论是北戎西陵还是大楚,暗地里想要墨修尧的命的人只怕不少。

    墨修尧想了想,道:“到时候本王会另外在调兵马驻守璃城附近,另外…清锋手下的麒麟也可以暂时进驻璃城,以备不时之需。”旁边叶璃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墨修尧有些好奇的问道:“西陵会是谁来?”

    徐清尘悠然道:“如果我估计不错,应该是雷腾风。”

    “雷腾风?”墨修尧皱眉,他还没有将雷腾风看在眼里。不过如果雷腾风亲自前来的话,就表示西陵国内的局势还算安定。

    徐清尘点头道:“让你失望了,雷腾风和西陵皇没打起来。雷震霆战死的消息一传出去,西陵皇就命雷腾风继任了镇南王之位。西陵皇没有儿子,如果顺利的话,雷腾风会是西陵下一任皇帝。”

    无论是西陵皇帝还是雷腾风都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蠢,所以他们想要渔翁得利只怕希望就要落空了。墨修尧并不在意,摆摆手笑道:“无妨。若是雷腾风这么快就玩完了,本王倒要失望了。雷震霆的死,应该会让他成长起来,这一次,本王也想看看他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了。”

    徐清尘点头道:“雷腾风此来,应该是想要和定王府谈判。”

    墨修尧低眉想了想,道:“让慕容慎和南侯继续打,不打到西陵与大楚原本的边界上,就不用谈。”徐清尘沉吟了片刻道:“雷腾风如果想要安定下来,休养生息的话,可能会主动退让。”

    “那是最好。”墨修尧笑道:“不管他想要怎么谈,西陵大军必须退回原本与大楚的边界。”

    徐清尘点头同意了墨修尧的观点,皱了下眉道:“北戎使者想要亲自和你或者璃儿谈谈。”

    墨修尧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叶璃问道:“北戎派来的使者是谁?”

    清尘公子无语,墨修尧回来已经快半个月了,到底要怎么样的不在意才连北戎使者到底是谁都没搞清楚?就算北戎和墨家军刚刚打了一场仗,人家好歹也是一国使者,身为定王,就算装也要装出一点礼仪之邦的风度来啊。

    “耶律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1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17.定王出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17并对盛世嫡妃417.定王出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17。